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众人满意(万更!求首订!)/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夫人原本还想多问问赵天楚,可一听到冯氏的声音,冯夫人就不禁沉下了脸。

虽说这冯氏是自己丈夫唯一妹妹,自己原先也念她死了丈夫,一个人养个女儿辛苦。

可你看看冯氏的行事作风,简直让冯夫人无话可说了!

寄人篱下就应该有个寄人篱下的态度,可冯氏压根儿是把她当做这家的主人!喧宾夺主,何其可恨!

看在自己丈夫的份儿上,冯夫人忍了下来。

可让冯夫人忍无可忍的是,这冯氏居然还给自己的丈夫介绍其她的女人,这简直是触碰到冯夫人的底线了!

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事后,冯夫人简直恨不得立马将冯氏和风音直接赶出去!

可最后,还是自己的丈夫来求情,冯夫人硬生生的人下了这一口气。

再然后,冯夫人就更加可恨了,居然想将她的女儿风音许配给自己的宇墨!

她怎么都不看看,她的女儿是个什么德行!骄横霸道无理!

这样的女子怎么配得上她的儿子!

最可恨的是,也不知道冯氏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一百年想要勾搭宇墨,一边居然还想勾引徐子寒,真以为你女儿是射门呢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啊!

从自己生病以来,冯氏和风音两个就没有来看望过她。如今过来,冯夫人是一点都不觉得这两人良心发现了,突然来关心自己。

这么些年,冯夫人也算看透了,冯氏和风音两个,压根儿就是白眼狼!你想她们知恩图报,不如指望天下红雨来的强!

冯夫人不断的跟自己说,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可以想到在赵天楚跟前,凤凰寺和风音两个居然就打算来丢人现眼,她就恨不得直接让人把她们两个给丢出去!

不过多年来的良好的修养,让冯夫人做不出这种事情。

于是,冯夫人只能闷闷的吩咐身边的丫头,“去把表夫人和表姑娘请进来。”

冯夫人这话说的颇为的咬牙切齿。

赵天楚的眉眼的末端微微上挑,看来自己的姑姑很不待见这所谓的表夫人和表姑娘啊!

冯夫人脸上不耐的表情,让赵天楚知晓,自己对待冯氏和和风音的态度。

冯氏和风音在丫鬟的带领下进了冯夫人的卧室。

风音在看到赵天楚的第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风音原本以为冯宇墨已经是个最出色的男子了!

确实只在落霞镇这个小地方,冯宇墨确实可以说是十分的出色。

可在风音看来出色至极的冯宇墨,跟眼前的男子一比,顿时低到了尘埃。

那绝世的容颜,温润如玉的眼神,高贵的气质,无一不吸引着风音的视线。让她恨不得直接贴到赵天楚的身上。

赵天楚自然是感受到了风音花痴的眼神,一直噙着笑容的嘴角也不禁沉了下来。

在梁都,也有不少向赵天楚示好的女人,可是那些女人起码还知道稍微遮掩一下。

可眼前的这位,真的是连羞耻二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位就是表哥的表哥吧,那我也称呼一声表哥。”

风音娇俏的面庞染上了一团红晕,双手紧紧的捏着手帕,毫无疑问,此时的风音是在害羞。

表哥的表哥,叫表哥,这算什么逻辑。

冯宇墨看着风音丢人现眼的模样,撇过头,真心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冯氏在见到房内有一个如此俊朗的公子的时候,也不禁有些愣神,她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俊朗的公子哥!她都这样了,音儿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肯定是更不能抵挡了。

冯夫人不悦的看向冯氏和风音,这两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居然丢人都丢到天楚这里来了!

“我说小姑啊,我身体不舒服,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

说完就赶紧走。冯氏眼底的不耐烦是那么明显,几乎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到。

“我说大嫂啊,你可得评评理啊!我的音儿好歹算是大家的小姐,如今竟然被一个野丫头欺负了,你这不是在挖我的心啊!”

冯氏可不会忘记自己宝贝女儿受的委屈,捏着大红的帕子擦了擦眼角,声泪俱下的哭泣。

冯夫人不耐的皱了皱眉头,心想,风音不欺负人就不错了,还别人欺负她呢!反正冯夫人是一点都不相信。

“是吗?有人欺负你女儿了?”

