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方氏有孕 太后震怒/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不禁郁闷了,这么恶心的事情,怎么总是让她给碰上了。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风景,嗯,确实是挺偏僻的,大多时候都不会有人愿意来。

想想也是,徐一郎就是再脑残,也得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让人幽会。

至于凌筱雅第一次为何能碰到,凌筱雅仔细想了想,这条路是她从村尾到夏苗苗家的一条捷径,凌筱雅上次为了省时间,就挑了这条路。

这次,倒不是为了省时间,只是想着,别那么不巧,夏苗苗又要被徐一郎给骗了!可如今看来,夏苗苗还真的这么不争气!

“一郎,那要不还是等到我们成亲的时候再——”

凌筱雅正在心里腹诽呢,夏苗苗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

“苗苗,你是不是不信我!不爱我!所以才会拒绝我!”

徐一郎的声音颇有些气急败坏。

可是听在凌筱雅的耳朵里,那就只剩了一句,无耻!

“一郎,你不要这样。要是你真的想——”

凌筱雅正想为夏苗苗点一下赞呢!可没想到夏苗苗竟然这么不争气,居然就要妥协了!

“苗苗!”

凌筱雅这次也不管不顾了,直接大喊了一声。不过好在,她还记得没有喊的太大声。

稻田里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

没多久,夏苗苗就一脸绯红的出来了。在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不用想,肯定就是徐一郎了。

凌筱雅上下打量了一下徐一郎,这容貌最多也就是中等吧,她私心里觉得,就是凌平顺长的都比徐一郎长的要好看多了。

徐一郎除了脸白一点,她也没有发现徐一郎到底哪里好了。

徐一郎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善,想来是因为被人打扰了好事吧!

不过当徐一郎的眼神扫到凌筱雅身边的冰玉的时候,眼睛一下子亮了。

冰玉长的就不用说了,很美艳,再配上一身冰冷的气质,还是很吸引男人的!

凌筱雅不禁意间皱了皱眉头,这徐一郎也太无耻了吧,苗苗这都还在呢!他竟然就盯着冰玉看个不停,他看个毛线啊!

把徐一郎放在心上的夏苗苗那就更加受不了了,情人眼里是容不下一颗沙子的!

“一郎,你在看什么呢!对了这是筱雅,你很久没有见过了吧。筱雅,你身边的人是谁啊!”

夏苗苗不动声色的挽住徐一郎的胳膊,头靠在徐一郎的肩膀上,小鸟依人的开口。

凌筱雅看的则是快要吐出来了,她很想冲上去摇晃夏苗苗的肩膀,你丫的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你一个古人,竟然比她一个现代人还要开放!

还有你丫的眼睛瞎了吗,冰玉啥时候勾引徐一郎了,明明是徐一郎那贱胚子,一看到冰玉就移不开眼睛了!

徐一郎扫向夏苗苗的眼神也不太好,毕竟他还想在佳人(冰玉)面前留一些好印象,谁知道这夏苗苗就不知羞耻的靠过来了!

“这位是冰玉,我姐。”

凌筱雅沉着一张脸说道。

“你姐?筱雅,你姐不是筱柔吗?这位好像不是啊!”

夏苗苗跟凌筱柔还是很熟悉的,凌筱柔什么时候长这样了。

“我干姐姐。”

凌筱雅没好气的冲着夏苗苗说道。

“筱雅,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夏苗苗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出凌筱雅话中的语气不善。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心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没有。我只是好奇,苗苗你什么时候嫁人了,否则这位又不是你哥哥,你怎么挽他的胳膊挽的这么紧?”

夏苗苗被凌筱雅说的眼睛都红了,不情不愿的放开了徐一郎的胳膊,同时在心里埋怨凌筱雅说话太难听了。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心里不禁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太善良了,担心夏苗苗被骗,所以出了这么多力气。

“冰玉姑娘?果然人如其名,是玉一般的美人啊!”

