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可怜罗氏/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出了凌家以后,就去了马大叔家,跟他说,她打算去镇上。

“筱雅,你要去镇上啊!大叔这就送你去!”

马大叔是真心感激凌筱雅的,送她去镇上,也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凌筱雅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马大叔,你也知道,我跟客似云来的吴秀才合作,所以,以后我是经常要去镇上。您看,以后您每天去镇上送菜,能不能都带着我。您要是麻烦的话,我可以自己再去买个牲口。”

凌筱雅也不是想要占便宜,只是再买一个牲口,万一找的中间人不好,那不就糟了。

“筱雅,你说的这是啥话啊!你帮了大叔这么多忙。这牛车你本来都已经花钱买下了,现在大叔可以说,就是在帮你干活,你——”

“马大叔,你可不是在帮我干活啊!上次给的银子,只是买菜钱,可不是我在雇佣您给我干活啊!是我刚才想多了,筱雅在这里,像您道歉了。咱们啊,还是早点去镇上啊!”

凌筱雅没想到马大叔心里居然以为,他是她雇佣的工人,顿时有些受不了了。

你手乡里乡亲的,互相帮一个忙是很正常的,万一让一些嚼舌头的小人知道,那她一家子可又要处在风尖浪口了!

马大叔闻言,也不再多说,套好了牛车,就让凌筱雅上车。

“我说杨二婶子,你看到没有,筱雅那丫头好想最近一直往镇上去啊!”

说话的人,约莫30多岁,一双小咪咪的眼珠子不停的红转来转去,看着就是一个不安分的。

这是凤阳村的花大郎家的女人,姓潘,人称潘氏。

杨二婶子吊着一双眼睛,尖锐的开口,“去镇上又咋了!上次凌筱雅这丫头去了镇上,我看她满满一车子的东西,还以为她是买了什么好东西呢!谁知道居然是一桶猪下水!”

杨二婶想到上次她看到一车子东西,立马去跟陈氏“闲言碎语”一番,可是没想到陈氏带着凌冬娘一起去了凌筱雅家,凌筱雅居然拿出一桶猪下水来“招待”陈氏和凌冬娘。事后,自己还被陈氏那老虔婆给狠狠骂了一顿!

想到自己被陈氏那老虔婆骂的这么惨,杨二婶就恨得牙痒痒,都怪凌筱雅那小贱人!

明明就是杨二婶自己不怀好意的去告状,最后弄得自己一身骚,可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懂得反省,而是一味的将所有的一切都怪在别人身上,这样的人,也是典型的无可救药!

“吃猪下水?没想到他们家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啧啧——”

潘氏平时可是最喜欢跟杨氏混在一起了,两人简直是可以号称凤阳村的八卦组合!

当然了,杨二婶和潘氏两人说的,凌筱雅都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镇上之后,凌筱雅就对马大叔说,“马大叔,我可能要逛得比较晚,要不,您先回去,等到傍晚的时候再来接我?”

“不用了,大叔就在这里等你就行。”

马大叔淡笑着拒绝了。

既然马大叔坚持,凌筱雅也就不再拒绝了。

凌筱雅一个人走到客似云来,看到大门口果然贴了招工告示,凌筱雅忍不住点了点头,看来吴高升还不是太白痴啊!

这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

凌筱雅在心里默默给吴高升点了一个小赞。

可是当凌筱雅走上前,看清了那所谓的告示上写的是什么的时候,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啪啪——啪啪啪——”

“是有人来应聘吗?”

凌筱雅敲完了一阵门,吴高升立马就出来了。

吴高升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还是颇有几分诧异,“你不是说大后天再来的嘛?怎么来的这么早?”

别怪吴高升大惊小怪的,实在是凌筱雅出现的太突然。

再看凌筱雅瞪大瞳眸,双眼似乎都再冒火,饶是吴高升再白痴,也能看出凌筱雅此时的心情一定不好。

“咱们还是先进去吧。”

凌筱雅忍住了想要怒骂吴高升的冲动,顺带将门口贴着的招工启示给撕了下来。

吴高升刚想出口责问,凌筱雅怎么能将他辛辛苦苦写的招工启事给撕了呢!

