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太后晕厥/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等,无功不受禄,这个浅显的道理我还是懂得,这是100两银票,我想应该够买下这件衣裳了吧。”

凌筱雅看了看徐子寒送来的衣服,不是用很华贵的材料做成,手工虽然不错,可还是不到100两银子。

茗烟一惊,先是惊讶于凌筱雅的出手大方,一个小村姑,居然能出100两银子买衣服。二是有些惊奇凌筱雅对自家公子的态度,她真的就这么看不惯自家公子,他家公子只是给她送一套衣服,她居然还要花钱买!

吴高升也是让凌筱雅的态度给弄得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急忙开口,“这是徐公子的一片好意,你就收下吧。”

凌筱雅冷冷的瞥了一眼吴高升,“我虽没有读过多少的圣贤书,可也知道贫者不受嗟来之食,况且是这么一件衣服,我是更不能收了!相信吴秀才你,读了这么多的圣贤之书,这道理应该懂得比我多吧!”

吴高升一噎,在凌筱雅犹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眸中,不禁有些讪讪的,好想自己所有的小心思都被凌筱雅看在眼底了。

“云儿,诺,这衣服是给你的,去找见厢房,把衣服给换了。”

“给我的!徐子寒送衣服给我做什么!”

话说,徐子寒送的这件衣服,她是真没有看在眼里。毕竟她什么好衣服没见过。

原本她还以为是徐子寒送给凌筱雅的呢,可一听凌筱雅的话,她就觉得有些惊奇了。没想到这衣服居然是给她的。

“我家公子只是让我来送衣服,可没有说过让我收凌姑娘你的钱。”

茗烟反应过来以后,急急开口说道。

“那好。”

茗烟一愣,他没想到凌筱雅居然会这么痛快就答应,在事情顺利的简直让他都有些不可置信。

可凌筱雅下面的话就让茗烟知道,他真的是开心的太早了。

“那就请你将这衣服给拿回去吧。”

茗烟的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水来了。果然,他就知道这个小村姑不是一个好惹的!

“凌姑娘,小的只是一个跑腿的,你何必为难小的呢。”

茗烟一副嘘声叹气,可怜兮兮的模样,一般人指不定就心软,直接把衣服收下了。

“我不是为难你。只是我做人向来是有原则的。尽管我穷,可是也绝对不能受嗟来之食,要么是我花钱将这衣服买下。要么还是请你将这衣服拿走吧。”

凌筱雅直视着茗烟,话虽然说的随意,可是语气里的坚定却是谁都听得出来。

茗烟还想再说两句。可是在看到凌筱雅一副不容置喙的模样,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全都咽了下去。

“好,既然凌姑娘要花钱买这衣服,小的怎么敢不从。”

茗烟愤愤的从凌筱雅手中将那100两银票拿过,拿钱拿的这么憋屈的,茗烟发誓,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凌筱雅才才懒得管茗烟在想什么。反正她不想欠徐子寒的人情,当然了,这次他讨好的是云儿,尽管只是一件衣服,可她也不想让徐子寒拿来做文章。

别说凌筱雅把人想的太坏了。实在是徐子寒确实一直都在算计,让凌筱雅不能不防备。

吴高升一直到茗烟离开以后,才气冲冲的看向凌筱雅,“徐公子一片好意,你怎么能够拒绝呢!”

吴高升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搞得凌筱雅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天地难容的事情了!

凌筱雅如今真心是后悔啊!她怎么就选了吴高升作为合作伙伴,显然这吴高升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志大才疏不说,而且只要有一丁点机会就拼命的抓着想要往上爬,这种人,是凌筱雅最最看不起的了!

当然,看不起是一回事,可现在都已经合作了,凌筱雅暂时也不能直接跟他掰了,别提他有多郁闷了。

“以后徐公子要是给你送东西,我一定不会拦着你收。”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拉着云儿去房里换衣服。

徒留下吴高升一个人愣愣的。

忽的,吴高升才拍了拍脑袋,他怎么忘记问问凌筱雅,徐子寒为何要给云儿送衣服了!失策啊!失策!