冯夫人可懒得称呼风音什么“音儿”的,想想都恶心,之前缠着自己的宇墨,同时跟徐子寒勾搭不清,如今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对天楚发花痴,对这种不知道自爱的人,冯夫人压根儿懒得搭理!

冯氏好似没有感受到冯夫人的冷漠,继续哭泣,“不就是宇墨带来的那个丫头,当时她在宝祥居的时候,就好让音儿没脸,这次居然来了官署,还明里暗里的欺负音儿!”

冯氏的话,能信上三分就不错了!

冯夫人忍不住在心里想。

赵天楚在冯氏开口的过程中,脸就差不多全黑了,看着冯氏和风音的眼神是愈发的冷漠。

冯宇墨最沉不住气,直接开口,“娘,才不是这么一回事呢!在宝祥居,明明是表妹无理取闹欺负人!至于刚才,凌姑娘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表妹要是生气的话,应该是我说错话了吧。”

冯宇墨冷冷的瞥了一眼风音,这女人真是太讨厌了!

风音被冯宇墨瞪得抖了抖身子,同时求助的眼神扫向了赵天楚。

谁知赵天楚压根儿就没有看那风音一眼。

风音委屈的直想哭,好似赵天楚就是个负心汉一样!

“宇墨啊!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啊!明明是那什么贱丫头欺负音儿,你是音儿的表哥,你怎么能不为音儿出头呢!”

冯氏一脸不满的看着冯宇墨。

“我是帮里不帮亲!”

“我看你是被那贱丫头给迷住了!”

冯氏气得口不择言。

冯氏话落,屋内的三个人脸几乎已经全黑了。

冯宇墨想的是这手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冯夫人想的是这冯氏真真是丢人现眼。

赵天楚想的则是,这个冯氏的单子可真是不小啊!

“当日在宝祥居发生了什吗,我最清楚,不如由我来跟大家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

出声的是徐子媛。

今日的徐子媛穿着一件嫩黄背心褂子,外罩一件子粉红长纱,显得整个人十分娇俏可爱。

徐子媛对着冯夫人行礼,“冯夫人抱歉,小女子原本是打算,让人通报了之后再进来的,只是听到这位风夫人居然诬陷小女的朋友,所以小女情急之下,未经通报,就闯了进来,还希望冯夫人能够见谅。”

冯夫人见徐子媛面容娇俏可爱,居住落落大方,心里对徐子媛的评价顿时高了不少。

“不怪不怪。”

徐子媛得到冯夫人的原谅,立马将视线对准了冯氏和风音,“风小姐,当时筱雅与你一样是宝祥居的客人,筱雅只是没有听你的离开宝祥居。我倒是不知道,筱雅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

风音被徐子媛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可当着赵天楚的面,她不想输给风音,于是没好气的开口,“那么个低贱的丫头,就不配踏入宝祥居!”

冯夫人看向风音的眼神是愈发的鄙夷,难道她以为她的身份有多高贵不成?她是不是忘记了,她跟冯氏的身份也没有高贵到哪里去!寄人篱下,却连基本的为客之道都没有!真真是让人鄙夷。

冯宇墨倒是心性直率,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明明是自己的错,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说是别人的错。

赵天楚连看都没有看风音一眼,这样的女子,多看一眼都是侮辱。

“徐小姐,难道是皇商徐家的小姐?”

赵天楚用的虽然是疑问句,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只是看向徐子媛的眼神中倒是带了一分别样的味道。

徐子媛自然明白赵天楚眼底的意思。

落霞镇是小地方,所以自己的那些事情八成没人知道,可赵天楚,理国公的世子,她的那点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赵天楚。

“赵公子说的不错,我正是皇商徐家的小姐,徐子媛。”

徐子媛不卑不亢的看着赵天楚,眼底没有一丝的怯弱。

赵天楚温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看来这徐子媛不简单啊!

徐家在大梁向来是一个敏感的存在,徐家发生的那点子事情,可瞒不过众人。

尤其是当年徐家的当家主母和徐家大小姐发生的事情,可更是让人“津津乐道”了好多年。

徐家的下一代家主,徐子寒也只能带着唯一的妹妹来到落霞镇这个小地方。

不过徐子寒倒是个有能力的,居然凭着一己之力,在短短的几年里,将生意做的这么大,这也确实得让人说一声佩服了。

风音见自己心仪的赵天楚,居然对着徐子媛如此的和蔼可亲,再对比一下赵天楚对自己态度,风音气得浑身都再打战,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直接挠花了徐子媛的脸!

