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吓唬风音/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音瞪大了眼眸,几乎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你个小贱人,你知道我是谁嘛!我可是冯县令的亲外甥女!”

风音一脸骄傲的看着朱云,要知道在落霞镇可没有比冯县令更大的官了!

风音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朱云会是什么大家小姐!毕竟跟凌筱雅这么个穷酸的小村姑在一块,她又有什么高贵的身份!

徐子媛看向风音的眼神已经隐隐带着同情了,朱云可是堂堂的郡主,就算是冯县令在她面前也只有低头的的份儿,真不知道风音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还一脸骄傲的看着朱云,不知道风音在知晓朱云的真正身份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我当你是谁呢!原来就是个县令的外甥女,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本姑娘告诉您,就算你是县令的亲生女儿,本姑娘今天也要扒下你一层皮不可!”

朱云吸了吸鼻子,越看风音越觉得讨厌!

风音看着朱云一脸鄙视的模样,不禁有些愣了愣。因为以往只要她说出自己是冯县令的外甥女,众人就都会给她面子,甚至让着自己,可眼前的这贱丫头怎么好像一点都没有将她的身份放在眼里似的。

难道这贱丫头真的出身高贵八成?

就在风音愣神的时候,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凌冬娘总算是爬起来了,“风音,你一定得帮我报仇啊!这贱丫头居然敢推我!一看就知道是个没教养的!你可是县令的亲侄女啊!难道还怕这么个小贱人不成!”

凌筱雅看着凌冬娘哭的眼泪鼻涕全流出来了,脸上涂得胭脂也全都花了。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一向爱打扮的凌冬娘要是自己此时这么一副邋遢模样,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风音看向凌冬娘的延伸也闪烁着鄙夷,不过在听到凌冬娘的话之后,眼底的彷徨还有紧张逐渐退去!没错,他可是县令的亲侄女,跟在凌筱雅身边的贱丫头能有什么高贵的身份,不过是在唬人罢了!

“她是你小姑姑?”

朱云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冬娘。话说两人也差的太远了吧,反正朱云将凌冬娘上上下下打量个透,还是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找到。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除此之外,凌筱雅也找不到其他原因了。

朱云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这两个都是丑八怪大白痴,难怪能掺和在一起!”

“你好大的胆子!“

风音原本还想着怎么教训朱云,谁知道朱云竟然敢骂她是丑八怪大白痴!

“好大的胆子?风小姐你的胆子确实是大,徐某也要对你说声佩服了。”

徐子媛在赶来的时候,也差人去通知了徐子寒,徐子寒得到消息,立马就去请了冯县令,正巧冯宇墨也在,所以两人就一起赶来了。

徐子墨赶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风音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个无品无级的女子,竟然敢当着郡主的面这么大放厥词,不能不说,这风音的单子还真是有些大的出奇啊!

冯县令原先还以为又是风音在欺负谁了,正好那人跟徐子寒有关系,所以徐子寒才会主动来请他,可如今一听,似乎有些不对啊!

冯宇墨对风音更是一点耐心都没有。照他说,就直接该把风音给赶出去。

朱云回头看到了徐子寒,又看到了冯县令和冯宇墨,扯了扯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不就一个县令的侄女,竟然也敢这么仗势欺人!我看,你这县令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竖子大胆!”

履郡王经过落霞镇的时候,冯县令是见过履郡王。可朱云作为内眷,肯定是没有机会能见朱云。

所以冯县令听到朱云敢这么说,顿时气得不行。

“本郡主凭什么不敢这么说!我堂堂的郡主,说你一个七品县官怎么了!”

朱云一气之下,将自己的身份也说出来了。

“胡说八道,你个贱丫头居然敢大言不惭的冒称郡主!舅舅,赶紧把这小贱人给抓起来啊!”

风音下意识的就不相信朱云说的。在她的认识里,郡主应该是高高在上,奴仆成群的,哪里会穿的这么朴素,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冯县令也愣了愣,眼前的女娃子竟然自称是郡主!