进了房间凌筱雅示意云儿自己换衣服,

“我不会。”

凌筱雅没想到云儿居然直接说她不会穿!

“你以前的衣服都是怎么穿的?”

凌筱雅不可思议的看着朱云,没看出来啊!这朱云居然连衣服都不会穿!

朱云看着凌筱雅的眼神觉得不舒服了,闷声闷气的开口,“以前都有下人帮我穿好不好!哪里需要我自己动手。你看看这衣服,这么繁琐,我哪里会穿!”

朱云给凌筱雅展示那复杂的裙子。

其实那裙子不算复杂,起码就凌筱雅这个从来没有穿过复杂裙子的,都知道该怎么穿。

“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穿!”

“你怎么会的啊!”

朱云好奇的看着凌筱雅。凌筱雅身上穿的都是粗布马伊,只要往身上一套就成,看着就十分方便,她怎么会穿这么复杂的裙子。

“看看就会了。”

凌筱雅没好气的回了云儿一句,她那是什么眼神啊!好像她就不该会穿这裙子一般。

“我怎么就看不会?”

朱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嘟囔着开口。

凌筱雅听着朱云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想说一句,这是因为你傻,可以吗?

凌筱雅帮朱云穿着裙子的时候,朱云就忍不住开口,“徐子寒怎么会给我送衣服呢?”

这是朱云最想不通的事情了。徐子寒怎么知道她是打算买衣服换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你一个郡主穿的一身男儿装,他心里肯定就有疑问了。先不说他是不是知道你要买衣服换,可他把衣服送来,总归没有错。”

凌筱雅手上动作不停,嘴上也是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她内心却绝对不像她表现出来的一般。徐子寒果然不简单,就这么一件小事,就能够看出他的心思是何等的敏锐。

朱云歪了歪脑袋,小脸上满是不解,她也懒得想这么多。反正徐子寒跟她又不会有太多牵扯,反而跟凌筱雅——

这么一想,朱云乌黑的大眼睛倒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凌筱雅,“我告诉你啊,你一定要小心徐子寒,那人对你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而且徐家一堆的糟心事,你最好能躲多远就多远。”

“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爱操心,你——”

凌筱雅下意识的想问,你妈知道吗?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连忙咽了下去,朱云母亲早逝,她不能在人家的伤口上你撒盐,于是急忙转了个弯,“你小心操心的太多,早早变老!”

“切!我才8岁!有什么好操心变老的!”朱云一副不以为然,“徐子寒可是中过探花,你难道不好奇,徐子寒既然中中了探花,干嘛不做官?”

凌筱雅淡淡的瞥了一眼朱云,“没兴趣知道。”

是人都知道里面有故事,不过她可懒得知道这么多。尤其是跟徐子寒有关系,那她还是有多远就离多远吧。

“有时候真感觉不到你像一个11岁的。反倒像是20多岁了一般。”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撇了撇嘴,11岁?姐在现代的时候就已经20多岁了,穿越到古代,虽然这身体年龄是变小了,可她的心理年龄也从来没有变小过。

两人沉默之间,凌筱雅就为朱云将衣服穿好了。

凌筱雅上下打量了一下朱云,“看来徐子寒的眼光不错啊,选的裙子倒是很衬你。”

徐子寒送来的是一件嫩黄烟纱裙,裙子的样式不复杂,而且看着干净利落,衬得朱云愈发的朝气蓬勃,机灵可爱。

“是因为我长得好看,所以这裙子才穿的漂亮!”

朱云微微抬起下巴,一脸骄傲的开口。

凌筱雅连连点头,“对,是你长得好。不过,你这头发倒是有些不适合了。”

“我的头发劝什么不适合的!”

朱云不服气的反驳。

“穿的像个淑女,可你头上弄得就跟个野小子似的。”

朱云没有梳任何复杂的发饰,就是把头发全都梳成一个小包子,就跟个野小子似的。

朱云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大包,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再想到自己的发型,似乎有些不配啊!