徐一郎看向冰玉的眼神难掩痴迷,眼珠子只差钉在冰玉身上了。

凌筱雅觉得身边更冷了,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冰玉身上散发的冷气。

“徐一郎,就算咱们乡下人没有什么讲究,可你居然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姑娘献殷勤,这是不是不太好啊!”

凌筱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徐一郎。

徐一郎一愣,连忙开口,生怕在佳人的心里留下坏印象(尽管早就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我只是见冰玉你你长得好看,所以赞美的话就这么说出来了,我心里其实只有——”

徐一郎说到这里,含情脉脉的低头看了一眼夏苗苗,那一眼真是带着无尽的情谊啊!

看的夏苗苗都娇羞的低下了头,随后,徐一郎立马深情款款的看向冰玉。

凌筱雅没有像现在更清醒自己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了,尽管徐一郎这人够无耻,可好歹不是喜欢幼。女的,这才没有用那种恶心到让人不行的眼神看着自己。否则,她真是不能保证,她会不会直接吐出来。

凌筱雅觉得冰玉也是越来越忍受不了了,于是连忙开口,“苗苗,我正要去你家。你是跟我一起回去呢?还是要继续跟——”

说到这里,凌筱雅停了停。

凌筱雅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夏苗苗就是想继续留都不行了。

“苗苗,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要不我陪你们一起回去?”

“好啊!我看徐一郎你对苗苗这么上心,真是不错。不如就直接上苗苗家提亲吧,要不然你跟苗苗在一起也名不正言不顺啊!”

凌筱雅心里是百分百确定,徐一郎压根儿就没有想要娶夏苗苗,自己这话就是故意膈应他的!

果然,徐一郎的脸色不好了,他想送的其实是冰玉,根本就没有想过向夏苗苗提亲好不好!

可看着夏苗苗,一副娇羞无比的神色看着他,徐一郎顿时有些不好了。

“我看还是不必了。有筱雅和冰玉陪着你一起回去,我也放心,我就先离开了。”

徐一郎说完,都不等夏苗苗开口,就直接跑了。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徐一郎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渣男!

转头在看到夏苗苗一脸娇羞的神色的时候,凌筱雅彻底无语了。难道她都看不出来徐一郎就是在骗她的!

凌筱雅跟夏苗苗到了夏家,惊喜的发现夏全竟然已经将魔方给做好了,只是这涂上的亚颜色有些怪怪的。

“筱雅,你夏全叔昨天可是拿着你那图研究了一天,才好不容易将这什么魔方给研究出来,你看看这怎么样。”

褚氏看着凌筱雅,一脸骄傲的说道。毕竟在整个凤阳村,手艺活做的最好的可就只有自己的男人了!

夏全总共做了两个,一个涂了颜色,另外一个没有涂。

凌筱雅拿起那个涂了颜色的,应该是用油漆涂得,只是涂得不怎么均匀,看起来凹凹凸凸的。

凌筱雅有些后悔的想,这颜色应该自己涂的。

凌筱雅从怀里取出一锭5两银子递给夏全,“麻烦夏全叔了。我就只要这个没涂颜色的。”

“筱雅,你这给的也太多了。是我这涂了颜色的,有什么不好吗?”

做手艺活的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有问题了!

“夏全叔,其实也没什么,我想着您平时是组木工活,的,所以对涂颜料什么的,都不是太懂。这涂颜料其实也死有讲究的,您这涂的,是有些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是外行人涂的。只是这话不能说的太明显,凌筱雅尽量还是婉转着说词。

看夏全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凌筱雅立马换了一个话题,“夏全叔,3月初9我想请苗苗一起去客似云来吃早饭。您看行不?”

夏苗苗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凌筱雅,不知道为何凌筱雅要突然请她吃饭。

“客似云来?我听说那里的东西可金贵了,有时候就是排队都吃不到啊!”

褚氏知道的倒是不少,一听凌筱雅要请夏苗苗去客似云来,立马说道。

“哪里有有这么金贵。其实都是些普通的的东西。我连房间都订好了。苗苗,你愿意去嘛?”

