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教做冰糖葫芦/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这是你买的药?”

凌筱柔眼尖的看到了凌筱雅放在桌上的药。

凌筱雅点了点头,“嗯。姐,这药,我抓了5天的分量。娘,早晚各喝一次。”

“筱雅,你可真是细心啊!竟然连药罐子都买了。只是这药要怎么煎?我以前都没有煎过。”

“姐,你先去做饭,我在一旁煎药。到时候这煎药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啊!”

凌筱柔点了点头,她一定会用心学习的。

到了厨房,凌筱雅发现蔬菜是新鲜的,只是肉很少。

“看我这记性,这次怎么就没有去吴大叔那里去买些肉呢!”

平安可是喜欢吃肉的不行。

“咱们已经顿顿吃肉了,少吃这么一两顿没事的。”

凌筱柔虽然也想要吃肉,可也不是非吃不可,所以笑着说道。

“姐,我看这天也逐渐要热起来了。我想着,不如咱们让吴大叔每天把新鲜的肉送到家里,你说怎么样?”

“这样好倒是好,可是会不会太麻烦吴大叔了。”

凌筱雅想了想,到时候自己可以将猪下水还有猪血的制作方法交给吴屠夫,况且这买肉的钱,自己也不会少给吴屠夫,所以应该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再过段日子,我将制作猪下水和猪血的法子交给吴大叔,我想,吴大叔应该不会不答应吧。”

“猪血?猪血还能吃?”

想到那红红的猪血,凌筱柔的胃其实已经在翻滚了,真实想想都让人觉得很恶心。

“姐,猪血要是制作的法子对,那也是难得的美味。你看红果,之前你们不都说是又酸又涩,可我做成冰糖葫芦以后呢?还有猪下水,人人都把它当做下贱的东西,可事实上,我做出来的猪下水好吃吧!其实猪下水还可以用来做卤味,那也是不错的美味。正好,可以将法子交给吴大叔,让他卤了以后,送到客似云来,那又是一道美味了!”

“卤味?那是什么?”

凌筱柔顿时化身好奇宝宝忍不住开口问道。

“暂时保密。等吴大叔做出来以后,我再待会来给姐你尝。”

“平安也要!”

门口突然蹿出一个小脑袋,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凌平安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你个小子,是不是都在偷听啊!”

“没有,我就是正好经过这儿,不小心听到大姐和二姐的谈话的!”

凌平安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呢!

“你个机灵鬼!赶紧陪娘去!”

这段日子,林氏吃的好了,虽说还不能下床,可已经自己吃饭了。

原本凌筱柔还有些担心。不过凌筱雅见状,倒是没有阻止。

林氏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她自己也会开心,她干嘛要拦着她呢。

“哦!二姐,那卤味做出来,平安也要吃。”

二姐说好吃的东西,那肯定好吃!

“知道了,贪吃鬼。赶紧去吧。”

“是!二姐!”

凌平安一说完,就撒着腿儿跑了。

凌筱柔看着凌筱雅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开口,“筱雅,要不是因为有你,咱们家的日子不定过成什么样子呢。”

凌筱柔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靠她,家里人怕是连吃饱饭都不能,更别提给林氏买药,让平安上学堂了。

“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要不是你每天辛辛苦苦的做饭照顾娘,我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出去打拼呢!”

凌筱雅说的倒是实话,如果没有凌筱柔,她还真不可能每天这么无牵无挂的出去,光操心林氏一个人都不够。

“好了,姐知道你的意思。姐虽然没大本事,可也会好好照顾家里,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的。”

“不说这些了,姐,你看我怎么煎药啊!这药呢,要先用猛火烧一刻,然后等到水沸腾,再改用文火烧。对了,这药三碗水煎一碗。”

凌筱雅一边说,一边给凌筱柔示范。

凌筱柔眼都不眨的看,然后默默记在心里。

“姐,你把饭做好了。就先端出去吧。我在这里看着药。”

凌筱柔点了点头,将做好的菜端出去。

凌筱雅见凌筱柔出去,然后偷偷的在药里加了一些空间灵泉,希望林氏喝了这特制药,身体能早日康复。

“筱雅,不用看着药吗?”

