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极品一家/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氏一听到陈氏尖酸刻薄的吼声,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陈氏来到厨房,看到凌筱美红着眼眶,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不禁怒目瞪向顾氏,“你个败家娘们儿!筱美只是个孩子,你冲她发什么火!”

陈氏虽然也看不上凌筱美这个孙女,不过在儿媳和孙女之间,陈氏偏向的肯定是孙女!

顾氏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娘啊,是筱美这丫头要1两银子去裁花布,您要是心疼筱美这丫头,这钱不如您出好了!”

顾氏可是十分了解陈氏的,她要是愿意出钱,那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

果然陈氏面色一沉,看向凌筱美的眼神也不像之前一样和蔼,反倒是带了几分阴郁,“小孩子家家的,有的穿就好了!还拿钱买什么衣服!”

凌筱美顿时不服气的开口,“凭什么小姑姑可以每天拿钱去买新衣服和胭脂水粉!这根本不公平!”

“你个小贱蹄子,冬娘是你能说的嘛!她将来可是要嫁给贵人的!如今花那么一点钱打扮一下怎么了!”

顾氏恨不得直接朝着陈氏咆哮,你妹的,凌冬娘还嫁给贵人呢!都是17岁的老姑娘了!马上都要嫁不出去了!还嫁给贵人呢!真是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冬娘如今跟县令的外甥女成了朋友,到时候经风小姐介绍几个青年才俊,冬娘以后富贵的日子就来了!”

陈氏说着眼底还闪烁着几分期待向往的神色。

顾氏的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屑,就凌冬娘?别人不知道凌冬娘到底是如何跟风音混在一起的,她还能不知道?

这个事情是很简单滴!

自从陈氏和凌冬娘跟着一起搬到了镇上,陈氏就天天吼着要顾氏帮忙给凌冬娘牵线!

可顾氏哪里能有什么好法子,她唯一能跟达官贵人联系的就是她的妹夫——吉祥楼的祝掌柜了!

顾氏实在是被陈氏烦的不行,就直接带着凌冬娘去了吉祥酒楼,让她妹妹顾小菊帮着给凌冬娘找男人了!至于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呵呵,顾氏不知道!

就是那一次,正巧,风音也来吉祥酒楼吃饭。

不过当时恰好没有了包厢,顾小菊闻言自然是立马将自己的包厢让给风音了。

可凌冬娘那个娇蛮的性子怎么可能答应。不过在听顾小菊说了风音的身份,就立马主动让出包厢,见到风音之后,更是阿谀奉承的紧!

顾氏听顾小菊说,凌冬娘只差没有蹭上去给风音舔脚趾头了!

风音就是个喜欢让人奉承的,不能不说凌,风音还是选对了法子。

自此,风音就很喜欢带着凌冬娘一起上街。不过,这在顾氏看来,那根本是风音把凌冬娘当做丫鬟罢了!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凌冬娘则是得意的不得了!还以为她已经跟风音成为闺蜜了!

至于陈氏那更是得意的不行,觉得凌冬娘嫁给达官贵人更是指日可待了!

“我也已经13,可以说亲事了!凭啥有什么好事就都得先紧着小姑姑!”

女人这辈子图什么,不就是希望能嫁一个好郎君!

陈氏一天到晚的吹嘘凌冬娘将来肯定是当官太太的命!这让凌筱美怎么能不羡慕嫉妒恨!

“就你!也不赶紧回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

陈氏无不尖酸刻薄的说道。

在陈氏眼中,凌筱美就算在镇上生活了一段日子,可还是土里土气,头上用两条红绳扎着两个麻花辫,肌肤暗黄,五官也是平淡无奇,哪像她的冬娘,肌肤白嫩(因为从来不用出去干活晒太阳!),五官精致(陈氏自己臆想的!),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陈氏白日做梦的想法!)

凌筱美气得脸都红了,浑身都在不停的打战。

顾氏也不高兴了,自己的女儿,她想怎么骂都可以,但轮不到别人来说!再加上这段日子,她可是受够了陈氏了!

真以为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太太,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指示她做这个做那个,还老是抠他们二房的钱给凌冬娘置办新衣服和胭脂水粉!

