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徐子媛的悲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呵呵呵——”

徐子媛忍不住笑出声,可笑着笑着就忍不住哭了。是的,哭了。

还记得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想过死。当初信誓旦旦说只爱自己未婚夫,转眼间居然跟自己的妹妹混在了一起。最后——最后还诬陷自己跟其她男人有染。

当时只要自己一出门,所有的人都是一脸鄙视的看着她,甚至有些心肠恶毒的,更是直接逼着自己去死!

徐家的那些人也是一样,仿佛她活着就是一种耻辱,一种恶心,是徐家的污点。

自己的那个所谓的父亲,更是直接给自己送了一条白绫。

自己在看到那白绫的时候,是什么想法?哦,对了,很伤心,很失望。可想想,自己伤心失望些什么呢?那个所谓的父亲,对她从来都没有过一丝的父女之情,对娘,他是如此的狠心无情。对她这个所谓的女儿也是一样。

其实她早就应该看透不是吗?

那时候的自己万念俱灰,真心想着,直接死了算了。

是哥哥,在自己要上吊的时候救了自己。

后来,哥哥将她带到落霞镇。

落霞镇好啊,一个小地方,压根儿就没有人认识她。她的事情也传不到落霞镇。

可徐子媛每天都在想,她希望徐子寒能够回到梁都,哥哥才是徐家的长子嫡孙,徐家的一切就应该是哥哥的!

每次提到回梁都,徐子媛就很激动,恨不得直接压着徐子寒回徐家。

可每一次,自己的哥哥对这个问题都是轻描淡写的,明显没有打算这个时候回梁都。

自己那时候想着,要是哥哥回梁都,她要么剪了头发去当姑子。要么就直接一条白绫了断自己算了。

她活着就是个耻辱,那些想要对付哥哥的,肯定会拿她做文章,攻击哥哥!

还不如死了,倒是干净。

这些年来,徐子媛也一直是这么想的。

可今天,凌筱雅居然是第一个跟她说,这一切都不关她的事情,她也是个受害者。

多年的委屈,多年的痛苦,让徐子媛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了所以她哭了。哭的很伤心。似乎要将自己的委屈全都哭出来一般。

凌筱雅看着哭的一连伤心的徐子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来自现代,所以对这种事情很能看的开。

可是一般人看这种事情,肯定会将所有的错都怪在徐子媛身上。

古代,女子的名节大于天!徐子媛被传与其他男人有染,她的未婚夫解除与她的婚约,在所有人眼里,这都是应该的,这是徐子媛不守妇道的结果!

可事实真相到底怎么样,谁知道呢!所有人都只会将错误归结在女人的身上。当然了,男人是一点错误都没有!

徐子寒紧紧搂着徐子媛,自己妹妹的心结,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可就算知道,他又能如何。他的妹妹啊!他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啊!就这么被那些畜生给毁了!这让他怎么能够忍受。

徐子媛总是想让他回梁都,可每次他都是将话题轻轻带过。

因为他知道,要是他同意回梁都了,说不定等着自己的,就是子媛的尸体了。

况且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大,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回梁都!

他徐子寒发过誓,总有一天,他会让那些对不起他娘和他妹妹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朱云好奇的看了看徐子媛,又看了看徐子寒。她是不太懂徐子媛哭的这么伤心做什么,只是觉得徐子媛的哭声哭的人心慌慌的,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正想开口让徐子媛别哭了。

凌筱雅连忙拉了拉朱云的手,示意她不要开口。

朱云还是很听凌筱雅的话,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算了,她就再忍一会儿,很快就会过去的!

