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对颜色敏感的小村/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奇怪了,刘小村上午怎么没有过来?”

朱云吃过午饭,这才想起了到底有哪里不对头,昨天凌筱雅不是和牛氏约定好的,可怎么都不见刘小村人呢?

凌筱雅此时正帮着凌筱柔洗碗,好似是一点都不奇怪朱云的话。

朱云悄悄凑到凌筱雅身边,用双手托着下巴,好奇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原因?跟我说说呗。”

“你说为什么?“

凌筱雅手上洗碗的动作不停,微微撇过头瞄了一眼朱云、

朱云抿着唇,然后开口,“他们忘记时间了!”

朱云见凌筱雅没有说话,心想八成是她猜错了。

“嗯,我猜测是刘小村的娘不愿意让他过来。”

朱云想了想又开口说道。这次,凌筱雅是直接笑出声音来了。

朱云听着凌筱雅的笑声,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她刚才说的理由到底有多蠢。

“不猜了,我猜不出来!”

朱云没好气的给自己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凌筱雅身边。

“这么快就放弃了?我还以为你还要猜测很长时间呢!”

凌筱雅边说还边挑了挑眉。

“你心里是在嘲笑我吧!我是猜不出来!昨天,刘小村的娘明明答应的好好的,可今儿个怎么就见不到人了。”

朱云一脸郁闷的看着凌筱雅。

“好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小村患有自闭症吗?”

朱云点了点小脑袋,“说实在的,我还真不知道自闭症到底是什么,这跟刘小村今天没来,有关系吗?”

“患有自闭症的少年,不是很愿意出来见人。昨天我是跟刘婶儿说好,让他把小村带过来,可今天上午他却没有来,我就猜到,应该是小村不愿意过来吧。”

“那你干嘛不去刘家?我看你还是很心疼刘小村的。”

昨天凌筱雅对刘小村这么好,朱云可真心是羡慕死了。尽管她心里也知道,其实凌筱雅对她也很好。可她就是不爽!

“我是心疼小村,小小年纪却不能像个普通的孩子一般快乐玩耍。可我到底外人,能帮他的到底是比较少,有些事情还是要靠他自己走出来,或者说,要靠他家人帮他走出第一步才行。”

“那他要是走不出来呢?”

朱云歪着脑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好奇的看着凌筱雅。

“不会。”

朱云紧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凌筱雅,“你怎么这么自信?”

“以前刘婶儿是没有注意到小村的自闭,如今她知道了。而且我有法子能帮小村走出自闭,重新变回一个开心快乐的孩子。这个机会,刘婶儿是不会放弃的。”

“你就这么看好刘小村的娘?”

朱云回忆了一下牛氏,长的很平常啊,她横看竖看都没有看出她哪里厉害了。

“刘婶儿本身不是个厉害的人物。可你不要忘记了,为母则强,作为一个母亲,刘婶儿爆发出的潜力是你不能想象的。”

朱云的眼神有些黯淡,无力的垂下了自己的脑袋,“可我娘很早就去世了,要是她还在就好了。”

朱云只要一想起去世的履郡王妃,心就抽抽的痛。心里对履郡王和方氏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

凌筱雅这才想起来,朱云小小年纪就没了娘,听到别人的娘亲对自己的孩子有多好,心里肯定会不好受。

凌筱雅停下洗碗的手,用清水清洗了手,然后用布擦干。

“云儿,人死了以后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以后你想你娘亲了,就出去看星星。”凌筱雅说着,伸手摸了摸朱云的脑袋,那样子好想在逗弄小猫咪似的。

朱云抬起头,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有些好奇的开口,”可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哪一颗才是我娘啊!”

“最亮的那颗星星就是你娘亲了。”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朱云有些怀疑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板着脸,故作不悦的看着朱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难道我会骗你?”

朱云想了想,那她今晚就要去看星星,她想她娘亲了,她娘亲肯定也想她了!