“3月初9?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我怎么不知道?”

3月初9是陈岚的生意,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算什么大日子了!

“我想着我现在赚了一点钱,以前老是你请我吃东西,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这次才想着请你吃饭。难道你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

凌筱雅想了一大半天,总算是让她找了一个稍微能说过去的理由了。

“筱雅,我以前请你的那些没什么。客似云来的东西好贵的,上次我和——我一个人去的时候,看了看那价单,我都不敢买。所以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吃就行了。不要破费。”

我和?凌筱雅的清眸中闪过一丝幽光,看来夏苗苗还和徐一郎一起去过啊!

“没事。我房间都订好了。现在订客似云来的房间可麻烦了,苗苗你总不忍心拒绝我吧!”

夏苗苗有些无措的看向夏全和褚氏。

“筱雅,你现在挣点钱也不容易。要不,这钱就平分吧,也不能让苗苗占你的便宜啊!”

褚氏是个老实人,也真没有想过占凌筱雅什么便宜。

“夏婶,这就是我的一份儿心意,跟钱没什么关系!您要是再这么说,我可是要伤心的!”

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请人吃一顿饭,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到最后,凌筱雅真是可以说是好不容易才跟夏苗苗达成了约会,呸,不对,她跟夏苗苗两个女人,算毛线约会!

凌筱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徐一郎定的包厢时间,大约是从早上7点到9点。那么,她和夏苗苗大约早上6点多过去,还能吃个早饭。

凌筱雅不禁给自己点个赞了!看她多善解人意,知道夏苗苗要经历背叛,还提前让她吃饱饭,这样才能更好的抗压啊!

不知不觉间,凌筱雅这思维又不知道扩散到哪里去了。

慈宁宫

太后斜躺在绣着凤凰朝明的软榻上,身边的宫娥跪坐在太后的脚边,一下一下的帮着太后敲腿。

此时的慈宁宫可以说是寂静无声,因为太后面前正跪着一个女人。

女子应该有30多岁了,只是保养得很好,脸上连一丝皱纹都看不到。此时她就像是风中轻摆的拂柳一般,身子摇摇欲坠,好不让人怜惜。

可惜,这怜惜的人里面绝对不会有太后!

这女子就是生了履亲王唯一子嗣的方氏!

慈宁宫的人可都知道太后是有多恨这方氏,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会有哪个没开眼的,直接凑到太后面前。

“抬起头来。”

太后闭着眼睛,好像完全忘记了方氏似的,不知过了多久,太后才睁开眼睛,幽幽说的让方氏抬起头。

方氏颤悠悠的抬起头,一双美眸浸满了泪水,好不惹人怜惜。

太后看着这样楚楚可怜的方氏,眯了眯眼睛,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这样的方氏,让她想起了当初跟她一起争宠的那些嫔妃,她们跟方氏不也是一个德行,一样的楚楚可怜,一样只会用眼泪博取男人的同情!

“方氏,这些年你过得不错啊!好像这模样都没有怎么变过。”

“多亏了郡王的照顾。”

方氏不胜娇羞的开口,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红云。

看的整个慈宁宫里的人都觉得膈应,方氏就算保养的好,那也已经30多了,算是一个半老徐娘了。你一个半老徐娘,动不动脸红,恶不恶心。

“启禀太后,履郡王求见。”

钟嬷嬷听了来人的回禀,硬着头皮在太后耳边说道。

太后的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眼底好似聚集了狂风暴雨一般,下一瞬间就要让人灰飞烟灭似的。

“让他进来。都说履郡王多宠方氏,哀家以前想着眼不见心不烦,可如今看来,哀家还真应该好好看看,咱们的这位履郡王是如何宠爱方氏的了!”

