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回春药铺 徐子寒/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堂哥,你知道落霞镇那一家的药铺最好?”

前世,在现代作为一名医者,凌筱雅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的黑心药铺了!

那些黑心药铺,卖假药害死人,是最让凌筱雅瞧不起的!

“最好的药铺?我听说镇上的回春药铺卖药可是最公道了!筱雅,你是想要去回春药铺?”

凌筱雅点了点头,既然凌平顺也说它好,想来口碑应该不错吧。

凌平顺和凌筱雅问了人,就往回春药铺走去。

凌筱雅和凌平顺走进回春药铺,立即就有伙计来招待,“客官是来看病还是抓药,如果是抓药请往这边走,如果是看病,请来这边。”

顿时,凌筱雅对这回春药铺的印象就好了不少。

想想,自己去过这么多店铺,那些来招待自己的伙计,看到自己的穿着之后,眼中总会带着一股子的轻视。

可这回春药铺的伙计,眼神坦荡,一点鄙夷的神色都看不出来。

看来这回春药铺的老板是个善心的,能否管教好下面的人,这就很能看出管理者的品质。

“我是来抓药。”

“好,姑娘请这边走。”

伙计很热情的将凌筱雅引到抓药的地方。

“这位姑娘要抓什么药?”

柜台前有一个朴实的老大叔,可从他时不时闪烁精光的眼中,可以看出这一位肯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麻烦帮我抓一下这张药方。”

凌筱雅从怀中取出药方。

凌筱雅昨天就将药方写好,放在自己的怀中。

掌柜的接过凌筱雅手上的方子细细看了起来,一开始还不以为意,可是越看,眼睛就瞪得越大,到最后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这是从哪里来的药方!”

这惊天一吼,不仅是差点把凌筱雅吓得心脏病发,回春药铺中所有的客人,都不禁看向凌筱雅这里。

别怪他们大惊小怪,实在是刚才这里的动静太大,让她们想要忽视都困难。

“老赵,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淡定了。”

从药铺的内堂出现一位锦衣公子,顿时,凌筱雅的眼睛不禁一亮。

以前,凌筱雅总一位现代的美男已经很了不起了,如今看来,古代才是盛产美男的地方啊!

玉尧那厮虽然脾气差了一点,可是长的却是妖孽,风流尊贵,只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赵天楚,温润如玉,静若处子,动若狡兔,风华内敛,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美男!

可凌筱雅现在见到的这位美男,凌筱雅真心觉得他很不赖啊!

眉眼间隐隐藏着几丝锋利,眸若利剑,鼻若悬胆,整个人就像是一把还未开锋的利剑,虽不震人却已慑人!

男子正是徐子媛的亲哥哥的徐子寒。

在凌筱雅打量徐子寒的时候,徐子寒也同样是在打量凌筱雅。

好美的一双眼睛,澄净清澈,仿佛不带一丝杂念。

要知道,一般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子总会傻好大半天,可这位,眼中是有过惊艳,惊艳过后,眼底平静的仿佛一湖平静的湖水,好似从来不曾掀起过半丝涟漪。

“老赵,你在回春药铺多少年了,怎么还动不动一惊一乍的!”

徐子寒皱起浓眉,游戏不悦的看着赵掌柜。

赵掌柜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情绪有些过激,微微有些羞赧,可立马,赵掌柜就将手中的药方递给徐子寒,“东家,你看看这药方。”

别看赵掌柜只是回春药铺专门管采药的。可回春药铺每一个人都是懂药理的。

尤其是赵掌柜,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他的医术可半点都不必帮人看病黄大夫(回春堂中公认的医术最高的!)的人差!

赵掌柜一直以为自己的医术算是不错的了,可此时一看,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起码开出这药方的人,他的医术确实是比自己强太多了。当然,他从未想过,开出这方子的是个年轻人,更从未想过,开出这方子的是个女人!