朱云在心里默默腹诽。

凌筱雅则是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徐子媛,没想到在徐子媛娇小的身躯下,竟然有一颗饱经伤害的心。

这些痛苦在她心里也埋藏了很久了吧,让她好好哭哭吧。郁结于心,到底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知道徐子媛到底哭了多久,到最后她哭得嗓子都沙哑了,才渐渐停住了哭声。

徐子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筱雅,双眼红红的,就跟兔子的眼睛一般,“抱歉,我——我失礼了。”

朱云下意识的就想开口,你还知道你失礼了!你知道我听你的哭声听了多长时间嘛!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嘛!

亏得凌筱雅有先见之明,直接瞪了朱云一眼。

朱云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哭哭也好,这些事情你要是老憋在心里,日子久了,可不利于你身体的健康。”

凌筱雅这话,完全就是站在一个医者的角度来说了。

“绿意。”

此时里间只有凌筱雅、朱云和徐子寒兄妹俩,徐子寒兄妹将身边伺候的人全都谴了下去。

绿意很快就进了屋内,在看到徐子媛哭红双眼之后,微微愣了愣,不过很快低下头。这些事情,不是她一个当奴婢的可以多问的。

“带小姐下去,帮她去洗洗脸。”

“是。”

徐子媛也没有拒绝,搀着绿意的手,跌跌撞撞的出去了。

等到徐子媛出去以后,徐子寒才郑重的看向凌筱雅,“谢谢你,这些年,我也知道子媛心里苦。可——”

可他到底是个男子,像这种事,徐子媛也不可能跟他这个当哥哥的说。

“没事。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感受罢了。”

凌筱雅难得的给了徐子寒笑脸,甚至这语气也是温柔的。

因为凌筱雅知道徐子寒此时是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向她致谢。这么一个为妹妹着想的好哥哥,值得凌筱雅敬重。

“你也知道子媛的情况了。这些年,我拼命的做生意,就是希望能够早日为子媛报仇,你把子媛当朋友,你——”

凌筱雅的脸倏地就冷下来了,她错了,徐子寒就是徐子寒,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徐子寒还想着跟她合作啊!

可惜这种荣幸,凌筱雅是真心没有半分的兴趣!

“徐公子,到现在还想跟我合作啊!”

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子寒,可惜,眉眼间尽是冷意。

“凌姑娘的医术如此高超,我相信,只要凌姑娘愿意跟回春药铺合作,我可以跟凌姑娘保证,凌姑娘能得到的绝对不会少。”

徐子寒这种人精,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凌筱雅的不乐意。

可他就算知道凌筱雅不乐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毕竟,像凌筱雅这样医术高明的人,至今他只遇到过她一个。

原先徐子寒不想对凌筱雅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逼迫。如今是更不能了,履郡王府云郡主跟她的关系竟然如此亲厚,要是他敢威胁凌筱雅,徐子寒敢说,朱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靠——”

“你一个姑娘家,注意一点好不好。”

凌筱雅虽然也不喜欢徐子寒说的,可是朱云一个姑娘家,怎么动不动就爆粗口呢!

朱云此时哪里还管这些,她连忙抓紧凌筱雅的袖子,一脸急切的开口,“我告诉你啊!这人跟你说什么合作,你都不要相信他他肯定是美誉哦安好心的。徐家那些事情,梁都就没人不知道的。我虽然每年在梁都的时间不长,可徐家那点子事情,我也门儿清!总归千言万语一句话,你干啥都行,千万离徐家远一点,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对了,你现在就离这徐子寒远一点,对了,离徐子媛也远一点!”

朱云原本听凌筱雅说的那番话,对徐子媛难得的有了几分同情,可是那几分同情,在知道,徐子寒居然想拉着凌筱雅一起合作的时候。

那一丢丢的同情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毕竟她跟徐子媛又不熟!

“云郡主,我是在跟凌姑娘谈商量的事情,你是不是太激动了。”

徐子寒知道朱云会反对,可他真是没想到朱云居然会如此反对的激烈,同时徐子寒再次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我靠!我说徐子寒谁给你的胆子啊!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就算计筱雅!你徐家那点事情,谁不知道!你居然还想拉着筱雅掺和。本郡主告诉你,我不允许你把歪主意打到筱雅的头上!否则本郡主有你好看的!”

