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风音倒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姑娘这是激将法吗?可徐某向来以为,只要能达成目的,就算不择手段又怎么样呢?”

徐子寒倒是想看看凌筱雅会怎么回答。

“徐公子,你说的不错,这米老鼠的制作法子不难,只有红绳的编织方法也是简单的,只要让绣娘拆了,然后再自己琢磨一下,我相信她们一样能你编织出来,甚至还能编织出比原来更复杂美丽的图案。”

凌筱雅坦荡荡的看着徐子寒,似乎一点都不为徐子寒的话害怕。

“哥。”

徐子媛有些担忧的看着徐子寒,一时间她都搞不懂徐子寒的想法了,他不是希望能得到凌筱雅的帮助吗?可威慑么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却样样都在刺激推离凌筱雅呢?

徐子寒给了徐子媛一个放心的笑容,随后继续笑容满面的看着凌筱雅,可是那笑容,落在凌筱雅眼中,那就成了狐狸的笑容,不安好心!

“凌姑娘,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那你想跟我做什么生意?”

“徐公子,你能仿制米老鼠,其他人也同样可以。当然了,你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你当然是能够赚上一笔。不过,我想按着徐公子你的野心,应该不止想赚那么一笔吧。”

徐子寒嘴角的笑容顿了顿,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充满了凌厉,似乎有些诧异凌筱雅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凌姑娘的意思是,你还有不少这样的玩偶喽。”

“徐公子,你说呢?”

凌筱雅不答反问,看向徐子寒的眼神隐隐带着挑衅的意味。

“至于这红绳结说实在的,利润不是很高,可是架不住它卖得多。不过我看徐公子手下的绣娘做的都是好东西,让她们耗费功夫去编织这红绳结,是不是有些太大材小用了呢?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徐子寒嘴角的笑意逐渐退下,怎么,就允许你算计人,就不允许我算计你了!

徐子寒不能不承认,凌筱雅很聪明,确实,这红绳结能赚的不多。他手下的绣娘是能将它拆了,然后知道它的编织法子。可是他总不能让他手下的绣娘停了手上的活儿,专门去编织这红绳结吧,那绝对是得不偿失。

不能不说,凌筱雅算是抓住了徐子寒的软肋。

徐子寒深吸一口气,灿若寒星的眼眸在看向凌筱雅的时候,带了一份欣赏,好似又多了一份挑衅,“凌姑娘,在下自从做生意以来,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如今在你手上可真是接二连三的破例了。”

“那我可真是荣幸了。”

可惜这种荣幸她一点都不想要。

“凌姑娘不如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徐子寒算是知道了,凌筱雅心里肯定是有成算了。

“这红绳结呢,徐公子手上没有人做,可我多的是人做啊。所以这红绳结就由我独家提供,当然了,这价钱也好说,像这种简单的,两文钱一个,像这种编织复杂的就4文钱一个。”

徐子寒低头看了看那一个个红绳结,点了点头,不贵。到时候自己趁着红绳结新鲜推出去,绝对能赚上一笔。

“可以。那这布偶呢?”

徐子寒倒是想听听凌筱雅对这些布偶有什么想法。

“这些布偶就简单了。我是这么想的,我每次也不会带多,也就只给徐公子,你带上5个,可每一个布偶,徐公子你要用10两银子买下。”

徐子寒挑了挑浓黑的眉毛,好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凌姑娘,你确定你没有说错?这么个布娃娃,你居然好意思说要10两银子一个?”

徐子寒只差没有说上一句,你怎么不去抢劫了!

凌筱雅也不恼,目光平静的看着徐子寒,“徐公子,我这卖的布娃娃吗?我每月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新的布娃娃,而且还附送好听有趣的故事。你买的是创意,而不是这布娃娃。”

“那价格也有些贵。“

徐子寒是何等精明的人,一听凌筱雅的话就明白她的用意了。没错,按照凌筱雅说的,50两银子买创意,确实不贵,起码布娃娃拿到以后,他自己就可以让人做了。只是出于商人的本性,徐子寒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不就50两银子,有必要这么多话!”

