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陈氏找茬/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在回去的时候,心情实在是差极了!

今天先是遇到了风音和凌冬娘两个极品,还整的现在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了。

没想到就是回了一趟客似云来,居然还来了个凌平凡,也不知道是她倒霉,还是她运气太背!

朱云这次也是老实的坐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她算是看出来了,凌筱雅今儿个很生气,

马大叔在前面驾车的时候,也忍不住叹息着开口,“以前看平安那孩子还是很懂事的,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吐槽,被顾氏教导长大的,不坏才奇怪了。

凌筱雅懒得再提凌平凡,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马大叔咱们不提他了,生气!”

马大叔闻言,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他心里也清楚凌筱雅怕是对凌平凡生厌心寒了。

马大叔将凌筱雅送到家的时候,凌筱雅就听到一阵吵声,这声音熟悉等到让凌筱雅皱了皱眉头,这不是陈氏又是谁!

马大叔显然也是听出了陈氏的声音,匆匆的将牛车系在附近的大树,然后跟着凌筱雅一起过去。

凌筱雅到的时候,就见陈氏双手叉腰,一张布满皱纹的脸更是红的像苹果一般(肯定是气得!)

“让凌筱雅那小贱人出来!那个小贱人竟然敢欺负我的冬娘!我今天要是不打断她一条腿,老娘我的名字都倒过来写!”

陈氏的身边站着凌夏生,他倒没有像陈氏一样破口大骂,但是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好听到那里去,听得凌筱雅简直想把他的舌头给割下来了!

“三弟妹,亏得你到底是如何教导孩子的,想你还是书香门第的女儿,可怎么能把筱雅那孩子教的跟泼妇似的,她怎么敢欺负冬娘,冬娘再怎么样,也是她的长辈啊!”

凌夏生说的是一个苦口婆心,可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再说林氏不会教孩子,所以才把凌筱雅教导的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

要知道林氏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三个孩子了,凌夏生这不是在林氏的心头上插刀子!

“二叔,我倒是不知道了,我到底哪里欺负小姑姑了。”

凌筱雅不想再听陈氏的泼妇骂街,也不想再多听凌夏生故意往林氏的心上戳刀子!

马大叔也忍不住嗔怪的看了一眼凌夏生,“我说夏生兄弟啊,筱雅是个好姑娘,她怎么可能会欺负冬娘呢!”

一般都是凌冬娘欺负凌筱雅,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凌夏生还没有开口,陈氏就骂咧咧的开口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老凌家的事情,轮的上你一个外人开口!原来你老马就是个爱偷奸耍滑,不干实事的人!否则吉祥酒楼的朱展柜怎么会不让你继续送菜了!”

马大叔是凤阳村出了名的好脾气的,可如今听了陈氏的话,一张脸也不禁气得通红,这陈氏实在是太过分了!这嘴巴实在是太臭了!

“奶奶,马大叔到底是为啥才不能去吉祥酒楼送菜,我们大家都知道。您有必要这么红口白牙的诬陷人嘛!

“我呸!”

陈氏狠狠在地上吐了口唾沫,凌筱雅厌恶的皱了皱眉,随即拉着朱云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恶心!就跟陈氏这个人一样的恶心!

陈氏却没有发觉众人对她的厌恶,继续骂咧咧的开口,“你个小贱蹄子,亏得我们老凌家白白养了你那么多年,可如今你居然敢跟我顶嘴!还敢对你小姑动手!我告诉你,老娘今儿个非要好好教训你,否则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请问一下,这是凌筱雅,凌姑娘的家嘛?”

凌筱雅认得来人,是杂货铺的伙计,看着他推着板车,上面放置着大缸,凌筱雅知道这是她买的白醋。

“没错。”

伙计显然是认识凌筱雅的,只是刚才陈氏在那里骂骂咧咧,让他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凌筱雅,如今一看到凌筱雅,他就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了!

“你帮我把这白醋搬到门口边上就行了。”

陈氏还在这里,凌筱雅只想赶紧把白醋随便放一下,然后付钱让伙计走人。实在是陈氏太上不了台面了!她真担心这伙计留在这里,陈氏就真的要将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什么白醋!你个小贱人哪来这么多钱买白醋!我知道了,是不是你那下贱娘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丢我老凌家的脸!还白醋,我让你弄什么白醋!”

