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放下苏曼/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司机一看夏杰掏出了匕首,当即就要拿着车载对讲机报警,夏杰按着他的手说道:“我是特战队的人,要去地铁口堵一群歹徒,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证件。”

说完,夏杰将他的预备役上校的军官证拿了出来,这司机也是胆大,接过去左看右看,然后问道:“你这么年轻就是上校,这不是做的假证吧?”

夏杰又将她的退伍证递了过去:“我是中央警卫局退伍的,级别高。咱俩换一下座位,你在副驾上好好看,我来开车。”

那司机没头没脑的拿着夏杰的两个证件坐在了副驾上,夏杰重新发动车子,对司机说道:“把安全带系上吧,我怕你等会儿受不了。”

这司机已经确认夏杰的证件不是假的了,他把证件递给夏杰笑着说道:“我这老司机了,什么样的车手没见过,你只管开……”

夏杰一听乐了,试了试车子的油门,然后挂挡前行。

司机本来没在意,但是夏杰起步时候那股巨大的推背力让他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赶紧拉着安全带扣上,他嘴里喃喃说道:“这边测速……”

没等他说完,夏杰就冲过了测速点,车子一路超车,甚至连红绿灯也没减速多少。司机坐在车里,双手牢牢的抓着副驾两边的把手,他瞄了一眼车速,这会儿已经超过了一百。

假如在高速上开这个速度,没人会当回事。但是夏杰现在行走的这个街道几乎全是车,两边也是下班回家的人,在晚高峰时期的马路上飙车速飙到过百,简直就是是找死。

司机这会儿看着自己的车子几乎是在别的车子的夹缝中前行,心里后悔死了让夏杰替他开车。外面的车子有的在避让,有的放下车窗玻璃,对着他的出租车大骂,不远处人行道的人,不少人都掏出手机拍摄着这台出租车,让司机顿时哭的心都有了:“这下我可真的就出名了……”

夏杰说道:“特殊情况,对不住了。”

他现在很矛盾,不希望对方出现,因为这样就能证明,苏曼是平安的。但是他心里又希望对方出现,只有他们出现了,夏杰才能正大光明的联系特战队,而他私自进京的是i去哪个也会变成料敌在先,脱下军装也不忘记自己的神圣使命这类的褒奖语。

手表上代表着苏曼行进的光点已经在地铁线上走了一半的路程,而夏杰开车行进的路程,还不足三分之一。

身为一个特战队长,夏杰几乎毫不犹豫的就能判定出豹子他们的计划,在苏曼刚刚走出地铁站的时候,强行把她带进车中,然后扬长而去,整个过程快的话只需要半分钟的时候,旁边的路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任何一个指战员都能看出苏曼下车的地铁站口是一片空旷,只要车子开进车流中,想要再找到那台车,无疑于痴人说梦,天京市的车子有多少,谁都很清楚的。

就在夏杰急速向前的时候,后面响起了警笛声。真不愧是首都,这边刚超速行驶了几个路口,交警就窜过来准备堵车。

这会儿夏杰可没工夫跟他们解释,他尽量提速,试图用大街上的混乱把警车甩在身后。司机扭脸看了一眼后面跟着的警车,对夏杰说道:“停车吧,否则我会被罚死的。你要是执行公务,为什么不用他们的车子?”

夏杰看了他一眼,刚准备说话,就看到前面路边几个年轻人开着重型机车停在路边吹牛打屁,他减速将车子停住,没等车子停稳就拉上手刹,然后提着自己的背包就下了车,等到后面两台警车赶过来的时候,夏杰已经骑在摩托车上发动车子窜了老远。

几个年轻人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偷车的人,追在夏杰后面骂了几句就要追,被一台警车中的警察拦住了:“都停下,我们去追捕,这人很可能是个逃犯,你们别过去,太危险。”

说完,这个警察就下车朝出租车走去,另外一台警车向前追捕夏杰。

警察到了出租车旁边拉开车门的时候,里面那个司机还是一脸茫然。那警察问道:“你是做什么的?赶紧下车接受检查!”

司机一脸苦笑:“我是这台车的司机,那个人说什么有紧急公务,要借用我的车,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扽他下车后,警察对他搜了身,行车证和运营证上面确实是这个人的照片。警察问道:“知道那人什么身份么?”