朱云在一旁忍了一大半天,听徐子寒为了50两银子,都不愿意掏钱,顿时不满了!当男人就该豪气,凌平安那个小鬼都比徐子寒要强多了!

徐子寒淡淡的扫了朱云一眼,轻启性感的薄唇,“云郡主是天潢贵胄,您不需要为生计担心,只要您轻轻挥一挥手,多的是人就将您想要的东西送到您面前了。您自然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底下的人生活的有多辛苦了。50两银子,您可知道普通一家5口人,5两银子就能让他们生活1年了,50两银子,我想他们最少也能衣食无忧的生活10年了!”

徐子寒的声音很轻很淡,好想没有带着一丝感情一般。可凌筱雅却从中听出了嘲讽。

朱云一张小脸几乎涨的通红,徐子寒是什么意思,是在故意嘲讽她嘛!她生来就是天潢贵胄这是她的错嘛!徐子寒凭什么给她脸色看!

朱云气得想要发飙,凌筱雅及时按住了朱云,示意她稍安勿躁。

“徐公子,您要算是底下的人,那我更算是低到泥里的人吧。你好歹身穿绫罗绸缎,吃的也是山珍海味。可你知道乡下人家一般过得是什么日子,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年到头都难沾到一丝荤腥。”

“这是人生来的命。”

徐子寒目光清冷,似乎一点都没有被凌筱雅说动一般。确实,如他这样的人,心几乎可以说是冷的,就这么点小事情,他确实不会有什么反应。

“没错,这是人生来的命。那么云儿投胎好,成为郡主又有什么错。她在想享受郡主的尊荣时,同样也是要付出作为皇室郡主的义务。”

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徐子寒不禁瞄了一眼凌筱雅,她的胆子确实是大的出奇!

凌筱雅不卑不亢的看着徐子寒,一双犹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眼,似乎在说,“我没有说错。”

“凌姑娘,言归正传。5个布娃娃,你要我50两银子,未免是有些贵吧。”

“徐公子,我一点都不觉得贵。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每个布娃娃都是伴随着一个美丽的故事,我敢向你保证,这些布娃娃的故事,肯定会有很多小孩子甚至闺阁中的小姐喜欢。徐公子也可以自己去请人写故事。不过,徐公子,你这请人写故事,可是得花钱的。这还不算。你能保证他写出来的顾氏,就一定能吸引人?”

“你能保证你写出的故事就一定吸引人?”

徐子寒不答反问。

“能。我有这个信心,我写出来的故事,一定吸引人。”

笑话!像米老鼠、唐老鸭、hellokitty这些卡通人物,现代的孩子可是喜欢的不得了,这些平时就缺乏娱乐项目的古人会不喜欢,凌筱雅才觉得奇怪呢!

“凌姑娘不做生意可真是可惜了。”

徐子寒这话倒是真心诚意的,凌筱雅确实是个做生意的天才,这小脑袋瓜子里的想法是一个接一个,而且是一个好过一个。

“我只是个小村姑,可从来没想过做生意,这一点徐公子可以放心。对了,再提醒徐公子一句,这些布娃娃呢,你可以分个档次,上中下三等,最好的,这价格可以定的贵一点,而且都是限量的,最好能再弄一个标志,表示这是宝祥居专产的布娃娃。到时候,就算别家仿制了,也能说是冒牌货,没有原装正版的好。”

凌筱雅忍不住再次感叹,你说这古代怎么就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法呢,否则自己一旦申请了专利,哪里还需要担心别人去盗呢!

“这有用吗?”

朱云是没有听懂凌筱雅的话,难道弄一个什么标志,其他人仿制就没有用了吗?

徐子寒倒是一下子就想通其中的关键了,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多了一份惊喜,“凌姑娘,在下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多谢徐公子你的欣赏了,请把这次的钱给我吧。总共是3个米老鼠,30个简单的红绳结,20个复杂的红绳结,总计30两白银,140文。”

徐子寒颇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凌筱雅,他才觉得她如此特殊,聪明的好似不像世间平凡的女子一般,可她倒好,转过头就跟他算钱,这真的是——

“好,凌姑娘放心,徐某不会赖账的。只是徐某还是希望凌姑娘能够跟徐某合作。”

“我们不是已经在合作了嘛?”