可是在看到凌筱雅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责问的话就全都咽到肚子里去了。

直到关上门,凌筱雅狠狠的将手上的纸给拍到桌上,“吴秀才,吴大秀才!这就是你写的招工启事?”

吴高升就算是再不通俗务,也能听出凌筱雅语气里的嘲讽。

“我写的有哪里不对。很正常啊!”

吴高升觉得凌筱雅的火发的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被凌筱雅一个丫头这么侮辱了!这深深的损害了他作为大男人的尊严。

亏得凌筱雅现在压根儿不知道吴高升心里的想法,否则保证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你妹的大男人!你个大男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败家业,哪里还有其他的本事!

“吴秀才,你是要招小二,招厨师,小二、厨师能认得字就不错了,你还写了一堆的之乎者也,你跟我说说,谁看得懂啊!这也就算了,你订的什么工钱啊,小二跟大厨的工钱居然是一样的,你在开什么玩笑!”

凌筱雅来古代这么一点时间,该知道的事情一算是知道了不少了。

大厨在酒楼可是很有地位的,你拿他跟一个小二相提并论,他能开心那才奇怪呢!

遇到心眼小的,还以为自己被人羞辱了!

吴高升这厮更奇葩的是,居然连让小二和大厨前卖身契都写在上面了。

凌筱雅是希望招来的小二和大厨能够签下卖身契。

可人只要一旦签下卖身契,那就是入了奴籍,谁愿意啊!这招工启事上,你怎么能这么明明白白的写下来,要写,也应该在事后,两人达成一致之后,再写啊!

凌筱雅现在真是万分佩服这吴高升了,难道他真的是要人打一下骂一下,然后才知道该怎么做事吗?

这出来的事情,简直比3岁的孩子都要不如啊!

吴高升被凌筱雅说的面红耳赤,颇有几分不服气,不过在看到凌筱雅一副好似很生气的模样,最终还是什么都不敢说,仔细想想,来应征当小二和厨师的,能认得字就很不错了,他又怎么能奢望他们能够看懂圣人之言呢!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吴高升在想什么,要是知道,怕是真真要吐出一口老血了!

你丫的,倒是很懂圣人之言,可惜啊,考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秀才!

“拿张大红纸,我来写。”

凌筱雅算是彻底失望了,再让吴高升执笔写,她真的担心自己会直接吐血。

“你一个姑娘家的,能写出什么?”

吴高升虽然也隐隐明白自己算是做错了,可是在凌筱雅一个姑娘面前,他还是不想示弱!

这次,凌筱雅是个眼神都懒得再给吴高升了,自顾自的写了起来。

吴高升见凌筱雅不理他,摸了摸鼻子,倒是站在凌筱雅身边看她能写出什么东西。

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吴高升忍不住愣了愣,“好漂亮的字!”

吴高升还在震惊凌筱雅竟然能写出一手好字的时候,凌筱雅就已经将招工启事给写好了。

等凌筱雅写完以后,吴高升就拿在手中欣赏起来。

吴高升是真没有想到,凌筱雅一个农女,竟然能写出这么好的字。

“不是让你欣赏这字,看看上面的内容。”

“哦!”

吴高升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开始看这告示上写的东西。

“是不是写的太直白了。”

吴高升皱了皱眉。

“还有,你怎么不将卖身契的事情写上去?”

“直白,别人才能看得懂。至于卖身契的事情,还是等谈了再说。现在,你赶紧把这东西贴出去吧。”

凌筱雅对着吴高升吩咐。

对于做生意这方面,吴高升觉得他还是相信凌筱雅吧,她的话似乎功更可信一点。

等吴高升将告示贴上去以后,凌筱雅见吴高升要关门,忍不住开口,“门就别关了。要不然人家还以为你这里没人呢!”

