第223章 烫手的山芋没人接/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琳下了仙人峰之后,就上了旁边一处比较矮的山峰上躲着。等到前来寻找她的几人爬到仙人峰半山腰的时候,杨琳很快乐的来了个挨个儿点名。

近距离射击对于杨琳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但是却也有负面的作用,比如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人被自己一枪崩碎脑袋脑袋的场景让杨琳毫无形象的趴在山上吐了起来。

湖边那些人已经退去,他们准备商量一下怎么才能对付夏杰。以前总觉得夏杰是跟他们身手一样的人,结果现在一对敌他们才发现,跟夏杰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夏杰从水中出来,随手从一具尸体那里抢过来一把枪,然后不等身上的水干掉,就按照那些人行走的路线追逐而去。

从刚开始给众人心里造成强烈的意外,到中间在云雾中跟豹子对话,再到水中的巨型鳝鱼,夏杰一步步在众人心中成为了不可战胜的形象。

不管什么时候,心理因素都是最重要的因素。特别是夏杰这种高手,假如满怀信心的跟他打斗,或许还有一丝赢的希望。但是假如心中已经胆怯或者害怕,那剩下的只能是等死。

夏杰用无线电联系上杨琳,得知这妞居然自己干掉了六个人,而且命中率百分之百的时候,夏杰叹息一声说道:“杨琳,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你出师了……”

杨琳本来就是炫耀一下自己的命中率,结果听了夏杰的话之后忍不住问道:“啥意思?你不准备教我了?”

夏杰对她说道:“不是,是这件事你没必要搀和,事情很复杂,完全超乎你的想象。等着吧,这件事肯定不会现在就结束。你已经帮了我的大忙,剩下的事情,我一个人搞定。”

杨琳有些摸不清头脑:“夏杰,既然事情很复杂,你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帮你了?我觉得咱俩配合还挺默契的,效率比你一个人单打独斗强得多。”

夏杰笑了笑:“运气使然,他们放烟雾弹是个巨大的错误,以为这样我就没法办狙杀他们了,但是我近身格斗和枪法也不错,他们太大意了。你慢慢下山,我去找找他们,一锅端掉!”

他这么霸气是有原因的,现在那些人已经被夏杰给打怕了,而且他们的体力这会儿也差不多到了临界点,身心疲惫的极端分子这会儿或许会感到后悔,因为他们头顶着极端分子的帽子,结果碰到了更极端的人。

得益于那些金光的改造,夏杰这会儿完全没有累的感觉,反而觉得身体刚刚活动开,正是起劲的时候。他在村头找到了那些人,这会儿他们在通往外界的山路前开会,几个武装分子端着枪,防备着夏杰会对她们突然袭击。

夏杰通过山坡上的灌木丛,绕到了这些人前面。他掏出身上带着的手雷,在山路上设置了绊发诡雷,然后躲避起来,静静的等待着那些人过来。

他们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其中不乏有豹子、傅将军之类的名字出现,显然,他们之所以能越过边境,傅将军和豹子出力不少。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夏杰枪下的冤魂,在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夏杰瞄准着最后一个人扣动了扳机。

那人应声而倒,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极端分子一窝蜂的向着通向外界的山路上狂奔而去。没过多久,“轰”的一声巨响,这群换不择路的人就被炸飞了。除了有几个当场死亡的人之外,其他人倒是没多大的伤,不过尽管如此,夏杰还是挨个儿在他们双臂和双腿上分别开了枪。五六个原本不可一世的武装分子,这会儿躺在地上不停地哼唧着。

夏杰掏出手机,给李成打了个电话:“我这边搞定了,不过事情比想象中要复杂,所以我还是不报警了,等会儿我让咱们牧野市的驻军过来将这个摊子收拾一下。”

李成好奇的问道:“夏杰,他们来了几个人?”

夏杰把玩着手中的手枪说道:“一共十几个人,这是国际上臭名昭著的秃鹫佣兵团,几乎可以说是无恶不作。虽然他们纪律严明,而且还过着苦行僧的生活,但是这并不能让他们的心灵得到洗礼,他们依然要受到处罚的。”

李成叹了口气:“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这件事还有哪里没有解决?”

夏杰说道:“牵扯面太大,而且还是高层领导。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现在就跟部队那边打电话,让驻军的领导们层层上报。我那部队已经有嫌疑了,所以我还是不联系他们为好。”

李成一听夏杰这话,心情就郁闷了起来:“那,你需要我们帮忙么?”

夏杰看着满地的狼藉:“需要,现在清水川有将近二十具尸体,还有好几个伤员,估计治好了能问出一些什么。”

挂断电话后,夏杰给牧野市军分区司令部打了电话。表明身份加各种验证之后,夏杰在十分钟后和一个中年人通了电话。

那边的人已听说过夏杰的出身和他描述的案件,顿时就紧张起来:“夏杰,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我现在就派特勤中队过去。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

夏杰叹了口气:“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找谁解决了。而且那个豹子一直在抹黑我,这让我很苦恼。”

那人对夏杰说道:“夏杰,我建议你还是跟你们部队说一下,毕竟你是那个部队退下来的,我们根本没有权限查看你的档案,更没有资格来管这些事情。于情于理,这件事都该你们部队管的,我跟周将军也认识,我猜他不是那样的人。就算是了,你能有什么选择么?除非你能直接跟一号通话。”

见夏杰不说话,那人继续说道:“你一个退伍军人,突然不明不白的被一群越境的武装分子袭击,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首先就必须要跟部队取得联系,让他们做主,让他们出面解决。不管他们怎么对你,光那些武装分子就是一个很大的功劳。更何况这里面还有着一个大阴谋呢,夏杰,你好好想想。收拾残局我可以帮你,但是其他事情,我真的爱莫能助。”

挂断电话后,夏杰想了想,他先用杨琳给他买的那台手机给问号拨了过去。

问号见到陌生电话下意识的就想拒接,但是这个号码的归属地显示的是牧野市,这让问号好奇起来,难道夏杰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电话接通,当问号听到手机中传来夏杰的声音,顿时放下心来:“队长,你怎么了?”