徐子寒接过赵掌柜手中的药方,颇有些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

第一眼,嗯,这字写得真是不错。标准的簪花小楷,清秀婉约,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女子的手笔。

第二眼,徐子寒开始看这药房的内容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徐子寒既然能开药铺,自己肯定也是懂些医理的。

“敢问姑娘,这药方是何人开的?”

开这药方的,绝对是一个世外高人!

“是我的药方有什么不对吗?这位公子还有——对了,是赵掌柜吧,怎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凌筱雅的淡然更是衬托了徐子寒还有赵掌柜的激动,令两人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味。

徐子寒不禁觉得好笑,这姑娘看着也就10岁吧,说是个姑娘,其实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怎么弄得一副小大人似的,最郁闷的是,搞得他好想孩子般的幼稚。

幼稚,想到这两字,徐子寒嘴角的笑意逐渐敛下。

很早之前,他就没有资格幼稚了!

凌筱雅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刚才男子眉眼间隐隐还浮现了笑容,可就这么一会儿,那笑容就消失了,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要注意情绪的人,可想而知,他本身肯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

“这位公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这药方应该是这位公子所开吧。”

徐子寒没有回答凌筱雅的话,反倒是看向了凌平顺,如果这药方是这两人中的一个开的,毋庸置疑,明显男子更有可能一点。

只是徐子寒还是挺怀疑的,毕竟这男子的年纪有些小(不过比起凌筱雅来,明显大很多),二来,这男子看着似乎有些憨傻,也不像是能写出这种绝世药方的人。

“我!”

凌平顺不可思议的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连忙摇头,“我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是我堂妹开的方子,这药方也是她亲自写的。”

凌筱雅在凌平顺开口的时候就觉得不好。她很想骂一句,天啊,大堂哥你的嘴怎么这么快啊!难道你不知道才不外露,我也不想出名啊!

凌筱雅颇有些幽怨的看着凌平顺,要不是清楚这大堂哥的为人,她还以为是他这大堂哥故意的呢!

这下子,别赵掌柜呆住了,徐子寒也呆住了。

“这药方是小姑娘你开的?不可能吧,这么珍贵的药方,是你一个小丫头能开的出来的?”

赵掌柜张大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她有那么没用吗!

不过,这药方准确的来说,还真不是她开的,而是从清廷的御医院流传下来的。

说起这药方,还得提一个著名的女人!那就是慈禧太后了!

众所周知,慈溪是一个极会保养自己的女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弄出茯苓饼了!

因为慈溪喜欢保养,所以御医院更是为慈溪弄出无数保养的方子。

林氏的病主要就是因为三次生产,都没有得到精心护理,所以这身子亏空的有些厉害。说起来,这也不算是什么大病。

因此,凌筱雅回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药方,就挑出了这个。

“姑娘,这药方是不是你师傅写的。”

徐子寒还是不相信,一个10岁的姑娘,居然能写出这么好的方子。这真的是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徐子寒宁可相信,这肯定是她的师傅写的。要是自己能找到她的师傅,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将她的师傅请过来。

这么多年,自己不断扩展生意,可是终究是不能与徐家相比,再这么下去,他如何能为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妹妹报仇!

可今日看到的药方,让徐子寒重新点燃了希望,他有预感,这会是自己成功的机会!

凌筱雅忍不住拉着凌平顺后退了两步,尼玛,这谁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似乎想要吃了她一样!

“这位姑娘,能否告知在下,你的师傅是谁,在下必有重谢!”

徐子寒诚恳的看着凌筱雅。

凌平顺是真心觉得这回春药铺的东家,好像脑袋有些问题似的。

怎么做事情都是颠三倒四的,还有他那么关心筱雅的师傅是谁干嘛!

凌筱雅微微避开身子,不禁想要感叹一下自己的出师不利,你妹,她只是来抓个药而已,居然遇上这么一件倒霉事!

