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逃亡/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夏杰就地一滚就拿到那人扔在地上的手枪,然后几乎没有瞄准就开了枪。

对方要杀他和张光义,夏杰自然是不会客气,他抬手就是两枪,按着张光义身体的两人眉心中弹,倒在了地上。然后夏杰毫不停留,继续开枪。

一个负责境界的男子见到夏杰突然开枪就端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还没来得及开枪,张光义从身边那人腰上抽出军刺就甩了过去,军刺直直的刺进了他的胳膊,然后这边夏杰开了枪。

十秒钟,夏杰让七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七具尸体。

张光义挣扎着站起来说道:“队长,你走吧,咱俩这样逃不掉的!”

夏杰弯腰在尸体的背包中寻找着医药包,然后又拿起一把突击步枪挎在肩上,然后拿着五六个弹夹放在自己的背包中,将背包挂在胸前,他又解下来那几人的武装带连接起来绑在张光义身上,然后将背包挂在胸前,把张光义背起来。为了张光义不至于被流弹击中,夏杰还将几个人身上的避弹衣弄下来让张光义搭在身上。

一切搞定之后,夏杰便将所有的手雷都去掉保险,放在了尸体下面,既然要玩,那就玩个大的,弄完这些之后,夏杰就背着张光义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张光义看着地图说道:“队长,咱们再走,或许就到省界了,要不咱么你去春城?那里有咱们的分部,不仅能得到支援和修养,更重要的是能联系上周将军他们。现在什么情况咱们都不清楚,民用电话最好别用,万一被人查到……”

夏杰说道:“行,那咱们就去春城。我还想着让你们来边境一趟帮我做个私活儿,结果没想到我自己倒是来了。到了春城之后,你在基地修养,我去边境一趟,有些事情,该画上句号了。”

张光义一愣:“你说之前给我提到的毒枭?队长,你等我伤好了咱俩一起去多好,一个人行么?”

夏杰一笑:“男人不能说不行,一个区区的毒枭跟他花钱雇来的佣兵,我一个人收拾绰绰有余。好好养伤,京城那边不太平,你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两人就这么说着话往前走着,中间除了稍微停留一人吃了两块压缩饼干喝点水之外,他们就一直在深山中走着。

等到他们再次听到直升机的声音的时候,夏杰已经找了个山洞跟张光义一起钻进去了。只要他们的行踪不被发现,那些人就会四散去找。他们两人跑得越远,那些人想要找到他俩,搜寻的面积就越大。这次来的人总共也没有多少,所以夏杰很自信他们能走出去。

等到直升机飞过后,夏杰再次背着张光义上路,他需要走出这篇大山,然后找到公路,这样他们就能随便找台车去春城。那边的基地中,可是什么都有的。

天快黑的时候,夏杰找了个安身的地方。他放下张光义,然后用军刺割开张光一大腿上的迷彩服,这会儿张光义整条腿都是血污,腿肿得老高,夏杰用医药包中的酒精清洗了一下伤口之后,便掏出了麻醉针,不由分手就给张光义扎上了。

等到麻醉效果出来后,夏杰深吸一口气,然后给军刺消了毒之后,便在肿胀得不成样子的伤口上割了下去。张光义这会儿浑身都在颤抖着,虽然没有感觉到疼,但是这滋味也不好受。

夏杰在贴近大腿骨的地方找到了子弹,然后用钳子小心的取了出来。他对张光义说道:“你真是命大,这颗子弹明显是在距离很远的地方开的枪。要是距离近点的话,你这条腿绝对会成两截。金雕的水平很高,只是太自负。”

洗掉伤口里面的血污之后,夏杰便拿着针线可是缝合伤口。等到忙完之后,夏杰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休息一下,夏杰又将张光义胳膊上的伤口给处理了。张光义看着夏杰娴熟地爆炸伤口好奇的问道:“队长,明天要是我不能挪动身体,你就一个人走吧,我不能这样自私。你还有家有爱人,我不能让嫂子们诅咒我。”

夏杰笑了笑:“没事,明天我有办法。你休息一下,我放置几个警戒探头。”

张光义失血过多,不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夏杰在四周五百米的范围内放置了好几个热敏探头,只要人从面前经过,夏杰那边的仪器就会发出警报。

看着张光义沉睡,夏杰借着月光,出去用野营刀砍了一些树枝,将树皮揭掉后做成了一个类似于雪爬犁的东西,明天可以用这个带着张光义走。为了让张光义舒适些,夏杰还利用树枝的弹性做了减震,最大可能的保护张光义的伤口不会崩开。

