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上公堂/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平顺下午来种地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番椒和番瓜好似被人动过了!他瞬间皱了皱眉,凌筱雅见状,给凌平安解释,是昨儿个下午陈氏爱找茬,拔了不少番椒和番瓜的苗。

凌平安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筱雅,奶奶昨儿个没有伤人吧!”

凌平顺是真心有些担忧,以前在老屋的时候,陈氏逮到机会,可就不客气的打凌筱柔和凌筱雅,这些事情他都记忆犹新!

“放心吧,大堂哥,我们没事。倒是奶奶那儿可能是出了一点麻烦。”

凌筱雅说着就将陈氏拿石头砸破醋缸的事情说了一遍。

“唉!真不知道奶奶是怎么想的,为何总是看不惯你们家呢!”

凌筱雅忍不住怒了努嘴,说实在的,她心里也停好奇,人家都说老人爱幺儿幺孙,可她是从来没有看到过陈氏对凌平安哪里好。

凌筱雅甩了甩头,懒得再想陈氏,那人就是个搅屎棍,事情要是跟她有什么关系,那就真的是郁闷外加恶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凌筱雅过得很平静,也没有再去镇上。

一来是客似云来已经上了轨道了,二来凌筱雅确实是有些担心冯县令,万一他真的铤而走险伤害朱云怎么办?所以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缩在家里吧。

这两日,凌筱雅也逐渐有些了解冰玉了。

冰玉是个很死心眼的人,以前她认定的主子只有徐子寒一个,如今,听了徐子寒的话,就一心一意的认了她当主子,也不知道徐子寒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把这么好的人送给她。

闲暇功夫,凌筱雅就让冰玉教导几个小的学一些拳脚功夫,凌平安一开始倒是学的很起劲儿,后来就不耐烦了,还是凌筱雅硬压着他继续学。

日子过得很平静,凌筱雅也确实是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可没多久,这种平静的生活就一下子不存在了。

这一日,凌筱雅正在给几个小的讲故事,突然外面传来,

“这是不是凌筱雅的家!”

凌筱雅握着刘小村的手忍不住顿了顿,然后放开刘小村的手,好奇的走出去,打开门以后,赫然就看到两个穿着衙役服饰的人,“两位官差大哥,找我有什么事情?”

难道是冯县令出手了?可这也不对啊,冯县令要下也该下暗手啊!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让两个衙役来抓人?

两个官差对着凌筱雅的态度倒是不错,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先开口了,“你就是凌筱雅?”

这口气倒是很和蔼,一点都不像是来找茬的。

凌筱雅点了点头。

凌筱雅不知道的是,其实是冯县令让人对她客气一点,否则衙役对着凌筱雅这么个无权无势的小村姑,早就恶声恶气了,哪里还会用这么和蔼的态度。

“有件案子需要凌姑娘去协助走一趟。”

矮个子的衙役开口了。

凌筱雅蹙了蹙眉,从怀中取出两块小碎银,塞到两个衙役的手上,随后问道。

两个衙役摸了摸凌筱雅给的碎银子,不禁高兴的咧开了嘴,原本还以为是没油水的差事,谁知道竟然还有银子拿!

这次高个子的衙役开口,声音就更温和了,“凌姑娘是这样的,好像是你奶奶跟杂货铺屠掌柜因为白醋的事情,闹到了衙门,你奶奶口口声声的说跟你有关系,这不,县令老爷已经开堂了。没法子只能请你走一趟了。”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搐,她还真是想的有些多,她还以为是冯县令搞什么夭折子,原来竟然是陈氏那老虔婆!

“什么!是那老丑八怪!我跟你一起去,上次没有教训那老太婆,我都觉得遗憾!这次正好!”

朱云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一茬,激动的差点没有跳起来!

