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新的证件/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早上注定是混乱的,骗取赔偿金未果的杀人犯、抱着突击步枪的陌生人与地上流出来的鲜血,让这个原本已经小康的村子陷入了混乱中。

苏曼听到了外面的混乱和枪声之后,也坐不住了,她穿着夏杰的衬衣到阳台上拿了自己的略显发潮的衣服穿上,然后就下楼而去。夏杰刚把枪拿下去就听到了枪声和杀人了的喊声,让苏曼两腿有些发软,再出事,夏杰可就陷入麻烦中了。

夏杰没有去医院,而是打了个电话,等待张光义过来。他在百姓面前开枪杀人,这事儿就算对方再不对,他也得留下来等待部队的人过来处理,否则就得进警局接受审查。

周玉亭在电话中听到夏杰开枪射杀杀人犯的事情之后,眉头顿时就拧成了一个“川”字:“夏杰,你为什么这么冲动?另外你有制服对方的本事,你为什么选择开枪?你的枪哪里来的?”

夏杰看着街上越来越多的人说道:“昨晚我抢的,这会儿身上没有一把枪防身,太危险。周将军,我是住在我朋友家中,他母亲本来我帮我去买东西,结果遇到了杀人犯杀人,被捅了好几刀。这老太太的丈夫,生前是一位少将,我希望部队有人管这件事,哪怕让军分区的人过来主持公道呢。”

周玉亭一听这话,顿时叹了口气:“等会儿我让总参派个代表过去,少将的遗孀被人在街上捅伤,这件事你放心,军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老太太现在人怎么样了?送医院了么?”

夏杰“嗯”了一声:“已经送过去了,你安排的速度尽量快点,有人想要借机胡乱炒作拆迁赔偿金的事情,在可控范围内,这件事要尽快消除影响。”

苏曼出了院子看到满大街的人,而夏杰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街上,她赶紧走过去:“怎么了?你刚才杀人了?”

夏杰点点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苏曼松了口气:“这样的话,这件事还有可操作性……”

还没说完,一群人就围了过来,口口声声要替被夏杰射杀的范华讨个说法:“你是哪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开枪杀人?范华只是受了刺激而已,又不是精神有问题,你凭什么要杀了他?我们刚才正在努力想办法阻止他,没想到你一枪就将他的脑瓜给打碎了,今天你不给个说法,你哪也别想去!”

夏杰顿时笑了:“他杀人的时候,我可是一个人也没见到,你们是在自己家中阻拦呢还是在村外?范晓兵的母亲招他惹他了他居然就捅了好几刀,还有收废品的那对父子,赔偿金的事情是人家决定的么?”

有个人狡辩道:“这是我们拆迁户的反抗,我们要让政府知道,我们这里发生了不公平的事情。而你,一个外地人,你私藏枪械,蓄意谋杀,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开枪?”

夏杰指着旁边还在施工的楼房说道:“你们自己说,你们这会儿大张旗鼓的建造楼房,不就是想要骗取赔偿金么?这些粗制滥造的楼房,能住人么?胡乱加上几层,然后就想骗取赔偿金,一旦没有达成所愿就在街上杀死无辜的人,还说什么是被政府逼你们的,假如今天死的是你们的家人,你们还会站在这里说话不腰疼么?”

警车来了,救护车也来了。一群警察举着枪围着夏杰大声的吆喝着:“放下枪,赶紧投降,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夏杰站在原地没动,他把枪交了就真的成了杀害百姓的杀人犯了,这件事必须等到张光义他们到了再说。

五分钟后,一队军车快速的驶了过来,张光义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冲了进来,他冲着那群警察吼道:“这是中央警卫局的特种兵队长,你拿枪指着谁呢?”