凌筱雅见朱云重绽笑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下午,周庆和周满倒是早早的来了。

周满还是选择跟罗氏做针线活,凌筱雅则是教导周庆、有凌平安还有宝儿认字。

三人都学习的很认真,宝儿的年纪最小,可也是专心致志的听凌筱雅讲课,一点都不分神。

凌筱雅没有给他们讲太多,毕竟这三个都是孩子。小孩子最是不定性了,再加上,要是考科举的话,还是书院里的夫子教导的好,这方面,她可不是什么专家。

凌筱雅教完以后,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朱云立马像是一阵风似的去开门,她刚才去看罗氏和周满编红绳儿,她自己觉得好玩儿,也拿了红绳编着玩儿,可是没多久就玩腻了。

这不听到敲门声立马就来了,其实朱云是想看看,凌筱雅说的对不对,牛氏真的能将刘小村带过来。

等朱云打开门的时候,果然就看到牛氏正抱着刘小村。

可刘小村好像是很怕见到生人似的,死命的往牛氏怀里拱,一点都不想见人似的。

凌筱雅此时也来到大门口,看着牛氏僵硬的笑容,还有不愿意见人的刘小村,凌筱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筱雅,小——小村就麻烦你了。”

其实牛氏今天上午就想要带刘小村来凌筱雅家的,可刘小村死活不愿意出来。牛氏在那里好说歹说了半天,哄了一上午,才算将刘小村给哄出来了。可刘小村就是答应出来,但还是不愿意见人,一直将脸埋在自己怀里。

牛氏看着这样的刘小村,既担忧又自责,担忧的是,儿子成了这样,以后真的能有出息吗?自责的是,她光顾着赚钱养家糊口了,竟然都没有好好照顾儿子,害的小村成了这个模样。

她的新就好像被千万只蚂蚁爬过一般,痛得简直都不能呼吸了。

牛氏想要将刘小村放下,可刘小村紧紧的抱着牛氏,就是不愿意下来。

“小村乖啊,筱雅姐姐会教你读书认字,你乖乖的呆在筱雅姐姐家里。等到晚上了,娘再来接你好不好?”

牛氏温声哄着刘小村。可刘小村好像听不到牛氏的话一样,就是抱着牛氏的脖子不放手。

牛氏急的都要流汗了,生怕凌筱雅嫌弃自己的儿子。

“刘婶儿,把小村给我吧。”

凌筱雅张开双手,似乎是想抱刘小村。

刘氏犹豫了一会儿,将怀中的刘小村递给凌筱雅。

可刘小村就是抱着牛氏的脖子不放,甚至发出了哽咽声,“不要。”

“你这孩子!”

牛氏生怕凌筱雅生气,急的都想打刘小村了。

凌筱雅也不生气,笑嘻嘻的凑到刘小村的耳边开口,“小村啊,筱雅姐姐家里有很多哥哥弟弟姐姐妹妹陪着你玩儿,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哦,你想不想吃啊!”

凌筱雅的声音很轻柔,隐隐带着一股子诱哄的味道。

凌筱雅敏锐的发现刘小村的耳朵竖起来了,似乎在认真的听。

“小村啊,你娘不是不要你。到了晚上还是会把你接回去的。你现在筱雅姐姐这里呆一会儿,要是不喜欢,筱雅姐姐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刘小村终于松开了抱着牛氏脖子的双手,转过头游,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筱雅,乌黑分明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啊转,似乎在思考凌筱雅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凌筱雅也不再开口解释,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刘小村。

终于,刘小村朝着凌筱雅伸出了双手,凌筱雅一把将刘小村抱过。

朱云在一旁忍不住感慨出声,“你哄小孩子还真是有一手!”

朱云突然发现,凌筱雅似乎很会哄孩子,好像几乎每个孩子都喜欢跟凌筱雅呆在一块似的。

凌筱雅对着朱云笑了笑,她能告诉朱云,其实她也很喜欢小孩子。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喜欢去给孤儿院做义工,还经常会参加志愿者活动,大多都是去跟小孩子互动的!

牛氏见刘小村总算是愿意留在凌筱雅家里了,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目露哀求的看着凌筱雅,“筱雅,小村就拜托你。”

凌筱雅知道,那是牛氏作为母亲对她的恳求。

“刘婶儿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小村恢复正常的!让他能够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玩耍嬉笑!”

