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遇风音、凌冬娘/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天还没亮,凌筱雅就起床了。

匆匆吃了早饭,拿了罗氏做的米老鼠还有编织的红绳儿,就带着云儿去了客似云来。

凌筱雅看了看马大叔车上的菜,忍不住点了点头,看的出来马大叔是认真准备这些菜的,车上的菜都十分新鲜,上面甚至还有新鲜的露珠。

“咱们干嘛起那么早,我还好困啊!”

朱云有些不满的用用小手揉搓着自己的眼睛,今天气得太早到了,朱云到现在还有些睁不开眼睛呢。

“你要是困,就趴在我腿上睡一会儿吧。”

其实凌筱雅也困,现在也就是早上5点多吧,凌筱雅想想,当年她也就高考那年那么拼过,没想到如今又开始拼了!

朱云点了点头,她真的是困得不行了,于是直接甚至一歪,靠在凌筱雅的腿上睡了。

马大叔赶着牛车,原本还想问问凌筱雅关于瓦罐的事情。不过再看到朱云睡着了,硬生生的忍下了心头的疑问。

马大叔不断的在心里提醒自己,凌筱雅是个靠谱的,她既然说有法子,那就肯定是有法子,他该相信凌筱雅!

等到了客似云来,吴高升倒是来的挺早,今日似乎还穿了一件新长褂。

马大叔帮忙将菜都送到厨房,吴屠夫也是勤快的很,早早的将猪肉、猪下水还有猪血都给送来了。

厨房有张黑子和朱瘦子,凌筱雅还是挺放心的,毕竟这是两个实诚人。以后厨房的事情大多也是交给他们。

没多久,于氏就送来了一桶热乎乎的豆腐脑,牛氏也将小笼包送来了。

牛氏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筱雅啊,昨儿个小村回家之后,第一次主动笑了,婶子看着心里真是高兴。婶子也知道这多亏了你帮忙,这心里真是——”

“婶子,您说的是哪里的话,小村是个很听话懂事的孩子,我娘和我姐姐也很喜欢小村,您放心,小村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

出息?牛氏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有那么一个好赌的父亲,儿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沉默寡言,他真的能有出息的一天吗?

凌筱雅见牛氏沉默,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黄氏和凌春生也来了,在看到一串串冰糖葫芦,凌筱雅的嘴角咧起一抹大大的笑容,“谢谢大伯和大伯娘了,这冰糖葫芦做的真是好。”

朱云趁着众人不注意,拿起一串冰糖葫芦吃了起来。她今天早饭吃的可有些多,正好吃吃这冰糖葫芦消消食!

黄氏一见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偷吃东西,顿时气得不行,“你是哪来的野丫头啊!竟然敢偷吃东西!”

在黄氏看来,那一串串冰糖葫芦可都是钱啊!让朱云吃了一串,她的心简直都在流血啊!

“大伯娘您别生气啊!云儿是有些贪嘴,您别在意啊!”

“筱雅,这是从哪来的野丫头!竟然——”

“大伯娘,云儿还是个孩子,贪嘴一些也是有的,待会儿我会说她。”

凌筱雅见黄氏要训人,连忙开口堵住黄氏的话。朱云可是当朝的郡主,朱云愿意听自己说她,可是绝对不会愿意听黄氏说她。要是朱云小心眼发作,有黄氏好看的!

黄氏原本还想在说写什么,可凌春生拉了拉她的袖子,他算是看出来了,凌筱雅很是维护朱云。现在他们家可都靠着凌筱雅赚钱,他们不宜跟凌筱雅的关系闹得太僵。

黄氏最近跟凌春生的感情好了不少,因为凌春生做冰糖葫芦的手艺真心是不错,话说,黄氏学到现在还没有学会做,凌丰收和凌平顺倒是学会了。

自己的男人有用了,黄氏也愿意给凌春生一些面子。冷哼一声,斜眼睨了一眼朱云,心里不屑的腹诽,真不知道是哪来的野丫头!这么尚不得台面!

