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求读书 下跪!/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庆和周满在听了凌筱雅的话,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拿着红糖糕吃。

周庆将红糖糕掰成两半,一半大的给周满,一份小的给了自己。

“哥哥,我吃的少,这小的给我,你吃大的。”

“哥哥今天早饭吃多了,你早饭吃的少,你吃大的,哥哥吃小的。”

凌平安歪着脑袋看着这一幕,突然跑进厨房,又拿了一块红糖糕出来递给周庆,“诺,给你。”

周庆有些傻眼的看着凌平安,随后低头看着凌平安端着的盘子,上面正放着一块热乎乎的红糖发糕。

凌筱雅上前摸了摸凌平安的脑袋,“平安真懂事,阿庆这红糖糕你就收下吧。你也这是有做哥哥的样子。平常人家,为了一点别说是让了,大打出手都有可能。你是个懂事的。”

周庆被凌筱雅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耳根似乎也有些红了。

“你赶紧拿着啊!阿庆哥哥,你比我还大1岁,怎么长的倒是跟我差不多呢?”

凌平安很是怀疑的开口。按理说周庆比他大,那应该比他高比他壮才对,可为什么他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一定是因为吃的不好,像二姐说的一样,营养跟不上,所以才会这样。

“阿庆,这是平安给你的,你就赶紧拿着吃。你看平安端着盘子,也是很辛苦的。”

周庆一听凌筱雅的话,马上将盘子从凌平安的手上接过,生怕凌平安累到似的。

凌筱雅见周庆和周满终于开始吃红糖发糕了,于是笑着对凌平安开口,“平安啊,你看你阿庆哥哥还有阿满妹妹这么吃红糖发糕,肯定是会口渴的啊。你去拿两个苹果给阿庆哥哥和阿满妹妹好不好?”

凌平安闻言,乖乖的点了点头,“二姐,平安这就去!”

凌平安说完就跳着去拿苹果了。

“我怎么就美见你对我这么好。”

朱云在一旁看了好久,然后才醋味十足的开口。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朱云一脸怨念,“我难道对你不好?”

朱云哼了恒,凌筱雅对她好,她是知道的,可她不爽凌筱雅对别人也这么好,这让她觉得很嫉妒!

凌筱雅伸手捏了捏朱云可爱的小脸,“其实农村的孩子,他们想要的真的不多,只要能吃饱饭,他们就很满足了。我想,你平时在家,吃饭肯定都很浪费吧。”

朱云被凌筱雅说的有些不太自在,没错,在看到周庆和周满就因为吃到一块红糖糕而欣喜不已,她心里是有些酸涩的。想想,她作为郡主,每餐最少有四菜一汤,更别提其它精致的点心了。

“云儿,等你回家以后,在吃那些精致的美食,你要多想想,有不少的百姓是连饭都吃不起的。甚至遇到灾荒,有些人家甚至要卖儿卖女才能换回一点口粮。”

凌筱雅如今不禁有些感慨,也亏得她现在正生在踏平年间,要是遇到灾荒,或者是战火纷飞的年代,那她真是连想哭的心都有了。

朱云听着凌筱雅的话,紧紧抿着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实只有朱云自己心里清楚,她正在想,她以后是不是要节约一点,不要这么浪费。

凌平安很快就拿了两个大大的洗干净的红苹果。

“筱雅姐姐,这苹果我们额不能要。”

在乡下,连饭都吃不饱,谁家有那个钱去吃水果!还是这么好的苹果!

他和阿满已经吃了又香又软的红糖发糕,这苹果是绝对不能拿的。

凌平安歪着脑袋,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筱雅,好似在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把这俩苹果给二姐吧!”

凌平安乖乖的将苹果递给凌筱雅。

很快凌筱雅就端着盘子出来了。

凌筱雅将苹果切块,两个苹果总共切了8块,分别给凌平安,朱云、凌筱柔、罗氏、宝儿还有林氏。

所以盘子里,还有两块,“阿满,阿庆,这两个苹果,你们拿着。”

“可——可筱雅姐姐你还没有吃啊!”周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罗氏正在屋内做针线活,凌筱雅刚才进屋的时候,就将宝儿带出来了。

所以宝儿现在正“夯吃夯吃”的啃着苹果,别提吃的有多开心了!

