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沈牧之的忠告/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牧之喝了一口茶,然后笑着说道:“夏杰,这就看你怎么想的了。这件事说简单,它其实很简单。但是说麻烦呢,也很让人头疼。现在你最大的倚仗,其实就是上头对你的信任和支持。这种信任很难得,起码在你跟外国人联络的时候,国家领导人对你还委以重任,这是很多人包括谢振涛求都求不来的优势。”

“但是如何将你的优势转化成你的助力,或者说增加你的战斗力,这些就看你的想法了。最简单的,就是你动用你的力量将他们全都杀了。我知道,你也想这么做,甚至还有比这个更残暴的方法。这是最有效的,而且还能起到震慑作用。但是,这种方法会给你带来一系列的影响,几乎没有正面的。”

“第一,上头的领导人会对你不满,你这么做就是在透支他们对你的信任。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一旦信任透支完毕,也就是你好日子到头的事情。谢振涛和郭致远不管再不堪,总会有几个朋友的,特别是中央那边,一旦你杀了他们,以后肯定会有人给你穿小鞋,说不定还会丢掉性命。这年头不兴诛九族,虽然一个人死了,但是他的关系网还在,还会有人维持下来,争取为他报仇。这是显而易见的,我这些年之所以一直隐忍,其实也是这么个原因。”

“第二,会有个很不好的开头,或者说先例吧,有意无意的,军中肯定会有人模仿你,特别是你的部队里的人,觉得向你学习是正确的,见到不法分子就直接杀人,完全不留有任何余地,长期以往,你觉得最后这些影响会怪到谁的头上?综上所述,你这么做,是不行的,不管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还是你的前程上来讲,这些都是不可取的……”

夏杰一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真打算这么办,杀了他们,一劳永逸。想不到你居然猜到了我的想法。那伯父你说我该怎么办?”

沈牧之笑了笑:“你自己说,这件事最好的处理方式是什么?”

夏杰想了一下说道:“抓起来,不杀,刑讯逼供,拿着审讯记录给一号首长看,然后让领导们决定这些人怎么处理。这是不是最好的?”

沈牧之摇摇头:“这不是最好的,但是这是你最终会做的。夏杰啊,你要知道,这世上的人,他们的关系不光是要么好,要么不共戴天。假如我是你的话,我会尽可能的消除误会,然后回村里,任世界变化,坐看风云。不掺合,也不反对,反正就将自己摘除出去,将自己的危险降低到最低点。当然了,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按说,我是个老人了。你过来请教一个老人这种问题,得到的回答往往都会是我这种的,息事宁人,高高挂起。这么做确实没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得到一定的利益,因为不管怎么说,对方消除了一个隐患,可以全力做自己的事情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你要这么做的话,上头领导肯定不会对你满意,因为这么做太圆滑。”

“所以,我想说的是,做什么事情,你都要考虑周全,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别人有意见自然是要听的,但是别人的意见对你只是一种辅助,而不是别人说什么就听之任之。以后,你就是一个上位者了,身边肯定会有很多声音,你要听取别人的,同时也要坚持自己的。不要在能冲动的时候选择安稳,你会一辈子后悔的。”

“年轻是资本,但是并没有几年。加油吧,按照你的想法,去处理这件事。地方政府这边,我替你扛着,你不用管这些,其他的就看你的了。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一项考验,也是一次磨练。希望你好好把握,清水川到底会成为大公司还是会成为一个小打小闹的乡村企业,就看你的决策力了。加油,我希望你能成功!”

直到夏杰离开,沈牧之也没再说什么相关的话,倒是对沈婷在清水川的情况问了不少。当得知清水川一个月内就能通车的消息后,沈牧之两口子都很激动,他们实在是太想去清水川看看了。

开着车离开沈家,夏杰来到了警局。这会儿边海滨已经跟苏曼拟定了一个计划,在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将谢文轩告上法庭。之所以没有直接针对谢振涛,是边海滨的主意。他对夏杰说道:“夏杰,人性这方面,你有研究么?一对父子,当爹的再凶残也会照顾自己的孩子,对自己的孩子紧张,特别是谢振涛这种一直把自己孩子当骄傲的人。但是谢文轩会不会在乎谢振涛,还真不好说。所以,关一个谢文轩,牵制谢振涛的心,这才更容易让他分心。”

