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太后心思/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乾风帝气愤难耐的时候,鹰眸不经意间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理国公夫人。

虽说这次太后晕厥的罪魁祸首是履郡王和方氏,可要不是理国公夫人多嘴,太后也就不会知道这事情。

不能不说,当皇帝的,都是喜欢迁怒的,这不,乾风帝隐隐就有些责怪理国公夫人了。

“额——”

乾风帝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置理国公夫人就听到,太后清醒的声音。

乾风帝连忙绕过精致的屏风来到太后的床边,果然,经过太医扎针,太后已经清醒过来了。

“母后,您怎么样了?”

乾风帝对太后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当初他能登上皇位,可以说,太后居功至伟。

等到乾风帝登上皇位,巩固皇权之后,太后寄急流勇退,避世在慈宁宫,两母子之间没有权力的摩擦,所以乾风帝对太后还是很孝顺的。

“哀家没事,宣理国公夫人进来。”

太后刚醒,身子还是有些虚弱的,可是只要一想到朱云,再想到履郡王和方氏那两个奸夫淫妇,她就觉得心头有一团怒火在燃烧,要不将这团怒火给发出来,她真会活活气死!

乾风帝闻言,微微愣了愣,随即温和的开口,“母后,您醒,照朕看,不如改日再宣理国公夫人觐见吧。”

乾风帝是真担心太后再被刺激一下,太后的年纪是真心不小了,再被这么气得晕过去,肯定会有损寿命。

太后摆了摆手,她活了一辈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乾风帝是在关心她。可她心里的这团火就是消不下去啊!

“皇帝,今儿个理国公夫人没做错,你也不要迁怒于她。”

不能不说,太后还是很了解乾风帝的,她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她还能不知道?

乾风帝微微一愣,这细微的表情自然是没有逃过太后的眼睛,“皇帝啊,你说云儿一直跟着履郡王住在封地,你说她会不会被履郡王和方氏欺负,哀家每次只要一想起这些事,这心就痛得不行。这次要不是理国公夫人来跟哀家禀报这件事情,哀家是不是等到云儿死了,才能得到消息啊!”

不能不说,太后还是很了解乾风帝的。

太后话落,乾风帝想了想,这事情确实不能怪理国公夫人。毕竟朱云现在只是失踪,万一朱云有什么三长两短,太后偏偏还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恐怕太后到时候会更伤心。万一太后到时候遭受的打击更大,再出了什么事情,那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了。

太后见乾风帝不怪理国公夫人,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哀家对不起月儿(履郡王妃)啊!当初要不是哀家眼瞎了,怎么就把她指给了履郡王,最后弄得月儿芳华早逝!你姨妈更是生生的将一双眼睛都哭瞎了!哀家这些年只要一想起这些事情,真是——”

这些话,太后真的是憋得太久太久了,如今一说,眼泪蕴忍不住流了下来,就像是开了闸的水门一般。

“母后,逝者已逝,表妹也不想你为她这么伤心。”

乾风帝知道自己的母后对表妹很有愧疚,毕竟太后这些年一直将表妹的死归咎在自己身上。

“我怎么能不自责啊!皇帝啊,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有刺客刺杀你,当时是你姨妈为你挡了一刀,救了你一命啊!”

太后紧紧抓着乾风帝绣着二龙戏珠的袖口,布满皱纹的脸上是无限的哀痛。

被太后这么一提醒,乾风帝不禁有些晃神。当年的事情,他怎么会忘,当时他在御花园,莫名出现了一个刺客,是她的姨妈救了他一命。

可他的姨妈,也因此失去了腹中的孩子。甚至太医诊断,姨妈以后可能都不会有孩子。

不过好在两年后,姨妈又有了身孕,历尽千辛万苦才剩下了表妹,不过,姨妈那次是彻底的毁了身子,再也不可能有身孕了。

姨妈自然是心疼自己最小甚至是最后一个孩子,简直可以说是将她当做眼珠子一般爱护。

太后对姨妈也是心有愧疚,一心将表妹当做是那次失去的孩子,又重新回来了。而自己,对这个表妹也是诸多的愧疚。

太后见勾起了乾风帝的愧疚,连忙趁热打铁,“可怜你姨妈当初为了救你失去了孩子。后来好不容易怀上你表妹,生下来之后,更是被太医判断,以后都不能再有孩子。”

