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初定包子 豆腐脑协议(/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掌柜在看到自家公子的时候先是一喜悦,再看到自家公子身边的凌筱雅的时候,就忍不住惊讶了。

难道这世上还真有缘分这一说不成?

无论杨掌柜心里有多惊讶,可还是恭敬的给赵天楚行了礼,“公子。”

“老杨,以后筱雅来书斋挑书,你就多帮一些忙。”

杨掌柜心里暗暗惊讶,他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家公子口中的帮忙,真的只是在凌筱雅来挑书的时候,帮忙挑书。

凌筱雅也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了赵天楚的用意。

凌筱雅对着赵天楚牵起一抹甜甜的笑容,“谢谢!”

“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来找老杨帮忙。”

其实赵天楚更想要亲自帮凌筱雅,只怕他回到里梁都以后,可就难有机会能够回落霞镇了。

“我看你应该有急事要回梁都吧。祝君一路顺风啊!”

赵天楚要离开了,凌筱雅真是难得遇上这么温柔,又善良,又乐于助人的好人,心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你难道就不能说一句舍不得我。“

赵天楚看着凌筱雅,差一点将这话脱口而出。

不过到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算了,她还太小。况且自己都没能明白自己的心思,他又如何能奢望凌筱雅明白呢!

“公子,马匹已经准备好了。“杨掌柜在凌筱雅和赵天楚相顾无言的时候,适时的插上了一句。

赵天楚点了点头,带着随身的小厮离开了。

凌筱雅没有去看赵天楚,因为她很不喜欢离别的气息,这回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凌姑娘,你有什么需要的。”

一直到看不到赵天楚的身影,杨掌柜才笑着开口。

自家公子可是吩咐了,要好好帮助凌筱雅。

以杨掌柜多年来的经验,八成能够确定,自家公子对凌筱雅肯定是有些不一样的心思。

杨掌柜偷偷仔细打量了一下凌筱雅。

别提,凌筱雅虽然穿的破破烂烂的,可那张还未张开的小脸确实长得不错。再过上几年,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虽然这凌筱雅的身份有些低了,当自家公子的正妻那是不用想了。

可是只要自家公子喜欢,以后收了当个妾室还是可以的。

虽说只是个妾室,可只要有自家公子的宠爱,那日子也不会难过到那里去!

这么一想,杨掌柜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倒是愈发的恭敬了。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杨掌柜的想法,否则指不定怎么破口大骂呢,你妹的,姐像是给人当妾室的样子嘛!这简直就侮辱了她的智商好不好!

凌筱雅看着杨掌柜笑的一脸的谄媚,不禁抖了抖,她怎么觉得这杨掌柜笑的这么不怀好意似的。

凌筱雅甩了甩头,将这诡异的思绪甩走。同时忍不住想要拍一拍自己的脑袋,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

刚才因为赵天楚要离开,凌筱雅还真是没有功夫打量这志远书斋。

如今乍一看,这志远书斋,跟她上次来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一个模样。

所有的书都分门别类的摆好了,而且书柜上也都插了一个小小的标签,看着就十分的清爽。

“杨掌柜将这书斋打理的真是好。”

杨掌柜心里高兴,可是面上不显,摆了摆手,“这还多亏了凌姑娘。凌姑娘提的意见真是好,我按照凌姑娘说的,将书给整理了,来看书的客人倒是多了不少。只是买的客人还是不多。”

凌筱雅看了看那些站在书柜,专心致志看书的人,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现象才正常好不好。

书可是金贵的东西,有钱人自然是不在意那一点点的小钱。

可没钱的,就只能来书斋借着要买书,将书看看的看一遍。

杨掌柜怕是最讨厌这样的客人吧,你说,你书又不买,还老是站在那里,打扰他的生意,他能高兴,那才奇怪了!

凌筱雅转了转眼珠子,笑嘻嘻的看着杨掌柜,“杨掌柜,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

“哦?凌姑娘,难道你有什么好法子?”

“杨掌柜,您也别叫我什么凌姑娘了,我听着怪别扭的。您啊,还是直接叫我筱雅好了。”

凌筱雅还是比较喜欢人家直接叫她名字,什么凌姑娘不凌姑娘的,实在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好,那我就直接叫你筱雅了。筱雅,你说有法子,是什么法子啊!”