这次吴高升没有问为什么,听了凌筱雅的话,就乖乖的开着门。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客似云来,说实在的,看着有些破旧。

不过好在,吴高升还是一个爱干净的,起码把这房子还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这可以算是吴高升难得的优点之一了。

“对了,你有没有把客似云来要出新菜,然后冯夫人吃了这菜也赞不绝口的事情传出去?”

凌筱雅如今对吴高升是真的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所以这些事情还是问问清楚的好,免得一个不注意,吴高升又弄砸了。

“还没来得急去做。不过我马上就去找人宣传。”

今天要忙的事情一堆,他还没有来得及干活呢!

凌筱雅颇有些怀疑的看着吴高升,“诶,我问你。你是打算让谁来帮你去宣传啊!”

“我打算让我的同窗好友一起帮着宣传一下!”

吴高升一脸自豪的开口。

看着吴高升一脸得意的模样,凌筱雅很想,而且是真的很想,直接一巴掌上去直接怕死吴高升。

见过蠢的!可她真是没有见过这么蠢的!

“我真是佩服你。”

凌筱雅咬牙切齿的看着吴高升。

“那是。”

吴高升一直被凌筱雅看不起,如今好不容易在凌筱雅身上找到一丁点的存在感,他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我真是佩服你的傻!”

吴高升正高兴呢!被凌筱雅这么一说,顿时就不开心了!虎着一张脸,不悦的看着凌筱雅,“你说话注意一点分寸!”

“我说话很注意分寸。让你的同窗好友宣传,八成也就是在你的同窗好友之间的宣扬,能有什么用。你要宣扬的话,应该找些小孩子,给他们一些铜板,编些歌谣,让他们去传。当然了,要是乞丐那就更好了!”

毕竟乞丐传消息那可快得很!

“让乞丐去传?这——这简直是有辱斯文!”

吴高升一脸好似被侮辱的模样!

凌筱雅算是彻底看清楚吴高升了,只有文人迂腐,却没有文人的高洁。

“吴秀才,难道你不知道佛曰,众生平等吗?你如此漠视乞丐,是不服佛祖的教诲!”

凌筱雅了解到,大梁朝可是一个很信佛的朝代,当今皇上乾风帝的生母端孝太后就是一个十分信佛的人。

吴高升的脸红了白白了又红,最后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既然你觉得请乞丐好,那就请乞丐吧。”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吴高升这人真心是让人看不上。你说他要是能一直坚持他的观点,对乞丐不假辞色。凌筱雅还能对他高看上几分。

可如今,凌筱雅除了鄙夷就是鄙夷,其他的是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要不是暂时找不到好的合作伙伴,凌筱雅真想直接将吴高升踹掉!

可是后来,不是凌筱雅踹掉了吴高升,而是吴高升踹掉了凌筱雅,郁闷的凌筱雅差点没有吐出两口老血!

“我看人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来,我暂时出去走走。要是有人来,你多问他们几个问题,最好能将人留到我回来为止。”

其实最后一句话,才是凌筱雅最想说的。实在是她真的有些不相信吴高升。

凌筱雅在看到吴高升眼底的郁闷之色后,淡淡的开口,“你呢,以后是要做官,有大前途的。这种看人的小事,还是交给我吧。”

凌筱雅话落,吴高升的脸色一下子好了不少。这才对啊!

凌筱雅在看到吴高升的喜色之后,再次忍不住摇了摇头,吴高升这人,真心是有些无药可救了。

凌筱雅走出客似云来,倒是有些茫然的走了起来,脑海后闪过了很多很多的画面,有她来到古代以后的点点滴滴,也有她在现代跟大伯和大伯娘一起生活的画面,每一样,都让凌筱雅有想哭的冲动。

最后的最后,凌筱雅自己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凌筱雅耳边传来一阵凄厉的哭声。

凌筱雅皱了皱眉头,谁会哭的这么惨啊!