凌筱雅不禁有些无奈,同时对陈氏的厌恶更是深了一层。

陈氏这几年的私房体己绝对不止10两,凌筱雅其实就是想陈氏破财而已,没想到陈氏自己居然能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云儿乖,我去去就回。”

尽管这次冯县令没有找朱云,可凌筱雅心里就是担心。那些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只要遇到阻拦他向上的,无论是人还是什么,都会用尽一切手段!

朱云紧紧抓着凌筱雅的袖子,“我不管!我就要跟你一起!”

朱云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朱云,“好吧,你跟我一起去。”

“凌姑娘,县令大人传召的是你,可不是——”

矮个子的衙役忍不住开口说道。

要不是刚才凌筱雅给了钱,他们俩肯定不是这么好的态度了。

“两位差大哥,她跟我一起去没事的。我想县令大人一定会同意的。”

“就是!我能主动去县衙,冯县令那厮该——”

“云儿!”

唉,这朱云什么时候能够学会谨小慎微就好了,不过就她这个性子,恐怕很难!

朱云撇了撇嘴,在看到凌筱雅警告的眼神。不甘不愿的将要脱口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凌筱雅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啊!

两个差役都是有些眼力界的,明显发现朱云的气度不一般,肯定不是普通的小村姑。

两人仔细合计了一下,要是再继续耽搁下去,冯县令怕是要怪罪,所以还是答应的好。

“姑娘,我跟你一起去。”

冰玉不知何时出现到凌筱雅的身后,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

“冰玉,你就留下来吧。帮我好好看着那几个小的。”

冰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对于凌筱雅的指令,她都会不条件的全部服从。

朱云一路上倒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你那奶奶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明明是她砸的白醋缸,难道她不该赔钱?居然还想要赖上你,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那是因为你身边就算有无耻的人,也是要蒙上一块遮羞布!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补充。

“我——”

就这样凌筱雅听朱云念叨了整整一路。

很快,凌筱雅就到了官衙。

官衙内高悬“高堂明镜”四个大字,冯县令也正端坐在上首。

两排衙役笔直的站在一旁。

陈氏和凌夏生此时正瑟缩着跪在地上。

啧啧,凌筱雅不禁有些鄙夷的看着陈氏,你说,对着她就敢横的不行,一遇到稍微比她强一点的,立马吓得就跟老鼠一样。

“云儿,你先出去。”

凌筱雅突然想起,待会儿她可是要下跪的,朱云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难道待会儿让她去跪冯县令不成!

“我不走!万一有人冤枉你了怎么办!”

朱云可想不到这一层,她就担心凌筱雅受委屈!

凌筱雅虽然感动朱云的一片心,可也没想过让朱云继续呆在公堂之上。

冯县令在看到朱云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其实这次,他主要是想看看凌筱雅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没想过朱云这小祖宗也在!

朱云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那待会儿——

凌筱雅无法,只能凑到朱云的耳边,将她顾虑的事情说了、

朱云大吼,“难不成你一会儿还要跪他不成!”

在外面看热闹的人,顿时沸腾了,一个小姑娘竟然敢咆哮公堂!

冯县令的脸色一下子也有些不好看,朱云。他是不敢让她跪他!可凌筱雅算什么,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姑,难道他还受不了一个小村姑的跪拜不成!

朱云还真是这么想的!在她眼里,凌筱雅是她姐妹,除了那些她都得跪拜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免谈!更别提一个小小的县令了!朱云更是压根儿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朱云!”

朱云皱了皱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凌筱雅也不禁皱了皱眉,这声音好熟悉,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吧。

很快,一个人影就窜到朱云身边。

那速度快的简直是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穿着暗纹绣金线的华服,手上拿着鎏金的玉骨扇,风流俊美,身上贵气横溢的,除了玉尧又是谁?

朱云见到玉尧倒是开心的不行,“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够义气,居然来落霞镇找我了!”

“还够义气呢!你胆子可真是大,你知不知道太后知道你失踪的事情,都晕过去了!”

玉尧斜睨着朱云,一脸无可奈何的开口。

朱云一听太后晕厥了,顿时急的不行,“姨姥姥没事吧!”