杨掌柜是真心好奇,在书店光看书不买书,是每个书店都有的问题,难道凌筱雅还真能有什么好法子解决不成。

“来这里看书的,不愿意买,就是因为这书太贵。我想着,杨掌柜你可以在书斋里摆上几张桌子,让人借阅书籍,当然了借,也是要钱的。这个价格就由杨掌柜你来决定了。”

杨长贵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这倒是个法子。不过要是借阅的人损坏了书籍,那该怎么办?”到时候这借书的钱可抵不了这书的钱!

“来书斋看书的,自然是爱书之人。爱书之人自然是不会损坏书籍。当然了,这也不可以排除有那么几个小人,说不定他们故意来捣乱,借了书,然后将书籍损坏。所以,我想着杨掌柜可以定一个规矩,借了书籍阅读的人,要是损坏了书籍,那就得照着原价几倍的价格赔偿。“

杨掌柜的眼睛倏地一辆,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亮了,“果真是好主意啊!”

自家的公子可真是有眼光,这凌筱雅将来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凌筱雅此时倒是十分谦虚的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杨掌柜您过誉了,我也只是随意说一说罢了。”

明理谦卑,一时间杨掌柜对凌筱雅是更加有好感了!

同时,杨掌柜也忍不住在心里想,自己的公子可真是有眼光啊!这凌筱雅就像是埋在沙里的珍珠,终有一天,她会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接下来,凌筱雅又挑了几本字帖,还有适合女子用的毛笔,心想这要是带给凌筱柔看,别提她有多开心了。

当然,凌筱雅也没有忘记多买些纸,这样凌筱柔和凌平安练字的时候,就不需要这么节省了。

凌筱雅挑完了东西,心满意足的回了客似云来。

“筱雅,你怎么样?”

凌平顺可是心惊胆战的可以,生怕凌筱雅做的不好,让那些贵人抓到把柄。

凌筱雅将买的东西随意的放在桌上,然后拍了拍凌平顺的肩膀,“大堂哥,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放心,我出马,那肯定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真的?冯夫人很喜欢吃你做的东西吗?”

吴高升虽然相信凌筱雅的厨艺,可是毕竟这事情有些大,直到现在他心里都有些慌慌的。

凌筱雅无所谓的开口,“冯夫人很喜欢我做的菜。现在该你忙了。”

“忙?我有什么好忙的?“

吴高升颇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啊默默的翻了一个大白眼,看这吴高升实在是单纯的有些可以啊!

“你这客似云来马上就要真的客似云来了,难道你不得去请小二?“

吴高升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似的开口,“你说的不错。只是我的事情——”

吴高升说着,便有些迟疑的看向凌筱雅。

“这就得靠你自己了。不过你在冯公子的眼里,已经是留有一带你好印象了,剩下的就是要将这些好印象加深。对了,我告诉你,冯夫人可说了,以后每天都会让人来你的客似云来买菜哦!这可是你表现的好机会!“

“真的!那凌姑娘以后是否要常驻客似云来?“

吴高升看着凌筱雅的眼神简直是要冒光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有自己的家。以后也是隔上几天才能进镇里。“

吴高升闻言不禁有些失望,看来他是希望凌筱雅能够常驻在客似云来。

不过想想凌筱雅到底是个小姑娘,让她一直呆在客栈做饭,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那谁来掌勺?”

吴高升对自己是否能得到冯县令的赏识,心里还是存折很大的疑问,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将客似云来的生意给能搞上去,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母亲再继续帮人洗衣服了!

“当然是由你来请厨师了!不过请来的人一定要老实,最重要的就是要他们签下卖身契,否则他们要是偷学到我们的手艺,然后被别人挖走,那该怎么办!”

“前卖身契?那雇来的人可是要花不少钱的。”

一时间,吴高升颇有几分犹豫。是人都得犹豫了,他不是很有钱啊!而且现在他还一分钱都没有看到呢!

凌筱雅看出了吴高升脸上的犹豫,于是开口,“不仅仅是请来的厨师,就是请的小二也得签卖身契。要不然,小二和厨师被人收买,将我们的招牌菜给偷学过去,那咱们就不要赚钱了。要是对方学到我们的菜式,冯夫人也就没有必要梅每天来我们这里买菜,那么——”

后面的话,凌筱雅没有说,可吴高升自然是听懂了。

是啊,他可不能因小失大啊!

