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算计 戳穿真面目/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

履郡王不服,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可太后已经是懒得再听了,“你要不想方氏挨耳光,也可以。”

太后的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恶意的笑容,看的履郡王心里直打鼓。

“你既然这么爱护方氏,就由你替她挨这30记耳光。”

还不等履郡王回答,方氏就紧紧抓着履郡王的袖子,深情的望着履郡王,“郡王怎么能替妾身挨耳光呢。婢妾愿领罚。”

履郡王也颇为感动的看着方氏,幸好还记得这是哪里,否则就要跟方氏在这里上演一场,爱恋情深的把戏了。

“你俩倒真是情深意切啊!真是可怜哀家的悦儿瞎了眼,爱错了人!更嫁错了人!”

履郡王在听到太后提到履郡王妃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可还来不及追思,就听到方氏柔弱而不失坚定的声音响起,“婢妾爱慕郡王,可郡王心里只有已故的郡王妃。婢妾不求能在郡王心里留下多重的位置,只求能陪伴在郡王身边,婢妾就心满意足了。”

方氏一脸情深意切的看着履郡王,水一样的眼眸里荡漾着浓浓的情谊,让人一样看去,心似乎都化掉了。

履郡王最爱的人虽然是履郡王妃,可方氏到底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又无怨无悔的陪伴在他身边多年,这让他如何没有一丝触动。

但凡男人,都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女人,无疑方氏算是翘楚中的翘楚了。

可惜太后一点都没有兴趣欣赏他们的情深意切,这些在她眼里,除了恶心就是恶心!

“来人啊!”

太后懒得再看这你情我浓的画面,这只会让她恶心的想要吐。

她是太后,也不想这么委屈自己!

很快就有个太监手上拿着红木板打算行刑。

履郡王一看到那红木板,眼孔急剧收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后,“太后不是——”

“打耳光啊!没说一定要用手打,用这板子打,难道不行!”

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履郡王。

这宫里打耳光可是分很多种的。

最简单的,直接用手打。当然这也是效果最差的一种了。

第二种,就是用这红木板打,这打人耳光也是有技巧的,有些人会用巧劲,所以用这红木板打脸,只能看到外伤,内里什么都看不出来。要是遇到那种会打的,可以打得你外面什么都看不出来,可内里全烂了!

第三种,那就是最狠的,就是带着钩子的板子,那钩子特别细,可只要一打到脸上,那钩子就会钩到人的肉上,然后木板离开人脸上的时候,痛的好像割皮一样,打上10下,说不定人的脸就全都毁了!

昭慧长公主也是宫里长大的,自然明白这刑罚。在看到太后拿出来的只是普通红木板,心里就清楚,太后还是留情,不想让人说她太恶毒。

“啪——啪——”

执刑的太监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留情,一下下的打下去,看着方氏的脸上只有一些红印,可实际上,她皮下的肉是早就烂掉了!

履郡王看着方氏受刑,却紧紧的咬着唇,死命的不喊痛,这让履郡王的心都揪到一块去了。

一直到30板子打完,方氏早就不堪重负的晕倒了。

太后幽深寂静的眼眸就那么一直看着方氏,眼底时不时的闪过讥诮,不知道是在嘲讽履郡王还是方氏。

履郡王抢先一步抱住方氏,抬起头,双眸都变得猩红,“太后,这样可以了嘛!”

“哼,带着方氏这贱人赶紧消失在哀家面前。”

言下之意就是让履郡王和方氏滚了!

慈宁宫内肯定没有人愿意帮忙抬方氏,履郡王带来的人都在慈宁宫外守着,没有太后的允许,也根本进不了,履郡王咬咬牙,直接横抱起方氏离开。

一直看不到履郡王和方氏的身影,太后才幽幽的开口,“昭慧你看出什么了?”

