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一只玉佩/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顾两女的劝说,夏杰执意要去湖底。其实他的打算很简单,就是去见许香琴的时候,尽可能的让湖底的那些金光将自己的身体再清洗一次,这样他在心理上会觉得洗净了血污、这样他才能干干净净的去见自己的孩子,虽然这会儿他的孩子在肚子里还没一截小指大……

拿着手电,夏杰到了湖边,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将手电筒压在草中,这样这边的光亮不至于将村里人吸引过来,而他出来的时候也能找到自己藏衣服的位置。

对着湖面打了个呼哨,那条鳝鱼就从水中游了出来,见到夏杰后很是兴奋的围过来,脑袋不停的蹭着夏杰的小腿。夏杰一个猛子扎进水中,然后向着湖底游去,而那条鳝鱼紧紧跟着他,形影不离。

在水中,夏杰召唤出了冰灵珠,这颗珠子出现后,夏杰周围顿时被照应成了脸色,他这会儿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岸上召唤不出冰灵珠的原因,快速的向着湖底游去。

通过金色通道的时候,那条鳝鱼不知道为什么停留在了外面,夏杰也没管那么多,一个人游进了大殿中。一段时间不来,大殿中的金色光芒浓郁了好多。他将冰灵珠召回体内,然后盘坐在蒲团上,开始进入空灵状态。

那一道道金光进入夏杰体内,这感觉说不出来的舒服,夏杰的身心不由得放松下来,然后逐渐失去了知觉……

“尽量不要离开清水川,凡俗世界极尽危险,你的命只有一条,倘若再这样四处乱跑,怕是要过早离开这个世界。”

“你有了第一个孩子,以后还会有更多。龙生九子,各有所好。以后记住这句话,不要为后人烦忧。”

“你的体内有损伤,想来是在龙脉之地所受。你体内的金光只会助你有力量,但是却不会变成你自己的力量,多想想金光咒,再停滞不前,你会浪费了这份机缘。”

“送给你一只玉佩,作为宁神安胎所用,这是我送给小家伙的见面礼。夏杰,太过紧张,反而会多出无谓的失误,记住这句话。天快亮了,你回吧!”

等夏杰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小巧的玉佩静静的悬浮在自己面前,整个大殿中的金光少了很多,这次在他脑海中想起的声音越发的像个慈祥的长者,让夏杰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见过。他召唤出冰灵珠,将大殿内的金光全都吸收了之后,便拿着玉佩向着外面游去。

出了那个闪着金光的洞穴后,夏杰没有立即往上游,而是在水底仔细的找着。等他找到上次寻找到那颗巨大的夜明珠的地方的时候,他试着抬脚在水底石头上重重一踩,然后就看到了另外一颗鸭蛋大的珠子,不过颜色却不一样,这颗珠子发出淡淡的绿光。如果说黄色的夜明珠让人感觉到心暖的话,这颗珠子给人的感觉却是磅礴的生命力。

他一手拿着玉佩一手拿着夜明珠,想着上面奋力游去。那条鳝鱼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这会儿怕是在水底的某处睡大觉。

等夏杰游出水面的时候,他赫然发现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他目瞪口呆的漂浮在水面上,根本没想到就在水底听了几句话,居然整整一夜过去了。

游到岸边的时候,夏杰看到裹着厚衣坐在岸边打哈欠的沈婷和文芳,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我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对不起……”

沈婷正要出声,担心沈婷发脾气的文芳当即转移话题:“夏杰,你手中拿的是什么?这是你从水底挖出来的宝贝么?”

夏杰点点头:“我到了水底,再次进入了空灵的状态,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他说这个玉佩是他送给我和三姐的孩子的见面礼,还说具有宁神安胎的效果。这颗夜明珠是我从水底挖出来的。上次挖出来一个,我送给沈婷的老爸了。这个我准备给三姐带过去,让她挂在卧室中。”

文芳接过来放在守忠:“咦,凉凉的,但是却不是那种冰冷的凉,而是让人感觉很有精神,我不瞌睡了。沈婷你试试,看有没有这种感觉……”

沈婷接过去抚摸了两下:“跟那个完全不一样,那个夜明珠一直都是温温热热的,让人感觉想睡觉。夏杰,这珠子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夏杰从水中走出来,接过文芳递过来的毛巾擦擦身体,然后边穿衣服边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等没事了下去再看看,应该还有的。”

文芳打趣道:“肯定能收集七个,然后凑在一起召唤神龙,到时候咱们可以一起许个愿……”

