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不算刑讯逼供的逼供/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文轩一听到夏杰的声音立马怒了:“夏杰,今天你这么揍我,他日我肯定十倍百倍送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其实也很害怕,毕竟我爸爸他们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有很多人都支持我爸爸他们的要做的事情。现在的华夏,真的需要换换天了,你不觉得现在的官员实在是太人浮于事了么?”

夏杰点点头:“你接着说,我听着呢。”

谢文轩笑了:“我知道,假如我现在劝你投诚,你肯定不会那么做。你跟我一样,是个骄傲的人。这种人都有一种特性,那就是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夏杰,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只要华夏内乱,支持我们这一边的人,肯定比支持你们那一边的人多。”

夏杰说道:“谢文轩,你学历很高吧?”

谢文轩顿时挺胸说道:“我是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金融学硕士。对于华夏的政治研究得很透彻。对于现在政府的伎俩,我闭上眼就知道他们会用什么宣传方式在私底下搞什么动作。”

夏杰说道:“既然如此,你对华夏的历史也很了解吧?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三国时期,官渡之战时候,当时曹操兵寡将少,粮草几乎见底,对岸的袁绍兵多将广,粮草充足。当时很多曹军的将领与谋士都给袁绍写信,并且在曹操占领对方军营的时候还找到了不少信件。你说,当时曹操为什么不杀了那些投敌的人?”

谢文轩想了一下说道:“那时候曹操手下人手太少,而且官渡之战后他还蛇吞象的兼并了北方四州。当时若是曹操杀人的话,不仅没法巩固他新得的土地,对招降袁绍派系的人也存在很大的难度,甚至很有可能会激起对方的逆反心理。这就是曹操没杀那些人的原因,夏杰,你这是在考我么?”

夏杰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个社会学博士,真的白读了。你当时应该选择心理的,这样你就能知道曹操不杀那些人的答案了。人性中有善有恶,有公义,也有自私。那些人给袁绍写信,不是为了叛变,而是想在袁绍胜利的时候,自己不会跟着曹操一起被处死。这就是人自私的一面。你熟读历史的话你应该知道,那些人也只是写了信,表示了一下善意,并没有向袁绍透露什么军情。”

“同理,跟那份名单上的人呢一样,他们之所以给你们捐钱捐物,主要原因并不是认同你们的观点,也不是觉得你们胜利在握,他们只是往你们这个篮子里放了一个鸡蛋而已,结果你们当成了保命的手段和胜利的加分项目。其实那些人给你们捐钱,只是不想被你们骚扰和得罪你们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

谢文轩怔了怔,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不对吧,不对。那些人中,有不少人吐蕃那群人也支持,还给了不少钱,难道这也是没有别的意思?夏杰,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华夏有多少人都想咱们华夏乱起来呢。你以为他们都爱国么?他们都想着乱世出英雄呢!”

夏杰笑着说道:“你说的那些只是一小撮,并不能代表大众。倘若这个社会工人不去工厂,农民不去田地,商人不经商,那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你以为,他们会愿意这么做么?你以为,他们会同意自己安闲舒适的生活被打破么?自古以来,稳定才是华夏大地发展的首要因素,只有稳定了,社会才进步。”

“也只有你们,一个个的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是上天选中的人,要带着一小撮人造反。也不想想现在的军队在谁手中,再说了,你们造反真是为了这个国家的百姓么?怕是只为了自己吧?我很清楚你的目的,只盯着一个位置,百姓在你们眼中,只是实现你们目的的工具罢了。谢文轩,说一下你们的核心构成,傅将军在你们团队中,应该也不是最核心的人物吧?”

谢文轩摇摇头:“夏杰,你别白费工夫了,我是不会说出来的。倘若你一直问这个,我劝你干脆直接把我杀了,否则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说的。”

夏杰看了武江一眼,武江耸耸肩,示意夏杰自己拿主意。夏杰叹了口气,然后抽出自己的军刀说道:“谢文轩,你知道么,人的脚底,可以切出三十片肉,而且还不会伤到骨头。今天我就试一下你的脚。我刀工很好,你尽管放心。”

既然他不说话,那夏杰也不再客气。反正直升机还没有来,夏杰绝对不会浪费这段时间来让谢文轩放松自己。他抬腿将谢文轩的椅子踢翻在地,谢文轩在嚎叫中重重摔倒在地上。夏杰将他的身体挪动一下,然后将他的双腿放在高出,身体仰躺在地上。