“你帮我梳头吧!”

朱云直接就把视线转向凌筱雅,在她眼里,凌筱雅既然能帮她穿衣服,那肯定就能帮她梳头发。

“我不会!”

凌筱雅直接一摊双手,毫不犹豫的开口。当她是神仙啊,还梳头发呢!她只会梳两种,一种就是扎马尾辫,另外一种就是扎麻花辫,其他的,呵呵——

“那怎么办,难道你就让我这么出去?”

朱云瞪大了眼睛看着凌筱雅。

“你不男不女的在外面都晃了这么多天,现在总比你之前要好多了。所以,你也别计较了。待会儿,去给你买个簪子,然后回去,让我姐给你梳头。”

其实凌筱雅的头发也是凌筱柔帮着梳的,用小红绳系头发。

那一根根小红绳在凌筱柔的手上好像是活了一般,能弄出不同的样式,所以,凌筱雅隔一段日子,都能换一个新发型,把凌筱雅给稀罕的不行。

凌筱雅想着凌筱柔编织红绳的手艺这么好,忍不住在心里盘算,她可不能浪费了凌筱柔这好手艺啊!自己在现代可会编织不少的在中国结,倒是可以把这手艺交给凌筱柔。对了,还可以交给刘小花和夏苗苗,小孩子吗,可以多学习一点手艺,给自己或者挣一点钱,这也不错。

“好了,别美了。我们还得去杂货铺,我去买一些日用的调料。还有我答应过你要做护手的东西,那需要去药铺买珍珠粉。”

珍珠粉倒是可以多买一点,她、凌筱柔还有林氏都可以用来敷脸,毕竟她们3人的肤色其实都不怎么白皙,正好可以用来敷脸!

“你还记得要给我做护手霜啊!”

朱云颇有些感动的看着凌筱雅,她答应自己的事情,居然都还记着。

“你可能马上就要离开了,现在我能多为你做一点,就多为你做一点吧。”

凌筱雅也有些感伤,跟朱云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凌筱雅是真心喜欢朱云这个善良又有些刁钻的小丫头。

等凌筱雅带着朱云出门以后,吴高升在看到朱云的时候,眼底是明显的闪过一丝惊艳,“没想到你仔细打扮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朱云哼了哼,她才不稀罕吴高升的夸奖呢!况且她天生丽质,这还需要吴高升夸?

“你跟徐公子有什么关系,他为何要给你送衣服?”

凌筱雅沉下了脸,感情吴高升最想知道的是这最后一句话吧!

凌筱雅这次是懒得再看吴高升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凌筱雅拉着朱云的手就打算离开,实在是吴高升这人太让她受不了了。

“这个问题,你还是自己见到徐公子再问他吧。我也云儿都不清楚。”

凌筱雅说完,拉着朱云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同时,心里默默的盘算,吴高升这个合伙人,明显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她得赶紧另想出路才是。

怀着这样的心情,凌筱雅又来到了上次的杂货铺,买了一堆日常要用的盐、糖、醋等材料。

“屠掌柜,这些东西还是请你帮我送到老地方啊!”

凌筱雅跟杂货铺的屠掌柜也算是熟人了,所以说起话来,少了一份刻板,多了一分随意。

屠掌柜笑着点头,“筱雅啊,你每次来都是照顾我家的生意。”

确实凌筱雅每次来他家,都会买不少的东西回去。

“屠掌柜,你说什么呢。每次我来您家,您都亲自招待我。我心里可是感激的不行。”

其实凌筱雅也知道,要不是每次她来买的东西都多,屠掌柜见他是一个大客户,才不会对自己这么殷勤呢!

不过这些,心里知道就好,就不需要说出来了。

“屠掌柜,我想问一下,您店里的白醋多吗?”

“白醋?筱雅,你也知道来买白醋的人不多,所以我店里统共也就酿了一缸。”

凌筱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她想要酿制果醋,一大缸白醋应该也能酿制不少了。

“屠掌柜,你的一大缸白醋,我都要了。”

“你疯了!要那么多白醋做什么!你一家子吃一辈子都吃不完好不好!”