夏杰说道:“这场官司你们觉得铁定能赢么?假如赢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但是输了的话,更会增加对方的气焰。一号首长不会管这边的情况,省里那边都在忙着洗清自己,这边的事情,只有咱们自己能处理。所以,你们俩要慎重。假如能将谢文轩关进去的话,那所有的事情都好办了。”

边海滨拿着一份案情的卷宗递给夏杰:“这是谢文轩以前把人撞成重伤的消息,属于醉驾。这件事当时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因为谢文轩的关系,并没有人追究,而且谢文轩一直到现在还在给对方支付着医疗费。现在按照复查案情的理由控告他,加上当时现场的证人指控,给他弄个蓄意伤人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谢文轩在跟对方家庭接触的过程中,跟那位伤者的老婆搞上了……”

夏杰满头黑线的看着他:“边局长,你这不是编小说呢吧,怎么这种事情你都知道?太神奇了,假如真的是这样,这位谢文轩咱们还真的能利用一下。在一个人,特别是一个优秀的人碰触到道德问题的时候,有时候比碰触法律的危害还要大。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边海滨笑着说道:“很简单,中午那位猫哥跟那些退伍老兵吃饭的时候,一位特种兵退伍的老兵因为生活窘迫在街上卖菜,他看到的事情,而且不光是他一个人,附近好多人都知道这种事情,午饭后我在那边的街道上调查监控,也找到了谢文轩勾引对方老婆的证据,算是佐证吧,不过不管是什么,我都有信心让谢文轩尽快进去。等他进去后,夏杰你可以去提审他,别闹出人命就好。”

夏杰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他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些老兵们还没上场就立了功。假如没有这份情报,咱们还真没办法对一个过了追诉期的人进行控告。这次打官司是警局提出公审还是什么?”

沈婷笑着说道:“不是警局,是那个伤者,我们已经找过他了,他看了监控录像后就委托我告谢文轩。我们刚刚已经把材料递交到了法院,而且通过江志鹏和咱们固有的宣传渠道,已经开始着手将这件事作为热点事件进行推广。那位伤者也说了,他宁可离婚也得将这件事揭露出来。”

夏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真是瞌睡了送枕头,这么紧要的关头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边局长,让人好好保护那位伤者跟那个女人,谢振涛很可能去派人杀了他们两口子。这种人,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边海滨说道:“我知道的,那对父子我会提防,对了夏杰,今天我听猫哥说你要成立一个基金会?以关爱退伍老兵为主题的?”

夏杰点点头:“这是之前就有的一个计划,或者打算吧。今天猫哥说这事儿了?”

边海滨点点头:“说了,据说现场的那些老兵一个个的热泪纵横。今晚他们在江志鹏的饭店三楼宴请所有俱乐部的老兵,只要穿上迷彩服,佩戴上退伍前的军衔就能进去。我刚找了一套军装,今晚我准备也混进去,看看你是怎么动员那些老兵的。”

夏杰笑着说道:“其实,你跟着李成进去进行,他也是老兵俱乐部的人。我本来就是想让这些老兵帮咱们盯梢打探啥不重要的情报的,既然他们这么热情,那今晚我就开始在那边三楼布置任务。”

说完,夏杰给江志鹏去了电话:“鹏哥,把你那饭店外面装饰一下,做些标语,比如欢迎老兵之类的。具体的你可以问猫哥,他对老兵俱乐部的事情比较了解。尽可能的让人知道,这是一次因为南海事件而凑到一起的老兵聚会,三楼除了老兵俱乐部的人,任何人不能上去,包括电视台等媒体记者。今晚,我们在三楼有任务。”

江志鹏应了一声:“好咧,我们这边已经开始准备了,不过没想到南海的事情。夏杰,真有你的,这想法太鸡贼了,我现在就让他们开始准备,正好猫哥也在,我们商量一下。”

天快黑的时候,一个个身穿破旧迷彩服的人或乘车,或步行,全都往江志鹏的饭店聚拢。清水川超市的老兵们派出了郑军作为他们的代表出席,当郑军开车走到时候,他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