凌筱雅知道徐子寒说的合作什么,只是可惜,她可不愿自己一身医术被徐子寒利用!

这是她凌筱雅的骄傲,也是她的底线。

“凌姑娘好好考虑考虑我的话,以免将来后悔。”

“我凌筱雅做过的决定就从来不知道后悔两个字该怎么写。不过,如今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了。我想徐公子一定不会吝惜人手的是吧。”

徐子寒目光幽深的看向凌筱雅,随即点了点头,“不错。”

官衙

冯县令带着冯宇墨和风音回到官署,将冯夫人和冯氏全都叫了起来。等她们二人来了以后,就将不相干的下人都打发下去了,小红正想离开的时候,冯氏就来了,被冯氏一瞪小红也不敢再走。

冯夫人最近胃口好了,所以这身体比起之前也是好了不少。

冯夫人敏锐的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自己的丈夫铁青着脸,看向风音的眼神似乎是恨不得将风音给千刀万剐一般!

冯氏的眼睛好像瞎了一般,她看不到冯县令眼底的怒火,此时她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风音脸上的巴掌印。

“音儿啊,是谁打了你。你赶紧告诉娘,娘这就给你报仇去!”

冯氏紧紧抓着风音的衣袖,眼底满是对风音的心疼。

“啪——”

风音一看到冯氏,就开始哭泣,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任凭冯氏怎么问,就是不开口。

冯氏急了,心里的怒火找不到发泄口,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怒火对着小红,一巴掌想都不想的打向了小红的脸。

被打的小红懵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何要挨打。

“你个贱婢,你赶紧说,是谁打了音儿!你个贱婢难道你都不知道护主人嘛!”

在冯氏眼里,像丫鬟这种生物,那就是该为主子死,哪怕是拼了性命也不能让主子受到一点的伤害!

“扑通——”

小红跪了下来,委屈的流着眼泪,她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啊!为何她就得挨打,难道当奴婢的就该被打不成!

冯宇墨在一旁想要提醒一下冯氏,可冯氏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连冯宇墨的提醒的眼神都看不到。

“是我打得她,你要如何!”

冯县令端坐在正堂,一张脸铁青着,沉声开口道。

冯氏原本还想朝着小红动手,可是在听到冯县令的话之后,一下子僵住了,不可置信的扭转自己的脖子,似乎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大哥,音儿可是你的亲侄女啊!你怎么能对她动手呢!”

事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冯氏一时间甚至都忘记了,眼前坐着的人是她的亲大哥,是她最大的依仗。

“我怎么能对她动手?我为何不能对她动手!就是因为她,我未来的前途差点全都毁了!”

冯县令只要想起,风音竟然胆大包天的敢去招惹郡主,他就恨得牙痒痒,只恨不能直接亲手杀了风音算了。

“什么!老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风音到底是做了什么蠢事,竟然会影响到您的前途!”

要说冯夫人最在意什么,无疑就是她丈夫的前途了。虽然咋么些年来,她从来没有后悔跟冯县令在一起。可是想想昔年的闺阁姐妹,如今都是嫁给高官,拥有诰命的尊荣。她的同胞亲姐姐更是理国公夫人,超一品的诰命!这让她怎么能不嫉妒。

在落霞镇这个小地方,她都窝了快要十年了,要是再让她继续呆下去,她真的有发疯的冲动了!甚至她的儿子也要毁在落霞镇!一辈子郁郁不得志!

“郡主?什么郡主?大哥,你会不会搞错了,落霞镇什么时候来了郡主?”