屠掌柜还没有表现他的惊讶呢,云儿就已经快要跳起来了,毕竟凌筱雅说的,简直是差点噎死她!她就算不懂百姓是怎么生活的,可也知道,很少会需要这么多的白醋。

“我买白醋不是用来喝的!”

凌筱雅淡淡的看了一眼朱云说道。

“那你用来干嘛,你能用来干嘛!”

朱云生怕凌筱雅脑子犯抽,于是连忙想要点醒凌筱雅。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懒得再理会朱云,“屠掌柜,那一大缸白醋我都要了。请你帮我送到我家,凤阳村村尾的第二家就是我家了。这送货的钱,我会另外付的。”

让人送这么一大缸东西,凌筱雅还真实不好意思来一句,我就不付钱了。那实在是有些太无耻了!

“筱雅,你买这么多白醋还是稍微考虑考虑吧。那量有些多不说,而且价格也高啊!”

白醋的价格比起普通的醋价格要高上不少,毕竟白醋是用粮食酿造的。

“屠掌柜,我明白你的好意。可那些白醋我是有用处的。绝对是不会浪费的,这一点您无需担心。”

这次凌筱雅倒是真心实意的开口。毕竟屠掌柜对她也算是真心不错了。你说,谁会把送上门的生意给推出去,想来屠掌柜也是见这些日子,跟她熟悉了,所以难得的为她担忧了。

屠掌柜见凌筱雅说的信誓旦旦,也不再说其他的了,“好吧,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一大缸白醋,这量也是有些大的,我也不多赚你钱了。你就给个15两银子了。”

一大缸白醋只要15两银子,真心算是很低的价格了。

“那就多谢屠掌柜的。劳烦您早点帮我把白醋送来。对了,屠掌柜,你这里苹果的种子有多少,我都要了。”

想要制作大量的果醋,就必须自己种植果树,否则光是买苹果的钱就要花费不少。

屠掌柜今儿个真心是有些觉得自己愣愣的,这凌筱雅先是买一大缸米醋不说,如今又要买苹果?苹果可不算什么稀罕的东西,反正大街上有不少人会卖,价格也不好。凌筱雅就算将苹果种子买回去,到最后种了,也卖不了多少钱的。相反花费的人力物力反而会更加多。

“屠掌柜,您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等我做出好东西,到时候还请您来尝尝看。或者,我把东西放到您这里寄卖也可以。”

屠掌柜对她还算是不错,所以凌筱雅也愿意跟他合作。就算屠掌柜再不济,说不定也能比吴高升要强上一点。

“好,筱雅你要是有什么好东西可一定要关照关照我啊!我听说客似云来要出不少的新菜肴,什么冰糖葫芦还有凉拌木耳,就连冯夫人吃了,那也是赞不绝口!”

屠掌柜在落霞镇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最近客似云来要出新菜肴的事情,可以说是闹得风风火火,甚至连冯夫人都在几个大家夫人的面前夸了几句。

早就有不少人想要看看,等到后天客似云来开张,到底能有什么好吃的。

屠掌柜更是清楚,就原先吴高升的本事,要是他有这么新奇的菜肴恐怕早就推出来了,怎么可能会搞得客似云来差点关闭。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是凌筱雅这丫头在帮着吴高升,毕竟这段日子,凌筱雅可是没少往客似云来泡,甚至他还听说凌筱雅跟吴高升合作做生意了!

所以屠掌柜很确信,只要是凌筱雅做的东西,那肯定就是好东西!

“屠掌柜您过奖了。您别忘了帮我把果醋送到我家啊!”

凌筱雅对屠掌柜说的话,不承认同时也没有否认、

“果醋和苹果能做什么好东西!”

朱云一出门就气鼓鼓的看着凌筱雅,深深的为她的败家感到无能力为了!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朱云的想法,否则肯定有吐血的冲动了,你丫的,花钱最大手大脚的人,居然还有脸说她花钱厉害!