凌筱柔见凌筱雅出来,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用,等我吃完饭,这药就煎好了。平安,你个小馋猫,一问到香味,居然就出来了。”

凌平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是大姐做的饭太香了,所以平安忍不住了。”

“你啊!赶紧去把饭端给娘。”

“哦。”

凌平安很听凌筱雅的话,端着凌筱柔专门给林氏做的饭,进了林氏的屋子。

“平安还小。我去端不就行了。”

直到平安进了屋子,凌筱柔才忍不住开口说道。

凌筱雅拉着凌筱柔坐下,然后给她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白米饭,“姐,咱们要从小培养平安的动手能力,可不能把他养成好吃懒做的性子!”

想想现代,可都是女孩儿娇养,男孩放养。

不过,凌筱雅相信,她要是说出放养,林氏肯定不会答应的。

所以啊,还是平时多训练训练凌平安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凌筱雅和凌筱柔倒是迅速的吃了饭。

凌平安给林氏送完饭以后,就看到凌筱雅和凌筱柔已经开吃了,顿时有些不满的嘟着嘴巴,“大姐、二姐都不等平安。”

“平时,大姐和二姐去给娘送饭,平安有等过大姐和二姐吗?”

凌平安语噎,好想从来都没有。

凌筱雅看着凌平安,一字一句的说道,“平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的意思是自己不想要的,就不能要求别人一定去做。而且平安你是弟弟,你让姐姐等你吃饭好吗?”

“筱雅!”

凌筱柔顿时有些不悦的看着凌筱雅,她这话也太严厉了。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啊!筱雅有必要说的这么严重嘛!

凌平安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随即就抬头看向凌筱雅和凌筱柔,“平安明白了,以后平安会主动给娘送饭,要是大姐和二姐给娘送饭,平安都会等大姐或者二姐一起吃饭。”

“平安真懂事。明天大姐去镇上给你买好吃的糕点。”

“真的吗?二姐,您实在是太好了。平安要是白糖糕。”

要知道白糖糕可是只有徐一虎吃过,当时自己可羡慕了好久,难道这次他也能吃到白糖糕了嘛?

“就一块白糖糕,你就兴奋成这样?二姐,明天给你买好多好吃的糕点。”

“啪啪啪——”凌平安拍着手,嘴里还含着饭,却不停的开口“二姐最棒了!”

“筱雅,糕点很贵的。”

凌筱柔还是心疼钱。

“没事的,大姐。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的是云片糕,明天我给你带。”

凌秋生还活着的时候,经常会去镇上带云片糕给凌筱柔。

自从凌秋生死了,凌筱柔也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吃过云片糕了。毕竟连饭都吃不饱,更别提吃云片糕了。

凌筱柔见凌筱雅竟然还记得她喜欢吃的糕点是什么,顿时感动的不行。

吃完饭后,凌筱柔和凌筱雅进了厨房,儿凌筱雅熬的药也已经好了。

“筱雅,你可真厉害。说吃完饭药就好,还真的是吃完饭,药就好了。”

凌筱柔见凌筱雅的药按照她说的时间熬好了,顿时忍不住惊呼出声。

“我也是从书上看来的。姐,你熬药的时候,就看紧一点时间。不过明天早上我还在,我再熬一次,你好好在心里盘算一下时间啊!”

凌筱柔点了点头,凌筱雅愿意教她熬药,她心里感激的不行。

凌筱雅从怀中取出一包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赫然就是冰糖葫芦,“姐,你吃一颗。”

凌筱雅说着就用手拿了一颗放在凌筱柔的嘴边。

凌筱柔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凌筱雅将冰糖葫芦塞了进去。甜味顿时溢满了凌筱柔的口腔。

“筱雅,你怎么不吃?”