“母后,您放心,姨妈的恩情,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乾风帝的鹰眸中闪过一丝追忆,他确实是对不起自己的这位姨妈。

“月儿年纪轻轻的,就被履郡王和方氏那两个奸夫淫妇给害死,履郡王手握重兵,你动不了他。方氏那贱女人,履郡王又护的紧,皇帝,你也不能杀她。”

太后说到这里,饱经风霜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乾风帝不能杀履郡王和方氏,她这个当太后的不也是一样,动不了履郡王和方氏嘛!

“母后,您放心,再给朕一点时间,朕跟你保证,总有一天会给表妹和姨妈报仇的!”

乾风帝紧紧握着太后的双手,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当然,乾风帝说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和太后两个人听得到。

等!等!等!她真不知道,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是不是等到她死了,履郡王和方氏两个贱人都还活的好好的!

太后心里恨极,可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面前的人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他更是一国之君。

“好,哀家相信皇帝,一定会给你表妹还有姨妈报仇。皇帝啊,哀家想见理国公夫人,你表妹就留下云儿这一点骨血,哀家真的是担心她啊!”

乾风帝点了点头,对着余中吩咐,“余中,去宣理国公夫人进来。”

余中躬身退下。

理国公夫人此时心里是忐忑极了,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一步到底有没有走对。她哪里知道,太后只是听到云郡主失踪,居然就直接晕倒了,想到当时皇上看向自己凌厉的眼神,理国公夫人心里还有些打鼓。

“理国公夫人,太后想要见您,皇上让奴才宣您进去。”

理国公夫人连起身,不动声色的给了余中一锭金子,“公公,不知皇上现在——”

余中收下了黄金,偷偷对着理国公夫人说了一句,“夫人放心,太后已经清醒过来,而且为夫人您在皇上面前说了不少的好话。”

理国公夫人闻言,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看来自己今日这一步没有做错,太后醒来后,能在皇上面前为自己说话,可想而知,皇上是不会再怪责自己了。

“多谢公公。”

理国公夫人绕过屏风,见太后正靠着紫烟罗软枕,乾风帝正小心翼翼的给太后喂药。

太后见理国公夫人要行礼,摆了摆手,示意她起来。

“免礼。哀家想知道云儿那丫头到底怎么了。”

乾风帝给太后喂药的动作顿了顿,然后锋利的视线扫向理国公夫人。

理国公夫人“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太后见状,笑了笑,“皇帝啊,哀家没那么弱。不外乎又是方氏那贱人弄出什么夭折子。你就让理国公夫人说吧。哀家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这么一点小事,哀家还承受的住。”

乾风帝皱了皱浓眉的眉毛,鹰眸中闪过一丝犹豫。良久,才开口,“说吧。”

这话自然是对理国公夫人说的。

“启禀皇上,听小儿说,是云郡主跟履郡王的外室吵了一架,后来云郡主就失踪了。据说,云郡主此时应该正在落霞镇,玉小侯爷已经赶回落霞镇去寻找云郡主了。”

理国公夫人小心的措辞说道。此时她还真是担心,她要是哪里说得不对,让太后动怒晕过去,今儿个,自己这条小命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可惜,理国公夫人说的就算是再婉转,太后也是气得不轻。

太后脸上的肌肉都气得哆嗦了,有些干枯的双手也在不停的轻颤。

乾风帝担心太后又晕厥过去,连忙扶住太后,“母后,您要保重身子啊!”

同时,乾风帝真是恨死了履郡王和他那个外室!

“哀家不生气!哀家怎么能生气呢!哀家要是气出个好歹,哀家的云儿不就更没人撑腰了。”

要说,太后这辈子有两个最恨的人,第一个就是履郡王了,因为他,太后最心爱的侄女芳华早逝。第二个就是太后的女婿楚玉亭,想想她的昭慧是多么的美丽善良,当年想要求娶的才俊更是多不胜数,可当年,她需要楚国公兵力的支持,于是跟老楚国公定下协议,将昭慧许配给楚玉亭。

可楚玉亭那畜生做了什么,原来他早早的就跟他那个什么表妹朱胎暗结,弄出个庶长子来膈应她的昭慧!

