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借刀杀人和将计就计/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致远虽然是为夏杰的事情而来,但是这会儿却神秘的笑了:“夏杰与我,只是面子之争。他抢走了我儿子的未婚妻,我家没面子而已,并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深仇大恨,相反,我跟他岳父还颇有交情。我来只是听说叶少爷的耳朵被夏杰给毁了,这种事情,对于叶家来说,应该不光是面子的问题吧?”

叶良辰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指着郭致远说道:“你……你这人怎么这样,难道你就不想除去夏杰?”

叶家二爷干咳两声,示意叶良辰闭嘴。他冲郭致远说道:“既然这位郭先生这么说,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关于夏杰,你知道多少?夏杰在京城能做到杀人之后全身而退,在你们牧野市,难道你就有办法杀了他么?说说你的想法。”

郭致远笑了笑:“其实,夏杰的软肋很多,而且他还有个致命的缺点,就看你们会不会利用了。经过我的调查,夏杰有好几个女人,几个女人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假如咱们能绑架任意一个女人,我想他肯定会乖乖就范。”

叶良辰冷笑道:“我就是绑架了他的女人,结果我的耳朵没了,假如你就知道这么多的话,那就别耽误时间了。说点有用的吧。”

郭致远不慌不忙的抿了口茶,然后说道:“夏杰的几个女人中,有一个是他特别宠爱的,那个女人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学教师,而且一个人住在镇上,这点,你们知道么?这个女人,是夏杰的第一个女人,夏杰对她可谓百依百顺,连其他女人都对她敬重有加。假如派几个杀手过去,你们自己想想,一个独自居住的女人,浑身一丝不挂的死在自己的房间中,这对夏杰造成的伤害,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光这个女人,还有几个在牧野市内的,她们都像是普通百姓一样,只是偶尔夏杰过来跟她们相会,平时她们各忙各的,而且身边毫无防备。这些都是你们能下手的地方。还有警局中有个刑警支队长,是夏杰的好朋友,他替夏杰擦了不少屁股。我想凭借叶家的能量,想要把一个副处级干部搞垮,应该不难吧?”

叶良辰嘿嘿一笑:“比踩死一只蚂蚁都简单,郭先生还有什么情报,请一并说出来。”

叶家二爷摇头说道:“怕不会如此简单,郭家在牧野市的势力不小,凭借郭家的能量,做这些并不难,为什么舍近求远来京城呢?郭先生,做人不能太狡猾,想吃肉又不想杀生,你这么多,不地道啊!”

郭致远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这话不能这么说,二爷,你应该也知道,夏杰报复起来有多残忍。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叶家出手,不过不是打着叶家人的旗号。”

叶家二爷看着他饶有兴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请明示!”

郭致远起身说道:“想要报复夏杰而不会对方察觉,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夏杰的注意力引开。你们或许已经知道了,月前曾经有一队中东来的极端分子准备报复夏杰,结果被夏杰全部灭杀了。假如现在又出现了中东人前去杀夏杰的女人,你们觉得夏杰会想到是咱们做的么?中东人我不熟,但是我听说叶家在那边挺有能量,不如……”

叶家二爷看着郭致远:“果然好算计,你动一下嘴皮子,你的仇人就灰飞烟灭,只是你觉得这种事情妥当么?难道夏杰一点防备都没有?”

郭致远点点头:“目前来看,是完全没有任何防备,毕竟他有刑警支队长做靠山,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应该不会发生。再说了,夏杰这种人太骄傲,根本不会把什么威胁放在眼中。怎么样,这件事能成么?”

叶家二爷沉吟片刻:“这件事先不急,郭先生既然来了京城,想必会再次游玩几天,咱们改日再商谈这件事如何?正好我们叶家也要进一下地主之谊,请郭先生吃个饭。”

郭致远走后,叶良辰对叶家二爷说道:“二爷,这个姓郭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想拿咱们当枪使呢。您可不能上当。”

叶家二爷抚了一下颌下的胡须笑着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是知道的。良辰,你觉得这个郭致远说的,真正操作起来有几成把握?假如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么?报复夏杰的女人,确实是一个好的计划,几乎不费什么劲就能达到目的。但是这么做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被人耻笑。这么做,道义上讲不过去。”

