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宋子强陆小飞和鹰眼的就位,夏杰也从保护一号首长的任务中解脱出来。看着沙俄总统和一号首长被几人保护着离开,夏杰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看着不远处依然往这边赶的黑衣人,夏杰嘴角勾起,也是该算算这笔帐了。

他从地上一具尸体身上扒下一套还算干净的黑衣,然后学着那些人的样子蒙上脸。这会儿凌晨快五点了,但是伦敦依然没有天亮的意思。夏杰用手表看了看一号首长他们逃离的路线,做好和宋子强约定地点的标记后,夏杰便开着路边一台军车,向着反方向而去。

保护人和杀人是两码事,杀人失败后还能再来,但是保护人失败一次,就代表着全部失败。跟一号首长在一起的时候,夏杰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保护首长的任务中。现在总算是解脱出来,他肯定要去发泄一下的。

一群黑衣人在另一个路口冲夏杰摆手,应该是要趁车。这会儿他们的建制也已经打乱,毕竟杀黑衣人的人,不光是夏杰他们,还有其他各国留在伦敦的间谍和特工。

夏杰把车子缓缓开过去,同时打开车子的炮击系统,在那些人以为遇到自己人的兴奋表情中,根本没注意到夏杰开着的步兵战车上的火箭弹系统已经打开。距离二百米的时候,夏杰停了车,然后按了一下车子中的发射按钮,火箭弹猛然发射出来。

那群人到死都没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的好兄弟会对自己人开火。

这种方法得手后,夏杰开着步兵战车开始了撒欢,哪里人多就去哪里,见到三人以上的团队就直接开火,单个儿的人,走进了用手枪消灭。既然找不到他们的指挥部,那么就直接杀人,反正这些人杀得越多,他们灭亡的速度就越快。

车里的对讲机已经多次在询问夏杰的状态了,但是夏杰全都置之不理,最后他甚至将GPS模块给拆了下来。这下,对方想要找到他的位置都很难做到。

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夏杰一个人已经消灭了四五十个人。车里的火箭弹已经用完,夏杰准备再找一台车换一下的时候,突然车子的网雷达发出了报警声,火箭弹袭击。

夏杰顿时打开车门从车里滚了出来,然后迅速扑倒在了绿化带中。车子炸了,四分五裂。夏杰刚抬起头,就感觉身后有人,他迅速转身,就看到了后面有个黑衣人双手抱着枪静静的站着,用德语说道:“你敢动一下我立马毙了你!你这极端分子,为什么要在这里搞破坏!”

夏杰顿时傻了,难道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冒牌货不成?他赶紧用德语说道:“我是穿着他的衣服杀他们的。你是不是也一样?咱们是同一个战壕的兄弟,你不能用枪指着咱们自己人。”

说完,夏杰慢慢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同时说道:“你看,我是华夏人,不是极端分子。虽然我们长得像,但是还是有区别的……”

还没等夏杰说完,对方本来放松的身体再次绷紧,同时拉动了枪栓:“夏杰!我找你很久了!有什么遗言你可以说了,对我们德国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让我们脸面丢尽,我本以为今生再也没有机会杀你了,难得上帝开眼……”

这话让夏杰顿时呆住了:“卧槽,你是第九边防大队的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那人摘下面罩,夏杰看了半天,总算是想了起来:“你是弗兰克林?第九边防大队的指挥官?我找你也找了很久,贸然去我们清水川杀人,你们还真是给政府军长脸!”

仇人见面,自然话不投机。两人彼此怒视着,都恨不得杀了对方。但是弗兰克林没动,夏杰也没动。

夏杰看着对方的枪口,然后说道:“你们抓了我老婆,我自然要去营救的。其实本来没有你们第九边防大队的事情,结果你们自己跑了过去,想要留住我,我自然要反击了。”

弗兰克林冷笑一声:“这么说来,倒是我们的不对了?”

夏杰刚准备说话,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用中东话喊道:“你们在干嘛呢?这边有个负隅顽抗的人,赶紧过来帮忙。”

夏杰赶紧扣上自己的面罩,然后举着双手慢慢靠近弗兰克林:“我们华夏的一号首长已经离开了,我留在这里就是准备大开杀戒的。你别告诉我你是因为我才这样装扮的。”

弗兰克林摇摇头:“我哪知道你在这,我们德国的总统被抓了,我带的几个人全都死了,现在我正在想办法救她出来。本来不该过来的,但是女人嘛,都喜欢凑热闹,当了总统也改不了这种本性。夏杰,我有个提议。”

这会儿弗兰克林收了枪,跟夏杰肩并肩向着远处那个黑衣人走去。

“你帮我救出我们的总统,我帮你把汉娜的父母送到华夏,以后,汉娜会在德国除名,我们的未完成档案上,也不会再有她的名字。这件事对你我都有好处,你觉得如何?”