陈氏说着,就弯腰拾起一个大石头,用足了力气,狠狠向醋缸砸过去,别提陈氏年纪虽然大了,可是这力气实在是不小,白醋缸被砸了一个大洞,白醋正哗啦啦的流出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陈氏砸的洞很大,所以没多久醋缸里的醋就全都流干净了。

“筱雅,发生什么事情了?”

罗氏匆匆的从屋内出来,原本在听到外面有人吵闹,她就想要出来的,只是凌筱柔说了,那是她的奶奶,为人颇有些蛮不讲理,所以她迟疑了一会儿。

可罗氏也没有迟疑多久,让凌筱柔去照顾林氏,叮嘱周满好好练习女红,同时还让凌平安、周庆和宝儿好好读书。

“你是谁!怎么在这小贱人的家里!”

陈氏一见罗氏,立马咄咄逼人的问道。同时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跟林氏一起做那些见不得人勾当的婊子吧!”

刚才罗氏在屋内,尽管屋子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可到底还是能阻挡一些的。所以吃呢是的话,她听得不是很明清。

可如今一出来,就听着陈氏这污言秽语,罗氏一张脸也气得通红!这人是筱雅的奶奶?简直是太无耻了!她怎么能骂自己的孙女是小贱人,骂自己的儿媳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凌筱雅心中的怒火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正在熊熊的燃烧,她真是恨死了,为啥陈氏这不要脸的老虔婆竟然是原主的奶奶,要是他们没有关系的话,凌筱雅发誓,一定会让陈氏付出代价!

“我靠!你个老虔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就没有见过比你更丑更老嘴巴更讨人厌的老太婆了!你要发疯撒野赶紧找其他地方去!这里不欢迎你!”

朱云刚才只是被陈氏的泼皮给吓了一下,哪里有人会这么无耻的在人门前挑衅骂人,居然还砸了凌筱雅买下的醋缸,看那白醋流了一地,空气里更是弥漫着浓浓的醋味,朱云心里就在心疼,倒不是在心疼钱,毕竟她作为郡主,还从来没有担心过银钱的问题,她就是在可惜,这果醋她怕是不能喝上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贱丫头!我教训我的孙女关你什么事情!要你多嘴!”

陈氏压根儿没有将朱云放在眼里,毕竟在陈氏严重,朱云那就是个黄毛丫头,而且还跟在凌筱雅的身边,能是什么身份!

“筱雅,你怎么会有这么个奶奶,实在是太讨厌了!哦,那你就是凌冬娘那丑八怪的娘了,难怪,跟凌冬娘一样的丑,一样的讨人厌!”

论嘴巴毒,朱云可从来不认为自己输给任何人!

“筱雅,我娘可是你的亲奶奶,你就看着人这么欺负你奶奶!”

凌夏生一见陈氏气得捂着胸口,立马疾言厉色的冲着凌筱雅吼道!

凌筱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凌夏生,“二叔,你刚才辱骂我娘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你是在欺负人!奶奶你更是一张嘴不饶人,白的都让你说成是黑的!你怎么就没有想过是在欺负人!”

“凌姑娘,你看这——“

来送白醋的伙计可是郁闷死了,这么一大缸白醋,就这么全没有了,这让他回去怎么跟屠掌柜交代!弄不好,他这份工也没了!

“谁砸的,让谁掏钱啊!”

凌筱雅就是想让陈氏肉痛,整整10两银子,她倒是要看看陈氏拿不拿的出来。

伙计一听,立马将目光转向陈氏,“这位老太太,这缸白醋要10两银子,请你给钱吧。”

伙计对陈氏也是一点好印象也没有。

这陈氏就是个尖酸刻薄的,让人看着就讨厌至极的!

尤其是从她嘴巴里说出的那些话,让他一个外人都听不下去了。

陈氏一听伙计向她要钱,立马瞪大了眼珠子,伸出手指指着伙计,差点就指到伙计的鼻子上,“要钱?要什么钱!你去找凌筱雅那小贱人要钱啊!这不是她的白醋!”

