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上官冰出丑/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燕儿似乎是很享受男人痴迷的视线,在场女人嫉妒的神色。

铁燕儿就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而行,靴子上的小铃铛不时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铁摩见过皇帝陛下。”

“铁燕儿见过皇帝陛下。”

因为铁摩和铁燕儿西漠的皇子和公主,所以他们没有对乾风帝行大礼,相反只是右手紧握成拳,然后放置在左肩。这是西漠的见到贵客的才使的礼仪。

乾风帝自然是知道,威严而又不失亲切的声音响起,“西漠大皇子和铁燕儿公主请起。”

铁摩和铁燕儿起身,齐声道,“多谢皇帝陛下。”

很快,就有小太监领铁摩和铁燕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林皇后此时就表现出她作为一国皇后的礼仪风度,“都说西漠的铁燕儿公主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今天办这场宴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铁燕儿择夫,林皇后这话,无疑就是明白的指出这一点。

铁燕儿闻言,也不羞涩,毕竟她们西漠的女子,可不像大梁女子一般羞涩。

提到自己的亲身,铁燕儿嘴角仍然是挂着得体的笑容,“多谢皇后娘娘夸奖。我西漠的女子,喜欢的向来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铁燕儿作为西漠的公主,也同样如是。不知,大梁有何英雄好汉,能入得了我铁燕儿的眼呢?”

铁燕儿的话,说的简直是无理至极了。照她说的,难道大梁的男子都不算英雄,都入不了她的眼睛不成!

铁摩此时倒是开口了,“我说燕儿啊!大梁可是人才辈出,这英雄好汉更是多不胜数。”

乾风帝冷冷的看着铁摩和铁燕儿,这两人当他是傻子不成!一个扮红脸,一个唱白脸!

“我大梁的英雄自然不少。要是铁燕儿公主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不如就让西漠大皇子帮忙。朕久闻,西漠大皇子武艺非凡,不如就跟我大梁的才俊比试一番如何?”

“皇帝陛下,本宫和哥哥自然知道大梁是人才济济,而且铁燕儿心中,其实早有心仪之人。”

说到最后,铁燕儿的脸不禁红了,好似抹上了脂粉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哦?原来铁燕儿公主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不知是哪位青年才俊,能得到公主的青睐。”

林皇后温和的看着铁燕儿,似乎是长辈在看小辈一样。

铁燕儿缓缓起身,大红的绣摆随着她的移动,热烈的哟如一团火焰一般。

众人都屏气凝神,想要看看哪个男子能够这么幸运,得到铁燕儿的青睐。

铁燕儿走得不急不慢,凡是她走到哪个男子的桌案前,都能听到男子的屏息声,想来是紧张的。

不过,幸运女神可没有太青睐那些紧张的男子。

铁燕儿很快就会从他们的桌案前走过。

直到,铁燕儿走到燕翎的桌案前。

铁燕儿微微抬起下颚,伸出修长的食指指着燕翎,“大梁的忠勇侯,本公主看上你了!”

众人一惊,谁都没有想到铁燕儿看上的竟然是刚被乾风帝封为忠勇侯的燕翎。

这绝对不是说燕翎不出色,相反,燕翎实在是很出色。眸若星辰,鼻若悬胆,五官犹如刀削剑客刻,脸部轮廓隐隐显着刚毅的神色,再配上一身冰冷凛然的气质,绝对是很吸引人的!

而且燕翎更不是那种外强中干的,燕翎如今只有20,就已经被封为忠勇侯,他的侯爵可是凭着他多年的打拼,自己得来的。

至于燕翎是如何打拼的,那还用问嘛!自然是在战场上打拼来的!

话说,燕翎在战场上,真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用兵诡谲,多次将西漠的大军给杀的片甲不留!

要说,西漠人应该是恨燕翎恨得牙痒痒才对,可这西漠的公主怎么就看上燕翎了?这真的是有些不正常?