夏杰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问号,然后问道:“你那边查到了什么没?”

问号的回答让夏杰有些失望:“什么都没查到,这个叶良辰在很多公司都有股份,而且一半都是大股东,我不知道他哪里来到钱做这个,这让我很好奇。队长,你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写一下,我替你递上去,省得有人从中篡改内容。你放心,你们流的血上头不会忘记,不要听豹子的。这次别的我可能帮不上忙,但是这个豹子绝对有重大嫌疑,就看上头怎么查他了。”

怎么查豹子夏杰并不关心,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豹子的那套说辞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假如是傅将军传出来的,那夏杰有八条命也完了。

他对问号说道:“你多留意一下傅将军的动向,豹子之所以来找我,就是这个傅将军让他来的,我怀疑他们有什么阴谋。对了,你登陆我的邮箱,把傅将军给我发的邮件也一并交上去。我现在没功夫管这些,我们村里的大棚被子弹打破了好几个,我得想办法修补一下……”

问号满头黑线:“队长,都这时候了,就别管你们村里的大棚了吧?那才值几个钱?现在得想办法找到豹子,然后将他监禁起来审讯,万一能得到什么内容,你这功劳谁还敢抹杀?”

夏杰笑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觉得别人审讯我,能从我嘴里套出什么?”

问号一愣:“估计什么都问不出来……”

夏杰说道:“豹子跟我接受的训练一模一样。而且你觉得假如豹子没有通过傅将军的考验,傅将军会相信他么?”

问号说道:“既然这样,我帮你递上去,你们那边我就爱莫能助了,队长你只能单打独斗了。”

夏杰笑了笑:“这倒是没什么,毕竟我已经习惯了。现在就觉得村子里到处是尸体挺晦气的,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再去中东一趟,找找那边的人,看看他究竟有多么的想我。”

挂断电话后,杨琳也下山来了。他看着地上那几个一直挣扎却没法动弹的人说道:“夏杰,你这是做什么?折磨人的话,是不是不太人道?”

夏杰对她说道:“这也没什么人道不人道的,他们过来杀我,难道我还得好久好肉伺候着啊?杨琳,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带点盐过来,这些人我怕等不到援兵过来就死掉,还是慢慢刺激着他们比较好,疼痛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杨琳叹了口气:“夏杰,你真是个王八蛋,第一次听说有人这么折磨俘虏的。”

夏杰对她说道:“主要是你没上过战场,其实不管什么地方的人对俘虏一般都会折磨一番的,有的地方甚至会直接闹出人命。特别是这种武装极端分子,抓住这样的人,是绝对要弄死的”

杨琳回村里之后,夏杰看着地上躺着的一个人,有些不耐烦的走过去,踩着一个人的手指用丛林靴不停地搓着,疼得那人哇哇大叫,连声求饶。

夏杰用阿拉伯语问道:“你们是谁派过来的?”

这人忍受着痛苦,将他们接到来这边杀夏杰的任务说了出来。

夏杰接着问问道:“你们佣兵团一共多少人,你们都接什么样的任务?还有就是你们的收入都去了哪里?”

这人承受不住靴底钢板踩在手指上的感觉,他连声说道:“一共一百多人,不过战斗人员就我们这么多了,今天全都死在了这里。我们接任务一般都是看报酬,报酬越多我们就越高兴。我们挣的钱全都交给了一个名叫阿卜杜拉的人,然后他用这钱规划我们的人员以及发展,也就是劝人加入我们。”

阿卜杜拉这个名字让夏杰有些想笑,这个名字在阿拉伯地区比华夏的“小明”还多,十个人中,有八个都叫这个名字。

夏杰接着问道:“你们的首领就叫阿卜杜拉?”

这人摇摇头:“不,他只是首领的管家,不过现在首领年纪大了,他已经不怎么过问事情了,一切都是阿卜杜拉安排。”

夏杰正想接着问他问题,杨琳就提着一包盐施施然走了过来,见到夏杰后,她好奇的问道:“夏杰,这怎么用?”

夏杰笑着说道:“就跟你平时炒菜放盐一样,在他们身上的伤口处都撒一些,不要太多,只要能让他们保持头脑清醒就行。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夏杰脚下那人想把他的手抽出来,结果夏杰踩得更重了:“给我说实话,你不是不以前就来过华夏杀害过华夏的百姓?”

这人痛苦的点点头:“以前确实来过……”

没等他说完,夏杰就猛地顿了一下自己的脚,然后那人的手就呈现了一种很诡异的姿势。不过这还没完,夏杰拿着匕首在这人身上的伤口处用力挖了一下,然后抓了一把盐就撒了上去。

这人疼得立马把身体弓成了虾米,那种痛苦的样子,让夏杰和杨琳全都看得很解恨!

两个多小时候,夏杰正在试着修补塑料大棚上面的破洞,一队军人走了进来。他们看着地上的躺着的人和正在撒盐的杨琳问道:“你好,请问夏杰在哪,我们找他有急事!”

杨琳指着大棚的方向正要说话,天空中突然响起了直升机的声音:“你们已经包围了,放下手中的武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