“没错,你说的对!这次请的小二还有大厨,我都会让他们签了卖身契,绝对不会因小失大的!”

吴高升急切的开口说道,他差一点就误了大事了!

“不过,怎么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菜呢?”

这也是吴高升担心的事情。

“你只要买通几个人传一下,客似云来有一位神秘大厨,她做的菜可是让县令夫人都赞不绝口,而且这种菜吃了可是能美容养颜,延年益寿。”

这种传销的手段多简单啊!

“美容养颜,延年益寿?”这次别说吴高升了,凌平顺看着凌筱雅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筱雅说的是不是有些太扯了!

“我哪里说错了。女人吃红果,确实能够美容养颜,至于延年益寿,吃的好了,身体自然也就好了。”

多简单的道理啊!她哪里说错了!

“好,我知道了。“

吴高升嘴角抽搐的点头了。

凌筱雅见吴高升上道,顿时笑开了。

“那这三天,客似云来就歇业吧。你赶紧找大厨还有小二。你选人的时候慎重一点啊,千万不要像之前的那个小二似的!”

凌筱雅只要一想到那嚣张小二,就严重的怀疑吴高升选人的能力。

提到原先的小二阿福,吴高升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不好意思,“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注意选人,绝对不会像阿福一样。”

凌筱雅见吴高升做了保证,总算是放心了那么一点点。

“等到客似云来开业以后,我希望由我村里的马大叔来为客似云来供菜,你有意见吗?”

就算有意见,她也回说的他没有意见!

对此,凌筱雅对自己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这菜,我们每天自己去买,难道不好吗?”

吴高升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筱雅,要知道以前可都是这么做的啊!

“你以前买的菜是不是特别贵?”

“你怎么知道?不过那是因为菜新鲜,所以这价格就稍微贵了一点。

这次就连凌平顺看向吴高升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这位据说还是秀才,可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菜新鲜,所以价格贵?难道不是看着这吴高升好骗,所以才故意将嫁给定的好高吧!

凌筱雅见凌平顺都明白了,吴高升居然还一副傻呆呆的模样,真心是无话可说了。

“我请马大叔来送菜,一是因为马大叔为人老实,他梅泰诺送来的菜一定是很新鲜,这质量就是有保证的。二来,马大叔以前都是给吉祥酒楼送菜的,不过你也知道吉祥酒楼的祝掌柜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三来,从马大叔那里进菜,会便宜很多!”

不能不说,凌筱雅的口才还是很好的,尤其是最后一点,能省钱,更是打动了吴高升。

况且那什么马大叔是凌筱雅介绍来的,作为合作伙伴,吴高升还是很相信凌筱雅的。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同意你的观点。”

“再跟你说一件事啊!我想着客似云来还可以做早饭生意,就卖豆腐脑还有特色包子,最近街上有一家的豆腐脑卖的特别好,那家就是我教她的。咱们可以从她那大量订制豆腐脑,一能省人工费,二来价格也能便宜一点。至于特色包子,我也想教给另外一个可靠的人做。”

吴高升虽然不通俗物,可也不是一个傻子,凌筱雅话中的意思他算是听明白了。

凌筱雅这压根儿就是想要帮人,可是——

一时间,吴高升开始怀疑起来,“街边那卖豆腐脑的,我也知道。我们买了她的豆腐脑,再转手卖出去,怕是转不了多少吧。”

“不会。第一,卖豆腐的地方离客似云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并不影响两边的客源。而且我们要的量比较多,王婶那边的豆腐脑可以不卖,卖其他的也可以。”

其实是凌筱雅自己想要吃臭豆腐了,正好让于氏做,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去蹭了。

“那包子,我们也可以自己做。”

吴高升颇有些不悦的开口。其实在他心里。最好豆腐脑还有包子都自己做,方子掌握在自己手中,那才是最安全的。

看来吴高升不傻啊,凌筱雅颇有些诧异的看着吴高升。

“我也不瞒你了。我呢,是有私心。那些人以前都帮过我,现在我有能力了,只是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帮一帮她们。当然,你放心,我做这些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绝对是不损害我们的利益下,做出的决定。”

凌筱雅可一点都不绝对自己圣母,宁可损害自己的利益,也要去帮人。

吴高升面色还是有些犹豫,想来还是有些不甘心。

凌筱雅转了转眼珠子,故作生气的开口,“你一个大男人!这么磨磨唧唧的做什么!你现在已经是秀才了,以后前途一片光明,你用得着在乎这一点点的吃食方子?要是等你当官了,万一有人参你一本与民争利,你以后的仕途该怎么办!”

