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村里的枪声/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笑得顿时就咳嗽起来了:“你要是觉得不好,要不干脆就别穿了,反正你外面穿了衣服就行了呗。”

杨琳白了他一眼:“那怎么能行,这样很不卫生的。”

夏杰笑了笑:“不过你穿的这套镂空装,也卫生不到哪去。先吃吧,等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杨琳愤愤不平的看着他:“肯定是你使坏给沈村长买的,结果她不穿,你拿给了我穿。真想不通你们这些男人,满脑子的污秽。”

夏杰很无辜的说道:“大姐,她就这套还没拆封,你让我怎么办?以前总见你穿制服,这么一穿休闲装,但是很有女人味,身段也一级棒。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想当狙击手,真是想不通你这个女人。”

杨琳不再说话,把气全都撒在了小龙虾身上,这些熟透了的小龙虾,带着一丝甜味儿,加上外面一层麻辣的红油,吃进嘴里,简直就是无上的美味。

等到吃完后,杨琳看着自己面前比夏杰面前多得多的虾壳吗,忍不住说道:“夏杰你真馋,连虾壳都不放过……”

夏杰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去洗你的衣服吧,我还没说你吃得多呢,你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怕等会儿就去干活儿了,你洗了衣服可以睡会儿觉。记着要惊醒一些,别被人扑到了床上还在打呼噜。”

杨琳抬起白生生的脚丫就踢了夏杰一下:“你才打呼噜呢。”

夏杰换了一套衣服,挎着枪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杨琳看着夏杰腰间的手枪忍不住问道:“夏杰,你哪里来的手枪?”

夏杰一看手枪,才想起这玩意儿要藏起来的,便打了个哈哈:“今天见到那些死人身上有一把,觉得很有收藏价值,就拿过来防身用了。你放心,等事情结束之后,我肯定会送回部队的。”

杨琳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希望你说话算数。你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没有带枪的资格,再说这东西多危险啊,你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别跟人给抓到,私藏枪支可是要判刑的哦。”

夏杰点点头:“你放心,你走的时候这把枪就交给你了,你代我送到部队去。这你就放心了吧?”

杨琳点点头:“我走的时候别忘了给我!”

出了家门,夏杰径自往村委会的方向走去。在门口的石磨下面,夏杰从里面抽出了一支AUG突击步枪,而且还带着战术套件,手电、红外、狙击镜一应俱全,还有十多个弹夹。这是夏杰在大棚里面杀的那人携带的,被夏杰收缴了之后趁着烟雾浓重,藏在了这里。他的位置曝光了,以后指不定有多少以前的仇家过来寻仇呢,所以他不得不做好防备。

既然藏了突击步枪,夏杰肯定还藏了其他东西。果然,他又小心翼翼的从石磨下面抽出了一把老式的苏联SVD狙击枪。这把枪是夏杰从水中出来后,在湖边捡到的,他本来以为对方没有来狙击手呢,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复古爱好者,拿了这么一把老爷枪,而且还被杨琳阴差阳错的爆了脑袋。

在很多人眼中,这把枪这会儿应该躺在博物馆中颐养天年的,但是在夏杰眼中,对他的刺激不亚于一个脱光衣服的美人。这把枪应该是世界上设计最合理的狙击枪了,问世半个世纪了,依然活跃在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的冲突中,并且扮演着重要角色。

以前夏杰在境外用过这种枪,当时他拿着最先进的狙击枪,愣是被对方拿着这把枪压制得抬不起头来,从此他就对这把枪一直都念念不忘。这会儿冷不丁碰上,夏杰没有理由放过它。而且SVD这把枪确实好用,只要加上几个现代化的战术套件,就是一把绝对让敌人做梦都会吓醒的武器。

拿着这两把枪和附属的子弹,夏杰走进村委会中,来到会议室,他打开会议室中那个巨大的沙盘下面的暗格,然后将枪械分解,连枪带子弹的全都放进了暗格中。接着他将暗扣好,扛着自己的枪向着大棚中走去。