冯氏到底是有些脑子的,连忙发出疑问,言下之意,就是冯县令搞错了。

冯县令气得不想再看冯氏。

冯宇墨淡淡的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解释了一遍,在说到朱云身份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是徐子寒认定了朱云的身份。

这下冯氏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她可不敢说徐子寒在那里胡说八道造谣。要知道冒充皇亲国戚那可是杀人的大罪,更不会有人冒指认皇亲国戚,那也是要杀人的大罪。

冯氏现在知道害怕了,急不可耐的看着风音,“音儿,你真的得罪郡主了?”

冯氏现在急切的香葱风音的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可惜,理想与现实总是相反的。

“娘,我又不知道她是郡主。你说,堂堂的郡主竟然跟一个小村姑混在一起,那不是自甘下贱——”

“表妹!”

“啊!”

冯县令在听到风音竟然敢说朱云自甘下贱的时候,气得两撇胡须都在颤抖了。

冯县令的动作倒是比思想快,直接起身,毫不客气的深处脚,狠狠踹了风音。

冯县令在怒极之下,这力道是可想而知,风音被踢得整个人都飞起来了。整个人犹如抛线物一般下落!

“啊!”

风音整个人最后落到了放花瓶的花架子上,花架子倒了,上面的花瓶砸到地上碎了,风音好似好死的躺在了花瓶碎片上。

风音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痛得她只想哭。

“音儿!我的音儿啊!”

冯氏见状,连忙来到风音身边。看着风音浑身上下都是血渍,冯氏心痛的不行。

冯夫人也被冯县令的狠戾吓了一大跳。

不过转念一想,这都是风音自作自受,怪不了任何人!

“大哥,音儿就算做错了,也只是个孩子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

冯氏好似想要看看风音现在怎么样,可是看着风音身上的伤口,她颇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

冯县令原本还有些后悔,自己下手是不是太重了。可是一听冯氏抱怨的话,忍不住冷冷一哼。

“夫君,你说风音她得罪了云郡主,要不我们还是将风音赶出去吧。”

冯氏原本就不喜欢冯氏和风音两母女,如今有这么名正言顺的理由,她真是巴不得立马就将这两人赶出去。

“娘!”

冯宇墨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冯氏。虽然他也很想冯氏和风音搬出去,可是风音一得罪郡主,他么就将人赶出去,这是不是太小人太势力了!

而且风音此时伤的还这么重,冯宇墨心里隐隐有些不忍心。

冯氏被冯宇墨的眼神,看的微微有些难看。

在冯宇墨澄净的眼神下,冯氏所有肮脏的心思似乎都暴露了,这让她一时间有些受不了。

冯宇墨又转头看向冯县令,见他虽然面色铁青,可是却没有开口否决这件事。显然是赞同了冯夫人的想法。

“大哥!难道你要把我和音儿赶出去不行!”

风音早就是痛晕了,冯氏心疼的看着风音,一颗心只觉得痛得不行,好似有千万根利剑刺在她的心上一般。

如果说风音受伤是对她沉重的打击,那么此时冯县令想要将她和风音赶出去,那又是在她心上划上了狠狠一刀!

“哼,这么多年来,我供你们母女吃喝。你和风音来那个个人更是借着我的名头到处的作威作福,这一切,我都看在咱们的血缘关系上忍下来了。如今风音得罪了云郡主,我要是还继续收留她,难道你是想害死我一家人不成!”

冯县令越说越生气,似乎冯氏是想要将他一家子害的家破人亡的罪人一般!

冯氏此时真是恨极了,她的女儿被冯县令打了耳光,此时脸上全红肿着。如今更是被冯县令给踢得晕倒了,身上被锋利的瓷片给划的处处都是伤痕。他居然都不给音儿请大夫,居然光想着怎么把她们母女俩赶出去!

什么叫做欺人太甚,冯氏此时是见识到了。冯氏更是将以往冯县令对她们母女俩的好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此时她心里只剩下对冯县令的埋怨和恨了!

冯夫人见冯氏和风音倒霉,此时忍不住开始落井下石,“我说小姑子啊,你也该为你大哥的前途着想才是,你想想你女儿如今得罪了郡主,难道你想咱们全家都陪风音一起死不成?”