朱云跟太后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此时一听太后晕厥了,她真是担心的不行。

玉尧在看到朱云一脸担忧的神色,也不想再捉弄她了,“你放心,太后已经没事了。”

朱云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膛,一脸庆幸,“幸好姨姥姥没事,否则我真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玉尧和朱云两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开始聊起天来。

只是这聊天的内容让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真心是吓了一大跳!

这什么太后,什么姨姥姥的,难道这两个都是贵人不成?

“下官参见玉小侯爷,参见云郡主。”

冯县令很快离开座位,给朱云和玉尧行礼。

朱云一看到冯县令,立马就想起了新仇旧恨,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了!

之前凌筱雅还老是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这不玉尧来了,她啥问题度没有了!这会儿,她还不整死这人,那她的名字可真是要倒过来写。

朱云正想报仇的时候,门外的人也突然跪了一地,也是,朱云是郡主,玉尧是小侯爷,冯县令见到他们得跪拜,那些普通的老百姓那就更得跪拜了。

赵天楚也无奈的进了门,凌筱雅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不禁闪了闪。

赵天楚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凌筱雅,不是惊讶凌筱雅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原本玉尧和赵天楚到了落霞镇,无意间听到今天有个奶奶告亲孙女的案子,原本他们没怎么在意。可是在听到这人是凌筱雅的时候,别说玉尧了,就是赵天楚也是惊讶的不行。

更让赵天楚惊奇的是,玉尧居然想都不想的就赶过来。

赵天楚虽然疑惑玉尧为何不先去找朱云,却要来听这案子,原先他还以为是因为这两人相识,还颇有些担忧,可如今看来,他们压根儿没有一点关系啊!

想必是玉尧早就知道朱云跟凌筱雅在一块了。

这么一想,赵天楚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朱云正想给玉尧告状,让他知道这冯县令有多讨厌!可在看到凌筱雅警告的眼神,要说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这会儿她在还好,冯县令肯定是不敢动凌筱雅的,可万一她离开了,朱云很确定,冯县令肯定会动凌筱雅出气。

她不能因为一时的义气,就害了凌筱雅一家。

不能不说,朱云自从跟在凌筱雅身边,真的是懂了不少东西。

“冯县令,筱雅是本郡主的朋友,本郡主今儿个跟你讨个人情。”

“郡主尽管吩咐。”

冯县令还以为朱云还是忘不了风音的事情,心里正悬着呢!谁想到,朱云没有在玉尧面前说这事。顿时就将心放下了。

“也没什么。筱雅是本郡主的朋友,只是她的身体一向是有些弱。这大堂的地有些凉,所以本郡主想还是不要让她跪了,你意下如何啊!”

玉尧闻言,挑了挑精致的美艳,颇有些诧异的看向朱云。朱云可不是这么善良大方的人,可如今居然能主动为了凌筱雅跟冯县令开口,看来这俩人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

“既然凌姑娘是郡主的朋友,那当然可以了。这只是小事,没什么,没什么。”

冯县令连声应道。同时更在心里高看凌筱雅几分,看来自己留在落霞镇的日子里,要交好这凌筱雅才行。

朱云不知道因为她的无心举动,倒是又帮了凌筱雅一个忙。

陈氏和凌夏生则是吓得有些瑟瑟发抖了,他们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凌筱雅那么一个贱丫头,居然能跟郡主扯上关系!

陈氏是有些可惜,跟郡主扯上关系的不是凌冬娘。

凌夏生同时在惋惜,为何跟郡主扯上关系的不是自己的女儿凌筱美。

不能不说,陈氏跟凌夏生还真是母子,这想的东西都不谋而合。

玉尧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微微侧过身子,躲避玉尧的眼神。

“既然是你的朋友!本小侯爷也留下来看看热闹!”

