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无耻嫣红 徐一郎/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子寒的脸一下子黑了,声音更是隐隐有些咬牙切齿,“不是!我也没有通房小妾!”

其实最后一句话,徐子寒是可以不必说的,可徐子寒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将这话说出来。

“哦!”

其实凌筱雅一点都不相信徐子寒说的,古代的男人大多早熟,徐子寒都多大年纪了,怎么可能没有小妾通房。

看凌筱雅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徐子寒隐隐有暴走的趋势!他真的是没有通房小妾啊!而且他至今都还是童男,可是这要他怎么说,难道要他扒光了衣服向凌筱雅解释吗?那真的是太恶寒了!光想想,他就浑身起皮疙瘩都起来了!

“来人啊!去把嫣红抓过来!”

徐子寒的怒火不能对着凌筱雅发,就只能对着外面那些无辜的人发了!

凌筱雅顿时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你刚才说斑蝥?听着应该是虫子,怎么会是春药?”

徐子寒对医术很是痴迷,或者说他对报仇的执念很深,如今一听到新鲜有趣的,立马就开口问道。

凌筱雅挑了挑眉,“虫子?谁说虫子不算药材?蛇虫鼠蚁,不是都可以制药制毒?”

徐子寒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正想再开口问,就有人将嫣红给压进来了。

凌筱雅也好奇那嫣红到底是谁,按理说自己跟他无冤无仇的,她不该这么害自己的!

嫣红此时衣衫不整,头上发丝凌乱,双手一左一右被人驾着进来,嫣红一进来,就满含仇恨的盯着凌筱雅,那恨意的眼神,让凌筱雅看的都不禁心里哆嗦了一下。

很快驾着嫣红的两个人踢了嫣红的膝盖,“扑通——”一声,嫣红倏地就跪了下去,那声音响的,让凌筱雅的眉毛都跳了跳,这下面可是正经的大理石瓷砖啊!

不过,凌筱雅的同情也就持续了那么一溜溜,她可不会忘记要是让嫣红得逞,她的一生也就毁了。

“为何要给凌姑娘下毒?”

徐子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当然,毕竟春药到底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徐子寒就用了毒药代替了。

嫣红跪在地下,抬起头直视着徐子寒,“公子在说什么,奴婢不知道。”

徐子寒的眉眼间迅速凝聚了丝丝戾气,看着嫣红的眼神更是充满了狠辣。

嫣红被徐子寒瞪得心里发寒,可还是强作镇定,不服输的开口,“公子,奴婢知道,之前是奴婢不知好歹,得罪了凌姑娘,可小姐也已经将奴婢给打发到小厨房了,奴婢已经知道错了。什么给凌姑娘下毒,奴婢真的是不知道啊!”

嫣红说着眼泪就留下来了,美人落泪,好不惹人怜爱。

倏地,嫣红看向了同样跪在一旁的绿意,用一种恍然大悟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了,绿意是你嫉妒小姐看重凌姑娘,所以心怀怨愤,给凌姑娘下毒,如今见事情败露,居然想要栽赃给我!”

绿意被嫣红说的一愣,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开口,“嫣红,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我原本正好好的泡茶,你莫名其妙的跑进来,跟我闲扯东扯话的说了一堆,你一定是趁我当时不注意,才把那春——”

绿意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徐子寒一记冷冽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绿意讷讷的闭上嘴巴。

“想知道这药是谁下的,很简单啊!