将谢文轩的一只鞋子扒掉以后,夏杰用军刺轻轻划拉着谢文轩的脚底。武江在一旁谢文轩的腿,看着夏杰的军刺说道:“队长,用我得军刀。你那玩意儿给他扎一下估计就死了。”

夏杰从武江守忠抽出他的军刀,然后出手如电,在谢文轩的脚底一抹,谢文轩顿时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叫喊声,一片薄薄的肉片飘落在了地上,夏杰说道:“对不住了谢文轩,第一刀有些手生,其实这一刀是不该出血的,怪我了怪我了。”

谢文轩这会儿因为眼睛还在蒙着,根本不知道夏杰什么时候才会切下一刀,嘴里呜呜咽咽的哭着,身体不停的挣扎着。夏杰说道:“你应该感到幸福,因为我来的比较匆忙,有好几种针剂没有带过来。其中有一款针剂的功能是提高人体的感知觉,增强你的疼痛什么的感知觉,刺激神经的,那种针剂打在身上后,你能感觉到风吹过皮肤,能感觉到自己毛孔慢慢流汗,那感觉,真的很奇怪。”

“假如给你来一针的话,那酸爽的感觉,真的挺值得你回味的。谢文轩,你有过那种感觉么?风吹过皮肤,自己的汗毛随风摆动……”

正说着,夏杰又是一刀,当整片肉还没切下来的时候,谢文轩发出的那种嚎叫声,让夏杰浑身一哆嗦,身边的武江差点失手把谢文轩的小腿给掰断。刚刚夏杰引导谢文轩的时候,谢文轩的感知觉随着夏杰的话而变得敏感起来,这是一种类似于催眠的方式来提高受训者的感触觉,通过心理暗示来增加疼痛的感觉。

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那片薄薄的肉,夏杰对这会儿已经对自己的刀工满意了起来:“这一片肉效果就很不错,谢文轩,想不想看看你脚上的肉什么样子?想不想知道你的脚现在什么情况?想的话就说一声,我绝对能满足新的心愿。”

谢文轩这会儿浑身是汗,他紧咬牙关,双拳紧紧的握着,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夏杰,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别这么羞辱我,你这样让我很生气。”

夏杰甩掉军刀上的鲜血说道:“武江,咱们的博士生气了,去找点盐巴,弄点盐水给咱们带的博士脚上消消毒,让他感受一下盐水浸泡的滋味。谢文轩,今天我实话告诉你,我也没打算让你说出什么,我就是想代表全国那些希望安居乐业的百姓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这个国家是不希望战乱与动荡的。收起你们那些假惺惺的理由,你们的理由在广大百姓面前站不住脚。你知道你要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么?”

谢文轩忍着脚上的疼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能把我送到哪里?最多是周边的军营。夏杰我告诉你,你把我送到哪个军营,哪个军营就会倒霉。你信不信?”

夏杰嘿嘿一笑:“我不信,我只能提醒你一下,等会儿出来的时候,多看看太阳,因为这辈子你应该是再也见不到太阳了。那个地方,说不定能直接见到一号首长,你加油,我争取早点把你爸也送过去。今天本来我以为这是你们在牧野市的基地,谁知道只是一个落脚地,这让我很失望,本来我还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牧野市已经恢复了平静。”

“中央警卫局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四处找你了,连带着国安局的人也会跟着有所动作。但是他们肯定想不到,你就在这里,而且等会儿直升机过来,会把你送到千里之外,以后,你再也不会出现在别人的视线中了。谢文轩,你后悔么?倘若你好好发展,以后不管是经商还是从政,肯定都能有个好成绩。要怪,就怪你爸爸吧,二十年前的仇,今天我先收点利息。”

武江老实,真的给夏杰端来了一碗盐水。夏杰对谢文轩说道:“说起来,倘若不是你们侵占了沈牧之的财产,我或许还遇不到我老婆。作为感谢,我就让你感受一下温柔的东西,不要紧张,放轻松,张嘴,我喂你喝点水……”

当谢文轩半信半疑的张开嘴的时候,夏杰端着盐水万就泼在了谢文轩的脚上。这会儿不杀一下谢文轩的锐气,等会儿在飞机上要飞行好几个小时,夏杰害怕这货乱来。不过这会儿就没事了,盐水直接淋在伤口上的感觉,可不是一般的舒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