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总参的中将/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地下基地的夏杰扭脸看了一眼正在合拢的通道门叹了口气:“或许这辈子我都不再回来了。”

送夏杰出去的两个老兵好奇的问道:“队长你怎么说这个?这是你的家,你想来随时都能过来。”

夏杰摇摇头:“不了,我既然已经选择了退伍,那就说明我已经做好了迎接新生活的准备。而且你们也该培养自己的指战能力能力了,有我在,你们永远都不会考虑这些问题。好好学习,好好琢磨,我当年也是因为赶鸭子上架才学会的指挥技巧。”

坐上军用吉普后,夏杰对两人说道:“送我去医院就行,我得去看看抢救得怎么样了。”

两人相视一眼说道:“我们接到的命令是要保护你,在你离京之前都必须跟着你……”

夏杰一脸的苦笑:“想不到我也有这种待遇了,你们身上有枪么?光义那小子不地道,把我的枪抢走不给我了。”

两人同时说道:“对不起队长,我们的配枪不能给你!”

夏杰一摊手:“周将军还真是小气,我没答应他给我的任务,立马就翻脸。行行行,我不用枪了。咱们先去医院吧。”

手术室外,范晓兵失魂落魄的坐在长椅上,两手抱着脑袋,直到现在他都没法接受自己母亲被自己村里人捅了好几刀的事实,两家都姓范,还属于远门本家。

那几个年轻人这会儿安静的坐在一边,想安慰范晓兵几句,却无从说起。苏曼坐在范晓兵对面,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若不是昨晚她和夏杰去范晓兵家,估计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假如范晓兵的母亲有个三长两短,苏曼一辈子都会陷入自责中。

跟随苏曼来的那两个特战队员站在不远处的窗台旁边,冷静的注视着外面的动静。既然受命保护苏曼,他两人绝对会把危险降到最低。等到几台挂着白色拍照的轿车停在外面的时候,两人扭脸看着苏曼和范晓兵说道:“总参和总政的人来了,你们准备一下。”

一个将军的遗孀被人无辜捅伤,再加上夏杰和周玉亭的关系,两个直属部门各自派了几个人前来慰问。他们刚下车,包括医院院长在内的人就连忙出去迎接,这种人平时可是请都请不来,特别是前来的人还有个中将,范晓兵父亲生前的战友。

等他们一行人来到手术室外的时候,那位中将看着范晓兵伸手拉住了他:“孩子,你受委屈了。现在你妈怎么样了?”

范晓兵认识这个人,曾经好多次邀请自己母子俩去军人家属院居住,都被自己母亲谢绝了。他眼圈发红的说道:“还没脱离危险,医生说出血量有些大,可能……”

这位中将当即瞪眼说道:“出血量大就输血,需要什么血型的血液,匹配的现在就从我们身上抽。晓兵你放心,这件事叔叔向你保证,一定给你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他扭脸对一个年轻军官说道:“通知媒体,将这件事宣传出去,网上那些杂声,我不想看到。明天军报和人民日报,我希望看到关于关心军人家属的建议和问责报道,主流媒体要持续发声,绝不能让舆论掌握在别人手中,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企图篡改和污蔑事实的事情,你们可以随意处置。”

几个军官连忙点头,各自掏出本子记下来,有个人甚至掏出自己的手机走到角落中开始打电话,传达领导的意思。

这时候院长也做了保证:“请首长放心,我们会全力以赴救治病人。”

这位中将点点头:“拜托你们了,需要什么支持就说话,假如缺人手,我可以从军医总院调医生过来。里面这位伤者的丈夫,跟我一起从越南战场上退下来的,获得荣誉无数,身上多处负伤,最后把自己的生命也交给了部队。我不希望看到军人浴血奋战,结果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正在这时,一个护士从手术室匆匆的走了出来,她没想到外面整个走廊都是人,一时间有些呆住了。范晓兵围上来问道:“我妈怎么样了?”

这护士有些结巴的说道:“血库告急,主治医生让我通知从别的医院调血过来……”

院长说道:“不用了,需要什么血型的血,让同血型的医生护士过来献血。”

中将袖子一挽:“抽我们的!”

