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一号首长的批示/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绿色的光芒逐渐渗透进了夏杰的体内,把夏杰的身体就映衬成了绿色,看上去像是身体没有变大的绿巨人。

监控室的人全都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景象。年轻军官看着夏杰浑身发绿的样子,忍不住惊呼起来:“短笛大魔王!”

为首那位将军瞪了他一眼,然后示意摄像头推近,近距离观察夏杰的情况。他好奇的问道:“现在夏杰身体的数值怎么样?”

年轻的军官将夏杰的身体数据切换出来,上面显示,夏杰的心跳现在只有五十下,这比正常特种兵的数值低了差不多十下。几个将军看到这一数值之后,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说道:“夏杰他……他像是电影中的人那样……进化了?”

夏杰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任凭那些绿色的光芒全都进入他体内。

距离京城千里之外的清水湖底,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果然还是在身体极限条件下才能融合,希望以后不用我这老东西保护你了……绿色,生生不息,果然是选中的人,好!真好!”

等到夏杰睁开眼的时候,房间中的声波还处于极限状态,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站起身来,才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成了粉末,轻轻一动,身上的衣服就变成了灰尘四散开来。

夏杰光着身子在房间中走了几步,然后活动了一下身体,高高跃起一拳击打在房间正中间的金属桌子上,这张桌子的四条腿,顿时就全都断了,桌子平平的倒在了地上。

看着墙角的摄像头,夏杰轻轻一笑:“能不能先给我找一套衣服?你们这声音,对我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在我发火前,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监控室中几个将军全都笑了起来,为首那个将军说道:“关了吧,给他找一套衣服,这小子果然跟周玉亭说的一样,有点混蛋。这么光着身子居然没羞没臊的。”

声音关闭了之后,夏杰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着人过来。十分钟后,金属门慢慢的打开了。带夏杰进来的那几个年轻军官走了进来,不仅拿着衣服,还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满是吃的。

夏杰看着那几个军官笑了笑:“你们还知道我饿啊?我在这房间中一共呆了几个小时?”

带头那个军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超过了八个小时。夏杰,先换上衣服吃点东西,等会儿将军要见你。”

夏杰笑了笑:“正好,我也要见他呢。这里能不能跟周玉亭联系上,我想问问他,你们这边到底用了多大的代价让他把我给卖了。”

换上一套军装之后,夏杰将托盘上的饭菜吃了个干净,然后他跟着几个军官走出了房间,在走廊尽头的一间房中,夏杰总算是见到了刚才在监控室因为夏杰挺过去而失态的几位将军。

为首那位将军笑了笑:“夏杰你好,有点对不住了,这次实验,是一号首长亲自批示的,他觉得你能通过考验。”

夏杰坐在他们对面,好奇的问道:“那么,把我抓过来的政审到底是什么?”

那位将军没有说话,而是将一个文件夹扔给了夏杰:“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政审,你自己看。”

夏杰打开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张纸,上面是用钢笔写的几句话:“假如夏杰会背叛祖国的话,那整个华夏就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爱国军人。”

字迹苍劲有力,当夏杰看到落款的时候,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因为落款上写的,正是一号首长的名字。这是一号首长关于夏杰政审的批示,这也是夏杰一直没有被刑讯逼供的原因。一号首长都发话了,谁还会找不自在?

合上文件夹,夏杰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问道:“那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么折磨我?若不是我命大,这会儿怕是已经死了。”

为首那位将军说道:“很简单,测试声波武器。你通过了,刚才声波已经达到了极限,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停止的,因为这种声波能将整个房间的金属变得像是纸张一样脆弱。夏杰,你先去进行一下体检,有人要见你。”

夏杰一愣:“这就完了?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呢。”

那位将军笑着说道:“别问我们了,等你见到那个人,你想问什么他都会给你说的。”

夏杰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他起身走到外面,门口那几个年轻军官就带着夏杰去了走廊的另一边开始对夏杰的身体进行全身体检。

