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射击直升机/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谢振涛倒是想出来,被车身压着,只剩下了半条命,他强撑着没有晕过去,冲外面的夏杰说道:“我出不去……”

夏杰蹲在车子旁边,看着谢振涛那浑身是血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三十年来,你这应该是最狼狈的将军了。等着吧,等会儿人来了救你出去,我现在是无能为力了……”

正说着,天空中飞来了一架直升机。谢振涛在里面冲夏杰说道:“夏杰,你要是现在救我出去,我绝对会给你一大笔钱。一千万……不,一个亿,你觉得怎么样?着直升机是来接我的,与其他们过来杀你了,不如你主动投靠我,你觉得如何?”

夏杰依然蹲在地上,没有说话,只是从背包中拿出了一颗枪榴弹。把枪榴弹装到枪上之后夏杰笑着说道:“谢将军,你还是不了解我。我对直升机,天生就有好感,一直都是这样。随便找个人去中东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我自己就干掉过四架美国的阿帕奇。这架直升机,你以为能威胁我?你错了,它什么作用都没有。现在他们估计还以为这边只是一场车祸呢。”

夏杰猜得没错,直升机上面来接谢振涛的人,真的以为这边只是车祸:“谢将军说他会这条路上出现,怎么没有呢?下面有一场车祸,这些人围着,真是有意思,看个热闹把路堵上,国人的素质啊,真是堪忧……”

直升机上面的人并没有多留意下面的车祸,他们相互闲聊着,两小时前谢振涛突然打电话让过来接他,其实这些人很清楚谢振涛会是个什么处境。不过当听到谢振涛给的报酬的时候,这些人确实心动了,他们打着巡逻训练的旗号,开着直升机一路跑到这边,结果他们到了,却找不到谢振涛了。对方的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器,卫星电话也无人接听。跑了一千里,结果被人放了鸽子,换谁谁都不高兴。

几人正说着,下面车祸现场一个红光一闪。众人本没有在意,结果直升机上面的雷达提示突然响起了警报:“未知爆炸物快速接近中,是否锁定……”

几个人完全傻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华夏的中原腹地,居然会有人袭击直升机。快速飞来的未知爆炸物,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是什么,但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是火箭弹之类的攻坚武器。虽然这不是攻击直升机的装备,但是只要打中了,依然是会爆炸的。

站在直升机斜下方的夏杰这会儿放下手中的突击步枪,看着车里的谢振涛说道:“跟接你的人说拜拜吧,看直升机的编号,好像不是这附近的。谢将军,人家大老远的跑来,结果一命呜呼,你是否觉得愧疚?”

没等谢振涛说话,天空中就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夏杰刚才的那一发枪榴弹,正中直升机后侧的油箱,整架直升机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一样迅速燃烧着,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大河中。飞机上的人全都死了,一个不剩,飞机上的油箱爆炸加上随机的武器弹药和夏杰那支高爆枪榴弹,让这个悲催的机组人员甚至到最后都没确定目标是哪个。

谢振涛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夏杰,气急败坏的说道:“一架直升机加上上面的机组人员,损失超过了五千万,夏杰,你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夏杰看着说道:“扯淡,这都会算在你头上,我的报告中会详细叙述这件事的。再说了,你觉得我平息了一场叛乱,会有人计较一架直升机么?假如华夏发生**,可不是损失一架直升机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围观的人这会儿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夏杰会主动攻击天上的直升机,他们都不傻,那不是观光飞机,那是军用武装直升机,下面的悬挂着的空地导弹和多管炮他们看得一清二楚的。这会儿他们全都沉默了,因为这会儿他们发现,现在的剧情已经超过了复仇的范畴,这更像是一场叛乱。

当夏杰把谢振涛从车子中拽出来的时候,那些人全都愤怒了,夏杰居然像是提着死狗一样把一位中将军衔的老军人从车里拎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些人有的开始小声的骂着夏杰,有的偷偷用手机拍摄,准备把夏杰曝光出去。

夏杰指着谢振涛对那些人说道:“这位,是咱们国家的将军,大家都看到了,中将。堂堂一个中将,居然窃取国家的最高机密,准备贩卖给美国。刚刚那个来接应的直升机,是他的同伙。他们窃取了咱们国家歼二十的设计图纸和空气流设计图。我是一个特种兵,从京城查到这里,回头看电视吧,上面会有报道的。”

