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徐府 斑蝥/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啊,你今儿个是有事?”

“婶子,我想找夏叔叔,不知道他在吗?”

“在!你夏叔叔最近都没有什么活计,在家带着呢!咱们也不要站在外面说话了,筱雅你进去吧!”

凌筱雅对着褚氏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褚氏一起进去。

进屋后,凌筱雅就看到夏全正在抽旱烟,好像凌丰收就有这个习惯,没想到夏全居然也有这个习惯。

夏全一看到凌筱雅,就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旱烟,“筱雅,是你啊!赶紧进来吧。”

夏全招呼着凌筱雅坐下。

夏全在看到夏苗苗的时候,眼神一下子不好了,“你个丫头最近都跑哪儿去了!整天看不到你的人影!”

夏苗苗被夏全吼的缩了缩脖子。

褚氏还是心疼夏苗苗的,连忙开口,“你也别吼苗苗了。她说了,最近她都去找筱雅。”

“你个丫头,去找筱雅,你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不知道我跟你娘回担心啊!”

“我下次知道了。”

凌筱雅忍不住担心,现在夏苗苗把一切都推在她身上,万一将来真的出什么事情,她不就成了害了夏苗苗的凶手了。

“筱雅啊,你来是有啥事情啊!”

夏全对着凌筱雅倒是脾气很好,温柔的开口问道。

“夏叔叔,您看看这两样东西,您需要多久能打造出来。”

凌筱雅从怀里将画好的图纸递给夏全。

夏全接过一看,越看眼睛越亮。

“筱雅,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我瞎想想出来的。这个正方形的我叫它魔方,我打算在6个面都涂上不同的颜色,然后将顺序打乱,然后再重新转回原样。这长方形的,上面画了图案,然后分割好,可以取下,然后重新拼。”

魔方和拼图在现代绝对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可在古代那就是稀罕的可以了。

“这拼图做起来不难,可这魔方怕是需要一些时间。”

这做拼图,压根人就不需要什么技术活,可这魔方就比较苦难了。因为技术性比较强。

凌筱雅挑了挑眉,这夏全不愧是行家啊!要做魔方,确实是需要技术的。至于拼图,则是简单多了。

凌筱雅想了想让夏全画图怕是不太可能,那还不如她来画呢!

“夏叔叔,这拼图的图案由我来画,到时候我将画好的模板带给你,你帮我切割,做个框架,摆着就行了。那这段日子,魔方就麻烦您了。”

“没事。只是筱雅,这两样东西,叔我能不能——”

凌筱雅一听就明白夏全的意思了,“叔您现将我要做的魔方给做好,至于您以后要几个,我不会管的。”

言下之意,就是夏全要做了自己卖,她也没有意见。

夏全一听,顿时裂开了嘴巴,他可是看的出来,这魔方和拼图一定能够大卖,虽说这拼图的图案他个大老粗是不会画,可没关系,到时候他可以把这点子卖出去,到时候一样能赚上不少。

“筱雅啊,叔在这里就谢谢你了。苗苗那丫头最近一直烦着你是吧,她啊,年纪比你大,可却没有你懂事啊!”

夏全颇有些感慨的看着凌筱雅。心想,自家的闺女要是能有这么懂事,那就好了。

夏苗苗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让人看到她眼底的心虚。

凌筱雅的嘴角也抽了抽,其实她也很心虚,这段日子,她压根儿就没有见过夏苗苗好不好!

凌筱雅跟夏全谈好了准备的工作,就离开了。

凌筱雅回到家的时候,凌平顺的活儿正做完。

“大堂哥,我有事情想问一下你,你能不能跟我去那大树底下?”

凌平顺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好奇,凌筱雅到底有什么要问他的。不过还是闻言点了点头。

到了大树地下,凌平顺忍不住开口了,“筱雅,你想问我什么?”

“大堂哥,那个徐一郎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凌筱雅有些别扭的开口问道。

“筱雅,你不会是喜欢徐一郎吧!”

凌平顺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眼底充满了震惊!