凌筱柔吃了一个冰糖葫芦,见凌筱雅又将油纸包好,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这药太苦,我担心受不住,所以今儿个做的冰糖葫芦,我又自己带了一些回来。”

“你可真细心。”

凌筱雅将药倒出来,然后端着碗离开了。

凌筱雅见药太热,就将碗放在了外面的桌上,让它稍微凉一下。

而且,林氏才吃过饭,最好休息半个小时再吃药,这样最好。

对了,这事倒是忘了跟凌筱柔说了,待会儿自己可得记住了。

凌筱雅用手摸了摸药碗,见不是那么烫了,才又端了起来,进了林氏的屋子。

“娘,我去镇上给您抓了药,您赶紧趁热喝了吧。”

“这药肯定很贵吧。”

林氏看着还在冒着热气的药碗,忍不住开口说道。虽说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身体养好,可是这药到底是稀罕物件,家里的情况又不是太好,林氏看着那药,怎么可能不心疼呢。

“娘,都说不让您心疼钱的事情啊!我今儿个冯县令的府上,帮冯夫人做饭,冯夫人很喜欢我做的饭呢!”

这事情,林氏迟早要知道,凌筱雅决定,还是早点让林氏知道好了。

“冯夫人?县令夫人?筱雅,你怎么都不知道跟娘商量一下呢!”

林氏顿时急了,给县令夫人做菜,可不是说着玩儿的!筱雅做好了,那还好说,万一要是弄砸了!

见林氏满脸着急,凌筱雅用另外一只没有端药的碗拍了拍林氏的手,“娘,您放心,女儿知道自己再做什么。女儿在做每一件事前,都回记得女儿的身后有娘,有姐,还有平安。”

林氏就算有再大的火也不好朝着凌筱雅发了,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唉,筱雅,娘是担心你有危险啊!”

凌筱雅心下一暖,“放心吧,娘。我啊,一定要活的长长久久的,我要好好孝顺娘亲!”

“你这张嘴啊,就跟抹了蜜似的。”

林氏无奈的嗔了一眼凌筱雅。

“娘,赶紧喝药,这药啊还是得趁着喝,才好。”

凌筱雅一手拿着碗,另一只手拿着勺子,小心翼翼的给林氏喂药。

林氏喝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凌筱雅知道这药有些苦,于是开口,“娘,良药苦口利于病,您只有喝了药,身体才能好。”

“娘都是大人了,又怎么可能怕苦了。你放心,娘这就喝。”

凌筱雅一勺一勺的给林氏喂药,没一会儿,一碗药就见底了。

凌筱雅从怀中取出油纸包,打开,用手指捻起一块冰糖葫芦,然后送到林氏的嘴边。

林氏微微愣了愣,随后还是张开嘴巴,“你啊,难道还把娘当做小孩子不成?”

“娘才不是小孩子,只是人都怕苦,既然能甜又为何要苦呢?”

“你啊你。今天乐乐一天,也困了吧,赶紧去睡吧。”

林氏也知道凌筱雅为了家里做了不少,心里对凌筱雅是愈发的疼惜起来。

凌筱雅点了点头,“我扶您躺下,我就去睡。”

林氏点了点头,由着凌筱雅扶着躺下来了。

凌筱雅扶林氏躺下以后,就轻手轻脚的出了屋。

“娘把药都吃了?”

凌筱柔看到空着的药碗开口问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娘都喝了,现在也睡下了。姐,你说我们要不要请一个人来照顾娘呢?”

“什么!”

凌筱柔因为太激动,所以声音也不自禁的响了很多。

“嘘!姐,你这么大声做什么!小心把娘给吵醒。”

凌筱柔也知道自己太激动了,一时间颇有些讪讪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怎么会想到请人照顾娘呢!”

凌筱柔虽然知道家里的日子马马虎虎算是好过了不少。可她们家也没有到能够请人的地步啊!

在凌筱柔眼中,只有那些少奶奶,大小姐才会请人来照顾。

“姐,娘的身体还没有好。现在又下不了床。每天娘起来的小解大解都是靠你。”

凌筱柔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林氏屋里,一般凌筱柔的时间都掐的很准,林氏正好醒了。

凌筱柔也就扶着林氏下炕,帮她大小解。

说实在的,凌筱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做到,她就算不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可也实在是忍受不了。

这跟有没有小心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凌筱雅心理上承受不了。

凌筱柔抿了抿嘴,然后轻声开口,“那是娘,我不嫌弃娘。也不觉得这是一件苦事。”

“姐,我心疼你。”

就像凌筱雅刚才跟凌平安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凌筱雅难以接受的事情,就全部推给凌筱柔,她心里过意不去。

“筱雅,姐知道你在想什么。可姐真的不难受。你一个姑娘家,这么小年纪,就把一家子的生计重担全都抗在肩上。姐心疼你。姐,没用,帮不了你多少。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娘,咱家现在虽说赚了一点钱,可到底不多。我想着这请人暂时是真的没必要。”

凌筱雅怒了努嘴,还想再说什么,可见凌筱柔一脸坚决,也就闭上了嘴。

“好吧。请人的事情就暂时算了。”

凌筱雅心想,还是得多赚一点钱啊!有了钱,才能让家人过好日子!