“方氏不是一个简单的。”

方氏用的手段其实很普通,不就是抓住男人怜惜的心理。

方氏在挨板子的时候,还深情不悔的看着履郡王,想要博取他的怜惜。

不能不说这个女人很聪明。也抓住了履郡王的弱点。

“她比起你家的赵氏,要强多了。”

楚国公府的那赵氏,太后觉得就算提起她都不屑,这种女人要是在宫里,那绝对是第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可偏偏楚玉亭那草包男人,就看上了赵氏那白痴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草包遇白痴,所以这两人一见钟情!太后无不讽刺的想。

“母后,提扫兴的人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微微皱了皱眉,要不是太后是她母亲,她都要生气了!

太后看着昭慧长公主的脸色,就猜到她心里的想法了,“昭慧,你好歹得为你的几个孩子想想——”

“母后,孩子大了,她们以后的前程自己会去挣的,我——我不担心。”

“不担心?文豪,你是可以放心。他本身就是一个出色的,以后有你皇兄照顾,以后的仕途肯定也会一帆风顺。至于思云,今年也已经14了,是可以相看人家了,有哀家在,哀家一定给她选一个如意郎君。可文煜呢?他的身子骨这么差,太医都说了要他好好养着,可能以后——”

提到自己的小儿子,昭慧长公主的眼圈不禁红了,毕竟她的文煜多可爱啊!可就是因为赵氏那贱人,趁着她才生了文煜做月子的时候,竟然串通刁奴,大冬天的将文煜给推倒河水里,要不是发现的早,她的文煜早就被淹死了!

可就算没有淹死,文煜的病根也拉下了。这么多年,她来宫里为文煜求药都不知道求了多少回,可楚玉亭那畜生呢,在文煜出事的时候,居然还公然袒护赵氏,甚至还冲着皇兄大呼小叫,什么动了赵氏,他也不活了!

呸!当时昭慧长公主就想着,你怎么不直接去死!

后来,还是因为楚国公府有兵权,所以自己的皇兄动不了他们,文煜的罪又这么白受了!

当时自己已经有文豪、文煜和思文3个了,压根儿就没想着再跟楚玉亭当夫妻,就那个畜生,她还嫌恶心呢!

可是后来有楚国公老夫人办寿宴,她多喝了几杯醉了,又跟楚玉亭发生了关系。

后来她就有了身孕,对昭慧长公主来说,孩子是上天赐给她最美的礼物,对待每一个孩子,昭慧长公主都是从心里爱护。尽管他们的父亲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

可就这样,她的小女儿居然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弄丢了,要不是那老虔婆(楚国公老夫人)和赵氏联手干的,她昭慧长公主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太后看着昭慧长公主红了的眼眶,就猜到昭慧长公主肯定是又想起了丢失的小女儿。

“昭慧,你堂堂的长公主,难道还真想这么过一辈子?难道你要放任赵氏那贱人继续在楚国公府作威作福?”

“不会!当然不会!只要找到我的小女儿,我一定要——”

“万一找不到呢!”

“不会!我的小女儿一定活的好好的!她今年也该11了,就比文煜小上1个月,可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哭的不禁更加伤心。

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她现在一定活的很好!

“好好好!是哀家说错话了!你的小女儿一定活的好好的。很快她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看着昭慧长公主哭的一脸伤心,太后连忙开口说道。

太后又将昭慧长公主抱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背部,就像小时候哄昭慧长公主睡觉一样。

“长公主您就别伤心了,您一伤心,太后就要伤心。您的小女儿啊,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皇家的血脉,那肯定是有神佛保佑!”

钟嬷嬷逮着机会,忙不迭的说好话。

太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钟嬷嬷,“你个老货难得说了一句中听的!”

“这不是太后娘娘您教的好嘛!”

钟嬷嬷赶忙的讨好说道。

昭慧长公主也渐渐的止住了哭声,这赞其不提。

夜幕降临,孤月独悬。

“启禀主子,履郡王和大梁太后已经闹翻,您说,我们是不是可以——”

“闹翻?离闹翻还差远了。履郡王不是还没有想着谋反吗?你好好回去再加把劲,死命的挑拨。这不是你嘴擅长的?”