“哟!我家筱美是不怎么样,可胜在年轻啊!哪像小姑子,今年都已经17了!连亲事都没有定下!再这么下去,小姑子怕是要嫁不出去了!”

顾氏这话就是在明晃晃的陈氏和凌冬娘的脸了!

“你个贱人,居然敢诅咒我的冬娘!看老娘不打死你!”

陈氏听到顾氏的话,顿时气得面色铁青,举起手就要往顾氏的脸上打去!

顾氏自然不会傻傻的站着让陈氏打,不过陈氏到底是她的婆婆,她也不能动手回打陈氏,否则自己就是不孝了!没个人一口一个涂抹都能淹死她了!

顾氏比陈氏年轻,东躲西闪的,倒是让陈氏打不着。

“你个贱人赶紧给我停下!”

陈氏气急败坏的开口。

陈氏打了顾氏几下,可都没有打到,而且陈氏已经多年没有运动过了,所以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

顾氏冷笑的看着陈氏,真当她是傻子啊!站着让陈氏这个老虔婆打!

“娘,您赶紧给我3两银子啊!”

凌平凡着急的对顾氏说道,这要是晚了,冰糖葫芦没有了,那该怎么办!

陈氏本来正追着顾氏打呢!一听凌平凡的话,顿时没好气的冲着凌平凡吼,“什么3两银子!小小年纪居然就这么败家!”

在陈氏眼里,除了她和凌冬娘要花的钱以外,其他人多花一毫,那都是浪费!那都是败家!

如今听凌平安一开口居然就是3两银子,顿时朝着凌平凡吼道。

“我家平凡要钱是有正紧事情要做!哪里像小姑子似的,成天浪费钱去买新衣服和胭脂水粉!”

顾氏一听自己的宝贝儿子被骂,那还了得,顿时冲着陈氏反驳!

“平凡要3两银子,是为了买那个什么冰糖葫芦,就是吃的!”

凌筱美立马在一旁补充。

“你个死丫头!”

顾氏咬牙看着凌筱美。

凌筱美在不在意呢!反正顾氏刚才都打了她耳光了!既然要不好过,那就大家都不好过好了!

“什么,买什么吃的居然要3两银子!小小年纪,竟然就这么败家!这钱不许给!”

陈氏一听凌平凡居然只是为了去买吃的,整个人顿时不好了。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拒绝。

“娘,您说好的,赶紧把3两银子拿来!”

凌平凡一听陈氏不给他3两银子了,顿时急的不行,立马拉住顾氏的袖子说道。

顾氏心疼儿子,转身就想去拿钱。

“你今天要是敢吧钱给平方,我就让夏生休了你这个败家娘们!”

陈氏见顾氏居然真的打算给凌平凡拿钱,立马出声威胁。

不能不说,陈氏的威胁还是很管用的。

顾氏果然停住了脚步,陈氏这老虔婆肯定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偏偏凌夏生是个孝子,陈氏哭几下,他肯定会答应!

“娘,赶紧给我3两银子,我要去买冰糖葫芦!”

凌平安一见顾氏停住了脚步,顿时不干了,立马不依的摇着顾氏的袖子!同时心里也开始埋怨起陈氏来!真是个讨厌的!居然敢拦着他吃冰糖葫芦!

“娘啊!”

顾氏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突然被一声哭吼打断了这尴尬的场面。

陈氏一看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哭的伤心,哪里还有功夫去管顾氏的事情。

顾氏连忙进屋拿了3两银子,给了凌平凡。

凌平凡拿到钱以后,立马高兴的走了。

凌筱美在一旁幽怨的看着顾氏,在她眼里,顾氏就是偏心,凭什么凌平凡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她只是想要钱去买花布做新衣裳,顾氏都不愿意答应!

“冬娘的!发生啥事情了!你不是跟着风小姐去宝祥居了,咋弄成这样子回来了?”

实在是凌冬娘此时的造型十分是太难看了,脸上涂得厚重的胭脂早就被灵动年的泪水给刷成一条一条的,乍一看,简直跟女鬼没有任何区别!

再加上凌冬娘那时候被朱云给推到在地上,凌冬娘起身的时候,弄得身上也全是泥土,所以此时凌冬娘看起来真是邋遢极了,简直就像是从乞丐窝里爬出来的!

