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生不如死/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军刚准备说话,卢大壮便说道:“队长,这个刑讯逼供我还没实践过呢,你也知道,我们伞兵部队穷,这方面的训练一直没有办法解决。所以这次让我试一下吧,我脑子里全都是刑讯逼供的理论知识,怎么样?我可以么?”

夏杰说道:“没什么可不可以的,四个人呢,你们想怎么审讯就怎么审讯。我有个绝佳的去处,咱们现在就过去审讯,再大声音也不会有人跟过来。”

说完,夏杰开车向着西环就奔了过去。他一直在留意着倒车镜,生怕有人会跟踪过来。卢大壮说道:“队长,他们不会直接跟过来的,你放心吧,这些人现在满脑子都是钱,他们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人了,有几个人还会遵守军纪?”

夏杰说道:“你以为这几个人是谢振涛的人么?我估计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咱们提谢振涛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敬意。这就说明了,他们不是谢振涛的人。我知道谢振涛的人是什么样的状态,这些人明显跟那几个人有区别。他们更冷漠,而且还带着自杀用的牙齿,这几个人应该是幕后黑手派过来监视郭致远的。”

车上几人全都傻眼了,包括后面那几个黑衣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夏杰居然把他们的身份给推测出来了。几个人相视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神中的绝望却让旁边看守的武江笑了:“嘿,队长,你猜对了!”

一个黑衣人说道:“劝你们还是把我们放了,特别是你们这些退伍军人,你们已经没有拿枪的权力。另外告诉你们,你们的家人以后应该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希望你们能有个心理准……”

夏杰一个加速,几个黑衣人全都撞在了后门上,身上的伤口让他们全都疼得哇哇乱叫。夏杰说道:“武江,让他们老实点。尽量别让他们死了,等会儿让他们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武江虽然不清楚夏杰说的生不如死是什么,但是光从夏杰那瘆人的语气中就能判断出,这绝对不是啥好话。他依照夏杰的吩咐,拿着车上放着的警棍就在几人的伤口上打了几下。那几人这会儿连哭的心都有了,他们没想到夏杰和他的手下会这么无赖。

到了西郊的重工业区,夏杰刚把车子开进废旧的厂房,就对武江说道:“武江,打开车门,提着他下去,感受一下这些石子路的摩擦力。我听说在这种道路上,就算把一个人的双腿给磨掉,人也死不了,而且还昏迷不过去,这种言论我是不相信的,所以你就帮我试一下,是不是这么回事。”

武江哈哈一笑:“好咧,我现在就试试。”

车子停下,武江打开车门,然后转身提着一个满脸惊恐的黑衣人就抓着衣领扔到了车门外。他放下车玻璃,然后抓着那人的身体关上车门,对夏杰说道:“”熬了好队长,你可以开车了。

夏杰笑了笑,然后在黑衣人惊恐的嚎叫中,他快速的在厂区那年久失修的水泥路上快速的飞奔起来。车子外面那人的叫喊声一直都没有停过。虽然他晕过去好几次,但是每次刚晕过去就会被痛醒。

夏杰是最讨厌别人威胁他了,特别是这些**分子,居然张口闭口威胁别人,夏杰这次就是让那人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这时候地上已经出现了两道血痕,外面那人哭喊着说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你们别再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夏杰把车子拐进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中,里面各种杂乱无章的堆积物,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里面居然有着不小的空间。

停下车子,武江刚松手,那人就瘫坐在地上,浑身抽搐起来。这会儿他的双腿几乎全都破了皮,有的地方甚至大块大块的血肉都没了,要说凄惨,这或许连那些天桥上的乞丐都自愧不如。

夏杰看着地上那人,对几个黑衣人说道:“知道么?这就是你们威胁我的原因。假如你们还想玩,我绝对会奉陪到底!对于你们这些国家的叛徒,我就对会用最美味的酒来招待你们的,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祖国人民的热情。”

说完,夏杰拿着一瓶刚刚从诊所讨要的酒精就倒在了那人的腿上,那人立马惨叫着晕了过去,不到一分钟,就惨叫着被痛醒了。这惨烈的嚎叫,让周边那三个黑衣人都心有余悸。夏杰对郑军他们三个说道:“一人一个,你们自己找地方去审讯吧,我今天就专门对付这个人了。”

夏杰说完,从车里拿着一瓶水倒在了那人的伤口上,将酒精和上面的血水冲了去。等到那人恢复了意识,夏杰坐在他旁边问道:“怎么样?这感觉如何?要不要再体验一下?”

