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去教育局举报/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大壮一听就急了:“什么破教师,我现在就去杀了她!他娘的良心让狗给吃了?”

夏杰冲他摆摆手,然后对武江的老婆说道:“你把你孩子的姓名班级告诉我,还有那位老师的性命。我去找她,你们两口子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两口子为难的,也不会让孩子觉得难堪。”

武江这会儿脸上也挂着泪水,听了夏杰的话之后,他忍不住问道:“队长,你不会去找那个老师的麻烦吧?你若是去的话,孩子以后就没人教了……”

夏杰笑了笑:“放心好了,我不会那么做的,咱们都是斯文人,肯定得用斯文的方式解决。再说我女朋友也是教师,我怎么会胡来呢。”

这话让武江他两口子都松了口气,但是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老猫却看到夏杰的手一直在颤抖。他怎么能不生气?一个为国家差点献出生命的老兵,居然拮据到孩子的补课费都拿不出来,而且还被教师欺负。这会儿别说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凭奉献来讲,教师跟军人差得远。

有人说教师工资低,但是为什么不说教师有寒暑假,有双休呢?假如是高中教师也就算了,毕竟高考压力大,教师也辛苦。但是一个小学教师,你有什么补课的?一个在课堂上教学都教不好或者说故意教不好的人,这可不是教师能力的问题了,这是道德的缺失。

在夏杰转身要走的时候,老猫说道:“夏杰,我跟你去。”

同时他吩咐猫嫂留在医院照看武江两口子,让夏杰一个人去,说不定他会杀了那位教师。这种刚刚经历过血与火的人,心中积攒的戾气还没有得到疏导,这是一件很危险的时候。老兵们都知道,假如执行了境外任务后,迎接他的不是掌声与荣誉,不是酒杯与美女,而是高强度的训练,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身心得到锤炼,才能将他们心中的戾气疏导出来,不会造成什么危害性事件。

两人开车离开医院后,老猫看着夏杰问道:“夏杰,咱们这么去学校,不合适吧?”

夏杰说道:“我没说去学校,咱们去教育主管单位,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假如让我满意,我也会让他们满意。假如不让我满意,那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为这个国家流血牺牲的人,是不该被如此对待的。”

夏杰的冷静并没有让老猫放心,相反,这会儿老猫感觉夏杰身上散发着阵阵冷意。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夏杰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老猫叹了口气,只希望夏杰在嘉奖来临之前不要惹出什么麻烦。虽然他也很生气,但是并不赞同夏杰的做法。

到了教育局,门口有横栏,一个穿着保安服的老年人拍着夏杰的车子:“下车下车,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呢,怎么硬往里闯呢?”

夏杰放下车窗指着车顶上的警灯说道:“你不认识警灯还是不认识前面那俩汉字?警队办事,赶紧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抓!”

那老头顿时急了:“这是教育局,不是你们警察局,找人就打电话让他们出来接,这里面不允许外单位的人进来。”

老猫从身上掏出一个证件朝那老头儿亮了亮:“我们是纪委的,你们局长涉嫌贪污受贿,我们是过来抓人的。老人家,你也想去我们那边喝茶么?”

刚说完,那老头就赶紧把横栏推上去,然后一溜烟跑进了传达室。夏杰和老猫相视一笑,没想到警察在这边不好使,一听到纪委的名字却尿了。

到了里面,夏杰把车子停好,然后两人大摇大摆的进了教育局的大楼。在一楼夏杰拦住一个年轻人问道:“请问,我想投诉教师,需要做什么?有教师乱收补课费。国家明文规定在岗教师不能收取补课费,但是我们家孩子因为没有交补课费被教师赶出去了。我想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维护我的权益。”

那年轻人推了一下眼镜,上下打量着夏杰。这会儿夏杰穿着一套迷彩服,身上还有几个破洞,加上这几天一直忙,胡碴子都出来了。这人自言自语说道:“这个门卫老黄,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里面放……收费是正常的,教师多辛苦啊,为了你们孩子的教育问题,课余时间还在想办法提升你孩子的成绩,收点辛苦费怎么了?”