“这位公子,家师的行踪我就不便透露了。”

凌筱雅这可以说是明晃晃的拒绝了。

“这位姑娘,我东家真的是很有诚意,老朽在这里请你告知一下令尊师的下落。”

赵掌柜是最早跟着徐子寒的,当然知道自家公子心中的恨。

虽说自己的公子是难得一见的经商天才,可毕竟徐家真的是家大业大,就凭公子短短几年的功夫,实在是难以跟徐家相抗衡。

但是如今不一样了,这位姑娘的师傅,能写出这种绝世的药方,赵掌柜绝对相信,只要有这种绝世医术,再加上自家公子的经商头脑,要胜过徐家,这并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要不我们走吧。”

凌平顺虽然不是一个聪明的,可是这回春药铺的掌柜看着筱雅的眼神让他真心有些觉得毛骨悚然。

“嗯。我也觉得我们还是换一间药铺的。”

凌筱雅也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位回春药铺的东家到底想做什么,她不知道。可是抱歉,她凌筱雅真心没有兴趣陪她墨迹。

况且这人想知道她的师傅,呵呵,她的师傅可在现代啊!就算告诉他,他也没本事找到人!

这么一想,凌筱雅就更不想呆在这里了。她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别这种富有锲而不舍精神的人缠上,绝对是她的痛苦!

徐子寒一见凌筱雅要走,忙不迭的开口,“这位姑娘,在下徐子寒,在下是真心——”

“等等?你叫什么?”

凌筱雅怀疑她听错了。

徐子寒愣了愣,刚才这姑娘看了他半天,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如今自己也只是报了一下名字,她怎么一副像是见了鬼似的。

徐子寒,徐子媛,这听着就像是兄妹啊!

子媛好想也跟她说过,她是有一个哥哥,名字叫什么,凌筱雅是不知道了。

而且仔细看看,这徐子寒长的跟徐子媛还真是有几分相似。

难道这俩真的是兄妹?

凌筱雅不禁想要哀嚎,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随便来一家药铺,都能遇上熟人,这种好运气还是给别人吧!她实在是不怎么想要啊!

“徐公子,我实话跟你说,这药方呢,是我师傅开的。不过我师傅现在正云游四海,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凌筱雅想了想,还是加上最后一句,免得这徐子寒不相信。

徐子寒双目炯炯地盯着凌筱雅,似乎想从她的眼中看出一丝撒谎的痕迹。

可惜,凌筱雅一脸坦然,好似事实就是这般。

“姑娘既然是高人的弟子,想必医术应该也是尽得高人的真传吧。”

“师傅的医术我只学到了皮毛。尽得真传可不敢说。”

要不是看在徐子寒是徐子媛哥哥的份儿上。凌筱雅真心直接甩袖子的走人了!

真的吗?一开始徐子寒是小看了凌筱雅,可如今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他真的将她看低了。

徐子寒那堪比X光的视线,让凌筱雅愈发不悦了。

“赵掌柜,请把我的药方还给我。”

凌筱雅觉得现在带在这回春药铺就跟呆在狼窝是没有任何区别了!

“额——姑娘——”这么好的药方,赵掌柜还想留着好好研究一番,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要直接带走。

凌筱雅狞笑一声,“怎么,难道回春药铺要抢我一个小姑娘的方子不成?”

“老赵,将方子还给这位姑娘。”

徐子寒发话了,赵掌柜自然不敢不给。

可这药方真的是太珍贵了,给出去,他老赵的新在滴血啊!早知道刚才就把药方都给记住了!现在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凌筱雅接过药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再跟这徐子寒打交道,凌筱雅怀疑她的脑细胞都咬死无数个!

“姑娘,可否留下姓名。在下——”

“徐公子,我看你也是大家公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问一个姑娘家的姓名,难道你不知道女儿家的闺誉大于天?”

凌筱雅就是在讽刺徐子寒,看着徐子寒一张俊朗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凌筱雅心里一点愧疚都没有!

徐子寒明显是在算计自己什么。她要是傻乎乎的,被他温柔的态度给迷得什么都看不见,那她凌筱雅可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了!

“大堂哥,我们走吧!”