精于算计的德国人,这会儿脑子快速的寻找着对他有利的办法。夏杰想了一下说道“成交,不过我有个条件,假如事不可为,我会自动放弃。假如可以一搏,我自然会尽全力。”

弗兰克林的话滴水不漏,虽然这会儿说得很漂亮,但是以后到底会不会去追杀汉娜,他自己都说不清。这会儿夏杰用同样的话搪塞他,局面可为不可为,其实也是夏杰的一句话。他觉得困难自动放弃,弗兰克林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这样,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凑在了一起,组成了杀人二人组。走到那个黑衣人身边的时候,夏杰假装跟那人客气,弗兰克林从后面抽出匕首,一下子划开了那人的颈动脉,夏杰捂着他的嘴,看着那个人的眼神慢慢变得灰暗起来,直至失去生命。

弗兰克林知道关押总统的位置,他和夏杰又找了一台步兵战车,快速的向那幢建筑中移动,这会儿夏杰在路上没有再开枪,杀一些小鱼小虾的已经提不起他的兴趣,他现在主要想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跟傅将军有没有关系。假如有的话,这一次就能将傅将军彻底整下来。

自古夺权之争,都是内务事,放在国内怎么打都行,但是拉着外人整国人,那就不多了。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过线了。一号首长肯定会大动肝火,只要他动了真火,那傅将军他们的末日也就到了。这次夏杰之所以单枪匹马杀进来,其实也是得到了一号首长的授意,毕竟这种事情能有证据的话,那么就更加有说服力了。

在弗兰克林指定的建筑附近刚停好车子,车内的对讲机中就传来了问话声:“你们为什么回来了?出去巡逻!”

夏杰点了一下通话键,用华夏语说道:“来爆你们的菊花!把屁股洗净,等着老子挨个儿送你们花生米!”

弗兰克林赶紧关闭通话:“你这是做什么?会打草惊蛇的。”

里面又没有关押一号首长,夏杰自然是无所谓了:“惊了蛇,那就连蛇一块儿打死!走吧,咱们先进去,咱们就假装是过来复仇的,他们反而不敢拿人质威胁了。你越是投鼠忌器,他们越是在俘虏身上做文章。”

弗兰克林看了夏杰一眼,感觉上了贼船。这货现在无所畏惧,别说一个德国总统了,就算杀十个,对华夏的影响也不大,甚至还能帮助华夏更快速的发展。

不过事已至此,夏杰的身手他也清楚,有夏杰在,救出人的几率还更大一些。

两人整理了一下装备,车上的弹夹和手雷等物,两人尽可能的带走,然后夏杰往车子后免得弹药库中扔了一颗手雷,便和弗兰克林悄悄进去了。

等车子爆炸的时候,两人已经摸到了建筑的二楼。整座建筑中的玻璃全都震碎了,不少黑衣人跑出去查看情况,这让夏杰和弗兰克林更多了几分胜算。

在三楼的楼梯口,几个抱着突击步枪的人站在那里。这些人的打扮让夏杰和弗兰克林大吃一惊,居然是英国的正规军,肩膀上的军衔甚至都没有摘掉,显然在英国已经潜伏很久了。这几个军官的出现,让夏杰顿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英国军队到现在还没动静,肯定是他们入侵了军网,导致军方消息闭塞,甚至传递假消息迷惑别人。

几个军官倒下后,夏杰从一个人的脖子上抽出了自己的军刺,捂着对方的嘴,夏杰嘟囔道:“我还以为英国部队没有进来是因为天黑的原因呢,没想到是已经被渗透到了内部。”

弗兰克林说道:“除了在城区休假的军官,城外的部队根本不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因为有人给军方发了消息,说今晚会有盛大的烟火演出。那些人肯定以为城里的爆炸声是燃放的烟火呢。你也知道,英国人一向自大和傲慢。”

夏杰嘿嘿一笑:“估计经过这一次,他们就不会有这个毛病了。走吧,去找你们的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