凌筱雅万万没有想到凌平顺居然能想到这方面去,“不是!不是!大堂哥,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喜欢徐一郎!”

凌筱雅对徐一郎那个动不动就要看女孩子胸的男人可没有半毛钱的兴趣!

“那你问他做什么?”

虽然凌筱雅拒绝了,可徐一郎还是有些不相信,目露怀疑的问道。

“那个——”

凌筱雅绞尽脑汁的想理由,难道她能直接对着凌平顺说,是夏苗苗跟徐一郎有一腿,她担心夏苗苗被骗。

可很明显,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就是有个人好像跟徐一郎好上了,所以我想问问啊!”

这样子,凌平顺就不知道自己说的人是谁了吧。

“是苗苗还是小花?”

“你怎么知道!”

凌筱雅完全是条件反射性的问,她是真没有想到。凌平顺居然一猜一个准。

说完之后,凌筱雅猛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真是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耳光,这种招数在宫斗小说里不都出现过千百遍了,她怎么被凌平顺这么一炸,就炸出来了!

“如果不是你喜欢徐一郎,又想打听他,除了是你朋友喜欢上他,还能是因为什么原因。”

凌筱雅眨巴了一下眼睛,原本一直在自己眼中忠厚老实的凌平顺,原来也不是这么老实啊!这看问题还是看的挺精辟的!

“好了,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是苗苗跟徐一郎好了,可是——可是我今天无意间听到他们的对话,简直是让我——”

凌筱雅觉得她真是有一些说不出口,难道要她对凌平顺说,徐一郎那畜生,竟然要看夏苗苗的胸?

“筱雅,我不喜欢背后说人坏话。可徐一郎真不是什么好人。我听说,他跟村里很多姑娘都有牵扯,甚至还跟镇上陈父子的女儿陈岚有暧昧。如果你是为了苗苗好,还是赶紧劝她离开徐一郎吧,我真是有些担心她会因为徐一郎吃亏。”

凌平顺这话完全是发自肺腑,他不想看着夏苗苗一个好好的姑娘,被徐一郎那种畜生糟践。

“不会吧!”

凌筱雅想过徐一郎是个渣人,毕竟还没有成亲,就想着看女人的胸,凌筱雅对他实在是不屑至极。

可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徐一郎会渣到这种地步,竟然跟不少女人有暧昧,甚至还跟什么陈夫子的女儿——

读书人家的小姐不是最该懂得礼义廉耻吗?是那什么陈岚太好骗,还是徐一郎太渣了!

“我曾经在镇上就看到过徐一郎送陈小姐花布,而且每隔半个月,徐一郎都会跟陈小姐去宝祥居买花布,那——”

后面的话,徐一郎都有些说不出口了。毕竟凌筱雅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你让他怎么说!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了凌平顺一眼,好奇的开口,“大堂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以前去镇上的时候碰上过一回,而且这事情在村里也不算什么秘密,徐一郎经常会对他身边的人吹嘘!他跟陈小姐的事情。”

徐一郎倒是聪明,只跟他的狐朋狗友吹嘘,男人间的吹嘘还好,几乎是不会往外传的,或者说一般小姑娘是不会知道。难怪夏苗苗就这么被徐一郎给勾走了!看来还是有原因的。

清楚了徐一郎是个什么样的人,凌筱雅在心里打定主意,不能再让夏苗苗继续沉醉在徐一郎的甜言蜜语,不可自拔!

“大堂哥,谢谢你。只是你也知道姑娘家的名声大于天,这件事情我求你一定要保密啊!你——”

“你放心,筱雅,我不是爱嚼舌头的人,不过你也好好劝一劝苗苗,村里的好男人不少,徐一郎除了长的挺白,其他也没见到有什么出彩的!”

徐一郎?小白脸?

“大堂哥,你不就是个好男人?”

凌筱雅打趣的看向凌平顺。

凌平顺被凌筱雅打趣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撇过头,讷讷的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然后就飞快的跑了!