凌平顺点了点头,他也想赶紧离开。

亏得这回春药铺的名声这么好,谁知道这东家的头脑好似有些问题似的。

他没读过多少书,也知道女孩家的名字不能随便问。这又不是在他们乡下,没什么忌讳。

出了回春药铺,凌平顺忍不住开口,“筱雅,那位徐公子怎么怪怪的。”

其实凌平顺更想说,徐子寒的话还有他的眼神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怪怪的?”凌平顺说的还真是含蓄。

“大堂哥,我们是小人物,大人物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去掺和。咱们只要好好做自己的生意,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凌筱雅很确定,自己身上有徐子寒想要的,或者说,徐子寒看中了自己的医术。

不过抱歉,凌筱雅是想过用自己的医术赚钱,可绝对不是让人利用的。徐子寒眼睛就出卖了他,有野心,有野望,她要是真跟他掺和在一起,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难得跟徐子媛交了朋友,凌筱雅如今只能可惜的说上一句,这个朋友,以后还是少交往的好!免得又被徐子寒给缠上!

凌筱雅和凌平顺又换了一个药铺抓药,还好,遇到的掌柜虽然对凌筱雅的方子很好奇,可起码没有像徐子寒一般。

至于徐子寒这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徐子寒一双瞳眸冷寒,仿佛幽冥一般。

正巧,这时候徐子媛也来了回春药铺。只是在进回春药铺的时候,与凌筱雅擦肩而过。

徐子媛甚至还回了头,只是当时凌筱雅和凌平顺已经不在回春药铺了。

徐子媛认为是自己眼花。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哥哥,将凌筱雅的事情跟哥哥说。

“子媛,你怎么来了。”

徐子寒正因为错过这么一个绝世天才,而感到郁闷,见到妹妹,不禁开口询问。

“不是去看望冯县令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哥,我们进内堂,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徐子寒皱起浓眉。子媛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压下心头的诧异,徐子寒点了点头,“好。”

进了内堂,徐子媛将自己的贴身婢女打发下去。同时用眼神示意,让徐子寒将他的贴身小厮也给打发下去。

徐子寒虽然疑惑徐子媛的做饭,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如今可以跟我说说,你到底想说什么了把。”

“哥哥,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在宝祥居遇到的姑娘吗?”

徐子寒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个姑娘叫什么来着?他还镇没有什么印象了。

“怎么了?你又遇到她了?”

徐子寒不是很感兴趣的开口问道。

毕竟在他看来,徐子媛也只是交了一个普通的朋友,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再遇到也没什么稀奇的。

“哥。我今天是又遇到筱雅了。就在冯夫人那儿。筱雅给冯夫人做菜,她做的菜真是太好吃了!我真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不仅新奇,而且味道也好,甚至都能比过御厨了!”

“新奇,我还能信上两分,味道好,那也可以相信。可比御厨做的都要好?子媛,你是不是夸大其词了?”

徐子媛就知道徐子寒不相信,于是连忙将冯夫人的看法也连忙说出来,“冯夫人你也知道吧,当初她也是大理寺少卿的女儿。吃过的好东西不少,可今儿个她吃了筱雅做的饭菜,是赞不绝口。对了,冯夫人的侄子也在,同样是对筱雅做的菜。夸赞不已。”

“赵天楚?”

冯夫人的侄子,那就只有赵天楚了。

“嗯。”

“你的那个朋友到底都做了什么好菜,让你这么赞不绝口的啊!”

“红果你知道吧,哥。”

“知道,又酸又涩。根本没人愿意吃。”

“可筱雅用红果做出来的冰糖葫芦真是太好吃了。又酸又甜,而且吃了很开胃呢!”

“冰糖葫芦?”

显然,徐子寒是从未吃过什么冰糖葫芦。

“没错,可惜啊,哥,我没能给你带回一串。你要是吃过,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对了,除了冰糖葫芦,还以一道凉拌木耳,那吃起来嘎吱嘎吱的,而且十分清爽脆口,配着粥吃,更是一道美味。”

“木耳?那是什么?”

徐子寒自己也有开酒楼,只是规模比不上醉仙坊和吉祥酒楼,毕竟他们的背后都有人。而他的酒楼虽然有大厨,可却不是多厉害!