“启禀夫人,凌姑娘将菜做好了,现在要不要拿过来。”

气氛凝滞之时,方嬷嬷进屋禀告。

“是嘛?赶紧让人进来啊!”

冯夫人发现,她今天听到的一切似乎都跟凌筱雅有关系,所以此时她倒是真的很想看一看这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当凌筱雅进屋的时候,看到济济一堂的人,忍不住有些惊讶。

在看到徐子媛的时候,凌筱雅向徐子媛点头。

可是在看到赵天楚的时候,凌筱雅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徐子媛是女眷,出现在冯夫人的卧室,这还能让人理解。

可赵天楚可是男子,居然也出现在冯夫人的卧室,毫无疑问,她跟冯夫人的关系肯定是十分的密切。

“这位就是凌姑娘吧。宇墨可在我面前提了你好多句。”

冯夫人在看到凌筱雅身着褴褛,不禁皱了皱眉,不过在看到凌筱雅眼神不卑不亢,心里倒是难得的对她存了几分欣赏。

“见过夫人。”

凌筱雅端着托盘给冯夫人行礼。

“这托盘拿着也重,方嬷嬷拿个小桌子来。”

方嬷嬷立马拿了个小桌子,接过凌筱雅手上的托盘,放到小桌子上。

“凌姑娘,你做的这些菜可真是稀奇,我竟然连见都没有见过。”

冯夫人看了一眼凌筱雅做的吃食,一个是红红的果儿串在一起,另外还有一盘黑黑的,还有一个小砂锅,里面是神马东西,她也不知。

“别说姑姑你没见过了,我竟也从来不曾见过。”

赵天楚也淡笑着开口。同时是在告诉凌筱雅他跟冯夫人的关系。

“哟!那乌七八黑的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有毒啊!”

风音唯恐天下不乱,不怀好意的嘲讽。

冯夫人冷冷的扫了一眼风音,这风音就是存心让她不舒服,难得她对吃食感兴趣了,她居然开始胡说八道,这不是存心让她不舒服。

不过她也是得谨慎一点,这黑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万一吃了有问题那该怎么办。

凌筱雅捕捉到冯夫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犹豫,于是淡笑着开口,“夫人放心,这黑色的是木耳,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吃过了,对人绝对是没有任何的危害。小女子听说,夫人最近的胃口一直不好,所以先是用红果做了冰糖葫芦,夫人可以少吃两个,开开胃。然后煲了红枣小米粥,这粥补血养胃,再配上这凉拌木耳,绝对是一等的美味。”

“红果?你说这红红的东西是红果?”

这么晶莹剔透的东西,冯夫人一开始还真是没看出来这是红果。

红果,冯夫人是知道的,那东西又酸又涩,曾经有一次,她无意间吃过,差点没有将她的牙算倒了。

“夫人,您放心,这冰糖葫芦是又酸有甜,保管您吃了一个又想吃第二个。”

“吹牛皮说大话!也不怕撑破了天!”

风音在一旁不屑的开口。

“方嬷嬷,拿个冰糖葫芦给本夫人尝尝。”

冯夫人这话无疑是在打风音的脸了!

冯夫人一手拿着小碟子,一手夹了一颗冰糖葫芦,张嘴咬了一口,顿时口中一片甜味,再一嚼,红果的酸味又溢满了口中,不过这酸味她大事能够接受,而且这红果还不涩口,倒真是难得的美味!

风音忍不住恶毒的在心里想,这东西一定很难吃,最好待会儿冯夫人就直接把凌筱雅给拉下去,打上30大板!

“这真的是红果做的?一点都不涩口,又酸又甜,真真是美味。”

冯夫人在吃了一个糖葫芦之后,忍不住开口夸赞。

“娘,我就说吧,我请来的这位大厨可是个了不起的!”

冯宇墨见冯夫人吃的开心,立马就附和应道。

风音见状,差点没有将手上的帕子给撕碎了!怎么会好吃,怎么会好吃!

