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处置谢文轩/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笑了:“谢文轩,你这是干嘛呢?在下面挖煤么?”

谢文轩指着夏杰破口大骂起来:“夏杰,你这算什么本事,同胞之间居然毫无怜悯,动辄就杀人灭口,你要记住,你所犯下的罪行,迟早有人来收拾你的!”

夏杰哈哈一笑,单手卡着谢文轩的脖子就把他举了起来:“先别忙着说我的罪行,先说说你们家的计划吧。你知道的,我可是特战队的队长,刑讯逼供那一套我玩的很溜。假如你不想被我杀死,那就老老实实的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谢文轩恨恨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跟我几个朋友在这边玩CS真人格斗,没想到你突然跑过来大开杀戒。夏杰,你凭什么可以草菅人命?你知道咱们华夏的人权问题一直都是联合国和北约感兴趣的,你信不信我把这件事捅出去?”

夏杰把他放下来,然后说道:“你可以捅出去,前提是你能从我守忠逃出去。不客气的告诉你,你现在已经成了我的人质,给你老爸打电话,让他举手投降,我会让你们父子在监狱中团聚的。但是你若是不答应,你们父子只能在阴曹地府见面了!”

谢文轩并不为所动:“夏杰,你可知道我现在持有美国护照,你敢得罪美国人?我若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我们大使馆就会全力寻找我,到时候别说你了,就连华夏的外交部也得帮着找。”

夏杰听了之后对他说道:“看来你们父子是早有准备了,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的。”

谢文轩在地上坐起来,得意的说道:“这世上就没有人能对抗得了美国的,夏杰,乖乖把我放了,以后你若到了生死关头,我可以放你一马。咱们现在各为其主,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苦衷,不若咱俩做个君子协定,以后你我不生死相向,你觉得如何?”

夏杰点点头,装作很认真的考虑的样子说道:“好!没问题。只是我说我放你了么?谢文轩,你应该知道,有种通过面部识别做成的人皮面具,可以以假乱真。我做一个你的面具让人在外面溜达一圈就是了,我说要放了你么?至于那什么君子协定,对不起,我是军人,不是君子。另外你拿美国吓唬我的这套说辞,几年前就有人这么说过,可惜失败了。对了,那人是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的队长……”

说完之后,夏杰一脚踹在了谢文轩的后颈,巨大的疼痛让谢文轩立马晕了过去。夏杰看着地上的谢文轩冷笑一声:“到我手中还想跑,美国公民也这么幼稚了?”

守着洞口,夏杰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后续的人出现,可惜直到卢大壮他们过来,夏杰也没见洞口出现人。

卢大壮对夏杰说道:“队长,好像他们都从另外一个洞口跑出去了。这下面是当时部队修建的地下工事,虽然废弃了,但是里洞口还是有好几个能通过。下面咱们怎么办?”

夏杰看着众人笑着说道:“刚开始,我得计划是的等着对方出手,咱们见招拆招。结果没成想,咱们阴差阳错的先出手了。他们或许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找你们这群老兵帮忙,而且还真的成功了。地上的人是我抓的舌头,等会儿我会找个地方去审讯,卢大壮、郑军、武江跟我走,其他人先跟着边局长去市里。边局长,谢振涛很可能去警局要人,希望你能帮我争取五个小时。”

边海滨拍着胸脯说道:“甭说五个小时,五天我都没问题。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会死缠烂打。谢振涛要是跟跟我来硬的,这些个老兵们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其他人太危险了,夏杰关于你的朋友家人还有这些老兵的家属……”

夏杰说道:“谢振涛并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这次活动,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些老兵过来参加过战斗,因为在他的认知中,老兵退伍跟国家就没有了任何关系,甚至有些老兵对国家是有怨言的。至于我的那几个朋友,猫哥现在带人保护着,绝对没问题。这次我没让他参与这事儿就是为了避免有事情发生。”

李成问道:“那清水川呢?这会儿要是去一架直升机啥的,那边怎么办?”

夏杰嘿嘿一笑:“那边有个比猫哥还猛的人坐镇,就怕他们不过去。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控。你们走吧,给我们留下一台车就好。”

边海滨带着那群老兵走了,武江跟过去开车。卢大壮看着地上的谢文轩问道:“队长,这人身份不简单吧?我看你一直憋不住的想笑。”

夏杰笑着说道:“确实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人。他就是谢振涛的儿子,对这件事掌握很多的人。”

郑军一愣:“那咱们把他带到哪里?谢振涛会拼了命的找他的。教官,要不我带着他娶个地方,咱们来个暗渡陈仓?”