很快,一身穿黑色银纹蟒袍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俊雅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急切。

履郡王在进来慈宁宫以后,有些急切的看了方氏一眼,但是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毕竟太后有多不待见方氏,他也知道。

“臣参见太后。”履郡王撩起下摆,跪下给太后行礼。

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履郡王,眼底是满满的嘲讽,“哀家哪敢让履郡王参见啊!还记得哀家的悦儿,不就是因为当你的郡王妃,才芳华早逝,只留下云儿一个孤女。哀家的亲姐姐,更是为此活活的哭瞎了双眼!”

这些年来,太后一直在忍。谁说当了皇帝当了天后就能无所顾忌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乾风帝想要收回散落的兵权,想要铲除楚国公府和静伯府给昭慧长公主出气,他做不到。当然了,太后也想,可她跟乾风帝一样,要顾及的事情太多太多,此时她压根儿做不到。

太后想要履郡王和方氏给她早死的侄女赔命,还有陪她亲姐姐哭瞎的一双眼睛,她也做不到。

身在帝王家,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无奈与心酸。

所以这些年来,每次履郡王上梁都朝贡,太后除了见一见朱云,履郡王和方氏她是看都懒得看一眼,看了又能如何,她又不能将他们两个怎么样,看了也是白生气。

可如今不一样了,乾风帝已经下定决心要收回楚国公府的兵权,履郡王也是手握重兵的王爷,更何况他姓朱,更是乾风帝的心腹大患!

所以此时太后不必忍了,就算一时间杀不了他们,也没有关系,该怎么给下马威就怎么给下马威,该怎么膈应他们,就怎么膈应他们!

这不,看着履郡王一下子煞白的脸色,太后真的觉得的舒心极了。这种感觉甚至不低于,当初她当上太后的喜悦!

太后忍不住打量履郡王,当初她眼睛到底是怎么瞎了,才会让悦儿嫁给履郡王?

仔细看看,嗯,履郡王长的不错,虽然是领兵的,可他相貌儒雅,听说年轻的时候,还有人送了他一个儒将的称号对了,还有他向悦儿提亲的时候许诺过,除了悦儿以外,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女儿,她这才劝了她的亲姐姐,让悦儿远嫁。

不曾想,这一时瞎眼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她视作亲生女儿的侄女就这么死了。她亏欠良多的亲姐姐,更是为此库哭瞎了双眼!

这让太后这种在宫闱里倾轧了一辈子,哪怕是已经练就了一番铁石心肠的太后,也忍受不了。

“太后,臣对悦儿是真心实意的!当初她多年无子,臣都没有休妻,甚至没有想过要找其她女人!臣——”

“你赶紧给哀家闭嘴吧!你想跟哀家说什么啊!是不是说你有多情深意重,你有多不得已!你不就是看月儿多年就只生下了云儿一个!你嫌弃云儿是个姑娘,所以才在外面弄了方氏这个外室!不对,还整出个野种,最后还让这俩贱人上门,气得悦儿大半夜就上吊自尽!”

太后本来是很想保持心平气和,可是一听到履郡王那番无耻到极点的话,她就受不了了。

“母后,您别激动啊!”

昭慧长公主原先是来慈宁宫看望太后,正想让人通报,可一听太后这么激动,也不管什么通报不通报的了,连忙急匆匆的进来。

昭慧长公主在看到跪在地上的履郡王和方氏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了悟,难怪母后这么生气。

昭慧长公主忙着给太后顺气,轻拍着太后的背,柔声开口,“母后,那些小人不值得您生气。”

这小人自然是在说跪在地上的履郡王和方氏了,其实也有楚国公府的人。

对楚国公府的那群人,她早就不在意了。要不是想着她下落不明的小女儿,她早就跟楚玉亭和离了!不过因为她的小女儿,她就是要留在楚国公府,膈应死赵氏。你不是想当正妻吗?你的女儿不是想当嫡女吗?你的儿子不是想当嫡长子吗?有她在,做梦!

“昭慧长公主,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郡王对姐姐是情深意重,为了姐姐,她都没有再娶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就连婢妾生的齐飞也还是名不正言不顺。郡王对姐姐的情谊早已经是感天动地了,您怎么能这么说郡王呢!”