冯氏则是不屑的看着凌筱雅,同时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看来这贱丫头还是个有本事的。

冯夫人难得遇到喜欢的吃食,忍不住又吃了一个糖葫芦,在她要吃第三个的时候,凌筱雅开口了,“夫人,这糖葫芦虽好,可您久不进食,还是少吃两个好。不如用些红枣小米粥吧,配着凉拌木耳吃,绝对是一等的美味。”

要说冯夫人之前对凌筱雅还有些怀疑,对那黑不溜秋的木耳无感,可此时是完全相信凌筱雅了、

方嬷嬷见冯夫人吃的开心,立马上前打开了砂锅盖子,顿时,小米粥的香味迎面扑来。

“这是香,方嬷嬷赶紧给我盛一碗,对了,再给宇墨还有天楚也盛上一碗。”

方嬷嬷应了,赶忙让人又取来两个青瓷碗,分别给冯宇墨和赵天楚也盛了一碗小米粥。

闻着香味的冯氏和风音,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没想到这贱丫头的厨艺还真是不错,这粥煲的可真是香极了。

冯夫人吃着香甜的红枣小米粥,时不时的夹黑木耳吃,嗯,没想到这黑不溜秋的木耳,竟然这么好吃。

冯宇墨原本不是一个很注重口舌之欲的,可是吃着凌筱雅熬得粥,他也忍不住想要竖起大拇指,这丫头的厨艺真是太不错了!

赵天楚也慢条斯理的吃着红枣小米粥,温润的眼神在扫向凌筱雅的时候,不禁愈发温润,没想到她的厨艺竟然如此精湛,就连宫中的御厨都难跟她一较高下吧。

徐子媛看着众人吃的如此之香,可想而知凌筱雅的厨艺肯定不错,尤其是那冰糖葫芦,还有黑木耳,以前她竟然是见都不曾见过。

不过见众人吃的开心,徐子媛相信,这黑木耳和冰糖葫芦肯定是难得的美味。

之前,徐子媛只以为凌筱雅是个通透的,可如今看来,这何止是通透二字可以形容的,就这份厨艺,怕就难有人可以媲美了。

想至此,徐子媛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深邃。

冯氏和风音则是有些着急,难道冯夫人都看不到她们两个嘛!居然这么忽视她们,真是太过分了!

其实冯夫人还真没有忽视冯氏和风音。

冯夫人其实早就看到冯氏和风音两个早就对这些菜垂涎三尺了,不过,你们俩不是看不起凌筱雅做的才嘛!那就不要吃!看着他们慢慢吃好了!

冯夫人吃好一碗小米粥,肚子也有六分饱了,方嬷嬷简章,还想再给冯夫人再盛一碗,冯夫人摆了摆手,“好了,我也吃饱了。子媛,不如你也来尝尝这位凌姑娘的手艺。”

冯夫人说完就示意方嬷嬷给徐子媛盛了一碗粥,同时让丫鬟给徐子媛搬了一个绣墩,当然,鉴于男女授受不亲,徐子媛的座位离冯宇墨和赵天楚可是远得很。

徐子媛喝了一口粥,嘴里顿时溢满了香甜,然后又夹了一个黑木耳吃起来,恩,很有嚼劲,而且吃起来吃起来十分清爽。

冯夫人吃饱以后,这才将视线投向了冯氏和风音,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小姑啊,我看你既然不喜欢凌姑娘做的菜,我也就不勉强你们吃了。”

冯氏和风音这差点没有被冯夫人噎死!她是故意堵她们的嘴。

风音忍不住在心里愤愤的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些吃食。

可风音的视线却一直往菜上飘。

等到众人都吃完以后,冯夫人吩咐方嬷嬷将这些吃食收拾下去。

“我这些日子,胃口一直不好。这次,多亏了凌姑娘,难得让我吃了一顿舒心饭。来人啊,赶紧给凌姑娘包个大红包。”

“夫人,我不想要钱。”

凌筱雅知道冯夫人的意思,她做菜,冯夫人觉得好吃,给赏钱,是她觉得的最好的感谢方式。

可惜,凌筱雅这次可不是为了钱来的。

“舅妈,我看这贱丫头想要的可不只是那一点点的赏钱啊!”

风音逮到机会就毫不犹豫的开始嘲讽凌筱雅。她就知道这贱丫头肯定是心怀不轨,赏钱还不够,居然还想要其他的!

