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绝世好面/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11了?人家都说英雄出少年。没想到如今11的小姑娘,居然也是大厨了?”

这话听着是夸奖的话,可听在人耳朵里,就不像是那么一回事了,生生的能从里面听到嘲讽。

朱云年纪小,听着铁燕儿这笑里藏刀的话,差点没有再冲上去跟铁燕儿拼命!

凌筱雅这次长记性了,连忙按住朱云。

开玩笑,要是再让朱云整出什么,凌筱雅觉得自己这半条小命可以交代在这里了。

“民女多谢公主赞赏。”

凌筱雅直接就将铁燕儿阴阳怪气的话当做赞美了。

铁燕儿脸色一青,嘴角灿烂的笑容也有些维持不住,“你要是将本公主的话当做赞美也行。不过看你如此自信,一定是能做出让皇叔满意的菜肴了。但你要是做不出来呢?”

“都说西漠人热情好客,我要是做不出来,想来西漠王爷也不会怪罪我一个小小的丫头吧。”

凌筱雅直接给西漠戴了一顶大帽子,她就不信铁燕儿还能接下去!

“按理是这样。可我皇叔对你可是很有信心的。巴巴的在这里等你一大半天,你要是不能做出让我皇叔满意的菜肴来,那就不是轻怠哦皇叔了?”

凌筱雅都要给铁燕儿点一个赞了!这每说上一句话,都能给人挖一个坑,这要是一个回答不好,待会儿第一个死的就是她了!

虽说她已经对做什么菜,有了大致的想法了,可万一——

凌筱雅不想冒那万分之一的险!

“公主这话说的有失偏颇。桌上的菜肴不少,王爷、皇子还有公主尽可以享用,可没有人让你们一定要等着这位吧。”

玉尧扇开玉骨扇,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燕儿。

铁燕儿眯了眯眼睛,娇美的声音里隐隐有些不快,“照玉小侯爷所说,是说本公主犯贱了!”

“好你们大梁,竟然如此侮辱我西漠!我西漠定不会善罢甘休!”

铁摩气得直接站起来,拔出腰间佩带的弯刀,气势汹汹的要跟玉尧拼命!

“西漠大皇子稍安勿躁,刚才玉尧可什么都没有说。西漠对我大梁的文化所知不多,所以才会理解偏颇了,公主,你说是这样吗?”

就在铁摩拔出弯刀,气势紧张到极点的时候,燕翎淡淡的开口了。

凌筱雅听歌差点没有笑出来,这人不就是在说,是你们没文化,理解不了大梁博大精深的文化,那你们还在这里嚎什么嚎!

凌筱雅仔细打量着燕翎,没想到这人看着像是个么冰块,可实际上却那么闷骚。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肯定是让人哑口无言。

铁摩这么个直性子的人,听不懂燕翎的话。可铁燕儿是完全听懂了,一张艳丽的脸庞这次是全黑了。

“好了,铁摩你坐下。”

一直默不作声的铁塔奇倒是开口了。

铁摩其他人的话可以不在意,可铁塔奇是他的皇叔,而且深受自己父皇的宠幸,对他,铁摩可不敢直接跟他正面冲突。

等铁摩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之后,铁塔奇犹如狼一般具有侵略性的目光就这么直直的看向凌筱雅,“你有把握能做出让本王满意的菜肴吗?”

“有8成把握。”

要是一般人面对铁塔奇要杀人的目光,恐怕早就吓得双腿直哆嗦了。可前世,凌筱雅见多了,这胆量好歹是练出来一点了。

铁塔奇看着凌筱雅不卑不亢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欣赏。

“8成?剩下的两成呢?”

“如果王爷不故意刁难民女的话,民女相信剩下的两成民女也就有了。”

“你是说我皇叔是个小人,会故意刁难你了。”

铁燕儿逮到机会立马说道。

凌筱雅淡笑,“民女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有些人看彩色的图画看到的是绚丽的色彩,有些人看彩色的图画看到的都是黑色,这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就看各人怎么看了!”