冯氏冷冷的看了一眼冯夫人。哼,这女人算什么好东西!当初是个千金小姐,居然自甘下贱的跟人私奔,一天到晚摆架子,还以为她高高在上不成?对了,这女人不就是成天显摆着大哥对她的深情厚谊,要是让她知道——

“大哥,你要赶我走?好,那咱们就说说十五年前——“

“你给我闭嘴!“

冯县令突然暴跳如雷的吼道,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可想而知此时他有多激动。

冯夫人也被吓了一跳,就是刚才他说风音得罪了云郡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生气过啊!

冯宇墨此时脑子也觉得有些晕晕沉沉,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父母有些陌生,似乎有些不可预知的事情正在悄悄向他们袭来,他一直以为的幸福快乐的家,似乎也会因此消失。

冯氏看着冯县令要杀人的目光,丝毫不惧,他都要把她们母女赶出去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要撕破脸,那就全都撕破脸好了!她不怕!

冯县令在接触到冯氏鱼死网破的眼神,不禁有些心惊,她怎么忘记了,自己这个妹妹也是心狠的,如今他升迁在即,万万不能让冯氏坏了他的事情——

“我看在咱们同胞的份儿上,最后放过你一次。你记住了,下不为例。”

最后4个字,冯县令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可惜,冯氏向来不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看在一母同胞的份儿上?我看不是吧,大哥是怕——”

冯氏说到这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冯夫人。

冯夫人被冯氏看的心里一惊,不知为何,她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冯县令此时真的可以说是暴跳如雷了,似乎下一秒他就会上前去掐死冯氏。

冯氏一惊,这才猛地醒过来,身上也不禁除了冷汗,她刚才太得寸进尺了,她这个哥哥,她还能不了解吗?她怎么能疯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

冯氏收敛了一下神色,硬是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此时她也不用装了,只要一看到风音身上的伤痕,她就想哭。

“大哥,我是你亲妹妹啊!咱们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其实只要你好了,我这当妹妹自然要好。我要的也不多,只是希望我和音儿两个人能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冯氏这话是在向冯县令示弱,同时也是在警告冯县令,要是她跟风音不好了,那么他们就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吧!

“来人啊!”

很快就有小厮进屋,在看到满屋的狼藉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

“马上去请个大夫给音儿治伤。”

冯县令此时称呼风音为音儿,也是在告诉冯氏,刚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她们母女能继续住在官署。

很快又进来两个丫鬟,拿了软轿,冯氏小心翼翼的看着来人将风音抬上软轿,然后跟着一起离开。

冯宇墨眼神复杂的看着冯县令,他不是傻子,他能听出来,冯县令肯定是有什么把柄在冯氏的手上,所以才会这么忌惮冯氏。到底是什么?

冯县令在看到儿子满面复杂的看着她的时候,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微微咳了咳,“宇墨,你赶紧温书去吧。”

冯宇墨此时有千言万语想要问冯县令,可是最终他海华丝选择了闭嘴。他不敢问,他害怕他问了,他美好的家庭就真的消失了。

直到冯宇墨离开以后,冯夫人忍不住开口,“夫君,刚才小姑子说15年前——”

“不要再问了!“

冯县令突然朝着冯夫人大吼。冯夫人嫁给冯县令这么多年来,冯县令别说吼她了,就连大声跟她说过话都没有。

这么一想,冯夫人顿时委屈的不行,眼眶里也蓄满了泪水。

冯县令的炎帝闪过一丝厌恶,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也是个半老徐娘了,还哭什么哭!