夏杰发现遇到这种时候,只要推到贩卖国家机密上,百姓们顿时就会扭转立场。比如现在,听了夏杰的解释后,立马有人拿着饮料瓶砸谢振涛。谢振涛这会儿想说话也说不出,刚刚夏杰拽他的时候把他的下巴卸了,本来在车中就受了伤,这会儿干张嘴说不出话来,哈喇子流的哪里都是。

华夏的军人不管年轻与否,都是很注重仪容仪表的,这么狼狈的将军,不管真假,首先感官上给人的印象就不好,加上听了夏杰的话之后先入为主的留下了叛国的第一印象,那些围观的百姓都破口大骂了起来。

警笛声逐渐接近,边海滨带着所有的干警追了过来,车子还没停稳,全副武装的特警就从车上跑了下来,赢得了周围的人连声叫好。边海滨走到谢振涛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哟哟哟,我亲爱的谢叔叔,这是怎么了,口水流这么多,想吃肉了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天天有肉吃,不要流口水了,一把年纪了也不知羞。”

李成把手铐将谢振涛拷了起来,夏杰凑在边海滨和李成身边小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然后让两人赶紧驱散路上的人,同时上报军分区,准备打捞直升机。

人群中的杨琳看着浑身是伤的夏杰,心里说不出的苦。人家军人退役了,想干嘛干嘛,夏杰退役了,好像比没退役更忙碌。上次见夏杰的时候还是她母亲被欺侮的时候,一转眼这么多天,虽然天天都能听到夏杰的消息,却从没机会见到他。

夏杰的胳膊有些发木了,突击步枪的近距离射击,造成的伤口可不是手枪子弹能比拟的。也幸亏是射偏了,假如再正一些,怕是夏杰的整条胳膊都会被废掉。杨琳拿着急救包走到夏杰身边,不顾旁边那几个刑警投来的诧异目光,一脸心疼的说道:“全华夏就你一个军人了?退役了就老实在家呆着,这么跟人拼命,你想没想过我……我三姐她们怎么办?”

夏杰脱掉迷彩服,将胳膊上的伤口露出来让杨琳包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好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以后我天天在家里,哪也不去了。”

杨琳撅了撅嘴:“那你也不来牧野市看我么?”

说完,她的脸不自觉的红了一下。

夏杰张了张嘴,岔开话题说道:“杨琳,你母亲现在还好吧?我这也没顾上去超市看她,假如超市有人……”

杨琳抬手捂住了夏杰的嘴:“你不关心我反倒是问起我妈了,你想当我后爹啊?”

旁边本来偷听的李成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发现杨琳和夏杰都在盯着他看的时候,李成干咳两声,对着旁边那些看笑话的刑警说道:“都愣着干嘛呢,把摩托车和那台轿车运走,把谢振涛搬到车上去,严密看守。京城那边会来人过来接他,这期间,咱门要保证谢振涛不会死掉。”

杨琳给夏杰的伤口上撒上白药,然后用纱布仔细的缠上去。等到她包扎完毕后,杨琳看着夏杰的衣着忍不住问道:“夏杰,你不冷么?穿这么少,伤口不容易愈合的……”

夏杰重新把脱掉的那个袖子穿上,然后对她说道:“我没那么娇气,你先去忙别的,不用管我。边局长,找一台车送我回去,我需要赶紧联系京城那边。谢振涛落网了,京城那边的权力斗争怕是也该结束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为了保险起见,边海滨让朱涛和杨琳送夏杰回去,谢振涛一个人坐在防弹的特种车子中,嘴巴依然不受控制的流着口水,不过他这会儿已经没有了注重仪容的心情。现在他坐的这台车外表看也就是一般的防押运车。但是进去才发现,这简直就是装甲车。坐在这车中,就算外面用火箭弹轰炸也能坚持到救援到达。谢振涛一想起要以阶下囚的身份去京城,就有种一脑袋撞到车厢上的冲动。

不远处的一处高岗上,一个浑身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渐渐从伪装的草丛中起身,他拿着望远镜再次确认一下远处路上的警车车队,对着对讲机说道:“不行,没有机会射杀,我回去了,以后夏杰不在的地方,我不会出手的。”

说完,他将对讲机扔在了地上,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暴怒的声音:“石磊,你他娘的是不是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