徐子寒看着冯县令呆愣的模样,忍不住凑到冯县令的耳边,“她乃履郡王府的云郡主。玉小侯爷正往落霞镇赶来,接云郡主。”

前面一句话是表明朱云的身份,那么后面一句话就是在提醒冯县令了,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否则这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

冯县令看向朱云的眼神顿时变幻莫测,在看到徐子寒嘴角边似笑非笑的笑容的时候,他一咬牙,给朱云下跪了,“下官参见郡主”

冯宇墨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原本他以为就是风音欺负了徐子寒的人,徐子寒来请他父亲帮忙而已,可怎么突然弄出个郡主来!

风音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冯县令,“舅舅,你下跪做什么,这小贱人怎么可能是什么郡主!您——”

“啪——”

风音还没有说完,就被冯县令一耳光扇过去,风音想说的其他话全都截然而止。

冯县令对这唯一的外甥女还是很疼爱的,否则也不会将风音养成这么个无法无天的性子。

在落霞镇,风音惹了麻烦,只要说出她是冯县令的外恒女,保管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凌筱雅想,风音放在现代,肯定就是“我爸是李刚!”的典型代言人啊!

而且冯县令每次也会帮风音将事情摆平,这就使得风音更加的嚣张!

冯县令此时真是后悔的相死了!你说他平时干嘛要那么宠爱风音,将她宠的连天高地厚都不知道了!

“孽障!你还不赶紧跪下给郡主赔罪!”

冯县令见风音还是一副傻傻的受了打击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的,直接粗鲁的将风音拽到身旁,逼迫她跪下来!

风音被冯县令粗鲁的动作弄得差点没有哭出声来。

凌筱雅看着风音红了的眼眶,忍不住想,也不知道风音是想哭冯县令对她太粗鲁了,还是哭冯县令刚才打她的那一耳光!

“郡——郡——郡主!你是郡主,这怎么可能!”凌冬娘好像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打击一般,步伐不稳的向后退,似乎不敢相信朱云竟然是郡主!

凌筱雅此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你说凌冬娘还有害怕郡主的心理。这风音怎么这么奇葩,是真的不害怕郡主?还是觉得凭着冯县令压根儿就不必害怕郡主?

凌筱雅觉得应该是后者多一点吧。

凌冬娘要是不出声,朱云都要忘记她了。

凌冬娘猛不丁的被朱云冷冷的瞧着。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知道朱云的身份之后,凌冬娘只觉得朱云的眼神好恐怖,好像再被朱云再多盯上一秒,她就会窒息而亡似的。

朱云此时懒得理会凌冬娘,她此时的全副心神可以说,都放在风音身上了。

冯宇墨被眼前答应一幕也弄得晕晕的,他实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一个郡主!谁能告诉他,如今他该怎么办吗?

朱云整个人的气质好像一下子变了,先前孩子般的天真可爱似乎一下子的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则是处于上位者的威严。不过,朱云的年纪到底有些小,所以她身上的威压还是不够重。

“你,刚才是你说我有娘生,没娘养!”

朱云眯起眼眸,危险的打量着风音。

每个人都有逆鳞,很显然朱云的逆鳞就是她的母亲!

风音竟然敢拿她死去的母亲说事情,无疑是触碰到了朱云的逆鳞!

冯县令在听到朱云开口的时候,差点有昏倒的心!

履郡王府那些事情,谁会不知道,风音这白痴居然往朱云的心上插刀!

风音不服气的抬头看着朱云,在风音眼里,朱云这什么郡主压根儿就没什么了不起的!

冯县令用余光瞄到风音的神色,顿时一惊,这侄女脑子是有问题吧!

她都已经知道朱云的身份了,竟然还敢这么大不敬的看着朱云,她想死可以,可别拉着他啊!还有他的前途,这么多年,他好不容易才等到升迁的机会,要是因为风音没了,他发誓,他肯定会活活掐死风音!