可昭慧为了她,为了她的皇兄全都忍了。

等到乾风帝登基以后,楚国公手握重兵,她又不能为自己的女儿撑腰!

要说太后更恨谁,无疑,肯定是履郡王。

昭慧长公主就算过得再憋屈,起码她还是一国的公主,楚国公府的人也不敢太糟践她,而且最重要的是,昭慧长公主还活着!

可月儿,她当做是亲生女儿的月儿,却是早早的去世,她的亲妹妹更是为此哭瞎了双眼!这让太后怎么能不恨履郡王入骨!

“看来玉尧那小子也是有心的,赶了这么久的路,就为了云儿,又原路赶回去。”

太后心头思绪万千,可还是很快收拾好情绪,淡淡的开口。

“母后说的是,玉尧那小子就是个泼猴儿!这次他回来,朕就给他一个官职,让他好好历练。”

南平侯手中也是握有兵马,只是不多,可在乾风帝眼里,也是如鲠在喉,玉尧要当纨绔,他也就随了他去。可这次,太后都主动发话了,乾风帝也不能不给太后一个面子。

太后听了乾风帝的话,总算是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

“理国公夫人,你儿子,哀家记得好像是叫——天楚是吧。”

太后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

“太后好记性,小儿正是赵天楚。”

理国公夫人连忙回道,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的态度太急切了,于是又低下头。

“是个懂事的。”

这话当然不是对理国公夫人说的,而是对乾风帝说的。

乾风帝闻言,想到,理国公这些年来走的都是文官路子,在军中任职的子弟是少之又少,给赵天楚一个官职也没什么。反正玉尧都给了,多一个赵天楚就更无所谓了

况且太后也是难得才向他开口,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好,既然母后说是个好的。朕看,赵天楚肯定不错。等他回来以后,就到吏部历练历练吧。”

吏部,六部之首!以赵天楚的家世到了吏部,肯定是稳妥的升官啊!可以说,赵天楚是前程似锦了!

“臣妇替小二谢主隆恩。”

乾风帝见太后眉眼间隐隐有些疲惫,于是开口,“都下去,太后需要好好休息。”

“皇帝,你留一下,哀家有话想跟你说。”

乾风帝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

很快,偌大的寝室就只有乾风帝和太后两个人了。

“母后,您吃了药,还是早点休息吧。”

太后摆了摆手,“哀家不困。皇上啊,哀家想,这次等履郡王他们进京,哀家就把云儿接到自己身边抚养吧。”

“母后,您想好了?”

其实太后要抚养朱云,乾风帝是没有意见的。毕竟朱云只是个女孩儿,长大了以后,就给她一副丰厚的嫁妆,这也没什么。

乾风帝是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把朱云当做威胁履郡王的人质。

这当人质的也得有分量能威胁人啊!靠朱云威胁履郡王,不如用方氏或者是履郡王的宝贝独生子朱振。

乾风帝只是担心太后年纪大了,朱云又是一个活泼的,太后的身子会吃不消。

“哀家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可哀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哀家不能对履郡王和方氏怎么样,云儿放在他们身边,哀家这心里就不踏实。还是哀家在好好教养云儿的好。”

不能不说,太后对朱云是真心疼爱的。

“好,既然母后已经决定了,这次朕就下旨让朱云留在慈宁宫,由母后您抚养。”

太后闻言,嘴角总算是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鹜,“皇帝啊,今儿个哀家为玉尧和赵天楚向你讨恩典,你心里是不是不舒服?”

“母后,您怎么会这么说?”

乾风帝是真没有将则那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太后从来不对朝政指手画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开口,况且只是给两个小官职而已,他是真不在意。

“皇帝啊,理国公这么多年来走的都是文官路子,你对他们施恩,只会让他们更加感激你。至于玉尧,我知道,南平侯府手里也是有兵权的,你心里忌惮,所以一直压着玉尧,甚至有意无意的想让玉尧成为一个纨绔对不对?”