也亏得陈氏能一眼就认出凌冬娘来,真心是难得!

要是凌筱雅在,一定会悠悠的感慨一句,什么叫做母女情深,诺,这就是典型的!

凌冬娘一看到陈氏,顿时哭的更伤心了,似乎要将所有的委屈都给哭出来,“娘!凌——凌——凌筱雅她不是人啊!”

凌冬娘疙疙瘩瘩了一大半天,总算是将一句话说全了!

其实凌冬娘是想说,凌筱雅不是人,她让鬼附身了!否则凌筱雅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居然能跟郡主混在一起,还——还把风音整的那么惨!

凌冬娘只要一想到什么千刀万剐,腿都在打颤了。风音好歹是冯县令的外甥女,冯县令再怎么样也会保风音的命!可——可她身后可没有撑腰的人啊!尤其她跟凌筱雅还有仇,万一凌筱雅唆使郡主对付她,那她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等死嘛!

凌冬娘是坏,可她也只敢对着比自己弱的人坏!比如说当初的凌筱柔和凌筱雅,可如今遇到比她身份不知道贵重多少的朱云,尤其又听到了千刀万剐,凌冬娘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立马就被吓得腿软了。

可陈氏不知道前因后果啊!一听到是凌筱雅欺负了凌冬娘,陈氏整个人气得不行,“冬娘啊!你放心,娘一定会给你报仇!顾氏,好好给我照顾冬娘,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让夏生休了你!”

陈氏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此时她已经认定,所有的事情都是凌筱雅搞出来的,就是凌筱雅害的她的宝贝女儿哭的这么伤心!

凌冬娘此时可以说是整个人都傻掉了!她脑海里现在留下的就只有风音的惨状,还有“千刀万剐”4个字,说实在的,她就连陈氏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的太清楚,就是因为太过害怕,所以此时她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顾氏在看到陈氏远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闹吧闹吧,最好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反正凌筱雅和陈氏两个人,她没有一个看得惯的!

无论是陈氏教训凌筱雅也好,还是凌筱雅教训陈氏也好,或者两败俱伤,顾氏都高兴的不得了!

只是当顾氏的眼神扫向一脸惊惧的凌冬娘,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对着凌筱美开口,“还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的扶你小姑姑进屋!”

凌筱美不悦的抿着唇,但她现在也没有胆子继续反驳顾氏,只能跟着顾氏一左一右的扶着凌冬娘进屋。

好在凌冬娘虽然是被吓破了胆子,可是性子却是比原来好了不少,乖乖的由着顾氏和凌筱美扶着进了屋。

凌筱雅自然是不知道陈氏要来找她算账。

她跟徐子寒谈好了生意以后,就带着朱云回客似云来。

“你干嘛要放过风音那女人,她居然有胆子说我去世的母妃,我真是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朱云此时腮帮都气得鼓起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耀着狂狷的光芒,可想而知,此时她还是很生气。

凌筱雅忍不住摇了摇头,虽说朱云早熟,可是对有些事情,这也没有早熟到哪里去啊!

“放过风音,是对冯县令示好。”

“一个县令而已,还要我给他示好!”

朱云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筱雅。好像她在说什么好笑的故事一般。

凌筱雅淡淡的扫了一眼朱云,“你难道不知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

更何况那冯县令横看竖看都不是一个好人,相反却是个极其有野心的,一切阻挠他向上爬的人或者事,他恐怕都会毫不犹豫的一一铲除。

“切!我才不信他敢对我动手呢!”

朱云浑不在意的说道。

也是按照朱云的身份,怕也是不相信冯县令一个小小的县令敢对她一个郡主下黑手。

“未必。难道你没有看出,冯县令是个极其有野心的,一切阻挡他向上爬的人,他肯定会不计较一切代价,一一铲除!”