朱云正吃冰糖葫芦吃的开心,再加上她可没有将黄氏放在眼里,否则她要是看到黄氏鄙夷的眼神,指不定要怎么发飙了呢!

凌筱雅见东西都齐全了,进厨房看了看,所有的菜都准备好了,就是猪下水,也已经清洗干净。

凌筱雅出门对吴高升说,“开门吧,这个点儿,正好是吃吃早饭的时间。”

吴高升点了点头,将早早准备好的牌子拿出来,上面写限量供应小笼包、豆腐脑,各色花卷点心。

这也是凌筱雅提前让吴高升准备的。

凌筱雅在看到厨房开门以后,就有不少人进了客似云来,终于是放心的带着朱云离开了。

凌筱雅让马大叔先回去,她打算带朱云再逛逛。

“筱雅,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不如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凌筱雅摇了摇头,清眸中闪过一丝不好意思,“马大叔,我可不好意思,每次都让您这么等。您还是先回去吧。我跟云儿到时候雇一辆车回去吧。”

其实凌筱雅还真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马大叔,每次她都是一大早的乘着马大叔的车来,然后办事办到太阳下山。马大叔每次都是无怨无悔的等着。

都说一寸光阴一寸金,想想,她每次都浪费别人多少的光阴!金子啊!

“筱雅,你这么说,是在寒碜你马大叔我吧!这牛车其实早就是你买下了,你又给马大叔我找了这么好的送菜工作,现在你要回去,居然还要另雇牲口,你这是让我骚臊死啊!”

马大叔的眼底涌现出一抹狂狷,凌筱雅忍不住愣了愣,是不是她刚才的话说的有些不对啊!

于是凌筱雅连忙亡羊补牢,“马大叔,是我说错了。那这样吧,要不您先将回去,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再来?”

尽管一来一往之间,是有些耗费时间,可也比马大叔在那里浪费时间来的好吧!

可凌筱雅这个提议再次让马大叔否决了,“筱雅,你别说了,要是你想早回去了,我路上要是被什么耽搁了,那不就耽误你回去了!所以,我还是在这里等着!”

凌筱雅的头不禁有些大了。

她是真心不好意思继续让马大叔,一等就等她一天。

凌筱雅转了转眼珠子,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马大叔,要我说,就这样吧。您呢,将牛车放到客似云来后面的马鹏,您呢就去厨房帮忙干些打下手的活儿,您放心,这工钱我照算您的,不如就一天40个铜板!”

这样最好,既不耽误马大叔的时间,又小小让马大叔赚了一笔,嗯,这样好。

马大叔也有些心动,只是面上还是有些犹豫,“筱雅,我只算是个帮忙的,这工钱还是不要了吧。”

“哪能不要工钱呢!马大叔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走,咱们这就去。”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拉着马大叔往客似云来走去,幸好,他们还没有走出多远。

回到客似云来以后,凌筱雅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天啊,什么叫做座无虚席,眼前就是啊!

“生意可真好!以前我在梁都去过玉尧的醉仙楼,也没见生意这么好过!”

朱云看着眼前火爆的景象,也是忍不住喃喃自语的说道。

凌筱雅在看到吴高升的时候,只见他眉眼含笑,要不是死命克制着,凌筱雅敢说,他肯定要笑的嘴角抽搐了!

凌筱雅跟吴高升说了马大叔的事,出乎凌筱雅意料之外,吴高升居然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点头答应了。

“你可不知道,现在厨房里可都忙坏了,多一个人帮忙也好。”

凌筱雅很想提醒吴高升一句,你笑的矜持一点,你看看你笑的只差牙齿没有露出来了!

凌筱雅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就直接带着马大叔进了厨房。然后嘱咐张黑子和朱瘦子好好照顾一下马大叔。

张黑子一边伴着木耳,一边笑嘻嘻的对着凌筱雅点头,“凌姑娘你放心,你介绍来的人,我们肯定是要好好照顾。”

“没错,凌姑娘,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位马大叔的。”

凌筱雅知道这两人都是心思纯正的,也就彻底放下心了。

等到凌筱雅出门的时候,有客人因为小笼包卖完了,正生气。

王小二倒是很伶俐的上前解释,“客官,您也知道这小笼包做起来是费工夫的,要不这价钱也不会定的这么高。您看,这样好不,明儿个您请早,我们一定给您留一份儿!而且,我们客似云来还有连县令夫人吃了都赞不绝口的冰糖葫芦,您要不来一串?”