乾风帝从来不敢小看自己的这位母后,毕竟当初她能够在后宫中杀出一条血路,甚至能将自己的送上皇位,就凭这个,乾风帝就从来不敢小瞧太后。

“朕的心思瞒不过母后。”

这就是直接承认了。

太后笑了笑,看向乾风帝的眼神也是愈发的和蔼了,“哀家这辈子最值得自豪的事情,不是做过皇后,也不是成为太后,而是哀家养成了一个好皇帝!皇帝啊,帝王心术你学的很好,这些年来你也做得很好。想想现在的老牌世家不少,你父皇在的时候,就一直想要削弱他们的势力。

可当年,咱们母子俩的处境真的是太危险太危险了。所以母后只能将你的昭慧许配给楚玉亭,换的楚国公府对你的支持。”

太后只要一想起往事,这心里就是钝钝的痛。

“母后,您和皇妹对朕的付出,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想到自己的妹妹如今在楚国公府过的日子,乾风帝不可谓是不恨!可他是皇帝,作为皇帝,也就注定了,他有太多太多的顾虑。

“皇帝啊,对那些老牌的世家,你是得打压。可该中庸的也是该重用。像理国公府,想当初理国公府的祖先可是帮着太祖打下江山的功臣,在军中的势力更是如日升天!可人家懂得进退,你看,到现在,理国公府一脉还有多少子弟在军中人任职,子孙走的几乎都是文官路线。就凭这,你就该给赵天楚,这理国公未来的世子,一份恩典。

至于南平侯,我知道他手握兵权,尽管比起楚国公还有履郡王手里的兵权少了很多,可你还是顾忌。可哀家,敢在这里给他们做个保证,南平侯府绝对是支持皇上你的,无论是谁坐上皇位,他们都会忠心耿耿的效忠。

你别问哀家为何敢坐这个保证,这是南平侯世世代代的忠心换来的,不仅是哀家,就连你父皇当年也跟哀家说过。至于南平侯府到底付出了什么才得来这份信任,哀家就不说了,毕竟——”

乾风帝一愣,没想到太后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南平侯,看来他是该好好注意一番了。

“可有些老牌世家,皇上,你就必须得动了!楚国公,他们把哀家的昭慧当做什么了,他们把皇室的面子当做什么了,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太后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这几年受的苦,简直是恨不得将楚国公府的人给千刀万剐!

“母后,您别激动。”

乾风帝虽然也恨楚国公府的人不知好歹,可也担心太后的身子。

“哀家没事。哀家这辈子都忘不了楚玉亭那畜生干的事情,在昭慧怀了8个月身孕的时候,突然抱出一个庶长子出来,气得昭慧早产,就是生下的文煜也是瘦瘦弱弱。可楚玉亭那畜生说什么,说他跟赵氏那贱女人是真爱,要不是哀家和老楚国公逼着他娶昭慧,他压根儿就不愿意娶!”

这无疑是奇耻大辱啊!太后每次只要一想起那一幕,太后就很多心在滴血。

你不爱昭慧,那你娶昭慧做什么?当年就算她要和楚国公结盟,也不一定要联姻!

你不爱昭慧,却跟昭慧生下了,文豪、思云、文煜,甚至后来还有了一个小女儿,不过,自己那外孙女也是命苦的刚出生,就丢了。

每次,只要太后一想起楚玉亭做的事情,就恨得牙痒痒,她从小捧在手心里的昭慧,居然让楚玉亭这么糟践!

“母后,您放心,总有一天,朕绝对会让楚国公府和静伯府付出代价!”

楚玉亭那所谓的真爱,就是他的表妹,也是静伯府的大小姐。

好一个楚国公府!好一个静伯府,他们把皇室的尊严当做什么,由得他们践踏!

太后见自己说了这么多,总算是将乾风帝心头的怒火挑了起来。心里不由大定。

“皇帝啊,哀家从你登基以后,就没有在政事上插过嘴,今儿个——”

“母后,您说的是哪里话,昭慧和表妹,都是自家人,您为自家人鸣不平,朕是明白的。您放心,昭慧和表妹的仇,朕有朝一日,一定会为她们讨回公道!