第二日

凌筱雅起床,又为林氏熬了药,凌筱柔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将所有的一切都默默记在心里。

“姐,我今儿个早饭就不在家里吃了。你们吃吧。”

凌筱柔皱了皱眉,“不在家吃?那你要去哪儿?”

“去趟大堂哥家,我要去教大堂哥做冰糖葫芦。免得待会儿,大堂哥吃了早饭就来了。”

那自己不是要教上两遍,那不就太麻烦了。

凌筱柔想了想,从蒸笼里拿了两个热乎乎的包子,然后放到白纱布上,“诺,幸亏我今天早上蒸的是肉包子。要不然你还想不吃早饭啊!”

“谁说我不吃的。大不了在大伯娘那里吃上一顿。”

“大伯娘会不开心的。”

凌筱柔转身继续做早饭。

“姐,说实在的,大伯娘呢,实在不算是一个好人。但她也不算是一个坏人。最多也就是日子过得太苦了,作为长房长媳,有婆婆压着不说,丈夫也是个没用的,更有一个厉害的妯娌,在这样的情况下,人要是不找个发泄的渠道,整个人说不定还真得发疯!”

黄氏,应该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这也是这个时代女人的悲哀。

“好了,我就说了这么一句,你就有这么多句来反驳我。我还怎是好奇了,你是姐,还是我是姐了。”

凌筱雅舔着脸凑到凌筱柔身边,“当然你是我姐姐了,你这辈子都是我姐姐!”

凌筱柔笑了笑,“赶紧拿着包子,小心烫!”

“知道了!”

凌筱雅的两个包子在路上就吃完了。

凌筱雅到凌平顺家的时候,凌平顺一家正在吃早饭。

凌筱雅看了一下凌平顺家的早饭,跟以前凌家的没什么两样,玉米杂面饼,再加上稀薄的杂米粥。

“是筱雅啊,你吃过了没有,要是没有,就一起吃吧。”

黄氏早就被凌平顺做了思想工作了,她知道,凌筱雅给了凌平顺这么好的工作不说,还要教他们一家子用红果赚钱。

黄氏如今只要一回想起自己当初是怎么对待凌筱雅一家的,就羞愧的无地自容。

“大伯娘,不用了。我是吃过过来的。我看大堂哥也把事情跟你们说了吧。那我就在这里问一声,你们是否愿意接这个活儿呢?”

黄氏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筱雅,我们要从你那买红果,你是打算怎么算钱的。”

“娘——”

凌平顺顿时有些不满的看着黄氏,难道她还以为筱雅会多赚了她的不成。

凌筱雅对黄氏的反应,则是见怪不怪了。你说黄氏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能不知道吗?

就算因为现在的事情,对她的态度好了。可只要一旦牵涉到她自己的利益,那肯定又是另外一副嘴脸了。

凌筱雅因为一早就知道这答案,所以真心不是很伤心。

“初期呢,我定的是一串冰糖葫芦3两银子。”

凌筱雅竖起3根手指说道。

这下别说是黄氏了,凌平顺、凌春生还有凌丰收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筱雅。

他们没有听错吧。一串冰糖葫芦居然要1两银子。

看到众人眼中的震惊。凌筱雅一下子就满意了。

“至于红果的价钱吗——”

说到这里,凌筱雅停了停,在黄氏殷切的注视下才缓缓开口,“1斤30个铜板。”

“哎呀!筱雅,婶子就知道你为人是最善良,最大方的!”

1斤30个铜板,做冰糖葫芦用到的也只有白糖,那跟1两银子一串冰糖葫芦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压根儿不用放在心上。

等做上一阵子冰糖葫芦,说不定她家就可以好好的打几件好家居,买几件好衣裳了!