“你筱雅姐我已经吃了很多了。现在这苹果就你俩没吃了。所以啊,你们就放心的吃这苹果吧!“

凌筱雅说着,就不由分手的将两个苹果塞到周庆和周满的手上。

周庆和周满看着自己手上的苹果,只觉得眼眶热热的,甚至是有想哭的冲动。

凌平安吃完苹果之后,忍不住疑惑的看向凌筱雅,“二姐,为什么平安觉得这苹果好像比起昨天更甜了一样?”

“平安觉得今天的苹果,比昨天吃的更好吃对吗?”

凌平安点了点头,他真的觉得今天吃的苹果,比起昨天的要更加好吃。

“苹果都是一样的,没有哪个更好吃。只是因为你今天吃苹果的心态不一样了。平安今天吃苹果的时候,所有人都陪着你吃,他们吃苹果也吃的很开心,平安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是不是觉得自己也很开心啊!”

凌平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朱云、看了看宝儿、又看了看周庆和周满,然后才喃喃的开口,“好像真的是这样。”

“平安,你要记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像吃苹果一样,你一个人吃,就觉得味道也就那样。可是当你跟众人分享的时候,这苹果的味道是不是更好了?”

凌筱雅不喜欢劈头盖脸的给人讲道理,她喜欢从小事中,循序渐进的给凌平安讲道理,由小见大,由浅入深,只有这样,凌平安才能真正明白这些道理。

“我明白了!就像有一次,姨姥姥给我送了一盘子蜜桔,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蜜桔,就给了我其他的表姐表妹,跟他们一起吃,那次,我觉得蜜桔特别的甜!”

凌平安听完凌筱雅的话,整个人还有些云里雾里的,可朱云就兴冲冲的回答了。

“聪明!不过云儿啊,你拿到蜜桔的时候,不应该先给你打表姐表妹,而是先该给你的姨姥姥。”

凌筱雅知道朱云口中的姨姥姥是太后,现在就教朱云不知不觉的讨好太后,也不错!

朱云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解,好奇的看着凌筱雅,”为什么要先端给姨姥姥?姨姥姥那里有很多蜜桔啊!我那盘蜜桔还是姨姥姥送给我的?”

“这不是有没有的问题。你姨姥姥将蜜桔给你,是因为疼爱你,可你将蜜桔端过去跟你姨姥姥一起吃,那是你对你姨姥姥的孝心,你姨姥姥心里只会记得你的好,觉得你孝顺。难道你不觉得跟你姨姥姥一起吃蜜桔,会更甜吗?”

凌筱雅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实在是有些太直白太功利了,所以特地加了后面一句。

朱云年纪虽小,可是这脑袋瓜子绝对是聪明的,凌筱雅的话,她可以说是明白了七七八八了。

“我懂了!”

朱云点了点小脑袋,对着凌筱雅扬起大大的笑脸。

凌筱雅知道朱云是个通透的,也就不再多说。

等到周庆和周满都吃完以后。

凌筱雅就看着周满问道,“阿满,你是想要跟着大家伙一起读书识字呢?还是愿意学针线活儿,赚点钱补贴家用。”

周满紧紧咬着下唇,她怎么可能不想读书,她想读书,而且是很想读书。可是家里的情况她也知道。自己要是学了做针线活,还能补贴补贴家里。

凌筱雅看着周满眼中闪过挣扎,心里感叹了一声,可是却什么都没有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别人是帮不了的。

“筱雅姐姐,我想学做针线活!”

“阿满!”

周庆忍不住出声,其实他很希望周满也能读书。

“哥,你现在有机会好好识字,你要把握住机会,好好学习!”

周满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在心疼她。可她不后悔!

“阿满,你是个懂事的。走,我带你去见你师傅!”