凌筱雅突然端着茶杯,悠哉的开口。

嫣红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她很快低下头,不让人看到她眼底的神色。

”什么法子?“

徐子媛对嫣红是彻底失望了,可要是不能证明绿意的清白,依照哥哥的手段,一定不会放过绿意,这让她如何舍得。

”只要分别闻闻她们就可以了。这斑蝥其实是有一股腥臭味,很容易就能让人察觉。所以要用斑蝥下药,都得用浓郁的香料去遮掩它。我这杯茶里,我就闻到了浓浓的香味儿,当然了,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不过一般人是闻不到了。“

绿意闻言连忙离嫣红老远,”难怪,我泡茶的时候,就觉得你身上香的不行!“

绿意想着自己一定得离嫣红这疯女人远一点,免得她待会儿出了什么事情,又要赖到她的身上。

”你去闻闻嫣红身上的味道!“

徐子寒指了指嫣红左边的小厮说道。

”是。“

立马那人就朝着嫣红走去。

”你滚开!“

嫣红想都不想的就推了那小厮一眼,小厮猝不及防之下,还真被推倒了。

嫣红猛然站起来,拔下头上的银簪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没错,是我干的怎么样!你个贱人怎么就没有脱光衣服,丢尽颜面!我是错了,我应该直接给你下致命的毒药,让你一命呜呼!“

嫣红状似疯魔的朝着凌筱雅吼道。

凌筱雅被嫣红吼得一愣,她对这什么嫣红压根儿就没有印象好不好,这人脑子有病吧!无缘无故的怨恨自己!

徐子寒看着嫣红的眼神更是不带一丝感情。

徐子媛倒是有些心疼嫣红,”嫣红,你何必呢。其实只要你好好在小厨房呆着,我找机会,会将你重新掉回我身边。“

嫣红看着徐子媛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怨恨,”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当初你差点被沉塘,是我冒死替你给公子传信,否则你早沉塘死了!可你就因为凌筱雅这贱丫头,不顾我们多年主仆的情分!我恨你!“

提起当初的事情,徐子媛不禁愣了愣,就是因为嫣红曾经救过她,所以这些年来,她才会这么容忍嫣红,哪怕嫣红总是借着她的名义仗势欺人,她也全都视而不见。

”你这是在跟主子谈恩情?“

徐子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嫣红,他知道嫣红是个心大的,却不知道嫣红是个这么心大的。

嫣红泪眼汪汪,满含情意的眼眸看向徐子寒,”公子,我爱你啊!我那么爱你,可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凭什么你对凌筱雅一个小村姑那么好!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可起码也比一个村姑要强多了吧!可你的眼里为什么从来没有我!“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看来这嫣红果然是徐子寒的烂桃花,拜托,她才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好不好!

凌筱雅低头看了看自己,前不凸后不翘,跟嫣红的前凸后翘比起来,她简直就不算是一个女人啊!

徐子寒漆黑的瞳眸中闪过一丝不屑,”本公子从未看上过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在自作多情。当年,你是救了子媛。可那是你作为奴才的本分。你是因为知道子媛要是死了,你的死期也不远了。况且之后,子媛给你的东西少了?看看你身上穿戴的甚至不比普通人家的小姐穿的差!这些年,在落霞镇,你多少次借了子媛的名义给我送夜宵,实则是想行勾引之事!对了,去年你竟然还敢跟我下药!你的胆子是真心不小啊!“

其实徐子寒当初之所以要徐子媛处置嫣红,不仅仅是因为凌筱雅,实在是嫣红的一些所作所为是完全超出了他的底线!

”公子!我爱你啊!为什么你对我就一点喜爱都没有!是我长的丑,还是——“

”本公子看见你就觉得恶心,无论你长得美也好,丑也好,本公子对你都没有半点兴趣。“

徐子寒皱了皱浓眉,显然是对嫣红的死缠滥打有些受不了了。

话落的同时,将那杯混有斑蝥的茶杯掷向嫣红。

嫣红被打了个猝不及防,手上的银簪也随之脱落。

”公子,你杀了我吧!“

自己爱的男人,居然一点都没有喜欢过自己,还有比这更加令人嘲讽的事情吗?没有,起码嫣红觉得没有。

况且,徐子寒的手段,嫣红是知道的,落在他的手里,那她就只有生不如死的份儿,与其这样,她宁可自尽,只是如今她的手被茶杯的碎片割伤,甚至连抬起来都苦难。

”小姐,我只求你看在我曾经救过您的份儿上,给我一个了断吧。“

嫣红怕死,但是她更怕生不如死。她知道在场最心软的就是徐子媛,她求她一定没错。

至于凌筱雅,她就算死,都不会去求她!

