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另类的刑讯逼供/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摇了摇头:“不是,他们是另一群人训练的,据说教官是你们部队走出的那几个,实力、装备跟你们几乎一样。夏杰,看在我说了这么多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个痛快,别再折腾我了,把我送到谢振涛那边,他们不定怎么折磨我呢。”

夏杰看着他的眼睛:“本来,我应该放了你。但是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我是无法忍受的。下辈子,好好做人,千万不要为虎作伥了。”

说完,夏杰掏出手枪,对准这人的脑袋就开了一枪。

看着地上的尸体,夏杰起身后叹了口气,这人在身体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幡然悔悟。可惜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因为一个人的悔改就饶过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不是一句玩笑话。

枪响过后,旁边一个小屋子中正在审讯的武江就跑了出来,他看看夏杰,地上的尸体:“你怎么把他杀了?”

夏杰把枪塞进枪套中说道:“他给我说的信息不少,人家的请求就是让我给他个痛快,我尊重他的选择。曾经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幡然悔悟要求死去,这人不错,希望他下辈子好好做人吧。你那边怎么样了?”

武江摇摇头:“嘴巴很硬,我正在努力。要不,你过来指点一下?刑讯逼供这种事情,我真的没接触过多少。”

跟着武江进入了他审讯的屋子,夏杰一眼就看到了挂在钢梁上的黑衣人,那人见到夏杰后,双眼全都是恐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武江问什么内容,他就是不说话。

夏杰对武江说道:“刑讯逼供,不是审讯,也不是闲聊,更不是SM。你以为把他捆起来就行了么?刑讯逼供关键就是刑和逼,通过对他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逼迫他说出事实的真相,必要时,对方的生命也能威胁。刑讯逼供,首先你要做的就是让他绝望,一个人只有绝望了,才会放弃自己坚持的一切原则,自暴自弃一样将你想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武江,你平时咋咋呼呼的,但是这方面还是太手软了。看我的!”

说完,夏杰一把将那人腿上包扎的纱布给拽了下来,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直接往那人的枪伤处插了进去。那人顿时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声。这会儿伤口已经止血,夏杰这么残暴的用手指插进伤口中,不仅造成了伤口的二次破坏,使得大量鲜血涌出,更重要的是造成等到疼痛,绝对比第一次用子弹击中腿部更让人难受。

夏杰看着那人浑身不受控制的抽搐,仰头说道:“你信不信我还有比这个让人疼痛十倍的办法?假如这会儿我把酒精倒你的伤口中,你受得了么?别浪费时间了,浪费时间是对坑你自己。这会儿不可能有人来救你,就算你们的人来了,杀你的几率更大。别撑着了,该说就说。”

那人依然不说,武江看着夏杰:“你看队长,这可不是我能力不足,而是这人实在是难对付……身体承受能力这么强,我都有些羡慕了。”

夏杰白了他一眼:“回头我训练你一下这方面的能力,把我知道的那些手段全都用在你身上。”

武江一听顿时萎了:“别别别,我就是个退伍军人,现在是个卖菜的,你这是欺负人啊。”

夏杰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吊着的那黑衣人说道:“每个人都有坚持的原则。亲情、爱情、友情、各种条例,各种规则。但是假如一件事本来就是错误的行为,你再坚持下去,你觉得还有必要么?走到悬崖不勒马,头撞南墙不回头,这是愚蠢的行为。就拿你来说,你站在了社会的对立面,企图造成国家**,你觉得你很伟大?其实你就是个混蛋!”

“身为一个军人,为的就是保护国家和人民,结果你们却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同胞。当兵时候喊的保家卫国,你做到了么?自称是人民子弟兵,你觉得羞愧么?以为自己要带领全国人民过好日子,结果呢,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分裂祖国,祸害祖国,让这个国家再次陷入**之中,让众多百姓流离失所,让这里的土地满目疮痍。这就是你们要的?这种事情,你还觉得你的做法是伟大的,现在你是被反动派压迫的么?”

“别以为你们是渣滓洞里面的英雄,你们充其量就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蛀虫!什么玩意儿!每个人都要有血性,这点你我都知道,军人服从上级,这个你我也都知道。但是,当你的上级让你屠杀无辜百姓你们照样做的话,那你们还对得起军人两个字么?军人要服从,但是也得有脑子,告诉我,你有脑子么?”