凌筱雅领着周满去见罗氏。

凌筱雅让周满拜罗氏当师傅,可不是嘴上说着玩玩儿的,而是当真的。

凌筱雅让周满给罗氏磕了头,敬了茶。

这可是标准的拜师礼。

“表姨,阿满是个好姑娘,您以后可要好好教导她!”

罗氏点了点头,照罗氏看,周满也是个老实有善心的。虽说一开始教不了周满太复杂的绣工,可昨儿给凌筱雅可是将编红绳的法子交给了她,正好这编红绳儿不复杂,正好,可以让周满做做,挣点小钱也可以。

凌筱雅见罗氏对周满也满意,也就不再多说。

随后,凌筱雅又去了林氏的房间,凌筱柔正陪着林氏编红绳儿。

“雅儿,你怎么来了。”

凌筱雅将手上的衣服递给林氏,“娘,是周婶儿将您的衣服送来了。您看,周婶的针线活可真是不错,虽说这3件都是青色的,可周婶在每件衣服上绣了不同的图案,您看这件是菊花,这件则是暗纹,这个也不错,绣着一片片竹叶。“

凌筱雅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衣服展示给林氏看。

“真是麻烦你周婶了。你说,你周婶平时还要照看你周大娘,居然这么短的时日内就缝制出3件衣服,这可真是难为她了。”

林氏也是做针线活的高手,当然能看出孙氏做这衣服,是真的用了心。

“想想你周婶儿也是可怜,要不是你周大娘一直病着,你周婶一家也不会过得这么艰难。”

林氏想着自家的日子好过了,可孙氏一家,这日子过的真是——

凌筱柔正编织着红绳儿,听了孙氏的话,忍不住顿了顿,“筱雅,你不是懂医术吗?要不然帮周大娘看看?娘吃了你的药,气色是越来越好了。我看要不了两天,娘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林氏的气色确实比起以往要好看很多,脸上原先的灰白颓废全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淡淡的粉色,和全身的宁静祥和。

凌筱雅上前坐到林氏床边,细细给林氏把脉,“娘,您的身子确实是好了不少。再过两天,您是可以下床走动了。到时候姐和我陪您出去晒太阳。“

“娘原本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床上呢!没想到如今还能下床,这真是——”

“娘,您说什么死不死的!”

凌筱柔一听林氏说什么死不死的,顿时皱了皱秀眉,不悦的开口。

“对,姐说的对!娘,您怎么能说这么丧气的话!娘,您还得看着平安读书考状元呢!”

凌筱雅也不喜欢听林氏说这些丧气话。

林氏笑着摸了摸凌筱雅和凌筱柔的脑袋,“是娘说错了,娘不仅要看平安读书考状元,娘还得看着娘的柔儿和雅儿家人呢!“

凌筱柔一听到嫁人两个字,脸倏地就红了,就跟涂上了胭脂一般。

凌筱雅也是脸红了,不过不是因为害羞的,而是无语的。天啊,为啥林氏总记得这一茬呢!她才只有11岁啊!不要每次说凌筱柔的时候,都把她给带进去好吗?

“咱家现在的日子好过了,等再过一些日子,娘的身子好了,娘就帮着你和柔儿相看人家。雅儿,你倒是还不着急,你才11。不过柔儿你的年纪可就不小了,13岁了,是时候可以找人家了。

“娘,您说我到底该不该去给周大娘看病啊!万一周深圳他们不相信我的医术呢!”

凌筱雅实在是听不下去这嫁人不嫁人的问题了,凌筱柔才13岁啊,在现代还只是个孩子,你能想象她现在就要谈论婚事吗?

反正凌筱雅是觉得自己接受无能的!

林氏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雅儿啊,要不这样,等娘的病好了,你再去看看你周大娘的。”

林氏心里其实也是有顾虑,你说谁能相信一个11岁的孩子,能治病。所以还是等自己的病好了,再提凌筱雅为周大娘治病的事情吧。

凌筱雅又多嘱咐了林氏一句,然后就离开了。

反正有凌筱柔陪着林氏编织红绳儿,林氏也不会感到寂寞。

凌筱雅离开林氏的房间,回到大厅,就听到凌平安正唾沫横飞的给周庆和宝儿讲课。朱云时不时的插话,当然都是打击凌平安的!

