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有钱人的烦恼/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正是沈牧之的对头,郭致远。

二十年前,沈牧之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郭致远是她的副手,对整个集团可谓了如指掌。两人情同兄弟,任沈牧之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被自己这个兄弟给耍了,自己的事业几乎被郭致远全盘接手,而他自己却只能在家中长吁短叹,郁闷了二十年。

郭致远刚下飞机,他是得知郭致远被沈家赶出去的事情之后,从南方一个谈判桌上赶回来的。他坐在沙发上,家里的保姆赶紧端过来一杯茶水,但是郭致远这会儿却没心思喝茶,而是掐了掐眉心,看着郭俊凯问道:“沈牧之说什么了么?”

郭俊凯摇摇头:“他什么都没说,就那么看着我走了。”

旁边那个中年妇人说道:“老郭,我早就给你说了,凭咱家的资产,一个落魄的沈家根本配不上咱们儿子。但是你偏偏不听,非跟那个沈牧之来个什么约定。现在好了,他沈牧之耍了咱们郭家,丢人的不是他,是咱们!”

郭致远瞪了她一眼:“抱怨有个什么用?凯凯,你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说一下。那个什么夏杰是怎么回事?你们之前有什么过节么?”

郭俊凯低头说道:“那个夏杰,他就是个退伍军人,有些手段,以前跟着我的那个老黑,就是被他杀了,我之前准备垄断小龙虾市场的,结果他横插一杠子,我赔了好多钱……”

郭致远叹了口气:“夏杰,这个年轻人在牧野市的领导圈子里可是很有名的。”

郭俊凯他妈问道:“老郭,一个退伍军人有什么名气,不就是有把子力气么?现在的官场,越来越浮躁了,什么都讨论,掉价!”

郭致远看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咱们市里的一把手为什么好端端的下台被双规了?就是因为夏杰。他小舅子坑了夏杰的朋友的父亲,结果夏杰气不过,给京城那边打电话,那边直接给省里下了命令,彻查一把手。几个小时时间,一把手就变成了阶下囚。也因为他下台,集团也受到了损失。”

郭俊凯惊讶的看着郭致远:“爸?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夏杰,到底什么来头?上次国外来了一群人想要杀他,结果在他出车祸身体受伤的情况下,还将那些人反杀了。他难道就没有什么破绽?”

郭致远看着眼前的儿子,冷冷的问道:“什么国外的人?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指使的?你这畜牲,就知道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你什么时候才能长个心眼呢?招惹夏杰那种人对你有什么好处么?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王八蛋儿子!”

郭俊凯的老妈见郭致远发火,她也急了:“老郭,你吼什么呢你?儿子是我生的,你骂谁呢?整天就会教训儿子,就算是个天才也会被你吓傻了。你管过孩子么?你自己算算,你一个月能在家待上几天?我们娘俩在家相依为命,你在外面做什么事情难道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郭致远揉着太阳穴说道:“我整天忙着集团里的事情,几乎每天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你居然还跟我说这个。在外面忙,到家里也不让我省心……”

“家?这里现在还是家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京城,在沪市,在羊城这些地方的五星级大酒店中,都有长期包房,你别以为里面住的是什么人我不知道。郭致远,以前我倒也忍你了,毕竟你有钱,我们娘俩得从你的指缝里抠出一点儿活命钱。但是你今天居然这样说,那咱们就好好说道说道,你在外面干的那些事儿吧!”

郭俊凯的母亲盛气凌人,跟郭致远针锋相对起来。郭俊凯没想到本来是让自己老爸商量对策的,结果事情居然演变成了这样。他想要说话,但是父母吵架的内容让他完全插不上嘴,自己老爹在外地养了侧房,这事儿整个集团高层都知道,郭俊凯对这事儿也心知肚明。但是知道归知道,在他看来,成功的男人养个金丝雀天经地义。而且自己老爹常年在外不回家,他也乐得清闲。

客厅中的吵架还在继续,在谈判桌上让对手哑口无言的郭致远,这会儿面对着自己的老婆,却全面处于下风,甚至连还嘴都显得苍白无力。他老婆说的是真的,他在那些地方的豪华酒店中,确实有长期包房。