难道真的是因为铁燕儿喜欢英雄,而燕翎偏偏就是个绝世英雄,小姑家家家的,就这么对燕翎芳心暗许了?

除此之外,他们真是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昭慧长公主可比他们要想的多。如今燕翎正是被乾风帝重用的时候,如果燕翎要是娶了铁燕儿,女婿向来算是老丈人的半子,那么燕翎就被打上了半个西漠人的标志了。

乾风帝就算再怎么宠幸燕翎,心里也总会有疙瘩。要是一个不好,燕翎以后被荣养起来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乾风帝幽深的眼眸看向燕翎的方向,昭慧长公主都能想到的事情,他作为一国的君主,怎么可能想不到。

作为帝王,乾风帝甚至比起一般人想的更多,她忍不住想,铁燕儿此举是真的因为小女儿心思爱慕燕翎,还是想要借此让他对燕翎心生疙瘩呢?

“你无耻!”

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尖叫声,打破了全场的尴尬。

“我说肃王,你这小姨子,可真是够豪放的啊!如今可是国宴,她居然也敢——”

定王和肃王的位置靠的很近,定王一听到上官冰的声音,就忍不住对着肃王冷嘲热讽起来。

话说,定王现在都有些同情肃王了,你说,他娶个妻子是个悍妒的,小姨子更是整个梁都都知道的花痴。啧啧,这运气真是——

肃王一张脸几乎变得铁青,他也知道上官冰此时的举动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可他想这样嘛!定王有必要天天说风凉话嘛!

肃王能忍耐,可上官璇可是忍不了,要知道她上官家的姑娘可都是直来直去,当然了,她所谓的直来直去,在众人的眼里,就成了,上官璇和上官冰就是俩白痴!

“定王,你这是什么话!我妹妹哪里说错了,一国的公主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喜欢忠勇侯,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定王好笑的看了一眼上官璇,不要脸?那说的应该是上官冰吧!整个梁都谁不知道,上官冰倒贴着燕翎,可惜就算倒贴,燕翎也看不上她。

也真亏上官璇好意思说铁燕儿不要脸,不知道不要脸的到底是谁!

定王嘴边嘲讽的笑意实在是太明显太明显了,明显的让肃王想忽略都难。

肃王此时除了对定王冷嘲热讽的愤恨之外,对上官璇两姐妹也没什么好感,这俩真是一个比一个更丢人!

“王妃还是不要开口了。”

肃王真的担心,上官璇要是再开口说话,他一个忍不住,就要动手了。

上官璇不服气,下意识就要反驳肃王。可是在看到肃王铁青的脸色,嘴角边一直噙着的温润笑意也消失的。

上官璇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寒,看着这样的肃王,一时间她要说的话,也全都咽了下去。

铁燕儿看着突然站起来的上官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铁燕儿来梁都之前,可是做过功课的。自然知道说话的人是谁,痴恋燕翎的上官冰嘛!

你道上官冰痴恋燕翎,为何如此出名呢?

燕翎喜欢穿紫衣,配着他独有的冰冷气质,真真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上官冰喜欢燕翎喜欢到,除了紫色衣服,她什么衣服都不穿。

上官冰长的不错,属于娇俏型的美女。说白了,也就是个子矮,五官娇俏可爱,也不知道五大三粗的上官无敌到底是怎么养出上官冰这种女儿的。

可上官冰为了配合燕翎,硬生生的冷着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乍一眼,跟燕翎还真是挺像的。

不过只要再仔细看看,你就能发现,燕翎的冷似乎是刻在骨子的,由内而外的散发,甚至有时候燕翎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才心惊胆战。

上官冰的冷则是完完全全装的了,乍一看能唬人,然后仔细看看,简直就跟大人虎着脸吓小孩子一般。

“这位是谁?难道大梁的贵女都像这一位一样?张口就辱骂别国的公主?”

