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大跌眼镜/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队长失血过多死亡,在军区特勤队赶过来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只剩下一具尸体。特勤队的队长问夏杰:“他说什么了没?”

夏杰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他找我就是求死的,那一刀,他本来可以躲过去,但是他没有躲避,被我刺了个结实。现在,这人的上线下线全都不知道,一个顶好的机会,结果……”

夏杰心里很愤怒,他知道老队长肯定有啥难言之隐的,但是对方就是不说,他也没办法。还有龚军长,当时明明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假如在办公室就将他擒下,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未必不说出来。

现在可好,成了无头悬案。

在电话中,夏杰将事情的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周玉亭,周玉亭倒是没多大感触,他对夏杰说道:“回去忙你的,这件事不用你管了,你那边的事情弄好就成。刚才问号给我说你们省的徐省长找你麻烦?”

夏杰“嗯”了一声:“现在我让问号帮我找他的黑材料,我相信他肯定有的,因为官位做到他那份上,手脚绝对不干净,等我拿到材料,我再跟他好好玩玩,就算是省长,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周玉亭叹了口气:“夏杰,有些事情,你太较真了不好,这世界,是五颜六色的,而不是非黑即白,有些时候,点到为止才是做好的,一直硬着头皮向前走,并不一定能让人敬仰倾慕。这段时间,你一直顺风顺水,好像很成功的样子,但是我想让你知道,这个社会,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纯粹的,每个人都有着他存在的价值和理由,而不是非要按照一定的模式去做同样的人。”

夏杰被他的话整得很迷糊:“周将军,你的意思是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玉亭说道:“对,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的事情,你管得太多,总会踩到别人,我希望你能时刻都保持低调。有些事情,你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是你硬着头皮往下走,不听劝阻也不回头,迟早会连累到你身边的人。你懂我的意思么?”

夏杰“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是不是京城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

周玉亭笑了笑:“没什么,一些小曲折,你最近低调点就行,其他按照你的计划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那个传销窝的事情,你该审讯就审讯,但是别太张扬了。”

挂断电话,夏杰手插进口袋中,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他不知道京城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肯定是跟他有关系。

开车来到警局,夏杰跟边海滨相对而坐。边海滨对夏杰说道:“我爷爷给我来了电话,说让我收敛点,京城那边出事了?”

夏杰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这样吧,这个传销窝,难道真的跟上头的某个人有关系?你说咱们还继续查么?”

边海滨点上一根烟,对夏杰说道:“夏杰,你知道我之前的脾气么?”

夏杰摇摇头:“不知道,只是听说你对案子有着很强的执念,只要你经手的案子,都必须一查到底,是这么回事么?”

边海滨点点头:“确实就是这样,要说得罪人,我应该得罪的人是最多的,但是只要发生了大案,那肯定是把我调过去。现在我破了这么多案,立了这么多功,居然怕我得罪人。现在的我,还怕个毛啊,我要是怕得罪人,我根本就不会穿这身警服!这里面肯定有蹊跷,夏杰,咱们查查如何?”

夏杰看着他:“怎么查?我这去了京城他们就能知道,不去京城啥事儿都做不出来。这件事,你还能怎么查?”

边海滨笑了笑:“你我不去,让别人去,这件事不查清楚,我不信你心里会看开。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或许是有人说情,或许是遇到了无法想像的阻力,所以才这么说。我党警察第一天,我爷爷就告诉我,维护这个国家的安定,是警察的责任!”

夏杰并没有边海滨想的那么狂热,他起身说道:“咱们先去拘留所看看审讯结果吧,另外那个省长的黑材料也在收集中,不管如何,咱们都要留一手,省得到时候被人反咬一口。”

边海滨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小子心里放不下这个案子。传销是非法行为,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现在有人阻拦,肯定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冲击,所以才会这么做。我断定,京城那边正在酝酿一场大的风波,或者现在正在进行着一场风波,这种事情,咱们应该掺合一下的,我不信全国的退伍军人和警局局长都受到了警告,肯定是因为咱们两个。而咱们两个,现在正在调查这个传销窝的案子,夏杰,咱们干吧!”