凌筱雅过来,看了看周满写的字,不能不说,周庆真不算什么才子,这字写的歪七扭八的。不过这也正常,第一次写字,谁能保证自己写的好呢!

反正凌筱雅自己就不敢说,她第一次写的毛笔字写的有多好。

周庆见凌筱雅过来,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字写的很难看。”

宝儿巴巴的看着周庆写字,凌筱雅这才想起来,她居然都没有给周庆和宝儿配笔墨纸砚。他们现在用的,是平安平时练字的。至于凌筱柔的,呵呵,他们两个都太小,手拿不住。

“阿庆和宝儿想不想有自己的笔墨纸砚啊!”

宝儿年纪小,一听到能自己能有笔墨纸砚,顿时开心的不行,“宝儿想要!”

“我也想要,可我不想再麻烦筱雅姐姐了。”

他爹教过他,做人要有骨气!不能老是接受别人的施舍!尤其是筱雅姐姐已经给了他读书认字的机会,他不能再贪心了。

看来周老实和孙氏真的是将周庆和周满教导的很好。

“这样吧,你们俩先学习7天。7天以后,我要对你们进行测试,如果谁通过了测试,筱雅姐姐就送他新的笔墨纸砚,好不好?”

周庆听了顿时很心动,可一边是他爹爹的教导,一边是笔墨纸砚的诱惑。

宝儿也是纠结不已,不过他纠结的可跟周庆是完全不一样,“筱雅姐姐,宝儿年纪小,学不过平安哥哥和阿庆哥哥。”

凌筱雅看着宝儿一副呆萌至极的模样,真心是忍不住想要笑。

“这测试呢,不比高低。筱雅姐姐只要看到你和阿庆哥哥,比原来有进步,筱雅姐姐就奖励你们笔墨纸砚,好不好?”

宝儿一听,顿时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高兴的笑了,“恩,宝儿一定会认真学习的!”

宝儿信誓旦旦的开口,似乎是对那笔墨纸砚势在必得了!

“阿庆你呢?”

周庆有些纠结的开口,“笔墨纸砚好贵。“

确实是贵,乡下人家,几乎就没有几个人能买得起。

凌筱雅真心是心疼周庆和孙氏,你说这么好的人,生养出的孩子也是这么善良,可见品性是真的好。可就是因为穷,弄得孩子也没有办法接受良好的教育。

凌筱雅摸着下巴,忍不住思考,她是不是该帮帮孙家,毕竟他家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不怎么样。

“阿庆,你是不是不喜欢筱雅姐姐?”

帮孙家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凌筱雅还是决定先解决延眼前的问题比较实在。

周庆连忙摇头,因为爱紧张,脸都涨红了,他怎么会不喜欢筱雅姐姐呢?筱雅姐姐人最好了,不仅给他和阿满好吃的糕点,还给他机会读书识字,让阿满学习针线活儿,他怎么会不喜欢筱雅姐姐呢。

“没——没有,我——我——”

周庆实在是有些太紧张了,以至于说出的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凌筱雅觉得周满都要急的哭了。

“你既然喜欢筱雅姐姐,那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筱雅姐姐送你的东西呢?我说了,笔墨纸砚是奖励给你们的,可不是白送给你的。”

“可——可——”

周庆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虽然凌筱雅说的话很在理,可是周庆就是觉得奇怪。

凌筱雅温柔的看着周庆,“阿庆,你想不想出人头地,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

“想!我想出人头地,做一个有用的人!我不想像我爹一样天天累死累活,可全家人还是吃不饱饭。我也不想阿满小小年纪就要操心怎么赚钱,不能像其她女孩子一样,整天想着怎么拾掇自己。”

凌筱雅有些惊讶,看来这些话藏在周庆心里有很久了吧,今天在自己的刺激之下,他才将这些话说出来。

“阿庆,士农工商,你可别觉得种田能种出什么名堂来。作为一个男子汉,你要想出人头地,那就只能读书,平安、宝儿你们两个也同样如此。”

被凌筱雅点到名的凌平安和宝儿都有些傻傻的,不过凌平安年纪到底大一点,懂得也比宝儿要多一点。况且他是早就下定决心,他是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给林氏挣一个诰命!然后帮着凌筱柔和凌筱雅找到如意郎君,给她们撑腰!