吴高升一惊,险些吓出一身冷汗,是啊,他以后是要走仕途的,这客似云来,他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多功夫。

凌平顺则是惊讶的看着凌筱雅,他万万没有想到,凌筱雅的本事居然这么大,就这么几句话,就说动了吴高升。

“凌姑娘说的对,是我目光短浅了。食谱的事情我就交给凌姑娘了,凌姑娘找的人肯定都是能够信任的。“

想通以后,吴高升对客似云来就不是太在意了,反正以后只要能拿钱就好,等他真的步入仕途,客似云来就可以卖掉了。

凌筱雅见吴高升上道,顿时笑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赚个满堂红的!你以后步入仕途,也是需要钱的。”

做人呢,不能一贯的厉害,有时候稍微软化一点,也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

果然,吴高升见凌筱雅的态度一下子软和了不少,心情也好了不少。刚才被呵斥的不满,也一下子少了不少。

跟吴高升谈好之后,凌筱雅就跟凌平顺出了客似云来。

“筱雅,原来王婶的豆腐脑是你教的。那什么特制包子的方子,你是打算交给谁?“

凌平顺没想到他这个堂妹居然这么有本事,不动声色的为县令夫人做了美食,还得了贵人的眼。

吴高升一个秀才,在凌筱雅面前更是乖得就像个小猫咪一样。

“交给刘婶。刘婶家的情况,大堂哥你也知道。我想着能帮他们一点就帮他们一点吧。“

“你帮的再多也没有用。刘叔要是不戒赌,他家就算赚了金山银山还是会败掉。”

“这就告诉我们,千万不能沾染赌瘾,否则这辈子就完了,而且害得不只是自己,还有亲人也会被拖累。”

凌筱雅戏谑的看着凌平顺。

凌平顺可以算是一个大好青年,虽说现在是没有变坏的趋势,可是凌筱雅觉得,还是提前给他打个预防针好一点!

“筱雅你说什么呢,赌这些东西,我可是不敢沾染的。”

凌平顺还记得在自己小时候,刘叔是什么样子,可沾染上赌瘾的刘叔又是什么样子。

这辈子,他都不会去碰赌的!

“大堂哥,你不仅不能去碰赌,嫖你也不能沾哦!那些为花魁一掷千金的,我觉得那都跟傻子没什么区别!”

凌筱雅这话说的就亏心了,其实她还是很想去青楼玩玩儿的,都说穿越女主去青楼,为花魁一掷千金,别提那又多潇洒了!

当然了,凌筱雅也就只敢想想,具体的她是啥都不敢去做的!

有贼心没贼胆,外加没钱!

凌平顺的脸倏地就红了,支支吾吾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是个女孩子,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凌平顺的声音很低,要不是凌筱雅就站在凌平顺身边,八成还听不到。

天啊,自己这大堂哥实在是太纯洁了,她压根儿什么都还没有说好不好。她这大堂哥居然就脸红了。

不过想想,古人都比较含蓄,貌似自己刚才说的这些是有些挑战人的底线了。

“那个,大堂哥,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啊!“

别凌平顺压根儿就没这心思,被自己说的,起了贼心,那就不好了。

“我才不会呢。以后我只要找个老实的媳妇儿,好好过一辈子,我就满足了。“

凌平顺嘀嘀咕咕的说道。

凌筱雅耳尖,将凌平顺的话都听在耳中。

“大堂哥好样的,继续保持啊!我告诉你,一夫一妻才是正理,以后你也千万不要想着纳妾什么的,纳妾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男人!”

凌平顺没想到凌筱雅突然冒出这么一番话,差点吓了一大跳,再看到凌筱雅亮晶晶的眼神,顿时有些无语。

“筱雅,你小小年纪的,怎么就——”

怎么就对这种事情这么感兴趣的,简直比他一个大男人都咬放得开。

“那啥,我刚才有些太激动了啊!”

凌筱雅不禁有些讪讪的开口,其实来到古代,她最郁闷的就是男人的三妻四妾了!