“我告诉你,我要果醋和苹果是打算做果醋。”

凌筱雅没打算瞒着朱云,将她的打算说了出来。

朱云皱着秀气的眉毛,眼底是慢慢的不解,“果醋?那是什么东西?是用水果做成的醋吗?”

“是用水果和白醋做的喝的。酸酸甜甜的,很适合小孩子喝,大人也可以喝。”

“好喝吗?”

一听到好吃的,朱云的眼睛就忍不住亮起来了,实在是凌筱雅的手艺很好啊!

在凌筱雅家吃的那些菜,就先不说了。

两个字好吃!

朱云在洗碗的时候,早就已经将所有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凌筱柔如今的厨艺可都是跟着凌筱雅学的。那么作为师傅的凌筱雅,她的厨艺肯定更棒了!

还有今儿个吃到的小笼包和冰糖葫芦,嗯,也是两个字,哦,不,是3个字形容,太好吃了!

简直可以这么说,她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现在这什么果醋,朱云虽然还没有吃过,可一听这名字,她就觉得肯定很好吃。

“好喝啊!等3个月以后——”

“什么!”

凌筱雅话还没有说完,云儿就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做那果醋,要3个月啊!那时候我肯定已经不在了。”

朱云顿时苦下了脸。

“对哦,你都不在了。这可是个大问题了。”

一时间,凌筱雅都有些后悔跟朱云说起果醋的事情了。

“我不管,你把法子告诉我,以后我想要喝了,就自己做来喝。”

凌筱雅点了点头,“好,我把法子告诉您,你以后想喝了,就自己做了喝。”

制作果醋的法子本来就不复杂。再加上朱云肯定不会跟自己抢生意,所以将法子告诉朱云,她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走吧,带你去买珍珠粉。”

凌筱雅不想跟朱云谈离别的话题,这会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也不知道朱云是不是也是这个想法,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

自从玉尧返回落霞镇去寻找朱云,赵天楚也连忙给自己的母亲理国公夫人传信,将朱云走失的消息告诉她,甚至在信中隐隐表露出最好将这消息告诉太后。

理国公夫人可不是什么良善的,而且在自己妹妹闹出这么大丑闻,还能在理国公府站稳脚步,那就更说明,她是一个心中有丘壑算计的人。

理国公夫人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将这件事情告诉太后的后果。

太后宠爱朱云,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且当今皇上对那些手握重兵的权贵可从来看不过眼,有事没事的,就要敲打他们一番。

如今履郡王自己将这么大的把柄送到皇上的手上,那就是他活该!

打定主意以后,理国公夫人又迅速的跟理国公商量了一番。

理国公也赞同理国公夫人的想法,让她立即进宫,将事情禀告给太后。

如果这事情由自己禀告给皇上的话,那就成了国事,会牵扯到政治因素。

履郡王就算不简帝新,可到底是手握重兵,自己要是弹劾他,到底有些不好。

可要是由自己的夫人禀告给太后那就不一样了,那就是后宅女子的事情,履郡王就算恨,也不能堂而皇之的恨!

“夫人,还是你想的周到,这事情就由你禀告给太后吧。”

一时间,理国公看喜爱那个理国公夫人的眼神是愈发的温柔了。

看来自己当年娶的夫人还真实娶对了,遇到大事,还是只有自己的夫人能拿定主意。至于那些小妾也就只能当个玩物。

之后,理国公对理国公夫人是好好恩爱了一段日子,直让后宅的女子都喝了一缸子醋。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理国公夫人立马换了国公夫人的服饰去觐见太后,这时间可不早了,宫门可是马上就要下钥了,要是错过时间,可就要等到明天了。

当今太后,也是乾风帝的生母。在乾风帝登基以后,就直接搬入了慈宁宫,不再过问任何事情,这让乾风帝对太后的感情就更好了。毕竟哪个皇帝都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脑袋上指手画脚的不是。

太后这段日子正有些犯懒,正打算休息,就听身边的宫人禀报,理国公夫人求见。

太后皱了皱眉,在她的印象里,理国公夫人一直都是个安静的,也从来没有单独求见过。也不知道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

太后的脑子里一下子转过无数的想法,最终还是归于平静。

“去请理国公夫人进来。”

很快,就有宫人将理国公夫人带进正殿。

“臣妇拜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理国公夫人给太后行了个大礼。

虽然太后看着像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可是任谁都知道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可是个不简单的,一个女人能帮助的自己的儿子坐上皇位,你说,你能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老人家看待吗?