方氏一脸愤愤不平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仿佛她已经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一般。

履郡王有些感伤的看了一眼方氏,虽然自己的王妃没了,跟方氏有莫大的关系,可方氏这么多年来都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自己,更是给他生了唯一的儿子,甚至——

“本宫是一品长公主,就是见了皇后都只需要行点头礼。本宫倒是不知道了,什么时候一个没品级没诰命的舒敏都可以对着本宫大呼小叫了!”

昭慧长公主就算被太后保护的再好,可到底是在宫里长大的,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她都懂。在楚国公府,赵氏的手段是真不怎么好看,昭慧长公主想弄死她,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昭慧长公主已经压根儿不在意楚玉亭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不在意!

“郡王——”

方氏用她那一双盈盈美眸直勾勾的看着履郡王,看的履郡王心一动,毕竟这些年来,陪在他身边的只有方氏,他——

“太后!”

“你给哀家闭嘴!哀家就知道你已经被方氏正色贱女人给迷了眼睛了!哀家也懒得管你跟这方氏是不是真爱,就凭方氏这贱女人刚才竟然敢对长公主无礼,哀家就有权治她的罪!来人啊!”

太后一听履郡王开口,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懒得再听履郡王罗嗦了!

履郡王他暂时动不了,毕竟她只是太后,动个郡王,到底是不合礼法。说不定掌管宗人府的宗令就要出面了。

可一个方氏,她堂堂的太后还动不了!这么多年,憋屈了这么多年,太后真心觉得,这是她过得最痛快的时候了!

“不行!”

慈宁宫的人正要对方氏动手,谁知履郡王竟然紧紧的护着方氏,不让任何人动她!

太后这次简直是气急反笑了,她当太后当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人敢直接跟他说不行的!就是乾风帝这些年也从来没有对她这么说过!

履郡王倒是好大的胆子啊!

履郡王被太后盯得有些心里发毛,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履郡王的眼神又重新坚定起来,“太后,云溪已经有了臣的孩子!”

“胡言乱语!”

当初太后虽然没有弄死方氏,可也绝对没有想过让方氏好过,所以直接让人给方氏下了绝育药,这才几年,方氏竟然怀孕了!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太后,您当初是给婢妾下了绝育药,可这些年来,婢妾都在调养身子,好不容易才调养好了身子,这孩子更是上天给郡王和婢妾的恩赐,等到孩子出身,婢妾愿任你处置。”

“太后!您怎么可以这么狠毒,云溪只是一个弱女子,您怎么可以给她下绝育药!难道您不知道一个女人不能声誉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履郡王还不知道方氏当年竟然被太后灌了绝育药,如今一听,自然是怒不可遏。

太后缓缓做起来,整个人都带着无限的威严,饶是履郡王在沙场拼杀多年,也不禁震了震。

“残忍?你跟哀家说残忍?当初你娶悦儿的时候,说了什么?说了会一辈子对她好,说了这辈子就只会有悦儿一个女儿!可你呢,悦儿不是不能生,她好歹给你生了云儿!方氏这贱人,竟然敢抱着她生的野种来向悦儿示威,气得悦儿上吊自尽。只留下5岁的云儿!哀家的亲姐姐,更是活活的哭瞎了双眼!”

“母后,表姐如今在天上也不希望您伤心,您——”

昭慧长公主跟履郡王妃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听太后提起履郡王妃,心里也不好受。

履郡王的眼底也闪过一丝怀念痛楚,这一切自然都落在了方氏的眼底,方氏紧紧依偎在履郡王的怀里,眼底闪过晦暗难明的神色。

“太后,逝者已矣。悦儿生前这么善良,我相信她一定也希望云溪能够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履郡王一脸恳切的看着太后说道。

可惜太后只觉得恶心,就连昭慧长公主看着履郡王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屑。这男人跟楚玉亭还真是一路的货色!