“就是黑黑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木耳。”

徐子媛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听你这么说,那位凌姑娘做菜确实是有几分水准。”

徐子寒漆黑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深邃。

“嗯。哥哥,我敢说你要是能将筱雅请到你的酒楼,你酒楼生意一定能日进千金!”

“呵呵——你真以为钱是打天上飞来的,还日进千金。不过照你说的,请那位凌姑娘确实是有本事。今日,也就是刚才,哥哥在回春药铺也见到一个奇女子。”

徐子媛有些戏谑的看着徐子寒,“哥,能让你称得上奇女子的,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吧!”

徐子寒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那位姑娘看起来也就10岁吧,你别想歪了。可是她拿出的药方,就连老赵都称赞不已。”

“10岁?不会是筱雅吧!刚才我进药铺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难道——”

“你说什么?子媛,你跟我说说,凌姑娘今日穿的是什么?”

“筱雅穿的是一件带补丁的衣服,她的眼睛特别美,好似一汪清泉,水灵灵的,衬得整个人都很有灵气似的。”

“对了!就是她!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人!”

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本那人连个名字都没有留,让徐子寒十分郁闷。不过介于,高人是不能轻易得罪,所以徐子寒也不能多说什么。可如今,没想到竟然从子媛的口中得知她的名字了。

“哥,那还等什么,有了名字,以后就好找人了!你可不知道,筱雅已经跟客似云来合作了,到时候你要是再想跟她合作,就来不及了。”

徐子寒摇了摇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急。徐家最重要的是药材生意,酒楼这方面我不是很在意。”

听到徐子寒说到徐家,徐子媛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哥,你想凭借筱雅的医术打败徐家?这有可能吗?”

徐子媛忍不住喃喃开口。

毕竟徐家作为皇室最大的药材供应商,在药材方面的生意,他们早就已经可以说是称霸整个药材界了。

徐子寒的眼神冷了冷,“为什么不行?你和娘受的苦,哥发过誓,有朝一日,一定要那个人付出代价!”

“那筱雅答应了嘛?”

徐子媛有预感,凌筱雅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

果然,徐子媛话落,徐子寒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总有一天,我会让她答应的。”

“哥,你不会是想对筱雅使什么手段吗?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

对自己的哥哥,徐子媛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只要能达到目的,有时候,他是不介意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

“怎么因为她是你的朋友?所以——”

“有一半是因为这个。可还有一半是因为我知道,筱雅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哥,你要是诚心去请求她,我想,她可能会因为你的诚心答应。否则——”

后面的话,徐子媛没有说,可她也明白自己的哥哥能够理解。

“你说的对,要让一个人真正为自己所用,光耍手段是没有意思的。最重要还是得她心甘情愿才行。”

徐子媛见徐子寒想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哥哥一意孤行,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劝,如今这样很好。

*

凌筱雅和凌平顺在另外一家老字号药铺——同仁堂买了药之后,就到了放牛车的地方,见东西放到牛车上,由凌平顺赶车回去。

凌平顺一边赶车,一边忍不住感慨,“筱雅啊,筱雅,我还是觉得你今天太冲动。”

“大堂哥,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别再说我了,好不。”

唉,早知道,今儿个就她一个人来了。不对,她可不会赶什么牛车,想自己来也来不了。

凌平顺想了想,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筱雅不愿意听,他也还是别说了。免得让筱雅心里烦。

“筱雅,你说回春药铺的东家会不会再来找你。”

要说,今天还有让凌平顺感到不放心的,那绝对还有一个徐子寒。

“谁知道呢!”

自己是没有告诉徐子寒她的名字,可以徐子寒的本事,凌筱雅觉得徐子寒是能查到的。

况且,凌筱雅可没有忘记徐子媛,万一徐子寒跟徐子媛说了自己,然后徐子媛又将她卖了,说实在的,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凌筱雅也只能感叹一句,她的苦命了。

“筱雅,要是徐公子再找上你,你会——”

“不会。”

这次凌筱雅回答的很快。

凌筱雅是想过利用自己的医术赚钱,可那都是正大光明的!