说完他带人将夏杰围了起来,顺手塞给了夏杰一个证件。夏杰拿在手中低头一看,居然是特殊军官持枪证,这个证件看上去很高档,比他的预备役上校证件都好。

拿到证件后,张光义向夏杰了解了情况之后便走过去跟警察交涉,要把夏杰带走:“这是中央警卫局特战大队的射击教官,今天早些时候来这边走亲戚,结果遇到了歹徒行凶,他路见不平开枪射击,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吧?受伤的人其中有个是将军的遗孀,等会儿总参总政都会派人过来了解情况。”

他的话让那些警察为难,不过他们可不敢惹一群煞星,这群军人可是全副武装,身上长短枪支手雷炸药一应俱全,那群警察无奈之下,只得放行。

夏杰将自己的枪交给张光义之后,返回了范晓兵家中,他将昨天收拾的床单什么的都塞进垃圾桶里,然后锁上门,把范家的钥匙交给苏曼:“你代我去医院去看看,需要什么尽管说话,我这张卡你带上,密码是……”

苏曼摇摇头:“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身上有钱,虽然还没相认,但是既然你答应了,那就是我干娘,我去医院守着她,你忙完了记得去找我。”

张光义扭脸冲两个特战队员说道:“你们陪嫂子去,要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坐上军车,夏杰看着张光义问道:“事情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变故么?”

张光义摇摇头:“昨天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人发声,倒是今天的事情,刚才我听到电台那边说有领导不满意了,说你激化了政府和拆迁户的矛盾。不过这事儿你放心,周将军也不是吃素的,他现在头疼的是昨天的事情,黑熊什么都招了,昨晚审讯黑熊是在防核弹攻击的地下密室,连我都没有资格参与,进去的除了周将军之外,还有总参总政的一把手,事情有些不妙……”

夏杰好奇的问道:“不是说马上要军改了么?熬过去就能平安,我想一号首长肯定有后招,他肯定会防备这一手。”

张光义点点头:“确实在军改,军区改成战区,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战区的司令从集团军往上提,这么做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司令员和各级指战员的权力小了,所有的军权全都汇聚到了天京军委,而且我听说总参会一分为二,咱们部队应该有专门一个对一号首长负责的垂直机构领导,以后,军事行动更加透明化和科学化,两千年来华夏地方指战员拥兵自重的乱想怕是要结束了。”

夏杰叹了口气:“这个国家已经满目疮痍,虽然某些方面发展的很好,但是还有不足,国人最高兴的就是看到这种改革,挺好的。苏曼身体恢复了,不过这事儿你知道就行,我准备抽时间去警告他一下……”

张光义看着夏杰呆呆的说道:“昨天找到的尸体将近四十具,你可不能再杀人了!”

夏杰笑了笑:“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叶良辰不能死,否则叶家会疯掉,但是若是不警告一下,他根本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意思。我不杀他,但是飞鹰就对不住了,我绝对要将他碎尸万段。对了,昨天没顾上查看,豹子死了么?”

张光义点点头:“死了,死得很透。留了封信,说很对不起特战队,这人,临死了也没句掏心窝的话,心寒。咱们部队训练场中已经将他们那一派系的荣誉给下了,危害国家和人民,他们不配接受部队官兵的崇拜,而且这件事的影响估计要通过一次任务才能彻底消除。我申请去南边打毒贩,锻炼一下新人……”

夏杰一听当即说道:“哟,我正好跟那边一个毒贩有仇,你帮我杀一个察猜的毒贩,在那边应该很有名气。我现在带着一个刑警徒弟,她父亲就是在察猜那里卧底被人出卖,然后察猜杀了他,据说整个身体都捅成了破布。光义,这事儿你帮我留意,干掉他!”

张光义笑了笑:“既然这样,那我直接带人去剿了他吧。你怎么又想起收徒弟了?这次是格斗还是什么?”

夏杰摇摇头:“狙击!那女孩儿的枪感特好,天赋上佳。上次那群极端分子去我们村里杀我,她一个人干掉了六个人,包括对方的狙击手。”

张光义不笑了:“她用了几发子弹?”

夏杰伸手比了个六:“六发子弹,命中率百分之百,而且有两枪全都是超射程的远距离射击。这水平,羡慕么?”

张光义吸了口冷气:“队长,你能做到这点么?”

夏杰摇摇头:“不能,这就是我想要带徒弟的原因,你没事多练练,你的水平还能再次提高。以后说不定我要你跟我搭档去国外一趟。”

张光义好奇的看着夏杰:“怎么?退伍了还想着出任务呢?”

夏杰摇摇头:“人家派了一队人马过来杀我,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自然也得过去问候一下。不过不是现在,估计明年也没有这个机会,等到时机成熟,我会向周将军申请的。我不能一直让我的村子处于危险的状态。”

车队晃晃悠悠的开进了一个标牌为第707仓库的军营中,夏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夏杰,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