太后伸出带着护甲的食指,手都有些不听使唤的直哆嗦,“悦儿善良?是啊,悦儿真是善良啊!要是哀家,早就在方氏这贱人带着她生的那孽种出现的时候,就直接了结了他们了!还能让他们在眼皮子底下乱晃!”

“母后,您别动怒,您的身子要紧啊!”

昭慧长公主可不知道太后之前是装晕,一直以为太后的身子自从昏迷之后,就没有好过!

“太后,你——”

履郡王抬头愤怒的看着太后,要是眼前的人不是太后,说不定他直接杀人的心都有了!

太后冷哼一声,不屑的看向履郡王,“哀家怎么?哀家告诉你,方氏肚子里的孽种不能留!哦,哀家明白了,云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肯定是因为你知道方氏这贱人怀孕了,所以看云儿不顺眼了,就想着弄死云儿,给方氏和她的孩子腾位置是不是!”

不能不说,人的想象力绝对是无穷的,太后越琢磨越觉得自己想的对。

想想朱云是多乖巧的孩子(只有太后是这么想的),从来不做让人担心的事情(太后,乃想太多了,真的),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一定是履亲王这畜生知道方氏又怀孕了,所以才想要加害云儿。云儿肯定就是因为提前知道了真相,所以才会跑,难道还坐以待毙不成!(太后,您的脑洞开的真大,不去写戏,真的是太可惜了!)

太后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看向方氏的眼神是充满了杀意,简直恨不得将方氏给千刀万剐!

方氏被太后看的是浑身哆嗦,目露惊惧,死命的往履亲王怀里靠。

“太后,云儿是悦儿唯一留下的孩子,臣怎么可能会亏待云儿。云儿都已经8岁了,可还是顽劣不堪至极,臣和方氏对她都是容忍有加,甚至她数次欺负亲弟,臣也是——”

“你给哀家闭嘴!方氏容忍云儿?她哪有什么资格容云儿啊!一个通房,不对,她连通房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外室罢了!哀家的云儿多尊贵,还轮得到一个外事教训她!要爱哀家说,云儿就算直接打杀了方氏,那都是该的!

你还说什么欺负亲弟?云儿何来的亲弟,方氏生的那孩子,你难道还想让他上我朱家的族谱?哀家告诉你,做梦!有哀家在一日,有皇帝在一日,不,只要是哀家的子孙在皇位一日,方氏还有方氏所生的那孽种,就永远别想上我朱家的族谱!”

掌管宗人府的宗令,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后去杀害住家子嗣。当然了,太后当年作为皇后,手里也有过朱家不少子嗣的血。当然了,那都是背地里的。

太后怎么会不想暗地里杀了方氏和那个孽种,可履郡王就跟发疯似的,将方氏身边保护的是滴水不漏,让太后想下暗手都难!

可宗令也只要太后明面上不杀害朱家子嗣,大面上过得去,那就可以了。

太后到底是太后,他可没有兴趣,为了一个方氏去惹怒太后。其实要不是履郡王把事情闹得太大,太后就算明摆着将方氏和她的孩子杀了,宗令都不会出面。

履郡王一张脸涨的通红,动了动嘴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其实他也知道太后说的没错。

可他只有方氏为他所生的一个儿子,难道让他一辈子都是一个外室子吗?

“太后,您——”

“闭嘴。哀家不想听你说话,听了,哀家这一天什么都不用吃了。你是不是故意想害哀家不进食。你是不是故意想看着哀家活活饿死,履郡王,你是不是想要谋害哀家!然后好将方氏扶正啊!”