朱云说到最后,就直接自称起本郡主了!反正她身份高,直接能压死徐子寒!

“草民是不是要给郡主行礼?”

徐子寒说着就打算起身给朱云行礼。

朱云正要点头。

凌筱雅连忙拉了拉朱云,示意她不要太过分了!

朱云恨不得直接冲凌筱雅喊,她到底哪里过分了,她是郡主诶!让徐子寒给她行礼,有什么不对的!

凌筱雅定睛看了一会儿朱云,最后朱云嘟起嘴吧,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我刚才开玩笑的,我现在就是云儿,可不是什么郡主。你也不用跪了。”

“那就多谢云小姐了。”

徐子寒重新坐下,端的是如玉风姿。

凌筱雅其实也希望云儿能够好好挫一挫徐子寒的锐气,不过,云儿不可能一直留在落霞镇,总有一天,她是要离开的。等她离开以后,万一徐子寒小心眼发作,那她不就倒霉了!

“居然云小姐也说了,自己此时不是郡主,那么我跟凌姑娘谈合作的事情。想来云小姐就不会再插话了吧。”

朱云气得差点没有拿身份压人。

好一个徐子寒啊,原来前面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就是为了后面做伏笔啊!

朱云到底只是个8岁的孩子,这忍耐的功夫到底没有到家!

她只觉得自己胸腔内的邪火正在熊熊燃烧。

凌筱雅拍了拍朱云的手,“你当我是傻子啊,我有这么蠢吗?况且,我跟你说实话,其实徐公子呢,早就说过要跟合作。只是我没有答应而已。”

朱云一听,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嗯,没答应就好。

“凌姑娘,难道没有将子媛当做朋友不成?难道就希望子媛一辈子都只能缩在落霞镇,像只不能见光的老鼠?”

面对徐子寒的咄咄逼人,凌筱雅要冷静的多,“徐公子,说实话,我对子媛的遭遇也感到十分同情。可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我是有底线的。徐公子看重我的医术,对此,我是感到很荣幸。可我说过,我有我的底线,徐公子如果是想靠着我的医术达成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抱歉,我凌筱雅宁可终身不行医,也绝对不会同意。”

这是凌筱雅作为凌家人的骄傲和底线!

徐子寒一惊,他没想到,他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凌筱雅居然还是不愿意松口。

“凌姑娘怎么不想想,说不定,我借助凌姑娘的医术能够造福百姓呢?”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子寒,“说实在的,我跟徐公子,虽说认识都不是很久。可我哪里都没有看出,徐公子你是这么悲天悯人的人啊,居然还想着造福百姓?恐怕,徐公子只是想利用我的医术再进一步,在此期间,徐公子只要能达成目的,无论是造福百姓还是危害百姓,你都不会在意吧!”

“我——”

徐子寒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竟然有女子能将他说的哑口无言!

他很想冲着凌筱雅吼一句,他不是凌筱雅说的这般。

可是当徐子寒落入凌筱雅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的时候,再动了动嘴唇,却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说的好!说的好!我就知道,我看重的人,是有本事的!”

朱云兴冲冲的拍着手,随即有些挑衅看了一眼徐子寒!

“徐公子,等到你哪天能放心你心中的算计,再来找我谈合作吧。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凌筱雅说完,就拉着朱云离开了。

一路上,朱云看重凌筱雅,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朱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朱云的脑袋,“你在想什么?”

“你都知道我的身份了,怎么不好好的巴结巴结我!”

朱云有些不满的嘟起嘴吧,她可是郡主啊!一般人知道她的身份,肯定是能多谄媚就多谄媚。这凌筱雅倒好,好像自己跟个平常人一样。

其实朱云还是很满意凌筱雅的态度的,要是凌筱雅跟一把人一样对自己阿谀奉承,她就不喜欢凌筱雅了!