伙计差点被陈氏指到鼻子,他再好的脾气,此时也受不了了,何况他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

“我说你老太太怎么回事!凌姑娘这钱还没有付,所以这白醋就还不属于凌姑娘。可你这个老太太拿石头把缸砸破,白醋全流了出来,这是众人都看见的,你居然还想要抵赖!我告诉你,我东家也不是好惹的,你要是再不给钱,咱们就官府见吧!”

陈氏也就只敢对着凌筱雅一家人吼吼,让他去见官,她可不敢,于是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推了推凌夏生,“夏生。”

凌夏生硬着头皮对着伙计开口,“小伙子,我可是吉祥酒楼祝掌柜的连襟,你看——”

凌筱雅忍不住嗤笑一声,凌夏生这话的意思,不就是他不想给钱嘛!

果然,凌夏生听到凌筱雅的嗤笑声,脸不禁红了,毕竟凌夏生一直标榜自己是个读书人,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要是凌筱雅知道凌夏生的想法,一定会狠狠点头,没错,你是跟一般人不一样,脸那么白,可脸皮却那么厚!

伙计也不是傻子,一听凌夏生的话,就明白凌夏生这是要靠关系赖账了!

“你以为你是吉祥酒楼祝掌柜的连襟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家屠掌柜,可是咱许师爷的亲表哥,我倒是不相信了,到了官府,冯县令不叛你打个30大板!”

这下有意思了啊!没想到屠掌柜也是有身份背景的人,也是,要是真的一点背景都没有,哪里能在落霞镇开这么大的杂货铺,还能弄到不少稀奇的种子!

凌夏生这么一听,顿时犯难了,咬着牙不开口。同时也在心里责怪陈氏,你好好的去砸醋缸做什么!这不让人抓住把柄了吧!尤其人家还压根儿不理会祝掌柜!

“夏生,你赶紧想法子啊!难道你想看着你娘我被拖去官府,被打上30板子不成!”

陈氏紧紧抓着凌夏生的袖子开口。

凌夏生左右为难之际,忍不住对陈氏开口,“娘,要不,您就给钱吧。”

陈氏一听顿时没好气的狠狠捏了一下凌夏生的胳膊,痛得凌夏生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个不孝子啊!居然想老娘掏钱!你做梦!你赶紧的,给老娘想法子!”

凌夏生不禁想哭,他能有什么法子,这小二,摆明就是要钱,可10两银子啊!他虽说拿得出来,可也心痛啊!反倒是她娘,明明私房银子不少,怎么都不拿出来一点!

“不孝子哦!不孝子!居然连10两银子,都不愿意给自己的老娘出!”

朱云开心的唱起了歌,虽然这歌词挺奇怪的!

听着朱云嘲讽的话,凌夏生一张脸涨得通红!

陈氏倒是眼睛一亮,立马伸手指向凌筱雅,“她是我孙女!你找她要钱去!”

被指到的凌筱雅,颜色一沉,这陈氏还真是厚脸皮啊,“奶奶,我可没有听过,这人欠了钱,不找儿子要,反倒是找孙女要的道理!况且,这白醋还是我要的,如今奶娘你把我的白醋全给毁了,是不是还要赔偿我的损失。”

凌筱雅笑容满面的来到伙计的身边,突然以极快和极轻的声音说了一句,“咬死她们赔钱,白醋我重新再买。”

伙计一听,心里顿时有底了。反正他也看不惯这老太婆,她倒霉了,他正高兴呢!

“没错,凌姑娘说的对,哪里有做儿子的不赔,反倒是找孙女要!你们不给钱是吧,我这就回去找我家掌柜的,立马让他去报官!”

伙计说完,就直接推了板车,将碎了的大缸重新搬到了板车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哥,你等一下,我们有事好商量啊!”

凌夏生带着陈氏立马跟着追了上去,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找凌筱雅的麻烦,要是真让伙计报官,那才真是丢了大脸了!

朱云撇了撇嘴,“你家亲戚,除了那啥,对了是叫凌平顺的还算个人,其他的,啧啧啧——”

凌筱雅倒是难得的没有开口,对陈氏那群人,她也是打心里厌恶!恨不得将她们千刀万剐的心都有!