而且,今日是母后您点醒了朕,您说的没错,对那些老牌世家,有些忠心的,朕是该用起来的。毕竟里面的人才可不少。

边境不平,西有西漠虎视眈眈,南有水月伺机而动,可朝中的良将却不多,而且大多是老将,他们毕竟是老了,则朕也该挖掘挖掘年轻人了。燕翎资质不错,如果玉尧也是个好的,朕也会给予他重职的!”

要是别人敢对乾风帝指手画脚的,乾风帝指不定早就让人把他拖下去砍了。

可太后毕竟是乾风帝的生母,而且为乾风帝登基风险不少,在乾风帝登基之后,更是没有霸权,直接退到慈宁宫颐养天年,所以乾风帝和太后的母子感情还是很好的。

如今太后难得跟他说起了政事,大多都是关于自己的妹妹昭慧和表妹,所以乾风帝也乐的将太后说的事情当做是家事。

太后听了乾风帝的话,总算是安心了,“皇帝,还有政务要忙,赶紧去吧。哀家也累了,想睡了。”

乾风帝闻言,连忙扶着太后躺下,然后便起身出去。在经过钟嬷嬷身边的时候,开口嘱咐,“好好照顾母后。”

钟嬷嬷连声应是。

等到乾风帝离开以后,钟嬷嬷掀开珠玉串成的帘子来到太后身边,轻声唤道,“太后,太后。”

很快,太后就睁开了眼睛,浑浊的双眼中隐隐闪耀着令人心惊的精光。

“皇帝离开了?”

钟嬷嬷点了点头,“启禀太后,皇上离开了。不过太后,您说皇上回过头会不会——”

“想起什么?想起今儿个哀家算计他?哀家算计他什么了?哀家让他为自己的亲妹妹和亲表妹报仇,哀家错了吗?”

太后锐利的视线射向钟嬷嬷,语气凌厉的问道。

钟嬷嬷连忙跪下,“奴婢不是这意思。太后想为昭慧长公主和履郡王妃讨回公道,其实可以直接跟皇上说,何必——”

何必要弄这一出呢!

没错,刚才太后就是假昏迷,作为太后,在太医院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心腹太医,所以太后气得晕厥,自然是假的。

“讨公道?哀家的昭慧和月儿受了多少年的苦,皇上多少次说要为他们讨回公道?可是楚国公府、静伯府还有履郡王府哪一个不是好好的!”

“可是太后,要是皇上知道您今日所为,怕是会不高兴。您又何必伤了母子之情呢?”

钟嬷嬷跟了太后一辈子了,于是忍不住劝道。

太后慵懒的躺着,好似正要熟睡的猫儿,沙哑的声音里也带着几分疲惫,“皇上不会知道的。哀家做事,肯定是有万全的把握,这一点,你无须担心。”

钟嬷嬷一惊,她怎么忘记了,眼前状似无害的老妇人,可是被人称作是铁血太后。

不过因为时间有些久了,众人都忘记了,当年太后是如何肃清宫闱,平定前朝,扶乾风帝登上皇位!

可是这么多年来,太后是真真避居在慈宁宫,没有过问任何事情。

“钟嬷嬷,你可知道,哀家这辈子不是不贪权,当年哀家将帮皇上登基,哀家完全可以做一个摄政太后。你可知道,哀家为何愿意放弃滔天的权势,蜗居在这慈宁宫,不再过问认识世事?”

“太后是顾及和皇上的母子情分。”钟嬷嬷想了想回道。

“你说对了一半。皇帝啊,是个有野心的,哀家那时候如果把持着朝政不放,皇上终有一天会对哀家起了戒心,母子隔阂,不是哀家想要看到的。所以哀家当时急流勇退。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在哀家心里,权势地位比不上孩子在哀家心中的分量。哀家不想让皇上为难,所以愿意放弃滔天的权势,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太后。

对皇帝,哀家可以说是费尽了做母亲的心血。哀家对皇帝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了!对得起这个儿子了!

