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独斗约瑟夫/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觉得有些面熟。他有些怀疑的问道:“你是我们到达德国后开大巴车在机场接我们的司机?没想到你的渗透工作做的这么好,连我们大使馆都有你们的人。”

约瑟夫仰头一笑,然后瞪着夏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过来!夏杰,或者我应该喊你另一个名字,华夏飞龙。你知不知道,你害了一个前程远大的优秀特工,你还夺去了我心爱的人……”

夏杰看着眼前的约瑟夫好奇的问道:“你是汉娜的追求者?汉娜现在如何?”

约瑟夫冷笑一声:“已经快死了!你过来救她也是白搭,她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这些都是我做的。夏杰,你是不是非常恨我?虽然我爱汉娜,但是我更爱我的工作。为了成为一名优秀情报人员,我连我的父母都杀了,就是想心无旁骛的效忠我们伟大的日耳曼民族!”

夏杰咬着牙说道:“你还真是个畜牲!”

他的气愤是没有道理的,早就听说一些国家喜欢将一些小孩子收集在一起,从小就开始洗脑,让他们从小就接受爱国教育之类的。那些人没有感情,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将国家的利益与领导的命令当作自己的一切。他生存的目的就是为国尽忠。

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约瑟夫居然在受训之后将自己的父母杀掉,这种心理,夏杰实在是无法理解。或许是他十岁就变成孤儿的原因,他更渴望亲情,所以在面对沈婷她们的时候,夏杰会迷茫,因为在感情方面,他不想伤害任何人。

看着面前的约瑟夫,夏杰冷冷说道:“或许你不相信,你这么做,终究什么都得不到。一个连自己父母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一个对自己心爱的人下死手的人,怕是你的同僚对你都多少有防备。你这种人,充其量就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子,大煞笔!”

骂完这些后,夏杰放下手中的枪,然后抽出自己的军刺说道:“你是军人的耻辱,不配用子弹杀死。我们华夏有种刑法,名叫凌迟,是专门为那些不忠不孝之人准备的。今天,我让你感受一下几百年前的酷刑。放心,我不会轻易让你死掉的。”

约瑟夫一听这话,怒极反笑:“我听说过那种酷刑,但是我更想让你感受一下我们日耳曼民族的勇士。”

他也扔掉守忠的冲锋枪,然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身很宽的大鲨鱼砍刀,这把刀超过了三十公分,刀身上涂满了亚光材质,看上去很厚重。相对来说,夏杰从大使馆仓库中翻出来的那把很常见的巴克军刀根本就不够看了。

约瑟夫看着夏杰腰上的军刺,好奇的问道“听说你最喜欢用军刺,这次带着军刺不用的话,怕是没有机会了。”

夏杰笑了笑:“你不配让我用军刺!地摊货只能用地摊货来对付,收拾垃圾也只能用垃圾刀。”

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两人交错间,夏杰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约瑟夫的小腹上,然后他用肩膀硬扛了一下约瑟夫的飞腿,同时右手上的军刀在约瑟夫呃胳膊上撩了一下,一块血肉就掉落在了地上。

约瑟夫看着胳膊上的伤口,抬起胳膊吸吮着伤口上面流出来的血液,冷笑着说道:“很好,你让我对你有了新的认识!”

十分钟后,约瑟夫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虽然他在夏杰的肩膀上砍了一下,但是这会儿他浑身已经有十多个伤口,稍微一动就火辣辣的疼。身上的特工警服这会儿几乎被血液和汗水浸湿,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十多块的血肉,都是从约瑟夫身上掉落下来的。

夏杰看着眼前的约瑟夫说道:“自信是一个人必要的素质,但是过度自信,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到了地下,好好问一下你们德国牺牲的第九边防大队的队员,问问前两年死在我枪下的人,听听他们对我是个什么样的看法。”

约瑟夫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大吼着向夏杰扑来。夏杰立马将军刀换在左手上,然后飞起右腿,重重的踢在约瑟夫肩膀上的一个伤口上面,同时左手切着约瑟夫左肩上的一块皮肉利索的切了下来,然后夏杰借势在右边墙壁上一蹬,在反弹力的作用下,用膝盖狠狠地撞击在了约瑟夫的太阳穴上。

约瑟夫立马躺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想要站起来却浑身发抖,明显是脑袋受到撞击后的后遗症。