风音正不服气的想要抬头冲着朱云吼,冯县令抢先一步一耳光甩上去,狠狠扇了风音一耳光!

风音不可置信的看着冯县令,“舅舅!”

她的舅舅竟然一天之内,竟然扇了她两个耳光!就是因为朱云这贱女人!

朱云冷冷的看着风音红肿的面庞,她只觉得这两巴掌实在是太轻了,她恨不得让风音死!她竟然敢侮辱她去世的母亲,她就算死伤一百次都难解她心头只恨!

冯县令没好气的冲着风音吼,“还不赶紧给郡主请罪!郡主,风音平时让我给宠坏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她一次。下官保证,从此她绝对不会再惹是生非。”

“大人有大量?”朱云歪着脑袋,状似天真无邪的开口。

这样的朱云让凌筱雅觉得很恐怖,她绝对有理由相信,风音今天绝对要倒霉了!

徐子寒平静的犹如一潭深水的眼眸也闪过一丝波动,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可我不是大人啊!我是小人,本郡主今年可只有8岁。所以大人有大量,我是没有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小人有小量呢?”

冯县令万万没有想到朱云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张脸顿时红了白,白了红,煞是好看。

凌筱雅也想笑,话说朱云要是生在现代,绝对是辩论的高手啊!小小年纪,都没有人教,这歪理倒是一个接一个的。

“你想怎么样!”

风音不是傻子,她是被宠坏了,自私自利。可是在看到她最的依仗冯县令竟然都跪在朱云面前,甚至还因为她,扇了她那么两记耳光!

可风音就是看不惯朱云,她算什么,只不过是个丫头片子罢了!竟然敢打她!

“我想怎么样?让我想想,大不敬是什么罪名呢?”

朱云双手负在身后,围着风音走来走去,似乎是在欣赏风音的落魄似的。

“大不敬是什么罪名?”

朱云年纪小,可这不代表她不聪明,没本事!要是她真不聪明,没本事,太后也不会这么宠爱她,甚至比起亲孙女还要宠爱!

冯县令的双唇都在颤抖,他万万没有想到朱云一个小丫头,竟然能问出大不敬是什么罪名!

“怎么?你一个县令,难道连我大梁的律法你都不知道?那你还当什么官儿啊!要我说,你就直接告老还乡,当个种地的算了!”

朱云看着冯县令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凌筱雅仔细想了想,她对大梁的律法也不是很熟悉,看来她也该尽早熟悉大梁的律法才行!

“凡犯大不敬罪者,一律凌迟。”

冯县令艰难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凌筱雅一听,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乖乖,这大不敬的罪名还真是挺大的啊!凌迟,不会是她想的那种吧,就是拿刀子把人的肉切上几千刀的那种,凌筱雅光这么想想,都觉得胃里都在翻腾了。

冯宇墨也是熟悉大梁律法的,在听到凌迟二字的时候,他也不近愣了愣。虽说风音确实是不讨人喜欢,甚至自己还很讨厌她,可风音到底是他的表妹,他也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风音被凌迟。

朱云见风音一点害怕的迹象都没有,这么短的时间里,朱云还是有些了解风音的,这女人不是不怕死,而是压根儿不知道什么是凌迟。

朱云的漆黑的眼珠子拼命的转啊转,似乎是想要给风音好好解释一下什么是凌迟。

“云儿。”

凌筱雅一看风音的眼珠子拼命的转啊转,心里就猜到风音心里肯定是没有打什么好主意!所以连忙开口阻止。

其实凌筱雅也能猜到朱云想干什么,八成是想给风音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凌迟。可这样固然能够吓到风音,可朱云一个8岁的小丫头,说这个,不也是太血腥了嘛!