可昭慧呢?还有月儿呢?

哀家这些年只要一想到昭慧过得日子,这心就像在沸水里烫了一遍似的。

哀家想找楚玉亭报仇啊,可惜哀家不能!皇帝登基之后,政权不稳,还需要这些世家的支持,就算得不到这些世家的支持,也不能跟他们反目。所以为了皇上,哀家忍了!

还有昭慧,她也同样如是。甚至履郡王还是宗室子弟,手握重兵,哀家也不能动他。否则朝野必乱,皇上的政权不稳。

这么些年,哀家恨啊恨啊,却偏偏什么都没有做。为的就是皇上这个儿子。

可如今,皇上已经成长为一个英明帝王,楚国公府、静伯还有履郡王府,皇上迟早是要动的,哀家今儿个做的,只是让皇上早点动手而已。

哀家为皇上做了太多太多,昭慧为皇上也牺牲了太多太多,所以,哀家该为昭慧和月儿着想着想了。”

太后说完以后,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精神支柱一般,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

“太后!”

钟嬷嬷一惊,连忙想要匍匐上前看看太后。

太后摆了摆手,“下去吧。哀家累了。”

“是。”

等到钟默默退下之后,太后满是泪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晦暗难明的笑容。

皇帝啊,你终究是哀家教出来的,你斗不过哀家!

御书房

乾风帝听了暗卫的禀报,久久不语,良久,才挥了挥手让暗卫退下。

乾风帝如今知道太后是假装昏迷,心里过了最初的气愤,整个人冷静下来,倒是颇有些感慨。

太后一句话说的很对,这辈子,他欠昭慧的,真的是太多了太多了。

母后大半辈子都是为了他,为了他可以抛弃滔天的权势,为了他,可以忍住不去报昭慧和月儿的仇。

如今母后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说句难听的,甚至还能活多少年都不知道了。

难道他真的要自己的母亲直到死都不能看到楚国公府、静伯府还有履郡王府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想至此,别说太后难受了,就是作为一国之君的乾风帝,也是恨得牙痒痒。

这些人也是他恨得牙痒痒的,今日太后是给他提了个醒,这些不知好歹的人是该好好整治整治了。

蓦地,乾风帝凌厉的眼神落到了窗台前一棵万年青上。

“这万年青长得倒是不错。”

余中一愣,皇上不应该是烦恼太后装晕欺骗他的事情吗?怎么好端端的说到万年青上面去了。

不过皇上发话了,他作为乾风帝的贴身大太监,自然是要回话,“皇上说的是,这万年青枝繁叶茂,长得自然是好。”

“枝繁叶茂?”乾风帝玩味的重复了一遍,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那盆枝繁叶茂的万年青,“从明儿给,每天给朕剪下这万年青的一个枝干,朕倒要看看,何时能将这万年青给剪干净了!不对,从今儿个起,就给朕剪!”

楚国公府、静伯府还有履郡王府不就像这万年青一样,枝繁叶茂吗?他倒是要看看,他每天剪掉他一点枝干,它们是不是还能长得这么好!

余中完全愣了,想不通皇上为何要下这个旨意。

“怎么,听不懂朕的话?”

乾风帝冷冷的看了一眼余中。

余中一惊,连忙低下头,“是,奴才领旨。”

当乾风帝下令每日剪除万年青的小枝干的命令传到太后这里的时候,太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对着来看望她的昭慧长公主,更是露出释然的眼神。

昭慧长公主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母后,您怎么了?皇兄也是,无缘无故的下这个命令做什么?”

人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难道自己的皇兄已经提前成了个孩子不成?

太后伸手摸了摸昭慧长公主的脸,忍不住感慨,“哀家当当年把你保护的太好了,如今看来也不是好事啊!”

当初太后实行的是女孩儿富养,男孩儿穷养!

对昭慧长公主,太后真的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宫里那些阴私事也从来不让昭慧长公主沾染,就是希望昭慧长公主无忧无虑的长大。

如今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女儿太天真了,所以才一直在楚国公府受欺负。

至于乾风帝,太后在他小小年纪就教导他各种权谋*,也让乾风帝自己去体验。

所以乾风帝是早早的就成长。

“母后,您说的是什么话!女儿这辈子啊,最幸福的就是当您的女儿了?难道您是后悔对女儿这么好了不成?”