夏杰摇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知道一个地方,中央警卫局根本没机会进去。就算他们强攻也不行。我手机已经被监控了,把你手机拿来,我要给京城那边去电话了。”

夏杰拿着郑军的手机,先是拨打了一组号码,然后按照里面的语音提示进行验证身份之后,他就和周玉亭联系上了。

周玉亭对夏杰的电话很好奇:“夏杰,牧野市那边搞定了?”

夏杰说道:“没,还早呢,不过给你们抓了一条鱼,估计你们很感兴趣。对了,还有一份名单,我不知道全不全,我我已经保存在邮箱内了,你现在能不能赶紧派直升机过来,把我手上这个烫手的山芋给接走?”

周玉亭一愣,然后抑制不住激动的问道:“夏杰,你把谢振涛抓住了?哎呀,你真是太厉害了,怪不得一号首长一直在夸你,好小子,你能抓到他绝对是大功一件……”

夏杰干咳两声:“不是谢振涛,是谢振涛的儿子谢文轩,他现在就在我脚边躺着呢。那份名单也是他平板电脑中的,估计一号首长很感兴趣。现在他留在牧野市实在是危险,你们赶紧接走,我现在就在牧野市那个废旧的直升机机场,五个小时之内,我必须得把他送走,否则谢振涛肯定会发了疯的找人……”

周玉亭说道:“行,你们在那边等着吧,我调派你们省军区的直升机过去接他,估计一个小时以后就到。做好警戒,到手的鸭子倘若飞了,那就太窝囊。”

挂断电话后,武江也把车子开了过来。夏杰说道:“走吧,咱们去那个小房子中,卢大壮和郑军警戒,我和武江先给他来点点心,试试他的嘴巴究竟有多硬。”

把依然昏迷的谢文轩扔在车上,武江就开着车向着那排房子开去,卢大壮拿着狙击枪,站在了夏杰刚才的台上,而郑军则是去了另一边的一个哨兵塔上。

随便找了一把椅子,武江把谢文轩绑在了椅子上,夏杰找了一块布,将谢文轩的眼睛给蒙上了。然后他拿着自己的水壶,往谢文轩头上浇了点水。

谢文轩醒了以后,武江便抡起拳头狠狠地打在了他肩膀上,然后在谢文轩要喊出来的时候,武江紧紧的捂着谢文轩的嘴巴,同时用脚狠狠地踩着谢文轩的脚,而且还不停地搓着。

谢文轩刚刚醒来,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经受了这么大的疼痛,眼泪鼻涕立马就下来了。夏杰站在一边,看着武江狠狠地收拾谢文轩,脸上挂着笑意。

这么多年来,武江肯定憋了不少的怨恨,特别是对于有钱有权的人,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仇视的地步。虽然夏杰说是要审讯谢文轩,但是这个环境和身边的工具有限,他实在没有精力折腾谢文轩。把他送到京城才是最好的选择,夏杰相信只要谢文轩到了京城,不用一号首长交代也会有人拿谢文轩做文章,毕竟抓捕谢文轩就是为了谢振涛,这个信号实在是明显不过,这会儿那些官员要是不落井下石,那才是有了鬼。

听着谢文轩闷在嘴里的惨叫声,夏杰转过了身体。作为特战队长,虽然他经历过很多次刑讯逼供,但是其实他一直都没过这种最没有效率的手段来折磨过对方。这会儿看着武江收拾谢文轩,夏杰觉得有些残忍。

他轻咳一声,武江便住了手,不过临松手的时候又抓着谢文轩的手将他的小指给掰断了。

谢文轩的惨叫声震得夏杰耳朵有些发麻,他实在想不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会发出这种惨叫声。

夏杰站在谢文轩的耳边说道:“谢文轩,你现在说的话,会少受很多罪。但是你要是不说的话,你真的能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你有多自信,你在外国赢过多少奖学金能抵消的。相反,越是骄傲的人,就越对那种感觉恐怖。因为这不仅仅是你肉体上的痛苦,更是心理方面的崩塌。你所憧憬的某种美好会分崩离析,你的信仰也变得毫无用处,甚至你自以为过人的头脑也会深受打击好好考虑一下,说还是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