牛氏闻言,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点,看着自己可爱却有些呆滞的儿子,牛氏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小村,你要乖啊!好好听你筱雅姐姐的话。娘,晚上就来接你啊!”

牛氏说着,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小村,你娘走了。你要对她摆摆手,说再见啊!来,筱雅姐姐教你摆手啊!”

凌筱雅说着举起刘小村的一只手,晃啊晃,牛氏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不禁更酸了。

直到看不到牛氏的身影,凌筱雅才抱着刘小村进屋。

刘小村在看到屋里这么多人的时候,忍不住抖了一下婶子,越发的挨着凌筱雅。

“云儿,去把我厨房里做的鸡蛋羹拿出来。“

刘小村粘凌筱雅黏的紧,凌筱雅腾不开手去拿,只能让朱云去拿了。

“你是早知道他要来,所以才特意为他做的吧!”

朱云有些酸溜溜的开口。

等到了厨房,在看到两碗鸡蛋羹的时候,朱云顿时笑了。她就知道凌筱雅不会忘记她的!

感情朱云忘记了,刚才吃醋的人是谁!

朱云雄赳赳气昂昂的端着两碗红糖鸡蛋羹出来了,一碗的凌筱雅,一碗她就自己吃起来了!

凌平安看着不禁有些吃醋,“平安也想吃红糖鸡蛋羹,二姐怎么不给平安做。”

“平安你是男孩子。”

凌筱雅一边给刘小村喂鸡蛋羹,一边开口说道。

刘小村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鸡蛋羹,不过好像是闻到这味道很香,于是就张开嘴巴,不拒绝凌筱雅给她喂了。

“他也是男孩子!”

凌平安有些不服气的指着刘小村,刘小村也是男孩子啊,为什么他就可以吃,而且还是坐在二姐腿上,由二姐亲自喂他。

“平安,你是哥哥,要让着弟弟知道吗?”

其实凌筱雅还真实不知道凌平安和刘小村到底哪个大一点,两人都是6岁的,凌筱雅不知道刘小村的具体出生年月,所以自然不好比较了。

不过让凌平安当哥哥也不错。

“可宝儿年纪最小。”

宝儿也嘟起嘴吧,有些怨念的看着坐在凌筱雅腿上的刘小村。

“你们啊,中午吃了不少,要是再吃下去,就该成小肥猪了!”

其实一碗鸡蛋羹不算什么,只是凌筱雅见众人中饭都吃了不少,所以才没有多煮鸡蛋羹。至于朱云,一来鸡蛋羹她爱吃,二来,红糖对女孩子身体有益,所以她才会准备了朱云的份儿。

凌筱雅看着众人还是一脸怨念,“好了,明天早饭就吃鸡蛋羹好了。”

凌平安哼了哼,他才不是想吃鸡蛋羹呢,他就是想二姐喂他而已!

当然了,这么丢人的想法,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要真的说出来,还会让朱云嘲笑!他才不要呢!

凌筱雅很快就将一碗鸡蛋羹给刘小村喂完了。

凌筱雅拿了布,给刘小村擦了擦嘴,她让凌平安、周庆和宝儿自己读书,他则是重新拿了书本,给刘小村念。

凌筱雅读了一会儿,发觉刘小村似乎对读书认字不是很感兴趣。

凌筱雅放下了书本,定睛看了一会儿刘小村,然后柔声开口,“小村,你喜欢做什么,要自己说出来。”

刘小村好像没有听到凌筱雅的话似的,还是自顾自的提着头,玩儿着自己的手指。

“诶,我说你不要再浪费力气了。我看他说不定根本就听不懂!”

朱云也定定的看了刘小村一大半天,可刘小村居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不禁有些气愤的开口!

哈,这个小子,竟然敢无视她!他的胆子好大啊!

凌筱雅没有理会朱云,她知道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在某方面肯定是很有天赋的,原先凌筱雅以为刘小村的天赋是在读书方面,可她如今发现,刘小村好像是对读书不是很感兴趣。

凌筱雅也有些郁闷,刘小村到底喜欢什么呢?