“是理国公夫人啊,钟嬷嬷还不赶紧扶理国公夫人坐下。”

等到理国公夫人行了大礼以后,太后忽的对着身边的钟嬷嬷吩咐道。

“妾身岂敢。”

理国公夫人说着,身子微微往右侧了侧,她可不敢让钟嬷嬷扶她。要知道钟嬷嬷可是太后身边最得力的嬷嬷了。就连皇上都要给她三分面子。

太后见理国公夫人进退有利,倒是难得对她另眼相看了几分。同时心里倒是愈发怀疑,也不知道姐姐是个知礼的,怎么她的同胞妹妹居然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没错,太后刚才就是故意试探理国公夫人,太后平时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守妇道,为了什么小情小爱的,就做出什么不知廉耻的女子了,不巧,理国公夫人的妹妹,当年可是做了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让太后对她除了厌恶以外,她都已经找不到什么话来形容了。

不过好在理国公夫人是个知礼懂进退的,否则太后说不定直接就把理国公夫人给轰出去了。

毕竟太后已经是太后了,一个国公夫人,她不想给她面子,那又如何呢?

“理国公夫人起来吧。”

理国公夫人闻言,这次倒是恭敬的站了起来。

其实这么多年,她从来不敢主动拜见太后,无因其他,谁不知道太后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寡廉鲜耻的女人,偏偏自己的妹子——

唉,说多了都是孽啊!

不过好在,太后还没有想过为难她,想至此,理国公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了。

“坐下吧。”

太后见理国公夫人端庄娴熟,被自己冷落也是面不改色,倒是难得的,对理国公夫人有了一丝丝的好感。

“谢太后赐座。”

很快就有宫人为理国公夫人搬来了一张椅子,理国公夫人小心的坐下,不过这做椅子也是有讲究的,在太后面前自然是不能坐满,理国公夫人只做了三分之一的位置,然后端庄的坐着,目不斜视。

太后见状,对理国公夫人的印象总算是又好了几分。

“哀家记得理国公夫人可从来没有单独求见过哀家,今日来是有何要事啊!”

太后的声音有些苍老,甚至隐隐带着一丝的慵懒和疲惫,可理国公夫人可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将要说的话在心里反复说了好几遍,才缓缓开口,“小儿最近去了落霞镇,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履郡王府的管家——”

理国公夫人说到这里,停了停,她想看看太后有什么反应。

果然,太后在听到履亲王3个字的时候,浑浊却透着几丝京精光的双眼闪过浓浓的厌恶。

理国公夫人见状,忍不住心生感慨,太后竟然如此厌恶履亲王,甚至在她一个外人的面前都不愿意遮掩一下。

“接着说,后来呢?”

太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理国公夫人,她可不相信,这理国公夫人大费周章的来给她请安,就是为了说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理国公夫人顿了顿,随后继续开口,“小儿听履亲王的管家说,云郡主失踪了。”

“你说什么!”

太后倏地站起身子,反应之大,让周围伺候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就是太后身边的老嬷嬷也忍不住一惊。

理国公夫人更是直接离开了座位,“噗通——”跪了下去。

“云郡主失踪了。”

理国公夫人盯着头顶灼热的目光,将话重复了一遍。

理国公夫人在来的路上,就猜测太后一定会生气,可没有想到太后居然会这么生气。

“哀家的云儿啊!好你哥履亲王府,是不是当哀家是死的!居然这么糟践哀家的云儿啊!”