凌筱雅话说的婉转,可说白了,不还是在说铁燕儿你不善良,所以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的!

在场的,除了铁摩那个直性子,其他人可都听懂了。

“没错,有些心地恶毒的人,看什么都是黑的!”

朱云逮到机会就狠狠的嘲讽铁燕儿!

“燕儿。”铁塔奇扫了一眼铁燕儿,示意她安静。

铁燕儿此时就算有千言万语,也不敢再说了。只能愤恨的看着朱云。

“本王可以答应你,绝对公平公正的对待你做的菜,不会带任何其他的看法。不过,你要是做不出让本王满意的菜肴来,那本王也是要治你的不敬之罪。”

铁塔奇突然话锋一转,后面的话带着浓浓的威胁。

“好。民女相信王爷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民女也一定会做出令您满意的美食。”

凌筱雅毫不畏惧的抬头直视着铁塔奇,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掌柜带凌姑娘去厨房。”

玉尧朝着李掌柜吩咐。

李掌柜得了命令,立马就想带着凌筱雅离开。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搞得他一个老人家这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我也要一起去!”

朱云立马拉着凌筱雅的手,要跟她一起走。

凌筱雅被朱云死死的拉着手,也挣不开,只能任由朱云拉着了。

一路上,朱云倒是难得的安静了,她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凌筱雅。

“想说什么就说吧。”

凌筱雅瞄都没有瞄朱云一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朱云一下子就慌张了,紧紧抓着凌筱雅的手,“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看不惯那什么铁燕儿,一副全天下她最大的模样。然后让他们一激,我就——”

“你这性子,将来怎么在宫里生存。难道到了宫里,有人稍微激了你一下,你就立马跳起来不成?”

朱云动了动嘴皮子,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凌筱雅说的没错,她则和性子真的是得稍微收敛收敛了。在宫里,虽然有太后姨姥姥宠,可也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来陷害她。

看着朱云闷闷不乐的模样,凌筱雅心里倒是有些不舒服了,伸手摸了摸朱云的脑袋,“好了,以后记住就行了。”

“你有把握吗?那什么铁塔奇刚才可是把你的菜批的一文不值的!待会儿,你要是做不出让他满意的吃的,那该怎么办?”

朱云最担心的还是凌筱雅,小脸上满是忧愁、

凌筱雅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放心吧。我有把握。”

“真的?”

朱云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光彩。

这次,凌筱雅没有回答,因为已经到了厨房。

醉仙坊的厨房倒是大得很,只是此时只有几个灶台是烧着的,想来今天醉仙坊因为招待西漠人,就暂停营业了吧。想想,刚才来的时候,一楼是全空的。

“凌姑娘,您要做什么,小老儿给您烧火打下手!”

李掌柜说着就挽起了袖子,要帮凌筱雅烧火。

“李掌柜,您帮我烧火?这我可有些不好意思啊!要不然您随便找个烧火的师傅就行了。”

李掌柜摇了摇头,“他们万一不仔细可怎么的好。凌姑娘,您尽管放心,小老儿以前是当过烧火小厮当过厨师,厨房里的活,小老儿都是做过的!”

凌筱雅有些惊讶了,没想到李掌柜还挺深藏不露的!

“那我可以帮忙吗?”

朱云觉得凌筱雅现在赶鸭子上架做菜,都是因为她。所以她还是想帮忙的。

“在一旁看着吧。”

朱云嘟起嘴吧,闷闷不乐的站在一旁。

“凌姑娘,您想做什么?”

“做面。醉仙坊有现成做好的面条吧。”

凌筱雅想了想问道。

“有,今天招待西漠贵宾,所以这些菜都准备的弃权者呢!”

李掌柜转过头,就吩咐人哪来一团已经做好的面条。

凌筱雅看着那面条,忍不住点头。

再看李掌柜烧的火也已经够大了,直接往里面倒了半锅的水。

火旺,水也很快就烧开了。

凌筱雅见水沸腾了,二话不说,直接将一团面条扔在锅里。

“凌姑娘,你这么很容易把面给烧糊掉的!”