太后的话不可谓不重了,谋害太后这罪名谁都吃罪不起,履郡王更是直接放开方氏,狠狠磕了3个响头,他长了站骨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想到太后刚才说的,听到他的声音就想吐,蠕动了一下嘴巴,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履郡王不禁想起了履郡王妃,想想,以前来梁都朝贡,每次太后接见他夫妻俩,是多和气,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善意。

可自从悦儿去世,这几年再来梁都朝贡,太后是连看都不愿再看自己一眼。梁都的权贵之家,对自己,更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毕竟自己不受乾风帝和太后待见,这是谁都知道的。

履郡王忍不住想,当初他跟方氏真的是例外。那时候方氏被恶霸欺负,是自己救了她。然后给了她银子安置。

后来,他无意间又遇到了方氏。方氏为了表达对他的感谢,就亲自下厨做了饭给他吃,他吃了,后来多喝了两杯,就跟方氏发生关系了。

还记得第二天醒来,自己是很慌张的。因为他是真的爱悦儿,他也始终记得自己的承诺,这一生就只要悦儿一个女人。

可后来看到床上的一抹红,知道自己将方氏的初次夺走了,再加上方氏哭的可怜,口口声声的说不要名分只要跟在自己身边。

履郡王那时候被方氏哭的心软了,就答应了。

只是他不敢再去找方氏,害怕履郡王妃发现。

直到有一天方氏派人告诉他,她怀孕了。

当时履郡王妃生下了朱云,只是个女儿,可他想要的是儿子,能继承他王位的儿子!

所以他对方氏的肚子还时候很期待的,甚至多次出府,偷偷看望方氏。

方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果然生了一个男孩儿。

履郡王当时很开心,可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方氏进府,他怕履郡王妃会伤心。

其实履郡王最想要的是他和履郡王妃的亲生儿子。

可履郡王妃自从生了朱云以后,就多年没有动静。

自己也渐渐死心了,反正他有一个儿子了。不过他再也没有碰过方氏。

日子就这么不平不但的过着,一次自己去击退流匪。

方氏的儿子出了疹,府里有最好的看儿科病的大夫,方氏情急之下,带着儿子去了履郡王府。

等到他回府的时候,履郡王妃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履郡王这辈子都忘不了履郡王妃当时看他的眼神,痛苦彷徨,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决裂。那时候的场景,履郡王真的是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想。

履郡王妃当时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当时他想要跟上去,可方氏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让他看齐飞。

那时候,自己唯一的儿子刚刚经历了生死大劫。履郡王一时心软,就留下陪儿子了。

可履郡王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履郡王妃就在自己的屋子上吊自尽了。

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履郡王当时的心情,那时候,他甚至希望自己死的人是他!

当他赶到的时候,履郡王妃已经被救下来了,只是永远的没有了呼吸。

朱云那时候只有5岁,紧紧的抱着履郡王妃的尸体,小小年纪的她,第一次哭的这么伤心。

履郡王想要安慰朱云,可朱云死活不让他靠近,甚至直接说这辈子都不会再认他这个父亲,是他和方氏害死了履郡王妃。

这事情能怪方氏呢?是得怪她,如果她安分的呆在别院,那履郡王妃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那么说不定她就不会这么早死。

但是这绝对不可能。履郡王不可能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就这么留在外面,总有一日,履郡王妃是会知道的。

履郡王妃死了以后,履郡王是想让方氏偿命的,可还不到5岁的齐飞哭的好伤心,死都不要离开方氏。

为了唯一的儿子,履郡王心软了,放过了方氏,甚至在太后乾风帝下旨要处死方氏的时候,他还站了出来,甚至说出要方氏死,就先杀了他的话。

最后他保住了方氏,可朱云却恨他入骨,压根儿就不叫他父王,甚至看向他的眼神也是满满的恨意。

如今方氏又怀孕了,朱云要是知道,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认他这个父亲了。

“怀孕了?好啊!那哀家就饶她一命。来人啊,给哀家打方氏30记耳光,打耳光,总不会打得流产吧!”

太后也要顾忌名声,方氏肚子里如今有了朱家的血脉,要是她就这么明晃晃的下令打杀方氏,宗人府也不是吃素的,那些宗令肯定会直接跳出来找麻烦!

好,那她就先留方氏一条命,她的命,如今她想何时取,就何时取!怀上孩子又能如何,要想让一个孩子消失,那太容易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