太后生气啊!真的是太生气了!你说,太后就一个同胞亲妹妹,她的妹妹也就只有一子一女,对履郡王妃可以说是当做眼珠子一样养大的,太后对这侄女也是心疼的不行。

原本以为她嫁给履郡王是好事,可这才几年啊,履郡王居然就弄出一个外室来,逼得履亲王妃上吊,只留下一个云儿!

想到自己的妹妹,在得知履郡王妃死讯的时候,生生的哭瞎了眼睛,太后就恨得不行,要不是还记着自己的身份,要不是还记着履亲王的身份,太后都想直接把履郡王给杀了!

其实太后对云儿还是有些心虚的,她心里一直有些愧疚,想想当年要不是自己指婚,说不定自己这侄女就不会这么早死,她的亲妹妹也不会哭瞎了眼睛!

尽管太后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云儿几次,可太后是真真把云儿当做眼珠子一样爱护啊!

“是不是那个什么方氏又搞夭折子了!一个小小的外室,居然敢对皇家的郡主动手,她以为她是什么?她以为有履郡王护着她,哀家就不能动她了是不是?哀家的亲侄女,因为那贱人死了,哀家的亲妹妹更是为此哭瞎了双眼!如今就只有一个云儿了,那贱人是不是想要赶尽杀绝啊!她是不是想着等云儿也不在了,她就能扶正了!她做梦!哀家——哀家——”

太后是越说越激动,一张脸也是涨的通红,要说,太后自从当上太后以来,最郁闷的事情是什么,无疑就是履郡王的外室方氏了。太后是真心想要将那女人给千刀万剐!可偏偏,履郡王一直护着她,说如果要方氏死,他也就不活了!

乾风帝不能背着逼死自家兄弟的恶名,尽管这兄弟早就不知道远到哪里去了。

所以方氏的命就这么留下来了。

作为太后,她这么多年,做想杀的人就是方氏了。可偏偏方氏还活的好好的。

无疑,这可以说是太后心底的一根刺。不过平时,履亲王和方氏都在封地,每年进京的次数少的可怜。太后也就懒得跟这两人计较了。

可如今一听到朱云失踪,太后又想到方氏如今活的如此滋润,一口气上不来,生生的晕了过去。

“太后!”

在太后身边服侍的人,一个个的都吓得不行,天啊,太后竟然晕倒了!

钟嬷嬷陪在太后身边,连忙扶住太后,然后让身边的小宫女去请太医,又吩咐太监去叫乾风帝。

理国公夫人也是一惊,虽然她猜到了太后一定是会生气的,可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太后居然会气到晕过去。

太后晕倒了,这可不是小事啊!

同时,理国公夫人也明白了朱云在太后心里的位置,以及太后到底有多痛恨履亲王和方氏。

钟嬷嬷到底是陪在太后身边多年,很快就冷静下来,“理国公夫人还是起来吧。太后是被履郡王养的那个外室给气晕的。”

“不,这还是怪臣妇才对,要不是臣妇跟太后提起这是事情,太后也不会这么生气。”

理国公夫人一脸的自责

很快,一堆太医就赶过来了,轮流给太后诊脉。

没动就,乾风帝也赶过来了。

太后生病,他作为儿子,又怎么能不赶过来。

“太后怎么样了?”隔着屏风,乾风帝有些焦急的开口问道。

一位头发都花白了的老太医很快站了出来,沉声开口,“启禀皇上,太后是因为怒极攻心,所以才会昏厥。臣已经给太后扎过针了。想来太后很快就能醒来。”

“太后怎么会无缘无故怒极攻心呢!”

乾风帝觉得很生气。因为乾风帝听到太后昏迷,实在是赶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知道前因后果。

钟嬷嬷很快将太后晕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乾风帝禀报。

乾风帝一听,差点气得没有昏过去。又是履郡王和他那个外室。想想当年,太后就因为他们两个差点气得没有吐血!

没想到如今他们的胆子竟然是愈发大了,竟然敢直接将太后气得昏厥!

------题外话------

祝亲们元旦节的最后一天玩儿的开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