朱云被凌筱雅阴森的话,说的有些毛骨悚然,明明是大晴天,她却觉得好像这天更冷了似的,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你别吓我。”

朱云有些吭吭巴巴的开口,大大的眼睛里倒是闪过一丝惧意。

知道怕就好。凌筱雅就怕朱云什么都不怕,到时候惹出大祸,那就不是说着玩儿的了。

“我没吓你。我看冯县令不敢动你,一来是因为你郡主的身份,让他顾忌着不敢动手,二来,怕是因为玉尧正赶来落霞镇,他担心会露了马脚。”

否则就凭朱云那时候说要在乾风帝面前给冯县令上眼药的时候,冯县令就想杀了朱云吧。

有些人干坏事,只局限于想一想。可有些人是既敢想,也敢做。

冯县令就是属于那种既感想又敢做的人。

“我倒是有些奇怪,凭冯县令这么狠毒的一个人,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县令。按理说,这种人应该早早就能爬上去才对。”

凌筱雅的清眸中闪过一丝不解。

“冯县令?落霞镇?不会是姨姥姥跟我说的那个人吧。”

朱云歪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想到什么了?”

“我好像听姨姥姥跟我说过,有个落魄秀才跟一个千金小姐互许终身,最后两人还私奔了。千金小姐的父亲一怒之下就跟千金小姐断绝关系,不过最后还是看在父女情分上,帮那个落魄秀才弄了个县令的位置,好像就是落霞镇,那落魄才子就姓徐。”

朱云想起太后经常会给她讲这事,倒不是太后觉得这事情有多好,而是为了提醒朱云,千万不要像故事中的千金小姐一样,做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

朱云当时因为好奇,倒是问了一句,那落魄秀才和千金小姐是谁。当时太后被缠的不耐烦了,才随意的对朱云说,那秀才姓冯。

至于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如今在落霞镇,还是朱云自己好奇打听出来的。

不过这到底是小事,所以朱云从来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过,如今要不是觉得冯县令,落霞镇有些熟悉,她还真是有些想不起起来了。

朱云说的随意,可凌筱雅听得嘴巴都咬合不拢了!

天啊,照朱云说的,冯夫人就是故事中的那个跟人私奔的千金小姐了!

难怪,凌筱雅还记得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冯夫人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有一股贵族的气质,原本她还有些奇怪呢,你说冯夫人只是个县令夫人,身上哪来的这么高贵的气质,感情人家从小接受的的就是最良好的教育啊!贵族的气质怕是刻在骨子里了。

“你怎么不说话?”

朱云有些好奇的看着凌筱雅,刚才不还是口若悬河的,怎么一下子就没话了!

凌筱雅扯了扯最几哦啊,难道她能说,她正在消化朱云给她带来的爆炸性的信息吗?

“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而已。”

“照你说的,那我们现在不是很危险吗?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梁都好了!”

朱云因为自己的想法,眼睛倏地就亮了。

“我暂时不会去梁都的。你少打鬼主意了。之前我是希望玉尧能晚些日子到,可如今我倒是巴不得他立马就能到。”

玉尧来了,起码能保证朱云的安全。

“一个县令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动手?你被忘了,我要是在落霞镇出事,他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是他没有对你动手的原因之一了。可你也不要太放心。冯县令那人,我是真的有些——”

有些害怕。

这4个字,凌筱雅没有说出口。

在现代,凌筱雅作为中医世家的传人,而且名气还不小,所以请她做药膳调理身子的国家级领导元首更是络绎不绝。

当然其中有和善的,也有一眼看过去就让人胆战心惊的。

凌筱雅能告诉朱云,她看着冯县令,就有胆战心惊的感觉。倒不是冯县令长期处于高位,身上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相反是冯县令为人太阴沉,他那双眼好似会冒出幽幽的冷光,只一眼就让人胆战心惊的。

凌筱雅在前世也有过这种感觉,那一次,她是给一个黑帮老大做药膳。

别问凌筱雅怎么会愿意给一个黑帮老大做药膳的,凌筱雅尽管是中医世家的唯一传人,甚至有不少国家元首请她做药膳调理身体。

可她本人却是一点势力都没有,被黑帮老大邀请去做药膳,她敢拒绝吗?当然不会。

凌筱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那黑帮老大的时候,真心的好似是心惊胆战,让黑帮老大那双似乎嗜血的眼眸盯着,凌筱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至于原因吗,很简单,第一因为黑帮老大杀过太多人,所以身上的戾气太重。第二就是因为黑帮老大从骨子里就是一个阴冷的人,让这种盯上,就好想被毒蛇盯上了!

