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分析偈语的含义/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泥镇上那家奶茶店刚开门,几个打扮时髦的美女就挤了进去,店老板一看,正是上次吵架的那几个美女,没想到今天又来了。

今天来的女人,比上次还多了一个,王欣然也出现了。上次王欣然出现的时候,苏曼跟秦晓燕已经开车走了,虽然最后跟许香琴和沈婷都见了面,但是终究人不齐全。店老板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夏杰,一脸的羡慕:“六个美女,忙得过来么?现在的有钱人,是不是都开始租美女回家炫耀了?”

夏杰掏出自己的本子说道:“大家都听到了神秘的话,时间上也是一致。但是话语的内容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们每个人的偈语我都写了下来,咱们几个人,同一时间听到的话,却是为完全不同的,这或许是清水湖底的神仙或者怪物给咱们的忠告,也或许是他开的一个玩笑。”

许香琴看了看夏杰本子上记的话,惊讶的看了沈婷一眼,她没想到沈婷的居然是这么两句。她不懂是什么意思,也不好意思乱猜,只好向下看。当她看到秦晓燕的时候笑着说道:“晓燕这个简单,我都能解开。上次跟夏杰经历过一场生死之后,心中只有夏杰,这就说明,这话还真猜对了。毕竟只有咱们圈子里的人才知道这回事。”

看到王欣然的话的时候,许香琴说道:“心灵纯澈,无尘无垢这两句,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欣然妹子虽然我不熟,但是我知道一点,欣然妹子对谁都没有生过坏心思,也不耍心眼。夏杰很早就说过,假如非要在咱们中挑选一个最宠爱的女人,非欣然莫属。不过后面两句孤身一人,俱是亲人是什么意思?”

夏杰喝了一口奶茶说道:“欣然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现在的这份工作,就是毕业后自己找的。我猜,这就是孤身一人的意思。至于俱是亲人,跟欣然接触过的人,很少有人真的会讨厌她。不瞒你们说,就连清水湖中的那条鳝鱼,见了欣然也很亲昵。因为欣然的缘故,那畜牲整了我好几次了。”

苏曼这会儿虽然跟沈婷不对付,但是并没有争吵。她用调羹搅着杯中的热饮说道:“我现在好奇的是,这些话只有咱们几个听到了么?是不是别人也听到了,咱们误以为只有咱们自己知道?”

夏杰摇摇头:“来之前我们在村里问了,没有一个人听到话语声,他们只看到了漫天的金光,以为是佛光普照,有几个老人还专门在院子里焚香。幸好村里人没有相机之类的拍照设备,也没习惯用手机拍照。那场面要是拍下来发到网上,清水川绝对会被那些善男信女给挤满了。”

秦晓燕说道:“文芳的偈语其实也很好理解,只要跟定了夏杰,什么荣华富贵都是虚的。最近电视上那些电视剧不经常出现一个名词嘛,情比金坚。倒是苏律师这个,他日终成仙,以后苏律师会成为一个仙人么?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几个就能永葆青春了,嘻嘻。”

文芳瞅着沈婷问道:“沈婷,你这个公主是咋回事?难道说,上辈子你是个公主?或者说你是仙界的公主来地球上了?你要是公主的话,以后要送我好多好吃的和各种金银珠宝,我要当个有钱人!”

夏杰挠挠头:“玩笑归玩笑,这些偈语现在还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就别在外面乱说了,省得给咱们惹来什么麻烦。来的时候我想了一路,以前那个声音在我进入到水底之后,就会在我脑海中响起来,很奇怪的感觉。而且那个声音每次其实都说不了几句话,但是等我出去后,一般都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

沈婷说道:“我觉得有必要弄清水下面到底是什么。夏杰,还记得咱们之前见到的那只老龟么?是不是跟它有关?今天早上在山顶想要抢冰灵珠的人,不是说老龟什么的,显然就是那一只啊。”

文芳没见过,好奇的问道:“有多大?”

沈婷喝了一口奶茶:“好几间屋子那么大,从水中浮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座小岛呢。那只老龟背上背着一座黄金屋,有点像仿古建筑的模型,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当时觉得很奇怪,那黄金屋……”

说到这里,沈婷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夏杰:“夏杰,你说你进入水底就进了一处黄金大殿,难不成就是那老龟背负着的黄金屋中?”