凌筱雅在看到凌平顺落荒而逃的身影,心情不禁开朗了一点,似乎心里的雾霾也散去了不少。

凌筱雅回到屋内,就看到凌平安、周庆、刘小村还有宝儿都在认真的练字。

经过这段日子,刘小村的性格开朗了不少。

已经逐渐跟平安他们混在一起了。

“二姐!你看看我的字写的好不好看!”

凌平顺举起一张大纸,兴致冲冲的给凌筱雅看。

纸上的字还是显得十分稚嫩,不过凌平安只有6岁,能写出这种字,真心算是不错了。

于是凌筱雅点了点头,“不错,平安的字有很大的进步。”

说完以后,凌筱雅又看了看其他三人的字,写都都不错。

在看到刘小村的字时候,凌筱雅伸手摸了摸刘小村的脑袋,“恩,小村的字有进步,过几天,我要奖励小村一个礼物哦!”

刘小村还是紧抿着嘴巴,没有说话,可是眼底却显露出光芒,显然是对凌筱雅所说的礼物,很有兴趣。

“二姐,偏心。怎么光给小村买,都不给平安买!”

“宝儿也想要!”

周庆没有开口,他能在这里读书,他就感到很满足了。自己的妹妹每天编织红绳也有一些收益,每月做个布娃娃更是能赚10两银子,他家的情况逐渐好了不少。尽管他也想要礼物,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口。

“这个礼物呢,我就只送给小村,你们就不要想要了。不过你们想一起玩儿,可以跟小村一起玩儿。要知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打算年后就送你们上学堂。到时候,你们要学着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你,小村,我知道你不愿意开口说话,可你只有开口了,才能让人家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小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想法吗?”

凌筱雅说完后,就直直的盯着刘小村。可刘小村除了紧抿着嘴巴,还是什么都不说。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自己的太心急了。

“没事,筱雅姐姐相信小村一定会变得自信开朗的!”

除了这么安慰自己,凌筱雅也是没有其他法子了,难道让她直接抓着刘小村的肩膀吼,“你丫的的,赶紧给我说话!”

这明显是不太可能的。

“娘!”

凌筱雅正在愣神的时候,就看到凌筱柔搀着林氏出门了。

凌筱雅在看到陈氏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娘,您怎么就出来了呢!身子还受得了吗?”

凌筱雅连忙来到林氏身边,柔声开口问道。

林氏的脸上浮现着温柔的笑意,“放心,娘的身子自己清楚。”

“现在家里这么多人,也真是热闹了不少。娘听着这些欢声笑语啊,自己心里也开心啊!”

凌筱雅看的出来,林氏是个很喜欢孩子的。

“娘,您才能下床了,还是不要李多走,赶紧坐下休息一下吧。”

凌筱柔倒是担忧的看着林氏,想来还是很担心林氏的身子。

凌筱雅连忙给林氏搬了一张凳子,让她坐下。

陈氏坐下以后,眼神不自禁的看向了桌上的纸,“雅儿,你把他们教的很好,这字,都写的不错。”

“娘,哪是我一个人教的。要不是您一直教导小村,他怕是还不愿意出来识字呢。”

“你个丫头,倒是真会哄你娘我开心。”

陈氏斜睨了一眼凌筱雅说道。

“娘,既然您的身子好了不少。我想盖新房的事情可以说说了。”

凌筱雅心里可一直想着把新房子盖起来,这么个小破屋,等到了冬天,那可真是要冻死!

“盖新房?这钱够嘛?”

林氏最担心的还是钱的问题,毕竟她喝药可是都花了不少。

“娘,您放心吧。客似云来最近可赚了不少,咱们家啊,存银都已经超过1000两了,盖新房完全是足够了。而且我还打算盖得大一点,最好弄上10个房间,然后再挖上一个大池塘。咱们移植些莲花和莲藕,到了夏天的时候还能赏荷花吃莲藕!”

“10个房间?会不会太多了?”

凌筱柔不禁开口惊呼。

“不多,娘、姐姐、平安,还有表姨跟宝儿,宝儿年纪大了,马上也要一个人一间房子了。咱家现在还有冰玉,她也得一人住上一间。剩下的,就可以当客房了,到时候阿庆和小村照样可以来咱们家玩儿啊!”