“既然玉兄这么感兴趣,在下也留下来瞧瞧。姨丈,相信你一定会秉公办理的吧。”

“那是一定。”

很快,就有人为玉尧、赵天楚和朱云搬来了凳子。

朱云坐在凳子上,晃着小腿,一脸激动的看着凌筱雅。

似乎是在对凌筱雅说,不要怕,有我为你撑腰!

凌筱雅让朱云的眼神看的心暖暖的。

冯县令也回到座位上,一拍惊堂木,“堂下凌陈氏要告凌筱雅何事!”

凌筱雅注意到陈氏的身子不自在的哆嗦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抬起头,一脸慷慨就义的开口,“民妇要告凌筱雅和这屠运讹诈老身的钱!县太爷啊!你可不能因为凌筱雅这小贱人攀上了郡主,就不替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伸冤啊!”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氏,感情陈氏使用了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啊!

很快,官衙外聚集的人开始讨伐凌筱雅了。纷纷说,这个孙女不孝顺,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奶奶。

还有的人开始对陈县令指指点点的,似乎已经认定了他不是一个好官员,要看在郡主的份儿上,徇私枉法!

当然了,因为是在议论冯县令,他们不敢大声的讨论,只敢小声的窃窃私语,因此议论凌筱雅的声音就多多了。

朱云一听这些话,气得差点没有跳起来。玉尧见状连忙拉住朱云。示意她安静一点。

朱云气得差点想咬玉尧,不过好在她也知道这时候她不能闹出太大动静,“你让我怎么忍!这老丑八怪居然敢倒打一耙,说筱雅的不是!我——”

“我什么我,她要是连解决这点事情的本事都没有,那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玉尧漫不经心的开口,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说了什么似的。

可朱云听在耳朵里就不是滋味了,这玉尧什么人啊!

赵天楚倒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玉尧,不过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要说比凌筱雅更生气的,那就是屠掌柜了,这个老婆子,简直是让人恨得不行啊!明明是她拿石头砸了醋缸,让白醋流了一地,她居然还能恶人先告状,简直就是无耻之极啊!

屠掌柜跪着的身子立马挺直,然后义正言辞的开口,“大人,事情根本不是如陈氏说的一般。是小人派伙计给凌姑娘送白醋,可陈氏这恶妇无缘无故的拿起石子,硬是将醋缸砸碎,让醋流了一地,小的让他赔偿又有不对!”

可惜屠掌柜这番话,没有一个人听到,实在是陈氏这哭的嗓门太大,完全压制住了屠掌柜的声音

冯县令也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陈氏,他办案多年,也从来没有见过像陈氏这么能耍赖泼皮的妇人了!

冯县令狠狠拍了两下惊堂木,厉声喝道,“大胆凌陈氏,要是再敢无故喧哗,本官就要重打你三十大板!”

陈氏在冯县令开口的时候,就不敢再张嘴说话了。

所以冯县令的话清楚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凌筱雅此时是完全明白了!像陈氏这样的恶婆娘就该直接以暴制暴才对,跟她讲道理是完全没有用的!

冯县令见屠掌柜总算安静下来,立马转向屠掌柜,“屠运,你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屠掌柜得到机会,立马将刚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县太爷,您是不知道陈氏这泼妇有多过分!他砸了我的醋缸,我没有给她算缸钱,已经是看在她是一个老人家的份儿上。可我前日和伙计上她家要钱,她居然拿着扫把将我和伙计赶出来,还有她说的那些话,真真是不堪入耳,小的忍无可忍了,这投了状子告这陈氏。

谁知道这陈氏上了公堂,又胡说八道乱说一通。凌姑娘是她的亲孙女,可据送白醋的伙计说,陈氏就带着她的二儿子去找凌姑娘的茬,那说的污言秽语,哪里是对自己个儿孙女说的,那难听的,简直——”

“你胡说八道!”

陈氏立马竖着眼睛,不悦的看着屠掌柜,反正他说的,她一个字都不认!