那人这会儿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他蜷在地上看着夏杰,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思:“要问什么你就问吧,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夏杰说道:“行,倘若你敢耍花招,我会让你比刚才更舒爽的。快说吧,你们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跟在郭致远身边,你们有什么企图?”

那人说道:“其实,我们是以前中央警卫局的老队员,两年前,我们被调离部队,说是要组建一个新的特种部队,当时的训练是由你们部队的那些人做的,比如那个什么豹子、飞鹰等人,都是当时我们的教官。在训练的过程中,他们越来越重视忠诚,并且一直在对我们进行很残酷的淘汰,被淘汰的人,基本上都死掉了。他们那些训练,全都是会致残致死的方式。”

“经过差不多一年时间的训练,我们中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折磨死了,剩下的人全都是对上头命令坚决执行的人,我们几个就是其中的一份子。本以为训练结束我们会执行国家任务为国争光,结果却安排我们潜伏起来,潜伏在一些个商人和政府官员以军官身边,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倘若对方背叛,就立即杀死。”

“我们这些人其实身手都很一般,因为身手好的那批人,因为一直在质疑那次训练的动机,被豹子他们残忍的杀死了,当着我们的面。那会儿我虽然有些动摇,但是并没有感觉到不对,军人嘛,执行命令才是天职,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结果就把我们几个派到了郭致远身边,我们曾经不止一次的帮助郭致远杀人,竞争对手、送钱不收的官员或者举报他的那些公司员工。短短一年,我们双手沾满了血。其实今天你出现的时候,我们几个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毕竟我们都身负命案,而你的大名已经在我们这里传开,公司所有配枪的人都知道,只要遇见你,那就是找死。”

夏杰问道:“你们训练是在哪里进行的?一共有多少人?”

那人喘了两口气:“我们是在京城北面一个地下基地中,训练结束的时候,我们是三百人。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我们曾经的一次训练科目就是潜入百姓家中,杀掉那家人。这个任务当时很多人拒绝,但是拒绝的人全都被他们给处死了。我因为当时被调离到一个部队选人,侥幸没有遇到那种情况。”

夏杰咂咂嘴:“看来,他们是故意把你们培养成那种死士的。你们嘴里那些假牙,你们知道是怎么作用为什么还答应?”

那人说道:“镶牙就代表着可以执行任务,可以为国效力了。结果我们到了这边,别说为国效力了,反倒是为虎作伥一年时间。夏杰,你知道么,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人,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今天听说,谢振涛派人去清水川了,你知道你现在的村子什么样么?”

夏杰一听立马掏出手机给沈婷拨了过去,得知那边已经稳定老刘他们也赶过去的时候,夏杰笑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汉娜帮了我。”

夏杰对地上那人说道:“你见过的高层,都有哪些?”

那人说道:“跟你知道的一样多,我听说傅将军会定期想一个人报告进展,也不知道那人呢是什么身份,反正挺神秘的,不是政坛中的人,经过那人的手,商业军方和政治圈子糅合在了一起,很多原本素不相识的人成了好友,并且相互推动。”

夏杰一愣:“帮衬?怎么帮衬?”

那人一笑:“你不知道娱乐圈中经常出现谁跟谁是好友,相互撑场啥的,就是那种情况,基本上从政的人撑着商人,商人捧着娱乐圈的人,就是这么个套路。夏杰,那个体系的人呢控制着全国的方方面面,希望你好自为之。刚才确实不是威胁你们,你们插手这件事,真的会有人来杀你们的。”

夏杰笑着说道:“让他们尽管来吧,我绝对会让他们有来无回。连中央的大佬们都能被把人控制,看来这人果然是挺厉害的。那些过来杀人的人,也是你们一起训练的人么?”

【作者题外话】:中暑了,而且发烧了,这章我写了差不多五个小时,基本上写一百字就得躺会儿。真心抱歉,我的身体真的出问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