亏得凌筱雅此时不知道凌平安的想法,否则肯定一巴掌直接拍过去了!你丫的,才多大年纪,居然都开始关心起她成不成亲了!

“我知道,可读书要花好多钱,奶奶治病也要花好多钱,我——”

凌筱雅说的大道理,周庆有些听懂了,有些没有听懂可可就他知道的,他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将来才能有出息,将来才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可读书要花费的费用也实在是太高了,就他家——

周庆想到这里,又有些自卑了。

“筱雅姐姐,我知道你本事大。我求求你,让我哥哥读书吧。我哥哥他很聪明,其实他只要一有机会,都会偷偷去徐平家,听徐一虎背书,有一次还差点被抓到,被徐平家的诬陷是贼!筱雅姐姐,我——”

周满本来是有些口渴,出来倒水,没想到就听到这么一出。

周满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发热了,头一晕,就直接跪在了凌筱雅面前。她知道她家穷,要供哥哥读书,那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周满就是相信凌筱雅,相信凌筱雅能有法子帮助她哥哥读书。

凌筱雅淡淡的扫了一眼周满,那一眼看似很淡,可朱云却从中读出了心疼。

是的,心疼。一个只有5岁的孩子,为了能让自己哥哥读书,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跪在自己面前,凌筱雅不能不承认,她真的很震撼,甚至觉得自己的心都疼得有些厉害。

“阿庆,扶你妹妹起来。”

周庆其实在周满下跪的那一刻,心就不可抑制的疼了,他的妹妹,他的亲妹妹,居然为了他能读书,给别人下跪。这一刻,周庆发誓他永远不会忘记。

许多年以后,当周庆成为首辅大臣,曾经有人问他,为何短短的时日内就能爬到这么高。周庆但笑不语,那一刻,他想起的是他的妹妹为了他能读书,给人下跪的一幕。

“阿满你起来。”

周庆再坚强也只有7岁,看着自己5岁的妹妹,就这么跪着,而且是为了他跪着,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痛得厉害,沙哑着嗓子想要周满起身。

“筱雅姐姐,我——我求求你,我哥哥真的想读书,他也一定能读好书,我——我——”

周满也只是个5岁的孩子,穷人家的孩子就算再早熟,也懂不了多少东西。

凌筱雅相信周满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周庆读书,只要能让周庆读书,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凌筱雅蹲下身,伸出手去扶阿满起身。

周满原本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当凌筱雅的手触碰到她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

凌筱雅扶起周满之后,没有回答周满的问题,反倒是看向了朱云,“你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朱云炸了眨眼睛,被凌筱雅这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不禁弄得有些发蒙。

“穷人家的孩子想读书要付出多少你看到了嘛?甚至有些人家就算付出一切,仍然换不来一个让孩子读书的机会。你呢,我猜,你平时上课都不怎么认真的吧。”

朱云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凌筱雅,可是在凌筱雅平静且深邃的眼神中,她张了张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朱云心里不禁腹诽,凌筱雅的眼神真犀利,就跟燕翎那厮一样,就这么看着你,什么都不说,都能让你心惊胆寒的。

朱云回忆了一下,好像她还真是不怎么认真学习,在课堂上睡懒觉,捉弄夫子的事情是时有发生。

原本她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今天看到周庆和周满,朱云心里头一下子有些不是滋味。

“云儿,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要指责你。我只是想高孙读书的机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得之不易。你既然有机会受到最好的教育,就好好去学,你想偷懒的时候,别忘记你今天看到的。”

朱云怒了努嘴,心想,不说今天看到的,就你今天说的,她以后也不敢再不努力学习了。

“偷懒鬼,不好好学习!”