李掌柜本来正在聚精会神的烧火,可一看凌筱雅的动作,惊呼出声。

要不是做菜的是凌筱雅,他都想问一句,你到底会不会做菜了!

“我知道啊!”

凌筱雅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凌筱雅拿长筷子夹了夹面条,果然是一夹就断。

这次连朱云都忍不住开口了,“这种面条能吃?”

“我被推出来做饭,是因为谁啊!”

这是朱云的软肋,一听凌筱雅的话,她立马缩了缩脖子。

凌筱雅虽然已经原谅朱云了,可要说一点都不责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了,像现在这样时不时的刺一刺朱云,看着她愧疚的表情,那也是蛮不错的。

不能不说,凌筱雅邪恶了。

“凌姑娘,你这面用筷子一夹就断,怎么弄?”

凌筱雅直接拿过漏勺,将面条捞出来放在青瓷碗里。

“这样就好了。”

“你不会就把这面端给铁塔奇吧!”

朱云又忍不住开口了。

“当然不是。”

凌筱雅说着,就拿着勺子在面上加调料,有盐,有葱有大蒜……

这些都先不说了,凌筱雅居然还往里面加了整整两勺子的胡椒粉。

看着那坨面上五颜六色的调料,朱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这面好恶心啊!阿嚏!阿嚏!”

朱云靠的面太近,忍不住打起喷嚏来。这胡椒粉喷到鼻子上,那可真不是说着好玩儿的!

凌筱雅连忙退后两步,又看看面上的胡椒粉,“又让你喷出去不少。”

凌筱雅说着又往里面加了一勺子胡椒粉。

李掌柜瞪大了眼睛,颇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凌姑娘,你确定,这面能行?”

鉴于刚才朱云的教训,李掌柜倒是不敢离这面太近。站的远远的。

“确定!李掌柜你放心吧,我啊,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

“就这面?恶心死了,跟大便似的,我看着就想吐!”

朱云这次也得到教训了,离面远远的,一脸嫌弃的开口。

“你想吐,没关系,只要西漠的王爷喜欢就行了。”

凌筱雅说着就直接拿勺子,将面和调料搅拌在一起。

搅拌后的面倒是好看了不少,没那么恶心了。只是朱云还是觉得很别扭,这压根儿就是大杂烩啊!哪有人会喜欢吃这面。

“走吧。”

凌筱雅把面搅拌好以后,放在托盘上,对着李掌柜和朱云说道。

李掌柜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劝说凌筱雅,可见她自信满满,最终还是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就这样,3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思,朝房间走去。

朱云纯粹是担心,就那么一碗面,铁塔奇能爱吃才奇怪!

李掌柜是既担心,又有些好奇。虽然他没有跟凌筱雅打过太多的交道,可也知道凌筱雅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她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应该是有把握的。

可就那碗面,说时候,李掌柜觉得,除了乞丐能喜欢吃以外,他是真想不出来,还有人能喜欢吃这种面!实在是太考验他的心脏了!

凌筱雅用眼角的余光扫到李掌柜和朱云担忧的神色,嘴角微微撇了撇,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将门打开。

“做的倒是很快。”铁燕儿看着凌筱雅忍不住说道,只是在扫到凌筱雅手上的托盘,上面放的也只是一碗普通的版面,随即不屑的冷哼,“就这么一碗面,你是觉得我皇叔没有见过美味佳肴,所以就拿那么一碗面来糊弄我皇叔?”

朱云虽然对这么一碗面,很没有信心。尤其是看到过这面的雏形。

可对着铁燕儿,朱云是肯定不会认输的!

“你懂什么!我告诉你,筱雅做的面,那绝对是举世无双,天下第一的!”

朱云硬着头皮吼道,其实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有些心虚。可是没办法,输人不输阵,这气势上一定得足了!