“是,属下领命。”

“这是上好的治伤药。你拿回去敷,这药能让你脸上的伤看起来更加严重,可内里却会逐渐好转。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属下领命。”

“恩。本殿下也该去落霞镇走一趟了,燕翎,本殿下这次倒是很期待看你能如何脱身。”

在夜幕的笼罩下,男子的声音显得格外阴沉,配着傻傻的树叶摩挲声,更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

时间过得很快,3月初9很快就到了。

凌筱雅起了个大早,跟林氏打了招呼就要去夏苗苗家。

“雅儿,就你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

“小姐,我陪你一起去。我是你的丫鬟,我——”

林氏话落,冰玉就直接站出来说道。

“你是我姐姐,我没把你当什么丫鬟不丫鬟的啊!”

凌筱雅是真心欣赏冰玉,跟谁的时候,就对谁有一股子痴意。倒是跟《红楼梦》里的袭人一样,袭人跟贾母的时候,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贾母,跟宝玉的时候,就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宝玉。

冰玉的身子一下子有些僵硬,她从来没试过跟人这么亲密,可这种感觉似乎不坏,凌筱雅的手好像很温暖,让她这么挽着,她只觉得暖到了心里似的。

冰玉一向冰冷的面容也要消融的迹象,甚至耳根子都有些红了。

凌筱雅带着冰玉到了夏苗苗家,夏苗苗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还很高兴,可一看到冰玉,嘴角的笑容就一下子变淡了,她可没有忘记昨天一郎看着冰玉的眼神。

在夏苗苗心中,徐一郎是不会有错的,那错的就是冰玉了。谁让冰玉长了这么一张狐媚男人的脸!

凌筱雅故意装作看不懂夏苗苗的表情,笑着跟夏苗苗打招呼。

凌筱雅3个人是乘着马大叔的牛车一起进镇子的。

凌筱雅见马大叔一脸笑容,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马大叔,您的烦心事是不是解决了?”

“筱雅,你可真是厉害!你出的主意实在是太好了!那些瓦罐又给卖出了50个!”

凌筱雅挑了挑眉,50个,不错啊!按照1两银子卖一个的价钱,啧啧,马娟一家还赚了不少啊!

凌筱雅只要一想到坑了祝掌柜一大笔钱,这心情就爽飞了!要是条件允许,她真想放声高歌!

其实凌筱雅的主意很简单,就是让于小松故意在吉祥酒楼派出的探子面前发牢骚,说客似云来缺瓦罐做菜!然后再假装无意间遇到吉祥酒楼的人。然后再无意间表现一下自己的缺钱,那些人自然就会拿出银子来买消息。

于小松的消息很简单啊,就是他们客似云来缺做菜的小瓦罐,都不知道去哪里买!

等到吉祥酒楼的人把这消息告诉祝掌柜,哈哈哈,极限酒楼总有人记得他们曾经向马大叔订过这小瓦罐。

请人再做肯定是要耗费不少时间,可买现成的,那就方便多了。

以祝掌柜那种性子,肯定是打算去买现成的!

凌筱雅早就跟马大叔打过招呼了,不要客气狠狠宰朱展柜一顿!

看,现在事情是多美满的解决了!尤其是祝掌柜那厮买了那么多瓦罐,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该怎么用。

用瓦罐做菜是简单,可是就祝掌柜那种只想着捡现成的压根儿就没有心思去研究的,凌筱雅敢打包票,他要是能研究出来怎么用瓦罐做菜,那太阳才打西边出来呢!

就算做出来了,八成也是不伦不类的!

祝掌柜就抱着那些用50两银子买来的瓦罐过一辈子吧!

凌筱雅真是越想越开心,只差没有笑出声来了。

恩,今天就推出瓦罐汤,气不死吉祥酒楼的那群人!

“筱雅,你和马大叔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夏苗苗有些奇怪的看着凌筱雅,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凌筱雅了。

凌筱雅朝着夏苗苗神秘一笑,“没什么。”

她算计吉祥酒楼的事儿,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了。

到了客似云来的时候,正是吃早饭的点,所以客似云来几乎是爆满。

凌筱雅将瓦罐汤的方子给了吴高升,由着王小二带着他们去了定的包间。

“筱雅,我怎么觉得你跟客似云来的人很熟啊!”