而且又看到一堆人围着,再抬头一看,天啊,那是一座酒楼,牌匾上赫然写着4个字,上面赫然写着“吉祥酒楼!”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啧啧,吉祥酒楼,对凌筱雅来说,可真是如雷贯耳啊!

可她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凌筱雅耸了耸肩,说实在的,她没有心情来凑热闹。

不过女子的凄厉哭喊,让凌筱雅实在是有些好奇,于是借着个子的优势,偷偷蹭到人前。

倒在吉祥酒楼的是一个女子,梳着妇人的发髻,可能是因为刚才推搡之间,所以头发还有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凌乱。她身边还有一个孩子,也就3、4岁吧。正长大嘴巴嚎啕大哭。

“我说,你就赶紧走吧!都没钱交房租,还赖在这里组做什么!”

一个穿着绫罗绸缎,手上还带着硕大的金戒指,肥肥的啤酒肚,一看就知道是个富贵的。只是那双老鼠眼,真心让人看不惯。

凌筱雅听到人群中有人开口点名了这大肥猪的身份,原来他就是吉祥酒楼的掌——祝掌柜!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原来这就是顾氏的好妹夫啊!

“你们这群丧良心的!吉祥酒楼的东家是我男人,你们居然把我赶出去,你们难道不怕江正回来找你们算账!”

凌筱雅听着这女子的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天啊,她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出。原本她就以为,这只是一个可怜女子交不起房租,然后被黑心掌柜赶出来的故事呢!

祝掌柜显然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会不管不顾的将所有的一切都喊出来。顿时有些傻眼了!东家的名声他可是得好好维护的!

于是祝掌柜向前走了两步,当然了,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威武的打手!

“你个贱妇,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竟然敢胡言乱语坏我主子的名声!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女子好像什么都不顾了,“江正那就是个畜生,我是他的结发妻子,他倒好,在梁都结了新欢,怎么就要把我这个原配给赶出去不成!”

这次别说凌筱雅了,围观的人,听得也都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凌筱雅也没有想到,她就是随便逛逛,居然还能遇到这么一件事。

“你个贱妇!给我住嘴!来人啊,把这贱妇给我赶走!少在这里坏咱们东家的名声!”

祝掌柜对着身后的两个的打手吩咐,脸上的肥肉也因为太激动,所以一颤一颤的。

“你敢!我鱼儿可是江正的儿子,要是江正知道你动了他的儿子,你个小小的装柜也算做到头了!”

女子好想有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抱着儿子起身,冷冷的看着祝掌柜,似乎真的打算玉石俱焚。

果然祝掌柜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心里也暗暗恼恨起来,早知道就不听自家那婆娘胡说八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罗氏赶出去了。如今倒好,没想到这罗氏真真是个泼妇。

东家虽然说要把罗氏赶出去,可没说要解决她。况且罗氏还给东家生了一个儿子。

“你们上去把这罗氏的嘴巴给我堵住。然后随便把她丢到哪个小巷子里去。”

祝掌柜身后的两个打手闻言,立马架起了罗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破布将罗氏的嘴捂住。连着那小人儿也一起拎走。

凌筱雅看的气愤不已,下意识的就打算上前去帮罗氏。

可就在凌筱雅要上前的时候,胳膊突然被人抓住。

凌筱雅转过头,看到来人不禁怔了怔。竟然是徐子寒。

“是你!”

“凌姑娘。”

凌筱雅可不记得自己将名字告诉过徐子寒,可如今徐子寒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要么是徐子媛告诉徐子寒她的身份,要么是徐子寒自己知道的。

可莫名的,凌筱雅觉得前面一个猜测可靠一点。

祝掌柜在看到罗氏被人拎走之后,就拍了拍屁股,趾高气昂的离开了。

至于围观的人,见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也三三两两的三开。

“男女授受不亲,徐公子,你可以放开我的胳膊了吧。”

凌筱雅淡淡的对着徐子寒开口。

徐子寒倒是没有多做纠缠,很爽快的,直接松开了凌筱雅的胳膊。

徐子寒见凌筱雅要离开,在她身后出声,“凌姑娘难道不想知道刚才那位夫人的事情。”

“我没这么八卦。”

凌筱雅就算好奇,也没想过跟徐子寒多打什么交道。这人太黑了,她自认玩不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徐子寒给卖掉了!