半夜时候,一条碗口粗的蟒蛇爬了过来,正在打瞌睡的夏杰被蟒蛇身上的腥臭味给熏醒了,看着眼前高高扬起的蟒蛇脑袋,夏杰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抓着野营刀劈了过去!野营刀几乎削下来蟒蛇的半个脑袋,不过这会儿它的身体也开始缠绕夏杰了。

夏杰抓着蟒蛇的脑袋用力剁了下来,鲜血喷得旁边躺着的张光义一身。将还在抽搐的蟒蛇的身体摔到地上,夏杰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赶紧检查一下张光义的身体。

张光义浑身像是洗了个血水澡一样,全身上下一点都没有浪费,连带着伤口上也是。夏杰赶紧清理,这东西很容易引起伤口感染的。清理完毕后夏杰还不放心的打了一针消炎药。

天蒙蒙亮的时候,夏杰就叫醒了张光义,这会儿张光义有些低烧,得赶紧送到医药齐全的地方。为了让张光义降温,夏杰将蟒蛇的尸体放在了爬犁上,小心的把张光义放上去之后,夏杰就把做好的背带绑到自己两肩上拉着张光义顺着山谷往外面走去。

今天直升机还没有出现,张光义看着手中的地图,指挥着夏杰前进的方向。渴的时候喝口水,饿的时候吃一块压缩饼干,一直到中午,后面既没有追兵,天上的直升机也没有出现。张光义好奇的问道:“难道说,他们不找咱们了?”

夏杰摇摇头:“不可能,或许是害怕再被咱们杀了吧。我想他们肯定还会出现的。”

他不敢休息时间过长,稍作停留就继续向前。

这个山谷很长,根据地图的显示,再往前走十公里就会走到一条省道上,到了那边,两人就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越往前走,夏杰就越觉得这个山谷安静得诡异,按说南方的天气,就算十一月份,山中依然会有各种小动物的,而今天一路走来,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夏杰将一把突击步枪和手枪塞到张光义手中:“仔细盯着树上,有什么不对就开枪!”

他自己的突击步枪也上膛挂在胸前,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他能第一时间开枪。

又走了几公里,依然没有人出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溪,夏杰放下背带说道:“他娘的,这地方真是诡异,我去看看水能喝不能,你警戒!”

张光义忍着疼坐起来,端着突击步枪扫射着四周。夏杰拿着水壶,快速的跑到河边,伸手准备撩着水洗脸,结果刚把手伸进水中,水中突然就伸出一双手,抓着夏杰的手就往水里拉。夏杰仓皇之后被拉进了水中,这时候小溪中突然浮起了二十多个端着突击步枪的人,他们带着氧气瓶,不知道在水中呆了多久。

张光义刚准备开枪,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敢保证,你一旦扣动扳机,我就将你的脑袋打碎!识相的放下枪,说不定我们还能饶你们一条命!”

张光义很明智的放下了手中的枪械,这会儿他才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五六个人,他们端着突击步枪,戴着头套,眼神凌冽而又凶残。

水中的夏杰被人牢牢的掐着脖子,按着他往淤泥中压,企图将夏杰憋死。夏杰的双手被人按着,水中显然不是一个人。

堂堂特战队长假如淹死在小溪中,怕是全世界军人的一大笑谈。夏杰屈膝,刚准备用膝盖撞击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他的双腿也被人按着了。

这下夏杰全身已经无法动弹,这些人怕是老早就察觉到了夏杰他们的方向,故意在这边等着。

水中的夏杰试图催动冰灵珠,结果还没等冰灵珠有所感应,夏杰就感觉到自己的浑身突然充斥着一股力量。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泰勒台胳膊,按着自己双手的人就被甩了出去。这股力量很残暴,夏杰猛然起身,然后化手为刀,狠狠地击打在面前那人现在还掐着他脖子那人的胳膊上。

那人的双臂应声而断!

从小溪中站起来,夏杰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他双眼通红,也不用武器,而是快速的移动着,然后出拳或者出腿,将那些军人打伤打残,有些运气不好的被夏杰击中脑袋,瞬间脑壳就碎裂开来,成了一个血葫芦。

岸上的几个人全都被夏杰吓傻了,他们端着枪,想要开枪,却发现夏杰的动作太快,根本没有给他们瞄准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