夏苗苗一直到坐在包厢里,才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次,凌筱雅倒是没有否认,很干脆的点了点头,“是啊,我算是客似云来另一个小老板吧!告诉你,客似云来的菜式有不少都是我想出来的!”

夏苗苗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筱雅,好似她是什么稀奇物种一样,“筱雅,你——你好厉害啊!我上次跟一郎来镇上,可是听到不少人说客似云来的菜,都说是难得的美味。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本事,居然能想出来。”

“都是我以前从书上看到的。哪里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凌筱雅十分谦虚的说道。

就在她们说话的嘶吼,很快就有人送了3份咸豆腐脑,两份小笼包,又添上了3串冰糖葫芦。

“吃吧。吃小笼包的时候小心烫,先轻轻咬破皮,然后吮吸里面的汤汁。”

冰玉在家的时候,也是吃过小笼包的,凌筱雅这话就是专门说给夏苗苗听的。

3人这才吃起了早饭。

夏苗苗越吃越高兴,这客似云来的饭菜真是太美味了!上次她和一郎就想来吃饭的。可是价钱太贵,她舍不得一郎为难,所以压根儿就没有进来。

夏苗苗想到这里,不禁偷偷看向凌筱雅,心想,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问问凌筱雅,下次她和一郎来吃饭,能不能算的便宜一点。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夏苗苗在想什么,否则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你丫的,到底是有多爱徐一郎那花心大萝卜,时时刻刻的都为他着想,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说你傻了!

3个姑娘家吃饭,速度都不快,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吃完。

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徐一郎那厮怎么还没有来!

“吃的真饱!这饭菜真是好吃!”

夏苗苗摸了摸有些圆鼓的肚子,满足的叹息出声。

就在这时候,“房里的那位是陈夫子的女儿陈小姐吧,她怎么跟一陌生男子在这里吃饭?”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点赞,这两人总算是来了。

“那男人是谁啊?难道是陈小姐的未婚夫婿?”

“是不是未婚夫婿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到陈小姐叫那个男人一郎?”

夏苗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

“说不定不是一个人呢?叫一郎的人很多。”

凌筱雅状似安慰夏苗苗说道。

没错,筱雅说的对,叫一郎的人这么多,怎么可能是她的一郎呢!

“对了,我还听到那叫什么一郎的,是凤阳村,徐平家的。听说在凤阳村可是个地主啊!家里的日子听说过得可好了!”

这话,无疑是摧毁了夏苗苗最后的一点自欺欺人。

夏苗苗的脸倏地变得惨白,身子也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都能倒下一般。

“苗苗!”

凌筱雅及时扶住夏苗苗,关切的开口。

夏苗苗目光涣散的看着凌筱雅,眼底是满满的沉痛,“一郎怎么可能欺骗我呢!他说,他只爱我一个人,永远不会辜负我!不行,我要去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凌筱雅猝不及防的被夏苗苗推了一下,幸亏冰玉及时扶住。夏苗苗怎么这么激动啊!原先她还没想夏苗苗会立马就相信!

“咱们一起去看看。”

出了房门,就见夏苗苗推开了徐一郎和陈岚的房间。

于小松给她使了一个眼色,言下之意,他已经告诉夏苗苗徐一郎的房间了。

凌筱雅来到徐一郎房间的时候,徐一郎正不耐烦的开口,“菜不是都上齐了,你们——”

可抬头一看,发现来人竟然是夏苗苗的时候,眼底闪过惊慌,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

“一郎——”

夏苗苗悲伤的看着徐一郎,她刚刚看到什么,徐一郎自己的筷子帮陈岚夹菜,而且凝视陈岚的眼神那么温柔,似乎将她当做稀世珍宝一般。这种眼神难道不是专属她一个人的吗?