铁燕儿还没有开口,铁摩就先忍不住了,瞪大瞳眸,杀气凛凛的看着上官冰。

铁摩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哪里是上官冰这种温室里的花朵能比的。

上官冰被铁摩看的,心脏忍不住一收缩,脚也不自禁的向后退去。

铁燕儿见状,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真真是个没用的。

“小女无状,还请皇上赎罪。”

上官无敌在上官冰开口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呆愣了一会儿,马上起身离开座位,来到上官冰身边,硬压着上官冰跪了下来。

上官冰为人是冲动,可也不代表她没有脑子,她很确定,此时她要是敢再不识时务,乾风帝真可能直接砍了她。

乾风帝真是气得半死,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他知道上官冰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可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官冰竟然会这么上不了台面,气得他,真心想直接杀了上官冰的心都有了!

铁燕儿此时倒是笑意吟吟的看着乾风帝,“皇帝陛下,还没有回答我皇兄的话呢?难道大梁的贵女都跟这一位一样,喜欢对别国公主大呼小叫,甚至还敢斥责别国公主不要脸?”

无疑,铁燕儿的话是将全场的气氛拉到了最高点。

这要是一个回答不好,那么整个大梁贵女的名声就丢尽了。而且这次西漠来是要和亲,是平息两国纷争,好让大梁休养生息,可照这个情况看来,别说平息纷争了,大战在即都是有可能的!

这么一想,乾风帝更是恨得不行,真想直接杀了上官冰!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定王更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肃王,看,他都不需要出手,上官璇两姐妹就不知道给肃王拖了多少后腿!有这两人,肃王还想要跟他争!做梦去吧!

“我大梁的贵女自然是个个温婉贤淑,举止娴雅。只是这位上官小姐,脑子不太好使,寻过名医无数,可惜——”

“燕翎,你说什么,你明明知道我——”

谁都没有想到燕翎居然会说这么一番话,他这话不就是在告诉铁摩跟铁燕儿,是上官冰脑子有问题,没治好,她一个人代表不了大梁的其她贵女。

上官冰作为当事人,可以说是最激动的了。她可是一直爱慕着燕翎啊,被自己心爱的人插了一刀,这滋味你绝对是想象不出来的!

燕翎冰冷的视线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上官冰,就移开了。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上官冰的想法,更不觉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或者,在燕翎眼中,上官冰就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天缠着自己,他已经多次明明白白的拒绝过了,可这女人就像是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乾风帝很快就回过神来,燕翎说的好啊!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怎么能代表大梁其她的贵女呢!

“忠勇侯说的没错,这位上官小姐的脑子其实出过问题,是威武大将军爱女心切,所以才带着上官小姐参加国宴。不过上官爱卿啊,既然你女儿有病,照朕看来,还是让她回去好好养病,如今西漠的客人在,就不要让你女儿继续在这里——”

乾风帝其实也想说一句,不要再让上官冰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可上官无敌到底是老臣了,而且也为大梁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的,乾风帝还是给他留了一点面子,没有将话说绝。

不过,乾风帝那话有没有说完都一样,在场的哪一个都不是傻子。

上官无敌一张老脸几乎变得铁青,乾风帝这是让他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的女儿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可——可这么一来,冰儿的名声不就全都毁掉了!

上官无敌不知道的是,上官冰的名声其实早就全都毁掉了,你说这么一个死皮白赖的追着男人的女人,早就是没名声了!

乾风帝见上官无敌不开口,顿时不满了。他可是皇帝啊他已经给上官无敌留了一点面子,没有将话说死(您老人家说没说其实已经差不多了),你说上官无敌竟然不知道感恩戴德,还敢默不作声,怎么,难道是对他有所不满不成!

“来人啊,上官小姐的身子不好,赶紧将上官小姐带到偏殿休息!”

林皇后突然出声吩咐。不能不说,林皇后的安排还是很妥当的。

乾风帝给林皇后投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上官无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拖下去。来拖上官冰的宫人还是聪明的,知道要是上官冰继续胡说八道,他们可得不了好,所以很干脆拿了快破布将上官冰的嘴巴给堵住了!