这跟现代可不一样,现代好歹一夫一妻制,男人出轨,可是要受道德的谴责。

可在古代你娶几个老婆,压根儿就是常事。

这让凌筱雅实在是感到很郁闷。

幸亏,凌筱雅身边的都是一夫一妻制,在农村,谁家会有钱去娶小妾!有那钱的,早就盖新房买地了!

“筱雅,你不打算回去?”

凌平顺见凌筱雅走的地方竟然不是放牛车地方,不禁有些疑惑的开口。

“大堂哥,我们那么早回去做什么。临近中午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凌筱雅可没有想过要这么早回去。她还打算去药铺呢!

不过,凌筱雅一个上午都在做饭,自己都没有吃上一口,此时她的肚子倒是很饿了。

凌平顺闻言,也不再多说,凌筱雅的辛苦,他是看在眼里的,自然希望凌筱雅能吃的好一点。

“这就是你打算吃的好吃的!”

凌筱雅没有带凌平顺去餐馆,来的只是最普通的路边摊。

“别小看这些小摊贩,王婶做的豆腐脑,你还没有吃过吧。这次,我请你去吃!”

凌筱雅不说还好,一说,凌平顺倒是真的有些饿了。

“来三碗豆腐脑,两碗咸的,一碗甜的。“

“好嘞,客官,我这就给你——”

于氏正忙着收拾桌子,抬头一看,竟然是凌筱雅和凌平顺,顿时一惊,“是筱雅啊,还没吃午饭吧,这豆腐脑就算婶子请你的!”

凌筱雅和凌平顺寻了个空桌坐下,笑嘻嘻的对着于氏开口,“王婶儿,上次您就请我了。这次可不止我一个人吃哦,还有我大堂哥呢!所以,这次我还是付钱吧。”

其实凌筱雅一叫就交了三碗豆腐脑,如果真的要请的话,于氏心里可心疼钱了。

既然凌筱雅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不推辞了。

“筱雅,我们不就两个人吗?为什么要叫三份豆腐脑?”

“哦,是我既想吃甜的,又想吃甜的。“

凌平顺嘴角抽了抽,他能说凌筱雅这回答太强大了吗?

“大堂哥,我去给你买几个包子!“

“是去刘婶那儿买吗?“

凌平顺看了看所有的摊贩,就于氏这里的摊子生意最好。而牛氏的摊子,买包子的人可真的不多,就那么三三两两的。

凌筱雅来到牛氏的摊子,“刘婶儿,我要4个肉包子,两个素包子。”

“是筱雅啊。今天这包子就算婶子请你的。”牛氏一见到凌筱雅,憨厚的脸上满是笑意。

顿了顿,牛氏又补上一句,“筱雅,这次的你可不能推辞啊!上次你帮婶子给了2两银子的保护费,这钱,婶子拿不出来。如今也就只能请你几个包子,你要是再推拒,就是瞧不起婶子了。”

“好。婶子待会儿要是不忙,不如就到王婶的摊上,我正好有一笔生意要跟刘婶儿您谈。”

牛氏诧异的抬头看着凌筱雅,“筱雅,生意?什么生意?”

“当然是关于包子的生意了。婶子要是感兴趣,待会儿就来找我。”

凌筱雅接过牛氏的包子,笑着开口解释。

回到座位上,于氏也已经将豆腐脑断过来了。

凌筱雅一看到香喷喷的豆腐脑,立马见手上的包子放在桌上,扑楞一下坐在椅子上,迫不及待的开始吃起甜豆腐脑。

恩,这味道实在是太美了!又香又滑又甜!

凌筱雅吃了好几口,才放下勺子,开始吃包子。

凌平顺也是端了一碗咸豆腐脑配着热乎乎的包子吃起来。

“大堂哥,你觉得刘婶家的包子味道怎么样?”

凌筱雅一边吃着包子配着咸豆腐脑吃了起来。

“嗯,肉够多。味道真不错!”

凌筱雅看着凌平顺吃的一脸满足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发现凌平顺对好吃与否的标准,就是肉足不足。

“我觉得刘婶儿家的包子太腻,素包子还可以。”

可能是凌筱雅比较喜欢吃清淡的,牛氏做的肉包子,凌筱雅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专门吃素包子了。

“太腻?有吗?我觉得油水足,真的好吃。”

唉,凌平顺肯定是因为家里太穷,一年到头都难吃到肉,所以才会觉得这种肥腻的包子好吃。

不过想想,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毕竟,肥肉的价格可比瘦肉要高得多。

“筱雅,你说的特制包子是什么样的?”

