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各方重视/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实帅,军区特战队虽然级别没夏杰的部队高,但是这支部队的曝光率可比夏杰他们高得多,他们有着自己的臂章,有着自己的口号,有着自己的军营文化。这支曾经不止一次走进影视作品的部队,甫一亮相就让不少市民的围观。

特战队的队长是个中校,见到夏杰的时候主动打敬礼:“首长好,多谢首长照顾我们部队的老兵武江同志,我代表全体特战队向您表示感谢。”

夏杰说道:“这个不需要,都是自己人。武江是我的好兄弟,前两天因为帮我的忙受伤,你们应该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知道这件事很偶然,不过作为一个军人,假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欺负而无动于衷,那才是真的白活了。等会儿市政府来人你去接洽,军区有位少将过来,我得去迎一下。”

虽然这事儿没告诉周玉亭,但是夏杰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周玉亭特意跟这边军区的司令通话,准备将这件事当做全军的大事来办理。退役军人常年遭受不公正的社会待遇,这是很多地方都出现的事情。原本没有夏杰来闹腾的话,或许这件事会和平解决。但是夏杰是刚刚立功的人,武江也是参与者之一。假如军方不做一些姿态,势必会让人寒心。

聂天佑拍摄的角度更侧重于师德方面,毕竟媒体对这些事件是有监管权的。苏曼最为武江一方的律师代表,对那名女教师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严厉的痛斥,并且搬出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在牧野市这么多天了,苏曼再次展现了她作为京城著名律师的风采,所有的言论滴水不漏,态度也很鲜明,在录制的时候已经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

随着聂天佑的到来,牧野市其他媒体记者也全都一窝蜂的来了。省台都来报道了,他们自然不会落人后。而且聂天佑的到来也传递着一个信号,那就是省里对这件事很重视,往常这种事情是压着不播放的,但是这次省里面的表现很意外,市里那几个领导不得不再次请示领导,牧野市再这么闹腾下去,是要崩塌的。

那个女教师虽然没有被军方抓走,但是也已经得到了警告,近期不能外出,随时去军事法庭接受审判。这是夏杰通过军区争取到的,地方法庭对这种案子绝对会有偏薄,但是军事法庭就严密多了,至少想打个招呼走后门是不可能的了,上头的干部也无法对法庭形成干预,除非关系网能铁到总参总政的人出面。

市长办公室中,边海滨点上一根烟,看着市长说道:“到现在了,你还想保着那位局长可就有点天真了。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保住那位局长的问题,而是给那些军人一些交代。一次一等功,两次二等功。这种人才,部队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很重视的。特别是武江这类特种兵,遇到紧急情况,他是第一批召回部队的预备役军官。”

市长对边海滨说道:“那位局长,省里面有人,而且级别还不低。你觉得凭咱们的手段,能做到他们满意么?这个夏杰,好事儿没做几件,就会捅娄子,若不是他掺合,事情会闹成这个地步?”

边海滨弹了弹烟灰:“你想的太多了,他们满不满意让他们去找那群上将中将争吵去。这次事情还不算太大,我听说之前有个军人家里被强拆,他在部队偷枪准备报仇,被部队发现。然后部队派人过去,直接将那个地产商的家给抄了,还查处了一批官员。这年头,没人敢说自己手脚干净,用军事手段调查的话,什么毛病都能查到。”

“说句不好听的,你五年前的通话内容他们都能找到,你以为部队发火是夏杰的作用么?你错了,这种事情太多,他们需要杀鸡儆猴,表明姿态。夏杰在这件事中起到作用并不大,主要是教育局和那位教师的态度,私自收费还理直气壮。夏杰这种人吃硬不吃软,他们把夏杰推倒在地上,就已经给判了死刑,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

“今天他们刚抓了谢振涛,现在谢振涛已经在去京城的路上了,抓捕谢振涛的过程中,武江出力仅次于夏杰,按照部队的立功标准,一个一等功妥妥的。地方政府对一等功老兵不仅没有尊重,反而四处说风凉话,你让那些当兵的怎么想?给你说,现在来的还是少将,等那群中将上将来了,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省部级都得过来说好话。”