“我不是说了,你现在就是云儿。等你恢复了身份再说。不过,你恢复身份以后,可不要像玉尧一样,否则我就不喜欢你了!”

“切!我才不会像玉尧一样。还有,你也就11岁,只比我大上3岁而已,有必要这么老成吗?”

朱云看着凌筱雅忍不住撇了撇嘴。

只是一想到要跟那凌筱雅分别,朱云还是很有些舍不得的。

跟凌筱雅一家人生活,她真的过得很开心很开心。尽管有一个讨厌的凌平安,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快乐的。

“好了,别嘟着嘴巴了。既然徐子寒知道你的身份了,我看没多久就会有人要来找你回去了。咱们啊就好好珍惜最后相处的时光吧!”

虽然跟云儿相处没多长时间,可凌筱雅还是很喜欢云儿的,没想到如今就要跟云儿分离了,她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等那群笨蛋来接我?那还有的等呢!”

其实朱云也知道分别的日子进了,所以她也十分的感伤。

“我一点都不想走。我讨厌我那个家,我讨厌那家里的每一个人!”

云儿的家庭状况要是真跟她说的一样,恐怕她过得也是很辛苦。

“那你母亲的娘家能将你接过去吗?”

凌筱雅说完就有些后悔了。

云儿既然是郡主,那他父亲肯定就是王爷了,就算云儿母亲的娘家势力有多强大,也不可能将云儿接回去住吧。

况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云儿母亲的娘家肯定也是大家族,否则怎么可能当王妃呢!

大家族,那就意味着是非多,云儿的外祖父外祖母未必会愿意接云儿回来,也未必会真心疼爱云儿。

退一万步说,就算云儿的外祖父外祖母疼爱云儿,可一个大家族,是是非非的也多,就云儿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未必能过得多好。

“我外祖母?她倒是想接我回去住。只是我家有一个讨人厌的表姐,我每次去,她都说我是拖油瓶,所以我不是很喜欢我外祖母家。不过我的姨姥姥倒是很宠我!”

“你姨姥姥?你姨姥姥是谁?”

“就是太后啊!”

凌筱雅差点没有噎死,这云儿也真是厉害。居然叫太后姨姥姥!

不过听着云儿叫太后姨姥姥如此自然亲切,想来太后对她应该不错。

可让太后将云儿接进宫里,这到底算不算是正确的选择呢?凌筱雅一时间有些迷惘了。

云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凌筱雅,“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原本想着,你既然不想跟你父亲住在一起,那可以让你外祖父一家养你。可想想大家族的人肯定很多,你又说你的表姐老是欺负你。我担心你去了你外祖父家,恐怕也过得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太后,要养你,那就更加容易了。可是公里的是非更多,你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被算计,甚至——”

甚至连自己的小命也呀没了。毕竟太后只是你的姨姥姥,她可有自己的儿子孙子,对你再好,又能护你多少呢?

这么一想,凌筱雅想劝朱云进宫的想法又淡了很多。

云儿有些奇怪的看着凌筱雅,乌黑黑的眼珠子转个不停,“一般百姓,不都是把皇宫看做是富贵地,你怎么好像对皇宫避如蛇蝎。”

“皇宫是天下最富贵的地方,同时也是天下最腌臜的地方。”

“曾经也有个人说过跟你一样的话。”

朱云撇了撇嘴说道。

朱云等了一会儿,见凌筱雅没有反应,于是又开口,“你怎么不问这是谁说的!”

一般人不都会很好奇吗?可是为什么这凌筱雅就一点都不好奇!

“我干嘛好奇?”

敢说出这种话,又能说出这种话的,肯定是个位高权重的,而且说不定也有些厌恶皇宫,不过无论是哪个,这种人,自己还是少接触为好。

“你不想知道,我偏要你知道。我告诉你,这人就是燕翎!”