夏杰宠溺的亲了她一口:“你这是《龙珠》看多了吧?走吧,咱们回去,等会儿运输队的人该出发了。今天咱们也不做饭了,去张大爷家吃。”

两女因为等他的原因,这会儿裹着羽绒服还觉得冷。夏杰穿着短袖沙滩裤,脚上穿着拖鞋,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凉意。他看着两女说道:“冷是因为身体素质差,没事跑跑步,多锻炼一下身体。”

文芳白了他一眼:“赶紧回去穿衣服吧,等会儿让人看见还以为你是二傻子呢。十月份的天了,还这么穿。”

回到家中,夏杰换了衣服,然后将夜明珠和玉佩塞进自己的包里,和两女一起向张大爷家中走去。

张大爷家中吃饭的人不少,现在不光运输队的人在这吃饭,连急着上山的人也会过来,喝碗热气腾腾的稀饭,吃两个满嘴流油的包子,然后推着手推车就能上山,不仅节约了时间,还省去了做早饭的烦恼。

张大爷两口子其实也承包了一个小木屋,不过他们只售卖早餐,所以村里并没有安排两口子去培训,连他们的小木屋沈婷都准备建设在村里的空地上,这样老两口不管用水还是用电,都方便了不少。

三人端着饭找了个空位坐下,不远处的孙浩看着沈婷和文芳:“有这么冷么,还穿着羽绒服,这要是到了冬天可怎么办?老话讲春捂秋冻,这会儿多冻一下,到了寒冬腊月才不会觉得冷。”

夏杰笑了笑:“刚才我们去湖边了,本想抓几条鱼带进市里,结果没抓到,她俩倒是冻得不轻,回家就穿上了羽绒服。”

文芳咬了一口包子:“你们这边太冷了,幸好我有防备,带了羽绒服过来,要不铁定感冒。”

孙浩笑着说道:“车上鱼很多,等会儿你拿两条不就行了,还用得着下水去捉?”

沈婷笑嘻嘻的说道:“人家去市里表诚心,执意要亲自下水,结果扑了一场空。孙浩,等会儿你们出去以后帮我到镇上买几包火锅料吧,夏杰不在家,我和文芳准备在家吃火锅。”

孙浩哈哈一笑:“吃火锅得人多才热闹,今天中午我带着我老婆和孩子去你们家蹭饭吃……”

沈婷笑了笑:“没问题,尽管来!”

饭后夏杰挎着包,和推着手推车的孙浩晃悠着向村外走去,孙浩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对了小杰,昨晚我看关于你的新闻了,那稿子写的很好,还有那个专题报道,几乎将咱们村子穷的地方全都拍了个遍,不过咱们天天看着这破地方没感觉哪里好,怎么上了电视跟电影一样呢?”

夏杰说道:“咱们清水川本来就是很美的地方,原始风貌、自然风光这些因素全都有。不过这会儿还不是最美的,等到明年春天,那会儿的清水川才是最美的!”

孙浩接着说道:“关于你的身份,电视上说了不少,还说你是预备役军官的事情了,这是不是太过了?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参军的事情要保密的。”

夏杰摇摇头:“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公布出来也没什么。再说他们肯定不说我的部队番号,光特种兵三个字别人可不知道我是从哪里退伍的。咱们国家的部队,各军区各部队都有自己的直属特战队,谁知道我是从哪个部队出来的。这次驾校的事情应该平息了,他们要是在不开眼,我就让军区的人再闹一次!”

到了镇子外面,货车已经到了,夏杰搭手帮他们卸车装车,然后坐上了货车,向着市里而去。

牧野市高铁站,郭致远紧了紧衣领,对身边的郭俊凯说道:“此次我进京,你在家不要再惹事,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等我回来再处理。夏杰的事情就别管了,这不是你能参与的。昨天我跟叶家人通电话,人家那么大的家族都对夏杰没办法,你那点水平,还是在家老实呆着吧。”

郭俊凯看着眼前头发已经花白的父亲问道:“爸,咱们这样做,可是彻底跟夏杰没有了缓和的余地了。你决定了?”

郭致远点点头:“这是不得已的事情,再说谁能保证夏杰以后不跟咱们做对?当你的敌人出现破绽的时候,先收起你的妇人之仁,将对方彻底打倒之后再说你的慈悲心肠吧。你要记住,永远不要给你的对手翻身的机会,哪怕你是错的,也要走下去。是非功过是胜利者书写的,而不是躺在地上独自舔血的失败者!”

【作者题外话】:一天时间,点击超过了十万,感谢诸位的支持,多谢多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