郭致远的沉默,更让郭俊凯的母亲生气:“郭致远,你自己说,你几年没有碰过我了?当初你一事无成的时候,是我求着我们娘家人拉了你一把,现在你得势了,忘了我这个糟糠之妻了。你别忘了,你有再多钱也白搭,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的家产灰飞烟灭!反正老娘住在这里也是守活寡,还不如离了算了。”

一听自己老妈要离婚,郭俊凯坐不住了。要是离了婚,他还有好日子过么?他说道:“你俩不要吵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情,你们这样吵下去,有个什么结果?爸,我妈……”

在孩子面前说外面养人的事儿本来就让郭致远脸上无光,他一路飞机赶来,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撒,这会儿郭俊凯这么一插嘴,郭致远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脚将面前的茶几踢翻,指着郭俊凯骂道:“你这王八犊子,烂泥扶不上墙,你但凡能稍微给我省点心,我以后给你喊爸爸。”

“没能力还游手好闲,小小年纪就恶名在外,现在连公司管理层都进不了,给你定个亲你还被人给退了,你说你除了吃喝嫖赌你还会什么?每次还没说你两句你妈就护着你,老子五十多了还在四处奔波为你的事情操心。你他娘的就不能给我争口气么?沈牧之那个女儿跑穷山沟里当村长都做出成绩了,你呢?这么好的条件你都做了什么?”

说完郭致远又看着自己老婆说道:“娇子如杀子,凯凯现在这个样子,多半都是你给惯出来的。现在我真是累了。假如二十年前不做那件事,现在头疼的应该是他沈牧之,我该拿的好处一分不会少,跟在他后面就有花不完的钱。现在倒好,人家沈牧之闲云野鹤一样,而我却天天生不完的气操不完的心,好不容易抽空回家一趟你们娘俩还换着花样的气我!”

茶几摔倒在地上时候发出的响声让郭致远的保镖和助力全都赶了过来,不过看到客厅中三人那诡异的脸色,他们很明智的回去了。经过他们这一打岔,郭致远两口子倒是心平气和起来。郭致远说道:“那个夏杰,好像是警备局出身。这是个惹不起的单位,虽然他退伍了,但是那个单位及其护短,还是别招惹为好。”

他老婆听了这话好奇的问道:“你不是认识他们那边的人么?怎么不问一下?”

郭致远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就算是查出来又能怎样?你觉得这件事还不够丢人么?再说我认识那个人他只是通过我套了一些钱,这几年已经退休退居二线了,找他根本没什么作用,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

他老婆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要是我爸不死,这会儿哪会轮得到他们撒野?老郭,你就这么认了么?咱们家可从没丢过这么大的人,那个沈牧之有什么厉害的,一个在家混吃等死的人而已,你居然这么害怕……”

郭致远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明天我去他家一趟,凯凯跟我一起去。有什么事情说清楚,这么不明不白的,我咽不下这口气。都早点睡吧,我还有几个项目需要审核。”

郭致远的老婆坐在他身边问道:“老郭,假如沈家还坚持这个态度呢?你怎么办?那个夏杰,我不信没法收拾他了!真不行蜗居雇人砍了他,看他还能怎么样?”

郭致远推着她说道:“睡你的觉去吧,江湖匪气,还真把自己当成铜锣湾的太妹了?真想报复那个夏杰很简单,出钱收购了他那个村子所有的土地就行了,也不值几个钱。那个夏杰一个莽夫而已,关键是得看看沈牧之的态度,这个对咱们来说很重要。假如沈牧之认定了夏杰是他的女婿,那只好就撕破脸了……”

郭俊凯刚准备走的时候,郭致远就叫住了他:“明天跟我去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这里有两份刚刚签署的文件你看一下,以后多在这方面操操心,整天游手好闲,不觉得闷么?你这么大了,也不想想假如集团倒了,你以后靠什么生活?”

郭俊凯一愣:“不是刚融资么?怎么要倒啊?爸,你不是吓唬我吧?”

郭致远叹了口气:“越融资就代表着我的话语权就越少,就代表着公司经营方面出现了问题。现在集团内部也不和谐,股东们越来越喜欢插手集团的项目和发展问题了,这对于咱们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派系纷争,往往都是大厦将倾的先兆,而且现在集团里的一个老人也在蠢蠢欲动,小子,多留个心眼吧。”

【作者题外话】:作品简介中有群号,大家想聊聊的可以加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