昭慧长公主只有对着太后的时候,才是一副小女儿情态,好似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跟在楚国公府的万念俱灰截然不同。

“不后悔,哪怕重来一次,母后还是会好好护着昭慧,不会让昭慧受伤害。”

太后这辈子最放不下的,就只有昭慧这个女儿了,她这个女儿太苦了。她活着还好,万一哪天她要是去了呢?

“你也是,堂堂的公主,穿的这么素净做什么。你啊,公主就要有个公主的样子。”

太后不满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一身素净的打扮。

昭慧长公主身边的默默正要开口,昭慧长公主就提前开口了,“我来见母后前,已经是换了一件,我在楚国公府穿的比这还要素净呢。”

“你啊,这么委屈自己做什么。”

“委屈?我不委屈,女儿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如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心就跟在油锅里煎过似的,疼啊!”

一说到自己下落不明的小女儿,昭慧长公主的眼睛就红了。不过,她还知道太后如今是病人,她不能哭,于是硬生生的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太后示意钟嬷嬷给昭慧长公主擦脸。昭慧长公主接过帕子,自己擦了擦眼角。

“你放心,你的小女儿肯定是福大命大,活的好好的!等你找到她以后,哀家就让皇上风她为郡主,哀家的私房以后大多都是留给你、云儿的,将来啊,你就拿着那些给你小女儿添妆!”

“真有那一日就好了。”

昭慧长公主喃喃的说道。眼底隐隐又有晶莹的泪光闪过,好不惹人怜惜。

太后见状,没有在说什么。这是昭慧的心结,只有她自己想开才行。

只是至此,她就更恨楚国公府和静伯府了!都是他们造的孽!才让她金尊玉贵的女儿受了这么多罪!

昭慧只能怪公主在看到太后眼底的担忧的时候。连忙将眼角的泪珠擦掉,“儿臣是来看母后的,哪里能让母后为儿臣担忧。”

“要说母后这辈子还有放不下什么的,就只有你跟云儿了。”

昭慧长公主也听说了朱云失踪的事情,知道太后心里担忧,于是开口劝道,“母后,要儿臣说,您啊,还是放宽心的好。云儿那丫头从小就是个机灵的,况且玉尧也已经回去找云儿了,您啊,就不要太操心了。”

“哀家怎么能不操心啊!云儿那丫头就算再机灵,也才8岁,哀家怎么可能不担心。等玉尧那小子把云儿带回来,哀家绝对要好好教训教训云儿那丫头!”

昭慧长公主看着太后一副“朱云要是在她面前,她就要好好好教训朱云”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母后,您可别等云儿那丫头回来,就一口一句心肝儿的叫。”

昭慧长公主还是很了解自己的母亲的。于是忍不住笑道。

“你啊!”

太后嗔怪的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

“还是长公主讨太后欢心,要知道太后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钟嬷嬷笑着对昭慧长公主说道。

“你个老货,竟然在哀家面前就敢埋汰哀家,看来是哀家平时对你太好了。”

“哎呦!太后,奴婢怎么敢埋汰您,奴婢说的是实话啊!难道太后您要怪罪奴婢不成?长公主啊,您可得帮奴婢给太后求情啊!”

钟嬷嬷自然知道太后没有生气,也有心让太后多笑笑,于是苦着脸对着慧荣长公主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你个老货,哀家平时真是把你宠坏了。”

慈宁宫内,由于钟嬷嬷的插科打诨,所以气氛一下子好了不少。

*

“阿嚏!”

凌筱雅带着朱云正从落霞镇最大的首饰铺子天星阁买了不少上等的珍珠粉,见朱云突然打了个喷嚏,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八成是有人在想我,要不然,我怎么会突然大喷嚏呢!”

朱云吸了吸鼻子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在想她。

凌筱雅顿时风中凌乱,这人看来也挺自恋的啊!

------题外话------

谢谢吴维 投了1票(5热度)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