一郎为何要用这种眼神看其她的女人!难道他不知道,她会心痛嘛!

徐一郎有些不自在的看向夏苗苗,“夏姑娘,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也是来吃早饭的?”

夏姑娘?凌筱雅眼角一抽,这徐一郎倒是好意思,以前苗苗苗苗的叫哥不停,如今竟然就生疏的叫起夏姑娘了。

凌筱雅仔细打量着陈岚,不能不说,陈岚长的倒是不错,肌肤白嫩,杏眼粉腮,樱唇小嘴,身上穿的更是大红的绸缎,哦,对了,今天是她的生辰,她怎么忘记了。

陈岚看向夏苗苗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随即看向徐一郎,“一郎,这位是——”

“这是我同村的姑娘,我跟她什么都没有。”徐一郎连忙解释,生怕陈岚误会。

“你跟我什么都没有!徐一郎,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是谁说一定会娶我!是谁说会爱护我一辈子!又是谁说,今生永远不会辜负我!怎么,现在你全都忘记了!”

夏苗苗彻底忍不住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难怪筱雅说他不是一个好东西,是自己笨,一味的相信他。

陈岚这时候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向徐一郎的眼神也带了一丝狐疑。

徐一郎对她很好,这一点她不否认。陈岚甚至想过,如果他来提亲,自己就让爹爹同意。尽管徐一郎家里只是一个土财主,他本身也没有功名。可他爹爹的弟子这么多,只要他爹爹帮忙走些门路,肯定能帮徐一郎博得功名。

可如今突然跳出来一个姑娘,似乎和徐一郎的关系匪浅,甚至还有些暧昧,那她绝对忍受不了!

徐一郎看到陈岚面色变化,立马深情款款的看向陈岚,“岚儿,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其她的女人,我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她们!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是这夏苗苗厚颜无耻的竟然想要勾搭我!可我一直拒绝他。如今她知道我喜欢的是你,所以才故意来你面前,贬低我!你看看她,长得土里土气,穿的更是一点品味都没有,你说我能看上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又能配得上我吗?”

什么叫做只有更无耻,没有最无耻。凌筱雅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徐一郎颠倒黑白的本事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般说谎的人,对着当事人,起码还会有些不好意思。可这徐一郎脸皮厚的是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要不是她知道事实真相是什么,她都要相信徐一郎的鬼话了!

夏苗苗目瞪口呆的看着徐一郎,她不敢相信,自己爱大男人,竟然这么无耻,她勾引他?明明是徐一郎说喜欢自己,要不然她能抛弃女儿家的矜持与羞涩,一次又一次的跟他幽会!可这男人说什么?说她土,说她配不上他徐一郎!

夏苗苗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徐一郎,是我夏苗苗瞎了眼睛,才看上你了!以后,你我再也没有一丝关系!”

夏苗苗吼完,就直接跑了出去。

“冰玉赶紧去追苗苗,把她带回她家去。”

“她要不想回去怎么办?”

“打晕了带回去!再把她的事情都告诉她父母。”

冰玉会功夫,夏苗苗不会,所以追出去以后,很快就追上了夏苗苗,将她打晕,抗在肩上带走。

见冰玉去追夏苗苗,凌筱雅放心了,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徐一郎,“徐一郎,做人能无耻到你这种境界,我真是要说声佩服了!”

“凌筱雅你少在这里搬弄是非!夏苗苗是你朋友,你当然是向着她说话了!我知道夏苗苗喜欢我,可我心里只有岚儿一个人,不爱就是不爱,你回去也好好劝一劝夏苗苗把。”

徐一郎说到最后,甚至有一种无奈的感觉。似乎对夏苗苗的无理取闹感到不耐烦极了。

这次目瞪口呆的人轮到凌筱雅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凌筱雅合拢了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巴,不再去看徐一郎否则她真担心再多看一眼,她是真的要恶心的吐出来了。

“陈小姐,你是陈夫子的女儿,你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徐一郎这样的,我冒昧说一句,他真心配不上你!太无耻,太下贱!当然了,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不过你可以去凤阳村查一下,徐一郎到底有多无耻,他不知道用甜言蜜语勾搭了多少村里的姑娘!”