夏杰白了她一眼:“那大殿很大,差不多上千平米了,跟市里面的超市面积差不多。那老龟后背上的黄金屋最多一平米大小。相差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是。”

一直咬着吸管小口喝奶茶的王欣然突然说道:“夏大哥,会不会跟玄幻小说中写的那样,你进入水底身体就在慢慢变小,然后才进入了黄金屋中。我那棵仙人球能长大,我想着金光也会让人变小。等你再次下去的时候你留意一下,肯定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夏杰笑了笑:“你那是小说看多了,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好了,咱们先不讨论这个了,我想以后肯定会弄明白的。快月底了,香椿树要种植了,超市那边要做好铺货的准备,给老顾客提前说一声,问一下他们的意向。苏曼抽时间去省城一趟,找一下省台的聂天佑,跟他谈一下广告片的费用问题。”

“三姐的网店也提前给咱们的野菜和香椿芽造造势,快递那边尽量谈一下,看看能不能压低一下价格,现在的价格有点高,聂天佑说他认识一个开网店的,快递费用一件才两块钱,咱们以后发货量大的话,也得进一步压低一下价格。三姐,给鹏哥说一声,饭店也得提前宣传了,另外清水川去培训的那些人,让鹏哥多留意。”

“文芳跟沈婷还留在村里,欣然继续在镇上,过几天范晓兵的母亲王姨可能会过来,现在村里没多余的空房子,加上冬天太冷,还是先让她住在镇上。王姨的身体需要静养,跟欣然住在镇子上也不错,到时候需要什么咱们直接去买就成。我家没有长辈,以后王姨就是我的长辈了,没有她和晓兵的帮助,我和苏曼也不可能这么潇洒的回来。”

夏杰的一句话,就将王姨在家中的地位从客人变成了长辈。其实这样也没错,毕竟王姨是因为给苏曼买衣服才受伤的,加上还是苏曼的干娘,当夏杰的长辈绰绰有余。

苏曼感激的看了夏杰一眼,然后说道:“夏杰,我这两天准备找一下欣然的房东,把镇上那套房子买下来,以后不管怎么说,清水川外面有了一个家,省得哪天房东卖房欣然跟我干娘没地方住。取暖设备什么的我会配齐,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

夏杰点点头:“你们几个在市里,留意一下杨琳的动向,还有那个孙连喜,李成给了他一个处分,然后这小子就消失了,别整出什么事情出来。不管市里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及时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处理。”

他刚说完,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面是李成的号码。夏杰接通后就听到李成在电话中说道:“夏杰,你抽时间来市里一趟,杨琳这两天心事重重的,问她什么都不说,你过来开导她一下,毕竟你是她的师父,她也听你的。”

夏杰看了众女一眼,然后说道:“那样吧,我今天就过去,现在正在镇上,等我到了再说。”

许香琴笑着说道:“哟,这么着急杨琳啊?我们既然已经这么多姐妹了,也不差多一个,夏杰你就别矜持了,赶紧把她收了吧,这样我们姐妹几个逛街也有人保护了。”

夏杰白了她一样:“你可拉倒吧,那是我徒弟,别乱想。现在那个孙连喜就够杨琳头疼的了,我才不愿意搀和她的事情呢。对了晓燕,杨琳的妈妈工作能力怎么样?适应么?”

秦晓燕笑着说道:“适应,第一天上班就学会了全部,让我们验货口的几个老员工刮目相看。而且不仅是工作,她在空闲的时候还整理验货口的空箱子什么的,以前那地方多乱,现在非常整洁。”

回市里的路上,苏曼开车,夏杰坐在副驾上对后排的许香琴和秦晓燕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发慌。你们在市里机灵点,一旦有危险就赶紧去李成那里,距离军分区近的话就去军分区,今天我抽时间去部队一趟,提前给你们打个招呼。”

许香琴笑着说道:“夏杰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你在京城的仇人不可能跑到这边来,郭家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跟你做对。不要这么疑神疑鬼了,拿出你当时揍老黑的霸气来,那才是我喜欢的夏杰。”

夏杰摇摇头说道:“郭家跟叶家人凑在一起,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件事,咱们得小心点。”

天京的使馆区,汉娜看着纸上的两行字发呆:“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办公室门被推开时候,汉娜恢复了往日的利落,快速将纸条收起来,然后问道:“什么事?”

进来的那人手中拿着一份文件:“中东那边有异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