玉尧转过头也扫了一眼凌筱雅做的东西,虽然有些诧异凌筱雅怎么就这么简单的弄了一碗面,可如今凌筱雅代表大梁,他也得出声维护一二,“公主有所不知。这越是平凡的食物才越能体现一个人的厨艺。千万别小看这拌面,它才是最能体现一个人厨艺的。”

“不错。况且王爷还没有尝过,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了。”

赵天楚温润却不失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

“王爷不如尝尝看再做决定。”

燕翎也扫了一眼凌筱雅做的面,冷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困惑,不过很快恢复正常,似乎那一抹困惑从来不曾出现一般。

铁塔奇点了点头,“好,本王就尝尝看。”

凌筱雅将面放到铁塔奇的面前,然后直接在他一边摆了勺子,“王爷,这拌面还是用勺子捞着吃,才好吃。”

朱云很想捂脸,什么拌面要用勺子捞着吃才好吃,明明是那面用筷子一夹就断好不好!

“嗯。”

铁塔奇沉沉的应了一声。

“哼,就这么一碗面,能好吃到那里去!”

铁摩不屑的冷哼。别人可能知道的还不够清楚,可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这个皇叔是有多挑剔,西漠所有大厨做的菜,他难得有满意的。出使水月的时候,也不是自家皇叔真的有心找茬,而是真的不喜欢吃那些菜。

就他皇叔的意思是,水月的那些菜他压根儿就吃不惯!

铁塔奇拿起勺子开始吃面。

众人的眼神全都放到了铁塔奇的身上。

铁摩不怀好意的说了一句,“皇叔,如果这面不好吃,您就别勉强了。”

铁燕儿虽然没有说话,可眼底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不好吃,就别吃了。

朱云一听这话,差点没有撩起袖子去跟铁摩拼命。

幸好凌筱雅除了注意铁塔奇以外,还十分的注意朱云。所以在朱云冲动前,及时拉住了朱云。

玉尧和赵天楚都十分紧张,这面到底怎么样,铁塔奇倒是说话啊!

燕翎除了主意铁塔奇以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凌筱雅身上,在看到凌筱雅一脸镇定的模样,不知为何,他也放心了。

看来这小妮子是胸有成竹的。

铁塔奇吃了一口,脸上立马浮现出满意的神色,“好!好!好!”

连续3个“好”字,无疑是表明了,铁塔奇十分满意这面。

“皇叔,这面是真的好吃?”

说实在的,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加过铁塔奇这么称赞过一道菜,更别听他说好了。难道这看着不起呀的面,真的是人间美味不成?

铁塔奇此时哪里有功夫去管铁摩,直接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来,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他是有多喜欢这面了。

铁燕儿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他这皇叔他是知道的,最是直性子,他既然表现的如此喜欢这面,那肯定是注射面真的让他喜欢,可就这么一碗普通的面,有那么好吃吗?堂堂西漠的王爷,狼吞虎咽的,好像八辈子没有吃过饭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丢脸!

丢铁塔奇一个人的脸就算了,可如今丢的可是西漠的脸!这就让她无法忍受了!

铁塔奇没有理会铁摩,还是拼命的吃着面。

众人也一直看着他狼吞虎咽,直到他将一大碗面全都吃完。

朱云演了咽口水,不是因为馋的,而是好奇,那么一坨恶心巴拉的面,难道真的那么好吃,铁塔奇居然吃的那么津津有味,只差没有伸舌头去舔碗底了!

铁塔奇将一大碗面吃完以后,心满意足了,笑容满面的看着凌筱雅,“你的厨艺确实不错。”

“多谢王爷赞赏。”

铁燕儿目光阴沉的看着凌筱雅,一时间,凌筱雅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毒蛇盯上似的,浑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我皇叔难得如此欣赏你的厨艺,不如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回西漠好了。”

凌筱雅差点没有殴死,让她去西漠!亏得这公主想的出来!

朱云第一个不干了,只差没有跳起来跟铁燕儿拼命了!

“你想都别想,筱雅才不会去西漠呢!”

“真是好笑!一介民女罢了,她凭什么不能去西漠,为皇叔烧菜,那是她的荣幸!”

铁摩高昂着头颅,一脸不屑的看着朱云。

朱云差点喊出“屁的荣幸!”