凌筱雅定睛敲瞧了嫣红一眼,就默默的收回视线了,”你的人,你处置。不过,徐公子,你看看,你府里都有想害我的人!你说,我要是跟你合作了,我的小命八成就保不住了!所以,你想讨好我,让我跟你合作,我看,这真是很遥远啊!“

凌筱雅说完就带着冰玉离开了。

一直到离开徐府,冰玉忍不住开口问,”小姐,您为何不让徐公子惩处嫣红呢?“

凌筱雅是以德报怨的人吗?冰玉显然觉得不是。

”我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嫣红敢做出这种事,徐子寒一定不会放过她。嫣红的下场一定好不了。况且,我觉得嫣红还有些可怜,就是因为喜欢一个男人喜欢到癫狂了,所以连我这么一个不算女人的女孩儿都嫉妒!啧啧,我是该说徐子寒的魅力大呢,还是嫣红太痴迷徐子寒了。“

可能两者都有吧。凌筱雅不禁在心里想到。

随即,凌筱雅戏谑的看了一眼冰玉,”冰玉,你以前不也是徐子寒的人,你有没有对他芳心暗许过啊!“

”没有。公子是主子,冰玉必须听从公子的。如今冰玉的主子是小姐,冰玉就只听小姐一个人的。“

凌筱雅真是十分好奇,冰玉这种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凌筱雅带着冰玉来到客似云来,店内的生意很不错,只是吴高升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有些不好,”你让我买这些瓦罐,又不说清楚用途,把瓦罐往那一放,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

”抱歉啊!我刚才有事,所以没来得及交代。不过这用瓦罐做菜,还是需要起小灶台,大约砌20个小灶台,排成两排,一排10个。“

”砌灶台,这倒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你能确定这瓦罐菜真的能大卖?“

”放心。我很有信心啊!对了,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外面偷看?“

”可能是想来吃饭,可是没钱来不了吧!“

吴高升毫不在意的说道。

凌筱雅撇了撇嘴,就吴高升这个傻子才会这么想!

”姑娘,那些都是吉祥酒楼的人,好几个我都认识。“

于小松不知何时来到凌筱雅的身边,轻声说道。

”吉祥酒楼的人?“

”一定是他们看咱们生意好了,所以想来偷秘方的!“

于小松斩钉截铁的说道。

凌筱雅看着外面那些贼眉鼠眼,探头探脑的人,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

”于小哥,我有件事情要你帮忙。“

”姑娘,有事尽管吩咐。“

凌筱雅示意于小松附耳过来,于小松乖乖的将耳朵凑到凌筱雅的嘴边。

于小松的神色从震惊到敬佩又到不可思议,”姑娘,遮掩行吗?万一祝掌柜他——“

”他能怎么样?做买卖的,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他能说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事情成了,我奖励你一个月的工钱!“

”姑娘不用了。现在我每个月的工钱这么高,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娘跟我说过,做人要学会知足。“

于小松憨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好,既然你这么诚恳,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不过,你卖消息的时候,可以多敲诈一些,反正那些人也没有安什么好心思。“

凌筱雅拍了拍李于小松的肩膀说道。奖励既然不要,在那就多赚些外快吧!

于小松愣了愣,很快就明白凌筱雅的意思了,”我懂了。“

孺子可教也!凌筱雅在心里默默给于小松点了一个赞!

凌筱雅又去木材店买了两块樟树木板,樟树木板不算太昂贵的木材,凌筱雅两块木板就只花了20两银子,就买下来了。

”姑娘,这木板还是我来拿吧。“

凌筱雅没有拒绝,任由冰玉将木板拿过去了。

凌筱雅拍了拍脑袋,真是恨不得直接给自己一拳!哎呀,她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呢,怎么就把苗苗的事情给忘记了呢!不过还好,她还有补救的机会!