冯县令忍下心头的厌恶,柔声开口,然后伸手将冯夫人搂入怀中,“15年前哪里有什么事情,是小妹她故意提起15年前,是为了提醒我,当初我还没有发达,都是靠着她辛辛苦苦的给我做针线活供我读书。小妹她提起这事情,是想让我记得她的恩情。我刚才之所以这么生气,就是觉得以前的事情太难以启齿了。怕你知道了会瞧不起我。”

冯夫人一听,顿时放心了,她对冯县令的话,是深信不疑。

“夫君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当年小姑子是帮了你不少,可你也养了她和风音这么多年,再大的恩情也还完了。”

冯夫人算是讨厌死冯氏和风音了。尤其是冯氏当年更是卑鄙无耻的给他丈夫塞女人,幸好是没有塞成功,否则她连杀了冯氏的心都有了。

“算了算了。她到底是我亲妹妹,我就看在去世母亲的份儿上,再帮她一把好了。”

冯县令颇有些感慨的开口。

“夫君,你可真是善良。”

冯夫人简直觉得她的丈夫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了。

冯县令扯了扯嘴角什么都没有说。一只手搂着冯夫人,双眼用着最温柔的眼神看着冯夫人,另外一只手去悄悄放在身后,紧握成拳。

*

顾氏愤恨的烧着火!自从来到落霞镇定居以后,顾氏简直是觉得自己倒霉极了!

这跟她想象的生活实在是差的太远了!顾氏来落霞镇定居,是想当官太太,是希望别人来伺候她!可不是她每天像个奴婢一样去伺候人!

顾氏如今只要一想到陈氏和凌冬娘两个,浑身就忍不住气得发抖!

陈氏也就算了,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婆婆,是长辈!可凌冬娘呢!自己可是她的二嫂,她倒好,一天到晚就跟个千金大小姐似的,什么都不干不说,还一天到晚的要钱去买新衣服弄买胭脂水粉!

那些东西自己也想要啊!可陈氏那老虔婆说什么?说她要干活,穿的那么好做什么,要是弄脏了,该咋办!

当时顾氏听到陈氏说那些话的时候,差点气得没有吐血。

凌冬娘买新衣服和胭脂水粉的钱都是她家夏生赚来的钱买的!陈氏那老虔婆自己不舍得花钱,就硬扣她家的!

如今可好,她成了这个家的老妈子了,天天照顾着一家子的吃喝拉撒!

顾氏此时不禁怀念起在凤阳村的日子了,在凤阳村,虽说自己也要干活,可是起码还有黄氏帮忙。

哪里像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动手!

“娘,给我一些钱,我想去扯块花布做新衣裳!”

凌筱美“蹭蹭”的来到顾氏身边,撒着娇说道。

凌筱美也已经13岁了,正是爱美的年纪,看着凌冬娘经常裁布料做新衣裳,别提,她有多羡慕了。这不,她再也忍不住了,就来向顾氏要钱了。

顾氏正生气呢,一听凌筱美的话,顿时气得不行,没好气的将一根柴火扔到灶火台里,扭过头,恶声恶气的对着凌筱美开口,“要什么银子!一家子这么多张嘴吃饭,你小姑姑更是成天的花钱买新衣服,买胭脂水粉!咱家哪来这么多钱再让你买新布料!”

顾氏此时好像忘记了凌筱美也是她的亲生女儿,一听凌筱美竟然向她开口要钱,顿时噼里啪啦的将心头的抱怨说出来。

凌筱美一下子红了眼眶,不服气的开口,“凭什么小姑姑就可以三天两头的拿钱买新衣服!”

“谁让人家有你奶奶宠着。生个姑娘就是败家,除了要钱,还会做些什么!你还不赶紧去做绣活!”

“我才不要去呢!”

凌筱美撅起嘴巴,天天让她做荷包,那后拿去绣坊换钱,这样的日子,她真是过够了!

“你不去是不是?好,那以后你也别吃饭了!丫头片子,什么都不会干,除了浪费钱以外,你还能做什么!”

“娘,客似云来出了冰糖葫芦,吃过的人都说好吃。还说冰糖葫芦马上要卖完了,您赶紧给我银子,我要去买!”

凌筱美正想冲顾氏喊,谁知道凌平凡的声音突然传来。

很明显,凌平凡是跑过来的,看他脸蛋红扑扑的,额头上也有些汗水。

顾氏一看到凌平凡,顿时心疼的不行,“平凡啊,你怎么跑的这么快啊!赶紧坐下来休息。”

凌平凡不耐的推开顾氏要给他擦脸的手,此时他满心想的都是冰糖葫芦,“娘,赶紧给我3两银子,我要去买冰糖葫芦!”

