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如愿分得红果山(三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大媳妇说的没错,历来分家,都是长子分大头。我看就这样吧,60两白银,大房分36两,50亩良田,大房分30亩。还有房子,我看既然要分家了,那就彻底分开住吧。七间房,大房留下五间,剩下的两间就当是二房的,不过房子还是拆掉算了,大房就给二房和三房16两银子当做补偿吧。”

凌丰收这话是对着黄氏说的,黄氏一听,顿时满意的不行,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了。

“爹,你把这么多财产都给了大房,那我们呢,我们呢二房就只能分40两白银,20亩良田,您这也太偏心了吧!”

顾氏一听,凌丰收居然将这么多财产都给了大房,顿时气得不行。

陈氏也想开口,只是被凌丰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才不甘不愿的闭上了嘴巴。

只是心里也在嘀咕,自己这老头子,真是越老,脑子越有问题,干嘛把这么多财产全都大房。幸亏,自己和老头子都是有银子防身的。

“谁说剩下的,都是给你的,还有40两银子,二房跟三房平分,良田也是如此。至于冬娘的嫁妆,就由我来出。不用你们三房担心了。”

凌丰收凉凉的瞥了一眼顾氏,对这二儿媳,他也真的没有话说了,太贪心了。

“什么!爹,您也太偏心了!”

顾氏不可置信的瞪着凌丰收,凭什么大房拿这么多银子,而他们二房居然还要跟三房平分!

“就是,春生他们一家拿这么多,我也就认了。可剩下来的,凭什么二房得跟三房平分!”

陈氏也是不满的开始嘟囔,凌春生她也认了,到底是她的亲生儿子,可凌筱雅的,陈氏可没有这么好的心肠,尤其是想到凌筱雅竟然将虎皮送给董氏,她更是恨凌筱雅恨得不行!

凌筱雅对那一点可是一点都不在意,她心心念念的可是那种着红果的大山。

“爷爷,我只要那大山,其他什么都不要。”

凌筱雅懒得再跟董氏啰嗦,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

“筱雅,那大山上只有红果,那红果是又酸又涩,根本就没人爱吃,你——”

“好,既然筱雅都开口了,她只要大山,那除去给大房的银子和田地,其他的就都给二房!”

这可是凌筱雅自己说的,陈氏可没有逼她。陈氏无不得意的在心里唱歌。

因为凌平顺,黄氏对凌筱雅的态度也好了几分,于是开口,“筱雅,你要那山恐怕没什么用。那山小不说,上面除了红果以外也没其他东西,红果你也知道,又酸又涩,摘了也卖不了钱的。要不,你还是要银子和良田吧。”

“老大媳妇,筱雅自己都做了决定了,你在这里多嘴做什么!”

陈氏没好气的冲着黄氏吼道。

“就是!大嫂,你是不是看不得我们二房日子好过一点啊!”顾氏阴阳怪气地看着黄氏开口。

黄氏被陈氏和顾氏噎的差点没有吐血,她说啥了,她不就说了一句公道话,陈氏和顾氏两个,有必要像看着仇人一样的挤兑着她嘛!

眼看争端又起,凌筱雅连忙开口,“大伯娘,多谢您的好意。可我只想要那山。”

凌筱雅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好,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要后悔!”

银子不要,良田不要,居然要一座压根儿不值钱的破山,也就凌筱雅这白痴干的出来了!

不过想想,凌筱雅这白痴居然将值钱的虎皮送给董氏一家,陈氏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反正这凌筱雅就是个傻子!你还能期望傻子变得聪明不成!

“筱雅,你真的不后悔?”

董氏也忍不住提醒凌筱雅了,分家不要钱,不要良田,居然就要一座破山。

“蓝婶,您放心,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这分家,东西既然分清楚了,不要以后有人又弄出什么夭折子,说这次分家不公平之类的话。”

“筱雅啊,你放心,就这么一座破山,你二叔跟二婶我都是看不上的,你要是喜欢那就好好的抱紧啊!”

顾氏无不嘲讽的开口。

凌筱雅闻言,也不多说什么。

只是将来,等到凌筱雅的那座山真的挖出好东西,赚了大钱之后,顾氏和陈氏简直是悔的肠子都要清了!

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分家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蓝里正也带着凌家的人去官府落了文书,属于凌筱雅的房子、田地还有大山的地契也全都归到了凌筱雅的名下。

凌筱雅在拿到那地契的时候,一颗心才觉得彻底踏实下来。

*

御书房

乾风帝目光微沉的看着底下自己已经成年的两个儿子。

被乾风帝紧紧盯着的定王和肃王,此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纷纷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

定王的心是纷乱极了,燕翎竟然平安无事的回来了,那边境吃空饷的证据肯定也带回来了,父皇要是看到那些证据——

想到那恐怖的后果,定王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肃王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只是天知道,此时他也是担心极了。

燕翎竟然平安回来了,原本定王对燕翎出手,他是在后面推波助澜下黑手,明明底下的人已经报告他,燕翎中了毒镖,八成是命不久矣,可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燕翎的命竟然这么大,居然活着回来了。

想至此,肃王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不过好在,自己这边牵涉吃空饷的人比较少,就算折了,也没必要太担心,相反,定王才是最应该担心的。

“怎么,朕记得以前定王和肃王见到朕,可是有不少话要说的,怎么如今一句话都没有了!”

定王一惊,双手抱拳恭敬的回答,“儿臣是看父皇在想事情,所以不敢打扰。”

“哦?是吗?”乾风帝犹如鹰隼般的双眸直直地看着定王,看的定王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良久,乾风帝才默默的收回自己的视线。

“朕看定王站了这么久,怕是口干了。余中你是怎么办事的,还不赶紧给定王倒一杯茶。”

“老奴该死,老奴这就为定王上茶。”

很快就有一个小太监端来了的一杯茶水,余中接过,上前,要端给定王。

定王战战兢兢的打算接过茶杯。可定王的手还没有碰到茶杯。

茶杯就“嗖——”的一声掉落,茶杯也碎了一地。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定王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老奴该死,老奴年纪大了,竟然连一杯茶都断不好。还请皇上恕罪。”

余中“噗通——”一声跪下,向乾风帝跪下请罪。

“余中啊,余中,朕看你年纪真是大了。居然连被茶都端不好,来人啊,把余中拖下去打十大板。”

很快就有两个侍卫进来,将余中拖下去打板子,只是宫里人都是精明的,知道乾风帝压根儿就没想中重罚余中,这打板子也就是个幌子罢了。

“定王,你说余中那家伙连茶杯都拿不住,被打了十大板,那你这个连茶杯都接不住的——”

“父皇恕罪,儿臣该死!”

亲们三更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