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姜还是老的辣/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牧之说道:“那会儿我确实看出了一些端倪,有人过去找我,说只要按照他们的吩咐行事,就能保证我做到国内前十的富翁。我胆子小,没同意。后来他们又找了我几次,我虽然好奇,但是见对方几乎都有着官方的身份,并没有答应,后来就见到那些人跟郭志远搅合在了一起。也就是那会儿,郭志远跟原来的老婆离婚,娶了谢振涛的妹妹。”

夏杰挠挠头:“这么说来,他们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布局这件事了?看来这个组织并不是抓到一两个人就能铲除的,希望京城那边能审出些什么,不然我们的努力全都成为泡汤了。除了他们这些事,你还发现了其他的没?”

沈牧之摇摇头:“没有,那会儿我整天忙得不知所措的,并没有多留意这件事。那会儿真是年轻,年轻气盛,对这些事情虽然防备,但是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会是麻烦,就没有跟进调查。我相信那会儿毫无根基的谢振涛和郭志远,都是靠着这股力量上位的。”

“不过谢振涛心胸小,郭志远好高骛远,两人都不是什么办实事的人,所以发展到现在,郭氏集团只是盘踞在牧野市的一个地方性企业,谢振涛爬到中央警卫局就到头了,其实按照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拿下一个军区司令的,最好是卫戍区司令员,这对他们的政变有着直接的关系。”

夏杰想了一下,按照沈牧之的分析,假如郭志远和谢振涛真的按照这个规划发展的话,那么这次的政变,说不定还真的会成功。一个实权的军区司令,可不是一个管着几百上千人的警卫局能比拟的,至少在夏杰的认知中,谢振涛的权力比周玉亭小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在一些重要的中央会议上,周玉亭好歹也是在台上坐着的人,而谢振涛,只能来回巡逻,和武警特警一起保卫会场。

想到这里,夏杰心中再次浮现出来了一个疑问:“那叶家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当时谢振涛会坑叶家一下?郭志远本来跟叶家是合作关系,结果因为谢振涛,他们却在叶家需要帮助的时候落井下石。”

沈牧之笑了笑:“这件事其实要从几个方面理解。第一,你可以看成是叶家内部不稳定,或者说是那位叶家三爷的存在,阻止了叶家膨胀,让一部分叶家人以为这是羁绊,所以想要在家族内部革命,叶家的分裂是无可避免的。其二是谢振涛觉得政变已经没有什么大的障碍,铲除叶家,让他的地位可以更高,毕竟比底蕴的话,十个谢振涛父子也不是叶家的对手。”

“其次,他们那个组织内部信息不流通,各方势力没有形成统一的整体。当叶家和谢振涛的矛盾爆发的时候,我相信那个组织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但是那次事情主要是叶家动用军机运送恐怖分子,这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也是一号首长能用凌厉手段镇压叶家的主要原因,换做别的事情,一号首长想要铲除叶家并不会太顺利的。”

经过他的分析,夏杰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会儿想想,沈牧之分析的都很准确,便问道:“伯父,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按说,这些可都是内部情报的。”

沈牧之笑了笑:“夏杰,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记住我的话,别买郭家的公司,你想要讹诈一些好处的话,尽量要一些资金,钱多了不会砸手上,但是公司的话,就不好说了。”

夏杰点点头:“我知道了伯父,那你也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既然沈牧之不说他的身份,夏杰也不便多问,总之一句话,不管沈牧之什么身份,夏杰都信任他,毕竟沈牧之就算有害夏杰的心,也不会害了他女儿。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舐犊情深,没有人会为了一些并不太重要的利益伤害自己的儿女的。

夏杰离开沈家之后,通过电话得知苏曼和秦晓燕已经回去,便打转方向,直奔郭家的别墅区而去。虽然上次郭志远的别墅被他自己带来的极端分子给端了,但是这并不能否认郭家人就会离开那个别墅区。相反,因为郭志远出事,剩下的郭家人全都住在了一起,这不仅是方便照顾,更重要的是能第一时间掌握别家的信息,以便做出准确的预判。譬如上次郭家遇袭,家族的其他成员就能召开紧急股东会议,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让郭志远退休。