想想,其实冯县令跟那黑黑帮老大其实是同一类人,骨子里都是阴险的。

朱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听着凌筱雅一本正经的开口,她无端的也是生出了几分害怕,“你别说了,说的我浑身寒毛都咬竖起来了!”

凌筱雅见朱云是真的有些害怕,才闭上了嘴巴。

“总之这段日子,我都不带你去镇上了。你跟我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带着,一直到玉尧接你。”

凌筱雅是真的担心冯县令铤而走险的对朱云下手,毕竟在落霞镇就他的势力最大,要无声无息的让一个人消失他还是做得到的,哪怕朱云是个郡主,可弄个意外事故,想来也不会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我不能去,你也不许去!”

没有凌筱雅陪着,就让她一个人呆着,那她真是要无聊死好不好。

“知道了,我陪你一起呆着。不行,幸好找了徐子寒要了人保护。”

朱云诧异的看向凌筱雅,“你什么时候向徐子寒要人保护了?怎么搞的好像那冯县令马上就要派人来杀我似的!”

朱云因为有些太激动了,所以这声音也情不自禁的网上提高了。

这时候凌筱雅和朱云正在繁闹的大街,朱云的大嗓门一出,立马有不少人纷纷向朱云看来。

凌筱雅立马拉着朱云离开,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你丫的,天天把人要追杀你挂在嘴边,你觉得很好玩儿嘛!

朱云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太激烈了,可她还是想不通,姓冯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难道他还真敢对她动手不成?

凌筱雅拉着朱云快走到客似云来的时候,才放缓了脚步,“总归在玉尧没来之前,你就只要记住一句话,对风音你是该怎么不客气就怎么不客气,可到冯县令的时候,你虽然还是不客气,不过什么阻挠他前途的话,你是说都不要再说了。明白吗?”

“知道了。”

朱云不在意的应了一句。

“云儿!我没跟你开玩笑啊!我现在真是希望玉尧现在就来了,赶紧把你带在身边。”

凌筱雅总觉得被冯县令这么一条毒蛇盯着,实在是很毛骨悚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在冯县令那厮的手上了!

尤其是冯县令要是真的对朱云动手,要是成功了,接下来要收拾的就是她一家子了!

朱云见凌筱雅说的认真,也不敢再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了,“哦,我知道了。不就是不当着那啥冯县令的面说不让他升官的事情嘛!我记住了。其实这种官员的事情,表舅也不可能听我的!”

其实那时候朱云也就是随口说一说罢了。

随口说一说,你可知道你的随口说一说有到底搞了多大的麻烦。

凌筱雅甩了甩头,不愿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其实就算朱云没有开口又能怎么样,冯县令那种心思狭隘,阴险毒辣的人,说不定,不对是肯定会以为朱云会暗中给他使绊子。

凌筱雅就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到了客似云来。

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

吴高升正高兴的拿着算盘在那噼里啪啦的打着,脸上的笑容简直是比三月的春风还要暖。

肯定是因为今天赚了不少钱吧。

吴高升不禁意间抬头,正好看到凌筱雅,立马兴冲冲的对着凌筱雅开口,“你知道咱们今天赚了多少嘛!”

吴高升的语气里难掩激动和兴奋,似乎急于找一个人凌一起分享心中的激动。

“不知道。”

她确实是不知道。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突然想起了自己想让吴高升将猪下水的方子告诉冯县令,让百姓都能够吃吃荤腥,改善一下食谱,可如今,凌筱雅有些怀疑,照冯县令的心胸,真的能将功劳分给吴高升一点?凌筱雅觉得悬得慌。

不过凌筱雅也没有打算提醒吴高升,反正这人想高升是已经想疯了,就算自己跟他说了,他怕是也不相信,凌筱雅也就懒得当这个恶人了!

“咱们今天除去成本,总共赚了有500两银子啊!你看看,这是500两银子啊!”