大棚中的幼苗全都发芽了,不过这会儿还属于嫩芽,很娇嫩的。夏杰来回看看,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漏过的枪孔。

他正排查的时候,村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夏杰听到后头上的汗水立马就下来了。他真是大意了,那些人到底有没有清理干净根本就没有检查一下,这会儿要是有一两个没死摸进杨琳的房间……

夏杰根本不敢想象,他端着枪快速的向着村里跑去,假如杨琳出了意外,夏杰绝对会偷偷出境去中东,将那群人的老巢血洗一空。虽然平时跟杨琳嘻嘻哈哈的,但是夏杰真的对这个徒弟很满意,特别是今天,她表现得像个老手,冷静、沉稳,比第一次上战场的夏杰不知道强了多少。假如她这会儿被人打死的话,那损失可真的就大了。

到了村子的时候,夏杰停下了脚步,他像是一只灵猫一样悄悄的顺着墙根向着村里走去,每个路口他都小心翼翼的瞄准,生怕遇到那些人。这会儿他的家中没有任何动静,整个村子安静的诡异。

慢慢走近自己家的房子,夏杰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笑声,夏杰顿时就愣住了,难道对方还有女队员不成?、

将自己家中院门一脚踹开的时候,夏杰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两个被吓傻了的女人,一个是杨琳,一个是王欣然。

杨琳的枪这会儿在十多米远的餐桌上放着,夏杰顿时松了口气,刚才杨琳这妞手中要是有枪的话,说不定她真的会一枪打过来。

夏杰看着两人叹了口气:“你俩咋回事?怎么开枪了?”

杨琳挠挠头:“刚才欣然来了,她想抱着枪合影,结果我忘记了保险还开着,然后她就开了一枪。你这么急匆匆的把门踹开干嘛?要把自己家拆掉么?”

夏杰关掉自己枪上面的保险,然后喘了口气:“枪声一响,我还以为有人躲在了村里这会儿来复仇了呢,吓我一跳。欣然,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来之前你应该给我说一声的,今天这要是出了意外,你让我怎么办?”

王欣然笑嘻嘻的走到夏杰身边,拉着夏杰的手问道:“夏大哥,你和杨琳怎么都拿着枪呢?你们这是在玩反恐游戏么?村里其他人去哪里了?我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夏杰对她说道:“有人过来寻仇,我安排村里人出去旅游了。今天上午才把仇人清理干净,幸好你当时没过来,要不我真的可能会后悔终生的。下次过来,先给我打个电话。”

杨琳在旁边坏笑着说道:“对啊,提前给你打电话,好让你有时间把相好的支走。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刚才你那么紧张的跑进来,我知道这是在乎我对我好。谢谢。”

夏杰摆摆手:“谢什么谢,你跟着我,假如我保证不了你的安全,李成见了我还不把我的皮扒了啊。刚才确实紧张坏了,你要是出了意外,我绝对会渡过边境,去中东血洗了那群人。”

王欣然走到夏杰身边,看着夏杰身上挎着的枪好奇的问道:“夏大哥,你身上这两把枪怎么不一样呢?”

夏杰把怀中的枪放在桌子上说道:“这是突击步枪,一般都是攻坚用的。背上这一把是狙击枪,长距离射击用的。这是从市局借来的枪,村里的事情结束以后就会还回去。你什么时候到的?”

杨琳在一旁说道:“你走了没多久她就来了,然后把我也吓了一跳。夏杰,你继续去忙吧,欣然你要是想跟着去就一块儿去,我得睡了。昨晚一夜没睡,还趴在地上受罪,简直让我对狙击手这个职业有了怀疑。后来开枪之后虽然亢奋了,但是咱们不能指望着亢奋来拼命,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

夏杰点点头,对王欣然说道:“走,我让你见识一下我们村得到塑料大棚。这可是现在我们村里的重点工作。”

王欣然跟着夏杰来到塑料大棚的种植区,她激动的说道:“来的时候就觉得这边白花花的一片,没想到走进来才发现,这些大棚好壮观。夏大哥,这些都是你弄的?”