铁塔奇也是玩味的看着凌筱雅,“你的厨艺本王很喜欢,你放心,只要你随本王回西漠,本王绝对不会亏待你!”

铁塔奇言下之意就是要带凌筱雅回西漠了。

“王爷,你怎么不问问当事人愿不愿意,就这么自作主张呢?”

“笑话!我皇叔看重她的厨艺,她就该乖乖的跟我皇叔回西漠。难道大梁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我西漠修好,尽然连一个小小的厨娘都舍不得!”

铁塔奇的脑袋总算是聪明了一回,立马就拿着国家大义说事情。

说的玉尧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一时间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凌姑娘,不如你说说自己的想法。”

“忠勇侯,一个民女罢了,让她跟着我们回西漠是她的荣幸,怎么还需要问她的意见?”

铁燕儿娇笑的看着燕翎,可是眉眼间却是浓浓的不满。

“就算她只是一个民女,可她还是我大梁的子民!她既然生活在大梁,那就应该受我大梁的庇护!”

面对铁燕儿的咄咄逼人,燕翎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着,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铁燕儿的话。

“笑话!难道你们大梁要因为一个厨子跟我西漠开战不成!”

铁摩站起身子,狠狠的拍了拍桌子,怒容满面的看着燕翎。

“铁摩你先坐下。说说看你的想法。”

铁塔奇面色不变,直接呵斥铁摩让他坐下,随扈饶有兴致的看向凌筱雅。

铁摩心不甘情不愿的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可以说是充满了不善。

“你最好想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要是敢嫌弃我西漠,不愿意为我皇叔做饭,那你这双手也没有必要要了!”

铁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就一直看着凌筱雅的双手,似乎只要凌筱雅说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他就会直接砍了凌筱雅的双手。

朱云差点没朝着铁摩吼,“你个野蛮人!”

“王爷能赏识民女的厨艺,这是民女的荣幸。小女子也是很愿意为王爷效劳。可民女家中还有病弱的母亲。作为子女,民女要好好孝敬母亲,所以恕民女不能和王爷回西漠。”

凌筱雅不卑不亢的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

“只要你肯跟着我们回西漠,本公主可以赏赐你的家人1千两黄金。”

“公主,钱不是万能的。再多的钱,都比不上子女陪在母亲的身边。况且,我冒昧说一句,王爷,不是我做的菜多好吃,而是您有病!”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侮辱皇叔!”

铁摩怒极,直接拔出腰间的弯刀掷向凌筱雅。

铁摩是典型的西漠男子,这臂膀健硕,这扔的力气更是不小,眼见弯刀就要向凌筱雅飞来。

凌筱雅一时间后悔极了,她怎么就忘记了,这里有个没脑子,她干嘛要说那些话刺激人啊!

“碰——”

就在弯刀即将碰到凌筱雅的时候,一道白光突然在凌筱雅的面前闪过,与玩到正好相碰,弯刀砰然落在地下,随之一起落下的还有一个白色杯子,摔成了碎片。

凌筱雅忍不住演了咽口水,扔杯子阻拦弯刀的是燕翎,人家扔的是弯刀,他就只扔了这么一个小杯子,就能阻拦铁摩在盛怒下扔的弯刀!

就算凌筱雅不太懂古代的武功,可她敢说,这燕翎的功夫绝对是杠杠的!反正就她在现代学习的那些三脚猫跆拳道是没得比的!

在燕翎手上,她有些怀疑,她到底能不能过上一招。

“忠勇侯你——”

“西漠大皇子还是冷静点的好。不如让凌姑娘将话说完。”

“还有什么好说!她居然敢侮辱我皇叔有病!”

铁摩的眼睛瞪得个铜陵一样,凌筱雅都怀疑,他的眼睛会不会因为瞪的太大而瞪出来!