吴高升兴奋的不行,直接将赚到的钱拿给凌筱雅看。

“是挺多的。”

一天内纯收入就有500两白银,确实是一笔很大的款项了。

凌筱雅觉得吴高升要是再激动一点,说不定就直接拿着银票手舞足蹈起来。

吴高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后立马打开抽屉,拿出一堆银票递给凌筱雅,“喏,这是250两银子,咱们说好的,一天的利润平分。”

凌筱雅问心无愧的将钱拿过,收了起来。这是她应得的,她也不必感谢吴高升。当初之所以选择跟吴高升合作,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吴高升这人有读书人的清高赖账做假账,他是肯定不屑做的。

不过凌筱雅看着手上的250两银子,不禁嘴角抽了抽,250,这个数字未免也难听了吧!

凌筱雅从银票里拿出了30两银子,然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递给了王小二,“今天生意这么好,大家也是有功劳的。这30两银子,就算给大家分红了,你们都互相分一分吧。”

王小二看着手上的银子不禁瞪大了眼睛,他还从来没有听说东家第一天赚了钱,就拿钱出来分红的。

马大叔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就不用了吧。”

30两银子虽然很多,可他还是看在凌筱雅的份儿上才能来客似云来做杂役,如今这钱,他是不应该拿的。

凌筱雅还没有开口,张黑子就先拍了拍马大叔的肩膀,“我说老马啊,难道你不是客似云来的一份子?今天要不是你在厨房帮忙,我们哪里忙得过来,这钱啊,是你该得的!”

朱瘦子也在一旁劝道。

王小二和于小松知道马大叔是凌筱雅介绍的人,跟凌筱雅的关系很亲厚,所以也上前劝道。

虽然钱很重要,但是给东家留一个好印象更重要!再加上马大叔的为人确实不错,这一天处下来,他们也真的就爱你过马大叔当做自己人了!

马大叔见这么多人劝,有些羞赧的点了点头。那样子就跟个小姑娘似的。

“那我也不能小气了,这30两银子也就当给你们的分红吧!”

吴高升其实压根儿不想拿钱,只是凌筱雅拿了,他总不好不拿钱,而且这拿钱还不能拿少,可拿多了,吴高升也不乐意,于是只能拿出30两银子,跟凌筱雅一样。

于小松立马笑着拿过,连声感谢。可实际上,他心里还真没有多感激吴高升。

第一,是因为凌筱雅是主动真心拿钱的,吴高升只是因为凌筱雅拿了,他要是不拿不好意思,才不得不拿钱。

第二,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吴高升压根儿就看不起他们。只是将他们当做只雇工,本来这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可禁不住,这里有一个凌筱雅做比较啊!真心和假意他们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第三,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吴高升压根儿就是个草包没什么真本事,客似云来能火起来,靠的还是凌筱雅!

综上所述,于小松几个,对吴高升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的,要不是吴高升是客似云来名义上的老板,还真没有几个人愿意理他!

凌筱雅将钱收起来以后,正想跟吴高升说猪下水方子的事情,突然传来一道男声,“我要买冰糖葫芦!”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过去,这个点,客似云来已经打烊了。

一般的大酒楼到了晚上,那是该热闹的就继续热闹。

不过客似云来不是,吴高升是因为他要早早回去读书,还要照顾他的娘亲,而凌筱雅则是为员工考虑了,这客似云来又不是什么大酒楼,就让两个厨师从早干到晚那也太辛苦了。

所以吴高升这一点就和凌筱雅不谋而合了,太阳一下山,就不做生意了。

怎么还有人傻傻的来买什么冰糖葫芦,凌筱雅循声望去,那人不是凌平凡又是谁。

凌筱雅一看到凌平安,眼底就闪过一丝厌恶。

凌筱雅永远不会忘记凌平凡和凤阳村的几个,朝着平安扔泥巴的事情!

凌平凡显然也有些惊讶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凌筱雅,不过随即,他眼底就生出了一丝轻蔑,“呵,你个穷酸鬼,你知道客似云来的东西有多贵嘛!你买得起嘛!还不赶紧滚!”

看着凌平凡双手叉着腰,一脸嚣张的模样,凌筱雅不禁觉得好笑,这人是把自己当做客似云来的老板了吧!

朱云不认识凌平凡,但是看到凌平凡竟然敢对着凌筱雅这么说话,顿时不高兴了,撩起袖子,就打算冲上去干架。

凌筱雅及时拉住了朱云,凌平凡还不值得她动手。

“马大叔,我们回去吧。”

于小松很快就将银子给分掉了,马大叔将银子收好以后,就打算跟凌筱雅离开。

凌平凡昂起脑袋,一脸得意的开口,“哼,算你识相!”