凌筱雅的眼神突然瞄到大棚,眼底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走过去,只见辣椒苗和细挂面被拔了不少!

“肯定是那老虔婆做的!”

如今太阳快要下山,凌平顺已经收工回去了,否则哪里能让陈氏这么糟践辣椒苗和西瓜苗!

凌筱雅的眼底闪耀着浓浓的怒火,好!很好!陈氏那老虔婆真的是惹怒她了!

“都怪我!我要是能早点出来,说不定——”

罗氏一脸自责的开口,她可是知道凌筱雅有多看重这番椒和番瓜的。

凌筱雅尽管生气,但还是不想迁怒无辜的人,“表姨,不关你的事情。你一个人也拦不住她们。”

“要不,我去一趟凌家,把平顺叫来。”

凌筱雅摇了摇头,幸好陈氏那疯婆子只是将苗给拔出来,自己只要栽回去,然后给它们浇一些灵泉水,应该就能救活了吧。

要是救不活,凌筱雅发誓,一定要让那俩个混蛋付出代价!

“筱雅,我帮你吧!”

凌筱雅到底只是个孩子,让她辛辛苦苦的下地,这真的是有些太辛苦。

“我也帮你。”

朱云倒不是谈吐好玩儿,她只是有些心疼凌筱雅。想要尽一点力帮忙而已。

凌筱雅目露温柔的看着朱云,“你个千金大小姐哪里做过种田的活儿,你回屋去,今天累了一天,你也累了。”

凌筱雅这话就是明摆着拒绝了。只是这次朱云很听话,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离开了。

等到罗氏和朱云都进屋之后,凌筱雅又跟马大叔道了谢,就让他回去了。

“筱雅,要不大叔留在这帮你好了。你一个姑娘家——“

“马大叔,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种的是番椒和番瓜,跟一般的大米玉米不一样。况且天也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吧。马大婶还等着您回去吃饭呢!”

马大叔闻言,叹了一口气,“筱雅啊,苦了你了!”

苦?凌筱雅皱了皱眉,其实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苦。只是遇上这么一堆极品亲戚,她是真心的觉得累,那倒是真的。

凌筱雅趁着天色还有些亮,连忙就开始将,被陈氏拔出来的苗子栽回去。只是在栽到一半的时候,天就全黑了。

凌筱雅也没有透视眼,在这么黑蒙蒙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栽种。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只能明天弄了,但愿这些还没有来得及栽种回去的苗子,不会出事。

凌筱雅已经给栽种回去的苗都浇了灵泉水,想来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

就在凌筱雅打算出帐篷的时候,突然亮光闪起,凌筱雅一见,竟然是凌平安、朱云、周庆、周满、宝儿、刘小村拿着萤火虫的袋子给她照明,每个人手上的萤火虫都不太多,可是聚在一起就很亮了。

在萤火虫幽暗光芒的照耀下,几个孩子纯真的脸庞就这么清楚的出现在凌筱雅的面前。

“嘿嘿!我聪明吧,我担心点蜡烛,会不小心把你这里给烧了,你家附近正好有芦苇丛,那里有萤火虫,时间短,我们能抓到的萤火虫不多,不过这些也够你照明了!”

朱云第一个抢功劳,开口说道。

凌平安都市你是不服气了,而且出于习惯使然,他立马就拆朱云的后台,“那芦苇丛还是我发现的,也是我知道那里有萤火虫的!”

“平安,你怎么知道的?”

凌筱雅语气有些不好的开口问道。

“二姐,你别误会啊!是我又一次出去玩儿,无意间碰到的。”

凌平安见凌筱雅生气,立马开口解释。

就这样才怪了!怕是他玩儿的太开心,忘了时间,所以才能发现萤火虫吧!否则萤火的黯淡光芒哪能跟日月争辉!

不过,这次凌筱雅没有责怪凌平安,只是淡淡的说道,“以后不准玩儿到那么晚!”

凌平安吐了吐舌头,这次真好过关。

凌筱雅又看向了刘小村,“谢谢小村帮我捉萤火虫啊!”