凌筱雅看着黄氏一脸兴奋的模样,忍不住打破了黄氏美好的幻想,“大伯娘,3两银子一串冰糖葫芦,我算了一下。最多也就只能卖上1个月。到后面,这价格是要慢慢降下来的。到最后,这冰糖葫芦,应该只要2、3文一串。所以这30铜板1斤红果,可不是多便宜。”

“为啥!平顺可说了,那冰糖葫芦可是好吃的不得了!怎么只能卖1个月!”

黄氏睁大瞳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可不以为,黄氏说的卖1个月,是冰糖葫芦只能卖一个月。而是1两银子一串冰糖葫芦为啥只能卖1个月!

“有心人要是想知道冰糖葫芦的做法,就算一时间不知道法子。我看研究一段日子,也是能知道的。其实1个月,应该也不可能只卖这么点时间吧。”

凌筱雅皱了皱眉说道。

“1个月。”

就算只有1个月,那也能卖不少了!大不了,倒时候他们就不买凌筱雅汕头的红果好了!

凌筱雅像是看出了黄氏的想法,于是笑眯眯的开口,“红果可不止能做冰糖葫芦,做红果糕,红果片。那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明明是山楂糕、山楂片,偏偏要念成红果糕,红果片,这可真是别扭。

黄氏在凌筱雅凌厉的眼神下,有些不好意思,好似自己所有肮脏的心思都逃脱不过凌筱雅的眼似的。

“筱雅,你放心,只要我们做一天冰糖葫芦,就肯定只在你这里买红果。”

最后还是凌平顺发话,她娘在想什么,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黄氏到底是他娘,哪怕黄氏做的不对,他这个做儿子的也不能开口。

“好,大堂哥我信你。”

凌筱雅也只能信任凌平顺了。黄氏,呵呵,恐怕他这辈子都难以信任了。

“筱雅,你说的那啥红果糕,还有红果片——”

黄氏如今绝对相信,凌筱雅说出的东西肯定都是好东西,肯定都是能赚大钱的!

“自然是教给大堂哥你了。”

凌筱雅笑眯眯的开口。

“大堂哥,要不,我现在就教你做冰糖葫芦。大伯要不要来学。”

“我——我也可以学?”

凌春生颇有些不可置信的用手指指着自己。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其实这凌春生长的也是不错的,不过就是因为瘸了一条腿,所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自卑,又有黄氏那么个强势的妻子,最后是被压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大伯当然可以学。正好多学一门手艺。不过一开始,每天的糖葫芦也不要做多,也就做个20串吧。”

凌筱雅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的是黄氏。

凌筱雅只让黄氏做这么点,以黄氏贪心的性格,怕是不愿意吧。

果然,凌筱雅的脸一下子不好看了。

“大伯娘,这冰糖葫芦,我打算做上层路线,你要是做了一堆,然后拿出去卖,这么遍地都有的东西,你以为能卖上1两银子?”

黄氏一听凌筱雅的话,就开始琢磨起来,要让她自己去卖的话,3两银子,肯定没人愿意花这么钱,买一串小小的冰糖葫芦,对,还是凌筱雅这丫头说对,自己一家每天就做20串。这样才能多赚!

“筱雅,你说的在理,婶子都听你的。”

“筱雅,爷爷能不能也学啊!”

凌筱雅没想到凌丰收居然会主动开口。

想了想,其实凌丰收学也没有怎么样,只是想到陈氏——

“爷爷,您当然可以学。不过,您得答应我,做冰糖葫芦的方子您不可以告诉奶奶。”

凌丰收一惊,下意识的问,“为啥?”

“因为我是跟客似云来合作。可二伯可是在吉祥酒楼干活,如今奶奶可是跟着二伯一起住在镇上。您说,要是您将冰糖葫芦的方子告诉奶奶,那不就等于告诉了二伯,不就等于告诉了吉祥酒楼的掌柜。到时候,方子不在自己手上了,吉祥酒楼的掌柜可不会这么好心找你们做冰糖葫芦,这钱,大伯娘难道你就不赚了?”

“爹,您要学可以,可不能告诉娘。要不然就是断我们一家子的活路!”