凌筱雅又想到,以后她会很忙,可能大多时间都不会呆在家里,刘小村来了之后,她能托付给谁呢?

凌筱雅想着想着,就把眼神扫到林氏的房间去了。

“你乖乖的跟着平安他们读书。”

凌筱雅留着这计划,就拉着刘小村的手进了林氏的房间。

朱云看着凌筱雅的背影,忍不住撇了撇嘴,凌筱雅还真是有了新人就忘记自己这个旧人。

凌筱雅进林氏屋子的时候,林氏正和凌筱柔一起编红绳儿,话说,林氏编红绳的速度可比凌筱柔要快多了,而且林氏编织的花样也比凌筱柔多。

“雅儿,你怎么进来了,这是——”

林氏在看到凌筱雅身旁的刘小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小孩子她怎么没有见过。

“娘,这就是刘婶儿的儿子小村,小村,赶紧叫婶娘啊!”

凌筱雅现在就是想要训练刘小村开口的能力,老这么憋着不说话,长久以往,可怎么办。

“他就是小村?你刘婶儿的儿子?”

林氏因为病了好多年,这些年几乎都躺在床上,怎么可能还记得当年好友的儿子。

凌筱柔有些狐疑的看着刘小村,这孩子怎么都不开口说话呢?

“筱雅,这小村怎么都不开口说话啊!是不是哑巴?”

“柔儿!”

林氏颇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凌筱柔,她怎么能当着刘小村的面说他是个哑巴呢!

刘小村紧紧抿着唇,可是看着凌筱柔的眼神也是十分的不善,整个人就像是个暴怒的小狮子,似乎随时都要攻击人一般!

“姐,小村不是哑巴,他也会说话,只是,他有些内敛,不爱说话。”

凌筱雅尽量婉转的开口解释。其实刘小村何止是内敛,根本就是自闭!

凌筱雅牵着刘小村的手来到林氏的床边,林氏有些心疼的伸出手摸着刘小村的脑袋。

刘小村对林氏的态度还算可以,起码没有拒绝林氏的触碰。

可对凌筱柔,那真的可以用不假辞色来形容了,凌筱柔刚要摸他的手,他就直接避过身上,不让凌筱柔碰。

凌筱柔伸到一半的手,不禁有些尴尬,不过想到是自己说刘小村是哑巴,他生气也是应该。所以也就不敢多说。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想你刘婶儿这么勤快能干的一个人,要不是嫁给你刘大叔,否则肯定是能将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我记得小村还比平安早出生一个月,没想到——”

没想到竟然成了这个样子,林氏的话没有说完,可是众人都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

“所以啊,这女人就一定要嫁对男人才行,否则像你刘婶儿,这辈子就活的太辛苦了。柔儿,雅儿,你们放心,娘一定会给你们找个好夫婿!”

凌筱雅听着林氏前面的话,还觉得挺正常的,可一听后面的话,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天啊,为什么自己这个娘,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她和凌筱柔的婚事啊!

她才只有11岁好不好!11岁啊!

凌筱雅顿时郁闷的不行。她实在是不太想听林氏继续发表对她婚事的看法。其实照她说,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现代还好,一夫一妻,尽管男人还是会出轨,可女人也能名正言顺的离婚,不用憋屈的委屈自己!当然了,那些愿意委屈自己的,就不算了。

古代可就惨了,男人三妻四妾,是合理合法,天经地义的。

稍微有钱的人家就会张罗纳妾,凌筱雅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要跟其她女人一起分享一个男人,说实在的,她就觉得胃里在翻滚,恶心的简直连隔夜饭都咬吐出来了!

所以,凌筱雅是能避免这个话题就避免这个话题。

“娘啊,其实我是有事情想麻烦您。以后,我可能会经常性的去镇里,不在家。小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看他跟您挺合得来的,要我说,不如您就帮着带小村怎么样?”

林氏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只是我平时都跟雅儿在编红绳儿,小村会不会觉得闷?”

“不会。”

凌筱雅在带着刘小村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刘小村的眼睛好像一直都盯着红绳儿,似乎眼前的则会系诶红绳儿很吸引他似的。

一个想法在凌筱雅脑海中渐渐成形。

“筱雅姐姐,有个叫茗烟的人找你!”