两人首先开车来到拘留所,在里面夏杰刚找到李成,就看到一个官员模样的人过来,手中拿着模糊不清的签名,要将传销窝那个女头目带走。

李成和边海滨自然是不会放人的。夏杰对留下的那些军人下了道命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审讯区,而那个假装要将人带走的官员,被夏杰一声令下关了起来,管你是省里的什么干部,到了这边,你就屁都不是。

李成拿着厚厚一摞笔录递给夏杰:“基本上全都是废话,这个女的也不承认她背后有什么靠山或者势力,只说自己是财迷心窍才这么做的。”

夏杰一愣:“她不是很跋扈么?怎么这会儿会说这种服软的话?”

李成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要不,你再过一遍?”

夏杰点点头:“我试试,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等会儿你们别进去,我单独审讯一下,刑讯逼供嘛,人越少效果越好,因为人多的话,对方会不自觉的生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阻碍审讯的进程。”

等到那女的坐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夏杰已经看完了她的笔录。他对着眼前的那个女人说道:“刚刚有人拿着一张好像是省政府的条子过来要把你带走,我没同意。他试图反抗,被我拘留了起来。现在我想知道,你的后台到底是谁,能让一个省长为你奔走呼告,我想你的能量绝对超乎想像。”

那女的看着夏杰笑了:“你太高看我了,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个跑腿的,这里面的门道,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我们是国务院批准的内部商业培训师,主要就是通过洗脑,让众人开始为我们奔走呼告。这位军官,你要不打电话去问一下?”

夏杰摇摇头:“国务院的电话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知道你到底说的真话还是假话。”

说完,夏杰拿出一管针剂走到那女人面前:“这种针剂很难得,一管至少上万块,我希望你等会儿说的内容,能对得起这针剂的价格。”

那女的明显竟慌了,她挣扎着,嘴里大喊救命,不过夏杰却不吃这一套,当即用一块破布塞进了女人的嘴里,然后他将针剂注射到了女人的颈动脉上面,将药剂缓缓推了进去。

十分钟后,女人的精神开始涣散,夏杰坐在她对面,然后轻声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女人有些恍惚的回答道:“车珍珍……”

“多大年龄?”

“35岁。”

“结婚了么?”

“没有。”

……

整整十五分钟,夏杰都在问着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等到女人意识逐渐涣散的时候,夏杰突然换了种口气:“你最近过得好么了?”

这句话像是有魔力一样,让车珍珍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不好,他在省里对我不管不顾,我跟着他,没享过福,倒是天天累的跟什么一样,他是官员,在乎名声,但是我也是个女人,我也有虚荣心,他从来没关心过我……”

夏杰本以为用这句话当成突破口,然后以朋友的身份跟这个女人聊聊,没想到这女人当即就爆出了劲爆的话题,她居然是省长的小媳妇儿。这太出乎夏杰的预料了,可以说他分析了好多结果,但是偏偏没有往这方面扯。假如这个消息爆出来,绝对够那个找麻烦的省长喝一壶的。

夏杰继续问,那女人也继续回答,从家庭到事业,从当那个人小老婆的起因到现在的矛盾重重,这女人全都倒豆子一样告诉了夏杰。同时让夏杰对传销窝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里面的敛财手段居然有很多,而且数不胜数。他以前总以为传销只是哄骗别人钱财就完了,谁知道这是最低级的一种做法。

等到夏杰从审讯室出来之后,外面已经将消息听完的李成和边海滨这会儿全都傻眼了,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是省长的姘头。

边海滨憋了半天才说出了他的看法:“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位省长的口味居然如此重,这么丑的女人居然也会当成小老婆养着,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那个级别的人,不是都喜欢玩明星么?”

李成点点头:“难道是换换口味不成?局长,咱们现在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