“凌陈氏闭嘴!本官没有问你话,你要是再敢插嘴,休怪本官不再念你上了年纪,大刑伺候了!”

陈氏被冯县令一吼,缩了缩脖子,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屠掌柜冷冷的看了一眼陈氏,真是想不通,凌筱雅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有陈氏这么个蛮不讲理的奶奶,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堂下凌筱雅,刚才屠运所说是不是事实。”

冯县令绝对相信刚才屠运说的都是事实,这时候问凌筱雅,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凌筱雅放在自己大腿右侧的手,不着痕迹的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痛得她飙出泪水,“不是,屠掌柜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

屠掌柜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筱雅,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冯县令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不知道她在搞什么。

朱云更是急的差点没有站起来去晃一晃凌筱雅的肩膀,好在玉尧虽然一直注视着场中的情况,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注意着朱云。

“你安静一点。”

“我安静个鬼啊!你说筱雅是不是让鬼附身了!居然说这话!”

朱云快要急死了,冯县令明摆着就是站在她身边啊!她干啥不好好报复陈氏啊!

“鬼附身?我看不是。她这一步走的很好。”

赵天楚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朱云狠狠瞪了一眼赵天楚,“她哪里做的好了!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那是因为你笨!”

玉尧毫不客气的打击朱云。

朱云正要发飙,凌筱雅就抽泣着开口了。

“奶奶,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们三房。我娘卧病多年,您就拿草根树皮给她熬药,甚至都不棒她清洁一下身子。以前在老宅,什么脏活累活都是我和姐姐干。可我们姐妹三个永远是吃的最少,干的最多!

您生病了,还逼着我去有老虎的大山上采药,幸亏我命大,没有让老虎吃掉!分家我们三房更是什么都没有分到!

这些都不怪您,谁让您是我们的奶奶。您就算要了我的命,那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拿石头砸了我要买的白醋缸子!

哦!不对,我说错话了,白醋缸子不是您砸的!是我,是我不小心砸的!”

凌筱雅说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扇了自己一耳光,“看我这张嘴,怎么能胡说八道呢!白醋缸明明就是我砸的!不是奶奶您砸的!”

陈氏长大嘴巴,支支吾吾的想要开口,可是每次还没有来得及来口,就被凌筱雅截住了。

凌夏生听着凌筱雅的话,一张脸也是涨的通红,不过没人看见,因为此时他正死命的低着头。

其实凌夏生是一点都不想上公堂。实在是这事情明明是陈氏做错了,可她硬要倒打一耙,这让他也没有法子啊!

所以自从来到公堂以后,他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说过。

一方面,他有文人的清高,不屑于说谎。另一方面,陈氏是他的亲娘,他也不敢说亲娘的不是。

可凌筱雅这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简直是将当初凌家,不,准确应该说是陈氏、顾氏还有黄氏是如何欺负三房的事情,是全都抖落出来了。

以前,凌夏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吉祥酒楼做工,所以对这些事情他都不是很清楚。

可要说他完全不清楚,那是假的。

不过他就算知道,他也没什么反应。

凌夏生心里其实是有些妒忌凌秋生的,为什么他那个弟弟读书比他读得好,竟然能考中秀才,甚至还娶了秀才的女儿!

其实当年,凌夏生也是喜欢林氏的,只是林氏的父亲看重的是凌秋生,而不是他凌夏生。

这件事,一直是顾氏心中的一根刺。所以自从凌秋生死后,顾氏是逮到机会就狠狠欺负林氏!

其实,这件事情也是凌夏生心中的痛,林氏嫁给凌秋生,无疑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他不如自己的弟弟凌秋生!

所以这些年,林氏和她的儿女过得越苦,凌夏生看在眼里,心里隐隐有些变态的快感!

他心里就想着,林氏,你当年嫁的人要是我,哪里会受这些苦!

当然了,这些都是凌夏生心底最隐秘的想法,谁都不知道。

可这些如今不是重点,重点是凌家的丑事居然全都暴露出来了,这该怎么办!以后他还有脸出去见人嘛!