凌平凡说完,就走到吴高升面前,从怀里拿出3两银子,“我要买冰糖葫芦!”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凌平凡。

凌平凡竟然舍得拿3两银子买一根冰糖葫芦,难道是顾氏一家来到落霞镇以后,就发了不成?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舍得花这么多钱给凌平凡买吃的?

吴高升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摊在凌平凡手上的3两银子。

王小二连忙上前,“这位小公子,我们店里的冰糖葫芦都是限量的,今儿个已经卖完了。还请您明早来吧。”

王小二这话说的是很客气了,可是听在凌平凡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我说我要买冰糖葫芦!你们打开门做生意,我给钱你们就得给我做!”

啧啧,这压根儿就是霸王条款啊!人家好声好气的跟你说卖完了,让你明早来,你非要不依不饶的,还硬要别人给你现做!

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王老子都没有你那么霸道的!

“这世上还有这么蛮不讲理的?”

朱云上下打量了一下凌平凡,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你要说对方是达官贵人,那还可以摆摆谱,可这人是谁啊,穿得很普通啊,身上也是一点贵族的气质都没有。整个一小流氓啊!

“你才蛮不讲理呢!你跟凌筱雅这种贱胚子在一块儿!你也是贱胚子!”

凌平凡被顾氏宠坏了,觉得天下皇帝最大,他老二,哪里能容得一个黄毛丫头来骂自己!

朱云瞪圆了眼睛,这次是真打算冲上去好好教训教训凌平凡了,这丫的,实在是太可恨了!

“跟这种人没必要计较。”

凌筱雅此时担忧着冯县令,凌平凡这种小角色,她实在是懒得理会。

凌筱雅哪里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你越不理会他,他就越来劲儿,凌平安无疑就是!

“好你个凌筱雅,你说,是不是你故意不让他们卖冰糖葫芦给我!看你年纪小小的,居然这么放荡,你——”

其实凌平凡也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只是他在吉祥酒楼当杂役,那些底下当杂役的人,最喜欢嚼舌根了,说说这家的女人放荡,说说那家的女人床上够味儿!

凌平凡哪里懂话里的意思,不过那些话他听了,不知不觉家也都记住了。

凌平凡虽然不知道那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可他知道,那些话肯定都是不好的话,是骂女人的话。

所以凌平凡想骂凌筱雅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将这些话给骂出来了!

这次凌筱雅忍无可忍了,这凌平凡的嘴巴也是泡过粪坑的!简直是臭的可以!照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凌筱雅出卖色相,跟客似云来的几个男人有关系!

幸亏现在街上都没有多少人,要是这话传出去,凌筱雅也真不用做人了!

凌筱雅现在真是恨死凌平凡了,她真心觉得这耳光是轻的!

凌平凡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没想到一向被他欺负的凌筱雅竟然敢打他!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凌平凡就像个被激怒的小狮子一般,张牙舞爪的要找凌筱雅报仇!

凌筱雅直接抬起脚没好气的踹了凌平凡,凌平凡被踹的直接四脚朝天。

凌筱雅前世可是跆拳道的黑带高手,就凌平凡这样的,连让她当沙包都不够格!

“啊!凌筱雅,你个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叫我娘扒了你的皮!”

凌平凡在地上挣扎着要起身,凌筱雅目光冰冷的看着凌平凡,心里不屑的冷哼,真是没用!孬种!

“对这种人也不用客气了,直接把他扔出去!”

凌筱雅这话是对王小二和于小松说的。

“好嘞!”

王小二立马应道,跟于小松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一起动手将凌平凡扔了出去。

凌平凡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王小二和于小松可都是20岁的男人了,凌平凡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两人,于是只能悲催的被扔出去!

马大叔看着凌平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好好的孩子都让教坏了!”

凌筱雅心里冷哼,凌平凡可不是被顾氏教坏了,自私自利,狂妄自大!

“是被教坏了!”

凌筱雅冷冷的说完,出了门,在看到凌平凡被摔出门,连起身都困难,眼底闪过一丝嘲讽,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倒是朱云还对凌平凡做了一个鬼脸!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