边海滨说完后,起身对市长说道:“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也别一直跟我爸打电话了,这件事,我们家肯定不会管的,因为错的是你们的人。好好想想怎么应付那位少将吧,现在人家夏杰可是陪在他身边介绍事情的经过呢,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姿态放低一些,那些军人也会给你们台阶下。别再犯上次收费站的错了,军政闹矛盾,上头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偏袒军方的。”

听到边海滨说收费站事件,市长脑门上的汗水顿时就下来了。那是几年前,五十四军一个高级干部从牧野市周边一条收费公路路过,结果收费站的人看到军牌后依然坚持要收十块钱过路费。那位军官交了钱后不到半小时,就轰轰隆隆来了一个军方的工程车队,要把收费站铲平,因为有一台导弹车从那边借道。

导弹车有没有过去谁都不知道,大家看到的就是军方的挖掘机和铲车在二十分钟时间内,将一个好好的收费站铲平,然后调来运输车队,将建筑垃圾一并拉走。这件事在军政双方都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军方认为地方政府不够尊重军方,军车不收费是明文规定的,但是地方政府不仅不约束,还明显进行纵容和包庇。

地方政府更委屈,不就是十块钱的事儿么,居然把一个造价几十万的收费站就那么铲了,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种野蛮霸道的行径,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跟土匪的区别他们究竟闹明白了没有这个不清楚,反正那任市政领导基本上全都在短时间内调离岗位,有几个甚至直接下马了。就因为这件事,那年的总理工作报告上面不得不加了一句:“未来要加强地方的军政团结建设,做到真正的拥军爱军。”

在军分区的一间会客厅,换成正装的夏杰这会儿正襟危坐,向那位少将介绍着目前的情况,同时他拿出了一个U盘说道:“那位教育局长的所有贪腐材料都在这里了。他一个亲戚是省里人大部门的省级干部,对方今天跟地方政府通了电话,要市里面严惩作乱的军人……”

那少将将烟头摁在烟灰缸中,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也不客气了,这些材料给我,我来处理。夏杰,这件事军区领导特重视,要不是一把手必须在岗,来的可就不是我了。这件事现在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咱们也没必要控制什么,给咱们一个满意的结果就成。你是牧野市预备役的最高长官,我希望你多关心这边的老兵们的生活。”

“我听说你们搞了个老兵俱乐部,还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这件事很好,回头你给我整一份材料,我让军报的同志发表一下,这种事情,值得提倡。其实每年的;两会,咱们军方提的最多的不是现役军人的事情,也不是装备的问题,提的最多的是老兵们退伍后的权益。现在很多地方都有老兵对接的企业,但是牧野市这边还是空白,希望你们多费费心,让咱们这些老兵们能有个容身之所,最好能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

夏杰说道:“首长你放心,我们肯定会做好这份工作的。别人不关爱老兵们也就算了,毕竟他们不是军人,咱们军人得自个儿照顾好自个儿的兄弟姐妹,不光是穿着同样的军装,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着相同的信念,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这次我能完成抓捕谢振涛的行动,老兵们功不可没。”

天黑时候,中纪委的人已经到了。这里面有军区的功劳,也有边海滨的功劳。毕竟他选择了支持夏杰,就帮夏杰做到最好。随着夏杰的成长,夏杰的人情也越来越值钱了。这次来的之位少将,指名道姓要夏杰陪同,连正眼都没看这边武装部和市政的人,这就表明了一个态度,夏杰在军方高层眼中,比他们想象中更重要。

下午聂天佑就回去了,他需要赶紧制作好专题片,然后在晚上黄金时间播放。省里已经下达了任务,要将这件事进行实事报道,并且对教师队伍进行整顿,主管教育的副省长和教育厅的主要领导做书面检讨。平息军方的怒火可不是随随便便道歉就能解决的。

晚上,在江志鹏的饭店里,江志鹏两口子,老猫两口子和夏杰苏曼秦晓燕坐在一个包间中谈论这件事。江志鹏哈哈一笑:“抓了一个中将,还顺手收拾了一个教育局的局长,夏杰,以后在牧野市,你可以横着走了……”

【作者题外话】:收费站的事情,新乡人应该都知道。十几年前吧,新乡西边的大召营收费站因为收了军车十块钱,被工程车队给铲了。尊重军人,拥护军人,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