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连杀两人/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机车把面包车的尾都撞变形了,玻璃、尾灯碎了一地。疯狗抽出身上的狗腿砍刀,冲着开车的飞鹰喊道:“赶紧走!我来拖住他!”

夏杰把背包的腰扣扣上,一个回旋飞踢正中疯狗的脑袋:“不想死的滚一边去!”

他刚准备向着面包车跑去,疯狗就从地上爬起来拦住了他,飞鹰趁着这功夫,挂挡加油门跑了。

看着面包车远去的方向,夏杰倒不再惊慌了,他抽出自己的三棱军刺,转身看着疯狗说道:“这是你逼我的,你放心,假如苏曼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家人就算躲到火星上,我也能找出来让他们下去陪你!我夏杰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动我的女人,我就杀你们全家!”

疯狗冷冷一笑:“先过了我这关再说,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两人站在了一起,夏杰背着背包,疯狗则是轻装上阵。

疯狗完全不防守,一把狗腿砍刀上下飞舞,招招都向着夏杰最致命的部位砍过去。跟这种人打斗最容易吃亏了,因为他这种搏命的方式往往会让人疲于防守而没法攻击。今天碰上夏杰,疯狗才算是找到了克星,因为夏杰的力气,比以前大得太多了。

夏杰一个格挡就让疯狗险些摔倒,他这会儿才算是知道,为什么夏杰会当上队长了,两人的水平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回想到两年前跟夏杰在一起训练的日子,疯狗已经意识到当时对练的夏杰并未尽全力。

他这会儿心一慌,立马被夏杰占了先机。就在疯狗露出一个空荡的时候,夏杰的军刺就刺进了疯狗的右臂中,军刺贴着骨头将疯狗的大臂穿透了,回抽的时候夏杰猛地往上一挑,一大团血肉就从大臂上切割下来,吊在胳膊上,血水瞬间就将疯狗的衣袖给浸湿了。

夏杰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他们去了哪里?”

疯狗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咬牙就向着夏杰冲了过去:“今天我弄死你!”

夏杰叹了口气,向着疯狗高高跃起,和疯狗擦肩而过的时候手上的军刺换到左手,一下子就刺进了疯狗的脖子。鲜血顺着军刺上的血槽往外喷涌,在疯狗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的上半身全都是血。

蹲在疯狗旁边,夏杰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就是动我女人的下场。还有,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想要政变,凭你们这几块料,差得远呢。作为战友,我送你一死,已经仁至义尽。”

弥留之际的疯狗也知道,假如夏杰不要他的命而且把他送到周玉亭那里,那才让他痛苦,特战队刑讯逼供的手段会在他身上轮番上演。他看着夏杰,嘴里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抽出军刺之后,夏杰不顾路人的惊讶,快速移动到张光义那边,拦住了孤狼:“孤狼,你也不说你们的地址么?”

孤狼已经注意到疯狗躺在地上,很有可能是活不了了,他怒喝一声:“夏杰我干你大爷!”

夏杰用军刺挡住了孤狼砍向自己的军刀,对旁边身上挂彩的张光义说道:“通知部队过来善后!”

夏杰的格斗是孤狼教的,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常年以刀为伴,出任务时候最喜欢单枪匹马,脾气暴躁,跟好多战友都合不来,但是他的近身格斗却远超部队里的战友,招式凶狠刁钻,在崇尚大开大合的部队中,跟他对打往往会让人有种有劲儿使不出来的窘境。

夏杰一边打斗一边说道:“孤狼,我的格斗是你教的,这份香火情我记着,但是你若是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

孤狼没有那么多废话:“赢了我再说!”

张光义掏出手机,开始给部队打电话,同时他命令赶过来追夏杰的警察维持现场秩序,避免发生骚乱事故。

相对于只会单方面撕咬的疯狗,孤狼的招式明显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起码现在夏杰跟孤狼斗,只能维持在半斤八两的状态,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孤狼在夏杰身上划了一道口子,夏杰在孤狼胳膊上抹了一道血痕。

面包车早已没有了影子,夏杰心里发急,在跟孤狼对砍一下之后后退两步,然后将军刺当成飞刀掷向孤狼,然后在孤狼将军刺磕飞的时候,夏杰猛地向前一窜,膝盖重重的顶在了孤狼脸上,与此同时,孤狼的军刀也刺到了夏杰的大腿。这是个以命博命的招式,不过夏杰明显赚到了,因为他的膝盖将孤狼撞翻的时候,右拳也重重的击打在了孤狼的太阳穴上。

一直以来,夏杰从没有用尽自己的力量,他从没测试过臂力的大小,但是眼前孤狼明显变形的脑袋让夏杰意识到,或许他的力量,确实增加了很多。

孤狼躺在地上浑身抽搐,这位特战队格斗第一的人,这会儿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夏杰拔掉自己大腿上的军刀,看着地上躺着的孤狼叹了口气:“何必跟我做对呢?”