夏杰蹲下来抓着约瑟夫的头发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的钢板上:“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的!我会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痛苦的滋味。”

说完,夏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支针剂,然后打在了约瑟夫的脖子上。

这是夏杰上次在春城的地下基地中培训刑讯逼供时候拿到的针剂,这种针剂最大的功能就是提高身体的敏感度。比如这会儿的约瑟夫,原本身上的伤口还在承受范围之内,等到药效发挥出来后,他已经疼痛得说不出话来。

夏杰拿着军刀在约瑟夫两赛上分别切下一块肉,然后便背上背包,拿着枪械奔向关押汉娜的房间。

到了门口,夏杰掏出破译器将房门打开,然后看着里面被用铁锁吊着的女人,眼泪立马就下来了。眼前的人正是汉娜,这会儿浑身都是伤口,衣服像布条一样挂在身上,脸上全都是血污与一道道的伤口,肿胀的脸上已经让眼睛睁不开,嘴巴也肿得根本没有办法张开。

夏杰不是个懦弱的人,更不喜欢哭泣。但是现在看着汉娜的遭受,夏杰这回真的心疼了起来。只因为给自己传递了一句话,并没有侵犯德国人的利益,居然就这么折磨汉娜。夏杰快步走过去,卸下背包就开始翻找医药包。他拿出一瓶高浓度葡萄糖,打开后凑到汉娜嘴边说道:“汉娜,我是夏杰,我来救你出去,先把这瓶水喝了,别激动,我会把你带出去的……”

葡萄糖的液体慢慢进入汉娜的嘴里,她虽然这会儿双眼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听到夏杰的声音之后,双眼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喝了半瓶葡萄糖之后,夏杰就召唤出冰灵珠,将汉娜身上的铁锁冻住,然后他动手将那些铁锁一一解除,抱着汉娜轻轻的放在了旁边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面。接着,夏杰就动手将汉娜身上的衣服全都扯掉,从旁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生理盐水清洗汉娜身上的伤口。

夏杰一边做这些一边对汉娜说道:“再坚持一下,咱们就要出去了,然后我带你回华夏,跟你一辈子都在一起。坚持,一定要坚持,你能答应我么?”

刚说完这些,夏杰就感觉到自己碰触汉娜身体的时候,他的手居然发出了绿色的光芒来。夏杰好奇的将自己的手和汉娜的手紧紧扣在一起,然后就发现,自己体内的那些绿色光芒,正在慢慢的进入汉娜的身体,然后汉娜身上的那些伤口,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就在夏杰以为能将汉娜的伤口治好的时候,手表中传来了一条讯息:“德国第九边防大队出动了,请尽快离开。已经失去防护系统的控制,尽早出去。已经替你将地下所有犯人的门打开,望君好运。”

夏杰叹了口气,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支有兴奋作用的针剂给汉娜打了一针,这是在战场上最常用的手段。这种药能激发人体潜力,让人能再次浑身充满力量。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就是药效过后,人会变得很虚弱,甚至会很有生命危险。

等到汉娜的药效上来的时候,夏杰已经给汉娜拿了一套衣服,同时还找到了这个房间中放着的枪械以及其他单兵装备。

汉娜的脸上这会儿已经消肿了不少,人也能走动。她从夏杰的医药包中找到了一些消炎药塞进醉了,有些不敢看夏杰:“我是不是很丑?对不起,是我害的你处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假如走不了的话……”

夏杰把衣服扔到汉娜身上:“没有走不了,只要你想走,咱们就一定能出去。穿上衣服,带上这些装备,我带你走去。吃了这么多苦,真是难为你了。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提前来的。”

汉娜穿上衣服,虽然身上的伤痕还在,但是这会儿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这不仅是药效发挥了作用,还有夏杰出现带给她的惊喜感觉。苦苦寻找了四年,在天京时候给夏杰打过电话,汉娜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夏杰了,没想到夏杰不仅没事,还过来救她了。

这会儿外面已经响起了凌乱的枪声和被关押的人突然活得自由的惊喜。防护系统问号那边已经控制不了,想来那些钢板已经被放下,这会儿把关押的人送出去冲击外面的火力,这个计谋不得不让人称赞东方人的狡猾。

周玉亭坐在椅子上,这会儿大屏幕上已经没有了视频信号,但是他却依然在着急:“不知道那些关押的人能否替夏杰冲出一条路来。问号,你确信把他们这层的装备库打开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