其实10个房间,凌筱雅都嫌小,要是有可能,她都想要弄个两层别墅呢!

“可要建造这么大房子,哪来的地?”

林氏想问题倒是挺齐全的,一下子就问到点子上了。

“咱家后面的后面不就有一大块地,那可是无主的。到时候我去向蓝里正将那块地给买下来!”

“你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就去做吧。雅儿你是个有打主意的人,以后你想做什么就都去做吧,娘都不拦着你。”

“我啊对外有大主意,可是在家呢,我就只听娘一个人呢的!”

凌筱雅拱到林氏的怀里撒娇。

林氏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凌筱雅和凌筱柔一座以后搀扶着林氏进屋了。

将林氏安置好,凌筱雅就去找罗氏说了要建房子的事情,罗氏同样也是唯凌筱雅马首是瞻,不知不觉,众人都将凌筱雅当做主心骨。

凌筱雅出门去找冰玉,冰玉除了教导凌平安他们练武,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很勤奋的在外面练剑。那剑练得真是虎虎生风,让凌筱雅这个不会玩儿兵器的,也得赞叹一声,牛!

“小姐。”

冰玉在看到凌筱雅后,就收回了自己的剑。

凌筱雅摆了摆手,“别叫我什么小姐不小姐的了。直接叫我筱雅吧。”

“是,筱雅。”

冰玉还是一丝不苟的,这话说的凌筱雅嘴角都有些抽搐。

“冰玉,我想问你,子媛是不是每日都会去宝祥居的?”

如果是就好了。

“不是,徐小姐都是隔一段日子才去宝祥居,这时间也不定。”

惨了,难道她真的要找上门去不成?

想到夏苗苗,凌筱雅原先还有些犹豫的心,一下子就什么犹豫都没有了。

“那个子媛喜欢什么啊!我明天想要去看她,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冰玉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筱雅,不知为何,她想到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可凌筱雅现在是她的主子,她自然是得听凌筱雅的命令,“徐小姐对医术最有兴趣。”

怕不是对医术有兴趣吧,是因为徐子寒一心想在医术上弄出名堂报仇,而徐子媛是为了帮徐子寒吧

这么一想,凌筱雅不禁有些发愣。

“冰玉,明天你陪我一起去徐府拜访子媛吧。”

冰玉点了点头,她现在是凌筱雅的人,她让她做什么,她就会做什么。

“咚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凌筱雅赶着去敲门。

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马娟。

在看到马娟手上捧着的衣服,凌筱雅心里清楚,她是来送衣服的。

“娟姐姐,赶紧进屋坐!”

凌筱雅侧过身子让马娟进来。

马娟有些拘谨的对着凌筱雅点了点头。

凌筱雅接过马娟手上的衣服,然后领着马娟进了屋。

马娟在看到客厅有这么多人的时候,眼睛倏地就睁大了。可能是因为太惊讶凌筱雅家里竟然有这么多人。

凌筱雅招呼着马娟坐下,还给她倒了一杯水。

“娟姐姐,你的针线活还真是好。”

凌筱雅看了一眼马娟做的衣服,看的出来,马娟都是用心做了点。甚至在衣服上都添上了图案。

“筱雅,我这次来除了是给你送衣服,还有就是想问你,那瓦罐的事情——”

马娟最担心的还是那瓦罐的问题,真的是让她担忧死。虽说自从上次凌筱雅她来了家里,保证能将那些瓦罐全都卖出,可自己的婆婆只是半信半疑,该怎么磋磨自己,还是怎么磋磨自己,本来这3件衣服,早早就能做好的,可就是因为——

这次她回去要是再得不到准确的回复,她怕是被休了都有可能啊!

“我还想着娟姐姐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呢?我都多瞪了好多日子了。”

凌筱雅说的倒是实话,原先她还以为马娟会沉不住气,早早的来找她,可没有想到,都拖到了今日,马娟才来。

马娟的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你的意思是,那些瓦罐现在就能卖出去?”