“娘,凌姑娘不是那种人。”

冯宇墨见冯夫人皱起眉头,立马解释。同时恨恨的瞪了一眼风音,这女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冯夫人自然不可能因为风音几句话,就彻底否定凌筱雅,不过,凌筱雅提的要求要是太过分,她也不会答应。

面对冯夫人审视的目光,凌筱雅还是挺起脊梁,不卑不亢的看着冯夫人,“冯夫人,小女子不要赏钱。只想借用一下夫人的名号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钱,只是想要借用一下她的名号,一个小丫头借用自己的名号做什么。

“冯夫人,小女子正跟客似云来的掌柜合作,正想推出几道新菜式,所以想要借用一下夫人您的名头,毕竟夫人说好吃了,小女子想,落霞镇不少则有钱人也会来客似云来,品尝佳肴。”

其实这就是名人效益,凌筱雅其实可以直接这么做。不过,她不太清楚这冯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这事情,她还是打算从长计议来的好。

起码先得得到当事人的同意,免得让这些贵人不高兴了。

凌筱雅话落,风音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口。

冯氏紧紧的抓着风音的手腕,然后看向冯夫人,“大嫂,这位凌姑娘,不就是要利用您吗?大嫂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让人利用吧。”

冯夫人冷冷的瞥了一眼冯氏,凌筱雅刚开口的时候,她还有一些由于,可这事被冯氏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怪怪的感觉。

赵天楚只一瞬就想明白了凌筱雅的用意,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是愈发的深邃,他正打算帮凌筱雅说两句好句。

凌筱雅自己就先开口了

“夫人,可愿意听小女子说两句。”

冯氏挑了挑眉,她倒是想听听,这姑娘到底能怎么巧舌如簧,说动自己。

“好。”

“众所周知,民以食为天。地方上的治安好与否,除了看地方是否太平,看百姓是否安居乐业,其实这美食文化也是很重要的。

一个地方如果能有自己特色的美食,才能更容易让人记住,否则我大梁,国土广袤,县镇更是多不胜数。

筱雅敢问夫人一句,夫人所知道的县镇,除了出过名人圣贤的不说,是否就是那些以美食出名的。”

凌筱雅这么一说,冯夫人还真是一惊,凌筱雅不说,她还真不觉得。可此时凌筱雅这么一说,好想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你压根儿是在胡说八道!”

风音听了凌筱雅的话之后,想都不想的开口嘲讽。

“凌姑娘说的不错。我大梁这么多县镇,我记得除了那些出了名人圣贤的,其余的,除了以美食出名,就是地方有什么特色的了。”

赵天楚看着凌筱雅的眼神隐隐带着几分赞赏。

冯夫人以前也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政治敏感还是有一点的。

一听凌筱雅的话,倒是忍不住深思起来。

虽说她的丈夫马上要升迁,可到底能升到哪里去,升几品,那可都是未知之数。

如果在这个当口,弄出点什么成绩,别提,肯定是有利于他丈夫的升迁

况且,凌筱雅这丫头做的菜,不仅好吃,更是充满了新意。

一时间,冯夫人的脑海中一下子闪过许多的想法。

良久,冯夫人才开口,“你个丫头,你做的是好事儿,我哪里有不答应的。既然要拿我的名头做事,那不如这样好了,以后,我可每天都派人去客似云来端菜,你可不会嫌弃我麻烦吧!”

“夫人能够赏识客似云来的饭菜,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嫌麻烦。”

凌筱雅知道冯夫人是个聪明人,不过她也没有想到,冯夫人这么快就能做出决定。

“筱雅,你做的菜这么好吃,我看我以后也要经常去光顾光顾。”

徐子媛此时也放下了手中的碗,一脸笑意的看着凌筱雅。

“那就请子媛你多提提意见了。”

赵天楚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赵天楚的随身小厮附在赵天楚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嗯

赵天楚脸上的笑意都逐渐消失。

凌筱雅心想,应该是赵天楚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吧。

“天楚,怎么了?”

冯夫人自然也是个通透的人,自然是发现了侄子的异常。

“没什么。只是家中有事,天楚待会儿怕是就要赶回去了。”

“是吗?我还想着,你能多留一段日子,让姑姑能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不曾想,如今却是没机会了。”

冯夫人心里倒是真的有些可惜。

冯夫人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子是个不简单的,原本她还想着能多留赵天楚一段日子,让宇墨好好跟他相交,可没想到,天楚这么急着就要离开。

“姑姑想要招待我,等到了梁都有的是机会。表弟既然考中了秀才,我想,等姑父一家人到了梁都,表弟就能去国子监上课了。”

赵天楚看着冯宇墨,淡笑着开口。

冯宇墨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天楚,“表哥,你说真的?我可以去国子监上学?”