司机说道:“他说他是中央警卫局的退役军人,对了,他还是个上校呢,说是要去西红门地铁站救人,去的晚了对方可能就没命了……”

警察一听这话,当即掏出对讲机说道:“对方可能是中央警卫局的人,若是抓到,不要太过分。抓不到的话,尽量不要造成民众拥堵或者交通事故,他们不管出什么事情都有人擦屁股,咱们要是出事了可就只能挨板子了。”

苏曼挤在地铁上,这会儿她已经没有看手机的心思了。不远处的一个穿套头衫的男子静静的盯着她看,他就是负责跟踪苏曼的孤狼。在地铁站遇到苏曼的时候,他特意四处看了看,没找到夏杰或者张光义的身影,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座位上,张光义头上戴着快餐店的棒球帽,嘴上戴着口罩,一副送餐人员的装扮,他已经注意到了孤狼,死了两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张光义刚开始见到他确实激动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内心,等待着苏曼下车的时刻。在张光义的预想中,这会儿夏杰已经到了下站口等待着苏曼,而他要做的就是拖住孤狼,让夏杰带着苏曼走。

快到西红门站的时候,张光义掏出手机,打开一个加密软件,点击队员定位之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光点,不过这个光点跟他的位置还有段距离,这让张光义顿时就惊呆了,夏杰居然还没赶到站口的位置,这可如何是好?

张光义很清楚外面应该还有几个人,都是一个部队里出来的人,大家彼此太了解了。每个人有什么杀手锏和保命手段彼此都一清二楚。就算张光义没看到,他也很清楚现在外面会有疯狗和山鹰和黑熊,这几个人以前关系都好,行动起来配合也十分默契。

张光义自问自己能缠住两个人,毕竟他虽然接受了夏杰的各种特训成长为了新一任的队长,但是他最拿手的项目还是狙击,这个优势在这种环境中,成了劣势。

就在张光义试图提醒苏曼去下一站的时候,地铁到站了,苏曼想都没想的就往外面走去,她一动,孤狼也跟着往外走。张光义提着送餐篮,也只好出站,准备想办法阻拦一下孤狼,或者提醒一下苏曼。

就在张光义刚从地铁门口走出来的时候,迎面就看到了一脸冷笑的孤狼:“张光义,好久不见!”

张光义看着越走越远的苏曼,他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原本他准备拖住孤狼让苏曼走的,结果现在成了孤狼拖住他。

既然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张光义也没有废话,直接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军刺:“那是队长的女人,你们说若是敢碰她,队长绝对饶不了你们!”

孤狼也抽出了军刺:“夏杰来了?正好,我连他一起杀掉,省得坏了我们的好事儿……”

在地铁站的通道中,两人战在了一起,周围的人全都吓得乱叫,纷纷躲避两人,车站的值班保安提着警棍往这边跑了过来:“放下武器!”

张光义虚晃一招,就闪身挤进了人群中,向着外面跑去,他要赶紧跑到苏曼身边保护她。结果刚跑到自动扶梯的位置的时候,孤狼从后面拽住了张光义:“好歹几年的战友呢,见了我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啊?”

张光义反身一刺,在孤狼躲避的时候他纵身一跃上了自动扶梯的扶手上,然后向着上面跑去。刚跑出地铁站口,他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苏曼。张光义大声喊道:“嫂子,赶紧跑,队长还没到!”

这会儿孤狼又追了上来,跟张光义扭打在一起。

苏曼一直以为夏杰已经到了,她并没有多担心自己的安危,结果听到张光义的喊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朝附近的警亭跑去,那边有两个值班的巡警。

没跑出几步远,苏曼就看到迎面一块毛巾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旁边传来了一声狂傲的笑声:“苏律师,你跑什么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马上就到了……”

苏曼闻到了一股带着甜味的刺鼻性味道,然后就觉得头皮发麻,意识逐渐消失。她看着远处景象逐渐模糊,最后是一台重型机车猛地往这边窜的场景……

疯狗抱着苏曼几步窜到路边,将苏曼往车里一扔就关上了车门:“快走,夏杰来了,我对付他!”

还没等面包车起步,机车就狠狠地撞在了面包车上,夏杰的声音犹如寒冰中发出来的:“放下苏曼,否则我杀你们全家!”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更,我得好好捋顺一下后续的情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