最后的几句话,夏杰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那黑衣人面对夏杰的责问,双眼慢慢变红。他对夏杰吼道:“我有脑子,我没有杀过百姓,我不知道他们是要分裂祖国!”

夏杰对武江说道:“好了,你问吧,我去看看郑军,他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刑讯逼供的经验。”

郑军的位置很好找,在仓库二层一个航车上面,他斥候出身,爬高上低不在话下,但是那个腿部受伤的黑衣人可就惨了,在一米多宽的平台上,战战兢兢的站军姿,然后还要回答郑军的问题,说不好的话,郑军就抓着他的衣领吊在半空中做一次空中飞人。

那黑衣人这会儿说话都抵着哭腔,因为郑军的问题实在是诡异,问他们行动相关的也就罢了,有时候会冷不丁的问数学问题。比如现在,郑军刚问过他们在牧野市所有人数之后,紧接着就问道:“一个水池往里面抽水的话三个小时能抽满,放水的话五个小时能放完,现在问一边抽水一边放水,几个小时水池能满……”

夏杰在下面仰头听了一会儿,虽然这方法挺别致,但是却很有效果,能把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儿逼哭,郑军也算是个奇才。

他走到另一处角落中,还没走到地方就听到里面卢大壮的话:“别说别说,等下再说,你不知道,我能做一次刑讯逼供很不容易,你多少配合一下。你这么直接告诉我,让我很没有成就感的。来,再试一下,就一下……你就不能假装一下视死如归么?一定要蔑视我,就像电影中那些被抓的地下党一样,蔑视,对,一定要蔑视……”

这是一间很小的房子,之前应该是配电房之类的。夏杰推门一看,卢大壮拿着各种各样在附近找到的工具,手中是一把铁锈迹斑斑的老虎钳。他夹着那黑衣人腋下的地方,然后一直劝着那人要对他“蔑视”,这样他才下的去手折磨对方。

那人这会儿已经泪流满面,脸上哪有什么蔑视的表情,整个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他哽咽着说道:“大哥,你想问什么直接问行不行,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你,但是你这么问一个问题就折磨一次,我真的受不了了。要不你干脆点杀了我,我真的要崩溃了……”

卢大壮踢了他一下:“专注点,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怎么会让你死呢。放心好了,就算是你想死,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听队长说,腋下是人痛觉神经最发达的地方,果然是这样。现在没有那种让神经更加敏感的针剂,真是可惜,我原本还想试一下效果呢。”

“给你说,你要坚持,不能放弃。坚持坚持再坚持,要不队长会瞧不起我的。郑军是他的弟子,郑军不管怎么审讯都没事。武江是军区特战队的,手段高明,就我一个伞兵,来来来,为了伞兵的荣耀,咱们再坚持一下……”

夏杰终于忍不住笑了,这货动不动就提伞兵的荣耀,在他们面前还行,毕竟卢大壮是唯一的伞兵。但是跟那个受审的黑衣人说这个,人家又不是伞兵,干嘛委屈自己成全你的荣耀?他对卢大壮说道:“赶紧的,速战速决,别玩了。咱们等会儿还得把他送回去呢。”

卢大壮扭脸一看是夏杰,顿时一脸惊喜的说道:“队长,腋下果然是人体痛觉神经最发达的地方,你看你看,问我这么一夹他就开始嚎叫,拦都拦不住……”

回到车里,夏杰拿着手机,给去省城那位退伍兵发了条短讯,那个通讯高手不过来,他真的不敢放肆跟人通话。早知道这样,应该把问号带过来的。夏杰这会儿有些后悔了,毕竟现在通讯设备不能用,情报数据不对等,这是要吃大亏的。

半小时后,一台黑色的商务车满满的开进了这个废弃的工厂。听到车声的夏杰顿时从车里跳出来隐藏在了一堆杂物中,二楼航车上的郑军提着那个黑衣人就藏在了航车的控制室里,而卢大壮则是拿起了自己的突击步枪,站在了门口,等待着来人的出现。武江随手找了一块破布团了团,塞住了旁边那个黑衣人的嘴巴。

车子慢慢开进了仓库中,夏杰看着那台车,突然笑了。

【作者题外话】:看了一下昨天写的,真是不忍直视。昨天脑袋炸开了一样,真心对不起。今天应该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