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黄雀在后/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蝮蛇,身高一米六左右,假如不是肤色还是黄种人,他跟报道中的那些瘦弱如柴的非洲难民没什么区别。当然了,能穿上军装进入特战队,蝮蛇绝对是有自己的本事的。别看他瘦弱,爆发力却很强劲,而且速度超快,走路无声,精通近身格斗和暗杀,是特战队几个斥候中战斗力最强的人。

这会儿被夏杰近身摔了两下,蝮蛇的脸色都变了。跟所有瘦子一样,蝮蛇最大的弱点就是抗击打能力太差,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军人。他在地上挣扎着慢慢起身,看着夏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敢往这边跑,难道你就不怕我让他们蜂拥而上杀了你?”

夏杰嘿嘿一笑,抬手在手表上按了一下,然后不远处的一台昂贵的设备就爆炸了。众人四散躲避的时候夏杰说道:“咱们的手表你也知道有多强悍,我要是死了,这里全都会炸掉。蝮蛇,你觉得他们还敢向我开枪么?”

蝮蛇一听大吼一声:“都别开枪!夏杰,你还是这么喜欢耍小聪明。今天就让我领教你一下,你这个队长的水平到底有多少。”

说完,蝮蛇从腰上抽出两把造型很怪异的短刃,两把几乎是圆形的刀,刀口向内,刀尖很细,一看就是凶兵器。他摆了个姿势说道:“这是我从小就练习的武器,当时是为了让身体强壮,今天据让你感受一下它们的厉害!”

夏杰抽出自己的军刺说道:“当战友好几年了,还真没有跟你玩过近身兵器。蝮蛇,假如你死了,用不用我给金雕带个话啥的,比如说你忘不了他喜欢他的霸道蛮横之类的,放心,我真不会取笑你的……”

他还没说完,蝮蛇就猛然向他攻来,夏杰灵巧的避开,然后反手一撩,被蝮蛇挡住了。接着蝮蛇用自己兵器特有的弧度,卡住了夏杰手中的军刺,另外一手向着夏杰的腹部就刺了过来。

夏杰凌空跃起,一脚踢中蝮蛇的手臂,蝮蛇顿时就疼得冷哼一声,手中的兵器掉在了地上。夏杰得势不饶人,再一脚正中蝮蛇的膝盖。蝮蛇惨叫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夏杰伸手将蝮蛇耳朵上的耳机拿了过来,捏着对讲键说道:“金雕,你若是再不回来,我就杀了蝮蛇!”

蝮蛇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膝盖一边忍着疼一边喊道:“杀了张光义!”

已经成了对手,夏杰就完全将战友情放在了一边。他飞起一脚,正中蝮蛇的嘴巴,蝮蛇立马就吐出了一大口血,里面夹杂着他的牙齿。跟夏杰这类人对打,假如偷袭的话,蝮蛇还有些优势。但是面对面对攻,十个蝮蛇也不是夏杰的对手。加上之前被夏杰摔了一下又在脸上踢了一脚,蝮蛇的战斗力已经大打折扣。

耳机中传来了金雕的声音:“夏杰,你敢动他一下我连你一起杀掉!张光义已经挨了我一枪,你要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就来南边的山头上。”

夏杰冷笑一声:“还真是恩爱啊,等我杀了蝮蛇,我就去找你……啊!他娘的蝮蛇,你找死!”

原本以为蝮蛇失去了抵抗力,夏杰没有就将心思放在了激怒金雕身上,结果蝮蛇从地上拿起他的一个兵器,狠狠地刺进了夏杰的小腿。

随着夏杰的腿快速抬起,蝮蛇的身体像是一团破布一样飞出去了好远,他身上的血洒了一条直线,夏杰带着怒意的一脚直接将他的肚子给破开了!

扔掉手中的耳机,夏杰放倒了几个阻拦他的兵,然后走到蝮蛇面前,一脚踩在蝮蛇的脖子上说道:“再见了,蝮蛇!”

说完,夏杰腿上一用力,蝮蛇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一命呜呼。夏杰看着蝮蛇还在抽搐的身体,弯腰将他的士兵牌摘了下来:“作为一个军人,为什么要跟着疯子造反呢?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终究不会有好下场,我杀你了,是对你好!”

将带血的士兵牌塞进衣袋中,夏杰大咧咧的向着外面走去。他之所以过来,就是为了特战队清理门户,这虽然不是任务,但是这是特战队长的责任。

脱掉白大褂,夏杰快速的向着南边的山头跑了过去,身后那些士兵,端着枪开枪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全都在犹豫着该怎么办。他们第一次在思想上出现了动摇,自己在这边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呢?