“凌姑娘对我似乎有误解。”

徐子寒磁性的声线里有着浓浓的无奈。

凌筱雅头也不回的打算离开,她要是信徐子寒,那她就是傻子了!

“凌姑娘,子媛也在等你。你不忍心不去见子媛吧。”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凌筱雅还是停住了脚步,转过头,面色的阴沉的看着徐子寒,“你是故意的!”

凌筱雅虽然已经打算默默的跟徐子媛拉开距离,可如今听到徐子媛在等着她,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走。

“是。今日我和子媛在如意楼饮茶,正好在窗口看到凌姑娘。子媛多日不见凌姑娘,甚是想念,我这当哥哥的,自然不希望妹妹难过,所以就亲自出来请凌姑娘了。”

徐子寒说的一脸无奈,凌筱雅则是听得牙齿发颤,徐子寒这厮就是故意的。

“好,我跟你去。”

反正徐子寒也不能对她怎么样。

等到了如意楼的包厢,凌筱雅果然看到了等着焦急的徐子媛。

徐子媛一见凌筱雅,立马起身迎接,“筱雅,你来了。”

凌筱雅对着徐子寒可以摆摆脸色,可徐子媛对她是真的不错,她也不能这么忘恩负义不是。所以对着徐子媛露出亲切的笑容。

徐子媛拉着凌筱雅做到她的身边,不巧,凌筱雅的对面就是徐子寒。

徐子媛的眼睛也尖,当然看出了凌筱雅对自家哥哥的不待见。

“筱雅,这是我哥哥徐子寒。你跟他见过了吧。”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然后点了点头,“恩,见过了。实在是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好的。”

这下整个包间内的人都有些不好了。

徐子寒的贴身小厮茗烟,一脸气愤的看着凌筱雅,这是从哪里来的野姑娘!居然敢诋毁他家公子!

徐子媛的贴身婢女嫣红,也是不满的看着凌筱雅,公子这么丰神俊朗的男子,天底下居然也回有女子看不上!凌筱雅肯定是瞎了眼睛。

徐子媛知道凌筱雅不待见自己哥哥,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不待见。

至于作为当事人的徐子寒,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凌筱雅,在梁都也好,在落霞镇也罢,他记得他的女人缘还是不错的,怎么这凌筱雅就这么不待见他呢?想不通,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最后,徐子寒只能将一切都归结于,凌筱雅还没有长大,不懂得欣赏美男。

至于造成一屋子人目瞪口呆的凌筱雅,则是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悠哉的品着茶,嗯,这茶怎么这么香啊!

“看来是我不讨凌姑娘喜欢了。”

良久,徐子寒调整了一下面部情绪,温柔的开口。

徐子寒这话,完全就是为了刚才的事情,所以找个台阶而已。

一般人也就就则着这台阶下了,可惜,徐子寒遇到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凌筱雅。

凌筱雅笑眯眯的点了一下头,“难得徐公子你有自知之明,真是太难得了!”

“你——”

作为徐子寒的贴身侍从,茗烟第一个忍不住跳出来了。

“茗烟。”

徐子寒淡淡的两个字,顿时就像是灭火器一般,将茗烟的滔天怒火全都浇了个一干二净。

茗烟立马就像是斗败的大公鸡,哦,不!是斗败的大母鸡才对!看茗烟那一副小媳妇儿模样,凌筱雅倒是忍不住想笑。

好在,凌筱雅还记得不要弄得太过火,于是开口问,“不刚才的罗氏——”

“罗氏原是吉祥酒楼的东家江正的结发妻子。江正原先只是个落魄书生,后来被罗氏看中,招进门,做了上门女婿。后来,江正靠着罗氏的钱,考科举。去年原本是去梁都考试。没想到被梅家的小姐看中,江正就成了梅家的二女婿。所以如今——”

“江正那厮就要抛弃原配妻子和儿子,去娶那个什么梅家二小姐?”