朱云正想吓唬风音呢,一听凌筱雅的话,忍不住嘟起了嘴巴。后来,在接触到凌筱雅担忧的眼神之后,朱云的心暖了起来。

冯宇墨是个精明的,一看朱云对凌筱雅的态度,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凌姑娘,我表妹刚才得罪了郡主,还请你代为说清,在下保证,我表妹绝对不会再冒犯郡主了!”

冯宇墨躬身对凌筱雅说道。因为说的太急,甚至白皙的面庞都涨红了。

徐子寒倒是有些赞赏的看了一眼冯宇墨,是个聪明的,知道在最危险的情况下,把握住对自己有利的人和条件。

凌筱雅一脸无语的看着冯宇墨对她躬身行礼,早知道她就不开口了。

凌筱雅对风音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让她为风音说话,凌筱雅自认为她没有这么好的肚量。

冯宇墨一看到凌筱雅皱眉,就猜测凌筱雅八成是不愿意,于是连忙说,“凌姑娘,这几日我娘也是帮了你不少,向不少夫人推荐了客似云来,还请凌姑娘看在这一点薄面上替我表妹求求情。”

风音捂着自己被打的面庞,双眸柔情似水的看着冯宇墨,心里是感动不已,原来自己的表哥心里是有她的。否则怎么会愿意替她向凌筱雅那贱丫头低头呢!

亏得冯宇墨不知道风音的心思,否则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他肯定会很想草一句,你丫的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是在威胁自己?而且还是明显拿恩情来威胁自己。

不过,冯宇墨还真是抓住她的软肋了。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人情了。

“云儿,我看这位风大小姐脑子八成有问题,您也别跟她计较了。”

凌筱雅到这时候,也没有忘记,暗暗踩一脚风音。反正她也觉得风音这女人是挺欠收拾的!

朱云很给凌筱雅面子,“好啊,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其实朱云也没心情玩儿什么凌迟,太恶心!也太吓人了!

冯县令闻言也算是松下了一口气,朱云暗中捕捉到冯县令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要是两颗门牙再长一点尖一点,简直就是个小恶魔了!

“我这次回京城以后,一定会好好跟表舅谈一下,冯县令你是怎么教养外甥女的!嗯!”

朱云边说还边点了点脑袋。

“郡主——”

冯县令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朱云,她——她是要断他的仕途啊!

冯宇墨更是惊讶的连嘴巴都忘记闭上了,要是他爹升迁无望,那么他以后的前程也就全都没有了!那他又何谈去国子监读书!

凌筱雅真心觉得朱云配得上小恶魔的称号了,不出售还好,一出手就往人的心尖上去戳。

“啪——啪——”

冯县令毫不客气的又往朱云脸上甩了两个耳光,打得风音整个人都懵了。

凌筱雅撇了撇嘴,她可是一点都不同情风音,这女人活该!

“郡主,下官的外甥女大胆无礼,竟然敢冒犯郡主。下官就将她交给郡主处置,郡主想如何处置她,下官都绝无怨言。”

冯县令打完风音以后,立马朝朱云抱拳说道。脸上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有多清明呢!

朱云有些愣了,她刚才说的什么凌迟,都是说着玩玩儿的,她就算再早熟也只是个孩子,最多也就是嘴皮子厉害一点,其他的,她还真不行。

冯县令突然搞这么一出,她还真是有些紧张的。

凌筱雅的眼睛倒是眯了眯,这个冯县令真是个有野心的,风音没阻碍他仕途的时候,他愿意保。可一旦风音于他的仕途有碍,那么风音就成了弃子,冯县令会毫不犹豫的舍弃掉!

这样的人很可怕!

凌筱雅此时倒是有些疑问了,按冯县令这种性子,做了这么多年的官,按理说,早就可以爬上高位了,怎么还在一个小小的落霞镇窝着,当一个小小的县令呢?

凌筱雅自然是不知道冯县令和冯夫人不可不说的一段往事了!