”咱们赶紧再去一趟宝祥居,这木板就先放在客似云来。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再拿!“

客似云来和宝祥居就在一条道上。

凌筱雅到达宝祥居的时候,茗烟正在宝祥居跟掌柜询问。

茗烟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显然是有些好奇,凌筱雅为何会在这里。

”茗烟,你询问出结果了吗?“

凌筱雅原先是打算自己来问的,没想到茗烟竟然还在,那就茗烟开口吧,反正自己的计划就算没有徐子寒帮忙应该也是能达到目的的!

茗烟忍不住摇了摇头,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凌姑娘,徐一郎和陈小姐虽然是宝祥居的常客,可每次来的时间不一样,掌柜的也不可能专门去问客人下次什么时候来。“

这倒是,凌筱雅也不禁烦恼了。这么好一个能让夏苗苗看清徐一郎真面目的机会,难道要这么放过嘛!

那她都有吐血的冲动了!

”陈小姐?是陈父子的女儿陈岚小姐吗?“

突然一个扫地的丫鬟怯生生的开口问道。

凌筱雅惊喜的看着那丫头,”你知道吗?“

”我——“

”一个丫头哪里知道!“

茗烟不屑的开口。

凌筱雅懒得理会茗烟,从自己的怀里取出3两银子塞到扫地丫头的手上,”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丫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手上的3两银子,然后又看了看掌柜和茗烟,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将手上的银子还给凌筱雅。

”这是我给你的,这位掌柜,您能否不计较呢?“

凌筱雅笑着对掌柜说道,当然眼睛看的方向却是茗烟,显然她这话更是问茗烟的。

”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茗烟没好气的冲着那丫头说道。

丫头这才将银子拿了过来,放在怀里。

”前儿个陈小姐其实也来买花布。我听到她和贴身丫鬟说,几天后,就是3月初9是她的生日,到时候一郎会陪她来宝祥居买绸缎,然后再去客似云来庆生。“

3月初9,不就是两天后,客似云来!那可是她的地盘啊!到时候就不用麻烦徐子寒了!

凌筱雅越想越高兴,一激动之下,直接铺上去抱住扫地的丫头,要不是看着那丫头已经呆住了,凌筱雅真想再亲一亲她的小脸蛋!当然了,凌筱雅最后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

可就这样,那丫鬟的脸都已经红的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了。

凌筱雅连忙松开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啊!我有些太激动了!茗烟啊,你该跟你家公子说说,这丫头一定是个人才啊!你得好好跟他说说,千万不要则埋没这么好的人才啊!“

茗烟被凌筱雅说的是一愣一愣的,他真是有些看不懂凌筱雅,刚才激动的抱着一个扫地丫鬟不说,如今更是说什么这么一个扫地的丫鬟是什么人才,千万不能埋没?

不过茗烟可没有胆子扣下凌筱雅的话,一五一十的将发生的事情都禀报给徐子寒。

之后,徐子寒也重用了那丫头。

十几年后,宝祥居一个扫地的丫鬟,真的成了商场上的女强人,手段凌厉,让不少男子都为止侧目。

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凌筱雅走前,还买了好几套的成衣,有他们一家子的,还给罗氏、宝儿、周庆、周满和刘小村都买了两套。这样衣服也能换着穿啊!现在有钱了,凌筱雅可不愿意再委屈自己。颇有一种,老子有钱了,老子是土豪的感觉!

一下子买这么多衣服,自然是不好拿回去,所以凌筱雅就让宝祥居的掌柜帮忙送回家去。

至于凌筱雅上次送来的布娃娃和红绳结,凌筱雅问了问销售的情况。

红绳结因为便宜,倒是很快就卖完了。宝祥居的掌柜倒是希望凌筱雅下次能再多编织一点,

在回客似云来的路上,冰玉忍不住开口询问,”小姐,那个扫地的丫头真的是人才吗?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冰玉倒不是质疑凌筱雅的话,而是真的好奇,那个丫头这的是什么人才吗?