上官无敌恨得简直要吐血了,他的女儿啊,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啊,竟然被人这么对待,这让他真是恨得心在淌血啊!这恨不仅仅是对燕翎的,更隐隐有对乾风帝的!

“上官爱卿啊,你年纪也大了。还是赶紧回位置上休息吧。”

乾风帝皱着有些花白的眉毛,不悦的开口。

“老臣遵旨。”

天知道,则上官无敌是有多恨,才憋出这四个字来。

上官无敌起身之后,蹒跚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他只要一想到上官冰从头上就冠上了脑子有病的名声,这心就痛得不行。甚至他连踏实怎么回到自己座位上的,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上官璇早就在林皇后要人将上官冰拖下去的时候,就想要站起来为自己的妹妹鸣不平。还是肃王及时拉住了上官璇。

要是真让上官璇胡说八道一通,那她可真是完了!

定王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同时心里也有些惋惜,你说,这事情怎么不再闹得更大一点呢!

颖贵妃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开心的不行。心里同样在惋惜,上官冰怎么不闹得再大一点呢。

不能不说,颖贵妃和定王还真像是母子两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颖贵妃似笑非笑的看着面色惨白的苏嫔,“苏嫔啊,照本宫看,肃王可真是给你娶了一个好儿媳啊!”

是人都知道颖贵妃说的是反话。

可惜颖贵妃的身份高,苏嫔反抗不得。

苏嫔低着头,死死的握着拳头,长长的指甲几乎都刺到肉里了,可她却好似毫无痛感。

颖贵妃看着苏嫔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顿时也没有了嘲讽的兴致。

铁燕儿直到上官冰被拖下去,看不到人影,美眸中似乎有几分惋惜,“原来是那位小姐脑子有问题啊!既然那位小姐脑子有问题,就不该让她参加国宴才是,这次冲撞的是燕儿。燕儿是宽宏大量不跟她计较。可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主儿,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了。”

“公主放心,以后都不会有这种情况。”

乾风帝眯了眯眼睛,鹰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这铁燕儿不简单啊!比起虎头虎脑的铁摩,不知道要强上多少。真的要将她许配给燕翎?

乾风帝突然有些担心,依着铁燕儿的心机手段,说不定真能将燕翎拉拢到西漠。如果真是这样,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了。

“皇帝陛下,您还没有回到我的话呢,我想要嫁给忠勇侯,不知您是否同意。”

铁燕儿也没有在上官冰的问题上继续纠结,过犹不及,要是她再继续纠缠下去,倒显得她小气了!

爱慕燕翎的贵女绝对不少,反正在国宴上,随便扒拉扒拉,绝对能再扒拉出十几个。

不过其她爱慕燕翎的女子,可没有一个像上官冰这么傻的。她们都还记得自己身份,在国宴这么庄重的场合,她们也不敢做出多无礼的事情。毕竟上官冰的下场还新鲜着呢!

况且,大梁又不止燕翎一个好男儿,为了一个燕翎,就赌上自己的终身,那可实在不是一件合算的事情。

所以,众人就算心有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微微有些叹息,这大梁的好男儿又要少了一个了。

乾风帝没有直接回答铁燕儿的话,反倒是看向了燕翎。

乾风帝与其说是在询问燕翎的意见,不如说是在试探燕翎,他也想要看看燕翎会怎么回答!看看燕翎到底有没有被铁燕儿给迷住!

昭慧长公主是真的担心燕翎,要是她一个回答不好,可能就真的要被自己的皇兄厌弃了。昭慧长公主一边担忧着,一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帕子。

燕翎起身,缓缓向前走去。

微风吹过,掀起燕翎紫色后衣摆。不能不说,燕翎真的是很适合紫色,紫色的锦缎华服,衬得燕翎整个人愈发的冰冷尊贵,整个人就如同是古老的贵族一般,燕翎每走上一步,似乎都敲到了众人的心头。

在场有不少的千金小姐,看着这样的燕翎,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乱跳,好似一颗心都要跳出去了一般。

同时她们也忍不住嫉妒铁燕儿,为什么,燕翎这么好的男人,居然要便宜铁燕儿这么个西漠公主!