徐子寒会让她做什么,凌筱雅不知道。可凌筱雅确信,徐子寒看中了她的医术,绝对不会是想堂堂正正的利用医术造福百姓!

在现代,凌筱雅学医的时候,大伯父就跟凌筱雅说过。她就算不能用医术造福广大的人民群众,可也绝对不能让小人利用,危害百姓,还有医术是用来救人的!可不是用来勾心斗角,达成自己的一己私欲!

大伯父曾经跟凌筱雅说过,他们凌家的先祖,在清廷当太乙的时候,曾近一个皇后想买通他们的先祖,去害一个妃嫔腹中的孩子。

可他们凌家的先祖,最后还是没有答应。反而病遁了。

要是现代有人知道凌家先祖的作为,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嗤笑一声,真真是白痴,这是多正常的事情,居然还病遁!

一开始,凌筱雅也这么想过。

就算他们凌家的先祖不愿意做这种小人行径的事情。可到最后,还是有人会做,既然这样,那自家先祖不做。

再后来,等凌筱雅自己学习了医术,她才明白。

这是人的道德底线,一个人学医,要是连自己的道德观念都摆不正,你又怎么能学习到高超的医术!

“可徐公子会不会——”

凌平顺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要知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可他们呢,不过是小小的农民,能跟他们斗吗?

“会不会怎么样?对付我们?要真是这样,那我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凌筱雅不想主动害人,可也绝对不会让别人骑在她的头上!

“筱雅的,你的脾气真的是应该改一改。”

凌平顺回过头,颇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凌筱雅。

“我的脾气很好啊!干嘛要改!”

“我听姑父说过,刚易过折,你的脾气嘛,还真是有些太刚烈了。”

“我的脾气啊,是因人而异的,对我好的人,我可以温顺的像只小绵羊,要是对我不好的,或者瞧不起我的,那就呵呵了。”

就像上次的玉尧,凌筱雅当时就可以将木耳和蘑菇卖给玉尧。那就免了通过吴高升搭上冯夫人这条路了,可就是因为玉尧傲慢无礼的态度,让凌筱雅很不爽,不爽之后,凌筱雅宁可多走好几步路。

凌平顺先将牛车给赶到了马大叔那儿。

凌筱雅通知了马大叔三天后给客似云来送菜的决定。

马大叔一家一听,顿时都开心的不行,“筱雅,真的吗?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马大叔原本以为自己以后只能在家种种田了,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事情等着他,这真的是让他太有些喜出望外了!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马大叔,您啊,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还有那些瓦罐的事情,我马上也会帮娟姐姐解决的。”

凌筱雅知道马大叔心里最担心的还是马娟,所以再三给马大叔保证,一定会帮马娟将那些瓦罐给卖掉。

马大叔老眼含泪的看着凌筱雅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筱雅,你让大叔咋感谢你呢!说实在的,要不是你,大叔——大叔真的——”

“马大叔,您哭什么啊!咱们马上就要赚大钱了!您可不能哭啊!要不然财神爷见到您,可都要绕道走了!”

凌筱雅说到最后,还来了一句俏皮话。

马大叔擦了擦眼泪,然后点了点头,“是,你说的对。是大叔不该。这么好的事情,大叔咋能哭呢!”

凌筱雅被马大叔一家再三感谢以后,脸皮也不禁有些红了,话说,原来一直让人感谢,这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的。

到最后,凌筱雅没法子了,只能拉着凌平顺一起离开了。

“筱雅,马大叔一家,对你可是要感激的不行了!”

凌筱雅怒了努嘴,“我说大堂哥,原来你也是个居心不良的。”

“对了,大堂哥,明天我去你家,教大伯母做冰糖葫芦以后,你再陪我去一趟镇上。”

凌平顺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开口,“不是说3天以后再去嘛?”

“我是担心吴秀才他招不到大厨还有小二。”

“不会吧,人家到底是秀才老爷啊!”

