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交代后事/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夏杰离开监控室的时候,刚子看着郑军问道:“刚才夏杰说的啥意思?”

郑军摇摇头:“怕是部队召回吧,也就召回才会这样。部队召回退役特种兵,一般情况下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这种麻烦意味着九死一生,或者十死无生。教官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之前他去京城救人时候多么凶险,但是却没有今天这样交代后事。我听猫教官说,他就是挎着自己的背包走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今天太反常了。”

刚子将桌子上吃剩下的煎饼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叹了口气:“咱们怎么才能帮到他?这军刺,一把起码值好几十万。受之有愧啊。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我会留在超市,以后不管是谁想要欺负咱们的几位老板,我都会让他好看!”

郑军点点头:“我也是。大忙帮不上,这种小事就不让教官分心了。真希望他能回来,要不这几个老板怕是全都会疯掉。部队的召集令,谁都不能反抗,我猜教官也是很清楚,所以现在就开始安排后事了。若是他真不回来,我想他肯定会有安排的。许老板怀了他的孩子,咱们俩要多注意,可不能让许老板出了事,要不咱们就算死了也没脸见教官。”

离开监控室之后,夏杰到财务室找秦晓燕,刚到门口就见到秦晓燕和许香琴携手从办公室往外走,许香琴一见到夏杰就好奇的问道:“夏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这么憔悴啊?”

夏杰干笑两声:“没什么,昨晚没睡好。你俩去干嘛呢?”

秦晓燕说道:“三姐让我跟她四处转转,怎么?有事儿?”

夏杰点点头:“有事儿跟你说……”

说完,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色一点,然后上下打量着秦晓燕的身体。许香琴一看这阵势顿时笑了:“你看你那馋样。晓燕,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谈。注意别太大声,这房子可不隔音。”

等到许香琴走了之后,秦晓燕拉着夏杰的手就走进了房间。关上门之后她看着夏杰笑了笑:“说吧,我不信你这一脸憔悴的样子还会想那事儿。有什么事儿就说,还得瞒着三姐,估计事情不会小了。”

夏杰叹了口气:“我可能要去京城一趟,部队有个任务需要我过去,我怕我回不来……”

秦晓燕立马捂住了夏杰的嘴巴:“别给我说这个,不管什么任务,你都得囫囵着给我回来,要不我……我就出轨给你看!哼,不说点好话,居然跟我说这个,夏杰啊夏杰,你真把我当小孩子了?是不是很危险的任务?”

夏杰叹了口气:“算是吧,这任务不简单,我没有把握能回来。而且比较复杂,我不能说给你听,只能说我会尽可能的回来,至于能不能回来,那就看天注定了。”

秦晓燕捶了他一下:“你别跟我说这个,你不回来我立马自杀到阴曹地府去找你!夏杰,别以为你做一些安排就想着回去,告诉你,我秦晓燕这辈子缠定你了,只要你不在这个世上了,我立马就会自杀。反正我在超市的股份足够我爸妈养老了,反正我也是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

说着,秦晓燕就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么多天没跟自己亲热的夏杰居然要马上离开,而且还是生死未卜的那种,饶是她再坚强,这会儿也变得十分无助。伏在夏杰怀中,秦晓燕一边哭一边瞎出主意:“要不,咱们几个私奔吧,咱们去太平洋找个小岛居住。”

夏杰抱着她说道:“想什么呢,我本来退伍都是违规的,这职业都是终身制。能回来遇到你们,我很欣慰。这件事别跟三姐说,她现在有了身孕,不能受到惊吓。在牧野市,你多照顾一下她,等以后孩子出生了,你要帮我把夏家的孩子养大,可以么?”

秦晓燕双手捶打着夏杰的胸膛:“你别说了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夏杰,我不想让你走……”

夏杰这会儿眼泪也下来了:“我也不想走,仇人马上就来了,你们到底安全不安全我也不清楚,我走了之后要是那些人找到你们,我真不敢想象失去你们我会怎么办。晓燕,你别这样,我今天说不定还走不了呢,别让三姐看出来。”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夏杰细心的安排着一切,他虽然不舍,但是一想到另一个女人或许现在正在因为他被刑讯逼供,他心里就一阵刺痛。汉娜那个傻女人,希望别有什么意外。假如汉娜出了事,只要夏杰没死,他发誓会将德国的情报部门给拆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夏杰和秦晓燕神色如常的跟许香琴和苏曼吃了饭之后,苏曼又火急火燎的去了公司。手续什么的太麻烦,苏曼虽然懂这些,但是懂和做是两码事,这其中需要办理的手续就够她折腾的了。

天京707仓库的地下训练基地,周玉亭看着刚刚情报处发过来的卫星照片,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看着旁边几个参谋问道:“消息确定么?真的有人已经越境进来了?”