牧野市刑侦支队大院中,李成坐在办公室,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看着面前的朱涛说道:“事情虽然还算顺利,但是郭家这边却让我头疼。管他吧,咱们这边权限太小,郭家势力很强,咱们根本就不够看。而且更重要的是,咱们手中掌握的,都是推断性证据,没有直接证据。这要是打官司,可就麻烦多了。毕竟只要拿不出郭家跟叶家勾结的证据,咱们就无法抓人。而且郭家死了人,舆论上,咱们站不住脚。”

朱涛挠挠头:“咱们还是先处理一下伤亡的刑警队员和那些军人吧。现在教官他们部队的人在这,咱们要抓住这个机会,让他们出面把这些事情搞定。有一说一,咱们刑警的死亡赔偿金定的额度,还是十五年前的额度,人家一条命没了,还换不来咱们市里的半套房子,这太让人心寒了。”

李成无奈的摊摊手:“我也没办法,那钱确实有些少。要不,咱们找几个企业打着慰问的旗号给提供一些资金或者给死者家中弄个什么救济之类的?”

朱涛说道:“队长,教官他们部队的人在,让他们处理多好。他们的赔偿金额很高的,按照他们的标准,那几个死者的刑警家属,以后的日子应该更容易一些。你说呢?”

李成点点头正准备说话,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拿起电话刚放在耳边,李成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局长的声音:“李成,你来一趟,我被调走了,去隔壁市里当市长,省厅那边又新来一个局长,事情比较急,你过来交接一下工作。”

放下电话,李成好奇的对朱涛说道:“咱们局长被调走了,来了一个新的局长。这也太快了吧,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调动,起码得两个月时间以上才能完成。这一夜之间就换人,娘的,别是什么大事儿要发生啊。”

朱涛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好奇的问道:“队长,你别着急,你想一下,假如是为了郭家专门调来一个局长,这事儿有没有可能发生?”

李成摇摇头:“可能性很小。一般调动这么紧急的,都是前任被双规。像咱们局长被调走去当市长的事情,根本没可能发生。我现在就过去,你先整理一下各方面的损失,包括当时秦晓燕家那栋楼楼道的维修,咱们汇总一下,趁着局长还没走赶紧把钱申请下来,需要补偿的咱们也尽快补偿,尽可能的将这件事压下去,现在朋友圈都传烂了。”

朱涛应了一声,然后目送李成出去了。他整理着桌上的资料,有些担忧的念叨着:“千万不要是冲着教官来啊……”

李成到了市局局长办公室之后,就看到办公室中这会儿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有市局的人,也有市组织部的领导。在办公室角落的挂着的牧野市全图前面,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标枪一样站在地图前,盯着眼前的地图不停地看着。

李成冲那人的方向向着局长努努嘴,局长点点头,然后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估计这会儿他也在蒙圈。

等到局里高层领导全都到齐了之后,局长开门见山的说道:“事情比较急,主要是那边出现了塌方式腐败,很多政府单位根本就没有一把手领导。另外咱们市里昨晚也出了一件大事,想必大家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只是关于郭家,我个人能力有限,根本没法调查。所以省厅就体谅我,派了一位比我要年轻的局长过来,他水平比我高不少,希望你们都多多配合。”

一个市组织部的人刚站起来想要介绍一下那人,站在地图前的那人突然就转过了身子:俊朗的面孔,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唯一的感觉就是,他比李成年轻不少。他冲着大家笑了笑,然后自我介绍道:“诸位同仁,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局长,我叫边海滨。不瞒你们说,我这次来,主要就是冲着郭家来的。上头来了命令,郭家跟叶家或许有牵连,让咱们最好找到证据实施抓捕。”

一个警局的中层笑了笑:“看上去好年轻哦……”

众人全都笑了,边海滨看上去确实年轻。不过很多时候,看人家年轻就鄙视对方,会吃亏的。比如现在,边海滨说道:“我今年三十五岁了,相比较诸位,确实年轻了点,以后还仰仗诸位多多帮衬呢。”

他话音刚落,组织部那人就说道:“边海滨同志曾经担任2·12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专案组组长。刘铁军特大贪污案专案组组长以及5·13抢劫银行案的专案组组长,他虽然看似年轻,但是说实在话,人家经手的案子比你们多得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