这豆腐脑真是又香又滑又鲜!再想到凌筱雅做的冰糖葫芦,凌平顺相信,只要是凌筱雅做出来的,那绝对是难得的美味。

“皮薄肉多汤汁鲜美。”

凌筱雅吃着素包子,头也不抬的开口。

“皮薄?那怎么做包子。”凌平顺皱着眉头开口,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皮要是薄了,还能包住肉吗?

“大堂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大堂哥,明儿个我就去你家,教大伯娘做冰糖葫芦。不过,一开始不要做太多,我打算做高端路线。”

物以稀为贵,一开始还是把冰糖葫芦当高贵东西吧,这样价钱也能定的高一点。

“筱雅,谢谢你。”

凌平顺真诚的看着凌筱雅说道。他是真的感激凌筱雅,想想以前她娘是如何你对待凌筱雅一家的,不禁更加惭愧了。

“好了,大堂哥。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呢,也不要再继续纠结了。咱们以后好好合作,一定能赚大钱的!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会越来越好过!”

“嗯,会的。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过的!凌平顺相信,以后只要勤勤恳恳的跟着凌筱雅,将来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凌筱雅和凌筱雅吃的开心,牛氏在自己的摊子前则是心不在焉的。

凌筱雅口中的生意,是大还是小呢?

应该不会小吧,牛氏跟于氏一起摆摊,摆了这么久,心里也有些底,知道于氏嫩豆腐还有嫩豆腐的方子都是凌筱雅教的。

凌筱雅教的几个方子,可让于氏赚了不少

况且凌筱雅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不说小花跟筱雅的关系不错。

就凭上次,凌筱雅竟然拿出2两银子,帮自己给保护费。

凌筱雅都是一个值得人相信的。

况且,自己的家的情况,整个凤阳村有谁不知道,自己卖包子,好不容易攒的钱,全都被自家那个败家的男人拿出去赌了。

牛氏不禁觉得自己很悲哀,这辈子没有嫁对男人,儿子和女儿也没能过好日子。

小村(牛氏的小儿子)也大了,牛氏不想他一辈子这么混下去,必须要送他去学堂。

小花,女人家要是没有什么嫁妆,以后哪有人愿意娶。

渐渐地,牛氏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凌筱雅和凌平顺美美的吃了一顿午饭。

当然了,凌筱雅比较点了两碗豆腐脑,她每碗都只吃了一半。

别怪她浪费,实在是她肚子太小,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刘婶儿!“凌平顺吃的也有些撑,正揉着肚子的时候,牛氏不知不觉来到凌筱雅的桌边。

凌筱雅也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牛氏,虽然她对牛氏说有生意,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她还以为牛氏考虑的时间要长一点呢!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牛氏就考虑好了。

“刘婶儿站着做什么,赶紧坐吧。“

早点决定也好,这样的人合作起来才好。

牛氏颇有些局促的坐了下来。

牛氏虽说做了决定,可事实上,她心里还是很没有底,毕竟凌筱雅口中的生意,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生意,到底能不能挣钱,这些都还是未知之数。

“筱雅,你说有生意,不知道是什么生意。”

牛氏局促不安的看着凌筱雅,害怕自己是白开心一场。

凌筱雅像是看出了牛氏的不安,于是开口说道,“刘婶儿,我也不瞒你。我如今跟客似云来的吴秀才合作做生意。我这里呢,有一种特制的包子,我想将方子交给您,您每天一早将还没蒸熟的包子送到客似云来。我算了算,每天送上十笼。”

“十笼子!”

牛氏瞪大瞳眸,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毕竟十笼的包子,可是一个大数目了!

一时间,牛氏的眼睛不禁亮了。

“筱雅,这么好的生意,有没有什么条件?”

牛氏不相信天上有白掉馅饼的事情,她有感觉,凌筱雅肯定有要求。

“是啊!”

果然,牛氏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生怕凌筱雅说出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

凌筱雅看着牛氏一脸紧张的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不过想想,自己也不能太过分。

“刘婶儿,您放心,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我教您的包子方子,您必须要保管好,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尤其是泄露给其他酒楼,那就——“

后面的话,凌筱雅没有说完,可眼底的意思很明确。

“你放心筱雅,婶子绝对不是一个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你放心,你教婶子的方子,婶子肯定不会泄露出去的!不过,那送去客似云来包子,那价格该如何算?”