“燕翎!”

凌筱雅的瞳眸倏地睁大,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似的。

朱云从小就跟个人精似的,哪里会看不到凌筱雅静阿姨的神色。

于是朱云顿时好奇了,“你是不是认识燕翎?”

可这也不可能啊,燕翎一直都在梁都,他怎么可能会和凌筱雅认识呢?

朱云自然是不可能知道乾风帝派燕翎去边境收集空饷的证据。燕翎遭人追杀,路过落霞镇,还让凌筱雅救了。

燕翎,朱云口中的燕翎不会是自己在山上救得那个痘痘男吧!真的那么巧吗?

“我告诉你,燕翎可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哦!在梁都,喜欢他的女人简直能从梁都排到这里了!”

“你算不算其中的一员?”

凌筱雅凉凉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我才多大!你以为我这么早就思春啊!”

“你看你提起那个什么燕翎,双眼就只差放光了!”

“切!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燕翎,我敢说,你要是见过燕翎,绝对会为他迷人的风姿迷倒!”

朱云信誓旦旦的开口。她可从来没有见过比燕翎更加俊美的,尤其是燕翎身上那犹如孤月般清冷尊贵的气质,更是吸引无数人的眼球!

凌筱雅默默撇了撇嘴,她一点都不觉得她会为一个痘痘男迷倒!

不想还好,一想到燕翎那满脸痘痘。凌筱雅只觉得中午吃的卤味都咬吐出来了。

不过,凌筱雅知道云儿是个挑剔的,就连她也说燕翎是个举世无双的美男,想来他真的应该是个大美男吧。

其实撇开燕翎的脸说,就他那完美的身材,身上隐隐露出的冰冷气质,确实是很让人着迷。

“你还没有跟我说,你是不是认识燕翎啊!”

可惜凌筱雅年纪太小了,否则朱云都想给凌筱雅和燕翎牵线了!

她压根儿就没有想过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

“不认识。你想想,我整天呆在凤阳村一个小小的村落,你说我能认识什么燕翎吗?”

凌筱雅面不红心不跳的回答。好似事情真相就是这样一般。

虽说是这个理由,可朱云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她就是觉得凌筱雅肯定是认识燕翎的。可看凌筱雅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一时间她都有些吃不准了。

“好了,想这么多做什么。原本说给你买衣服的。现在好了,衣服都没有买。”

凌筱雅连忙转移话题,反正她是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没事,我就穿这衣服也没事。我不是很在意穿什么。”

“女儿家就该有女儿家的样子,况且你长得这么水灵,干嘛不好好拾掇拾掇自己。”

朱云长得确实很不错,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窥探出以后的好容貌了。

水灵灵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一般,嫣红的嘴唇,挺俏的鼻子。真真是个小美人胚子。

“随你。不过我是无所谓的。筱雅,我以后想去宫里住。”

朱云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凌筱雅。

凌筱雅一惊,倒是没有急着反对,云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做事情已经很有主张了,凌筱雅是从来没有将她当做小孩子看待。

“你想好了?宫里不是这么好呆的。以前你只是偶尔去一下,所以太后对你很和蔼。可要是时间长了。不是我想泼你的冷水,太后未必能每天看顾你,你的性子又有些直率,得罪了人还不知道。人家要是给你下一点小绊子,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凌筱雅没有危言耸听,只是将自己知道都跟朱云说了。

朱云有些感动的看着凌筱雅,“你能跟我说这一番话,寄是真心为我着想。你这个朋友,我真没有交错!不过,你也放心,我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我宁可去宫里,也不想在家里看着,那个贱人成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恶心的我每天连饭都吃不进去!”