凌筱雅正在沉思,突然听到周庆的一声大喊,凌筱雅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茗烟,不就是徐子寒的贴身小厮嘛!

看来是罗氏的户籍办好了。

凌筱雅蹲下身看着刘小村,“小村,你现在就呆在这里,待会儿,筱雅姐姐来跟你一起玩儿好不好?”

凌筱雅说完就一直紧盯着刘小村。

刘小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凌筱雅盯得不自在,良久才点了点头,好像从嗓子里憋出一个字来,“哦!”

“乖!”

凌筱雅摸了摸刘小村的脑袋,将他放在林氏的床上,然后离开。

凌筱雅出门以后,果然就看到了茗烟。

“凌姑娘,这是刘夫人和宝儿的户籍,我家公子已然办好。”

凌筱雅挑了挑眉,从茗烟的手中接过罗氏和宝儿的户籍。

“那我就替表姨和宝儿谢过徐公子了。敝屋有些简陋,就不好意思留你喝茶了。”

其实是凌筱雅压根儿没打算再跟徐子寒扯上什么关系。反正户籍的事情,凌筱雅已经拿了药膳的事情谢过徐子寒。

尤其,凌筱雅租金去镇上,听到最多的就是徐子寒的回春药铺推出药膳,什么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对了,还有一块神秘药膳,专为女子准备,不过需要的,只能面谈。

不能不说,徐子寒的传销工作做的可真是好!凌筱雅都要给他竖起大母猪,好生夸奖他一番了!

至于那什么药膳,应该就是花旗参鸡脚汤,搞得这么神秘,啧啧——

凌筱雅原本以为,她这么不客气的话一出,茗烟肯定会马上离开,谁知道茗烟没有走,反倒是看向了朱云。

朱云也察觉到茗烟注视她的目光,微微有些不悦。

凌筱雅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云儿,你过来。”

朱云很听凌筱雅的话,一听到凌筱雅叫她,立马就跑到凌筱雅身边。

“茗烟公子,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

茗烟点了点头,朱云的身份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于是也就同意了凌筱雅话。

凌筱雅带着朱云,出了屋子,找了一块平静的地方。直到确定周围没人了,她次看向茗烟,“你有话要说?”

茗烟摸了摸鼻子,这次他是一点都不敢再小瞧凌筱雅了,就她的三个药膳方子,可是让回春药铺大赚了一笔不说,而且朱云是谁啊!有名的刁蛮郡主,居然这么听凌筱雅的话,对此,茗烟只能说一句,凌筱雅厉害,厉害真厉害!

“小的参见云郡主。”

茗烟知道朱云的身份了,可不敢不行礼。要知道利益尊卑可是牢牢的印在所有古人的心里。

“免了。难道你走那么远,就是为了给我行礼不成?”

朱云才不在意一个小厮给她行礼呢!

“那个——”

茗烟行到一半的礼,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心想,公子这么难的差事,你怎么教给我啊!

“你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你啊,我啊的吧!”

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茗烟,心里愈发的肯定,绝对是徐子寒那厮又搞出什么事情来了!

“玉小侯爷猜到云郡主您在落霞镇,因为担心您,所以正往落霞镇赶,我家公子在得知这消息后,就把云郡主您的下落告诉玉小侯爷了。”

茗烟小心的措辞,生怕哪里会惹到朱云,可惜他错了,就他说的话,就很让朱云感到不爽了!

凌筱雅和朱云关注的重点倒是不一样,玉小侯爷?不会是玉尧吧!难道真的这么巧?

“玉小侯爷?”

凌筱雅心里有疑问,所以也就开口询问了。

朱云凑到凌筱雅耳边,小声嘀咕,“玉小侯爷就是玉尧那厮!”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天啊,竟然真的是玉尧那厮!话说,她真的一点都不想见到玉尧好不好!

凌筱雅仔细想了想,徐子寒会不会把她捅出去,可是无论是横想竖想,她都觉得徐子寒会把她给卖了!