等夏杰三人过来的时候,才看到一群群的护士和医生全都排队在抽血,几个穿着军装的男子这会儿袖子挽得高高的,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胳膊,像是刚刚抽过血的样子。找到苏曼后,这妞刚刚抽过血,这会儿脸色有些苍白。她看到夏杰过来就说道:“血液不足,现在正在组织献血,夏杰你什么血型,行的话你也抽一些。”

没等夏杰说话,那位中将就发现了夏杰:“你就是周玉亭将军手下的夏杰吧?久仰大名!”

夏杰看着他问道:“你是?”

苏曼小声介绍道:“范晓兵父亲的战友,现在是总参里的领导。你说话客气点,人家可是中将。”

那中将说道:“走吧夏杰,咱们找个地方聊聊,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在旁边一间办公室,夏杰和那位中将相对而坐。他开门见山的问道:“昨晚四环附近一个工地上发生了枪战和爆炸声,是不是你做的?你为什么会带着枪去范晓兵家中?还有就是,你一个退伍军人,为什么要开枪杀人?你的枪法很准,为什么不打在腿上或者胳膊上?那个距离我去看了,你能做到制服他而不是要了他的命。”

夏杰没想到这位中将跟他聊这个,他低头一边摆弄着自己的手表一边说道说道:“这些事情,现在周将军负责,你可以找他谈。当然了,你也可以跟我的律师谈,我已经退伍,咱俩没有了上下级的关系。你的问题,恕难回答。”

这中将笑了:“夏杰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想跟你聊聊。我平时是主抓基层的,你们部队的事情我不清楚,所以想问问你。咱们就当是老朋友那样,聊聊天就行了,不用回避什么的。”

夏杰可不傻:“对不起将军,我们有保密条例,关于部队的事情,我一个字也不能说,请你理解。另外我提醒你一句:周玉亭将军全面负责特战队的事情,他是一号首长垂直管理,既然你管不到他头上,就别再刨根问底了,毕竟捞过界的话,周玉亭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中将脸色有些难看:“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针对我?”

夏杰哈哈一笑:“我可没有针对谁,我被我的部队保护,也保护我的部队。既然你不负责我们部队的事情,还请你不要乱打听。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瞒你说,我跟周玉亭的关系,比你想象中要好。同时也请你转告傅将军,不要白费心机了,我不会上他的贼船的。”

“你们以为掌握一枚核弹就能万无一失?你们想错了,一号首长要想收拾你们,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哦,对了,范晓兵的父亲是不是就是因为不肯上你们的贼船被你们给杀害了?服务器上的资料有点少,虽然查不到什么,但是依然能证明,你跟傅将军穿一条裤子的人……”

中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故作生气的说道:“小伙子,说话可得负责,你这没凭没据的,我可不敢相信。”

夏杰举起手臂,让他看清自己手表屏幕上的照片:“前天晚上,你在傅将军家中把酒言欢,你是不是没想到有人会给你们拍照片?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没人知道你们在干嘛了?真是笑话。等你负责了情报系统你就会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人在观察记录着……”

交谈不欢而散,苏曼看着脸色不太好的中将急匆匆的走掉,好奇的问夏杰:“你们聊了什么啊?他怎么好像不太高兴?这将军刚才主动吵着要献血,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领导……”

夏杰点点头:“这人要搁美国,妥妥的奥斯卡影帝。你们先在这守着,我去打个电话。”

说完夏杰乘坐电梯到了顶层,然后悄悄的去了天台上。他掏出手机拨了周玉亭的加密电话:“周将军,刚才有个总参的中将找我,跟我拉关系。”

周玉亭一听好奇的问道:“哪个?找你做什么?咱们可是直属部队,归一号首长和总参一把手指挥,他找你做什么?”

夏杰笑了笑:“跟我拉关系呗,至于是谁,你看一下刚才我从服务器上下载的照片就行。他们失去了豹子,看来要拉我入伙了。我直接给拒绝了,苏曼在这,我不想让她有什么危险。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这趟浑水我不掺合,我处理完事情就会返回清水川。顺便我也提醒你一下,连总参都被渗透了,形式有些不妙。”

挂断电话下楼之后,手术室里几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幸好你们送来的及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两天,希望家属们配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