“一笼包子,一钱银子。不过这包子,婶子自己最好就不要卖了。在这个地界卖我教您的包子,这价格怕是不太好定。”

凌筱雅突然想起来,于氏和牛氏送豆腐脑和小笼包给客似云来,她们最好就不要在这里摆摊了,毕竟这酒楼卖的价格跟摊子上卖的肯定是不一样的。

要是一个贵了,一个便宜了,那就不好了。

“好。我——我答应了。“

牛氏生怕凌筱雅不答应,所以连忙开口。

一笼包子有一钱银子,十笼包子,可就有一两银子了,去掉成本费,到时候一个月就能有二十两,二十两啊,牛氏以前压根儿就不敢想象。

而且有了客似云来的这笔账,她再好好的种家里的菜,就算卖不了钱,可也足够家里人自己吃了。

这么算起来,一年都有100两银子的结余了。

小村今年5岁,攒上两年,她就能送小村上学堂了。

至于自己那没用的丈夫,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以后她宁可将他绑在家里,也绝对不会让他再出去赌!

“筱雅,你有好事也得想着婶子啊!“

于氏从牛氏来到凌筱雅的座位上,就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这不,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就跳出来了。

“我有好事,怎么可能不想着王婶儿您呢。您的豆腐脑,客似云来自然也是要的。”

“真的?要多少?”

于氏的眼睛倏地就亮了。

“一大桶。当然,王婶儿以后这豆腐脑也可以不用卖了。不过您放心,我有其他的豆腐方子交给您。”

想到臭豆腐,凌筱雅口中唾液就忍不住分泌了。

“不卖?”

虽说一大桶,这数量是不少,但她自己个儿卖豆腐脑,赚的钱也不少啊!

这么一想,于氏不禁就有些犹豫了。

凌筱雅自然是捕捉到了于氏眼中的犹豫,闲闲的开口,“婶子,这豆腐脑也就卖一个新鲜。这段日子,来吃豆腐脑的人怕是不多了吧。“

于氏一噎,凌筱雅说的确实不错,这段日子,来吃豆腐脑的确实是不多了。

可——

“王婶儿,其实这做豆腐脑的法子,我是知道的。而且做这豆腐脑也不麻烦,我要是想自己做,其实也不困难。我就是想着王婶儿,才将这生意给王婶儿的。”

凌筱雅浅笑嫣嫣的开口,可是说的每一个字都戳在了于氏的心上。

于氏的身上差点出一声冷汗,是啊,她怎么忘记了,豆腐脑的方子,凌筱雅手上就有,自己要是不接这生意,凌筱雅完全可以自己做豆腐脑。

想通以后,于氏立马开口,“筱雅啊,刚才是婶子想左了。这生意婶子接了。只是这价钱——“

凌筱雅指了指眼前的碗,然后竖起3根手指头。

眼底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一碗3文钱。

“筱雅,这是不是有些太少了。”

她一碗豆腐脑可是能卖上5文钱,可如今一碗只能卖到3文钱,虽说也赚了,可是——

“王婶儿,这豆腐脑到底值多少,我知你知。况且你送的只是豆腐脑,糖这些调料可不用你出哦!这么算算,你赚的已经不少了。”

于氏再次噎住,确实她赚的是不少了,可是有谁会嫌钱多呢。

于氏还想再多说一点,可是在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反驳的话最终还是说不出来了。

“筱雅,你说的当然对了。婶子同意。”

凌筱雅挑了挑眉,看来于氏是贪心了,要不是看在二珠的份儿上,凌筱雅还真不想跟于氏合作。

果然自己的心还是如此的软!

凌筱雅抬头望向天空,忍不住狠狠的点了点头,果然她就是如此的善良啊!

“刘婶儿,我就不打扰您做生意了。后天我会去教您做包子的。至于送豆腐脑和包子的时间,我回头再通知你们的。”

------题外话------

谢谢冰河红叶16投了一张月票

感激昨天来支持七七首订的亲们!

奖励的520小说币七七会陆续奖励,名单,今天也会公布的!

希望亲们继续支持正版啊!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文《空间之男神赖上特种兵》【本文男强女强+重生虐渣,酸爽无比宠文+爽文无虐+一对一身心干净+神秘空间+天才萌宝宝,欢迎跳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