凌筱雅顿时有些无语问苍天!老天爷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朱云则是气冲冲的看着茗烟,“呵!徐子寒好大的胆子啊!本郡主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插手了!他竟然敢泄露本郡主的行踪!”

朱云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所以她很生气!当然了,最让她生气的是徐子寒,可惜如今他不在,那么茗烟就成了她的出气筒了!

茗烟缩了缩脑袋,其实他已经看出来了,这趟差事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他也做好为自家公子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了!

凌筱雅拉了拉朱云,然后对茗烟开口,“替我谢谢你家公子。你要是没事,就先回去吧。”

朱云正在脑子里想着该怎么折磨茗烟呢!谁知道凌筱雅居然就这么轻飘飘的放过茗烟!顿时,朱云不满了!

茗烟得了凌筱雅的话立马溜了,反正他知道,朱云很听凌筱雅的话,她让他离开,那他离开也没事。

“你怎么就让他走了呢!”

朱云虽然生气,可也没有想过在外人面前让凌筱雅下不来台!

“你以为我刚才为何跟徐子寒道谢?就是为了你啊!”

凌筱雅恨铁不成钢的瞟了一眼朱云说道。

朱云眨了眨眼睛,很是不解的开口询问,“为我?为什么?”

“徐子寒知道你的身份,本来是可以将你的下落告诉你的父亲,可他没有,却选择告诉玉尧。就凭这一点,难道你不该感谢徐子寒?”

朱云不是个蠢笨的,一听凌筱雅的话,就明白了,“徐子寒过来是给卖好?那我要是一时间想不通怎么办?”

确实,徐子寒要是将自己的下落告诉履郡王府,朱云肯定是更不乐意,相比较之下,她宁可知道自己下落的人是玉尧。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

你想不通有什么关系,我想得通不就行了!

况且给你卖好?恐怕徐子寒是给她卖好吧,他不就是想告诉自己,他帮了朱云这么多,都是看在她的份儿上!

幸好徐子寒现在不在凌筱雅的面前,否则凌筱雅真的不保证,她会不会一耳光扇上去!你丫的,一个大男人,心思多大的比筛子还要多!

“回去吧。”

凌筱雅懒得多想,反正徐子寒爱怎么地就怎么地,他以为让她欠了他人情吗?呵呵,很可惜,她一点都不这么觉得。反正没有明说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这么一想,凌筱雅的心情顿时是好了不少。

回去之后,凌筱雅来到林氏的房间,果然发现刘小村对那些红绳儿很感兴趣。

“雅儿你来了,娘看小村对这些红绳儿很感兴趣,你说他是不是喜欢编红绳儿?”

凌筱雅看着刘小村拿着那些红绳儿不停的看来看去,似乎真的很喜欢那红绳似的。

“我看他不是喜欢编红绳儿,而是对这种鲜艳的颜色很感兴趣。”

凌筱雅顿了顿,“娘,我先出去一下。”

林氏不知道凌筱雅刚进来,又要出去做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凌筱雅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去了罗氏的房间,要了不少种类的彩线。

当凌筱雅拿着那些彩线进了林氏屋子的时候,刘小村一见到凌筱雅手上各式各样的彩线,立马抛弃了手上的红绳儿,转而看向凌筱雅手中的彩线。

凌筱雅笑着将手上的彩线给了刘小村。

刘小村接过彩线以后,高兴的玩耍起来。原先看着有些呆滞的小脸,此时正焕发着异样的神采。

“筱雅你可真是厉害,你怎么知道小村喜欢这些色彩鲜艳的丝线?”

凌筱柔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妹妹了,好像就没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一样。

“猜的。没想到一猜一个准!”

凌筱柔撇了撇嘴,明显不相信。

*

“朱云那丫头竟然跟凌筱雅在一块儿?你说那一个小小的村姑,哪里来的这么大本事,居然让朱云那毛丫头这么乖乖听她的话?”

玉尧此时正在驿馆休息,接连的赶路,就算是有赵天楚的药。他的身子还是有些吃不消,而且也入夜了,玉尧一行人就在附近的驿馆休息。

玉平低着头,撇了撇嘴,心想,您这是嫉妒啊!还是羡慕啊!