车子来到郭家所在的小区,夏杰把车子停在了小区外面,然后步行走进了小区内,按照边海滨和李成提供的情报,顺利找到了郭量远家的别墅。郭量远跟两个儿子分了家,现在老两口就住在一幢小别墅中,日子安闲且舒心。不过这会儿郭量远却坐在客厅,抽着烟,满脸惆怅。

他很清楚夏杰会过来,他不管怎么做,在夏杰面前好像都是徒劳。在废弃工厂那么多人都没伤到夏杰一根毫毛,那么现在郭家就算挣扎一下,也无济于事,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夏杰虽然挂着军人的名头,但是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夏杰不是一个什么好脾气的人,相反,他这人可谓残暴到家了。

郭量远刚把一根烟头摁在烟灰缸中,屋子里一个黑影闪过,夏杰便出现在了郭量远的对面。

郭量远看着夏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等你好大一会儿了。给谢振涛报信是我的不对,你若是想杀我,我没有任何怨言。但是你不能动我的家人,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就冲我来!”

夏哑然失笑:“你这话啥意思啊?以为我不敢动你故意说大话,还是觉得自己命长想要去阴曹地府啊?我确实想杀你,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今天来就是要你的命的。郭量远,坑我一下,你准备怎么补偿我?不会就真的给我一条命吧?真这样的话,那我就把你杀了,我不喜欢别人呢欠着我,当然了,我也不会欠着别人。”

郭量远一听,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那样吧夏杰,我低价卖给你我们郭家的一个公司怎么样?你也知道,我们郭家的产业即将面临四分五裂,不定便宜给谁呢,所以不如现在低价卖给你,一来是作为对你的补偿,二来是跟你修复一下关系。夏杰,你看上我们集团哪个公司了都可以告诉我,我来操作。”

夏杰心里一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沈牧之猜的果然对。假如没有之前他的提醒的话,说不定自己还真的会上当,最后落个人财两空。想到这里,夏杰说道:“公司我不要,我现在自己的公司还是一团糟,没有走上正轨,再多一两家公司,说不定我的产业会直接崩溃了。你如果真想道歉的话,可以给我一些资金,这个是我想要的。”

郭量远本来准备着跟夏杰讨价还价,他把几个公司的资料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夏杰会这么说。他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夏杰,你真的不要公司要资金?你要知道我们的那几家公司可都是下金蛋的,你要资金不觉得亏么?”

夏杰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亏的,有多大能力就有多少好处,没能力,就算给你一个国家也白搭。资金的话能给多少?我可以给你们一些好处的。”

夏杰的话让郭量远心里一阵诽谤,这王八羔子还真不好对付,这会儿跑来自己家里要好处不说,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有些不明就里的问道:“不知道你能给我多少好处,我还真可以调动一批资金,就看你能给的好处是多少了。”

夏杰说道:“很简单,你们拿钱买我的报告。这次事件,前前后后都是由我负责,现在我正在写详细的汇报材料,这是要递交给一号首长的。假如你们出钱多的话,我可以在报告上多加一两句话,譬如郭氏实业与郭致远没有太多关联,都是郭家其他几个兄弟经营,或者是郭家几个兄弟跟郭致远关系冷淡之类的话。”

“虽然不能洗清你们,但是我相信,我这么写,上头肯定对你们兄弟几个会有不一样的看法的。这其中的利弊你自己考虑,反正上头对你们郭家的所作所为有些不满,哪怕郭致远死了,但是对你们郭家的审查一样很严格,因为他们怀疑,你们兄弟都加入了那个组织,都在为那个组织提供资金。”

这次轮到郭量远不淡定了。夏杰说的这个实在是诱惑太大,虽然现代社会不讲究牵连,但是一个出了叛国罪名的人的家族,势必会被地方政府和其他公司打压的对象,就算他们不坐牢,以后的生活怕也会很辛苦。现在夏杰给自己的这个机会,若不把握住,怕是会成为整个郭家的罪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平复一下心情,郭量远说道:“夏杰,我选择信任你,请你在报告材料上一定要帮我们郭家多写几句,钱不是问题,另外对于上次的事情,我郑重向你道歉,以后的郭家,会用最大程度的诚意来修复和你的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