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 巴结神仙/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游到水面,夏杰发现已经到了夜晚,水面上又结冰了,他用拳头砸开冰层,然后探出脑袋一看,头上月朗星稀,村子安闲静谧,这会儿怕是已经到了后半夜,因为村子的方向没有任何光亮。

夏杰双手撑着两边的冰层,然后从水中爬了出来。假如这会儿旁边有人,绝对会看到冰上有个光着身子的男子在快速的往岸边奔跑。

找到芦苇丛,夏杰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表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他一直弄不明白,自己在水下明明就听了几句话,然后十来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夏杰庆幸的想到,幸好没有在下面进行什么学术研讨,否则再出来说不定已经是一年半载以后了。

一边思索老龟的话,夏杰一边向家里走去。这会儿家中的人全都睡了,他站在门口想了想,便转身向着不远处许香琴的铁皮房中走去,这是许香琴来了之后,孙然他们几个赶制出来的,但是这铁皮房子许香琴基本上没住过,夏杰不在家的时候,她们几个女人是挤在几张床上睡的,也没有闹出什么矛盾。这会儿夏杰回来,许香琴因为身体不便,加上她是客人,就自愿住在了这里,以免让其他女人吃味。

夏杰站在铁皮房前轻轻敲了敲门,里面立马响起了许香琴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怎么来敲门了?”

夏杰沉声说道:“是我,我回来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里面响起了一阵东西被碰翻的声音,然后里面的灯开了。几秒钟后,房门被打开,披着棉衣的许香琴出现在了夏杰面前:“你怎么现在才出来,我以为你睡那边了。文芳在里面睡觉,进来吧,这张小床可够挤的。”

夏杰无奈的笑了笑:“我找张椅子坐会儿就行。”

关上门后,夏杰才发现这房子是双层的,里面开着空调和加湿器,很暖和。房子虽小,布置得却很温馨。文芳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看着夏杰说道:“来就来呗,谁还会真的让你坐一夜么?虚伪……赶紧睡觉,三姐,快进来,外面冷死了……”

许香琴将棉衣放在一边,然后穿着睡衣躺在了被窝中,同时对夏杰说道:“有热水,你喝点水再睡觉。饿不饿?你左手边的柜子里面有些零食,都是文芳她们给我买的手撕面包啥的,饿的话就凑合吃点。你忙活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敢在外面多走动。文芳刚刚睡着,现在估计还一肚子气呢。”

夏杰笑着说道:“你俩躺好,我自己来就行。这次下水,很有收获,那老龟给我说了不少,但是我总觉得是在逗我玩。这两天我还要下去一次,这下面的秘密,不管怎样我都要弄清楚,不然我寝食难安。”

倒了一杯热水,从柜子里拿出几个手撕面包,夏杰坐在一起上安静的吃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的话让本来要睡的文芳好奇起来:“夏杰,你发现了什么?难道下面还有别的秘密不成?今天你走后,欣然突然躺在地上抽搐了一阵子,就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她身上突然闪出了一些蓝色和紫色的光芒,然后就没事了。她自己说她体内好多能量,自己有些头疼该怎么办。夏杰,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杰喝了口水,然后说道:“那老龟说什么欣然是百花仙子转世,身上有着前世的印记。她能和鳝鱼打成一片也是这个原因,还有那棵仙人球,其实也算是报恩来着。有些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许香琴本来没有在意,听了夏杰的话之后顿时愣住了:“百花仙子?这是什么称呼?她以前是个神仙啊?这是不是太扯了?夏杰,这真的不是从网络小说中看出来的桥段?现实世界中,哪有什么神仙,这不是瞎扯么?”

夏杰撕来另一个手撕面包的包装说道:“我也觉得是瞎扯,但是人家就是这么说的,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也是我有些迷茫的原因,这要是真的,以后咱们不都成了神仙嘛,这怎么可能,我是不相信。无神论的思想在咱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就算仙人峰上面和水底的那些东西很奇怪,但是我最多觉得那是以前一些修行者的道场。别忘了,咱们国家从古至今都是崇尚炼丹的,这些地方成为道场,并不奇怪。”

许香琴打了个哈欠:“反正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夏杰,吃饱了没?吃饱了赶紧过来睡觉,我困了。”

夏杰从柜子里又拿出几个手撕面包:“本来我还没觉得有多饿,但是这一吃东西才知道,胃里空落落的,我估计还得吃几个。你俩睡吧,我等会儿自己会想办法的,别担心我,我现在就算三天不睡觉也没事。”