“马娟姐,明天你带20个瓦罐去马大叔那儿。剩下的一百多个,三天后再送。”

凌筱雅估算了一下时间,想了想说道。

“筱雅,你——你让我怎么感谢你才好!”

马娟早就因为那瓦罐的事情是吃不下睡不着了,可如今凌筱雅居然能帮她解决,这让她怎么能不心生感激呢!

“娟姐姐,你以前也帮了我不少,如今我也只是投桃报李。其实,娟姐姐,我看你的针线活不错,怎么不想着靠你的手艺赚一点。”

凌筱雅也打听过马娟在高家过的是什么日子,高家就是靠做瓦罐和陶瓷过活,马娟嫁到她家,整天除了做瓦罐做陶瓷,偶尔去种种地,其它的针线活是碰都没有碰。

凌筱雅倒是有些可怜马娟了,马娟嘴角浮现出一抹难过的弧度,“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婆婆不让我做针线,我当然也不敢不听我婆婆的话了。看,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筱雅,能卖出那些瓦罐,我打心里感激你。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马娟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不给凌筱雅挽留了的机会。

凌筱雅不禁有些感叹,当女人难,当古代的女人更难啊!

第二日,凌筱雅就带着冰玉去徐府了。

徐府的占地倒是不大,不过倒是一幢十分精巧玲珑的宅子。

凌筱雅先向看大门的老伯提交了拜帖,然后就在外面等着。

很快徐子媛的贴身侍女绿意出来了。

“凌姑娘,我家小姐让奴婢来接您。”

绿意可不敢怠慢凌筱雅,嫣红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她好不容易做上大丫鬟,可没有想过跟嫣红一样被发配到小厨房。

凌筱雅对着绿意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冰玉一起进屋。

“这么多荷花?”

让凌筱雅惊讶的是,徐家竟然有一个大池塘,里面栽满了荷花,只是现在还没有到夏季,所以只有成片的莲叶。

“是我们家公子爱莲,所以才弄了这么一个池塘。”

绿意见凌筱雅对莲叶感兴趣,连忙为她解说。

凌筱雅摸着自己的下巴,忍不住想,到时候她新家起池塘的时候,可以找徐子寒买莲花啊!

“姑娘?姑娘?”

冰玉见凌筱雅看这池塘都看的发呆了,连忙推了推她。

凌筱雅忽的就醒了过来,“这池塘真漂亮,我一时间按入迷了。绿意姑娘,咱们赶紧去看子媛吧。”

绿意笑着点头,领着凌筱雅和冰玉一路上穿过了花园,又穿过一个回廊,总算是到了徐子媛的院子。

“无心院。”

凌筱雅看着牌匾上的字,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字透着一股子温柔,不可能是男子所写。那应该就是徐子媛自己写的了,她将自己的院子取名为无心院,难道是在表明,她已经无情无心了吗?

这一次,凌筱雅没有愣神很久,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徐子媛的遭遇确实是值得人同情。可惜,凌筱雅不是圣母,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家人,有些浑水她不想掺和。

绿意带着凌筱雅和冰玉进了徐子媛的房间。

让凌筱雅惊奇的是,徐子媛的房间居然是统一的青色色调,一般年轻的姑娘不都是喜欢鲜艳的颜色,怎么会用这么老气的颜色。

“筱雅,你来了。”

凌筱雅还来不及想太多,徐子媛就热情的出来接待凌筱雅了。

徐子寒竟然也在这!是巧合,还是——

“凌姑娘,别想了。我是听到门房说,你来找子媛,所以特地在这等你。冰玉,你用的可顺手?”

徐子寒像是看出了凌筱雅心中的疑问,开口解释。

凌筱雅也不忸怩,直接大方的跟徐子寒对视,“冰玉很好,我也很喜欢。只是徐公子,你为何要将冰玉给我?”

“凌姑娘要是担心冰玉的忠诚问题,那大可不必。冰玉是个死心眼的人,以前她拿我当张主子,就一心一意的待我。如今她既然拿你当主子,自然也会一心一意的待你。这一点,你不必怀疑。”

“我没有怀疑,只是好奇,徐公子为何要这么做而已。”

“我要是说,我想对你好呢?”