凌筱雅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其实她心里真是开心极了!看着陈氏那副想要辩解却找不到机会的模样。凌筱雅高兴的差点没有笑出声音来!

让你个老妖婆刚才蛮横耍无赖!如今让你自己尝尝什么叫做有苦不能言!

凌筱雅哭的还是很有技巧的,她不是对着陈氏哭,而是将脸若有若无的转向那些来看戏的百姓。

百姓大多都是淳朴老实的,见凌筱雅哭的这么伤心,还不停的在为陈氏辩驳,众人的心一下子就偏向凌筱雅了,纷纷开始指责陈氏不慈。

你说你当奶奶的,不疼爱孙女还说的过去,毕竟十根手指头各有长短。

可一个当奶奶的,居然逼着自己的孙女去有老虎的山上采药,这就未免太过分了吧!这是生生的逼着自己的孙女去死啊!

不过好在凌筱雅的命比较大,居然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不能不说,她的运气倒是真的好!

凌筱雅看到陈氏一张便秘的脸,心里大呼痛快!

陈氏好不容易等到凌筱雅不说话了,恶狠狠的瞪着她,那眼神凶狠的似乎想咬下凌筱雅身上的肉一样!

“你个小贱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个小贱人就活该被老虎咬死,你活着干啥!要不是你个小贱人,我的秋生也不会死,我也早就当状元的娘了!”

凌筱雅撇了撇嘴,陈氏这爱做白日梦的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啪——”

冯县令狠狠拍了一下惊堂木,目光不善的盯着陈氏,“太堂下陈氏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堂上大声喧哗!”

陈氏吓了一跳,身子也不禁抖了抖,往凌秋生身边靠了靠。

“大人,您也听到了。陈氏这妇人是何其的歹毒。小人带着伙计好声好气的让她赔醋钱,可她倒好,不仅不还钱,还倒打一耙,硬是要说小人连同凌姑娘敲诈她。大人,您可得给小人做主啊!”

这么大好的时机,屠掌柜要是放过了,那就是傻子了!于是他立马高声喊冤!

“什么10两银子!你压根儿就是在骗钱!”

陈氏一听屠掌柜居然又向她要钱,顿时不干了,只差没有跳起来跟屠掌柜吼了!

屠掌柜真是从来没有见过比陈氏还要蛮不讲理的,打破了醋缸,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赖账,这种无耻之人,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恨不得直接封了陈氏的嘴巴!

“屠掌柜是吧,吉祥酒楼的祝掌柜是我连襟,可否看在他的份儿上,这钱——”

凌夏生突然对着屠掌柜开口,可是话里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那就是我身后可有吉祥酒楼的祝掌柜当靠山,你好意思向我要钱嘛!

这下屠掌柜是气得浑身哆嗦了,没想到陈氏这个当娘的是无耻至极,这当儿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比起陈氏来也是不遑多让!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以权压人,直接赖账了!

朱云有些好奇的凑到玉尧身边,“吉祥酒楼的祝掌柜?他是谁啊?很厉害吗?”

朱云真的是有些好奇,一个酒楼的掌故而已,能厉害到哪里去?

“他是不厉害,吉祥酒楼的东家是静伯最宠爱的小妾的妹夫。”

“这是什么七拐八拐的关系,听着就让人头痛。静伯,就是——”

朱云听着玉尧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脑袋都觉得发胀了,可是猛然听到静伯,猛地醒悟过来,“你说的静伯,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玉尧似笑非笑的看着朱云,“就是你想的那个。”

“天啊,那静伯的人到底还要脸不要脸!先是嫡出的小姐硬是要给人做妾,害的表姨一生不幸。如今好了,就这么个关系远到边的人,居然都狐假虎威!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朱云好在还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这声音都是很轻,但是其中的气愤却是如何都掩藏不住。