“凌筱雅你——”

要是为了报仇在陈岚面前的形象,徐一郎都想跳起来,直接杀了凌筱雅了。

“陈姑娘,我听说今天是你生日。这顿饭就算我请你的。”

“你请?凌筱雅你凭什么请,你家有多穷,村里谁不知道!”

徐一郎一听凌筱雅打算请客,立马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凌筱雅看都懒得再看徐一郎,太恶心了。

“客似云来,我算是另一个老板,这一顿饭的钱,我还是请得起的!陈姑娘,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女人要是嫁错了人,这辈子就全都毁了!”

凌筱雅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凌筱雅只是觉得陈岚是个好姑娘,要是一些恶毒的,遇到跟自己男人有关系的女人,肯定都用最恶毒的语言侮辱人了,可陈岚没有。她看向夏苗苗的眼神只是带着怀疑,而且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用恶毒的语言去侮辱夏苗苗。

就凭这,凌筱雅敢说,陈岚是个好女人,她也愿意尽一些提醒的义务。

可除此以外,她不会再做什么,毕竟她跟陈岚不熟。说多了,人家还以为她居心不良呢!这又何必呢!

凌筱雅来到柜台前,直接跟吴高升说,徐一郎的饭菜钱全都记到她的账下,从她的分红扣。

“你跟徐一郎很熟?否则干嘛要请他吃饭?”

“你管好你自己啊!这猪下水的方子你都看了多久了!还在看!怎么不献上去?”

凌筱雅现在每次看到吴高升,他手上肯定都拿着猪下水的放在,在那死命的看啊看,只差眼珠子要黏在上面了!

凌筱雅都好奇,他怎么不直接把方子献上去得了。

“你不知道现在不是好时机!”

“怎么不是好时机了?”

“你不知道忠勇侯凌护送西漠大皇子和西漠小公主回国,要途经落霞镇。据说队伍马上就要到落霞镇了。这两天,你没来,可不知道,冯县令正在拼命准备呢!你看,每家商铺都挂上了大红的绸缎。对了,宝祥居还推出了不少的红绳结,什么同心结,如意结,不少大家的小姐都喜欢,冯县令也觉得那些结吉利,所以让人订购了不少,还说,这也能算是落霞镇的一大特色。”

经吴高升那么一说,凌筱雅倒是想起来了,好像一路走来,是见不少的商铺都挂上了红绸,原本她还以为是哪家办喜事,原来是这样。

忠勇侯?那就是燕翎,想到自己见到的痘痘男,凌筱雅一时间不禁举得好笑。

“你在笑什么?”

吴高升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凌筱雅,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笑些什么。

“没什么。我去一趟厨房啊!”

凌筱雅到了厨房的时候,众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忙活。

凌筱雅看着新砌好的灶台不禁点了点头,上面也摆上了8个瓦罐,正用小火煨着。

凌筱雅掀开了瓦罐,用勺子尝了一口。

“凌姑娘,这汤炖的怎么样?”

“稍微有些咸了。待会儿可以少放一点盐。”

凌筱雅仔细的品尝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弄瓦罐汤,我还是第一次做。弄得不好,您——您不要见怪啊!”

张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谁第一次做菜,能做得好。你们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再接再厉就好了。”

凌筱雅笑着宽慰。

“对了,帮我做几道猪下水,凉拌木耳,青菜蘑菇,冰糖葫芦也拿上两根,这些待会儿你们跟吴高升说了,都记在我的账上。”

“姑娘,这客似云来您也有一份,那自家的东西还要记在账上啊!”