”啊?什么人才?你在说什么?“

凌筱雅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不知道冰玉在说什么的模样。

冰玉的嘴角顿时抽了抽,”小姐,刚才不是你说那扫地的丫头是个人才,还让茗烟跟徐公子说不要埋没这个人才的吗?“

”啊!我有说过这话吗?“

凌筱雅眨了眨眼睛,似乎很好奇,说出这话的人真的是她吗?

冰玉彻底噎住了。现在她很确定,自己的小姐,刚才是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才说出这那么一番话吧,压根儿不是真心觉得那扫地丫鬟是个人才吧。

冰玉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凌筱雅,你说自己的小姐精明,嗯,她确实是很精明。可你要是说她迷糊傻,嗯,她也真的是很迷糊傻。

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思,凌筱雅和冰玉来到在客似云来。

现在不是吃饭时间,所以店里的人稍微少了一点。

凌筱雅找到吴高升,问了他徐一郎是不是在这里订了房间。

”你怎么知道的?“

吴高升原本正在算账,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问道。

怎么知道,现在客似云来的房间不提前订好,压根儿就不会有多余的房间。徐一郎为了表示对陈岚的重视,肯定要千方百计的订好房间了!

”3月初9那天,我要徐一郎订的那间房的隔壁房。“

”可徐一郎隔壁的两间房都有人订了。“

吴高升有些为难的开口。

有人订了!那怎么可以!凌筱雅在心里嚎叫!

”给我留一间。倒时候赔的钱算我的。“

”可——“

”吴高升还是一脸为难的模样,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而是信誉问题。

“拜托了,算我求你了。”

为了帮助夏苗苗看清徐一郎那渣男,凌筱雅觉得自己也是够拼命的了!

吴高升从没有见过凌筱雅这么求过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好吧,我跟客人商量一下,给你留上一间房。”

“谢谢了。我还有事,去一趟厨房啊!”

凌筱雅到了厨房以后,因为前面没有什么客人,所以马大叔倒是很悠闲的在摘着菜。

在厨房忙活的众人,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齐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凌姑娘。”

“你们别看到我就停下来啊!我是来找马大叔的,可不想耽误你们干活啊!”

马大叔一听凌筱雅是来找他不禁有些奇怪,于是站起身,他还真是有些好奇,凌筱雅找他有什么事情。不过还是乖乖的跟着凌筱雅出去。

等到了后堂,凌筱雅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于是连忙开口,“马大叔,吉祥酒楼的人很快就会来跟你买小瓦罐,他们要多少您就卖给他多少,对了,这价钱也得高一点,就1两银子一个吧!”

凌筱雅摸着下巴说道,不好好宰那些混蛋一笔,凌筱雅都绝对对不起自己!

想想吉祥酒楼的人偶读坑害了多少人啊,罗氏不说,原本就是吉祥酒楼的主人,可硬是被江正那畜生给夺走了家产,赶了出去。弄得罗氏和宝儿成了孤儿寡母。

还有马大叔,要不是遇上自己,就那180个瓦罐,都能弄的人倾家荡产了!到时候马娟还不恨死马大叔!

所以凌筱雅要坑吉祥酒楼的钱,她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他们原先就不要,难道现在就要了?”

马大叔皱着眉头开口问道。还1两银子1个,这价钱都翻了多少倍了!

“要!他们肯定会要!您就放心吧!到时候您就把价格定到1两银子1个,对那些人,您不需要客气!”

马大叔张了张嘴巴,其实他真的是很怀疑。

凌筱雅见马大叔还是一副怀疑的不行的模样,就偷偷的将她做的事情告诉了马大叔。

马大叔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筱雅,你——”

凌筱雅挑了挑眉,“马大叔,您是不是想要夸奖我很机智啊!”

“你可真是个鬼灵精啊!只是他们会上当吗?”

“会!肯定会!”