玉尧风流多情的眼眸好似闪烁着点点寒星,让人不寒而栗。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看看这位冯县令怎么判。对了,天楚兄,我记得这一位好似是你的姨丈吧。”

“玉兄好记性。”

朱云诧异的扫了一眼赵天楚,正想说,你的亲姨妈怎么就这么无耻,居然会跟冯县令这种人私奔。

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玉尧打断了,“你话怎么这么多。真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朱云气得差点想给玉尧两拳,你丫的,竟然敢这么说她!不过想想,她要问赵天楚的话,好像是不太好,所以也就讷讷的闭上嘴巴了。

冯县令在听凌夏生说起吉祥酒楼的祝掌柜的时候,眼眸不仅闪了闪,很显然,他也很头痛祝掌柜这个人,毕竟人家到底跟静伯有些关系。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冯县令的想法,否则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你丫的,就这么欺善怕硬!

屠掌柜倒是涨红着脸看着凌夏生,他倒是想有骨气的冲着凌夏生吼一句,什么祝掌柜不祝掌柜的,他不怕!可是这也只是嘴上说说,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惹到这些有权有势的。

所以一时间屠掌柜倒是犯难了。

陈氏见状,立马又得意洋洋的开口了,“我告诉你,你赶紧撤状子,再赔偿我们一些钱,我们倒是能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你!”

陈氏一副施恩的口气,听的屠掌柜差点没有吐血,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这做错事情的人,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向他勒索,这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啊!

一时间,众人看向陈氏的眼神也是愈发的鄙夷了,用权势压人不说,居然还想着讹人钱财,这——这未免也太无耻了。

说的人多了,这声音自然也就大了,凌夏生听得是一张脸都红了,拉了拉陈氏的袖子,示意她收敛一点。

陈氏才不管凌夏生,如今能有多得钱的机会,她傻了才回放过呢!

凌筱雅也被陈氏的无耻给吓到了!什么叫做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陈氏绝对就是典型中的典型啊!

凌筱雅见屠掌柜似乎真的被陈氏激的要一口反驳,连忙出声,“奶奶,二伯,我知道你们绝对不是那种无耻犯贱,欠人钱要赖账,赖账赖不了就要以权压人,还要讹人钱的畜生吧!”

凌筱雅每说上一个字,凌夏生的脸就黑了一层,凌筱雅说的不就是他和他娘嘛!

“你个小贱人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才是畜生呢!”

“噗嗤!筱雅骂人可真有意思。看那丑八怪一张脸都气得青了。一个酒楼的掌柜罢了,跟静伯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有什么好怕的!我一个郡主,难道还比不过一个酒楼的掌故不成!”

朱云明显是打算帮凌筱雅撑腰了!

玉尧淡淡的斜睨了一眼朱云,动了动嘴巴,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是畜生!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啊!凌筱雅都忍不住在心里骂娘了!

不过好在凌筱雅还知道,这话现在不能说。

凌筱雅斜睨了一眼陈氏,就不想再开口说什么了,“屠掌柜,白醋缸虽然是我奶奶打破的。照理,她是该赔你银子。可我奶奶——”

说到这里,凌筱雅又看了一眼陈氏,心里似乎有千言万语一般,可最后也只能无奈的重新看向屠掌柜。

众人猜想,肯定是因为陈氏太无耻了,凌筱雅这当孙女的也看不过眼了,不过作为晚辈,她不能指责晚辈而已。

“不过,我作为我奶奶的孙女,肯定不能看着我奶奶欠钱不还,这样吧,这10两银子,就算是我孝敬我奶奶的。我替她赔了。虽然我家分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分到。可我家再苦,我也得孝敬我奶奶啊!”

凌筱雅说着还擦了擦眼角,似乎是一脸不胜悲痛的模样。

朱云一听差点没有跳起来,凌筱雅居然要帮陈氏还钱!不行!这不是便宜陈氏那老丑八怪了!

------题外话------

谢谢媛妤維夢书童送了10朵鲜花打赏了188520小说币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