“可你在宫里——”

凌筱雅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朱云自己个儿的脾气真的有些不适合皇宫。皇宫是那些说一句话都要转三个弯的人住的。就朱云这性子,真的适合居住在皇宫?凌筱雅表现的很怀疑。

“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实话告诉你,宫里什么情形,其实我门儿清。否则,你以为太后会这么宠我一个外甥孙女?其实太后也是很可怜的,宫里的妃子各有派别,太后年纪大了,想要在养一个孙子或者孙女在身边,其实也是有很多的顾虑。我就不同了,当年太后也很后悔把我娘嫁给我那渣父王!而且我告诉你,我那父王虽然比较渣,可是他手握重兵我留在宫里,正好可以当人质。所以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无论心里怎么想,可是表面上都会对我很好很好。”

云儿说的没心没肺,可是听得凌筱雅还是暗自心惊。果然,皇室里的,哪怕就是一个孩子,也没有这么简单。

“你怎么不说话了?”

“心疼你。”

短短的3个字,却让云儿有想哭的冲动。一个才认识两天不到的陌生人,居然会心疼自己,可她的父亲,却从来不会心疼她,他心里有的只有他那宝贝儿子,还有他的宝贝方氏!

“你怎么不再劝劝我。”

朱云此时很想听凌筱雅劝告她的话,这会让她感觉,她还是有人关心的。

凌筱雅伸手摸了摸朱云的脑袋,“你自己既然已经有决定了。我也就不拦着你了。只是我想提醒你一句,你在宫里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无论太后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对你好的。可你要记住,你在宫里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太后。所以讨好太后是必须的。不过太后在宫里呆了大半辈子,我想她阴谋诡计,阿谀奉承,这些她都看的太多太多了。你要做的,就是要用真心换真心。当然像太后这种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你要讨好她也不容易。”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反正我也没想从太后那里得到些什么。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在宫里平安长大。不要再见到那渣爹我就很开心了。既然对太后无所求,我就能将太后当做是普通的长辈。”

“你既然知道该怎么做,那我也就放心了。”

其实凌筱雅怎么能够放心,只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以后的路是要靠云儿自己走的。她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朱云看着凌筱雅眉眼间隐隐带着阴郁的神色,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我说你怎么对太后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别人提到太厚都是一脸郑重,简直恨不得把太后当佛爷一般看待,你倒是将太后当成普通老人家看。”

“我在落霞镇这么个小地方,又没有见过太后的凤颜,自然就感受不到太后的威严,所以自然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了。”

“真的?”

朱云颇有些怀疑的开口。她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凌筱雅狠狠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朱云,“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朱云忍不住紧锁着眉头,小脸上是满满的苦恼神色,她就是觉得不对头。可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头。

凌筱雅也不想继续给朱云解释,难道要她跟朱云说,她是因为在现代的民主社会生活了20多年,所以对皇权什么压根儿没敬畏!

她要是真跟朱云说了,恐怕朱云要将她当疯子了!

“好了,别纠结了,到客似云来了。”

凌筱雅不想看着朱云继续纠结,朱云要是继续纠结下去,指不定要纠结到什么时候呢。

凌筱雅回到客似云来的时候,张黑子和朱瘦子还在练习做菜。

而吴高升,正拿着一盘姜丝炒猪大肠,细细品味,不知道他是在研究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呢。

“菜单呢!”

凌筱雅拉着朱云直接坐到吴高升的对面,一坐下,就没好气的开口大声问道。

吴高升正聚精会神的品尝猪大肠,心想着冯县令会文他什么问题,自己又该如何回答。没想到他这么认真。凌筱雅却突然跑来吓他一跳!

“什么菜单?”

吴高升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凌筱雅。

“我走前跟你说的话,看来你还真是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于是凌筱雅将写菜单的事情,又重新给吴高升说了一遍。

吴高升闻言,总算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法子不错。我这就写上几份菜单。”

“这些菜单的纸,除了贴在墙上的,其他的最好用硬一些的纸张写,否则经过好多人手上,恐怕没一天的时间,就要坏了。难道你打算第二天重写不成?”