凌筱雅看向王小二的眼神隐隐带着赞赏,嗯,不错,是个聪明。这话说不得罪人不说,而且还给客人留了好。甚至还搬出了冯夫人,让对方忌惮。

凌筱雅摸了摸下巴,她一开始倒是没看出来,这王小二还是个人才啊!

要是放在现代,那绝对是一个杠杠的公关人才啊!

“你说,要不下次多做一点小笼包,很多客人都喜欢吃。”

吴高升想的方面和凌筱雅是完全不一样。

凌筱雅点了点头,“下次我让刘婶儿多送10笼。”

“要不要再增加点?”

吴高升皱着眉头说道。实在是这小笼包卖的太好了,让吴高升都有些心动。

“先不用急,物以稀为贵,要是一下子就让人吃到了,他们反而就不稀罕了。店里就交个你了啊,我和云儿就先离开了。”

凌筱雅跟吴高升打过招呼,就拉着朱云的手去了宝祥居。

虽然不想跟徐子寒扯上什么关系,但是玩偶的生意,她想了想,还是只有跟徐子寒合作才能得到最大的利润。况且,徐子寒除了心眼太多以外,其他倒是还挺不错的。

凌筱雅想着只要自己不跟徐子寒合作药铺的生意,其他倒还是可以。

而且,自己手上的生意正一点点的做起来,她也可以直接买几套衣服回去,也就不用买了布以后,再辛苦的找人缝制了。

这么一想,凌筱雅走向宝祥居的脚步就坚定了不少。

朱云可是认路的,一看凌筱雅走的方向,就是宝祥居,想想凌筱雅报复了里的玩偶还有红绳儿,朱云顿时明白凌筱雅想做什么了。

“你不会是想跟宝祥居合作做生意吧!”

凌筱雅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她也不想瞒着朱云。

“你换一家合作!你怎么老是喜欢跟徐子寒扯上关系啊,你是不是喜欢徐子寒啊!我告诉你,那徐子寒就没有哪里好的,你喜欢他,将来倒霉的可是你,我——”

凌筱雅听着朱云滔滔不绝的念叨着,而且她敢保证,朱云的念叨居然还不重复!

“够了,你多大啊!居然满脑子的什么情啊爱的!你说,你是不是自己喜欢徐子寒,所以故意赖在我身上呢!”

她喜欢徐子寒,天啊,朱云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拜托,她这个身子只有11岁好不好!早恋也不是这么早恋的!

朱云斜睨了一眼凌筱雅,那眼神好像带着怀疑,好像又带着丝丝的鄙夷,“你就不要装了。我说,你明知道徐子寒是个危险人物,怎么还老是喜欢跟他搞在一块儿,原来是因为你喜欢他啊!其实——”

朱云还还没有说完,凌筱雅就毫不客气的敲了朱云的脑袋,“你个小鬼头,你才8岁啊!成天就情情爱爱的,难道你不知道早恋是不对的嘛!还有我喜欢徐子寒,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我告诉你,本姑娘对徐子寒半毛钱心思都没有,你别瞎想了!”

要不是顾忌着这是大街,待会儿吵起来会不太好看,凌筱雅发誓,她真的都想化身咆哮女直接拉过朱云的肩膀,咆哮了!

朱云摸了摸自己被敲的脑袋,面上也有些龇牙咧嘴。心想,这凌筱雅下手还真实不客气,不对啊,她又没有说错什么!凌筱雅这女人凭什么敲她的脑袋啊!

“你不喜欢徐子寒,干嘛还老是去找他!”

“找他个毛线!你自己说,整个落霞镇,你说生意做的最大的是谁?徐子寒。我跟谁有交情,还是徐子寒。还有徐子寒没将你的下落告诉你父亲,这又是咱们欠他的一次,我不喜欢欠人情,否则你当我吃饱了饭闲的,老是爱跟这么一个危险人物打交道!”