朱瘦子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就开锅烧菜了。只是人呢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要是我每天都拿那么一点,客似云来迟早让我给搬空了。所以啊,这账还是弄清楚一点的好。”

凌筱雅又在厨房随意扯了几句,然后就到外面等了。

就在凌筱雅等的无聊的时候,冰玉回来了。

“你怎么回的这么快?脸上也全是汗水。”

凌筱雅站起身子,从怀里拿出一挑帕子,细心的帮冰玉擦脸。

冰玉怔了怔,接过凌筱雅手上的帕子自己擦起汗来。

凌筱雅拍了拍手边的桌子,意思很明确,让冰玉一起坐着。冰玉这次没有推辞,直接坐下来。

凌筱雅又给冰玉倒了杯茶,摸了摸,是温的,于是就递给冰玉。

冰玉接过一饮而尽。

凌筱雅见状,又个冰玉倒了一杯,“你喝慢一点啊!喝的这么急,小心呛着。”

冰玉接过凌筱雅倒的水,一时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以前跟在徐子寒身边的时候,她总是将事情早早做好,然后等着下一步新的命令。

吃饭喝水也是一样,早早的吃好喝好,才能不浪费时间。

可在凌筱雅身边,她过得完全是跟以前不一样的生活,有人关心自己,不把她当下人。

这种生活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过的。

不知为何,冰玉突然想起了徐子寒让她来凌筱雅身边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你跟在凌筱雅身边,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当时自己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徐子寒让她到凌筱雅身边,以后一心一意的将凌筱雅当主子,她听话也乖乖照做。

可如今,她是真心明白公子的意思了。

跟在凌筱雅身边,确实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冰玉捧着杯子,慢慢的喝起水来,第一次,她发现原来水也是这么甘甜好喝。

冰玉将一杯水慢慢喝完以后,凌筱雅才问了句,“夏叔和夏婶听到苗苗和徐一郎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反应?”

“很生气。尤其是夏苗苗的爹,要不是夏苗苗的娘死命拉着他,他都想直接去杀了徐一郎了。夏苗苗的哥哥也很激动。”

凌筱雅撇了撇嘴,倒是跟她猜测的七七八八。

“苗苗呢?你走前,她醒过来了嘛?”

“我下手不重。所以夏苗苗到家以后,就醒过来了。这厮夏苗苗醒来以后,情绪很不稳定,甚至有寻死的迹象。”

“被人拦下了吧。”

夏苗苗会寻死,凌筱雅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在现代女人失恋都有不少会寻死觅活的,更何况一个古代女人,再加上夏苗苗将徐一郎看的那么重。简直是将他当做了生命的唯一,此时遭到了背叛,她会选择自杀,凌筱雅真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夏叔和夏婶是神马反应?”

“夏苗苗的娘是一个劲儿的哭,抱着夏苗苗喊命苦。”

果然,跟褚氏的性格很符合。

“夏叔呢?”

“骂夏苗苗不知羞耻,竟然跟徐一郎搞在一起,甚至还娶了厨房,拿了大刀出来,似乎要砍死夏苗苗,不过好在褚氏和夏苗苗的哥哥及时拦住了。”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徐一郎真是害人不浅。不过夏苗苗也该得到一点教训,就徐一郎那种渣男,早点认清他的真面目,这也是好事。

“姑娘,夏家的事情您还管吗?”

“我已经管过了。对夏苗苗我敢说是问心无愧了。她要是等到被徐一郎那畜生骗了身子,才能清醒过来,那她这辈子就真的全都毁掉了。还有,不要再叫我什么姑娘了,我听不惯,你就叫我筱雅吧!”

“姑——”

冰玉话还没有说全,就被凌筱雅斜睨了一眼。冰玉只能硬着头皮说,“筱——筱雅,你觉得夏苗苗能理解你的苦心吗?我觉得她有点——”

冰玉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有点不识好歹,而且很喜欢钻牛角尖。”

凌筱雅直接帮冰玉说完了。

冰玉点了点头。同时在心里惊叹,凌筱雅真是聪明。

“我就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苗苗的这种性子将来是要吃大亏的。如果她就此恨我,戳穿了她的美梦,那我跟她的友谊算是到了尽头了。但愿不要如此吧。”

说到最后,凌筱雅的眼底也闪过一丝黯然。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