徐子寒用一种近乎到温柔的语气说道。可在凌筱雅听来,这声音实在是好危险!搞得好像多暧昧似的。

“徐公子,我才11。你的美男计,似乎对我不太管用。”

凌筱雅撇过身子,幽幽的开口说道。

徐子寒一愣,随即忍不住大笑出声,那声音干净纯粹的,是凌筱雅从来没有在徐子寒身上听到过的。

“凌姑娘可真是有意思啊!我同样对幼。女,没兴趣,毕竟我不是变态。我是在想,要是我对凌姑娘你好一点,再好一点,凌姑娘你会不会继续铁石心肠下去,不愿与我合作?”

徐子寒确实是这么想的,就用温柔攻势,一点点打动凌筱雅。可不知为何,这话说完以后,他倒是有些后悔了,心里甚至隐隐有一丝的悔意。

凌筱雅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因为合作,那她就放心了。毕竟徐子寒是对她有所图,那自己就不用对他感到有什么抱歉了。

徐子媛见气氛有些僵持,于是立马拉着凌筱雅往座位上走,“筱雅,站着做什么。赶紧坐下。”

凌筱雅也没有推辞,直接就着凳子坐了。

“绿意去倒茶。”

“筱雅,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徐子媛是真的好奇,凌筱雅今儿给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凌筱雅从怀中取出两张纸,直接递给了徐子寒,“这是两张新的药膳方子。”

徐子寒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凌筱雅,“凌姑娘主动给我药膳方子,怎么,难道是想与我合作了?”

“徐公子,你误会了。其实这药膳方子,我是打算给子媛的。只是我想,给了子媛就如同给你一样,所以也就懒得麻烦,直接将这方子给你。”

“凌姑娘是有事想请我帮忙?”

“我——我是找子媛帮忙!”

凌筱雅从内心深处,不愿意跟徐子寒有什么牵扯。

徐子寒不以为意的笑了“你找子媛帮忙,到最后,帮你忙的人不还是我?”

凌筱雅噎住了,其实徐子寒说的还真没错。

想想夏苗苗,再想想徐子寒,凌筱雅觉得自己求一下徐子寒,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反正她都拿出两道药膳方子了!

“我——我——”

凌筱雅动了动嘴巴,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难道要她跟徐子寒说夏苗苗的事情?可这也太别扭了!

“凌姑娘,你不是跑过来戏弄我吧。”

徐子寒好笑的看着凌筱雅一副想说却又犹豫不决的模样。

“就是有个徐一郎经常会和陈父子的女儿陈岚去宝祥居买布料。我想知道她们下一次什么时候会去买布料。还有我想请宝祥居的掌柜帮个忙,帮我做个戏。”

凌筱雅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夏苗苗三个字,就是害怕让精明徐子寒给听出来。

可看着徐子寒衣服似笑非笑的表情,凌筱雅就觉得她是有些掩耳盗铃了,这徐子寒怕是已经把真相猜了个七七八八了。

“可以。茗烟,你这就去宝祥居文问问,如果有只有那什么徐一郎下一次何时来,我重重有赏。”

“是。”

茗烟得了命令,立马就去干活了。

凌筱雅没想到徐子寒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这还真是有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凌筱雅还没有惊讶太久,绿意就端着茶水进来了。

凌筱雅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起茶杯,正要喝的时候,笔尖突然传来一阵腥臭味,凌筱雅皱了皱眉头,猛地茶杯狠狠放在桌上。

徐子媛被吓了一大跳,有些不解的开口,“筱雅,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

“我也想问问,为何这茶水里面有斑蝥!”

“斑蝥?斑蝥是何物?”