刘小村紧紧抿着唇,可是凌筱雅却从中看出了激动。

“你怎么就夸他,都不夸夸我们。”

朱云不服气的嘟起嘴吧。

“谢谢平安、谢谢云儿、谢谢阿庆、谢谢阿满、谢谢宝儿,谢谢小村。”

凌筱雅一个个的谢了过去。

“这还差不多。”

朱云心里开心了,可是嘴上还是不服输。

凌筱雅借着黯淡的灯光开始干活,她手脚麻利的将剩下的苗也重新栽回去,然后又嘱咐凌平安去端一盆水来。

凌平安很听话的出去了,然后端了一盆水,凌筱雅接过水的同时,见食指放入盆中,然后缓缓注入灵泉水。

凌筱雅心想,虽然是稀释的灵泉水,可应该还是有用的,顶多自己明天再给它们浇水好了。

等凌筱雅带着凌平安一行人出了大棚的时候,牛氏、孙氏都有些焦急的等在外面了。

凌筱雅这才惊觉,自她弄得时间是有些长了。

“两位婶子抱歉,阿庆、阿满还有小村是为了帮我,才弄的这么晚。时候也不早了,如今你们就留下来一起吃顿晚饭吧。”

凌筱雅游戏不好意思的对着牛氏和孙氏开口。

孙氏率先开口,“筱雅,不用了,我家里已经做好饭了。你帮我家的已经够多了,我——我——”

孙氏是想说,她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再占便宜了。

牛氏也是如是说道。

凌筱雅听她们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说了。

凌筱雅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屋,凌筱柔、罗氏也都没有吃饭,就等着凌筱雅、凌平安和宝儿。

凌筱雅心下感动,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夸张的开口,“姐,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我光闻着香味,就要流口水了!”

“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赶紧吃吧!”

自己的厨艺被肯定,凌筱柔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只是这份好心情在想到陈氏以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筱雅,你说奶奶——”

“没事,姐,你别管她!她闹不出什么事情来的!”

那才怪!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补充,就陈氏那根搅屎棍,无论在哪里都会将事情弄得一团糟!

“刚才娘其实——”

刚才林氏在听到陈氏过来,虽然没有听太清楚陈氏都说了什么,不过可想而知一定不是什么好话!气得林氏差点没呕血!

“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去看娘。对了,娘最近的药有按时吃吗?”

“有,你放心,我每天都煎药,按时给娘服用!”

凌筱雅闻言点了点头,那就好。

等到吃好了晚饭,凌筱柔主动去洗碗,凌筱雅则端着药碗去看林氏。

林氏一见凌筱雅,立马劈头问,“你奶奶刚才是来做什么?”

要不是凌筱柔刚才拦着,林氏肯定立马起床去看个究竟!

凌筱雅正用勺子摇晃这汤药,闻言顿了顿,“娘,奶奶是啥人,您又不是不知道,没事的啊!”

“你要是不说,这药,我就不喝了!”

林氏像个小孩子似的发脾气。

凌筱雅没有法子,放下了药碗,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

当然了,陈氏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凌筱雅就自动省略了。

那些话听着也是糟心。

“你今儿个去镇上,跟你小姑碰上了?”

林氏忍不住开口问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嗯。”

“云儿推了冬娘?”

凌筱雅再次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倒是有些遗憾,可惜推得太轻了。

“唉,你们当时忍着点不就行了,你也知道你奶奶——”

林氏闻言,不禁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娘,云儿做的没错!您都不知道当时风音和凌冬娘有多嚣张,她们竟然还敢骂云儿的!云儿可是郡主啊!难道就由得她们辱骂!”

凌筱雅不禁有些生气,她就奇怪了,林氏的包子属性怎么又开启了,任人打来任人骂!别人都欺负上家门口了!凭什么还要忍!

“你说云儿是郡主!”

林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因为太过惊讶,素以声音都忍不住拔高。

凌筱雅不禁有些无奈,她跟林氏抓的重点,明显就不一样。

“是,云儿是郡主。”

凌筱雅这话说的软趴趴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林氏倒是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朱云竟然是郡主,竟然是郡主……”

凌筱雅游戏诶狐疑的看着林氏,然后忍不住开口,“娘,您怎么了?”