“本侯相信凌姑娘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当然,他要是敢随意侮辱西漠王爷的话,本侯会亲自处置她。给西漠一个交代。”

燕翎的声音很轻,可在场的人是全都听的一清二楚。

言下之意就是凌筱雅要是说的是真的,你铁摩就别大惊小怪,弄出那么多事情。

可如果真的是凌筱雅胡说八道,侮辱铁塔奇,他燕翎会亲自处置凌筱雅。

凌筱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脖子凉凉的,燕翎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一样悬在她的脖子上。让她产生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凌筱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将来不知道谁会那么倒霉嫁给燕翎,每天都要接受燕翎这冰冷眼神的洗礼,一个不好,说不定心脏受不了刺激,就一命呜呼了!

“忠勇侯最好说话算话,”

铁燕儿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鹜,旋而,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你既然说我皇叔有病,那你就好好说说,我皇叔到底是哪里有病。记得说清楚,否则你这颗漂亮的脑袋就要跟你的身子分离了。”

“要是我才猜的没错,王爷你的牙齿怕是有些问题吧。”

凌筱雅话落,就直直的看着铁塔奇。

铁塔器威武的身躯微微一震。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人,知道凌筱雅说的没错。

“不错。你说的对。本王的牙齿确实有问题。”

“皇叔,既然您的牙齿不时候,怎么不找御医看呢!”

铁塔奇淡淡的扫了一眼铁摩,“你以为本王没有找过,西漠的御医本王都找遍了。上次出使水月,本王也找了不少的大夫,可结果——”

看铁塔奇的脸色,就知道他的每次看病的结果都不怎么尽如人意。

“你既然能看出我皇叔的病来。本皇子想你肯定是有法子治疗的!本皇子告诉你,你要是能治好皇叔,本皇子重重有赏!可你要是治不好,本皇子一定要重重的惩治你!”

铁摩抬起下颚,衣服鼻孔朝天的模样对着凌筱雅,那样子是要有多欠扁就有多欠扁了!

凌筱雅恨得真想直接一耳光上去扇死铁摩。你丫的,有你这样求人治病吗?想想,在现代要找医生治病,那简直是要求爷爷告奶奶,那态度别提有多好!

每次凌筱雅去给那些国家元首治病的时候,他们对待凌筱雅的态度和蔼可亲。哪里像这个铁摩,真是让人看的就想直接一耳光扇死他!

“你这什么态度啊!谁说筱雅一定要给他治病的!”

朱云最先受不了,直接跳出来说道。

“听云郡主话里的意思,是不想让人给我皇叔治病了。可我西漠已与大梁签订了友好互通的协议,按理,我们也是友谊之邦了。可怎么听云郡主话里的意思,是很看不起我西漠,莫非大梁与我西漠修好,是假的不成?”

凌筱雅如今是太讨厌铁燕儿了,这女人没说上两句话,肯定就会牵扯到大梁和西漠的问题上,反正一句话,要是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那就是大梁瞧不起西漠,不想与西漠交好!

这铁燕儿压根儿就是披着美人皮的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将你咬的骨头都不剩下!

“公主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大了吧!云儿只是1个8岁的孩子,说的话,有偏颇还是可以理解的。公主口口声声拿大梁和西漠的关系做文章,莫非是西漠从来不曾想过于我大梁交好不成!”

论嘴皮子,玉尧绝对不输给任何人,立马就找到反击点,毫不犹豫的反击。

“玉小侯爷1个大男人,这么欺负我1个小女子?这样不好吧。”

铁燕儿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可是眼底却是冰冷一片,看不到一点温度。

“我这也是向公主你学习了。况且,小女子,恕我眼拙真没有看出来。”

玉尧说着,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铁燕儿。

铁燕儿美艳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

“其实要治王爷的牙病不困难。”

凌筱雅跟铁塔奇没仇,相反,铁塔奇人还不错,反正帮人治牙病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凌筱雅想了想就做出决定了。

“你有法子?”

话说,铁塔奇真的是对他的牙齿恨之入骨啊!硬的东西咬不了,就算不是硬的,吃一些新鲜菜式,这牙齿还是一直隐隐作痛,所以那些菜铁塔奇就吃了一口,就没有兴趣了。

这么多年,他找过不少的大夫,甚至民间的偏方也用了不少,可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试,可结果都是失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铁塔奇,自己都渐渐失望了。

“有。”

“说大话谁不会!皇叔,你看她,1个11岁的丫头片子,能做点菜就不错了!您还能奢望她给您治病?我虽然不懂医术,可也知道治病救人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一个弄不好,死人都是有可能的!”