凌筱雅虽然好奇,可她的好奇心到底没有那么重,就疑惑了一阵,也就抛下了、

冯宇墨虽然震惊冯县令居然就这么把风音给推出去,但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父亲做的决定,他没有本事更改。

徐子媛也觉得冯县令实在是有些太势力,太小人了,就因为朱云的一句话,就要舍弃自己的亲侄女。这样的人,为了往上爬,怕是什么都愿意做吧。

风音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冯县令,双手紧紧的抓着奉献冯县令的袖子,“舅舅,我是的亲外甥女啊!你怎么能把我推出去,难道你想让我被这——被云郡主给杀了嘛!”

在风音心里,要是朱云落在她手上,她肯定要她生不如死!

以己度人,风音在心里也认定,自己要是落在朱云手上,她肯定也会这么害她!

冯县令冷冷的将风音的手甩开,目无感情的看着风音,好像风音就是个陌生人一般,“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接受惩罚。”

凌筱雅真心觉得冯县令是一个小人,不过,心下鄙夷,可是这种人还是不应该得罪。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这可不是说着玩玩儿的。

“冯县令说的是什么话,云儿刚才只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我每次来落霞镇,听到的可都是百姓夸赞您治理有方,百姓才能安居乐业,路不拾遗。云儿,就算要跟皇上禀报,肯定也是要说这些重要的,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云儿肯定不会说的。云儿你说,是不是。”

朱云被凌筱雅瞪得有些不明所以。其实她才懒得跟皇帝表舅说一个小小的县令!这样不是太掉价了!

不过,朱云被凌筱雅瞪得没法子,只能点了点头,“是啊。”

冯县令闻言一松,同时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则是愈发的深邃,这人是谁?刚才听宇墨的语气,似乎是认识这女子。这女子竟然跟云郡主的关系这么好,那他——

凌筱雅接触到冯县令别有深意的眼神,不禁意的皱了皱眉,自己怕是让人盯上了。

徐子寒在看到冯县令用着打量货物的眼神看着凌筱雅,心不禁沉了沉。不知为何,他一点都不喜欢冯县令这么看着凌筱雅。

这让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至于为何不舒服,徐子寒一时间也找不到头绪。

“不过,刚才云郡主也说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想风小姐还是要受些惩罚的吧。”

朱云有些奇怪,凌筱雅干嘛要突然喊她云郡主,而不喊她云儿了。

“凌姑娘说的是,本官也正是这么想的。”

凌筱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冯县令对着朱云,这姿态好像是低到了泥里似的。对着自己,倒是开始摆官架子。

“我相信,冯县令这次将风小姐带回去,一定会好好严加管教的。”

凌筱雅这话,无疑就是在表明,风音就直接交给冯县令了,他爱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

冯县令看着凌筱雅不禁点了点头,看来这姑娘是个聪明识时务的。

朱云一下子不满了,觉得凌筱雅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风音呢!把她交给这糊涂县令,这人肯定是会偏袒徇私的!

凌筱雅死死拉着朱云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云郡主放心,下官一定会严加管教风音,绝对不会在让她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下官这就回去,严加管教风音,下管告辞了。”

冯县令在一个村姑面前跪了那么久,简直觉得是在侮辱他,说完这话以后,甚至都没有再去得到朱云的同意,就匆匆带着风音离开。

凌筱雅清眸中闪过一丝嘲讽,随即又归于平静,跟冯县令这种人生气,不值当。

冯宇墨离开的时候,倒是朝着凌筱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凌筱雅对冯宇墨还是蛮有好感的,同样对他礼貌的笑了笑。

等到冯县令离开以后,凌筱雅就将眼光放到了凌冬娘身上。

“小姑姑,你是想继续呆在这里?”

凌冬娘死命的摇头,哭的稀里哗啦,脸上的胭脂也哭的一道一道的,凌筱雅见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真的是想忍耐一下的,可凌冬娘这造型实在是让她有些受不了。

“不!不!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你是魔鬼!你是个魔鬼!

在凌冬娘眼里,眼前的凌筱雅压根儿就不是人,你说以前的凌筱雅多软弱,让人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可如今的凌筱雅呢,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好厉害,好让人捉摸不透!