许香琴没说话,而是往里面挤了挤文芳,给夏杰腾出了一片位置,其意义不言自明,管你能几天不睡觉呢,这会儿必须睡。

夏杰吃喝完毕,许香琴和文芳已经睡着了。他小心的脱下衣服,然后关了灯,躺在了床上。刚转进被窝中,许香琴就下意识的转身,紧紧抱着了夏杰。或许只有在夏杰的怀抱中,她才能睡好。

几个小时后,夏杰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手表一看,这会儿是早上六点。在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夏杰已经穿好了衣服,他不睡觉可以,但是吵醒了许香琴和文芳就不好了。

开门一看,是沈婷。沈婷被眼前的夏杰吓了一跳,旋即松了口气:“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我还准备商量一下找人打捞你的尸体呢。几点回来的?”

夏杰往屋里看了看,发现两女没醒,便赶紧走出房间关上门,然后说道:“两点多,我怕回家吵醒你们,便来这边了。你也知道,王姨岁数大,神经衰弱,睡眠不足。所以这次我就……”

许香琴眨眨眼:“夏杰,你觉得你这套说辞我信么?赶紧去村委会,开饭了。你不在家,我也不想让王姨操劳,咱们今天去村委会吃早饭,这也是张大爷的意思,说咱们几个不去喝他做的胡辣汤,他不高兴了。”

夏杰笑了笑:“这有啥不高兴的,不就是想要夸几句么。走吧,咱俩过去,等会儿来的时候我给她俩端来一些饭菜,昨晚我把她俩吵醒,现在估计心里还在咒骂我呢。”

许香琴挽着夏杰的胳膊一脸坏笑的问道:“难道昨晚你们三个就没发生点什么?”

夏杰白了她一眼:“沈婷我发现你怎么变得这么八卦了,这房子又不隔音,还挨着大路,我就算想要做点什么我敢吗?别整天想这些,大姑娘家,一点儿都不知道矜持。”

许香琴有些委屈的说道:“我已经很矜持了,再矜持的话,连汤都没了……”、

夏杰哈哈一笑,托着她的下巴说道:“得了吧你,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儿,今晚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香琴昂着脑袋说道:“想要巴结我?晚了!今晚我还和欣然一起睡,看你怎么着……”

夏杰搓搓手说道:“那今晚就把你俩一块吃了,三个人,哈哈……”

许香琴没想到夏杰会这么回答,脸红红的啐了一口:“流氓!”

踩着冻得僵硬的道路,两人来到村委会,这会儿整个村里的人几乎都在,大锅饭时代就是这样,不过饭菜可没法比。据村里老辈人说,那会儿几乎喝的都是各种面汤,而且就这也是限量供应,每人一碗不能多。现在可好,刚进院子夏杰就看到了一排好几口锅,胡辣汤、八宝粥、小米粥、红薯粥、玉米粥等等只有市里的早餐店里才有的早餐,在这里全都能看到。油条包子煎饼等等食物也是应有尽有。

见到夏杰和沈婷结伴而来,村里人都笑着打招呼,王欣然和汉娜两人坐在会议室门口的一张桌子旁边,冲夏杰摆着手,示意夏杰过去。

拿着碗,夏杰盛了一碗胡辣汤,然后端着一屉包子向着哪边走去,王欣然好奇的看着夏杰:“夏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见到你?”

夏杰笑着说道:“昨晚太晚了,怕吵醒你们,我去了三姐那边。你俩这吃的太少了吧,汉娜,多吃点。那些咸菜丝味道很棒,是张大爷自己动手腌制的,我给你端过来一点你们尝尝,比外面卖的味道好得多。”

沈婷端着一碗红薯粥坐在夏杰旁边,看着夏杰快速的起步,有些好奇的问道:“这都凉了,他干嘛呢。”

王欣然努努嘴:“他去盛咸菜了,你说夏大哥怎么了,今天我怎么感觉他好热情啊?以前咱们吃饭,他只负责做好,然后你爱吃不吃,这难道是想在乡亲们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沈婷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吧,别管他,咱们赶紧吃。今天去大棚地里忙活,欣然还得去教学,办学校不光是夏杰的想法,也是咱们村里乡亲们的厚望,可不能辜负了。”

端着咸菜,夏杰有些忐忑,不远处坐着正在小口喝汤的王欣然可是神仙啊,这万一惹她不开心,整个清水川怕是一下子就被夷为平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