凌平安对着朱云做了个鬼脸。

难得朱云没有反驳凌平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

凌筱雅看着这一幕,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两人,真真是冤家啊!

凌筱雅又看向周庆,“阿庆,你自己跟我说,你想不想读书?”

“想!”

简单的一个字,却表明了周庆浓浓的决心、

凌筱雅见状,不禁点了点头。

“好,你告诉我,你以后能不能出人头地?“

“能,!我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

凌筱雅笑了笑,因为她也觉得周庆一定会出人头地,一个被激发出血性的人,他能做到哪一步,没有人能够知道。

“周庆,你听好了。从今天起,我给你机会,你不仅有读书认字的机会,我还会帮你上学堂,资助你考科举!”

“筱雅姐姐,这要花很多钱吧。我——我以后一定会拼命的编红绳,我——我以后就卖身给你们家抵债吧!“

周满年纪小,但也知道读书是要花钱,可她家没有那么多钱,小小年纪的她,只能想到卖身。这还是从村里唯一的一个地主徐平家里学会的,要不然她也不懂什么叫做卖身抵债。

“不行!阿满你不能卖身!”

周庆是想读书,是想出人头地,可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卖身为奴,那将来就算他出人头地了,她妹妹曾经为人奴婢的污点也永远不会洗掉!那她的妹妹还怎么找好人家!

“我家又不是地主,买什么奴婢来伺候。阿满,以后你就跟你师傅好好学针线活儿,给自己赚点零花就是了。至于阿庆,我资助你读书,当然是有要求的。我的要求就是——”

说到这里,凌筱雅停了停,眼神扫到周庆身上。周庆果然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凌筱雅会提出什么要求,会不会是他不能承担,或者无法做到的!

“放心,我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你以后无论爬到什么位置,都得是我最忠实的帮手。”

“就这样?”

周庆有些怀疑的看着凌筱雅,她这要求是不是太简单了。

凌筱雅笑了笑,这周庆还真是个孩子啊,他还以为这要求很简单?不过说实在的,这也不算难。

要知道凌筱雅以后的生意可能会逐步扩大,要是身后没有帮手,那怎么可以。

尽管周庆还有很长一顿时间才能成长为她的后盾,可她不在意。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周庆绝非是池中之物,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小。

所以这个长远投资绝对是合算的。

当周庆长大,逐步高升的时候,再回忆起今天的一幕,就忍不住感慨,当时他可真是傻,就这么被凌筱雅拖上了贼船!其实也说不上是贼船吧,毕竟跟着凌筱雅,他得到的同样不少。

“好了,阿满,赶紧去洗洗脸,看你的脸都哭成小花猫了。”

凌筱雅看着周满哭的抽抽噎噎的,忍不住开口说道。

周满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在小小的周满心里,凌筱雅就是大好人,能让他哥哥读书的大好人!她说什么她都要听!

于是周满连忙去洗脸了。

这个上午,凌筱雅给凌平安上课,除了教导他们认字以外,还给他们讲了不少的小故事。当然就没有讲西游记了,毕竟那太长了。

讲的都是花木兰从军、哪吒闹海,美人鱼公主这一类的短故事。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众人听着凌筱雅的故事只觉得意犹未尽。

“你讲的故事真好听,比那些话本子都有意思!”

朱云用双手托着下巴,一脸着迷的看着凌筱雅。要是能听凌筱雅讲一辈子的故事就好了。

“你啊!这些故事都是虚构的,关键你是要从明白故事背后的意义。”

朱云怒了努嘴,说实在的,故事的什么意义她真没有感觉出来。不过那花木兰真厉害,朱云不是佩服她代父从军(朱云这辈子都不会孝顺她那渣爹!),而是羡慕花木兰能从军,要是哪一天她也能成为一名女将军,那该有多好啊!

幸好凌筱雅不知道朱云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悔的肠子都青掉了!你时候你好好的讲花木兰从军做什么!