叶良辰有些想笑:“二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说道义。这年头,所有人都在追逐利益,谁还在乎这个。再说了,道义是胜利者规定的。当年美国袭击山本五十六的时候,道义上也是站不住脚,但是结果呢?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美国的霸主地位。”

叶家二爷看了他一眼:“良辰,你要记住,咱们是华夏人,是历史最悠久、文化底蕴最深厚的民族,也是世界上唯一同化别人却无法被别的民族同化的一个族群。不要拿欧美那些野猴子跟咱们比,他们的历史才有几年?不管什么时候,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一定要遵守。关于针对夏杰的事情,我希望你们先谨慎考虑一下。”

“想一下,假如夏杰不管不顾的报复叶家,咱们拿什么抵挡。咱们叶家现在是风雨飘摇之际,除了低调还是低调。叶家这么庞大的家族,虽然代表着某种比较大的势力,但是也代表着强大的羁绊。因为你不管要做什么,家族利益才是首要的。夏杰跟叶家,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强行针对他,说不定会遭受巨大的损失。一号正在苦苦追查叶家的把柄,这时候大张旗鼓的报复夏杰,正好中了一号的圈套。你以为夏杰平安回去不是一号的首肯?”

叶良辰有些急了:“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杰逍遥法外吧?他割的不是我的耳朵,而是叶家的面子。一个地方过来的小土豪就能当面鄙视叶家,我真不知道咱们还有什么需要坚持的。二爷,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叶家二爷瞥了他一眼:“我说过要放过夏杰了么?我只是跟你说不能大张旗鼓的搞这件事。既然郭致远说了中东的事情,咱们就将计就计。查清这件事,然后派人去中东游说那些极端分子,让他们亲自出手。到了国内,他们不管做什么,都跟叶家没有一丁点关系。而且郭家的算盘打得那么好,我岂能让他如愿!”

离开叶家的郭致远出门就坐上了一台黑色的高档轿车。车子在京城的大街上左转右转,最后将叶家派出跟踪的车子甩脱了之后,便开进了一幢七十年代风格的院落内。院中满是落叶,一副萧瑟的景象,郭致远不以为意,下车后大步走向了院中的房内,身后跟他一起坐车过来的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隐入了黑暗中。

推开房门,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巨大的水晶吊灯,老式的唱片机,一尘不染的地板,和最新款式的沙发让人有种步入时光隧道等到错觉。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不出年纪的人,他穿着风衣,戴着礼帽,像是解放前的地下党。

郭致远进屋后,走到酒柜前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在杯中晃了晃,然后轻轻抿了一口:“果然不出你所料,叶家人心动了。你们警卫局是从哪淘弄的情报,居然连夏杰那边去过极端分子的事情都知道。”

这人冷笑一声:“我们自然知道,因为那些人,就是我们警卫局的人带过去的。上头对叶家有意见,出工不出力的事情做得太多,总有人看不下去。叶家这次假如不乖乖的配合,以后他们的麻烦会更多。至于那个夏杰,我有机会就能让他知道,所谓的兵王,在我们眼中,屁都不是!”

郭致远喝完了杯中的红酒,然后对那人说道:“知道么,夏杰跟沈牧之搭上了关系,沈牧之好像要出山帮他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沙发上那人有些失望的看了郭致远一眼:“二十年前,我帮你搞定了沈牧之,让你从一无所有的人变成了大老板。二十年过去了,难道你面对沈牧之还会发虚?沈牧之就算出山又能如何?在家宅了二十年,早就跟这个社会脱节了。他帮夏杰,我估计尽会帮倒忙。这个不用多想,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

郭致远抽出一张纸巾擦掉嘴角的酒渍:“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怎么能判断出来,沈牧之就不能再次融入这个社会呢?三十年前,他是个一无所有的小人物,日子过得很紧巴。十年时间,他就能将自己养家糊口的地摊变成大商场,生意领域几乎涵盖了所有产业,难道他现在就不能创造神话了?”

沙发上那人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们警卫局会放任他发展么?”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更,感谢所有支持本书的读者,拜谢拜谢!你们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好累,好困,现在还在办公室码字,等会儿回去睡觉,忙死了这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