虽说昨天茗烟来的时候,凌筱雅就对自己说了,她不欠徐子寒什么,朱云也不欠徐子寒什么。但那只是安慰自己的话,甚至只是自欺欺人的话。

只要徐子寒认定你欠她人情了,凌筱雅敢保证,只要到了某个时间,徐子寒肯定回让你连本带利的将人情换回来!

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主动去还呢!

“照你这么说,你还有为了我的意思了!”

凌筱雅前面说的那些她都没有听到,或者说听到了,她也当没有听到,她只对凌筱雅最后一句话感兴趣,为了她。

“是啊是啊,我都是为了你。”

凌筱雅还能看不出朱云的小心思,差点没有伸出魔掌,好好的蹂躏朱云的小脸蛋。

“唉,可惜我不能永远呆在落霞镇。否则我也能好好保护你了。”

朱云突然有些感慨的开口。

凌筱雅好笑之余,不禁有些感动。好笑的是朱云一个8岁的孩子,居然想着要怎么保护自己。

至于感动,朱云的这片心,凌筱雅是心领了。

“其实说实在的,徐子寒和徐子媛还真是挺可怜的。他们跟我一样,都摊上一个没心没肺的父亲。”

朱云撇了撇嘴,此时她倒是有种和徐子寒、徐子媛两兄妹同病相怜的感觉。

朱云感慨完以后,还想看到凌筱雅震惊神色呢!谁知道毛线都没有!

“你咋不好奇呢!”

是人都会好奇啊!可凌筱雅为什么一直都不好奇,好像这世上能引起她好奇心的事情或人从来都没有一样!

“为什么要好奇?跟我无关的人和事情,我从来不好奇。况且,难道你不知道,知道的事情越多,死的就越快?”

“我才不信呢!你不想知道是吧,我非要你知道不可!徐子寒和徐子媛的父亲听说有个什么爱人,不过他父亲不同意,就棒打鸳鸯,后来徐子寒的父亲就娶了他母亲。本来事情听说也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后来莫名其妙的,徐子寒的母亲被诬陷与小厮通奸,后来甚至有人怀疑徐子寒兄妹俩到底是不是徐家的子孙,还是滴血认亲以后,才确定那俩是徐家的子孙。

再后来,徐子寒和徐子媛两兄妹就倒霉了。徐子寒金榜题名高中探花,无缘无故的不愿当官,只愿当一个商人。徐子媛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被未婚夫退婚,对了那个抢了她未婚夫的妹妹,据说是凭空冒出来的,有人说,那就是徐子寒父亲跟他那个什么青梅竹马的私生女!”

凌筱雅听的时候,一直是面无表情。只是她的心里是快要骂娘了,这简直是可以写一出狗血至极的电视剧了!

“你咋不说两句!”

朱云郁闷了,你说,凌筱雅这人怎么就这么冷情啊!你说要是别人听到这个,好歹还能有些反应,可这凌筱雅,从头至尾,她都没有见她变过脸!

“跟我没关系”

在朱云极度郁闷神色下,凌筱雅凉凉的抛出了这5个字。

不错,徐子寒和徐子媛是很可怜,可这又能怎么样!天底下可怜的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凌筱雅敢说,她是兼顾不过来的,她有同情心,可也只够分给自己的家人,至于朱云,小村他们,凌筱雅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他们。

徐家的事情,凌筱雅就这么一听,说实在的,她敢说,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沟沟道道的,她要是掺和进去,说不定自己个儿的小命都没有了!甚至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抱歉,她凌筱雅不是圣母,也没兴趣当圣母。除了对徐兄妹说声同情以外,她是不知道她还可以做什么了。

“徐家不会是做药材生意的吧。”

凌筱雅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朝朱云问道。

“没错啊!徐家是皇室最大的药材供应商,徐家可是皇家哦!”

凌筱雅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徐子寒这么想要跟她合作,怕是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医术,跟徐家抗衡!