啧啧,那什么江正就是典型的潘仁美啊!让人不齿!

徐子寒点了点头,“其实江正还有一丝人性,他还留着罗氏和他儿子的一条命。”

凌筱雅对着徐子寒挑了挑眉,“怎么,如果是你,你会直接将原配和原配的儿子一起干掉?”

那徐子寒这厮更渣!

“我不会做如此无耻之事!”

徐子寒一直带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面上好像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筱雅,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我哥哥不是坏人!”

徐子媛也有些不开心,凌筱雅对她哥哥实在是太过分了!

“抱歉,刚才那些纯属于我个人猜测,你们随便听听就行了啊!”

凌筱雅耸了耸肩,一脸抱歉的说道。可是包间内的人,谁都没有在她的脸上真的看到抱歉的意思。

“说起来,那罗氏才是最可怜的。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丈夫呢!”

徐子媛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颇有些感伤的开口,好想那罗氏是她一般。

“我看是那罗氏太傻!我要是她,无论如何都要去梁都,告御状!不弄得那负心汉身败名裂,我誓不罢休!”

凌筱雅对那些负心汉更是没有一丝的好感,巴不得他们不得好死!

“嗤——”

发出这声嗤笑的是徐子寒。

凌筱雅颇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徐子寒,“我哪里说错了。”

“你可梅家是什么人家?告御状?恐怕你人还没有梁都,恐怕就没命了!”

“那梅家有多厉害?”

凌筱雅在落霞镇,这么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还真不清楚那些大官都是谁。

“梅家没什么厉害的。家里做官做到最大的也就只是个五品官。”

“才五品!”

那算毛线大官啊!简直就是个芝麻小官好不好!

“梅家是没有什么厉害的。可梅家的大女儿可是静伯的小妾!”

静伯,公侯伯子爵,虽然只是个伯,可好歹也是有爵位的。只不过那什么梅家的大小姐也只是一个小妾,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的静伯,可是楚国公赵姨娘的亲大哥,也是老国公夫人的侄子。”

“等等,静伯的女儿怎么会给人做妾?”

这是凌筱雅最想不通的地方了。难道那什么赵姨娘是个庶女不成?

“据说楚国公跟他的表妹是青梅竹马,只是后来娶了昭慧长公主,无奈之下只能纳了心爱的表妹为妾。”

“切!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要是真爱他那表妹,干嘛要娶公主啊!压根儿就是既想得到娶公主的尊荣,又不想放弃青梅竹马,这种人最渣。不过长公主是真的可怜。”

一时间,凌筱雅对那昭慧长公主有着莫名的同情。

徐子媛瞪大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你的胆子真大啊!”

楚国公,昭慧长公主,静伯,这些可都是普通老百姓瞻仰的人物,没想到在凌筱雅严重,他们就跟普通人一般。

徐子寒漆黑的瞳眸在看向凌筱雅的时候,也是闪过一丝惊讶,眼中更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须臾,便归于平静。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

“你放心,我又不是嫌自己的命长。这种事情当然是得烂在肚子里了。不过,徐公子,你今天请我,可不只是因为子媛想要见我吧。”

凌筱雅当然知道徐子寒的最终目的是她。

徐子寒怔了怔神色,随即点了点头,“不错,凌姑娘的艺术,让我十分敬佩。所以我希望凌姑娘可以和回春药铺合作。当然,如果有什么条件,凌姑娘尽管可以提。”

“我没什么条件。”

徐子寒皱了皱浓眉,他可不认为凌筱雅这是答应跟他合作了。

“因为我压根儿不会跟你合作。”

果然是这样!

一时间,徐子寒真心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凌筱雅。

“凌姑娘,是不是在下无意间得罪过你。如果是,请你说出来,在下一定会好好改正。”

其实徐子寒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凌筱雅了。

好似从第一次见面,凌筱雅似乎就很看不上他似的。

“说实在的,你没有哪里不好。不过,可惜——”

凌筱雅说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神色间也是颇为的无奈与可惜。

“可惜什么?”