凌筱雅推了推林氏,林氏倏地醒过来,眼神略带恍惚,然后温柔的朝着凌筱雅摇头,“没什么,娘只是感慨,雅儿真厉害,随便带个人回来,身份居然都这么不简单。”

凌筱雅有些哭笑不得,难道她要跟林氏说,这就是穿越女主准则吗?一定会跟贵人打交道?

“娘,赶紧喝药吧,这药都咬凉了!”

凌筱雅说着,小心翼翼的给林氏喂药。

林氏张开嘴巴,默默的将药喝了下去。只是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复杂,眼底似乎有些东西是凌筱雅也看不懂的。

过了这么一茬,林氏也没有再跟凌筱雅说陈氏和凌冬娘了。

第二日,凌筱雅没有再去镇上,这几日她是打定主意,呆在家里避祸。当然了,更是严加约束朱云,不许她出去。别当她不知道朱云的想法,这小妮子的心就是野的,巴不得天天出去玩儿!

朱云被凌筱雅勒令的只能乖乖呆着。凌筱雅时间多了,除了教导凌平安、周庆和宝儿写字以外,就给几个孩子讲《西游记》。

每到这个时候,周满也会不自禁的凑到凌筱雅身边听。

凌筱雅还正在讲故事,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她,凌筱雅去开门,就看到一个背着硕大包袱的美艳女子。

“这位姑娘是——”

凌筱雅看着陌生的女子忍不住开口询问。

“奴婢是冰玉。公子特意派我来保护姑娘。”

“姑娘说自己是徐公子派来的人,可有凭证?”

“公子说凌姑娘是个很有警戒心的人,看来果然没有说错。”冰玉淡笑一声,但还是从怀里取出一张纸。

凌筱雅接过,打开之后,好奇的看了一眼,上面赫然是徐子寒的印章。

“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冰玉姑娘见谅。”

确定来人的身份,凌筱雅的态度一下子好了不少。

“姑娘严重了。冰玉只是个伺候人的奴婢,可不敢生气。公子吩咐,我以后就跟着凌姑娘了。”

冰玉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以后都跟着她?徐子寒在搞什么鬼!她当时说的是暂时保护朱云,她可没有打算要一个人呢啊!

凌筱雅想通以后,连忙婉转拒绝,“冰玉姑娘,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所以等你事情办好之后,还是回到徐公子的身边吧。那里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凌筱雅想都不想的就拒绝,她可没有兴趣,让自己的身边放一个奸细!尤其是徐子寒的奸细!

冰玉也不恼,又从怀中抽出一张纸,凌筱雅有些狐疑的接过看。

凌筱雅瞬时瞪大了瞳眸,这竟然是冰玉的卖身契!

“公子说了,我以后就是凌姑娘的人。凌姑娘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凌姑娘让我死,我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凌筱雅微微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惊讶,重新将卖身契递给冰玉。

冰玉没有接。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

凌筱雅有些无奈,伸手指了指破烂的茅草屋,“冰玉姑娘,你看清楚,我家有多破!我想你在徐公子那里,过得肯定不错。干嘛要委屈在我这里呢?”

凌筱雅苦口婆心的劝慰。

“凌姑娘,公子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将你家的情况告诉我了。您没必要再重复一遍。”

“那你还愿意来?”

难道还有人过惯了好日子,还打算来过一过苦日子不成?

“这是公子的吩咐。我的命是公子救得,公子让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做什么。”

“要是哪天我的吩咐跟徐子寒的吩咐冲突了,你会听谁的?”

凌筱雅承认,她就是想要故意折腾一下冰玉,她倒是要看看冰玉会怎么回答。

“听姑娘的。”

冰玉想都不想的回答。

这次轮到凌筱雅惊呆了,“你刚才不还说你的命是徐子寒救得,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吗?”

“公子吩咐过了,从今天起我就是姑娘的人。我以后只能听姑娘一个人的命令,哪怕姑娘让我对付公子,我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

凌筱雅见冰玉说的认真,整个人倒是忍不住愣了愣,乖乖,这冰玉看着也就15、16吧,没想到居然这么忠心。只是她以前忠心的人是徐子寒,如今成了自己而已。

虽然凌筱雅是很想要这么一个忠心而且武功不错的人,但这是徐子寒给的,就让凌筱雅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了。

“冰玉姑娘,其实你没必要这样。要不然我去跟徐公子说,让他重新收回你?”