燕翎走到铁燕儿身边,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漆黑深邃的瞳眸,好似一潭波澜不惊的潭水,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良久,燕翎才轻启他如樱花瓣绝美的嘴唇,“皇上难道忘了,当年慈安大师曾给臣批命。臣直到25岁,都不能成亲吗?”

要是燕翎不说,乾风帝还真是不记得这事情了。

昭慧长公主经过燕翎这么一提,倒是隐约想起这么一回事,于是连忙开口。“皇兄,我也记得有这么一回事,慈安大师,曾经给翎儿批命,说过翎儿25岁前,都不能成亲,否则必有血光之灾。甚至还会克妻。”

昭慧长公主在说到克妻的时候,眼睛不禁往铁燕儿身上看去。

铁摩毫不在意的开口,“那些和尚说的,哪里能够当真!”

西漠信奉的是狼神,对佛教道教是压根儿不相信!

“西漠大皇子此言差矣,两国联姻,结的可是两姓之好,慈安大师,更是护国寺的方丈,佛法高深,他既然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有依据的。况且,对这种事情,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铁摩还要继续开口,铁燕儿给了铁摩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听忠勇侯的意思,这5年内,你是不打算成亲了?”

“不错。”

“铁燕儿公主,我大梁可不止忠勇侯一个好男儿,你不如再选其他男子好了。”

林皇后出来打了个圆场。

铁燕儿摇了摇头,美艳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忠勇侯只是5年内不能成亲,没关系,本公主可以等他5年!”

众人纷纷不可置信大看着铁燕儿,燕翎再多个5年不成亲,不算什么大事。可铁燕儿,虽说她如今年纪不大,可女人的青春可是耗费不起,难道铁燕儿就真的这么喜欢燕翎,愿意傻傻的等燕翎5年?

这么一想,众人看向燕翎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了,你说,你的运气在呢么就这么好。先有一个上官冰爱你爱的如痴如狂。如今又来了个身份尊贵的西漠公主,更是愿意耗费青春,等你5年!

“燕翎,你怎么说?”

乾风帝也有些惊讶,铁燕儿居然能说出要等燕翎5年的话来。当然,他更感兴趣的是,燕翎会怎么回答。

“5年什么都能发生。谁知道铁燕儿公主你是不是真的能等5年?”

没错,乾风帝原本对燕翎还有些怀疑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是啊,说说谁不会,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尤其铁燕儿作为西漠皇最宠爱的公主,西漠皇真的能让她等燕翎5年不成?

铁燕儿好像没有听到燕翎的嘲讽,美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如果我要是能等忠勇侯5年,那么5年后,忠勇侯是不是愿意娶我。”

“5年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

燕翎没有直接回答铁燕儿的话,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大梁的皇帝陛下,我铁燕儿这次相中的夫婿就是燕翎。不过,既然燕翎5年内不能娶亲,那么我就等他5年。5年后,我会再次来大梁。”

铁燕儿没有再继续纠缠燕翎,反倒是一脸恭敬的对着乾风帝开口。那一字一句就好像是在宣誓对燕翎的爱意一般。

“好,既然公主有如此决心,那就等5年。5年后,再论此事吧。”

铁燕儿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乾风帝也不能一口回绝这事情,要不然两国就要结仇了。

“燕儿,你——”

“大皇兄,既然慈安大师都给忠勇侯批过命了,说他不能在25岁前成亲,我又何必急于一时呢?5年的时间,我等的起。”

铁燕儿的嘴角扬起绝美的笑容,眼含自信的说道。

铁摩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妹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皇帝陛下,既然忠勇侯要5年后才能成亲,我与皇兄也就不在梁都多做打扰了。”

“大皇子和公主不如多在梁都待一段日子,好好欣赏欣赏我梁都的美景。”

“多些皇帝陛下的美意。只是皇兄和燕儿都想早日回去,毕竟我们离开西漠的时间也不短了。况且燕儿更想早日回西漠陪伴父皇,要知道,等到5年后,燕儿嫁给忠勇侯,可就没多少机会陪伴父皇了。”

铁燕儿这话似乎是确定,5年后,她一定会嫁给燕翎!