这次发问的是徐子寒,他也好奇到底什么是斑蝥。

而斑蟊更早已是世界知名的春药,罗马帝国开国君主屋大维的妻子莉薇娅,会将斑蝥混入宾客的食物当中,引诱宾客轻薄自己,其后再以此勒索。据记载,神圣罗马皇帝亨利四世(1050—1106)亦因曾服用斑蝥而有损健康。1572年,法国外科学医生巴雷曾记录了一位男子服用一定份量的荨麻和斑蝥后,出现一种“最可怕的*症”。1670年代,法国黑魔法师会混和烘乾的和蝙蝠的血液制成,渗入路易十四的食物,以维持路易十四对他的情妇蒙提斯斑夫人的需索。

凌筱雅知道徐子寒和徐子媛不会给她下这种*无耻的药,可只要一想到这徐家有人对她心怀不轨,凌筱雅就有些心惊。

“春药,烈性春药。徐公子,我相信你和子媛不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过你跟我说说,徐家到底有谁这么恨我,居然会给我下这种东西!”

尽管给自己下斑蝥不是徐子寒,可一定跟他有关系,所以凌筱雅此时对徐子寒也没有什么好态度。

“春药!哥,不会三杯茶里都有春药吧!”

徐子媛有些惊讶,她刚才可是喝了茶的。

凌筱雅断过徐子媛喝的茶,闻了闻,“你的很正常。”

随后又拿起了徐子寒的茶杯,又闻了闻,同样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你们两个都没有问题,只有我一个人的有问题。亚说不是针对我,啧啧,我都不相信啊!”

“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绿意,这茶是你端来的,要是你说不出个所以然了,那本公子就当是你干的了。”

绿意早就吓得浑身颤抖,一听徐子寒的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公子,奴婢发誓,奴婢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奴婢明明是拿了茶房最好的龙井泡的茶水,都是一样的水,一样的茶叶,怎么——怎么会一杯有什么春药,另外两杯却是正常的。”

凌筱雅扫了一眼绿意,看她紧张的浑身发抖,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敢给自己下春药的。

“你泡茶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

“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情?”

绿意死命的回想着,她才不想背了这个黑锅,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何要背这黑锅!

忽的,绿意的眼睛一亮,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可是随即有些犹豫,似乎是不敢开口一样。

“绿意,你想到什么了,赶紧说。要是再晚了,我也保不住你。”

徐子媛也看出来了,自己的哥哥是动了杀心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情,那就该有死的觉悟。

“奴婢在泡茶的时候,嫣红来找过奴婢,跟奴婢闲聊天。当时奴婢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聊着。奴婢当时还奇怪嫣红怎么老是说一些有的没有的。”

绿意这话意思很明确了,下春药的人就是嫣红。

“嫣红是谁啊?还有3个茶杯,她知道哪个是哪个?难道春药她是瞎放的,一放还一个准?”

凌筱雅看了看自己的茶杯,很普通的青花瓷,再看看徐子寒和徐子媛的。果然跟自己的这个很不一样。

徐子寒的茶杯盖子是荷叶形状的,徐子媛的则是莲花形状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区别来。

徐子媛一看凌筱雅的眼神,连忙解释,“筱雅,你别误会。我的小茶房里确实是备有我哥哥专用的杯子。就是这个莲叶盖子的。我为了跟我哥哥凑成一对,所以我就弄了个莲花盖子的。平时我哥哥来我这里喝茶,这两个茶杯就是我们的专属茶杯。至于你用的青花瓷,一般就是来招待客人的。”

“嫣红是谁?我跟她有仇?她要这么害我?”

听了徐子媛的解释,凌筱雅心头的疑惑总算是解开了。可她还是挺好奇的,那什么嫣红,她好像第一次听她的名字啊,她干嘛要这么害自己!

按理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更是没有结仇。她有必要毁她的名节。难道她不知道女人的名节大于天嘛!

说到嫣红,徐子媛的眼神有些不好看,本来她看在多年的主仆情谊,没有听哥哥的话,发卖嫣红,只是把她打发到小厨房,可谁知道居然会搞出这种事情。

徐子媛第一次有些后悔,于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徐子寒。

“你看徐公子做什么?难道那什么嫣红跟他有干系?难不成嫣红是你的通房小妾?”

凌筱雅这话是看着徐子寒问的。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