凌筱雅她们坐下吃午饭的时候的,周庆和周满就打算离开了。

“等等。”

凌筱雅叫住周庆和周满,随后转身去了厨房,凌筱雅就知道凌筱柔喜欢多炒一些菜,以防有人吃不饱。

凌筱雅将凌筱柔多炒的猪大肠,还有多余的筒骨汤依次放在小瓦罐内。还挑了一些猪肉放在瓦罐里。

这么一弄,简直比乡下有些人家过年吃的饭菜都要丰盛。当然了,凌筱雅也没有忘记,特意用油纸包了红糖发糕给周庆和周满带回去。

“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

“不行!”

周庆想都没有想的就开口说道。

“你以为出人头地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把身子养结实了,你还想怎么出人头地?还有你奶娘,病的整天躺在床上,你以为她就需要吃些好的?赶紧的,把这些都拿回去。还有把今天的事情跟你爹娘好好说说。”

周庆只觉得手上的瓦罐好想有千斤重一样,想到瘦的跟柴火似的阿满,还有重病在床的奶奶,周庆迟疑了。

“阿庆,乖,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很快,你家自己也能吃上这些东西了。”

“筱雅姐姐,你是说我家也能有钱吗?”

周满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会的,你家里的情况一定会好的,乖乖的,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别忘了,吃完午饭,休息半个时辰,你们就得过来学习,明白吗?”

凌筱雅对周满还是很心疼的,一个5岁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开始操心哥哥读书,甚至宁可放弃自己认字的机会,就为了多赚一些钱补贴家用。

周庆接过凌筱雅手上的陶罐,一时间只觉得有千斤重。

等到周庆和周满离开后,凌筱雅重新回到座位上。

罗氏忍不住开口问,“筱雅,你就这么看好周庆?”

一个只有7岁的孩子,罗氏是没有看出他哪里会出人头地。

“他一定能出人头地,只要有机会。一个被激发出血腥的人,他能做到什么地步,谁都不知道。“

罗氏闻言若有所思,久久沉默不语。

再说,周满和周庆回到家以后,孙氏在看到周满和周庆带回来的东西,忍不住大惊。

周老实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周庆和周满。

周庆将今天发生在凌筱雅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周老实和损失说了,只是省掉了周满要卖身为奴的片段,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让自己父母知晓吧。

周老实闻言,久久沉默,良久都没有开口。

孙氏倒是有些惊讶的开口,“筱雅真的说可以资助你读书?”

周庆点了点头,乌黑的眼眸中是满满的认真。

周老实坐在破烂的椅子上,倒是忍不住开口,“你知道要资助一个人读书要花多少钱啊!你说,咱家什么时候能还清啊!”

孙氏这才从喜悦中醒了过来,是啊,钱,说到底还是钱是最大的问题。

“可就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阿庆难得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读书识字,难道就要这么放弃吗?”

孙氏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读书,将来考科举做官,难道真的要任凭这大好的机会飞过吗?

“老实你们都进来!咳咳咳——”

周老实正想开口,周大娘带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音就响起来了。

周老实向来是个孝顺的,听到自家老娘发话,他当然只能乖乖的带着孙氏、周庆还有周满进屋。

周大娘的屋子里满是浓浓的药味。一进屋就能闻到。

周大娘常年卧病在床,身形犹如枯槁一般。

周大娘见到周老实,才幽幽开口,“老实,当时给你取名字,就是希望你能老实做人。可如今你真的是太老实了。咱家阿庆是个有出息的,虽说咱家要欠筱雅大认清,可只要阿庆能好,咱们周家未来的子子孙孙就能好,这么浅显的道理你怎么不懂!”

周老实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很是艰难的吐出一句,“可娘,咱家的情况——”

“我知道,是我这个老不死的一直在拖累你们,只要阿庆能够出人头地,我这个老不死的,就算现在死了又能如何!”

“娘,您千万不要说这种话,好,好,我答应了,咱家欠筱雅已经欠了不少,就算再多阿庆这一笔,我也认了!”周老实最是孝顺,一听周大娘的话,一咬牙,也同意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