吴高升想了想,也是,他可不想多做无用功。于是点了点头,正好他有几张彩纸,而且还比较硬。

吴高升写着菜单的时候,朱云突然笑嘻嘻的看着吴高升,“我说吴高升啊,你对咱们太后娘娘有什么看法啊!”

朱云这话问的是够直接了当的了。

吴高升正在写字,手一抖,墨水一挥,整张纸就这么全毁了!

“你个小小女子,怎么能妄谈当今太后娘娘!要知道咱们太后娘娘是天生凤命,怎么能由你等市井小民胡言乱说!”

吴高升一脸义正言辞的开口,仿佛朱云真的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

“哼!我羞于你为伍!”

吴高升说完,拿着纸,直接去了另外一张桌子。似乎是真的不屑跟朱云坐在一起!

凌筱雅也是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朱云好端端的问这个做什么。还有吴高升他在发什么疯啊!

朱云忍住要跟吴高升拼命的想法,整个身子往凌筱雅身边靠了靠,“我说吴高升的态度才是正常的吧。你看他对太后是多敬仰,不允许任何人多议论太后一句。哪里像你似的,好想压根儿就没有将太后当太后。”

凌筱雅恍然,原来这丫头是因为这个啊!

凌筱雅也凑到朱云的耳朵边,小声说了一句,“吴高升是脑子有问题,才这么激动,难道你要我跟他一样啊!”

朱云撇了撇嘴,她觉得才不应该是这样。

朱云正要说些什么,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声。

“凌姑娘在吗?”

凌筱雅循声望去,原来是徐子寒的贴身小厮,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是叫茗烟的!

“原来是茗烟,不知你家公子有何事?”

最好是已经将罗氏和宝儿的户籍给办好了,那她是真开心了。

“凌姑娘,我家公子吩咐我,让我将衣服带来给凌姑娘。”

茗烟面对凌筱雅的时候,这态度是十分的谦卑,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小心翼翼。

弄得凌筱雅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茗烟当然也不想这样,可是谁让前面有一个嫣红是前车之鉴呢!

“衣服?什么衣服?”

难道徐子寒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她是打算带着云儿去宝祥居买衣服的?

“不知阁下的口中的公子是哪一位?”

正在凝神写菜单的吴高升倒是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

茗烟对吴高升是压根儿看不上眼!应该这么说,谁能对吴高升这种败家子看上眼!

以前茗烟是很能在吴高升的面前表现一下他的不屑。可如今不行,谁让吴高升命好,居然跟凌筱雅成了合作伙伴,他要是再敢给吴高升不好看,说不定凌筱雅就要找他麻烦了!

“我家公子姓徐。”

“难道是徐子寒徐公子!”

吴高升的声音颇有些激动,看着茗烟的眼睛也亮了几分。

凌筱雅有些奇怪,吴高升怎么对徐子寒一个做生意的,这么敬佩。

朱云偷偷凑到凌筱雅耳边,“徐子寒两年前,曾经中过探花。”

凌筱雅不可置信的长大嘴巴,徐子寒居然中过探花,天啊,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不过徐子寒既然是探花了,那他干嘛不做官?反而还要继续经商?

难道大梁的商人地位很高?甚至比官员都高?

凌筱雅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难道是为了报仇?可是也不对啊,不应该是做了官以后,才更容易报仇吗?

“徐家的事情比较复杂,以后徐子寒找你,你是有多远就离多远吧。”

朱云此时不好多说,反正千言万语一句话,就是要凌筱雅离徐子寒有多远有多远。

这边,吴高升还在跟茗烟套交情,可茗烟却懒得再理会武吴高升了。本来就不是什么才华横溢的。居然还想跟公子套交情,他配吗!

“凌姑娘,这衣服送到,小的就先告辞了。”

茗烟此时只想赶紧完成任务,然后赶紧离开。

------题外话------

七七在这里祝亲们元旦玩儿的开心!玩儿的高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