凌筱雅信誓旦旦的开口。

马大叔见凌筱雅说的笃定,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毕竟凌筱雅的本事,他是知道的。

等到跟马大叔将事情谈好,凌筱雅拎着食盒就离开了。

“小姐,我们是直接回去吗?”

冰玉拿着两块木板问道。

“不,咱们再去一趟志远书斋。”

志远书斋如如今的生意可着实是不错,自从推出了借书阅读,有不少买不起书籍的人都开始借书回去读或者抄写。

当然了,杨掌柜也不愿意做亏本生意,借出去的书一般都是较为普通的,那些孤本珍本,自然是好好的保存,不允许人乱动的。

杨掌柜一看到凌筱雅,立马亲自上前热情的招待。

“凌姑娘,你可好多日都没有来了。”

凌筱雅笑着对杨掌柜点头。对杨掌柜她还是很有印象的。

“哟,凌姑娘多日不见,你竟然都配了丫鬟了!”

还记得凌筱雅刚开始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小村姑,没想到如今不仅穿上了新衣服,更是配了丫鬟伺候。果然,工资的眼光不错,这凌筱雅不是池中之物啊!

凌筱雅今天没有再穿以前的那些补丁衣服,穿的是马娟刚给她做好的粉红衣裳,袖口和衣摆处都绣着娇俏的蔷薇。

凌筱雅这段日子,经过空间灵泉的滋养,皮肤白皙了,再加上最近吃得好,脸上也有些肉了。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朵含羞预绽的蔷薇花,好不美丽。看着,倒是真有几分大家小姐的样子。

“可惜,我家公子今儿给不在。”

杨掌柜有些可惜的开口。

“什么?”

凌筱雅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开口,赵天楚在不在,跟她有什么关系吗?她跟他似乎没有那么熟悉吧。

杨掌柜见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嘴巴,不好意思的开口。

“哦,是我说错话了。凌姑娘,你今天要买些什么?我给您算优惠一些。”

“我要笔墨纸砚3份,都要小型号的。再来一套画具和颜料,要最好的,能防水的。”

有些颜料就是遇水都不会掉,这就是最好的。

“凌姑娘,还懂画?”

杨掌柜吩咐人去准备凌筱雅要的东西,只是言语里倒是有些奇怪,他是真心没有想到。凌筱雅竟然会作画。

一个小村姑,认字就不错了。可凌筱雅不仅仅是认字,而且还懂画,比起一般的大家闺秀都要强上不少!

凌筱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我只懂一点。登不得大雅之堂。”

凌筱雅还是知道自己的画技怎么样,像水墨画,她最多就只是入门了

这画具,凌筱雅其实是买给刘小村的。

她最擅长的,其实是素描。

志远书斋的人,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没一会儿,就将凌筱雅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筱雅,我们都这么熟悉了,这些东西,我也给你算便宜点。”

“那就谢谢杨掌柜了。下次,我请您去客似云来吃饭。”

凌筱雅笑着开口说道。

“那就谢谢了。最近客似云来的菜可出名了,我也一直想去吃一趟,谁知道都没有找到空位。”

杨掌柜有些遗憾的开口。

凌筱雅挑了挑眉,看来最近的声音很不错啊!要不然连杨掌柜这样的人去吃饭,怎么可能去了,都没有位置呢。

“杨掌柜喜欢客似云来的饭菜,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了。”

杨掌柜不解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这话的意思是——”

“就是您想的那样啊!其实我在跟客似云来的老板吴秀才合作做生意,那些菜的都是我想出来的。”

凌筱雅跟杨掌柜没有利益冲突,所以让杨掌柜知道那些菜都是她想出来的,也没事。

果然,杨掌柜闻言,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凌筱雅,“筱雅,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不?”

“杨掌柜,您夸奖了。我不会的东西多了。就是几道菜而已,我们乡下的姑娘,哪里有不会做菜的!”