铁摩刚才吃了大亏,如今可一点都不希望大梁的人能占到什么好!

“听西漠大皇子的意思,是不愿意让凌姑娘帮王爷治病了。那请王爷记住了,是你们自己拒绝的,可不是我大梁不顾友谊情分,而故意不治。”

燕翎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沉声开口。

“燕翎,你少来!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铁摩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此时他只是想要挫一挫凌筱雅的锐气,顺便挽回自己的面子。可没有想过不让凌筱雅帮铁塔奇治病,万一凌筱雅真的能治好,铁塔奇却错过了这机会,怕是要恨死他!

“那大皇子是什么意思?说要凌姑娘治病的人是你,可不让她治病的人也是你,话全都让你说尽了!西漠公主更是多次以大梁和西漠的友谊作文章。怎么,难道真的是觉得我大梁无人了!”

说到最后,燕翎的声音充满了压迫感,被他盯着的铁摩,一时间觉得压力俱增加,甚至隐隐有呼吸不了的感觉。

“忠勇侯,本王在这里替本王的侄子和侄女向你道歉。他们年纪轻,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铁塔奇举起酒杯向燕翎致歉。

铁塔奇面上带笑,可心里却暗暗心惊,这燕翎不是一个简单的。

燕翎没有为难铁塔奇,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跟铁塔奇碰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凌筱雅看向燕翎的眼神暗暗带着震惊,这人可真牛,一国的皇子和公主在他眼里好像什么都不是,看他们的眼神就跟看蝼蚁一般。

燕翎狂,而且很狂。这是凌筱雅对燕翎最直观的感觉了。

可这燕翎狂的也是有分寸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寸进尺,什么时候要让步。

比如现在,铁塔奇,西漠的王爷亲自给燕翎敬酒,这次燕翎就没有再狂傲的当做没有看见铁塔奇,而是顺着台阶下了。

“皇叔!”

铁摩还是不服气,忍不住对着铁塔奇吼道。

“怎么不服气?”

铁塔奇横了铁摩一眼。

铁摩在没有心眼,此时也知道,铁塔奇是生气了。他不能再多说什么了。

只是他心里还是不服气,一个忠勇侯罢了,皇叔为何要对他让步!

铁摩不是一个能藏住自己心事的,就一眼,铁塔奇就看出铁摩的心思了。

铁塔奇不禁叹了一口气,铁摩这孩子心思太直,压根儿就藏不住事情。

至于燕儿,聪明漂亮,可是偏偏野心太大,而且还老是爱耍小聪明。

遇到比她笨的人,那倒是无往而不利,可是遇到燕翎。

铁塔奇忍不住苦笑一声,说实在的,她真的只有吃亏的份儿。

“你姓凌是吧。你给本王说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治愈本王的牙病。”

铁塔奇对凌筱雅的态度还不错。

这一来,凌筱雅做的菜是合他的口味。第二,凌筱雅如今可是能治好他牙病的人,只病人对大夫,这态度是得好一点。

至于这第三点,铁塔奇虽然不想承认,可看着凌筱雅,他隐隐间觉得有些亲切。

铁塔奇摇了摇头,他一直想要个女儿,可是这么多年来,就只有1个儿子,王妃早年又去世了。他也没有了续娶的心思,所以这女儿,也只能想想了。

“王爷问民女这话,就是想要相信民女了,是吧。不过,民女先得声明一点。民女虽然懂医术,可迄今为止,还没有给人正式治过病。”

凌筱雅说的是实话,她可是知道在大梁要想帮人治病,就必须要有大夫的资格证。

呵呵,凌筱雅没有去考过。

凌筱雅迄今为止是没有给任何一个人正式治过病,不对,还是有一个的,林氏就是。不过这个就不用说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胡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