南边的山上,对讲机中语气轻松的金雕这会儿蹒跚的走在山路上,随着张光义走过的痕迹寻找着他的身影。张光义总能在最不经意间开枪,刚才若不是金雕躲得快,张光义那一枪就要了他的命。

不过张光义也没落什么好,他现在左臂上被打了一枪,狙击枪都已经没法平端了,他伏在一处矮灌木丛中,静静的瞄着一处山路拐弯的地方。这是张光义最后的伏击地点,他从北边山头转到南边山头,打死了几十个人,这会儿只剩下了金雕一个人跟在后面。

张光义进入特战队的第一天,夏杰就已经判定,他的天赋绝对能超过当时特战队狙击水平最高的金雕。在培训张光义的时候,夏杰不仅教他专业技能,还很隆重的推荐张光义看诸如《行为心理学》等心理方面的书籍。

夏杰的这些培训,刚开始张光义很不理解,后来参加了实战他才逐渐的明白了心理学在狙击战的重要性。一些人,总有些个人习惯和人类的共性,像山路转弯的地上,几乎所有的军人都会稍作停留,观察一下转弯后情况。但是就是这一停留,就很有可能要了对方的性命!

金雕的身影出现在狙击镜中的时候,张光义犹豫了一下。虽然当时进特战队是夏杰的徒弟,但是在狙击方面,金雕教给他的东西更多,当时金雕对张光义也颇为照顾。现在扣动扳机,金雕就会一命呜呼,但是张光义却迟迟下不去手。

机会稍纵即逝,金雕走过转弯的地方后,由于灌木丛的遮挡,张光义已经没有了任何机会。他收起枪,慢慢起身,然后苦笑一声自语道:“我下不去手,但是人家肯定会下的去手。队长,有机会替我报仇吧……”

说完他一瘸一拐的向着金雕的反方向走去。他很清楚,等会儿金雕找不到自己的痕迹的时候,肯定会原路返回。到了那时候,就是张光义的死期,因为他现在甚至连拿着枪走路都显得很吃力,更别提瞄准射击了。

果然,正往前走的金雕突然发现,眼前的灌木丛密密麻麻,上面没有一丝人走过去后留下的痕迹。他转身看着刚才走过的转弯处,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你设计的伏击处?作为一个军人,特别是队长,居然还有妇人之仁,张光义,我会让你后悔的。”

终于,金雕看到了张光义埋伏的位置,尽管是生死对手,但是金雕不得不赞叹一声:“这个位置绝佳,假如真给我一枪的话,怕是神仙下凡我也活不了。夏杰果然没看错,狙击天才!只是可惜,心存善念,这是狙击手的大忌。张光义,别怪我无情,这是你自找的!”

很快,金雕发现了张光义像前面挪动身体的身影。尽管这会儿两人都受了伤,但是金雕只是腿上一处,而且还是擦伤,走路比张光义稍快。他拿着枪对准了张光义,叹息一声:“夏杰杀了蝮蛇,我杀你也是应该。对不住了!”

一声枪响,张光义身体猛地一顿,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检查反复查看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打中。刚转过身子,他就看到几百米外的山顶上,金雕的身体颓然倒地。在金雕的身后,一个黑衣男子端着突击步枪出现在了张光义的视线中。张光义惊喜的叫了一声:“队长!”

说完后他就晕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夏杰弯腰将金雕的士兵牌扯下来,然后说道:“你若是饶过光义,或许我会放过你。安息吧,到了那边你们可以好好团聚一下。你们这批兵,怕是我会一个一个的全都杀掉,下辈子别再跟错人了。”

将士兵牌收好,夏杰走到张光义身边,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然后就扛在肩上,向着远处的峰峦上走去,他需要尽快赶到汇合点,等待接应的直升机出现。

清水川,夏杰的家里,好几个美女凑在一起,场面说不出的赏心悦目。苏曼坐在王姨身边,一边跟王姨一起摘菜一边说道:“干娘,你来了也不提前给我说一声,到了这边人生地不熟我看你怎么办,还拿你闺女当外人啊?”

王姨笑着说道:“怎么会,我觉得你最近忙,就没好意思叫你。再说晓兵在这一带挺熟的,他知道清水川在哪,我听说夏杰出了事,就想着先过来看看,结果没想到根本没有见到人,连你们村子的人他也没见到。”

苏曼笑着说道:“干娘,您这次哪也别去了,就在清水川住着,这些野菜多水灵,都是夏杰种的,没有打过农药,吃了对身体好。”

王姨看着她笑着问道:“先给我说说,你跟夏杰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