“不要脸!”

上官璇可是知道上官冰有多痴恋燕翎的,所以一听到铁燕儿打定主意5年后要嫁给燕翎,自然是要为上官冰鸣不平了!

“肃王妃怎么不说的大声一点,好让父皇也知道再你的想法!”

定王巴不得上官璇再闹一出,那么肃王可就真的全毁了!

肃王铁青着一张脸,嘴角一贯温柔的笑意也保持不住了,恶狠狠的看着上官璇,“你给本王闭嘴!”

肃王觉得他对上官璇的耐心正在一点点消失,今天上官冰闹出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上官璇就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一副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上官璇从来没有被肃王说过,嫁给肃王这么多年,他都是对她温柔小意,何曾则会么训斥过她!

上官璇一时间只觉得天塌地陷,美眸中也浮现了晶莹的泪水。

可惜,男人爱你的时候,觉得你什么都好。会心疼你的泪水,可不爱了,厌烦你了,你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讨厌的,定王此时就极其反感上官璇一副受尽委屈的晚娘脸!

上官璇好歹记着这是什么场合,更记得自己的亲妹妹刚刚才被林皇后让人给拉了下去,所以现在她不能跟肃王吵。要不然她肃王妃的位置也算是做到头了!

定王则是好笑的看着肃王上官璇,看来肃王真是一个没用的。同时,定王更在心里确定,肃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有这么个拖后腿的王妃,他还想跟自己斗!简直是在做梦!

“铁燕儿公主,5年的时间足够长,谁知道这5年里会发生什么,话可别说的太满!”

昭慧长公主很不满这铁燕儿,一副自信满满的要嫁给燕翎的模样,这不是在乾风帝心上撒盐,让他愈发的忌惮燕翎!

“大梁皇帝陛下,我和皇兄想要尽早启程回西漠。不过,希望皇帝陛下能够答应铁燕儿一个小小的请求。”

铁燕儿一脸恭敬的看着乾风帝。

“哦?公主有什么请求不如说出来让朕听听。”

乾风帝没有一口应下,鹰眸中闪过一丝精明,他倒是想要看看铁燕儿要求什么!

“我回西漠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忠勇侯,所以我希望,这次忠勇侯能护送我和皇兄回西漠。”

乾风帝皱了皱眉,让燕翎护送他们回西漠,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可万一西漠将燕翎直接扣押在西漠,那该如何?

乾风帝很清楚,就算他看重燕翎,可也绝对不可能为了燕翎出兵攻打西漠,毕竟大梁短时间内是遭受不了战争的打击了。

铁燕儿说完,见乾风帝一直保持着沉默,也不开口,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清澈如水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乾风帝,“怎么,难道这么一件小事,乾风帝也不愿意答应不成?”

激将法?对一般人来说很管用,可对乾风帝这么一个老狐狸,这法子真的半点儿都不管用。

“忠勇侯是朕的左膀右臂,朕可不舍得放他离开这么久。”

乾风帝的话,无疑就是在否决铁燕儿的请求。

“不过,既然是公主提出请求,这也不好太不近人情。这样吧,就让忠勇侯护送大皇子和公主到落霞镇,不知这样如何?”