凌筱雅再一次在心里感慨自己的机智,当初没有跟徐子寒合作,果然是她今生,不,甚至可以说是前世今生最机智的选择。

“其实你要真喜欢徐子寒也没什么。我可是郡主,徐家的人要是敢欺负你,我帮你揍回去!”

朱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豪情万丈的开口。

凌筱雅这次不仅是嘴角再抽搐,就连眼角也再抽搐,她都不知道,此时她是应该感动于朱云的维护,还是该生气,朱云的矮点鸳鸯谱了。

“你听清楚啊,我对徐子寒真的没有什么!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不过你要是喜欢徐子寒,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嫁给她。”

“呸!徐子寒配得上我嘛!”

朱云恶狠狠的瞪大双眸,一脸将她和徐子寒陪在一起是一种侮辱的模样!

感情你也不喜欢徐子寒啊!那还成天的把她和徐子寒凑对。

“既然如此,这些话,你以后也就不要再说了。”

“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说了。玉尧那混蛋肯定马上就会来落霞镇带我回去了。”

凌筱雅闻言,也有些感伤。

离别这个话题是很沉重,凌筱雅平时也不是很愿意去触碰。

看着朱云失落的模样,凌筱雅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抚慰的笑容,“好了,这么伤心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分离就是为了再一次的重逢吗?”

朱云抬头看着凌筱雅,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你住在落霞镇,而我以后都是住在梁都,以后我们怎么见面呢?”

“说不定我以后的人生做的很大,能做到京城呢!”

凌筱雅虽然没想过当大梁的第一女商人,可把生意做到梁都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以后会定居在梁都吗?”

凌筱雅张了张嘴巴,其实他很想说一句,不一定不过在看到朱云一脸期待的白哦请,凌筱雅还是说了一句,“等我以后有能力了以后,我一定会搬到梁都定居!”

其实凌筱雅压根儿没想过去梁都定居,皇上住的地方,达官贵人一堆,指不定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要得罪一个,然后不就倒霉了!

凌筱雅想过的,就是和家人过简单平安幸福的生活。其他的,她真的不想去沾。

不过凌筱雅也不想让朱云失望,就让她怀着这样的期待,好歹能有个期盼!

果然,朱云一听凌筱雅的话,嘴角立马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她相信以凌筱雅的本事,一定能很快将生意做到梁都,到时候她就能经常和凌筱雅见面了!

这么一想,朱云的嘴角就扬起大大的笑容。

凌筱雅看着朱云嘴角边灿烂的笑容,一时间不禁觉得有些心酸。不知道这傻姑娘在知道自己是欺骗她的时候,她会怎么样?肯定会很伤心吧。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思,凌筱雅和朱云来到宝祥居。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凌筱雅此时真是很有感触!

她居然在宝祥居里碰上风音了!

凌筱雅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前绝对是没有看黄历,否则怎么会遇上这么个霉神!

要说遇到风音是倒霉,那么在宝祥居看到凌冬娘,凌筱雅就是惊讶了,尤其是凌冬娘居然还站在风音的身旁,一副伏低做小,只差没有在脸上写着“我是风音奴婢”6个大字了!

凌筱雅此时想走,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风音这时候已经看到凌筱雅了。

凌冬娘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眼底也是写满了不可置信,似乎在说,“凌筱雅你这么个低贱的人,怎么配来宝祥居!”

说实话,凌筱雅在看到凌冬娘这个极品姑姑的时候,她头也痛!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种贱丫头怎么配在这里!”

凌筱雅还没有想好应付凌冬娘这极品小姑姑,谁知道凌冬娘就像发了疯似的,冲上来,左手的食指只差没有指上凌筱雅的脸了!

凌筱雅一惊讶,拉着朱云的手后退了两步,万一凌冬娘发疯,那可就不好了。

“你认识这贱丫头?”

风音有些狐疑的看着凌冬娘,难道这凌冬娘认识凌筱雅这贱丫头不成?对了,这两人都姓凌,难道真的有什么关系不成?