“什么!”

“什么!”

这次顾氏和凌筱美异口同声的齐声喊道。

“什么冰糖葫芦,竟然要3两银子!你疯了吧,花3两银子去买吃的!”

凌筱美率先沉不住气喊了起来。

“你喊什么喊!平凡还小呢!”

小什么小,凌平凡今年也已经10岁了,都已经去吉祥酒楼当学徒了!

顾氏好脾气的冲着凌平凡笑道,“平凡,你说的什么冰糖葫芦是不是太贵了?3两银子,这可是咱家1个月的生活用度了。”

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凌冬娘经常要买胭脂水粉和新衣服。

“娘!他们都说那冰糖葫芦好吃,我就是要吃!我天天在吉祥酒楼当打杂的,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啊!如今我不过是想吃一串冰糖葫芦罢了,你居然都不给我钱!以后我都不认你这个娘了!”

顾氏向来宠爱凌平凡,一见凌平安生气了,顿时心痛的不行。

“好!好!好!你想要吃冰糖葫芦是吧,娘给你买!“

顾氏咬了咬牙说道,脸上的神情好似被割了肉一般。

凌平凡顿时高兴了。

可凌筱美不高兴了,“娘,我就是要钱买花布你都不乐意,弟弟要3两银子买吃的,你居然答应了。我不管,既然你答应弟弟买吃的。那你也给我1两银子,去买花布!”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要是顾氏就只是拒绝了凌筱美,凌筱美虽然生气,可也不敢继续闹下去。

可如今凌平凡一张嘴就要3两银子,还只是去买吃的。可顾氏就是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了,这让凌筱美怎么忍受的了!反正凌筱美是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了!(纯粹是气得!)

顾氏没好气伸出食指点了一下凌筱美的额头,顿时凌筱美的额头就红了,可想而知顾氏一点都没有留情,“平凡是你弟弟,你当姐姐的就该让着弟弟!”

“我只比他大3岁而已!凭什么有好东西就都得给他!我只是想要钱买布料做新衣裳,一套新衣裳做了,我能穿好久!可他呢,花3两银子,买什么冰糖葫芦,吃下肚子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也是你女儿,你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凌筱美此时真是恨得牙齿直打战了,凭什么凌平凡要什么就有什么,可她呢,只是想要买一块新布料而已,她娘都不愿意答应!

“关你什么事情!就凭我是男孩子,你是个赔钱货!将来养娘的可是我!娘多疼我一点怎么了!”

凌平凡被顾氏宠爱的可以说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十分的以自我为中心。

如今只要是阻拦凌平凡吃到冰糖葫芦的人,都是凌平凡的大仇人!

所以此时凌平凡恶狠狠的瞪着凌筱美,那眼神就跟看仇人一样!

顾氏也觉得凌平凡的话说的有些过分,虽说她重男轻女,可凌筱美到底也是从她的肠子里爬出来的,顾氏对她也是有两分感情的。

“你算什么!我可是你姐姐!你以后养娘,你凭什么养娘啊!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吉祥酒楼的一个小杂役!”

凌筱美此时是将所有的理智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她就想着怎么痛快怎么来!

这么一来,将顾氏心中对凌筱美心中唯一的一点怜惜之情也是弄得一点不剩了!

“啪——”

顾氏狠狠的甩了凌筱美一耳光,把凌筱美的脑袋都给打到一边去,“你给我满嘴喷粪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啊!你弟弟将来是有大出息的!你以为你弟弟跟你一样,赔钱货!”

凌平凡见凌筱美被打,高兴的拍起手来,就像以前在凤阳村的凌家的时候,凌筱美欺负了凌筱柔和凌筱雅,凌平凡要是遇到,都会在一旁开心的拍手跳脚!

这一幕是何其的相似,又是何其的讽刺!

“闹什么闹!不知道我要睡午觉啊!”这时,陈氏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