落霞镇已经很靠近边境了,甚至离西漠的国土也没有多少距离了。乾风帝这话,无疑算是一个很大的让步了。

铁摩正想开口,铁燕儿及时拉住了她,然后用西漠的礼仪给乾风帝行礼,“铁燕儿多谢皇帝陛下。”

铁燕儿的话,无疑是同意了乾风帝的提议。

这一场相亲大典也就这么结束了。

第二日,铁摩和铁燕儿就由着燕翎护送。速度之快,甚至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凌筱雅今日倒是挺空闲的,明天客似云来的开张,所以现在她几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做。该准备的,她都准备了。该做的,她也都做了。这时候就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休息也不错。

“咚咚——”

凌筱雅正握着凌平安的手写字,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凌平安跳着去敲门。

来人果然是孙氏,她身后还有周庆和周满两个。

“婶子,您来了。”

凌筱雅在看到有些虎头虎脑的周庆和腼腆害羞的周满,人,朝他们伸了伸手,示意他们过来。

周庆和周满原先还有些害羞,不过在看到孙氏也同意之后,就羞答答的走到凌筱雅身边。

“吃过饭了吗?”

周庆是个男孩子,倒是比起周满要活泼一点,“吃过了。”

周老实家的情况怎么样,凌筱雅好歹是知道一点的,她当然知道周庆和周满肯定是没有吃饱。

凌筱雅将凌筱柔做的红糖发糕端给周庆和周满,“诺,这里是发糕,你们两个分着吃。”

“筱雅,你肯让两孩子,跟着你学本事。婶子就感激不尽了,你怎么还拿东西给他们吃呢!”

“婶子,就一点红糖发糕而已,不算什么好东西。况且小孩子嘛,就该多吃一点,这样才能快快长高啊!婶子,衣服您做好了?”

凌筱雅不想在红糖发糕的问题上多说,她眼神一瞥,就看到孙氏手上的衣服。

凌筱雅记得她定的可是7天,难道时间已经到了不成?

日子过得太忙,凌筱雅还真是有些记不太清了。

孙氏听凌筱雅提到衣服,连忙将手上的衣服递给凌筱雅,“衣服,我做好了。你给你娘穿穿,要是不合适,我再去修改。”

“哪里有不合适的。要我说,婶子,您的针线功夫可真是好!”

凌筱雅看着那密集的针线,甚至都看不到一点线头。

其实孙氏的针线活是真的不错,她完全可以自己教导周满。不过可惜,孙氏每天又要照顾周大娘,压根儿不可能有时间去教导周满。

“婶子,这是给您的。”

孙氏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拿着钱,话说,凌筱雅可真是帮了他们一家不少,先是用高于市价的钱买他们家的柴火,如今更是主动提出要教阿庆读书,教导阿满针线活。甚至都没有收他们家一分钱。自己如今是不是也不该拿这钱——

凌筱雅一眼就看出损失在想些什么,她直接拉过孙氏的手,将银子放到孙氏的手上,“婶子,这是您应得的,您要是不收下,下次我哪里好意思再请您帮忙?”

孙氏只觉得手上的银子烫手的很,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筱雅,谢谢你。”

最后,孙氏也就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因为他家穷,而且也确实是需要钱,所以孙氏没法子说出拒绝的话来。

“筱雅,婶子还要忙,就先走了。阿满阿庆,你们俩要好好听筱雅姐姐的话,知道吗?”

孙氏家里还有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周大娘,她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功夫继续在外面。只能不停的嘱咐周庆和周满要听话。

周庆和周满都是听话的孩子,一听孙氏的话,齐齐点头。

“知道了娘。”

等到孙氏离开以后,凌筱雅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是不喜欢吃红糖糕吗?那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去拿给你们。”

周庆和周满连连摇头。这么香的糕点,他们怎么会不喜欢吃呢,只是——

周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筱雅,“筱雅姐姐,我和哥哥的是想把这糕点省下来,带回去给爹娘还有奶奶吃。可以吗?”

说到最后,周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筱雅。生怕凌筱雅不同意。

凌筱雅倒是很心疼周满和周庆,真是俩懂事的娃子,让她又想起了当初宁可被人扔泥巴,也要换来鸡蛋给娘亲补身子的平安。

“这红糖糕是给你们的。你们就尽管吃。等你们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们装红糖糕,让你们带回去好不好?”

------题外话------

谢谢一羽飘零 投了1票(4热度)hongbaobao 投了3票(5热度)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