要知道对每一个读书人来说,进国子监上学,那就是无尚的荣誉啊!

冯夫人想的则是有些多,宇墨能去国子监上学,这是不是代表父亲已经原谅她了。还有自己的丈夫,这次是不是能够升迁到梁都。

一时间,冯夫人想了很多很多。

冯氏和风音此时也忍不住拼命的转动她们的脑瓜子。

冯氏想的是,看来她哥哥这次升迁肯定是没问题了,到时候她要不要带音儿去梁都,再好好挑一个如意女婿!

冯宇墨在落霞镇看看还可以,可是到了梁都,恐怕也什么都不是。

风音则是在想,等舅舅升迁以后,她是不是就能去梁都,见赵天楚了。

无疑,风音此时已经完全将目标放到赵天楚身上了。可能以后,她要是遇到比赵天楚更出色的,八成还会将视线转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

“冯夫人,小女子就此告辞了。”

目的达到,凌筱雅也实在是不太想继续呆在这里了,还是赶紧离开吧。免得被冯氏和风音两个人瞪着!

“凌姑娘,你上次不是说要去书斋再挑两本书吗?我正好也要回一趟书斋,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要不是此时有这么多人,凌筱雅很想要长大嘴巴,她什么时候说要再去志远书斋挑书的。

可这里这么多人,她也不能说什么拒绝的话,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了,“那就多谢赵公子了。”

冯夫人的视线不停的在凌筱雅和赵天楚的身上来回晃动。

自己这个侄子可不是什么善良好心的,居然会主动提出送一个姑娘。

要不是凌筱雅的年纪实在太小,还不到谈儿女私事的年纪,她都要以为,自己这侄子是看上凌筱雅了。

冯夫人心里明白,赵天楚此时提出这话,也是在告诉他,凌筱雅算是他的朋友,等到他离开以后,她最好多照顾凌筱雅几分。

“赵公子,小女子我也很喜欢读书,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风音见赵天楚邀请凌筱雅,都不邀请她,就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了。

好,既然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她风音倒是不相信了,赵天楚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会直接拒绝自己一个小女子的请求!

可惜风音实在是自信过头了,赵天楚压根儿就将风音当做空气,都没有理她。

反倒是笑着对凌筱雅开口,“凌姑娘那我们走吧。姑姑,天楚告辞了。”

冯夫人原本还在鄙夷风音,一个姑娘家,居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勾引男人,可真实够无耻的!

正在鄙夷的时候,听到赵天楚的话,笑着点头,“那就赶紧去吧。”

冯宇墨也想跟着一起去,不过在冯夫人的瞪视下,缩了缩脑袋,什么都不敢说了。

风音看着赵天楚和凌筱雅离去的身影,狠狠的咬着下唇,心里充满了不甘,凌筱雅一个贱丫头论相貌、论身份哪里比得上自己。

为什么赵天楚的眼里看不到她,却只有凌筱雅一个人!

冯夫人自然是捕捉到了风音的不甘,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就凭你还想勾搭天楚,也不看看你自己长的什么德性。

“宇墨啊,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去跟你的书友好好探讨学问,以后去了国子监读书,你可得更加认真啊!”

冯夫人懒得理会冯氏和风音两个,一转身,就和蔼的对着冯宇墨开口。

冯宇墨狠狠的点了点头,“娘,我知道了。不过,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国子监读书啊!”

冯宇墨心里还真是有几分着急,此时他真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国子监去!

“官员的大评才过去,你爹就算要升迁,也得等到明年了。不过没事,这段日子,你就好好读书,以后去了国子监,那里的可都是人才,你可不要比别人差啊!”

虽说丈夫升迁有望,可大梁官员的升迁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每年的年关过后,各方官员的政绩都会先送到吏部,然后由吏部筛选,选择出考评是优的官员,送到皇上的御桌上,由皇上评定,最后才能确定,官员是否能够升迁。

这次,冯夫人虽然不知道他的丈夫到底是立了什么大功,但是有一点她很肯定,她丈夫就算要升迁,也只能等到下一次官员大选评定的时候。

“嗯,娘,您放心,儿子一定会用功读书,不会给爹和娘丢脸的!”