夏杰点点头:“是我弄的,不过这些都是全村人的功劳,没有他们,我一个人想搞这么大的规模,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欣然,再过没多久,你就能吃到清水川的无污染纯绿色的健康蔬菜了,到时候我天天给你做。”

王欣然拉着夏杰的手说道:“夏大哥,你对我真好。本来今天周末,我想要去市里买东西呢,结果听镇子上的人说,上午来了好多军车去你们村里,早上他们还听到了你们村里的枪声,我很害怕,就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些都是真的。”

夏杰笑了笑:“你不该过来的,不过这会儿没事了,这里现在很安全。”

王欣然嘻嘻一笑:“有夏大哥在的地方,都很安全。我知道夏大哥肯定会保护我的。”

夏杰;拉着她的手走在塑料大棚中间的小道上好奇的看着她:“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这次村里没人了,想吃什么吃什么,而且也不会有人见了你就喊老师,你也不用拘束了。”

王欣然一听,当即说道:“我想要喝鱼汤,我还想去找那条鳝鱼玩,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没来,它有没有把我忘掉。”

两人来到湖边,王欣然挽起裤腿脱下鞋子就下到了水中,夏杰将手指伸进嘴里打了个呼哨,那条鳝鱼就浮出了水面,见水中站着的王欣然,立马欢快的朝着岸边游了过来。

游到王欣然身边,这条鳝鱼就昂起了它的脑袋让王欣然抚摸,王欣然咯咯直笑:“小金,你有没有想我哦?这段时间我不在,你乖不乖啊?”

这条鳝鱼点了点头,然后用脑袋蹭着王欣然光洁的小腿。

王欣然腿部发痒,忍不住笑了起来:“小金,你怎么又调皮了?你有没有惹夏大哥生气?”

王欣然刚问完,夏杰端着枪也走进了水中,这条鳝鱼立马甩动了尾巴拍打水面,把夏杰浇了个落汤鸡。

夏杰呆呆的看着水中装无辜的鳝鱼,抬起枪就想打几下,但是想了想,这家伙今天好歹也立功了,就索性放过了这条鳝鱼。

他正想跟王欣然一起撩水玩儿,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

夏杰无奈的从水中走了出来,打开口袋掏出手机,先把上面的水甩干,然后才注意到来电是一串乱码。他按下接听键,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周玉亭的声音:“夏杰,你在忙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我刚从中南海回来。”

夏杰好奇的问道:“给一号首长汇报过情况了?他说什么?”

周玉亭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我见到了一份报告,我进屋前五分钟送过去的,说的就是你叛国的事情,还打伤了傅将军的特卫豹子。说你勾结中东极端分子,残害战友……”

夏杰一听眼神顿时就凌厉起来:“你是怎么说的?一号首长什么反应?”

周玉亭说道:“他没说什么,当着好几个副主席的面说起了你之前的一些事情,聊了十多分钟吧,他最后来了一句,不能让为祖国流血牺牲的人寒心。他这么一句话就把这件事定性了,夏杰你知道么,当时听到那句话,我眼泪都控制不住了。你们吃的苦受的罪,我是最清楚的人,能让一号首长说出这种话,这是对你们的肯定,也是对咱们部队的肯定。”

夏杰心里也是满满的,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问道:“周将军,这件事,一号首长现在什么打算?”

周玉亭轻咳两声:“没有结论,看了那封邮件,也听了我的汇报,还翻出了几个标有五颗星带有绝密字样的文件袋,至于从里面拿出了什么资料,我没有看清,我估计是做情报对比。他看了之后就给了旁边其他人,那些人凑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才还给了一号,期间一号一句话都没说,不过脸色不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