黄氏一听凌筱雅的话,觉得在理,疾声厉色的看着凌丰收。

凌春生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凌丰收。自家的好不容易能赚一点钱了,难道还要被二房拿去不成?

凌丰收咬了咬牙,“好,我答应。”

凌筱雅想了想,凌丰收虽然性子绵软,可起码还是守信用的。

“大伯娘,我刚才说的3两银子,是我往外卖的。向你们收购是1两银子。”

凌筱雅心想,还是提前跟黄氏说好吧。

“好。那钱是怎么结算?”

“三天一结算。”

三天,黄氏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点了点头。

凌筱雅见黄氏同意,于是带着凌家所有人来到厨房。

厨房里,红果是早就备着的,是凌筱雅让凌平顺自己上山去摘的。

凌筱雅挽起袖子,开始讲解如何制作冰糖葫芦。

看凌筱雅做完一遍,黄氏忍不住惊呼,“就这么简单?”

“除了这蘸糖的步骤稍微麻烦一点,其他的确实很简单。这就是我说为何只能贵卖1个月的原因了。只要吃过的人,就算一时间弄不到法子,可研究一段时间,肯定能研究出来。”

凌筱雅可从来不敢小觑这些古人的智慧啊!

否则中医能在中国古代发展到那么高的高度吗?反观在现代,中医就只能一直匍匐不前,当然了,这也有西医迅速发展的原因在里面。

“1个月,这么赚钱的买卖居然只能卖一个月。”黄氏不禁有些可惜的看着凌筱雅手中的冰糖葫芦。

“大伯娘,能卖1个月就不错了。”

“娘。”

凌平顺也有些不满的看着黄氏。

黄氏有些心虚的笑了两声。

“大堂哥,你来试试看。”

前面洗果,去籽,熬糖的步骤都十分简单,就是蘸糖的环节不怎么好弄。

凌平顺接过凌筱雅已经串好的冰糖葫芦,放在水板上裹了一层糖。

不用尝,凌筱雅就知道这糖裹得有些厚了。

“糖太厚,一口下去,咬不到果子。”

凌平顺有些黝黑的脸不禁有些红了。

“大堂哥,没事。谁能第一次做就成功。反正我是不行的。”

当初凌筱雅学做冰糖葫芦,可也是失败了好多次的!

“让我来试试看。”

黄氏拿起另一串串好的红果,同样放在水板上滚了一遍

“跟大堂哥的一样,糖太厚。”

凌筱雅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摇摇头说道。

凌筱雅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凌春生,忍不住开口,“大伯,你来试试看。”

凌春生没没想到凌筱雅居然会叫他,要知道在家里,他可以说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存在了。

“筱雅,你叫他做什么!赶紧教我和平顺啊!”

在黄氏眼中,凌春生和凌丰收就是来凑个热闹,干实活的肯定得是自己和平顺啊!

“大伯,我相信你,你来试试看。就算不行,也就是一串红果的事儿罢了。”

凌筱雅没有理会黄氏,反而是和蔼和亲的看着凌春生。

“是啊,爹,你就去试试呗。”

凌平顺也希望他爹能够成功,因为腿上有残疾,已经让凌春生自卑很多年了。他是真心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重新拾获自信!

“是啊,老大,你就上去试试看。”

凌丰收也伸手拍了拍凌春生的肩膀,鼓励他上去。

这么多人都希望凌春生上去,黄氏作为凌春生的妻子,虽然不相信凌春生真的能成功,不过反对的话她也说不出来。

毕竟也就是一个冰糖葫芦的事情,失败也就失败了吧!

在众人鼓励的目光下(黄氏除外),凌春生鼓起勇气,挪着有些瘸的左脚,蹒跚向前,伸出黝黑满是小裂痕的手,拿起一串串好的红果,轻轻放在水板上,滚了一遍。

然后将蘸糖的冰糖葫芦举到凌筱雅面前,就像是小学生交作业一样,紧张不已。

就在凌春生紧张的连心都要跳出来的时候,凌筱雅接过了凌春生手上的冰糖葫芦,轻轻咬了一口。

黄氏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刚才她和平顺做的,凌筱雅连吃都不吃,居然伸手接过了凌春生手上的冰糖葫芦。

凌平顺则是高兴,没想到他爹第一次做就能成功,真是厉害!