冯宇墨信心满满的开口。

冯夫人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当视线瞟向冯氏和风音的时候,眼神倏地就冷了下来。

“小姑子啊,我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就不招待了。”

这是明晃晃的下逐客令了,冯氏的脸皮就算再厚,也没那个脸再留下来。

冯氏拉着风音的手,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我们娘儿俩不惹人嫌,这就走!”

等冯氏和风音离开以后,方嬷嬷就忍不住“啐”了一口,“真真是没脸没皮的!”

显然,风音刚才堂而皇之的勾引赵天楚,她全都看在严重了。

“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平白的落了自己的身份。”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冯氏还是在心里盘算,该怎么把冯氏和风音赶出去。

在落霞镇也就算了,小地方,她们爱怎么丢人就怎么丢人!可到了梁都可不一样了,随时随地都有人等着抓你的把柄,就冯氏和风音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早晚会惹下大祸!

*

“赵公子,你单独把我叫出来,可是有事?”

凌筱雅跟着赵天楚一起漫步在街道上,心里不禁想,这好像是情侣散步似的。

凌筱雅摇了摇头,暗暗在心里唾骂自己,这哪里跟哪里啊!她跟赵天楚哪里都算不上情侣好不好!

先不说自己的年纪,就说赵天楚的身份——

不知为何,凌筱雅的心底不禁有些惆怅。

“筱雅好似不是很想看到我啊!”

赵天楚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赵公子多想了。只是没想到赵公子的身份如此高贵,怎么会对我一个小丫头这么和颜悦色呢?”

凌筱雅还真是有些好奇,想想那讨人厌的玉尧,再看看温柔的赵天楚,同样是官宦子弟,同样是天之骄子,这性格怎么会差的这么远。

“哦?照你所说,像我这样的官宦子弟,就应该盛气凌人不成?”

赵天楚颇有些好笑的开口。

可不是吗?那玉尧不就是那副模样。

话说,凌筱雅也算是见到3个身份了不得的人了!

第一个见到的那个紫衣男子,要不是因为中了毒,满脸的痘痘,想来,他应该也是一个绝色的美男子!

别问凌筱雅是怎么知道的,她只能回你一句,这是女人的直觉!

第二个就是那拽到天的玉尧了,风流尊贵,举手抬足之间,可以看出他贵族的修养——瞧不起人的修养!

第三个就是赵天楚了,温柔,身份高贵,对待自己这种贫民女子,也能如此的宽容,这教养真是好!跟那拽到天的玉尧一比。顿时又是天上白云和地下泥巴的的差距。

不比较还好,一比较,在凌筱雅的心中,玉尧顿时就烂成了一个渣!

“阿嚏——”

正在赶路的玉尧,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忍不住鼓囊,“是谁在念叨本公子呢!”

凌筱雅虽然没有回答赵天楚的话,可眼里的意思就很明确了。没错她就是这么想的。

“我只是比别人会投胎一点,所以从未觉得我高人一等。”

凌筱雅深深的凝视了一眼赵天楚,“要是人人都有你这种觉悟,那天下就真的是河清海晏了!”

“你可真不像个11岁的孩子。”赵天楚睨了一眼凌筱雅,淡淡的开口。

“你怎么不问我,我的身份?怎么不问我为何要突然离开?”

赵天楚不禁觉得有些憋闷,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女子,似乎对他很不屑啊!

“赵公子,你我只是普通的朋友。以朋友的立场来说,我又什么资格问你这话呢?而你去做什么就更没有必要来告诉我了。”

凌筱雅心想,她虽然是真的很欣赏赵天楚的为人,可她真心没觉得她跟赵天楚的关系有多好。

赵天楚看着凌筱雅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他还真想在落霞镇多呆上一段日子,他相信,凌筱雅一定会让他看到更多不同的一面。

只是可惜,这次他是必须要回去了。

西漠的铁燕儿公主,居然想要比武招亲,乾风帝更是已经下令要所有身份合适男子都参加。

赵天楚心知,他是肯定不会娶铁燕儿的,可皇上的旨意却下了,他也不能不听令。

赵天楚此时不禁觉得有些悲哀,生在富贵权势之家,享受了平常人享受不到的荣华富贵,可同样,要付出的也不少。

就在赵天楚感慨之际,赵天楚和凌筱雅就到了志远书斋。

亲们,10点30分,抢楼活动开始哦!祝亲们能够抢楼成功!当然了,抢楼成功还要订阅才有效!

求首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