尤其凌筱雅一个小村姑,怎么可能认识郡主!更让人稀奇的是,郡主竟然还这么听凌筱雅的话!

此时凌筱雅在凌冬娘心中完全就是妖魔的化身了,好想凌筱雅随时都会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吞了她!

凌筱雅看着凌冬娘一脸恐惧,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她太恐怖了吗?怎么凌冬娘这么害怕自己?

凌筱雅见凌冬娘想要离开,还想提醒一下凌冬娘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脸蛋,毕竟她现在这样子,真跟女鬼没有任何区别!

可惜,凌冬娘压根儿就不想听凌筱雅说什么,直接跌跌撞撞的跑了跑了,似乎后面有什么在追着她一般。

“我很恐怖吗?她见着我,就跟见着鬼似的!”

凌筱雅忍不住将心头的疑问问出来。话说,她真的是很好奇。

朱云摇了摇头,她真心觉得是那什么凌冬娘的脑子有问题,除此之外,她是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朱云,这丫头,也是够可爱的。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凌筱雅也不想再说什么生意了,毕竟她好像是跟宝祥居有仇一样,每次来,都肯定会出事情。

以前凌筱雅是不迷信,崇信科学的。可从她穿越到这陌生的大梁开始,对这些鬼神之说,她就相信了不少。

“凌姑娘,在下这次可又是帮了你不少,难道你都没有什么想说的?”

就在凌筱雅打算离开的时候,徐子寒轻的好似微风的声音响起。

凌筱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似乎只要听到徐子寒的声音,心就不禁提了起来。

“那我真是多谢徐公子了。大恩不言谢,相信,徐公子是男子汉大丈夫,更是不会计较这么一点小事的,对吧。”

欠徐子寒的人情是不好还,不过,凌筱雅已经默默的在心里决定,她这辈子绝对是不会再跟徐子寒合作了,合作一次,她就倒霉一次!

要是一般男人听着凌筱雅的话,肯定会说一句,那是自然。

不过,可惜,徐子寒从来都不能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去揣测他。

“凌姑娘,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在下相信凌姑娘你一定懂得什么叫做知恩图报吧,跟那些忘恩负义的小人,绝对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徐子寒嘴角噙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可是那笑容让凌筱雅看着,就只有一个感受,她好想直接一拳打碎徐子寒脸上的笑容,你妹的,明明是个心机boy,装什么温柔美男啊!

朱云也看不惯徐子寒的做法,正打算严厉呵斥一番,凌筱雅连忙按住了她。

“徐公子你说的真是。正巧,我今天来就是有生意想跟你谈。”

徐子寒好笑的看着凌筱雅眼底闪烁着浓浓的怒火,可是偏偏嘴角却挂着和善的笑意。

这样的凌筱雅,就像是将锋利的爪子藏起来的小猫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自己的爪子露出来,然后——

这么相一想,徐子寒就笑的更加开怀了,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般。

“既然要谈生意,就请里面坐吧。”

进了内屋,里面有凝神静气的檀香,可是凌筱雅闻着檀香,却觉得心头有一股火在燃烧,为什么!为什么她每一次都玩不过徐子寒!

徐子寒也早就将不相干的人打发走了,甚至连茗烟和绿意也给赶到外间去了。

所以此时房内就只有凌筱雅、朱云和徐子寒兄妹俩。

凌筱雅看着徐子寒淡定的喝茶,一副翩翩浊世公子的模样,她心里腹诽的更加厉害了,明明是只大灰狼,居然还好意思装纯情!

凌筱雅懒得跟徐子寒多寒暄什么,直接打开包袱,将米老鼠和红绳儿编织的中国结递给徐子寒。

徐子寒接过凌筱雅的包袱一看,他对这些女孩子家的东西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徐子媛的眼睛倒是一亮,伸手拿过一只米老鼠,“这个好可爱。”

女孩子都对这种可爱的东西没有免疫力!徐子媛也同样如此。

“这叫米老鼠。”

“老鼠?这么可爱的东西竟然是老鼠?”