他脸上的鄙夷,别说夏杰了,旁边的老猫都能感觉到。

夏杰尽管生气,但是并没有发作:“我就问你这事儿是不是没人管了?国家的规定是不是没人执行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我怀疑你也分钱了,堂堂国家公务员,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也是没谁了。你们教育局,谁负责这件事?”

那人冷笑一声:“哟,怎么,你还准备去法院起诉我们啊?告诉你,老老实实把钱交了,什么事都没有,你来这边告是耽误时间,回头你们孩子学不会,可别来找我们。一分钱不想拿,还想考清华,现在的人啊,素质真差!”

夏杰看着他笑了:“今天就冲你说这句话,我还真要跟你们一般见识了。你留下你的姓名和职务,然后再说一遍收费是合理合法的,我今天就让你当一次网红。”

他以为夏杰要掏手机,结果夏杰没有任何动作。他来回看了一眼:“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了,我叫陈卫国,教育局教师管理科的,教师收费是允许的,因为这是他们补课的报酬,你走吧,再不走我喊保安了。”

夏杰拉着老猫装模作样的往外面走,夏杰小声问道:“拍到了么?”

老猫点点头:“拍到了,你想放在网上?”

夏杰摇摇头:“网上只能引来一阵骂声,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再说一个小科员,级别太低。咱们去找他们局长问一下。真不行,我就让人过来采访他们了。”

结果他们还没到局长办公室就被人推了出来,为了老猫的录制效果,夏杰甚至还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等到老猫拍得差不多了,夏杰和老猫离开了教育局。在车上,夏杰一脸的气氛,就这种水平,也算是教师?还想着人人爱戴,真是岂有此理。恶人还需恶人磨,既然他们这么冲,今天我就找个同样冲的人过来。

说完后,夏杰掏出手机,找到省台聂天佑的电话拨了过去。聂天佑对夏杰的来电有些不明所以:“夏杰?我不是给你们村的蔬菜拍过了么?你怎么……又来电话了?”

夏杰说道:“聂主任,问你个问题,我这有一条很劲爆的新闻,你要不要过来拍摄一下。这将会是今后几天的热点新闻,你若是不做的话,我就发在网上了。你考虑一下,这件事关乎民生,很不一般。”

聂天佑不明白夏杰的意思:“夏杰。你要报新闻还是什么?”

夏杰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一个老兵,因为家庭贫困拿不起教师的补课费,在学校正常上课的时候被赶出去了。刚刚我去了教育局,人家不仅不管,还打了我。我刚刚录制了视频,回头可以给你。不过你要是不过来的话,那我就发在网上了,让全国人都看看,咱们省的教育糜烂到了什么地步……”

没等夏杰说完,聂天佑就连忙说道:“夏杰,你别冲动,我请示一下。还有他们打得过你么?你不是故意录制这么一段视频吧?”

夏杰笑着说道:“不管是故意还是不故意,这都是我录制的,真实存在的。我希望教育部门给我一个说法。当然了,你要是帮我的话,明年清水川的广告全都是你的,你不帮的话,那我就去找报社的记者或者其他频道的人了,我相信,总有敢于面对压力的记者站出来帮我讨回一个公道了。”

聂天佑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现在就带人去,正好我那个《法制天地》的栏目缺少素材,我觉得这种现象确实挺严重的,省城这边的教师也喜欢收费,不过我建议你联系一下他的部队,这种事情没有强力领导支撑的话,就算我做好也不一定让播出的。”

挂断电话后,夏杰咂咂嘴:“咱们先去学校吧,看看武江的孩子怎么样了。我让人去联系武江的部队,我们做的那个任务没法公开,这事儿得委婉的让他们知道才行。”

说完,夏杰给问号发了条短信,让问号试着联系一下武江部队的领导们。这世上假如问什么职业最护短的话,那绝对是军人。只要是某个部队的老兵,只要你真的受了委屈,到了部队寻求帮助,部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到了学校,两人因为开着警车,进去并不难。武江孩子所在的班级是在后面的教学楼,两人正走着就看到那边教学楼下,一个穿着高跟鞋的教师正在拧着一个孩子的耳朵:“不是给你说了,让你回家拿钱,你怎么就跑回来了?全班都交钱了,就你不交钱,你小小年纪搞什么特殊化?买菜的就是卖菜的,没一点素质,你长大了还会继续摆地摊卖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