其实凌平顺心里也是有些怀疑的,你说,店里明明没有生意,还整天的去买这么多菜,这实在不是聪明人能干的出来的事情。

凌筱雅一看凌平顺的表情,就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了,“我说大堂哥,你是不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嘿嘿——”

凌平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其实你也没必要不好意思。我是真挺担心那位吴秀才的,你说他,要说人不聪明,可起码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不过,他那人啊,可能吧把所有的脑子都放在仕途经济上了,其他的——”

其他的方面,真的是一窍不通,外加啥都不行啊!

而且让吴高升招人,凌筱雅又有怀疑的事情了,他能招到啥人啊!

那个被赶走的小二——阿福,凌筱雅对他实在是能用记忆犹新来形容了。

万一这次招来的人还是不行,就算签了卖身契,说实在的,凌筱雅也没发现有多大的用处。

这么一想,凌筱雅决定,这三天,她还是得每天去镇上,监督吴高升。而且也可以多做一些好吃的,给冯夫人送过去。

“好,明天我陪你去。只是筱雅,番瓜和番椒该怎么办》”

凌平顺中了这么久的番瓜和番椒,对它们也早就是有感情了,所以才会忍不住问上这么一句。

“对哦!地里的活儿,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做了。那这样吧,大堂哥,你明天种地,我找马大叔陪我去。”

西瓜和辣椒,才是凌筱雅赚钱中的大头,她才不想放弃呢!

“好。”

达成协议以后,凌筱雅就拿着东西回去了。

“筱雅,你回来了。”

“二姐,你回来了!平安可想你了!”

凌平安皱了皱自己的小鼻子,看着凌筱雅,要不是被凌筱柔紧紧抱着,早就冲上来,抱着凌筱雅的大腿了。

“平安今天乖不乖啊!”

凌平安狠狠点了点头,“嗯,平安很乖。平安今天将二姐教的东西,都看了一遍,还写了很多字呢!二姐你看。”

凌平安说着,挣开了凌筱柔的怀抱,兴冲冲的拿出自己连的字还有凌筱柔写的字给凌筱雅看。

凌平安和凌筱柔写的字体,说实在的,都还有些幼稚。

凌筱柔看凌筱雅在看她写的字,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写的不是很好。”

凌筱柔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她写的字竟然跟平安的差不多,这真的是丢死人了。

“大姐,我买的是小毛笔,适合平安用。你用那小毛笔写出来的字,肯定不怎么好看。诺,我今天专门去给你买了适合你用的毛笔,你看看,喜不喜欢。”

凌筱雅说着,就拿出了给凌筱柔买的毛笔。

凌筱柔接过的时候,双手还隐隐有些颤抖,她居然也能有自己的毛笔。

“我说姐,不过就一只毛笔,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凌筱雅有些无语的看着凌筱柔,她这大姐怎么还这么容易感动呢!

“我——我心里开心。”

凌筱柔说到这里的时候,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凌筱雅见一旁的平安有些不高兴的嘟起嘴,凌筱雅摸了摸凌平安的脑袋,柔声开口,“好了,二姐也给你买了很多纸。到时候自平安就可以多多练字了。”

凌平安一听,才又笑出了声,勉强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平安就原谅二姐你把。”

“你啊,可真是人小鬼大!”

凌筱雅伸出指头,没好气的点了一下凌平安的脑袋。

这纸自然不是只为凌平安一个人买的,凌筱柔也是要练字的,当然了,这话就不用跟凌平安说了。免得他又吃醋!

------题外话------

推荐《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文/大雪人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推荐依兰《家有拜金娘子》简介:一日,狄家猎户在山林打了只肥野猪,去集市卖了十两银子,回来时换了个娇俏小媳妇。

“银子能花、野猪能吃,你个傻小子换个媳妇能干嘛!”  猎户搓搓手,他能说能干的很多吗!

好友文文,喜欢的亲们去看看

谢谢whm0912 投了1票(5热度)投了10张月票一羽飘零 送了2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