凌冬娘转头面对风音的时候,那张脸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讨好谄媚的模样,只差让凌筱雅将隔夜饭给吐出来了。

“风音啊,这就是我死去三哥的二女儿,你可不知道,她有多混账!不孝顺奶奶不说,还一天到晚的偷懒,还——”

“小姑姑,我不孝顺奶奶?这是从何说起啊,奶奶那次生病,我明知山上有老虎,还上山为奶奶采药。你看,这不,我孝感动天,奶奶的身体一下子好了。至于说我一天到晚的偷懒,我记得我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够晚,要是这还能说是偷懒,那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勤快!倒是小姑姑你,每天日上三竿才起来,起来之后,也就忙着弄你的指甲,想方设法的去买新衣服!”

刚才因为凌冬娘的话,好多人看向凌筱雅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屑,要知道爱偷懒耍滑还不孝敬长辈的人,可是没有人喜欢的,甚至还会隐隐鄙夷。

可凌筱雅这番话,又将众人的眼神引到了凌冬娘身上。看看,凌筱雅的穿着粗布麻衣,而凌冬娘却穿着大红的小袄,指甲上更是涂着艳红的指甲油,一看就是个娇贵的主儿!

风音,在场的人没有多少不认识她的,毕竟她可是冯县令的亲侄女,谁会不认识她。刚才凌冬娘对着风音一脸谄媚讨好的模样,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所以相比较之下,还是凌筱雅的话更加可信一点,至于这位凌冬娘怕才是不孝敬父母,一天到晚偷懒耍滑的人吧!

“好你个贱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竟然敢编排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凌冬娘举起右手就打算往凌筱雅的脸上打,甚至灵动娘还有些阴险的将手指微微弯曲,就想着待会儿将凌筱雅的脸给刮花了!

凌筱雅在看到凌冬娘闪烁着阴冷光芒的眼神,再看到凌冬娘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猜到了凌冬娘的想法。

凌筱雅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这人真是当自己死的!好,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待会儿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要怪她!

可凌冬娘的手还没有碰到凌筱雅的脸上,凌筱雅也还没有来得及对凌冬娘动手,凌冬娘整个人就“扑通——”一声向后倒去。

“哎呦!”

凌冬娘是屁股朝地,一时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好似摔成了两半似的,痛得不行!

凌冬娘也是没有受过苦的,这么一帅,顿时哭了起来。“哇哇——哇哇哇——”

凌筱雅这才发现是朱云狠狠推了凌冬娘的膝盖,灵动娘的注意力刚才只在自己这里,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朱云,所以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朱云给推倒了!

朱云的小脸红扑扑的,整个人就像是个小战士一般,气鼓鼓的看着摔在地下的凌冬娘!

风音也是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弄得措手不及,本来她还想借凌冬娘的手好好让凌筱雅这贱人吃亏,谁知道凌冬娘是个没用的,压根儿什么都做不了,竟然还被一个小孩子推倒在地上,出了大丑!

这么一想,风音扫向凌冬娘的眼神隐隐带着一股子的恨铁不成钢和鄙夷!

“冬娘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小姑姑,你竟然指示一个小孩子推倒冬娘,你是何居心!”

风音声色俱严的看着凌筱雅,好像凌筱雅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一般!

众人一听,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是隐隐带了一丝的不赞同,凌冬娘再怎么样,也是凌筱雅的小姑姑,你怎么能指示一个小孩子推她呢!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风音贼还捉贼!风音可真是有意思啊!她怎么不说说,是凌冬娘故意想要打她,甚至还恶毒的想要毁掉她的脸!

还有风音哪只眼睛看到,她指示朱云去推凌冬娘了。

凌筱雅玩味的看着风音,看来这风音其他本事没有,这颠倒黑白,说鬼话的本事还是蛮厉害的!

凌筱雅正要开口,朱云就先气愤的开口了。

只见朱云左手叉着腰,右手伸出食指指着风音,“靠!我说你是从哪个旮旯里跑出来的!长的这么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的!这说出来的话简直比放屁还要难听!这是谁来着?凌冬娘是吧,明明是她满嘴喷粪,胡说八道的污蔑筱雅,筱雅有哪里说错了!刚才也是这凌冬娘要打筱雅,筱雅只是自卫而已,这又有什么错!