哎呀哎呀,这话说的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重新收回?说的好像冰玉是徐子寒的那什么什么人一样。

冰玉郑重其事的摇头,脸上是满满的肃穆,“公子说了,我是姑娘的人,如果姑娘不要我的话。那我就去死。”

凌筱雅试图在冰玉的脸上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不过可惜,冰玉脸上的神情实在是太认真了。

凌筱雅虽然不想在身边收一个徐子寒的人,可也没想过因此去害人名。于是只能悲催的点头,“好,既然你想跟在我身边就跟着吧。我呢,只有一条规矩,就是不能背叛。将来你要是因为徐子寒背叛我——”

“不会,公子说我是姑娘的人,那冰玉从此以后就都是姑娘的人,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背叛姑娘!”

冰玉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我家的床不够睡。你自己会搭床吗?要是不会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大堂哥下午来,我让他搭床好了。”

“会!”

凌筱雅挑了挑眉,看来这冰玉听能干的啊!要是徐子寒只是单纯的给自己送这么一个忠心能干的人,凌筱雅倒是真心感激他。

朱云见凌筱雅领了一个女人进来,立马质问,“这人是谁啊!”

“冰玉。徐公子送来的人。也是咱们的保镖。”

凌筱雅没有将冰玉定位成丫鬟,反而是保镖。

朱云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冰玉,实在是很难相信冰玉这么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竟然能有很厉害的武功。

“你的武功很厉害吗?能不能教我!”

凌平安倒是一听冰玉会武功,就立马兴奋的来到冰玉身边,手舞足蹈起来。

冰玉没有看凌平安,而是紧紧盯着凌筱雅,“冰玉,你以后就抽半个时辰,教这些孩子习武吧!”

凌筱雅想的是,就算平安他们练不成顶级高手,可是起码也能强身健体,这样也不错。

凌平安高兴的围着冰玉鼓掌,似乎能学功夫让他觉得很兴奋。

凌筱雅领着冰玉进了房间,然后示意她去搭床。

罗氏在见到冰玉的时候,忍不住一惊,“筱雅,她是——”

“我们的保镖。”

罗氏见凌筱雅不欲多说,也就不再开口问了。

凌筱雅忽的从怀里拿出一张30两银票和140文铜板,“我昨儿个太忙,居然把这事情给忘记了。表姨,这是布娃娃和红绳结的钱。布娃娃是每个10两银子。红绳结卖到了简单的两文钱,复杂的4文钱的价格,您把这钱收着,然后待会儿去分一下。”

罗氏不可置信的拿着沉甸甸的铜板和轻飘飘的银票,“这——这也太多了!”

“不多。表婶,这次3个布娃娃的钱您就都自己收着。我想着,下个月,我还要去宝祥居送布娃娃,总共五个,我——”

“你放心,我一定会准时做好!”

罗氏的眼睛亮晶晶的,一个布娃娃10两银子,5个不就有50两银子了!

凌筱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表姨,我想着您做5个布娃娃也有些辛苦。不如分给别人做一些。我这里还有其他事情想跟您一起做。”

“好。可以啊!”

出乎凌筱雅意料的是,罗氏居然直接同意了。一点不悦的神色都没有。

“筱雅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既然说了有别的伙计,那就肯定是好活计,况且这钱让别人赚了,我也不心疼。”

其实凌筱雅会将活计给谁做,她心里隐隐也有数。

“那这样吧,您是大头,做3个布娃娃。我姐做一个,小花做一个,剩下的一个就让阿满做好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满在听到凌筱雅竟然将这么好的活计给了她,顿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我——我也可以做一个!”

一个可就是10两银子啊!周满眨巴着眼,惊喜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好笑的伸出手摸了摸周满的脑袋,“你不是要供你哥哥读书吗?这就是你挣钱的好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住啊!”

周满点了点小脑袋,暗黄的脸上却闪耀着别样的光芒,“嗯,我——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题外话------

谢谢红沙发童生投了2张月票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