张光义那边刚打过电话,一扭脸就看到了孤狼躺在地上。他对夏杰说道:“队长,好歹留个活**差啊,周将军等会儿就到了,你这……”

夏杰一瘸一拐的走到机车旁边,然后说道:“你留下来,我去救苏曼。咱们学过的洗脑手段有多残忍你应该很清楚,我答应过苏曼,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他们执迷不悟,死了也是罪有应得。”

张光义说道:“队长,留个活口你才没有罪过,不用再杀人了,杀了他们一分钱不值。他们两年前都是死人了,追悼会咱们都参加了,为你自己多考虑考虑,杀了他们,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夏杰扶起机车,试了试还能开,对张光义说道:“好歹战友一场,我要是留下他俩的性命才是害了他俩。不过你放心,有些人,我自然会让他活着。飞鹰和豹子这两人,你们准备等着接收吧。傅将军的阴谋,马上就会揭开了……”

说完夏杰跨上机车,看了看手表上关于苏曼的位置,然后他选择路线,一加油门便扬长而去。

张光义从那几个警察手中拿到自己的证件之后说道:“封锁这一带,等会儿有将军过来视察。这件事,不要太声张。”

说完他又给技术部打电话,让那边的人和网警配合好,一旦有人发布关于西红门地铁站口的视频照片或者描述,全都封掉。同时又督促公安系统的人赶紧召开发布会澄清这件事,以免造成百姓的恐慌。

其实这个地方已经够偏僻了,假如是在王府井一带,怕是这会儿已经有上百人举着手机在直播了。

机车发的轰鸣声把汽车喇叭声都压住了,这会儿天都黑了,夏杰开着机车在车子的缝隙中穿梭,那个代表苏曼的光点已经停止,按照夏杰的分析,这会儿应该是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就在夏杰开车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他想都没想就点开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这是他来的路上在大货车司机的怂恿下在告诉服务区买的,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有人打进来电话。

耳机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队长,还记得我么?最近在天京实训了米-26,这直升机被一群电子专家装了不少仪器之后开着太爽快了……”

夏杰一愣,他没想到打进来电话的是范晓兵,他本以为是怒火滔天的周玉亭呢。一边躲避路上的车辆,夏杰一边说道:“晓兵,你可真会挑时候,我正在京城,不过这会儿太忙,等会儿忙完我给你回过去。”

范晓兵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机车呼啸的声音,他好奇的问道:“队长,你这是在飚车?你在哪,我去找你,我最喜欢飚车了……”

夏杰对他说道:“有人抢了我的女人,我得追回来,我得挂了,开车不方便……”

电话里范晓兵立马急了:“我草,队长你把你位置发给我,我开直升机过去,他奶奶的,谁这么不长眼敢动队长的女人……”

夏杰本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到等会儿带着苏曼离开不方便,他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上代表着苏曼位置的坐标,当即喊出了坐标数据:“就这个位置,你飞过来就行。晓兵,你开直升机没事吧?别给你个处分……”

范晓兵打了个哈哈:“这会儿这台直升机的归属还是卫戍区,我可以开着在天京上空溜达,等着,我等会儿就到……”

下了高架桥之后,夏杰开着机车没跑多远,他就看到了一处黑漆瞎火的楼群。这会儿别的楼上全都灯火通明,只有这一代完全没有光亮,而且正好跟苏曼的位置重合,夏杰慢慢开过去,心里对豹子的安排忍不住赞叹一声,这个位置不好找,而且面积够大,就算知道在这楼群中,想要知道具体位置和具体楼层,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把机车扔在路边,夏杰并没有立即进去找,而是放下背包,在路边的黑影中,快速将AUG突击步枪组装好。

将几个弹夹别再腰上之后,夏杰抱着枪走进了这个没有任何光亮的小区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