本郡——本小姐告诉你,刚才是本小姐推凌冬娘的,本小姐就是看不惯她满嘴喷粪,胡说八道!

现在本姑娘告诉你,本姑娘看你十分的顺眼,在想把你这张只会喷粪的嘴巴给缝起来!”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小姑娘只有8岁吧,这胆子实在是大的可以啊!她知道风音是谁吗?那可是冯县令的亲侄女啊!

凌筱雅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朱云,天啊,她发现自己也是小瞧朱云了,这朱云骂人怎么能这么厉害呢?简直比泼妇还像泼妇啊!

凌筱雅抖了抖,心想,亏得她和朱云关系不错,否则让朱云这么骂骂,她的小心肝也是有些受不了的!

至于作为当事人的风音,气得嘴唇上下打颤。

其实凌筱雅很想跟她说一句,你的嘴巴胭脂涂得太多了,这么抖着,就跟吸血鬼一样,看着就让人有些心惊胆战的。

风音此时懒得理会凌筱雅在想什么,她只知道,此时她真的气死了!

这是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这么骂她!就是徐子媛,也不敢对她这么说话,这贱丫头向天借的胆子,竟然敢这么说她!

“你个死丫头,你是谁家的孩子!我看你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本小姐,今天就要代替你爹娘好好教你怎么做人!”

风音气得直接伸手想要打朱云,她真是恨死眼前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了!

朱云有些愣愣的,好像是没有想到风音竟然敢打她!

凌筱雅上前一步,抓住风音的手,眼底是满满的寒意,“风音大小姐,我提醒你一句,云儿不是你动的起的人!”

凌筱雅说完就狠狠一甩风音的手。

凌筱雅真是懒得再看风音。

就算风音不知道朱云的身份,可朱云到底只是一个8岁的孩子,你一个大人了,竟然跟一个8岁的孩子计较,甚至还要动手,你到底有没有修养!

凌筱雅忘记了,风音压根儿就不知道修养两个字该怎么写!

“我靠!你个丑八怪竟然想打本姑娘!”

朱云后知后觉才醒悟过来,风音竟然想要打她!刚才自己太得意了,所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要不是凌筱雅反应快,说不定自己还真让风音这贱女人给打了!

现在气的不行的人成了朱云了,她可是郡主啊!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动自己一根头发!甚至方氏那贱人也不敢!还有风音那贱女人说什么?竟然敢说她是有娘生没娘养!好,很好,她朱云要是不扒了风音的皮,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靠!”

凌筱雅拉了拉朱云,想要提醒朱云一下,你一个小姑娘,整天满口粗话,这很有损气质好不好!

朱云此时哪里还顾及的了凌筱雅的想法,现在她只想赶紧扒了风音的皮!

“云姑娘,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暂时不要将这事情闹大。”

原来是宝祥居的事情闹得有些大了,有聪明的就赶紧去找徐子媛。

徐子媛匆匆赶来之后,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幕,不禁有些头痛。

“今日宝祥居有些小事要处理,还请其他客人先离开。为了表达对各位的歉意,明日宝祥居所有的布料成衣全都打九折。”

本来众人还有对徐子媛的话不满的,凭什么她们要离开。可一听明日宝祥居全都打九折,心里顿时高兴的不行。

于是众人在宝祥居伙计的维持下,一个个的有序离开了宝祥居。

凌筱雅挑了挑眉,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子媛。这徐子媛也是个厉害的,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柔无害啊!

等到不相干的人离开以后,徐子媛就下令价格宝祥居关门。

“徐子媛,你今儿个可得给我一个说法!这么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骂我!我要是不好好教训她!她都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风音只要一想起朱云刚才说的话,一张脸气得是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徐子媛皱着眉头看着风音,这风音连谁可以惹谁不可惹都不知道,还在那里叫嚷,她真是——

“我呸!你个丑八怪,赶紧告诉本姑娘,你是从哪个旮旯里跑出来的,本姑娘这次不扒了你一层皮,本姑娘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694574542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