杨掌柜摇了摇头,“这可不一样。客似云来那些菜可都是传出名了,你啊,太谦虚了。”

凌筱雅笑了笑,这时候,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要是再谦虚下去,那就不是太自谦,而是太自满了。

“筱雅,这些东西有些多,不如我送到你住的地方好了。”

杨掌柜看着凌筱雅要买的东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确实是太多了。

凌筱雅心想,现在还早,就只有她和冰玉两个人,确实是拿不了这么多东西,又不好麻烦马大叔来送自己,杨掌柜主动提出帮她送东西,她确实是挺感激的。

“那就多谢杨掌柜您了。”

随后,凌筱雅就说了地址,然后带着冰玉离开了。

“冰玉,咱们雇一辆马车走吧。要不然你拿着这两块木板也不方便。”

“冰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小姐您要是累了,咱们就雇一辆马车吧。”

就两块小木板,冰玉确实是不觉得有什么重。以前她扛着沙包走好几里地都不觉得累

“那咱们就做回去吧。最近日子过得太好,我都有些发福了!”

凌筱雅说着还捏了捏自己的脸。

冰玉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小姐,您不是胖,您是太瘦了。”

确实,就凌筱雅的体格,在冰玉看来,那真的是太瘦了。

唉,凌筱雅没有再跟冰玉解释。要知道在现代,那些女孩儿可都是骨感美人啊!摸过去,除了骨头以外,是一点肉都看不到的。

看看她现在,要是再不多多锻炼一下,马上就要成小肥猪了。

原先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凌筱雅那时候还苦中作乐,想想着,穿越到这么一个身子上,唯一的好处,那就是不用减肥了。

没想到如今,凌筱雅又要开始寻思该怎么保持身材了!

凌筱雅对现代的那些白骨精美人是没有任何兴趣,皮包骨的,在凌筱雅眼里,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当然了,那种丰满女人,在凌筱雅眼底也没有怎么样,肉太多了,看着就像猪一样,凌筱雅也不感兴趣。

凌筱雅喜欢的是不胖不瘦,那样才健康,那样才漂亮!

可是继续按照自己这长肉的速度下去,她马上就要横向发展成小猪了。

这么一想,凌筱雅觉得她保持身材的大计一定要快快开始。

她每天吃的不多,她也不想节省饿肚子,所以就每天多走走路,运动运动吧!

走了一段路,冰玉有些好奇的问凌筱雅,“姑娘,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吧!”

“没错,这确实不是回去的路。咱们先是一趟苗苗家。”

凌筱雅要赶紧跟夏苗苗定好两天后去客似云来的时间,这事情悬在她心上,让她难受死了!

还是上次的稻田,同样传来男子的声音,凌筱雅的脸输的就黑了。这什么徐一郎怎么这么讨厌!

“苗苗,上次我想你想的紧张,要不,你现在把你的肚兜脱给我看吧。”

徐一郎的声音还是充满了急切,凌筱雅尽管没看到徐一郎的表情,可也能猜到徐一郎是有多猥琐,多令人恶心了。

就连一向淡然的冰玉,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是对徐一郎厌恶至极。

“一郎,我们这样是不对的。要不,你去向我爹提亲好不好?等到我们成亲了,我——我就是你的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夏苗苗的声音是越来越轻,以冰玉的耳力倒是全都听全了,可凌筱雅只听到了前面半段,后面的虽然没有听到,可也能猜到七七八八了。

“苗苗,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还年轻,还没有开拓出自己的事业。我得等到我功成名就了,才能娶你啊!苗苗,我喜欢你,很想娶你。可我不能这么委屈你,但我又想你想的紧,要不,你就先脱给我看一下吧。”

凌筱雅快要吐了,徐一郎倒是跟现代多年那些渣男一模一样,玩儿人家女孩子,可又不想娶,就拼命拖着,拿自己的事业当借口。然后等把人家姑娘玩腻了,再轻飘飘的来一句,我们不适合,分手吧!

冰玉的眉眼也是皱的更厉害了,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世上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幸亏我还什么都没有吃,否则我都要吐出来了!”他妈的,这实在是太令人恶心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