徐子媛瞪大美眸,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讶,尽管知道了自己手上拿着的其实是老鼠,可徐子媛还是很喜欢这米老鼠。

凌筱雅看着徐子媛的表情,就猜到徐子媛心里的想法了,忍不住在心里撇了撇嘴,心道,真是没有眼光!难道你不知道米老鼠在后市,可是无数孩子心中的挚爱啊!

“这红绳结儿是什么?”

凌筱雅下意识的就想叫出是中国结,不过这时候是大梁,可不是什么大梁。

话到了嘴边,凌筱雅就突然咽下,“这个叫红绳结。”

“红绳结?”

这结倒是挺好看的,只是这名字倒是很俗。

“你别小看这红绳结啊!这编织出来的红绳结有很多名字的,你手上拿的就是同心结,对了这两个应该是一对。”

“同心结?”

徐子寒挑了挑眉看着凌筱雅,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没错,就是你想的。这同心结,就特别适合男女定情交换信物!除了同心结,这里还有如意结,平安结……”

凌筱雅指着不同的中国结给徐子寒看。

徐子寒不愧是天生的商人,很快就从中发现了巨大的商机。

徐子寒目光深邃的看着凌筱雅,其实他还真是有些看不透凌筱雅。你说她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姑,为何却懂得这么多东西,有些东西甚至是让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尤其凌筱雅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她。她就像是一本浩瀚的书籍,让人想要不停的去翻阅,然后寻找到新的东西。

徐子寒不能不承认,凌筱雅这一身高深的医术,是他想要得到的。要是换做另外一个人,徐子寒早就是不择手段的也要将人收为己用,可是有这么高明医术的人偏偏是凌筱雅,他对她心里似乎总是存了一份不忍心。

“诶,你这么不怀好意的盯着筱雅做什么!”

这些红绳结,朱云早就缠着凌筱雅跟她见过了,所以她是一点都不好奇的。可当她看到徐子寒居然不怀好意的打量凌筱雅的时候,她这僧伽那个人顿时不好了!

徐子寒被朱云的大嗓门弄得一惊,这才醒过来,刚才他好像看凌筱雅看的入迷了。

徐子寒不禁想要敲一敲自己的脑袋,徐子寒啊,你见过的美女何止千千万万,怎么就看着一个黄毛丫头入迷了呢?

“刚才,我听凌姑娘说的这些红绳结,听得入迷了,还请凌姑娘见谅。”

徐子寒到底是徐子寒,一时的失态之后,马上又恢复成原来的波澜不惊。好似刚才那失态的人不是他一般。

凌筱雅倒是不惊讶,反正她不会自恋的以为徐子寒看上她了!别说她只是个11岁的小姑娘,再说,她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徐子寒会看上她才怪了!

“徐公子,你看这米老鼠和红绳结如何?”

“不错,确实是很大的商机。不过我看这米老鼠不难制作,就是这红绳结拆了之后,绣娘应该也能自己琢磨出来吧。”

“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啊,竟然敢偷筱雅的技术!”

凌筱雅还没怎么样,朱云就先发飙了!

“云郡主,虽说你的身份贵重,可是我跟凌姑娘在谈生意,您最好还是不要多插嘴。”

徐子寒淡定的看着朱云,一点都不为她的怒气所动。

“云儿,你暂时先不要说话。”

凌筱雅这话无疑是附和了徐子寒的话。

朱云顿时气得不行,“我是在帮你啊!”

朱云发现,凌筱雅怎么能跟着徐子寒一个鼻孔出气呢!这真是气死她了!

“放心,徐公子可不是这么无耻的人,当着主人的面就敢说偷技术。”

这是给自己下套吗?可惜卑鄙无耻的事情,他徐子寒做的多了,多这么一件,在他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