几个参谋同时点头:“这个部队未经允许私自拉练,在没有友军值守的情况下断然离开了自己的防区,这实在是太反常了。而且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叶家的叶良宇曾经在这个部队担任要职,假如这个部队被叶家渗透的话,调动一下就容易多了,别忘了,总参训练处,可是有叶家的人。就算事后他们补上一个集训的命令,也是很容易的。”

周玉亭叹了口气:“这么说,那些人全都越过了边境?咱们在中东的暗哨有什么发现没?他娘的,大意了!”

一个参谋从文件夹中拿出一张纸说道:“中东那边有反馈过来了,那边确实有过集结,乘坐直升机到达边境之后,就消失不见。这会儿他们假如越过边境的话,怕是已经在去牧野市的路上了,不过也不敢肯定他们会去牧野市,万一他们来了京城,那麻烦可就大了,不管他们能不能成功,被人摸到了京城,咱们可真的就被钉在耻辱柱上了。”

周玉亭说道:“所有直属部队,全都进入二级戒备。还有就是,通知张光义,到了牧野市不要急着带夏杰回来,假如真有极端分子在那边,让夏杰带队剿灭了再回来。”

一个参谋一听就急了:“可是……夏杰现在可是嫌疑犯,咱们这么做,不合适吧?负责政审的那几个人,会安心让夏杰带队作战吗?怕是见了夏杰就会把他铐起来,然后押送回来。”

周玉亭冷哼一声:“现在是非常时期,夏杰是作战最丰富的指战员,他不参与,难道让负责政审那群人拿枪过去杀人么?极端分子,不是闹事的上访群众,政审的那套把戏,在他们面前不好使。我还说相信夏杰的,他不会背叛咱们这个国家!电话录音你们也听了,难道你们就凭借这几句对话能发现夏杰背叛的证据么?”

“这件事不讨论了,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确定那群人的位置,然后扑过去杀了他们!这些人不死,怕是夏杰不会离开牧野市来京城的。还有,你们查到跟夏杰通电话的那个德国女特工么?她资料给我。另外跟那边大使馆交涉一下,这个案子需要并案侦查,让他们等夏杰过来再开始。别一声不响的拉回到德国审讯,这对夏杰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个参谋笑了一下:“周将军,难道你还觉得夏杰能离开政审的那个院子么?我听说,被抓进去的军官,没有一个或者出去的。那种地方,就算鬼去了也得掉几层皮,更别说一个身居要职的特战队队长了。夏杰出去的几率,真的很小。”

周玉亭瞪了他一眼:“荒唐,夏杰立了多少功你们都清楚,这会儿别说风凉话,这件事我会给一号首长说的。夏杰曾经是一号首长钦点的优秀战士,还给夏杰颁发过奖章。一号首长不会忘记夏杰的功劳,这件事究竟怎么处理,你们不要妄下结论。都去忙吧,先处理那群极端分子,等有了结果再说。”

使馆区的地下室,汉娜这会儿身上满是血污,她眼神有些迷茫:“我跟夏杰没有透露过任何情报,你们大可以去调查。我来华夏就是为了找到夏杰,因为他曾经救过我的命!”

负责做记录的金发男子,正是汉娜的追求者约瑟夫,他有些心痛的看着汉娜,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不接受他反而跟一个外国的特工秘密联系。对于汉娜说的当初进入训练营就是为了寻找夏杰,他一百个不信。假如想找到夏杰,直接来华夏就行了,干嘛进入特工训练营接受几年的培训呢?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汉娜说道:“汉娜,你有什么就说吧,别再嘴硬了。你说的这些,别说是他们了,连我都不信。不要在做无谓的挣扎了,你这样只会受更多的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