这次开口的不是徐子寒,反而是徐子媛。

她也想知道,为何凌筱雅如此排斥他的哥哥,为何死活不愿意跟他哥哥合作。

“徐公子,我知道跟你合作。我能得到很多的好处。扬名立万,数不尽的金银珠宝。可惜,这些我虽然喜欢,可却不想通过你得到。”

“为何?”

没错,凌筱雅要是跟他合作,他确实能够轻松的帮助灵凌筱雅扬名立万,毕竟凭凌筱雅手中的方子,让她扬名立万确实不是难事。至于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凭借凌筱雅的艺术,他同样相信,凌筱雅可以轻易得到。

既然跟他合作有这么多的好处,她为何就不答应呢?那难道真的是他长了一张讨人厌的脸吗?

“为何?因为扬名立万我需要。我只想跟我的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又何必要活在万人瞩目之下,那是高人做的事情。我这等小民不需要。至于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在我眼中呢,钱只需要够用,我就很满足了。”

“可钱不是越多越好吗?”

听凌筱雅前面一番话,徐子寒就已经明白,哪名来打动凌筱雅,显然是一件十分不现实的事情了。

不过好在凌筱雅爱钱,他还是拿钱说事情吧。

“是啊,钱越多越好。可惜,出卖良心的钱,或者有些人要利用我的医术,达到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这些都是我不可以接受的!”

凌筱雅的眼中好似射出利剑一般,直直的看向徐子寒。

徐子寒心中一惊,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跟凌筱雅解释。

凌筱雅摆了摆手,不想听徐子寒的话。

“徐公子,可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

“凌姑娘请讲。”

徐子寒此时心里就算有满肚子的话想用来劝服凌筱雅,此时也只能咽了下去。

“某皇后想要陷害怀孕的妃嫔,于是给某个太医下令要打掉某妃嫔腹中的孩子。可是那太医不忍,称病,最后离开。不知,徐公子听了这个故事有什么感受?”

徐子寒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可凌筱雅知道,徐子寒肯定在想那某太医是个傻的!

“在徐公子眼中,那位太医是个傻的吧。”

徐子寒不置一词,可眼中的意思很明确,他就是这么想的。

“可能在大多数眼里,那位太医是傻的。可他只是坚持了他的医德。他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宁可放弃高官厚禄,成为一介平民。徐公子一直问我,为何讨厌你。这就是原因。

徐公子你看重我的医术,照我猜测,肯定是想利用我的一说做些什么吧。虽说我猜不到,徐公子到底想做什么。可我只有一句话,我跟我刚才讲的那位太医一样,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医德,利用自己的医术做违背良心的事情!”

凌筱雅看着徐子寒一字一句的说道。

徐子寒看着这样的凌筱雅,久久没有开口。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甚至只是一个小村姑罢了,怎么会有这样的见识,甚至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尽管不想承认,可徐子寒还是得承认,在凌筱雅面前,他颇有些无地自容。

他看上凌筱雅的医术,就是系那个药借她的医术打压徐家。甚至只要能打压徐家,他甚至可以不择手段,要是有机会,他甚至想在徐家进贡给皇家的药材中动手脚。

他不在意回死多少人,可只是怕会牵连到自己和子媛,真恨,真恨他们的身上竟然留着徐家的血!

一时间,整个包厢内都是鸦雀无声。

凌筱雅定睛看了一会儿徐子寒,见他面上风云变化,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徐公子,多些你的款待。等你想明白这个问题以后,再来找我谈合作吧。若是你一辈子想不明白,我想我们也就永远没有合作的可能了。毕竟我刚才说的,是我的底线。也是我的坚持。”

凌筱雅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良久,徐子寒才幽幽的开口,“子媛,你说哥是不是真的有些太丧心病狂了?”

------题外话------

谢谢diana1983 送了10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