“公子,您真的得好好休息两天,您看看您脸色苍白的,别没到落霞镇,您自己就先倒下去了!”

玉平这话是真心实意的为着玉尧着想。

可听在玉尧的耳朵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了,玉尧挑了挑精致的眉眼,俊美风流的脸上闪过一丝令人胆战心惊的笑意,“怎么,你是在诅咒爷呢!”

玉平连忙摇头,“爷,您明明知道小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玉尧冷哼了两声,量你也不敢有正个意思。

“我说玉尧兄啊,你的脾气未免也有些太大。玉平也是关心你不是?”

这温柔的好似能滴出水来的声音不是赵天楚的,又是谁的!

果然,玉尧抬头就看到赵天楚嘴角噙着温润的笑意,整个人带着别样的洒脱之态,款款而来。

“你不是回梁都去了?怎么还在这儿!”

赵天楚随意的找个椅子坐下,本来是正赶着回梁都,后来西漠的铁燕儿公主招婿提前举行——”

“提前举行?选的是谁?”

提前不提前的,玉尧不是很在意,他比较关心的是哪个倒霉蛋要娶西漠的铁燕儿!

“铁燕儿公主看上的是忠勇侯。”

“燕翎!”玉尧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没想到铁燕儿那女人看上的竟然是燕翎!

赵天楚知道玉尧和燕翎的关系好,知道玉尧此时是在为燕翎担忧。毕竟要是娶了铁燕儿,这一生的前途可能就要毁了。娶了他国公主,谁知道你的心是在大梁还是在西漠。

“忠勇侯以慈安大师曾给他批命,5年内不能提婚嫁之事拒绝,可铁燕儿公主对燕翎可真是情深意重,声称自己愿意等忠勇侯5年。”

赵天楚说到最后,温润的声音里好似也带了一股子戏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羡慕燕翎竟然能得佳人如此青睐。

玉尧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也不知道是在笑燕翎,还是在同情他,“我就奇怪了,就燕翎那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多女人喜欢他。现在西漠的铁燕儿公主也是对他情有独钟。”

“你有何必羡慕忠勇侯,据我所知,梁都内喜欢玉尧兄的名门闺秀,也是不少。”

“似乎喜欢天楚兄的,也不少。不过,天楚兄此时不应该正在回梁都的路上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论嘴皮子,玉尧绝对是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的!

“皇上担心西漠这次有诈,所以让我提前去落霞镇接应燕翎。”

玉尧抿着嘴,在昏黄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玉尧那一风流俊美的脸多了一分朦胧,似乎是天上的谪仙一般,可望而不可即。

“也是,一路上都有仪仗队,各方官府开道,燕翎又是个谨慎的,八成出不了什么问题。唯独落霞镇,距离西漠最近的一个边镇,万一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也就不好了。”

要说西漠在大梁的何处探子最多,势力最强,无疑肯定是落霞镇。

“我这几日紧赶慢赶的追着玉尧兄,总算是追到了。诺,皇上的秘旨,不过,我看玉尧兄你的身体还未恢复,还是不要下床接旨了。”

赵天楚说着,温润如玉的眼眸似乎闪过一丝笑意。

玉尧没好气的接过赵天楚手上的密信,这赵天楚本身就是个蔫坏蔫坏的,可惜众人都被他温润的外表给欺骗了!真是太没有眼光了!

玉尧淡淡的扫了一遍信的内容,“皇上还真是不放心西漠人啊,有燕翎和你还不够,让我借着朱云,在落霞镇也多呆一阵子。”

赵天楚好笑的想,说的这么好听做什么,不就是跟他一样接应燕翎吗?

“对了,云郡主的下落有线索了吗?太后可是在听到云郡主失踪后,都昏厥过去了。”

“有。已经知道朱云的下落了。”

赵天楚不自禁的皱了皱眉,他当然能够听出玉尧不愿多谈这个话题,一时间不仅觉得有些奇怪。

玉尧其实不是不想谈朱云,而是不想多谈凌筱雅而已。

------题外话------

谢谢939842512 投了1票(5热度)投了1月票

推荐七七的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