凌丰收也是老怀安慰的看着凌春生,看来自己这儿子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凌筱雅就在万众瞩目之下,咬了一口冰糖葫芦。

凌春生紧张的看着凌筱雅,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怎么样。

凌筱雅吃完以后,点了点头,“大伯,你很厉害啊!第一次,居然就成功了。”

“筱雅你说真的?你大伯他——他真的做成功了?”

黄氏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她的丈夫居然有这么厉害?

凌筱雅点了点头,“有些人天生就有做手艺的本事。大伯应该就是这一类人。”

“筱雅,你是说真的吗?”

凌春生自从左腿瘸了以后,别人看到他,眼底除了鄙夷以外。就说呢么都没有了。

没想到凌筱雅居然会说这么一番话,真是让他又感动,又有些忐忑。

感动的是,凌筱雅是第一个肯定他的人。忐忑的是,in万一凌筱雅只是为了顾及自己的面子,才随意说的呢。

“大伯,你看大伯娘和大堂哥第一次做冰糖葫芦,他们可都失败了。可你一上手,就成功了,难道你还没有自信吗?”

凌春生听了凌筱雅的话,忍不住点了点头,是啊,他干嘛要自卑,他可是一下子就做成功了!

“既然大伯学会了,那我就先离开了。”

“筱雅,可我们还没有学会呢!”

黄氏忙不迭的开口。

“大伯娘,你就向大伯学习吧。”

“可你大伯也只是第一次做,他不知道窍门儿啊!”

“大伯娘,做这冰糖葫芦没敲门,蘸糖这个环节,就是要看你的天分,你让我说,怎么蘸糖,我也说不出来。可能就是要靠手感吧。所以,你向大伯请教这是最好的了!”

凌筱雅可没有说谎话,你让她说怎么蘸糖,她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黄氏一噎,凌筱雅都说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蘸糖,那她还让她留下来做什么。

“对了,筱雅,你的那座山,不高,可是有不少孩子喜欢到你那去偷摸红果的。而且要是村里人知道红果能挣钱了,还不赶紧的去偷啊!”

黄氏又想到一个重要问题,这倒是一个大问题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黄氏要是不说,凌筱雅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事。

“我会自己请个人去守红果的。反正上山也就只有一条路,让人守着就行了。”

经过黄氏这么一说,凌筱雅才注意到这个问题。

“谢谢大伯娘了。”

其实凌筱雅知道,黄氏是担心她辛辛苦苦花30个铜板一斤红果,可到了别人那儿,居然一文钱不花,就能采到,她可真是吃亏的不行!

不过无论如何,这次都是黄氏提醒了她

凌筱雅还是很感激的。

“大伯娘,你还是跟大伯好好学习制作冰糖葫芦吧。大后天我就来向你们收了。这天逐渐热起来了,所以这冰糖葫芦要现做,然后用油纸包起来。对啊,要用油纸包起来,我还得请人专门设计个油纸包装才行。”

凌筱雅说到最后忍不住开始点头。

“还要那么麻烦。”

黄氏一听啥包起来,那不是就是让她一家子干嘛!

那可不是什么好干的活计!

凌筱雅凉凉的看了一眼黄氏,“大伯娘是嫌麻烦啊!要是不好好包装,那咋能卖大钱呢!对了,这20串冰糖葫芦,每个就串上6个吧。六六大顺,图个吉利。”

黄氏一听不能卖钱,那咋干啊!立马点头,“筱雅,你放心,你说啥是啥!婶子都听你的!”

做生意,黄氏不懂,所以还是听凌筱雅的吧!

黄氏目送着凌筱雅离开,良久才忍不住嘀咕了两句,“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丫头这么能干呢!”

------题外话------

推荐微蓝新文【警花县太爷】正在首推,一对一,男强加女强,身心干净,绝对宠文!冒牌儿七品芝麻官斗地主,斗贪官,斗贵妃!

【言情+推理】与天斗其乐融融,与人斗其乐无穷!总之一个斗斗斗!此文为【农家有女之蓝衣】系列文!

谢谢豆豆鸭丫0 投了2票(5热度)豆豆鸭丫0 投了1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